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威尔历险记-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础N以谒巧肀咄W。⑶掖勇砩咸讼氯ァ

亨利惊讶地看着我,什么也没说。

江波儿说:“这么说,你赶来啦,威尔。”

“当然啦,”我回答道。“你们没有想到我会赶来吗?”

我没有告诉他们有关埃洛伊丝的事。我感到太惭愧了。但是,我把三脚机器人的情况告诉了他们。说不定江波儿会解释为什么它把我放掉。然而他仅仅说:“努力回忆一下,它是不是把你捉到里面去过。”当然我是想不起来的。

接着他又加了一句:“我们不能带上你的马一块儿走。那是不安全的。”

这可叫我觉得难过。但是江波儿是正确的。因此,我不得不把阿里斯台德放生了,它朝北面跑了下去。

我们一起步行。没多久我就累了。我跟埃洛伊丝骑马骑得很多,但是我的两条腿不大锻炼了。亨利发觉了这一点,就粗暴地评论起我在城堡里舒适的生活。然而江波儿止住了他。事实上,江波儿已经显然决定要做我们的头头了。我感到,体力还没有恢复到足以同他们中的随便哪一个进行争论。

那天夜里,我们就在星光下露宿。我没有了在红塔城堡中的那些柔软的床。但是我是这样累,所以我很快就睡着了。

山上没有农田,“吃”成了问题。有一天,我们发现了一窝野鸡蛋。这些蛋尝起来味道很好。江波儿说:“要是我们能捉到野鸡的话,野鸡本身尝起来味道甚至会更好。”不过,我们可从来也没看见过。

最后,我朝下看着一条大河,这条大河流过一个宽阔的绿色峡谷。在远处,另一些山丘升了起来。这些山丘在我们的地图上已经标了出来。连绵起伏的群山,在远处与那些小山遥遥相对,那儿就是我们旅程的终点。

在峡谷里,布满了农田和村庄。然而,要找到吃的东西仍旧是很困难的。有两次我们惊醒了村庄里的那些狗,那些狗就汪汪叫了起来,搞出非常讨厌的声音。第三次我们又把农夫本人吵醒了。他愤怒地叫喊着追赶我们,但是我们很容易就逃进了暗处。

第二天,机会来了。我们在一所农舍附近休息。教堂的钟声在最近的一个村子里鸣响。那一家农民穿着礼拜的服装。从家里走了出去。他们一走,一切就会静了下来,甚至那些狗也跟着他们走了。

一扇开着的窗子好象在邀请我们到厨房里面去。我们就大嚼了一顿,直到再也吃不下了为止。然后,我们又把背包里塞满了吃的东西。我在想:“要是母亲能看到我,她一定会感到羞耻。而父亲会气得大发雷霆。在我们惠尔顿,人们总是把吃的东西送给饥饿的陌生人。但是没有陌生人象这样偷偷地把东西拿走。”

这一天的后半天,我们看到了一个三脚机器人。自从我们离开那座城堡以来,我们还没见到过一个三脚机器人。这一个三脚机器人停在大约一英里以外,看上去不大象是追赶我们。但是,第二天,同样的事又发生了。三脚机器人出现了,就在离我们一段距离的地方站着。后来,它倒让我们穿过一些树林逃掉了。

在第三天和第四天,三脚机器人又出现了。我们开始害怕起来。我们感到,现在可以肯定,三脚机器人是在跟踪我们。但是怎么会呢?三脚机器人怎么能在看不到我们的情况下,竟然可以跟上我们呢?

江波儿说:“在我们到达山里之前,我们必须把它甩掉。我们已经步行穿过了开阔地带。浓密的森林就在前头。在那儿,三脚机器人是不可能看到我们的。”

我们就在森林里歇宿。后来我们又继续穿过森林往前走。森林里光线很暗,而且一片寂静。连鸟儿也不叫。山势是慢慢逐渐升高的,森林也逐渐稀少起来。接近黄昏的时候,我们到达了一座山的山顶,我们就从那儿朝南面远眺。亨利惊呼了一声,用手朝前面指着。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在最远的一些山的那一边,有大山连绵起伏,直插到深兰色的天空。除了夕阳火红的霞光映照着白雪的地方之外,全是纯白积雪的顶峰。终于看到了白色的群山,在那儿人类才是自由的!

亨利说:“那些山一定有好几英里高。”

江波儿一声不响。接着他抬起了一只手说:“你们听!”

我听到了,立刻转过身子。在我们后面还有相当长一段路,但是我对那种声音知道得太清楚了。巨大的脚步正穿过森林沉重地走着。

当那种声音停止的时候,我们能透过树木看到金属的闪光。三脚机器人已经发现我们了。江波儿说,“我们整天一直在树下面走,甚至现在它们也不能看到我们。然而,三脚机器人却知道我们在这儿。”

我说:“说不定三脚机器人是偶然走到这条路上来的。”不过,我的心由于恐惧而紧缩着。

江波儿说:“一次,或者两次,可能出于偶然。但是这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的事。狗能够跟踪野兽的气味。三脚机器人也是象这样来追踪我们。那用不着看到我们。”

“那末,为什么三脚机器人不把我们抓起来呢?”亨利问道。

“也许三脚机器人是想知道我们打算到哪儿去。要是果真如此,那它暂时还不会阻止我们。我们必须认真动脑筋思考一下。不过,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同意江波儿的说法,但是我太害怕了,以致不能头脑清楚地思考。我只知道一件事。群山就在前面远处,而三脚机器人紧迫在我们后面。它抓过我,也放过我一次。它不会再放我自由了。

第十九章 我们打了一仗

第二天早晨,低低的云层复盖着森林。我们是又冷又不愉快。我们既看不见也听不到三脚机器人,但是这并不能使我们的处境有什么两样。我们知道三脚机器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中午,我们走到了森林边缘地带。我们不得不再次穿越一片开阔地。即使现在太阳已经穿出云层,闪耀着光芒,也不能叫我觉得快活一些。当我们停下来休息和吃一点东西的时候,我就仰面躺下了。

亨利在谈着看到的一条蛇。他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能吃那条蛇。后来,他的声音突然变了。

“那是什么?”他说。

我两只眼睛闭着,累得懒于去看一看。我听到他们在一起窃窃私语。接着江波儿说道:“威尔!”

“唔!”

“你的衬衫破了,就在你左边手臂的地方。”

我说:“是的。我知道。我今天下午在灌木丛里扯破的。”

“看着我,威尔!”

我睁开了眼睛。江波儿正站着,朝下看着我。他脸上的表情是非常特别的。“你手臂背面上头那玩意儿是什么?”

我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皮肤。可不是吗,那儿有个什么挺硬的东西。我自己看不见,但是我觉得那东西象一个小小的金属键钮。那东西平伏地镶进皮肤,一点缝也没有。

“那是什么东西?”我问道。

“那是一个金属机器帽子,”江波儿说。“它镶进皮肤,就象一顶机器帽子。”

“三脚机器人!”我叫喊着,跳了起来。“当它在城堡外边把我抓住的时候,会不会就把这玩意儿装到我身上了?”

他们的脸色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发怒地说:“你们是怎么想的?是我用我的思想一直给三脚机器人通风报信吗?”

“你确实一直在引导着三脚机器人,”江波儿回答。“但是不是用你的思想。我不知道这个键钮是怎样在运转的。等一下,我有个主意。”他从自己的衣袋里拿出我们的罗盘针。“看这个!它通常指着北面。但是如果在它附近放上一些金属,它就会指着那块金属。我们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这样。这是神秘莫测的。”他的语调里这时有一种不平常的激动。“每个人还在睡觉的时候,威尔离开了城堡。三脚机器人看到了他,却不知道他打算到哪儿去。因此就把这个键钮装到了他的身上。三脚机器人就可以用某种特别的罗盘针追踪这只键钮。”

我确信他是正确的。不过,现在我们能干些什么呢?有那么一会儿,我们全都默默地站着。后来,江波儿说:“我一直在想,这只键钮很小,威尔。它镶进了你的皮肤,但是不会装得很深。要是我们把它挖出来,就会伤了你。不过我们可以试一下。”

我动手扯下了我的衬衫。“快一点!”我说。“我们已经浪费了时间。”

我不得不躺下身来,把手臂举高。接着,江波儿就用手指沿着那只键钮抚摸了皮肤一圈。“我会尽可能快地动手,”他说。“你把这块木头放到嘴里,威尔,咬住它。亨利,你必须抓牢他的胳膊,免得他把胳膊抽回去。”

他有一把快刀,那把刀割皮肤很快。可痛得要命。我想要把手臂拉开,但是亨利把它抓得紧紧的。我拼命地咬那块木头,以致连舌头也咬破了。我嘴里满是血,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最后总算搞完了,亨利放下了我的手臂。

江波儿仔细地观察着那只键钮。“非常奇怪,”他说。“我倒愿意探索一下它是怎样起作用的。不过我们不能留着它。”他说着就把那只键钮扔到草里去了。接下来,他又从一种特殊的植物上摘下一些叶子,把那些叶子围着我的手臂扎好。“这会把血止住,威尔。还能帮助皮肤再长好。”

我感到好一些的时候,我们又继续上路了。太阳慢慢地低垂下来,我们的人影也变长了。黄昏已经来临,万籁俱静。后来,突然有一种声音打破了寂静。

我们停下脚步,倾听着。有一会儿,恐惧使我忘记了疼痛。远处,在我们背后,我们听到一种可怕的呼啸声,那种声音我们曾经一度在奥利安号上听到过。三脚机器人在追捕我们。

一会儿之后,我们就看到了。三脚机器人笔直地朝着我们走过来了。亨利说:“到灌木丛里去!”

他也不需要多说什么了。我们已经朝着山边开阔地上长着的、仅有的灌木丛跑去。我们扑在地上,藏到了灌木丛下面。

江波儿说:“也许,当我把键钮割下来的时候,它发了信息出去。不过,现在三脚机器人找不着我们啦,除非他看到了我们跑到这儿。”

那种噪音越来越响。接着三脚机器人的一条腿在我们旁边出现了,而且停了下来。一条长长的胳膊伸下来,从地上扯掉了一些灌木。

江波儿在我旁边说:“它知道我们在这儿。它可以把灌木全扯掉,直到看见我们为止。”他说话的工夫,更多的灌木已经被扯掉了。后来他兴奋地加上了一句:“我们可以跟它打一仗。我们就用那些金属‘蛋’!”

他从背包里拿出两个“蛋”,接着又拿出两三个。

“说不定古人就是用这些东西打它们的,”他说道。

“我把我的丢在城里了,”亨利说。“它们在我背包里太重了。”

三脚机器人的手臂每时每刻都越来越近。江波儿把一个“蛋”给了亨利,又给了我一个。他告诉我们说:“我数到‘三’的时候,咱们就把那些环拉出来,然后站起身来扔出去。要瞄准最近的一条腿。”

一会儿之后,他说:“好啦!”亨利和江波儿拉开了“蛋”上的环。我那个“蛋”拿在左手里,可我不得不用我的右手去扔。当我正从一只手朝另一只手倒换那个“蛋”的时候,我失手把它落在地上了。

江波儿的第一个“蛋”,没有打到那条腿。他的第二个“蛋”打中了。亨利扔的也击中了。那些“蛋”以一种吓人的声音爆炸开来,一阵尘雾冲上了天空。但是,一件事是明白无误的:它们爆炸的闪光和巨响没有给三脚机器人造成损伤。

我连忙拣起自己那个“蛋”,拉开了环。接着,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卷住了我的身体。我知道那是什么。我以前已经尝过这种滋味了。我被它越卷越高,到了空中。在我下面远处,我看见亨利和江波儿正在逃跑。接着我向上望着,看见了三脚机器人身体边上的那个洞口。我想起了我的那个“蛋”。

我也忘了数数目,不过一定是就要爆炸了。当那个洞口看来离我是够贴近的时候,我用尽全部力气把“蛋”扔了进去。起初,我以为我没击中。但是那个“蛋”打中了洞口边上,接着就落到洞口里面去了。

那条巨大的手臂抓住我,把我朝洞口越送越近。我差不多已经到洞口的时候,我的那个“蛋”爆炸了。嘣!哗啦!这时,那闪光和雷鸣般的巨响立刻奏效了。那条手臂开始很快地落了下来。这时它也抓不住我啦,不过我却紧紧地抱住了它。要是我从上面摔下来,准得跌死。我闭上了眼睛,大地朝我扑面而来。

后来,突然那条手臂停住了。我睁开了眼睛。它笔直地垂了下来,但是并没有完全碰到地面。我跳下来,双脚落了地。

亨利和江波儿朝我跑过来。我们仰头朝上默默地看着那个三脚机器人。看上去,它并没有被摧毁。但是我们知道,我的那个“蛋”把它炸毁了。这个恐怖的机器完蛋了。

第二十章 我们遭到追捕

江波儿说:“它确实完蛋了。但是它可能在完蛋之前就通知了别的三脚机器人。我们最好不要在这儿停留。”

亨利和我极力表示赞同。我们大家动身跑上了那座山。我的手臂伤得很重,有一次跌倒了。我感到这样虚弱和疲劳,以致就脸朝草地一下子趴在那儿了。但是亨利和江波儿帮助我爬了起来。半小时之内,我们到达了山顶。在那儿,我们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天已经渐渐黑了,但是我还能看到那个“死”掉了的三脚机器人。是我,威尔·帕克,真的把它干掉了吗?

后来,江波儿说:“看!在那边。朝西看!”他的话音里充满了恐惧。

他用手指着。在远处,有个东西在移动。有一个样子熟悉的东西翻上了一个山头。第二个跟着它也翻了上来。接着是第三个。三脚机器人离我们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但是它们正在走过来。

我们又奔跑起来,下到山的另一边,就看不到三脚机器人了,但是那一点也没有使情况改变。我们知道,它们就在后面一条峡谷里。它们会发现它们那个“死去”的朋友。之后,三脚机器人就要搜寻把那个机器人搞掉的人。

天已经黑了,而且越来越黑。除非三脚机器人有象猫一样的眼睛,黑夜对我们是有帮助的。我们需要所有能够利用的、有助于我们的条件。我们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身,甚至一片灌木丛也没有,只有草和石头。星星在闪烁着,但是月亮还没有出来。几个小时以后月亮才会升起。

没有月亮。然而,天空中那种亮光是什么呢?亮光在移动,而且光线的样子在改变着。不仅仅是一条光带,而是好几条光带。象长手指头一样的光带,穿过黑夜在搜索着什么。

后来,三脚机器人爬上了那座山顶,那种光也跟着出现了。原来那些光是从三脚机器人身体里射出来的,三脚机器人就用那种光在它们周围的地面上搜索。它们走得很慢,搜索得很仔细。但是它们还是比我们走得快,它们是在悄悄地追捕我们,没有经常发出来的那种呼啸声。只是它们那沉重的脚步打破了寂静。

我们跑啊跑,下了通往西边去的一条峡谷。由于天太黑,完全看不清什么东西,有时候我们摔倒在地,受了一点伤。三脚机器人下到峡谷以后,立即散开来,分成几路。一个三脚机器人爬上了第二座山,另一个顺着峡谷往东去了,第三个笔直地朝我们走过来。

我们听到一条小河湍湍流动的声音,就朝河边跑过去。说不定三脚机器人象狗一样跟踪我们的气味。也说不定是我们在细软的草地上留下了脚印。如果是这样,那末河水就会帮助我们。我们可以沿河逃跑。野兽往往是这样跑的。

那条小河只有几英尺宽,而且水很浅。不过我们在河水里还是不能走得很快。我说:“我们不能继续象这样走。三脚机器人在一刻钟之内就会追到我们。不过它们是顺着峡谷走的。要是我们从这儿朝山上跑,那末三脚机器人就可能看不到我们。江波儿,你怎么想的?”

“我吗?”他说。“我想已经太晚了。看前边。”

在峡谷前边,有一条光带。另一条光带在山上出现,那儿就是我们想要爬上去的地方。很快,另一些三脚机器人从四面八方翻过山头出现了。

“如果我们分散成几路逃跑,我们逃脱的机会会多一些。”亨利说道。

但是江波儿回答说:“等一下。请看那边的那块岩石!”他朝下面指着那条小河。几米前面,河边有一块岩石黑乎乎的影子高出来。“那地方我们可以藏一藏。没有什么别的地方可藏了。”

那块岩石大约有三十英尺长。岩石上面跟桌面一样平滑。但是,我们能够藏在那下面吗?我们用手去探了一下。在冬天,这条小河水势强一些,也深一些。河水沿着岩石边打出了一条又长又深的洞。现在是夏天,这个洞刚好在河水上面。那长度足够容纳我们三个人和我们的背包。

江波儿先钻了进去,躺下了。他完全藏了进去。亨利第二个进去,把头枕在江波儿脚边。接着,我钻了进去,我的头就放在亨利的脚边。

江波儿说:“别说话。我们必须一声不吭地呆在这儿。说不定要呆上一个小时。”

三脚机器人走近的时候,岩洞外面就亮了起来。我们可以听到它们沉重的脚步声。后来,就在我们面前,黑夜变成了白昼。一个三脚机器人在离我们几米的地方脚踏下来的时候,岩石都震动了。“这要有一段长时间好等了,”我思考着。

我猜对了。的确时间很长。那些光带穿过山丘通宵闪耀着。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搜索着。

早晨终于来临,但是那些三脚机器人还在搜寻着。至少有十二个三脚机器人。也许有几十个。它们没有看见我们,所以,在我们的洞里,我们开始感到安全了。不过,我们还是不敢离开。尽管我们又饿又不舒服,我们甚至还不敢移动。我的手臂伤得很厉害,有时候泪水也顺着面孔流下来。

下午,渐渐静了下来,三脚机器人好象已经走了。在接近天黑以前,我们一直等候着。后来我们爬了出来,吃了一些东西。但是很快那些光又出现了,我们不得不快点藏起来。

它们又上上下下地走了个通宵。现在三脚机器人已经比较少了,但是它们足够塞满整个峡谷的。尽管我睡了一会儿,疼痛和饥饿很快就又使我醒了过来。

第二个早晨来了,那些三脚机器人好象已经走了。我们爬出去,很快地吃了点东西。几分钟以后,我们又看到了一个三脚机器人。所以,这一个长长的白天,我们不得不在我们的洞里平躺着。不过,那一夜没有光带出现过。

我们慢慢地爬上了那座通往南方的山。我们是太虚弱了,跑不动路。走过几英里之后,我们甚至连一步也走不动了。我们躺了下来,就睡在开阔露天的地上。要是三脚机器人回来了,它们会立刻发现我们。

但是,三脚机器人没有来。太阳升起来了,它使我们看到了一个寂静山间的一个空荡荡的峡谷。

第二十一章 白色的群山

接下来的几天,生活是艰苦的。我的手臂受伤,我们吃的东西没有了。我们只好吃一些树根和野果,但是我们一直觉得饿。

天很凉,特别是在夜里。气候变了。浓云密布,寒风从南面吹来。每天我们都盼着看到那些大山,但是一点也看不见。

后来,我们的路引着我们从山上下来,走进了一片低低的平原。那儿有农田,我们能得到食物。在对面,就我们眼睛所见,是一片汪洋。我们已经来到地图上标出“大湖”的地方了。但是,远处仍然隐在云雾中。

一天夜里,我们睡在一所小小的农家建筑里一堆干草上。自从我们离开城堡以来,这是我们头一次睡舒适的“床”。因此,我们都睡得很香。

我们醒来的时候,浓云已经飘散得无踪无影。在我们前面,那雄伟的白色的群山高高地直插入晴朗,蔚兰的天空。太阳明亮地照耀在覆盖山顶的白雪上面。那些山仿佛很近,以致我都希望能摸到它们。

这儿是地图指出的终点了。现在,我们不得不按着奥齐曼迪亚斯给我的秘密忠告走下去。不过,那些我记得很清楚。

那天早晨,当我们离开那个农家建筑的时候,我们是充满希望的。一小时以后,亨利和我正谈论着蒸汽锅,而且很开心地笑着。江波儿阻止了我们,我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我们嘲笑了他吗?后来,我突然知道是为什么了,我的希望变成了恐惧。

原来两个三脚机器人笔直地朝我们走了过来。它们走得很快。我们迅速朝四周看了看,但是这时我们没地方可藏。大地是绿色的,平坦的,甚至连一棵树,一块岩石都没有。距离最近的农舍也有半英里远。

亨利说:“我们跑吗?”

“跑到哪儿去呢?”江波儿问道。“已经没有逃跑的机会了。”

要是江波儿看不到还有逃跑的机会,那就的确是没有机会了。一二分钟之内,三脚机器人就会抓到我们。我从三脚机器人身上调转目光,朝着前面积雪的、白色的群山望过去。我们已经长途跋涉了这么远的路,经历了这么多的艰险。难道我们注定要在这儿,在临近旅程终点的地方被抓住吗?这实在太不公平了。

一百米,五十米,三脚机器人并排往前冲了过来,但是它们的动作很奇怪。每一个三脚机器人仿佛都想要摸到另一个机器人的躯体。它们那些长长的手臂弯弯曲曲地在四周挥舞着。有个什么东西在它们之间和它们头顶上移动着——那东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这时它们已经跑到我们头顶上了,随时都会有一条手臂把我们抓起来。当我等着大祸临头的时候,我感到的愤奇書網怒远远多于恐惧。一只巨大的脚踏了下来,仅仅离我们几米远。接着它们就从旁边过去了,走远了。我的两条腿一下子突然软瘫了。

江波儿说:“它们并没有看见我们!为什么呢?它们一起在搞些什么呢?他们是彼此在表示喜爱吗?不过它们是机器呀!这对我来说是个谜。”

这对我来说也同样是个谜。也许有个简单的答案。不过我既不知道也不关心。我只知道,可怕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三脚机器人走了。

我们又继续走了两天多路程。我们得到处辨认我们所要走的道路。后来,我们来到了一条深而又狭窄的峡谷,那条峡谷把我们引到了群山中的心脏地区。那一夜,我们就在自由人中间歇宿了,自由人就象亲兄弟那样欢迎了我们。

现在,我们自己都成了自由人了,但是我们有着人类的使命要去完成。奥齐曼迪亚斯保证我会经历一个长而又危险的旅程。他说对了。他还保证我会在旅程结束之后过一种艰苦的生活。他又说对了。这儿,在山里是没有舒适生活可言的,不过我们并不要舒适的生活。我们只需要有坚强的意志和体魄,以便有助于我们去跟三脚机器人战斗。

在这儿,有许多激动人心的事情。我们新的家,这本身就是令人兴奋的。我们不仅是生活在群山之中,而且也是它们的一个组成部分。古代人曾在这儿——在山里,修筑了一条隧道。这条隧道有六英里长,向上有一英里高、穿过岩石间的一条坑道。从主隧道边上,又分出几条隧道分支。

我们不知道古代人为什么要修筑这些东西。但是,它却造成了一个自由人可以一道生活的安全地点。那座山就是我们的城堡。

甚至我们在夏天来到这儿的时候,冰雪还散在坑道地下。从它的顶上,我们透过一条冰河望了出去。人们告诉我们,这条冰河移动得很慢,是一英寸一英寸地在移动,直流进那些峡谷。隧道外面,空气是冰冷的,但是隧道里面,仅仅不过有点凉意而已,甚至在冬天也从来不会太冷。

有一些地方,在那儿我们能从那座山的旁边看出去。有时候,我就到这样的一处地方去。我朝下面远处一条绿色的峡谷看着。阳光在远处那些有着许多道路和农田的峡谷里闪耀着。我刚刚能看见田里象小昆虫一样大小的牲畜。在那儿,生活看来是富裕、安乐的,而这里却是艰苦和寒冷的。但是,我并不愿意去同峡谷里的人一起生活。

我说我们过得不舒适。那也不完全真实。有两件事是使我们满意的:我们是自由的,而且我们有希望。我们是生活在自己能控制自己思想的人类中间。他们拒绝为三脚机器人服务。他们已经秘密地等待和工作了好多年。如今,他们差不多已经准备好要去攻打敌人了。

最终,我们将会摧毁那些三脚机器人,而自由人将享有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

第二部 金和铅的城市 第一章 我们为竞技会而受训

我们初到白色的群山时,是夏天。甚至在那时候,主隧道底部还四处满是冰雪。再高一点的地方,更是银装素裹,冰雪覆盖着一切。

在九月里,就断断续续下雪了。到十月初,再次降雪。这时雪落得就比较大了,而且是连续不断地下。以后的半年里,严冬就封锁了通往山下峡谷里去的道路。

在大雪封山之前,我们的领袖们就做好了准备。他们事先贮存了大量的食品,甚至把牲畜和干草带进山里。山岩本身为我们挡住了隧道外面的严寒气候,因此我们不需要更多的热量。我们走出隧道到外面去的时候,就穿上毛皮衣服。一年里其余时间,穿上我们的普通服装就足够了。

在山里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和其余八个男孩子每天早晨六点钟起床。我们先做半小时体操,为的是使我们的身体保持一种良好状态。早餐后,我们上三个小时课。接着,在中午正餐之前,还做一些体操。

整个下午,我们进行各种各样的体育操练。要是天气好,我们就在外面雪地里锻炼,要是天气不好,我们就在那个大山洞里锻炼。之后,在晚饭前,我们还要上一些课。晚饭后,我们跟成年人坐在一起,听他们谈话。不过我们并不参加一起谈话。成年人谈的都是严肃的话题,正如我们的课程一样,谈的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战胜三脚机器人。

有关三脚机器人,没有谁了解得更多。那是些有着它们自己思想的聪明的机器呢,或者还是为制造它们的人服务的机器呢?在我们能够同它们战斗以前,我们必须了解得更多一些。然而,我们怎样才能找到这种答案呢?只有一个办法:我们中的一些人必须设法潜入三脚机器人的城市。我们必须把它的秘密探索出来。然后必须逃回来,把情报带给我们的领导人。我们这些男孩子就是为了这项工作而受训的。

我们敌人的城市在我们的北面,位于德国境内。每年,三脚机器人都要把一些男女孩子带到那儿去,充当它们的奴仆。它们以各种各样的办法从各地挑选所要的男、女孩子。我已经知道,我的女朋友埃洛伊丝是怎样在赛会上被选去的。

每年夏天,德国人都举行竞技会。年轻人从这个国家各地前去参加竞技。竞技会后,为了向优胜者表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