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HP]狐狸的铂金情人-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能保证这就是他吗,卢平?”穆迪粗声大气地吼道,“如果我们带回去一个冒充他的食死徒,可就闹出大麻烦了。我们最好问他一点只有波特本人才会知道的事情。除非有人带着吐真剂!”

“哈利,你的守护神是什么样子的?”卢平问道。

“一只牡鹿。”禹乐挑了挑眉,他总不能说是一只九尾狐吧,不然肯定会被围攻。

“没错,就是他,疯眼汉。”卢平说道。

对于这些巫师的到来,禹乐并不是很高兴,他们是来把他转移走的,可需要时,他就要跟他们走,不需要时,就扔在一边不闻不问?德思礼一家是被他们骗出去参加什么全英格兰最佳近郊草坪大奖赛这种子乌虚有的颁奖,或许他该表示幸灾乐祸,但是巫师就能高人一等地如此耍人?理由千千万万种,为何要是这样气人的?

来的人一个个都盯着他看,仿佛他额头上的伤疤是一件艺术品,他们究竟知不知道那只是一个悲剧。

禹乐把海德薇放了出去,要它在早晨的时候再去找他,而他原本就收拾整齐的行李和鸟笼子就由唐克斯带着。穆迪给了他一个幻身咒,仿佛有一股冷冰冰的东西从魔杖敲打的地方流进了身体。禹乐看着自己变色龙似的身体,魔法似乎很有趣。

群星中突然展开一片鲜红色的火花,那是魔杖变出的火花,禹乐跨上了哈利的火弩箭,骑扫帚对他来说还真是个新鲜的体验。

黑夜里凉爽的风吹拂着禹乐的头发,女贞路上那些方方正正的花园越来越远,迅速缩小成一幅由墨绿和黑色拼缀而成的图案。

刚升空不久的禹乐觉得骑扫帚挺有趣的,可时间一长,他就发现,这真的是他久远生命以来,一个最愚蠢的决定。

Chapter004

细长的扫帚柄夹得禹乐非常蛋疼,而没有任何防御措施地在几百英尺的高空上飞行,真可以把人冻僵。禹乐怀念以前御剑飞行的日子,起码他□不用夹根木棍,最烂的一把飞剑上都有一个避风法阵。

终于,在大家的抗议下,穆迪非常仁慈地让他们到达了目的地,一张羊皮纸被塞进了禹乐的手里,上面写的是:

凤凰社指挥部位于伦敦格里莫广场12号。

禹乐专心地想着格里莫广场12号,一扇破破烂烂的门就在11号和13号之间凭空冒了出来,接着肮脏的墙壁和阴森森的窗户也出现了,看上去就好像一座额外的房子突然膨胀起来,把两边的东西都挤开了。

禹乐目瞪口呆,这还真是好手段,简单说起来就是空间的折叠和隐藏,怎么以前就没有想到呢?像这样的大隐隐于市总比常年呆在深山老林里方便多了,还不愁别人打扰。他很清楚地感应到一股晦涩的力量波动,把这房子保护了起来,除了特定人群,没人能看见,就跟上了密码锁一样,而他,刚拿到了密码。

禹乐走上破烂的石头台阶,刚变出来的房门上,黑漆都剥落了,布满左一道右一道的划痕,银制的门环是一条盘曲的大蛇,门上没有钥匙孔,也没有信箱。

卢平抽出魔杖,在门上敲了一下,只听见许多金属撞击的响亮声音,以及像链条发出的哗啦哗啦声。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了,很有重量感。

禹乐跨过门槛,走进几乎一片漆黑的门厅,他闻到了湿乎乎、灰扑扑的气味,还有一股甜滋滋的腐烂味儿。黑暗并不能阻挡他的视线,门厅里剥落的墙纸和磨光绽线的地毯,依稀还有着当年的模样,头顶上一盏蛛网状的枝形吊灯和桌上的枝形烛台都做成了大蛇的形状,墙上歪歪斜斜地挂着一些因年深日久而发黑的画像。

不难想象,这屋子之前的金碧辉煌,而如今却像是快要死去的迟暮老人,没一点人气,没一点生气。连带着这个家族,即将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

随着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罗恩的母亲韦斯莱夫人走了出来,给了禹乐一个用力的拥抱,禹乐极为不习惯地僵硬着身体,暗自咬牙地忍了过去,哦,该死的,他忘了洋鬼子的习惯了,见面都喜欢搂搂抱抱的,与卢平只是握手的他很不小心地遗忘了这一点。真的不是他随便,真的不是!

还没让他歇口气,禹乐就被赶上了二楼,与罗恩、赫敏在一起。第一次见哈利的两个好友,禹乐还是很给面子地露出一个微笑。

赫敏一头蓬松的大卷发,看上去有点乱糟糟的,但脸也清秀,只要把头发打理好了,还真是一个小美女。而罗恩瘦长瘦长的,显得很笨拙,长长的鼻子、火红的头发,还有一脸的雀斑,说实话,一点都不帅气,赫敏究竟看上他哪里了?禹乐有些想不通。

赫敏对她没有给他问题的答案似乎有些内疚,见到他就开始解释前因后果,唧唧咋咋说个不停。禹乐很平静地在一张沙发上坐下,把左腿叠放在右腿上,认真地听赫敏说话。

或许是禹乐的沉稳平静影响了她,赫敏也渐渐从激动中平静下来。

“嘿,哥们,哈利,你似乎有点不一样了。”罗恩拍了拍禹乐的肩膀。

“人,总是要变的,烦躁既然没有用,我不如省点力气。你说,是不是?”禹乐不徐不疾地道,“简单来说,就是邓布利多让你们瞒着我的,对不对?”

赫敏和罗恩同时点了点头,禹乐的心平气和显然有些不在他们的意料之内。韦斯莱双胞胎的到来又引起了话题,他们一群人毫无逻辑的争吵和对话到是让禹乐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情况。

对于邓布利多,禹乐很不满,既不告诉真相,却还要把哈利顶上战斗的第一线,真是太过分了。哈利并不是没有判断力的人,年龄小也不是隐瞒的借口。想当然的为别人好,也许只会酿成悲剧。更何况,怎么说,哈利都已经十五岁了吧,半大不小的年龄,正是冲动、烦躁、叛逆的时候,隐瞒只会引起更大的逆反心理。难道巫师界就没有人研究心理学的吗?

而对于韦斯莱家的事,他只能归咎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虽然珀西的立场没错,但是他对待自己父母的态度却是大错特错了。作为一个纯粹的、在华夏大地生活了几千年的妖,对于孝这个观念还是很执着的,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即使还是会有那么一两个神经不正常的双亲,可那毕竟是几近于无的概率。

而对于预言家日报,他早知道了那上面没什么实话,作为唯一一家官方新闻媒体,实在不敢想象竟然只会刊登一些八卦消息和不靠谱的言论,虽说政府有新闻管制的权利,可也得有些实在的新闻才对啊。

至于对于哈利的言论,禹乐是一概不管,反正说的又不是他,让人说说也少不了一块肉。

一楼的会议终于结束了,楼下的门厅里挤满了巫师,在人群的最中间,禹乐看到了那个头发乌黑油亮的脑袋和那个突出的大鼻子,那是哈利在霍格沃茨最不喜欢的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

禹乐怔怔地看着,只觉得鼻子发酸,那是一个多么绝望而悲伤的灵魂啊,连一点快乐的闪光都看不到,不知是他藏得太深,还是他的人生竟是如斯坎坷。

然而,没过一会儿,那伙人就开始朝前门走去,很快就不见了。

“斯内普从不在这里吃饭。”罗恩小声地说,“谢天谢地,我们走吧。”

禹乐皱了皱眉,很不喜欢罗恩说起斯内普时的语气,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尊师重道是起码的礼貌吧,虽然哈利对待斯内普的态度也不好,但他不习惯啊!

“在门厅里别忘了压低声音说话,哈利。”赫敏悄声说,想不到连赫敏也不再介意罗恩对教授的不礼貌了。

砰。

唐克斯粗心地再次让巨怪腿伞架绊倒了,这让禹乐知道了为什么要轻声的原因。先前经过的那两道布满虫眼的天鹅绒帷幔,现在突然被掀开了,但后面没有门,禹乐最先以为那是一扇窗户,窗户后门一个戴着黑帽子的老太太正在拼命得尖叫,一声紧似一声,好像正在经受严刑毒打。接着它才意识到,这只是衣服真人大小的肖像。

那老太太留着口水,眼珠滴溜溜地转着,脸上的黄皮肤以为尖叫而绷得紧紧的。在他们身后的门厅里,其他肖像都被吵醒了,也开始尖叫起来,那声音简直把人的耳朵都吵聋了,比魔家四将的琵琶还不堪入耳。

哦,怎么会有如此吵闹的画像,还是不会动、不会说话的画像更好些。

“畜生!贱货!肮脏和罪恶的孽子!杂种,怪胎,丑八怪,快从这里滚出去!你们怎么敢玷污我祖上的家宅——”

禹乐捏了捏眉心表示无力,多么贫乏而又不文明的骂人语言,太不华丽了,太不优雅了。

一个留着黑色长发的那人从禹乐对面的一扇门里冲了出来,吼道:“闭嘴,你这个可怕的老巫婆,闭嘴!”

老太太顿时脸色煞白。

“你……你!”她一见那个男人就瞪大了眼睛,厉声叫道,“败家子,家族的耻辱,我生下的孽种!”

“我说过了——闭——嘴!”那男人吼道,他和卢平一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帷幔又拉上了。

门厅里一片寂静。

微微喘着粗气,撩开挡着眼睛的长发,哈利的教父小天狼星转过身来看着禹乐:“你好,哈利。”他板着脸说,“看来你已经见过我的母亲了。”

禹乐的眼瞬间冷漠了下来,即使小天狼星的生硬、冷漠的口气都没让他在意,但他却介意死了小天狼星对于他家庭的态度,有了这么一个前车之鉴,禹乐仔细回忆了一下哈利的记忆,发觉哈利从来都是在被动承受,即使他多么思念父母,可他从来不曾主动去寻找父母的踪迹,比如他们在高锥克山谷的小屋,比如给自己的父母扫墓。继而联想到珀西对待父母的态度,难道外国人都这么不尊重自己的父母?

百善孝为先。

来到这格里莫广场12号后,禹乐总是很不舒服,即使这里的灵气浓度起码是外界的三倍。在这里,禹乐看到的、听到的,都实实在在地冲击着他为狐处事的原则,却又因为要隐藏身份而不能生气,真是把他郁闷坏了。

心里有了根刺后,禹乐看什么都不顺眼,特别是还见到了那个不负责任的蒙顿格斯,韦斯莱双胞兄弟的危险举动更是把初见时的好感消耗殆尽。

吃着油腻腻的晚餐,虽然味道很不错,但却不怎么合禹乐的胃口,看在韦斯莱夫人的热情份上,禹乐还是填饱了自己的肚子才放下了手中的餐具。

“差不多该上床睡觉了,我想。”韦斯莱夫人打着哈欠说。

“还没有呢,莫丽。”小天狼星转脸望着禹乐,“知道吗,我真为你感到吃惊呢。我以为你到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关于伏地魔的情况。”

禹乐挑了挑眉,原来哈利就是这么冲动没脑子的人啊,真是悲哀,作为救世主却被培养成了没有一点城府的冲动莽撞的单纯之人,嫌死得不够快吗?

不过,听小天狼星的口气,大概是要告诉他一些事实的真相吧,这是他来到这里后最大的收获了。

Chapter005

韦斯莱夫人和小天狼星吵得很厉害,虽然禹乐很感激韦斯莱夫人的关爱,但是什么也不知道地被推上战场可不是他乐意见到的,特别是在他自保能力还不足够的时候。

而且,禹乐虽然对占据了哈利的身体有所歉疚,但他也不得不说,哈利这孩子无知的厉害,无论是哪方面的。

最终,被赶去睡觉的就只有金妮一个人,罗恩的小妹妹。而所谓的事实,也只是个大概的情况。

魔法部掩盖了伏地魔回来的事实,他们切断了所有的信息报道,不仅抹黑哈利,邓布利多也被撤下了国际魔法师联合会主席的职位。而其中穿插着魔法部部长福吉和邓布利多的政治斗争,而经历过那段黑暗时期的人们,又有几个愿意相信那个魔头又回来了,在没有政府部门的消息确认下。

而加入凤凰社,禹乐更是觉得这是很不靠谱的事情。瞧瞧着布莱克老宅,他就很肯定凤凰社一定有很大的资金缺口,而在目前并不是所有人都被压迫的情况下,有多少人愿意无偿甚至倒贴钱,仅仅凭借一个理想参加社团?想当初华夏也是在三座大山的压迫下,在侵略者的“三光政策”下,这才愤而起义,推翻了那个旧时代。

简单来说,还不是利益的问题。对于平民而言,只要保证他们的最基本生存需求,谁也不会做那个出头鸟。

而他们所谓招揽志同道合者,比如唐克斯,她那天生的阿尼玛格斯的确是不错的天赋,但他的粗心大意和跳脱的个性都绝对不是跟踪、隐匿、当间谍的材料,而蒙顿格斯,虽说他的门路的确比较广,可他最多也只能是作为打探消息的线人的作用,怎么能把一些重要的任务交给他,这种根本不能让人产生信赖感的无赖。说句不好听地,卢平是狼人,小天狼星是通缉犯,他们的作用都很小,整个社团都没有几个能用的人。

禹乐暗暗翻了个白眼,这样的一个团体竟然会胜利,看来那个脑残魔王是真的不得人心啊!而根据小天狼星的透露,起码那个脑残还有想要的东西没到手,想来暂时还不会对他动手,他还有时间变强。

韦斯莱夫人终于发飙了,小天狼星说了太多的东西。躺在床上,禹乐却没有任何的紧张感,只有几十人的战争和当年的封神大战根本不在一个级数上,要不是他此刻实力弱小得厉害,他都没兴趣去了解那些有如小孩子过家家般的争斗,都看了几千年的华夏宫廷斗争的黑暗了,这些还真看不入他眼。

静下心,禹乐继续他的修炼。

这布莱克老宅不仅灵气浓郁,连魔力因子也活跃而集中。禹乐发现,他虽然不能吸收灵气,但是魔力因子却是能够吸收的,因他这半月来的精炼早已久旱的身体仿佛遇上了难得的甘霖,贪婪地吸收着空气中无主的魔力,而增多的魔力则让禹乐打通任督二脉的动作变得更为有力和拥有后劲,进度比在德思礼家要快得多了。

愉快的修炼让禹乐精神抖擞,每一点的实力的提高都让他高兴。

第二天的房屋打扫让禹乐见识到了这个魔法世界的不凡,连害虫也是特立独行,哦,那些狐媚子实在是太多了。他还见到了家养小精灵,布莱克家族剩下的唯一一个,腰上围了一条脏兮兮的破布,像热带国家男子用来遮体的腰布,他全身几乎□,他的模样很老了,皮肤似乎比他的身体实际需要的多出了好几倍,脑袋光秃秃的,两只蝙蝠般的大耳朵里长出了一大堆白毛,两眼充血,水汪汪灰蒙蒙的,肉呼呼的鼻子很大,简直像猪地鼻子一样。

难道家养小精灵就这德性?禹乐很不习惯,要知道在妖族最鼎盛的时期,他的仆人可都是俊男美女,入不了狐族眼的生物是永远不可能进入他们的宅邸的。

虽然克利切的模样杯具了些,不过他的性格倒是很有意思,表面恭敬,背后却是恶语连连,还特意用能让对方听见的声音,这是非暴力反抗吗?

小天狼星的到来似乎给了克利切不小的刺激,不过小天狼星的态度也的确不好,而他们最后的争执的是在这个家里存在了七个世纪的挂毯,占据这个房间一整个墙面。

挂毯上是一副枝枝蔓蔓的家谱图,很是直观,顶上绣着几个大字:

高贵的最古老的布莱克家族

永远纯洁

“你不在上面。”禹乐起了兴趣,《生而高贵:巫师家谱》上虽然也有布莱克的家谱,但是没有故事。

“曾经在上面的。”小天狼星说着指了指挂毯上一个焦黑的小圆洞,像是被香烟烧焦的痕迹,看来他很有述说的*,或许这也是一种发泄。

禹乐总是适时地提问,从小天狼星自己到他的弟弟雷古勒斯到他的曾曾祖父等等,八卦有时也是很好的消遣。当然他看到了一个和波特连在了一起的布莱克,小天狼星的姨婆,他的祖母,通过这一条线,禹乐很直观地找到了不少亲戚,不像看书时还得时时计算前翻后翻。

之后的打扫持续了好几天,禹乐总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甩几个清理一新,他活了那么多年,什么时候做过那么多的家务活了,即使是在追小道士的时候也是用的除尘法阵,撒点驱虫药,饭还是小道士给他做的呢!唉,小道士……

几天下来,禹乐的修炼进度神速,任督二脉终于被打通了。重新沟通天地的身体让他感觉舒爽极了,不能被吸收的灵气也终于如愿地被收纳进体内,点亮了黯然无光的内丹,虽然内丹的力量依然不可用,但保护自身还是可以的。而锻体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不用再带着那副挫死人的眼镜了,波特家的遗传再强大也比不过最基础的力量提升。

终于能拿出来的碧夜也派上了用场,原本只能存取一些没有力量或者力量弱小的物品,此刻,所有存物都能取用了。禹乐兴致勃勃地翻找着自己的收藏,越翻脸色越难看。他的眼界很高,谁让他的亲戚朋友都不是好惹的,他的实力也很高,这导致了他的手里完全没有低级的东西,筑基丹,没有,养气丹,没有,融体丹,还是没有。

翻遍了碧夜,禹乐只找到了三样可以用的东西,从孙猴子那里搜刮来的琼浆玉液,可以去除体内的杂质,保持身体的通透性,可以有限度地强化凡人的身体,当然,保持身体的年轻只是附带的小作用;一不留神被小道士剪下的他的头发一把,可以给自己重新做一把魔杖,他已经听到了哈利的魔杖死亡前地挣扎了,想来活不过十天;叠加了一千个聚灵阵的玉佩一块,刚化形时妲己姐姐送的礼物,如果不是有纪念价值,早被扔了,此刻却成了禹乐手上能够辅助修炼的最好法宝。

禹乐黑着脸把碧夜收回了丹田,只把玉佩系在了脖子上,钻进了布莱克家的藏书室,他需要一些东西转移他的注意力。

布莱克夫人的画像再次被触动了,尖声的惊叫使得禹乐脑门上的青经不停地跳动,隔了那么远竟然还如此吵闹,韦斯莱家的孩子不爱看书没跟进来,赫敏因为血统而进不来,这里原本很清静。

接踵而来的是小天狼星的辱骂,接着是对骂,这让心情不好的禹乐更是情绪恶劣,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于是,禹乐爆发了。

“够了,都给我闭嘴!”禹乐冲进了门厅,大声的斥责让小天狼星和布莱克夫人都安静了下来,“小天狼星,这是你的母亲,不是你的仇人,即使你再不认同她的处事态度和想法,也不是你辱骂她的理由!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辱骂她,就你不可以,你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是她一手一脚养大的,她宠你爱你,是你欠她的,她担负了养育的责任,你可曾担负起赡养的责任?没有!对她恭敬点!”

“她是个老疯子!”小天狼星一脸不可置信地反驳着,“她从来不曾爱过我!”

“她是你母亲!她对不起别人但对得起你!什么是爱你究竟明不明白?”禹乐一脸严肃地说,“支持纯血只是布莱克家族的生存方式。从小接受贵族精英教育的你不可能不知道,不可能不明白,你只是在逃避,作为家族的第一继承人,你逃避支撑起这个显得阴暗的家族,你没有勇气改变他,所以把责任推给了弟弟,把错误推给了父母,闭上了眼睛,堵上了耳朵。在你怨怼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家族的难处?一个家族的延续不需要异类,那会破坏团结,你被烫去了名字,安多米达被烫去了名字,可是不能否认的是,你们都过上了自己选择的生活,你完全成了一只格兰芬多狮子,安多米达嫁给了唐克斯,但是家族呢?当时是伏地魔的势力鼎盛的时期吧,绝大部分的贵族都站在了魔王的那边,你要布莱克怎么做,和整个贵族圈作对?他是属于斯莱特林的,不是格兰芬多。你的叛逆会给你的家族带来多少麻烦,你有想过吗?你父母都未曾加入食死徒,可你的弟弟雷古勒斯又为何会加入食死徒,你有想过吗?你母亲的画像为何会挂在门厅里,你有想过吗?不要总是想着别人的错处,先想想自己的行为吧!”

“哈利……”小天狼星呆愣愣的,无话可说,禹乐平淡的没有起伏的指责就像一柄利刃,把他心底深处的一道腐烂透了的伤口挖了出来,切割得鲜血淋漓。

“这个家族养育了你,西里斯,他提供了你成长的所有需要,他给了你有一个快乐的童年,给了你优渥的生活,你可以与他分道扬镳,如果他做错了事你甚至可以推翻他,但你不能贬低他、侮辱他、否认他,他是你的家!你的姓氏是布莱克!”禹乐的不爽渐渐消退,很好,发泄一下的确舒坦。

“不要再一味地拒绝你的母亲,西里斯,你有想过她的感受吗?大儿子被关进了阿兹卡班,小儿子失踪继而死亡,丈夫忧虑过世,她有多悲伤无助你体会过吗?”

“她……”小天狼星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贵族都有一副假面具,难道你没想过,你的母亲把自己粘在门厅里,只是想看到你回家!在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还在世的亲人!不然,以你一个被赶出家门的人,还能进入老宅吗?能进入老宅,不就说明你还是布莱克家族的继承人吗?不要把一切都想得理所当然,西里斯,布莱克从来不欠你的。”禹乐向着布莱克夫人的画像一欠身,说道,“沃尔布加姑姑,也请您保持贵族风度吧,这个家族既然您依旧决定交给小天狼星,那么走什么路就该由他决定了,是再度兴盛也好,是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也好,这都是他的责任了。”

画像中的布莱克夫人整了整衣装,即使什么都没变,也显现出了她一派贵族风范的高雅,那种疯婆子的样子再也不见,晶莹的泪珠充满了眼眶:“你是多瑞娅姨妈的孙子吧,波特家的继承人。你说的没错,布莱克家族会如何,那都是西里斯的责任了,辉煌也好,灭亡也好,我只是一副画像,早在十几年前我就已经死了。”

布莱克夫人高傲地昂起头,矜持地行了一个告退礼,便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出了画框,变成了空白的画像轰的一声从墙上掉落了下来。

小天狼星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画像,怔怔地看着那空白的画布,那痛苦的神色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Chapter006

“哈利,你没事吧?”赫敏关心地问,她很疑惑,以前的哈利可从来不会想这些东西。

“我没事,赫敏。”禹乐朝赫敏笑了笑,准备继续去看那本没看完的魔咒书。

“哈利,我的伙计,刚才那些话可不像你会说的,你究竟怎么了?”罗恩的感觉倒是异常敏感,口无遮拦的他也就这么大咧咧地问了出来。

禹乐挑了挑眉,扯了下嘴角,拉了个合理的理由:“我在想,如果我这么对待我的莉莉妈妈,她该有多伤心啊!小天狼星是我的教父,我唯一的亲人,而父母通常都是孩子的模仿对象,我也不想以后这么对待小天狼星。”

“哈利。”小天狼星的声音有些沙哑。

禹乐回头,看着他悲伤的样子,却还是道:“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西里斯,他们爱你。”

“我知道。”小天狼星悔恨地哽咽着,其实他从来都是明白的,作为布莱克家从小就被称赞的天才继承人,他怎么会不明白,他只是想要用格兰芬多式的鲁莽来掩盖他的逃避而已。但是他最终也没能逃离这个家族,却还让他的家族为他几乎失去了所有。

自从布莱克夫人的画像承认了小天狼星是这个家的主人后,布莱克老宅简直一天一个样,克利切不见了身影,但很肯定的是,他有在打扫这个宅邸。逐渐干净明亮起来的布莱克老宅再次焕发出贵族宅邸的风采,一切破的、旧的家具、装饰都被换了一遍,银绿的色彩搭配出一种严肃的感觉,一切小天狼星不想看到的黑魔法物品都不见了踪影,大概都被收入了家族库房,连那个巨怪腿伞架也被收了起来,那些被砍下来的家养小精灵的脑袋更是消影无踪。

沉默了几天的小天狼星再次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个面貌,在房间里注视着他母亲的空白画像几天,他似乎想通了很多东西。半长的黑发被整齐地束在了脑后,原本看着邋遢的胡子也被修理成两小撇小胡子,低调华丽的巫师长袍,银制的袖扣,族长戒指也戴在了左手食指上,一切贵族该有的装备他一样不少,即使他不能走出这个格里莫广场12号,可他依旧能够联系上布莱克的所有生意,古老的家族总有他们自己的特殊途径。这个家族,是他的责任了,他是西里斯…布莱克。

时间很快就到了魔法部审判的日子,完成了锻体修炼阶段的禹乐完全没有压力,韦斯莱夫人给他准备了丰盛的早餐,有粥、松饼、熏鱼、火腿、鸡蛋,还有面包。面对着韦斯莱夫人的关切,禹乐胃口大开地什么都吃了点,橘子酱酸酸甜甜的味道很合他的胃口,为此他多吃了一片面包。

卢平、唐克斯、韦斯莱先生都絮叨着待会禹乐该怎么做,他们的关心是如此的真切,禹乐乖乖地点头,这是心意,这让他感觉舒服。

沉默的小天狼星最终只开口和禹乐说了一句话:“不要发脾气,态度要彬彬有礼,实事求是。你会没事的,哈利。”小天狼星的改变有目共睹,他已经由狮子向蛇蜕变。

禹乐回以一个微笑。

禹乐跟着韦斯莱先生早早向着魔法部出发,从来宾入口进入了魔法部,实在不敢相信,为什么魔法界的人都喜欢把东西弄得破破烂烂的。

不过魔法部的内部真是不错,地上是擦得光可鉴人的深色木地板,孔雀蓝的天花板上镶嵌着闪闪发光的金色符号,不停地活动着、变化着,四面的墙壁都镶着乌黑油亮的深色木板,许多镀金的壁炉嵌在木板里,这是内部的出入口。

门厅中间是一个喷泉,一个圆形的水潭中间竖立着一组纯金雕像,比真人还大。水潭底下有许多闪闪发光的银西可和铜纳特,旁边一个污迹斑斑的小牌子上写着:

魔法兄弟喷泉的所有收益均捐献给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

竟然还有募捐,禹乐暗自挑起了嘴角,真有意思。

在魔法部里穿行,禹乐见到了很多他从不曾见到过的东西,虽然有很大一部分在哈利和脑残魔王的记忆里见过,可都没有亲眼看见的震撼来得大。

到处乱飞的字条、喷火的鸡、明明是地底下却阳光明媚的窗户,还有杂七杂八令人发笑的特殊事件,禹乐第一次觉得,这个魔法界应该很好玩。

在禹乐打量着韦斯莱先生的老巫师同事的时候,他也接收到了一个紧急消息,他的审判时间和地点都被改了。这是个阴谋,这是禹乐听到消息后的第一个念头。

看了看时间,已经迟到了。韦斯莱先生拉着禹乐飞奔,直到他精疲力竭,揪着胸前的衣服直喘粗气才到达了目的地。禹乐脸不红气不喘地和韦斯莱先生示意,径直走进了审判室。

审判的过程中,禹乐一直很轻松,这是邓布利多和魔法部的博弈,他不觉得和他有什么关系,除了他需要回答问题外,就一直在观察那些巫师。

在这里,最强的人不用说,就是邓布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