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HP]狐狸的铂金情人-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们将共同建校、共同教学!’

四位好友的主意十分坚决,然而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彼此分裂。

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朋友,能比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更好?

除非你算上另一对挚友——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

这样的好事怎么会搞糟?

这样的有钱怎么会一笔勾销?

唉,我亲眼目睹了这个悲哀的故事,所以能在这里向大家细述。

斯莱特林说:“我们所教的学生,他们的血统必须最最纯正。”

拉文克劳说:“我们所教的学生,他们的智力必须高人一等。”

格兰芬多说:“我们所教的学生,必须英勇无畏、奋不顾身。”

赫奇帕奇说:“我要教许多人,并且对待他们一视同仁。”

这些分歧第一次露出端倪,就引起了一场小小的争吵。

四位创建者每人拥有一个学院,只招收他们各自想要的少年。

斯莱特林收的巫师如他本人,血统纯正、诡计多端。

只有那些头脑最敏锐的后辈,才能聆听拉文克劳的教诲。

若有谁大胆无畏、喜爱冒险,便被勇敢的格兰芬多收进学院。

其余的人都被好心地赫奇帕奇所接收,她把自己全部的本领向他们传授。

四个学院和它们的创建人,就这样保持着牢固而真挚的友情。

在那许多愉快的岁月里,霍格沃茨的教学愉快而和谐。

可是后来慢慢地出现了分裂,并因我们的缺点和恐惧而愈演愈烈。

四个学院就像四根石柱,曾将我们的学校牢牢撑住。

现在却互相反目,纠纷不断,各个都想把大权独揽。

有那么一段时光,学校眼看着就要夭亡。

无数的吵闹,无数的争斗,昔日的好友反目成仇。

后来终于在某一天清晨,年迈的斯莱特林突然出走,

尽管那时纷争已经平息,他还是灰心地离我们而去。

四个创建者只剩下三个,从此四个学院的情形再不像设想的那样和睦相处、团结一心。

现在分院帽就在你们面前,你们都知道了事情的渊源:

我把你们分到每个学院里,因为我的职责不容改变。

但是今年我要多说几句,请你们把我的新歌仔细听取:

尽管我注定要使你们分裂,但我担心这样做并不正确。

尽管我必须履行我的职责,把每年的新生分成四份,

但我担心这样的分类,会导致我所惧怕的崩溃。

噢,知道危险,读懂征兆,历史的教训给我们以警告,

我们的霍格沃茨面临着危险,校外的仇敌正虎视眈眈。

我们的内部必须紧密团结,不然一切就会从内部瓦解。

我已对你们直言相告,我已为你们拉响警报!

现在让我们开始分院。”

很有意思的歌曲,禹乐已经对于后来的分院没有了兴趣,分院帽的这首歌很清楚地讲诉了霍格沃茨当年成立的过程。可以想象,四个满怀梦想的年轻人历经千辛万苦,有了个好的开始,却没有一个好的结果。教学理念的分歧,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再加上当时的历史背景和时事的影响,最终导致了他们的分裂。其实,他们谁都没有错。

不过,看来这顶帽子已经认识到现在的危险,所以它提出了警告。可笑的是,有更多的人却没有这么认为,他们宁可自欺欺人地相信,这个世界依旧和平。

“今年说了挺多,不是么?”罗恩扬着眉毛说。

“不错,看来它知道的挺多。我想它有保护霍格沃茨的义务。”禹乐道。

“我怀疑以前它是不是也提出过警告?”赫敏说,声音听起来有点忧虑。智者千虑,他们总是想得更多。

“当然,千真万确,”几乎断头尼克很有经验地说着,“只要那帽子觉得有必要,它就有向学校发出警告的光荣义务。”

“瞧,我猜得没错。”禹乐笑笑,让坐他对面的女孩看得满脸通红。

没理会之后新生的分院,禹乐与霍格沃茨交谈了起来。

“小宝,你记得你的创始人么?”禹乐很好奇,也不知道这帽子的评价是否公正和真实,这一次的内容可是和以往的大有出入。

“只有一些当年魔力留存的影像,我并不了解他们,那时候我还没有自己的意识。”霍格沃茨诚实地回答道,他还没学会说谎。

“这样啊。”禹乐转而问道,“学校里的学院一直是对立的吗?”

“并不是,其实一开始很和睦,之后有摩擦也是因为一些麻瓜出生的小巫师被洗脑或收买了而挑起的一些矛盾和争斗,当时谁也没想到矛盾会一直持续升级,等到发现时已经很难解决了。”霍格沃茨解释道,“为了学校的安全,斯莱特林进行了清洗行动,之后外敌的入侵掩盖了矛盾,所以,虽然最后创始人还是分裂了,但是学院间在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并没有对立的情况发生。”

“那后来怎么会对立起来的?”禹乐有些错愕。

“好像是因为黑魔法,具体的过程我理解不了。”霍格沃茨说道,人类很复杂,他看不懂,“我有学校的历史记录,你可以自己看。”

禹乐刚一点头,就听见了校长的声音。

“我们的新同学,”邓布利多展开双臂,站起来像他们致辞,他大声地微笑着说:“欢迎你们!还有我们的老同学——欢迎你们回来!有的时候我们需要演讲,不过不是现在,大家尽情吃吧!”

学生们感激地笑着鼓起掌来,邓布多轻松地坐下,把长胡子甩到肩膀后面,以免让它沾上盘里的食物——因为就在那一瞬间食物出现了:五张长桌子被上面满堆着的烤肉、馅饼、蔬菜、面包、调料以及大壶的南瓜汁压得格格直响。

禹乐很高兴,虽然国外的食物并不算美味,但是量很足,而且有他爱吃的鸡肉,即使只是炸鸡和烤鸡。拿起一杯南瓜汁——这好像在这里很流行,在布莱克老宅时他碰都没碰一下,但这里有那么多人都喝这个,禹乐打算尝尝鲜。

伸着舌头舔了舔,似乎味道并不是很坏,于是,禹乐喝了一大口,然后就皱起了眉,他不该对这些化外之民的舌头抱有任何期望,好怪的味道,虽然不能说难喝,但是实在不合他的胃口。

禹乐急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拿起牛奶灌了下去,终于舒服多了。这时,他才有点时间关注赫敏和罗恩的争吵,说实在的,罗恩的说话总是很难听,他从来不会说一些别人想听的话,这样其实很得罪人。

禹乐扫了一眼斯莱特林的长桌,德拉科…马尔福正优雅地切着他的牛排,那头铂金色的头发闪着光,看得出他教养良好,真不知道怎么在平时行事上会如此地嚣张跋扈、轻易挑衅,难道是韬光养晦?

德拉科似乎有所感应地抬起头,目光跨越中间两个学院的长桌往禹乐这边看来,那双翠绿色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陌生而又熟悉的味道就让他知道,这是又一个看上了马尔福的人。马尔福本就是最好的,但是一个波特……

德拉科抖了抖,被看成猎物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而且救世主的变化在他看来实在是太过明显了。危机感充斥着他的全身,看来他要写信给父亲了,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现在的波特并不是他可以左右的了,这是他的预感,很真实。

Chapter010

禹乐在霍格沃茨生活得很愉快,这里有着非常浓郁的灵力和魔力,这让他的修炼非常的顺利,而有了霍格沃茨小宝的帮助,他几乎可以到达城堡的任何地方而不被人发现。四大创始人的密室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秘密,而里面收藏的所有珍惜书籍成为了他的日常读书,实在是非常不错。

但也不是一切都让人觉得惬意的,比如,学生中一大部分的人都像看着怪物一样地看着禹乐,看来《预言家日报》把哈利的形象抹黑得很彻底,还有,比如从开学晚宴上乌姆里奇的讲话中就可预见的,魔法部对霍格沃茨的干涉。

在星期一的早上,禹乐向信任的魁地奇队长安吉丽娜表示想要退出魁地奇队,他实在对这种骑在扫帚上的会使他蛋疼的运动提不起热情,即使被安吉丽娜竭力地挽留,他还是坚决地表示要退出。

然后,他收到了一张这学期的课程表,有着一个堪称黑色的星期一。

“看看今天的!”罗恩呻吟,“魔法史,两节魔药课,占卜学还有两节黑魔法防御课。在同一天要对付宾斯,斯内普,特里劳妮,和乌姆里奇那个女人!真希望弗雷德和乔治赶快把那个逃课糖弄好。”

“莫非我的耳朵欺骗了我?”弗雷德说着,和乔治一起挤进到禹乐两边的座位上,“霍格沃茨的级长肯定不会想要翘课吧?”

“你看看我们今天要上什么课吧,”罗恩忿忿地说着,把课程表推到弗雷德鼻子底下,“这是我见过的最糕的星期一。”

禹乐挑了挑眉,变得越来越细长的双眼眯了起来,虽然经过了一月的相处,他对罗恩知之甚深了,却还是对他的口无遮拦有着很大的意见,但是他每次都是过而不改,实在是让人无奈。

弗雷德和乔治在推销他们的逃课糖,虽然说他们的研究热情很让人佩服,但是没有药检,没有大量的人体实验,他们就敢把自己制作的药剂随便卖出去,胆子也真够大的。

禹乐接收到弗雷德和乔治一个怪异的堪称心照不宣的眼神,心里一阵莫名其妙,在哈利的记忆里找了半天才发现,原来哈利把去年参加三强争霸赛的奖金全给了他们,作为笑话商店起步资金。想来,这也算是哈利第一笔投资项目吧,可惜,根本没有谈及具体的分成,说到底,哈利根本没什么理财观念,说起来,他的金库里的金加隆也没剩多少了吧。

第一节的魔法史,禹乐听得津津有味,虽然他们的幽灵老师,宾斯教授,说起话来呼哧带喘、拖腔拖调,可以保证在十分钟之内——天气暖和的话就只用五分钟——造成最严重的瞌睡症。他从来也不改变上课形式,就那么一路源源不断地讲下去,即使是他们做笔记的时候也不停下,当然更多的时候,他们也都只是睡意朦胧地盯着自己眼前的空气而已。

罗恩一直想找禹乐做刽子手的游戏,禹乐没理他,难得他又上了课堂,怎么也得把学生的身份好好扮演好。赫敏使劲撞了罗恩一下,对他自己不好好上课还要妨碍别人认真上课的行为予以鄙视。

一个半小时的巨人战争的讲解实在是很有趣,宾斯教授本身就是一部最完整的历史书,往往很多教科书里没有的典故他都能够如数家珍般侃侃而谈、举手拈来,但是他永远没有波动的平板音调成了学生们听课的最大障碍。

下课后,赫敏对罗恩的愤怒达到了最高点,她冷冷地道:“如果今年我不借给你我的笔记,你会怎么样?”

“我们的魔法史o。w。ls会不及格的,”罗恩说,“赫敏,如果你能对得起你的良心……”

“错了,只是你会不及格!”赫敏厉声反驳道,“哈利有在认真听课了,罗恩,只是你,你甚至还是格兰芬多的级长!”

“好吧,就是我,我努力来着啊,”罗恩说,“我就是没有你的智力,你的记忆力,还有你的注意力——你就是比我更聪明——为什么你一定逼我承认才好呢?”

“哦,你少说点废话吧。”赫敏说,但是她的怒火似乎平息了一些,他们走进了湿漉漉的院子里。

禹乐当先走在前面,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劝架了,他们每次都能吵起来,任何理由,不过说实话,绝大部分都是罗恩的错,赫敏可是个好姑娘。

在前往地窖的路上,禹乐再次遇到了张秋,但是她似乎总想在他的身上寻找什么,这使得禹乐特别不是滋味,什么时候他的魅力这么低了,连个小姑娘都想把他当替身了。

幸好这种时候,罗恩这个粗神经总是打岔的好人选,张秋很快就走了。当然,为此,赫敏又和罗恩吵了一架。

地窖里的魔药课教室阴暗、湿冷,禹乐很是不喜,他喜欢温暖、干燥的地方,还喜欢晒太阳。

教室里,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两个学院泾渭分明,一边是绿色,一边是红色。

禹乐和罗恩、赫敏在格兰芬多的这一边靠后的位置坐下,禹乐的视线立刻转移到了斯莱特林的最前端,德拉科…马尔福正坐在那里。

德拉科脊背一僵,他知道,波特那肆无忌惮的视线正凝聚在他的身上,那种压迫感使得他有些坐立不安。不过他已经给父亲寄信了,想来父亲总能给他最好的忠告,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不再向波特挑衅。

“都坐好。”斯内普冷冷地说着,反手关上门。

其实这样的命令全无必要,学生们一听到关门的声音就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斯内普的出现通常就已经足够让所有学生都安静下来,足可见他对学生们的威慑力。

“今天上课之前,”斯内普说,大步走到讲台前面,环视着所有的人,严厉地说道,“我认为需要提醒你们一下,明年六月,你们就要参加一个重要的考试了,在这个考试里,你们将证明你们已经掌握了多少魔药的配置和使用方面的知识。尽管这个班上有几个人确实智力低下,但是,我希望你们在o。w。ls考试中都能够勉强‘及格’,否则我会……很生气。”

禹乐把他的注意力分了一份给斯内普,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在本质上是一个好人,但是他做人太过苛刻,对自己苛刻,对他的学生也是,高要求,高标准。

瞧,他把自己都逼迫到了什么地步!苍白得几乎透明的皮肤,比禹乐上次见到时更为消瘦的身形,油腻得结成了块状的头发,浓郁得挥之不去的各种各样混合在一起的魔药味道,他是不要命了吗?

“过了今年,当然,你们中的许多人就不能再上我的课了。”斯内普继续说道,“我只挑选最优秀的学生进我的n。e。w。ts魔药班,这就是说,我们有些人将不得不说再见了。”

他微微噘起了嘴,把目光落在禹乐身上,禹乐无辜地回视着他,魔药而已,难不倒他,只是其中一些材料有些恶心,难度怎么也不会超过九转金丹的炼制吧!虽然他最后也没学会,但是大师伯总会私下给他一些,也没差。

“但是在那告别的愉快时刻到来之前,我们还需要再坚持一年。”斯内普轻声细语地说,“所以,不管你们是否打算参加n。e。w。ts考试,我都建议你们所有人集中精力学好功课,我要求我的o。w。ls学生们达到较高的及格率。今天,我们将配制一种普通巫师等级考试中经常出现的药剂:缓和剂。它能平息和舒缓烦躁焦虑的情绪。注意:如果放配料的时候马马虎虎,就会使服药者陷入一种死沉的、有时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昏睡,所以你们需要格外注意自己的行为。”

禹乐左边的赫敏马上坐得更直,一脸全神贯注的表情。

“成分和方法——”斯内普一挥魔杖,“——在黑板上——”(黑板上显出字迹)“——你们需要的一切——”他又一挥魔杖“——在储藏柜里——”(他指着的储藏柜的门打开了)“——你们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开始吧。”

禹乐终于停下了对德拉科的紧迫盯人,说实话,德拉科那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实在让他很乐。不过,儿子他可以慢慢玩,那么父亲呢?他似乎没什么机会可以看到大马尔福,连魔法部的那次也不过是偶遇而已。或许,他可以想点什么主意……

拿了魔药制作所需的材料,禹乐专心做起了他的第一份魔药。材料的处理、时机的把握,这点东西他很快便掌握了,只有那准确到圈数的搅拌让他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感受到魔力随着搅拌棒慢慢注入魔药里,禹乐觉得新奇极了,用自身的力量来融合药力,好处就是自己做的药剂对自己的效力可以达到最大化,而坏处就是这种强行融合药力的方法成功率实在不是很高,没有相当的天赋做不了魔药大师。

平衡啊平衡,药力之间的平衡才是炼丹最重要的思想。禹乐在心里吹着口哨,想当年干爹对他的训练可是方方面面的,还把他扔给三位师伯进行了地狱式训练,那可是圣人啊!

“你们的药剂现在应该冒出一股淡淡的、银白色的蒸汽。”还剩十分钟的时候,斯内普说道。

斯内普从赫敏身边大步走过,目光从鹰钩鼻子上居高临下地看了看,但是什么都没说,这就是说他找不到任何可挑剔的地方。然后他在禹乐的身边停了下来。

禹乐的坩埚里,一层银色的蒸汽在药剂的表面正闪闪发亮,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正在慢慢飘散。这无疑是一副完美无缺的魔药。

从来都是脑子里塞满芨芨草的波特什么时候能够制造这样完美的魔药了?斯内普诧异地哼了一声,疑惑地紧皱着眉头转身离开了,下一刻,罗恩的坩埚被清理一新,他的魔药正吐着绿色的火花,还散发出一股臭鸡蛋的味道。接着是纳威,他的药剂已经成了混凝土的质地,很难想象有人会把那东西吃下去。

把药剂倒进了一个大肚短颈瓶里,仔细标上自己的姓名,交上了讲台,禹乐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给德拉科送了一个飞吻,然后转身离开。而德拉科双颊立刻染上了红霞,过后又是一阵恼怒。这还是波特么?不是,绝对不是。(小龙真相了!)

德拉科板着脸,一脸苍白地走去了礼堂,这个波特竟然这么容易就能挑起他的各种反应,这绝对不正常。波特究竟是变异了?还是变态了?

Chapter011

特里劳妮的占卜课很是让人失望,禹乐摇摇头,未来本就是多元的,哪有什么一定会发生的未来,而且这个教授明显就是在当神棍瞎忽悠,虽然他的易数学得并不好,可怎么说他和伏羲也混过一段日子,在预测上也是有一手的,即使现在他用不了。

而且,面对着罗恩胡诌出来的梦境,这究竟还有多少正确率?

禹乐的脑门上挂着几条黑线,捧着那本伊尼戈…英麦格写的《解梦指南》乱七八糟地解析,梅林,能不能让他逃离这个教室,这简直就是精神折磨来着。说实在的,所谓麻瓜的弗洛伊德所写的《梦的解析》都比这本《解梦指南》来的靠谱。

禹乐还是失望地太早,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最糟糕的事情,只有更糟糕的事情。

当他们走进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室时,发现乌姆里奇教授已经坐在讲台后面了,她仍穿着昨晚那件毛绒绒的粉红色开襟毛衣,头上带了一个黑天鹅绒的蝴蝶结。禹乐立刻想到了一只巨大的苍蝇,不明智地落在一只更大的癞蛤蟆头上。这究竟要有多雷人啊!

难道乌姆里奇拥有什么蛤蟆类魔法生物的血统?

禹乐双眼一亮,在巫师的出现的历史中,的确有着人类和魔法生物的结合产生巫师的说法,而哈利的身体里也的确拥有不属于人类的部分。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把魔法生物看做妖,而巫师就是半妖呢?

妖的血统是很强悍的,它可以潜伏在人类的体内几千年,而人类的血脉是融合性最强的,要知道最早的人类也是妖族大圣女娲创造的。

巫师就是半妖的妖族血脉被激发的状态,应该可以这么理解,但是由于人类的血统过于浓郁,一般都发挥不到百分之百,所以在典籍中才会出现血统觉醒这么一回事,这应该是深度激发的状态。

可以试试让小马尔福血统觉醒么!听说马尔福最注重家人了,到时候……

禹乐嘴角拉起一个邪恶的弧度,坐在另一边的德拉科立刻打了个寒颤,不禁开始怨念四起,为什么斯莱特林有那么多的课要和格兰芬多一起上啊!

“同学们,下午好!”当全班的人都坐到座位上之后,乌姆里奇说,那做作的声音可以让人把午饭吐出来。

只有几个人回答了一句“下午好”,还有气无力的。

“啧,啧,”乌姆里奇教授捻起了兰花指,一点讲台说,“这可不行,是不是啊?我希望你们这样回答:‘下午好,乌姆里奇教授’。再来一遍,同学们,下午好!”

“下午好,乌姆里奇教授。”学生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这就对了。”乌姆里奇教授声音嗲嗲地说,“这并不太难,不是吗?现在,请大家收起魔杖,拿出羽毛笔。”

大多数学生互相交换着郁闷的眼神,在“收起魔杖”这个命令之后,接下来的课里还从未有一堂是有趣的。

乌姆里奇教授打开她的手提包,抽出一根短得出奇的魔杖,用它狠狠地地敲了敲黑板,黑板上立刻出现了两行字:

黑魔法防御术

回归基本原理

“同学们,你们这门课的教学一直是断断续续的,不成系统,是不是?”乌姆里奇教授转身面对着全班同学,两只手十指交叉,端端正正地放在胸前,然后说道,“教师不断更换,其中许多人似乎并没有遵照魔法部批准的课程标准进行授课,这不幸使你们现在远远没有达到o。w。ls年理应达到的水平。”

禹乐挑了挑眉,很好,说得很有道理,他就没在哈利的记忆里找到什么系统性的知识。

“然而你们将会很高兴地知道,这些问题即将得到解决。今年,我们将要学习的是一门经过精心安排、以理论为中心、由魔法部批准的魔法防御术课程。请把这些话抄下来。”

她又敲了一下黑板,原来的字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课程目标”:

1、理解魔法防御术的基本原理。

2、学会辨别可以合法使用魔法防御术的场合。

3、在实际运用的背景下评定魔法防御术。

接下来的两分钟里整个教室里都是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写字的声音。当每个人都抄完了乌姆里奇教授的三个课程目标之后,她问道:“是不是每位同学都有一本威尔伯特…斯林卡的《魔法防御理论》?”

教室里响起了一片喃喃表示肯定的声音。

“我认为我们应该再来一遍,”乌姆里奇教授说,“当我问你们一个问题时,我希望你们回答‘是的,乌姆里奇教授’,或者‘不是,乌姆里奇教授’,再来一遍,是不是每位同学都有一本威尔伯特…斯林卡的《魔法防御理论》?”

“是的,乌姆里奇教授。”全班同学大声回答。

“很好,”乌姆里奇教授说,“我希望你们把书翻到第5页,读一读‘第一章,入门基础原理’。读的时候不要交头接耳。”

很好,果然没期待的必要。默默打开书,禹乐思考起该怎么激发那些潜伏的血脉,现在最重要的是,他没见过那些所谓的魔法生物,而且巫师血脉中潜藏的往往是远古魔法生物的血脉,而不是现如今已经退化了的魔法生物的血脉,这使得他很不好判断那些血脉的力量大小,如果没有他本身的九尾天狐的血脉力量大,他就可以直接依靠上位生物的血脉压迫来操纵觉醒了。

或许他可以先在自己的身上试一试。

禹乐的神识一遍又一遍地扫描着自己的身体,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巫师相互之间的通婚使得血脉混乱,光是哈利的体内就起码有二十九种血脉在内,只不过弱小的血脉往往被压制,一旦激发血脉力量,那些弱小的血脉就是定时炸弹般的存在,留下的隐患或大或小。怪不得史书上记载的,血脉觉醒成功的几率如此之低,近五百年间更是一个也没有。

如果要安全地激发血脉力量,第一件事,就是纯净血脉,把那些弱小的血脉剔除出去。虽然前期会有一段时间会呈现出魔力减退的现象,但是一旦血脉觉醒会变得更为强大,而且没有后患。

“你对这章有什么问题吗,亲爱的?”乌姆里奇近在咫尺的声音惊醒了禹乐。

“不,不是关于这一章的内容。”赫敏说。

“噢,我们现在是在读书。”乌姆里奇教授说,露出嘴里又小又尖的牙齿,“如果你有其他问题,我们可以下课的时候再谈。”

“我对你的课程目标有一个疑问。”赫敏说。

乌姆里奇教授扬起她的眉毛:“你的名字是?”

“赫敏…格兰杰。”赫敏说。

“好吧,格兰杰小姐,我认为,如果你仔细地读一遍,就会发现课程目标相当清楚明了!”乌姆里奇教授用坚定不移的嗲嗲地口吻说。

“可是,我不这么认为。”赫敏直言不讳地说,“那上面一个字也没有提到使用防御性咒语。”

禹乐有些惊奇地看着赫敏,明明这个小姑娘能够清楚地从乌姆里奇开学演讲中听出魔法部要干涉霍格沃茨的意图,怎么现在还会问出这样愚蠢的问题?还是太过天真了吗?

大人的世界可是很复杂的,而现在这一步只是愚民政策中基础,从孩子抓起,就和暑假里《预言家日报》抹黑哈利一样。

“使用防御性咒语?”乌姆里奇教授轻声笑着重复道,“为什么?我无法想像在我的课堂里会出现需要你们使用防御性咒语的情况,格兰杰小姐。你总不至于认为会在上课时受到袭击吧?”

“我们不能使用魔法吗?”罗恩大声叫道,他总是那么冒失。

“在我的课堂上,同学想要讲话必须先举手,你是——?”乌姆里奇教授一脸怒色。

“罗恩…韦斯莱。”罗恩说着赶紧把手举了起来。

乌姆里奇教授脸上的笑容更慈祥了,一转身背对着罗恩。赫敏立即举起了手,乌姆里奇教授对赫敏说:“怎么,格兰杰小姐?你还有其他的问题要问吗?”

“是的。”赫敏说,“黑魔法防御术的总体目标当然应该是练习防御性咒语,是吗?”

“你是魔法部专门训练出来的教育专家吗,格兰杰小姐?”乌姆里奇教授用她那甜得发腻的假声音问。

“不是,但……”赫敏的话没说完就被抢断了。

“那么好了,我想你恐怕没有资格判断任何一门课的‘总体目标’是什么。我们的最新学习计划,是由比你年长得多、聪明得多的巫师们设计制定的。你们将以一种安全的、没有风险的方式学习防御性咒语——”

禹乐拉了拉赫敏,他对这个小姑娘可是很有好感的,这么直接和教授对碰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搞政治的人一向黑暗。

赫敏看向禹乐,只见禹乐食指竖在唇上,表示让她不要再说了。

“哈利,你为什么让我别再问了?”赫敏不理解,语气也不怎么好。

“哦,敏恩,我以为你知道乌姆里奇教授是魔法部派来干涉霍格沃茨的。”禹乐耸耸肩,轻声道,“对于一个政府来说,什么样的民众最容易管理?当然是没有强大的暴力,没有聪慧的手段,没有宽阔的眼界。所以,愚民政策往往是一个无力政府最常用的手段,而一个强大的政府,就会使用平衡各个势力的手段。很明显,现在的政府无力控制现在的局面,伏地魔的重生危险性太大,这会引起社会的恐慌。”

“所以他们才会千方百计地压制这个消息,甚至造谣说你是一个骗子。”赫敏举一反三,“他们希望继续营造一个和平的假象,但这不是让不知情的民众遭遇更多的危险吗?”

“敏恩,对于一个执政者来说,重要的是他的权力,民众都只是他手中的棋子而已。”禹乐淡淡解释道,“而且你想过没有,魔法部也是不得不这么做。”

“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