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HP]狐狸的铂金情人-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这里,最强的人不用说,就是邓布利多,站在禹乐身边的他就像是一个庞大的能量源,禹乐敢肯定,此刻的他绝对不是邓布利多的对手,虽然如果他要逃跑谁也阻止不了。

胖胖的魔法部部长福吉,严肃的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阿米莉亚…博恩斯,还有一只粉红色的癞蛤蟆,好吧,是高级副部长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禹乐还见到了珀西,韦斯莱家的孩子。

福吉似乎很坚定地要给禹乐判刑,但在邓布利多的淡定和确实的证据面前,却像个不断挣扎的小丑,无法反抗,级数差了太多的争斗,实在是没什么看头。

轻松地踏出审判室,却看见门外的韦斯莱先生脸色苍白,显得惶恐不安。

“邓布利多没有说……”

“没事了。”禹乐安抚地笑笑,“所有指控都不成立。”

韦斯莱先生顿时眉开眼笑,一把抓住了禹乐的两个肩膀,大声说:“哈利,真是太棒了!当然啦,你本来就没有错……”

韦斯莱先生猛然顿住了,因为威森加摩的成员鱼贯而出,珀西是跟在最后的,父子俩却像是谁也没见着谁。韦斯莱先生嘴巴周围的线条紧了紧,心里很不好受吧。

“我想把你直接送回去,你可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韦斯莱先生继续打起精神,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带着禹乐向外走。

他们刚走到第九层楼的走廊上,福吉站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正和一个高个子男人小声交谈着,那人一头油光水亮的铂金色头发,一张尖脸白煞煞的。

这个男人禹乐知道,在哈利和脑残魔王的记忆里都出现过,他少年时期的样子也好,成年后的样子也好,都没有眼前的这张脸来得诱惑,即使是见惯俊男美女的禹乐都在那一瞬间被吸引了,或许,他该把这个男人据为己有,铂金家族的掌舵人——卢修斯…马尔福。

卢修斯…马尔福眯起了冷冰冰的灰眼睛,死死盯着禹乐的脸,仿佛又着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冷冷地说:“好啊,好啊,好啊……守护神波特!”

禹乐也眯起了眼睛,舔了舔唇,卢修斯高傲的贵族做派让他只想把他压在身下,直到他臣服求饶。禹乐想要他,比小道士更胜,不折手段。禹乐的任性让他从来不按牌理出牌,一个甜美的微笑就绽放开来,天赋的魅惑也似不要钱一样往外撒播。他伸出了右手,云淡风轻地道:“你好,马尔福先生。”

卢修斯…马尔福被诱惑了,只觉得以前看着就生厌的救世主的脸,总是坏他事的救世主的脸,总是与他的小龙作对的救世主的脸,此刻无比地吸引他。卢修斯浑浑噩噩地伸出了右手和禹乐的手握在了一起,可在片刻后,他一身冷汗地警醒过来,猛地甩开禹乐的手:“放开!”

恼羞成怒的卢修斯直觉地有什么不对劲,但此刻他不敢再对着禹乐,扫到旁边站着的韦斯莱先生就开启了炮火:“呦,这不是亚瑟…韦斯莱!你在这里做什么呢,亚瑟?”

“我在这里工作。”韦斯莱先生没好气地说。

“肯定不是这里吧?”卢修斯扬起眉毛,“我记得你好像是在二楼……你的那份工作所涉及的不就是把麻瓜物品偷回家,给它们施魔法吗?”

“不是。”韦斯莱先生粗暴地说,他很生气,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嘴。

撩拨了韦斯莱的卢修斯施施然地跟着福吉走了,只留下了一个修长美好的背影,不过他并不见得有多好过,因为他的背后有两道灼热的视线直直地盯着他,像是要把他烧化了一样。

禹乐眼中闪着志在必得的光芒,当初的小道士太过单纯,那么这个狡猾的贵族总该会审时度势,不会背叛了吧!反正,只要是他禹乐看上的人,就绝对要得到。

Chapter007

回到布莱克老宅,赫敏、罗恩的兴奋很是让禹乐高兴,哈利有两个很好的朋友呢,也不枉他在这世界上走了一遭。韦斯莱双胞兄弟和金妮更是跳起了一种战舞,嘴里还不停地念叨:“他没事啦……”

禹乐笑眯着眼,自从小天狼星的改变之后,这里仿佛就变得顺眼起来。房子不再是脏兮兮的,而是明亮而舒适,甚至还可以进行寻宝游戏,大家族的好东西很多,而小天狼星从来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修炼也进入了正轨,这里的魔力因子和灵气都比外界浓郁得多,还有很多珍藏的、绝版的、贵族特有的魔法书籍,对他了解这个魔法世界的力量运用有很大的帮助。啊,还碰到了一个铂金美人,真是不错。

不过,卢修斯…马尔福,这个名字很熟悉啊,是在什么地方呢?禹乐的思维迅速运转起来,啊,以前曾经听小道士提起过,他非常喜欢的一部童话里有个铂金家族,有个美人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来着,而且这部童话好像就叫做——哈利…波特。

禹乐瞪着眼,在来到这个地方近一个月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这里就是个童话世界。虽然他从来不看这种只有孩子看的故事,可小道士爱看,还喜欢在他耳边唠叨,所以他还多多少少知道一些这个故事的梗概,貌似哈利这个倒霉孩子最后还得死一次,铂金家族更是被毁得差不多了。嗯,还有什么呢?想了半天,禹乐也没再想起任何细节,对于这种话题,他向来左耳进右耳出的。

凤凰尾羽的魔杖最后还是死亡了,好奇的禹乐把魔杖解剖了,冬青木的杖身里,凤凰尾羽已经成了一小擢灰烬,什么也没剩下。感应了一下,禹乐也只能嗤笑一下,才不过五百年的小火凤凰,怎么可能受得了他这个起码有五千年道行的九尾天狐,他可是和黄帝喝过酒,和蚩尤打过架的。

研究了一下魔杖的制作工艺,这可比炼器简单多了,为了省事,禹乐干脆就只是换了杖芯,还有伪装效果啊!

消停下来后,禹乐发现那个脑残魔王的灵魂碎片开始不安分起来,总是时不时想要影响他的思想。但从灵魂强度来说,一个残缺的灵魂怎么可能影响到早已成就金丹的禹乐,刚来时被哈利影响一下也是极限了。没当回事的禹乐仅仅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把那灵魂碎片给吞噬了,虽然他从不随便杀生,成就天狐是不可有业力缠身的,但那个灵魂的业力太多,灭了他还可以得功德呢,也就是顺便的事。

看了看只剩下一个白色印痕的闪电疤,禹乐兴奋地换了一个他喜欢的发型,嗯,其实哈利的皮囊也很帅啊!

随着假期即将结束,禹乐与哈利的身体也变得完全契合,节节拔高的他在十几天内就超过了罗恩,向190进发,哈利的衣服都已变得不适合他穿,短了一截。

假期的最后一天,猫头鹰也终于带来了他们新学期的书目,最意外的是,罗恩得到了一枚级长徽章。谁也没料到罗恩会成为级长,不论是他的家人也好,朋友也好,这么不被认同的小朋友,怪不得总想着出风头呢!

不过禹乐倒是真心为他高兴,特别在赫敏也兴奋地跑来说她成为了级长后,以后他有两个级长护着,做事怎么也会方便得多吧,即使过赫敏那关似乎不太容易。

韦斯莱夫人很高兴,家里的第四个级长,还承诺罗恩给他买把扫帚做礼物,这可把他高兴坏了。

去了对角巷大购物回来得韦斯莱夫人立马钻进了厨房准备晚餐,禹乐拎着他的东西也回了房间,那一大包的衣物百分之九十是属于他的,他把衣服从里到外换了一遍,这还是少部分,另外的他打算邮购,否则也太辛苦韦斯莱夫人了,而且他也不太信任她的眼光,想想哈利曾经收到的那条毛衣就知道了。

热闹而丰盛的晚宴很快就结束了,不再飞扬跳脱的小天狼星矜持而热情,既活跃了气氛,却也不显得吵闹,和他以前大大咧咧的样子判若两人。但格兰芬多的样子毕竟还是跟随了他二十多年,看来他始终是学不会做一个斯莱特林了,不过,这样也很好,小天狼星就是小天狼星啊!

疯眼汉穆迪自以为得意地给了禹乐一张当年凤凰社的旧照片,只可惜,照片里的人大部分都残了、疯了、死了,这可一点也不有趣。不过禹乐倒是想起,该给波特夫妇扫一下墓了,哈利不做,不代表他不做啊!

“西里斯,我想去看看詹姆斯和莉莉的墓地。”禹乐很认真地说,诚恳地看着小天狼星。同时,他也在心里庆幸,好在外国人也挺习惯叫父母名字的,否则爸爸妈妈的称呼他还真叫不出口。

小天狼星拍拍禹乐的肩,微笑道:“你会想到这个,我很高兴。但是现在你外出实在太危险了,等战争结束吧,到时候,我陪你去。”

禹乐歪歪头,好吧,看他来布莱克老宅时的架势就知道,现在他出门就是个麻烦,即使他现在并不在乎,但却不能跟人直说啊!

客厅里传来吵闹声,原来韦斯莱夫人因为太过担心而使得博格特变化出了各个她所关心的人的死状,怎么也发不出正确的魔咒,只会不停地哭泣。

战争,受到最大伤害的永远是平民和底层的战士。想当年的封神之战,他的妲己姐姐就是最大的受害者,直到如今都还在休眠中。而他,要不是战前他去看望黄帝时被他强硬地留在了红云洞,只怕也在陨落之列,青丘一族从此没落。

晚上不想修炼又不想睡觉的禹乐在宅子里逛悠了起来,还真让他发现了一些前些时间没发现的东西,比如雷古勒斯…布莱克的房间。'TXT小说下载:。。'

房间是典型的斯莱特林装饰,银绿交织的色彩高贵而优雅,还透露着朝气蓬勃的年轻气息。不像小天狼星的房间,金红交织的色彩,虽然同样贵气,但与这宅子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房间里的一切都是旧的,但很干净,而且被保养得很好,明显可知打扫这里的人花了很多心思。

克利切正在这个房间里,手里捧着一个挂坠盒,嘴里念念有词,见到禹乐进来便立刻把挂坠盒藏在身后,试图隐瞒。

刚一进入房间的禹乐立刻感觉到了一股恶意,这气息像极了那个脑残魔王的灵魂碎片,或许是另外一片。

“克利切见过波特小主人!”不再歇斯底里的克利切显得彬彬有礼,他对小天狼星的抗拒或许只是因为小天狼星的不负责任,自从小天狼星扛起了布莱克家族,即使他不待见他,也没再“败家子”这么地叫骂。

“能让我看看那个挂坠盒吗,克利切?”禹乐温和地问道,对于家养小精灵这种生物,虽然容貌不怎么样,但是干家务却是一把好手,禹乐还是很待见他们的,只要被他们承认,就只会服从命令、任劳任怨。

克利切很是犹豫了一番,显见他很不乐意,磨磨蹭蹭地靠近,尖声细气地说:“这是雷古勒斯小主人交给克利切的……”明明是哀求的,想要保存小主人的东西,可转眼又是另一幅景象,只见克利切一个转身,就在地板上不停地撞头,还尖叫着,“克利切不是个好精灵,克利切是个坏精灵,克利切没有完成雷古勒斯小主人的命令……”

禹乐一阵头疼,家养小精灵除了容貌难看外,这种自虐的习惯大概是他最难以忍受的了。

“好了,克利切,停下你的一切惩罚。”禹乐搬了张椅子在克利切面前坐下,他直觉这里有八卦可听,温言问道,“克利切,能和我说说吗?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完成雷古勒斯小主人的命令。”

“可以吗?”克利切大大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显然这个心结他已经打了十几年了。

禹乐点头,他很想听故事啊!

故事很老套,由于优秀的长子继承人不负责任的叛离,作为幼子,即使天赋不够出色,依旧顶上了继承人的位置,可自小崇拜的长兄并没有体谅他的辛苦,反而越走越远。在重重压力下,幼子艰难地担负起家族的命运,为了在众多排斥中谋求家族的发展,不得不加入食死徒以求机遇,众多的努力勉强也算有个结果,即使那个主子并不是个好伺候的人。但在他的心中依旧有着自己的道德底线,在他拿到那个挂坠盒的时候,他第一次做了一件他自己想做的事——换走了伏地魔的魂器。

拿起那个挂坠盒,一个诱惑的声音在禹乐的耳边响起,金钱、权力、美色。禹乐玩味地挑了挑眉,看来这脑残魔王还是有些门道的,知道该诱之以利,但是这惑音的威力就不怎么样了,想当年他刚化形时的一个微笑就让一个族群为他倒戈,妲己姐姐更是举手投足间就控制了整个殷王朝。

漫不经心地在挂坠盒上一抹,那黑色的灵魂碎片便被他抹去了意识,重新踏上修炼之路的他,虽然内丹不能用,但神识依旧强大,身体契合后就再也没了后顾之忧,剩下的纯粹的灵魂力量就是他的零嘴了。

“给,克利切,里面的黑暗力量已经被我消除了,现在它只是一个挂坠盒,你可以保有它。”禹乐把挂坠盒递还给克利切,这个有着s标记的,代表着斯莱特林的挂坠盒,最终成为了一个家养小精灵手中思念死去小主人的纪念品。

“谢谢,谢谢波特小主人。”克利切热泪盈眶,这是他说的最情真意切的一句话。

Chapter008

早晨,布莱克老宅里堪称鸡飞狗跳,只有禹乐慢条斯理地动作,反正重要的东西他都放在了碧夜里,行李箱几乎是空的,只是象征性的放了几件衣服。

“一路顺风,哈利。”小天狼星微笑着,拽着手杖的手握得紧紧的,显然在压抑着情绪。

“我会的,教父。”禹乐坦然地和小天狼星拥抱,担负起责任的他有了作为哈利教父的资格。很自然的,禹乐想起了他的干爹,那个越变越冷漠的人,却从来不曾忽略他。在不周山那场大战中失踪了的他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在穆迪等人的护送下,禹乐穿过了那道通往93/4站台的墙,出现在了一个古老风格的火车站台上,老式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停在那里,喷着黑色的蒸汽,站台上挤满了正在告别的学生和他们的家人。

这火车该换了,这是禹乐的第一印象,这么老旧的火车都能叫做特快,禹乐实在是很怀疑,巫师界实在是太落后了,就如他们的商业街,对角巷至今还是中世纪的模样。禹乐的第二个感觉就是,他要去上学了,感觉好久没有体会校园的气氛了,而且这次也算是他正式进入巫师的世界。

与韦斯莱夫人、卢平等人告别,禹乐拖着行李箱上了车,罗恩和赫敏尴尬地告诉禹乐他们要去级长车厢。禹乐理解地点头,特权阶级从来不曾消失过,他跟着金妮到处找着空着的车厢,在最后一节车厢前还碰到了纳威…隆巴顿,哈利的同学,同年级、同学院、同寝室,但是哈利和他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很亲近。

最后他们进了最后的那节车厢,里面有个姑娘坐在窗边,她长着一头乱蓬蓬、脏兮兮、长达腰际的金黄色头发,眉毛的颜色非常浅,两只眼睛向外凸出,这使她老有一种吃惊的表情。这姑娘身上明显地透着一种疯疯癫癫的劲儿。这也许是因为她为了保险起见,居然把魔杖插在了左耳朵后面,或者是因为她居然戴着一串用黄油啤酒的软木塞串成的项链,或者是因为她读杂志时居然把杂志拿颠倒了。她的目光扫过纳威落在禹乐的身上。

那姑娘叫卢娜…洛夫古德,与金妮同级,不过在拉文克劳,这说明她是个聪明的姑娘,或许所有学者都不免有些疯癫,禹乐宁可这么想。

或许是禹乐对哈利形象的改变,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或许是因为熟悉,纳威甚至没有发现禹乐的改变,只有卢娜死死地盯着禹乐不放,她恍恍惚惚地道:“你是哈利…波特?”她很不肯定,在那被露出来的光洁的额头上,她只找到了一条几乎看不见的白色痕迹,黑色的头发柔软而蓬松,金丝边的眼镜下是有如一湖春水的翠绿眼眸,崭新而贴身的衣物都让他显得风度翩翩,这与哈利以往的形象相差的太远了。

“是的,我就是哈利…波特。”禹乐眨眨眼,他很高兴卢娜发现了他的变化,虽然他愿意作为哈利活下去,但他毕竟不是哈利,他可受不了哈利的脏乱。

纳威开始炫耀着他的生日礼物,一盆米布米宝,就像是灰色的小仙人掌,但上面不是长满了刺,而是布满了一个个疖子般的东西。

禹乐盯着那盆米布米宝看了一会儿,他在一本草药书里看到过,不过这种植物的外观实在是不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病变的器官一样,让人很不舒服。

不过能够看得出,纳威很喜欢,他开始演示米布米宝的功用,他把舌尖含在牙齿间,把那盆米布米宝举到眼前,找准一个地方,用羽毛笔尖使劲捅了下去。

汁液从植物身上的每个疖子里喷射出来,一股股黏糊糊、臭烘烘地墨绿色汁液喷到了车厢的天花板上、窗户上,卢娜的杂志上。

禹乐眼疾手快地给自己用了一个铁甲护身,所有向他喷射而来的汁液都被反溅了出去,本就被喷湿了的纳威身上再次被溅上了汁液。

“清理一新。”禹乐掏出魔杖,希望他刚才的无声无杖魔法没人注意到,不过纳威和金妮都好多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包厢的门被拉开了。

“你好,哈利。”一个长得非常漂亮,一头长发乌黑油亮的姑娘正站在包厢门口,笑眯眯地望着禹乐。

禹乐知道她,她叫秋…张,或许叫张秋才对,拉文克劳魁地奇球队的找球手,哈利曾经暗恋的对象,他来到这里以后见到的第一个东方人。

“你好。”禹乐饶有兴致地与她攀谈了起来,只可惜,张秋似乎是在英国出生、成长的,她对于那个东方国度一点儿都不了解,这让禹乐有些乏味。

张秋被她的同伴叫走了,禹乐耸耸肩,在买食品的手推车上买了一堆他从来没有吃过的食品,会跳的巧克力蛙,各种口味的比比多味豆,他甚至还尝试了蟑螂堆,然后他确定了,蟑螂还是油炸的好吃。

一个小时后,罗恩和赫敏来到了他们的车厢,车厢里终于热闹了起来,罗恩总是有很多牢骚要发泄,而且他很喜欢炫耀。

包厢的门第三次被拉开了,德拉科…马尔福和他的两个跟班克拉布、高尔出现在门外,得意洋洋地冲着禹乐冷笑。

禹乐见到那一头铂金色的头发就觉得亲切,那张脸和卢修斯像足了七成,只是那青涩和稚嫩破坏了绝代的风华,或许玩玩养成也是不错的选择。禹乐兴致盎然地看着德拉科,虽然他还觊觎着他的父亲,但并不妨碍他对这只小龙产生兴趣。

“波特……”德拉科刚开了口,就停了下来,不可思议的灰蓝眼眸瞪得老大,眼前的波特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儒雅帅气,有一种长时间积淀的贵气,和暑假前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他可不是像纳威一样的后知后觉,也不像赫敏和罗恩因为在一起太过熟悉反而没有察觉,这种变化让他打从心底里产生出了一种颤栗,所有挑衅的话语再也说不出口。

“你好,德拉科。”禹乐笑着伸出了手。

德拉科一阵恍惚,就把手握上了禹乐的手,友好地晃了一下。等他清醒过来,苍白的脸上立刻浮上了红晕,一把甩开了禹乐的手,恶狠狠地道:“叫我马尔福,波特,我可不记得我们有熟悉到可以互称教名。”

“我并不介意你叫我哈利。”禹乐眯起了眼,这只小龙让他起了捕猎的兴致。

“哼。”德拉科瞪了禹乐一眼,转身离开了,克拉布和高尔笨手笨脚地跟在后面。

赫敏把包厢的门重重地关上,转脸望着禹乐,禹乐有别于以往哈利的形式态度让她很惊讶、很疑惑。

“再扔一只青蛙过来。”罗恩说,他很显然什么也没留意。

“哦,敏恩,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禹乐耸耸肩,他实在是不习惯赫敏的注视,“你不觉得我这么应对的话,马尔福就再也不能口出恶言了吗?刚才他什么都没说。”

赫敏愣了愣,点头道:“那倒是,不过刚才你的反应还真是吓了我一跳,我从来没见过你对马尔福如此和颜悦色过。”

“或许你以后会经常见到。”禹乐微笑着给予提示,免得赫敏以后还会一惊一乍的。

换好袍子,给自己甩了一个避水咒,禹乐跟随着人流下了火车,拥挤的人群、吵杂的声音,禹乐不舒服地皱起了眉。

按着哈利的记忆,禹乐来到了没有马拉的马车前,这种马车大约有一百辆,每年都是它们把一年级以上地学生送到城堡去的。禹乐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却发现马车前并不是空的。辕杆之间站着一些动物,有点儿类似爬行类,它们的身上一点肉也没有,黑色的毛皮紧紧地贴在骨架上,每一根骨头都清晰可见。它们的头很像龙地脑袋,没有瞳孔的眼睛白白的,目不转睛地瞪着。在肩骨间隆起的地方生出了翅膀——又大又黑的坚韧翅膀,看上去似乎应该属于巨大的蝙蝠。这些动物一动不动,静悄悄地站在越来越浓的夜色中,显得怪异而不祥。

这是夜骐,禹乐立时反应了过来,虽然长得丑了点,但却意外的单纯。只有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见的生物,或许它们也是一种坚强的象征。

“嘿,伙计们,过得好吗?”禹乐和夜骐们打着招呼。

夜骐们转过了头,眨了下白色的眼睛,友善得向着禹乐点点头。

“小猪呢?”罗恩的声音在禹乐的身后响起。

“卢娜小姐提着呢。”禹乐转身看向罗恩道。

赫敏气喘吁吁地从人群里钻了出来,抱怨着马尔福的仗势欺人,看来小马尔福真的是个被宠坏了的小少爷,禹乐的嘴角挑起了一个邪肆的弧度,很有教导的价值啊!

等到了金妮和卢娜,禹乐他们几人钻入了同一辆马车。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黑暗的天空下,只有远处的城堡透出点点灯光。禹乐强大的神识呼啸而出,扫过了霍格沃茨的所有地域,这瞬间,让他有种又回到了洪荒时的舒爽感,这段日子他憋屈的厉害。

这地方厉害的人或生物并不多,也就星星点点的不超过十指之数,能令禹乐感到讶异的就是霍格沃茨城堡本身了,那城堡大概是被人用近似炼器的手段炼制过,经过千年的时间,竟然产生出了一个类似器灵的存在。而这一圈扫下来,也仅仅只有霍格沃茨本身发现了禹乐的手段,甚至还兴奋地打招呼。

“嗨,你好,我是霍格沃茨,你是谁?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霍格沃茨契约?为什么我以前没见过你?”霍格沃茨的声音青涩而带着童音,明显诞生的时间也不是很久。

“我是哈利…波特,霍格沃茨的学生。”禹乐回答道,“以前我隐藏起来啦,不过你一定见过我,我都已经五年级了。”

“原来是这样,那哈利能陪我玩吗?”霍格沃茨带着期待问道。

“好啊!小宝。”禹乐对于一些幼崽总是很有兴趣。

“小宝?为什么叫我小宝?”

“因为你事霍格沃茨城堡啊,所以简称小宝。”

马车叮叮当当地停在了通往橡木大门的石阶旁,禹乐第一个下了车,抬头看了看这座黑暗中的古堡,带着历史的痕迹。

“你很漂亮,小宝。”禹乐真心地感叹着。

“谢谢,你是第一个当面称赞我的人。”霍格沃茨很高兴。

Chapter009

礼堂里满满当当地摆着四张长长的学院餐桌,上面是没有星星的漆黑的天花板,与他们透过高高的窗户看见的外面的天空一模一样。餐桌上漂浮着一根根蜡烛,照亮了点缀在礼堂里的那几个银白色的鬼魂,照亮了同学们兴奋的面庞。

此时的禹乐也很兴奋,虽然在布莱克老宅见识了不少,可这霍格沃茨里的更胜一筹啊!天花板上的那个应该是个幻象魔法,蜡烛上应该是漂浮咒,还真是把魔法运用到了极致,呃,虽然那个威力比不上法术,但胜在简单易用啊!

在格兰芬多的长桌中央找了几个位置坐下,禹乐顿时发现几个认出他是哈利的人都直勾勾地瞪着他,他礼貌地回了个微笑,其中的那些女生甚至红了脸蛋,转过头去再也不敢看他了。

赫敏和罗恩一个劲地寻找着海格的身影,但是明显的,凭那半巨人的庞大身形不可能看不到人,除非他真的不在。

“那是谁?”赫敏指着教工桌子的中间那个又矮又胖、留着一头拳曲的灰褐色短发——上面还打着一个非常难看的粉红色蝴蝶结、长袍外面还套着件毛绒绒地粉红色开襟毛衣的女人问道。

禹乐的目光扫向教工桌子,先是落在邓布利多的身上。邓布利多坐在长长的教工桌子的正中间的那把金色高背椅上,穿着布满银色星星的深紫色长袍,戴着一顶配套的帽子。他在禹乐看向他的时候也把视线在他的身上停顿了一秒,显示出深思的神色,随即把头歪向了坐在他旁边的那个女人。

禹乐看了那女人一眼,一张苍白的、癞蛤蟆似的脸和一对眼皮松垂、眼珠突出的眼睛,在不注意的时候见到这样一张脸,真的很惊吓。

“一个名叫乌姆里奇的女人,嗯,多洛雷斯…简…乌姆里奇。”禹乐道。

“谁?”赫敏还是一脸茫然。

“在魔法部工作,好像还是个高级副部长来着,嗯,大概!”禹乐说着说着,自己都不确定了,“我在我的审讯上见过她。”

“在魔法部工作,不就是为福吉工作?”赫敏皱起了眉头,“那她到这里来做什么?”

赫敏很仔细地看着教工桌子,眯起了眼睛。

“不,”她喃喃地道,“不会,一定不会……”

禹乐耸了耸肩,继续自己的观察,斯莱特林的院长、魔药教授斯内普依旧是那副阴沉着脸的模样,拉文克劳的院长、小个子的弗利维教授坐在高高的书堆上,赫奇帕奇的院长、草药学教授斯普劳特和和气气地看向自己学院的学生们,格拉普兰教授刚刚走了进来,禹乐注意到她刚刚就是那个引导新生的教授。

没多久,通往大厅的门开了,长长的一队看上去惊魂未定的一年级新生由格兰芬多的院长、严肃的麦格教授领着走进了礼堂。麦格教授手里端着一只凳子,上面放了一顶古老的巫师帽,帽子上补丁摞补丁,磨损得起了毛边的帽檐旁有一道很宽的裂口。

大厅里嗡嗡的谈话声音慢慢消失了,新生们在教工席前面站成一排,面对着其他的学生们。麦格教授把凳子小心地摆在他们前面,然后退到后面。

禹乐兴致盎然起来,他知道即将开始分院仪式,每一年都相当有意思,特别是那顶巫师帽唱的歌,只可惜哈利没怎么认真听过。其实,很多人都认为那只是噪音而已。

全校的师生都屏住呼息。

然后靠近帽子边缘的那个大裂口像嘴一样张开了,分院帽开始唱起歌来:

“很久以前我还是一定新帽,那时霍格沃茨还没有建好,

高贵学堂的四位创建者,以为他们永远不会分道扬镳。

同一个目标将他们联在一起,彼此的愿望是那么相同一致:

创建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让他们的学识薪火相传。

‘我们将共同建校、共同教学!’

四位好友的主意十分坚决,然而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彼此分裂。

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朋友,能比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更好?

除非你算上另一对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