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威尔历险记-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该不是要把这些玩意儿带在身上吧?你要带着走冯?”我问道。“这对我们可太不安全啦。”

“我只拿了四个,”他回答说。“我们可能会用到它们的。”

“用来干什么?”

“我不知道。总会有什么用的。”

我看着亨利。他肯定会同意我的看法吧?然而,亨利说道:“我们可以把它们保存一天。”他说着就捡了一个,拿了起来。“这玩意儿很重。也许我可以带上两个。”

他这样说,为的是叫我生气吗?我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我又陷于孤立了。

第十四章 我们又被抓住了

我们走回头路,出了隧道。尽管外面的天空比先前还要阴暗一些,可看见天空,我是很高兴的。

很快,我们就走到了一条大河那儿,这条河是从东向西流的。

由于我们不能穿过河向南走,我们就决定朝东走。我们跨过了四座破桥。后来这条河分了支流。拐到第二个弯,我们就发现了另一座桥。尽管那座桥已经损坏得很厉害了,我们还是能走过去。

过了一会儿之后,我们就看到了一幢漂亮的建筑物。那个建筑物前面有两个高塔,但是其中一个当中已经残破坍塌了。正面墙上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石雕。有些是人形石雕,有些是动物石雕。

很清楚,这是一座教堂。我们温彻斯特的大教堂,看起来已经仿佛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可是这一座教堂甚至比那还要大。教堂的门开着,一部分房顶已经往里面坍塌下去。我们没有走进去。

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愿意打破这座教堂年代已久的宁静,这座教堂好象已经被上帝所遗忘了。

这时,我们才发觉,我们是在一个岛上。这条河的两股支流重又汇合到一起了,而且没有一座桥可以过河到对面去。因此我们不得不往回走。

就在这时,江波儿对我说:“你胳膊上系着的是什么东西?”

那只表已经从我的手臂上滑到了手腕上,我还没注意到呢!这时我不得不把表给他们看了。尽管亨利很明显地自己也想有一只,他却什么也没有说。江波儿可兴奋啦!

他说:“我当然看到过钟表,但是我还没见过这样一只呢。你怎么上发条呢?”

“你拧边上的表头,”我告诉他。“我没打算上发条。它一定旧得转不动了。”

“但是它现在正走着呐,”江波儿回答道。

在我看到表之前,我是不相信他的。我原来只注意了时针和分针。而这时,在时针,分针上面,有个第三根针绕着表面很快地在移动。

我拿着表贴近耳朵。不错。我能听到手表在走。后来我又看到表的面子上用英文写着些什么:自动上发条。这是古人制造的另一种神秘的东西。我的表竟是自动上发条的!

我们沿着河走了半英里多路,最后我们终于能渡过河去了。但是这个城市好象没有尽头。黄昏来临的时候,我感到又累又冷。显然,我们不得不在这儿过夜了。

我们选择了一幢没有损毁的房子。房子里的窗子还有玻璃,但是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有几张安乐椅,还有几张照片挂在墙上。其中有一张女人照片,那人长得很美。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曾经就住在那儿。

夜里我没睡着,月光就洒在她的照片上,看上去几乎是栩栩如生的。不过,我又睡着的时候,却没有梦见她。我梦见了家乡的村庄。我跟杰克一起在废墟中那间小屋里,而他仍旧是原来一样的男孩子。

月光在晴朗的天空散射着。但是,早晨我们醒来之前,又是阴云密布了。雨下得很大。我们不愿意在这种气候条件下徒步旅行。然而,要是我们不走,我们吃什么呢?

“还有一点干酪,一点肉和一些面包干,”我说。“还够吃两顿。这以后我们就得挨饿了。”

我们吃了干酪和半个面包。后来亨利找到了一些牌,我们就玩了一二个小时牌戏。

最后,雨终于止住,我们能继续上路了。在树底下,还是有点阴暗、潮湿。风吹动树叶的时候,就好象又下雨似的。后来太阳出来了,鸟儿也开始鸣唱。亨利和江波儿感到比较愉快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又累又冷。我但愿自己不是在生病。

我们到达这座城市南部边缘的时候,已经下午近傍晚了。四周景象的变化是突然的。有一百米树木很稠密,建筑物全部是一片瓦砾。后来,我们走了出去,进了一片小麦田,只见麦田里谷物在风中摇曳。能够出来,走进乡间空旷露天的阳光里,我们都是高兴的。但是,那儿有人住着,是有危险的。我们不得不再次小心提防着。有一匹马正在不远的一块田里犁地。在远处,有两个三脚机器人在慢吞吞地穿过大地走着。我们发现了一块田,里面种着块根植物,但是那儿没有干木头可以生火。由于我们无法把那些块根植物烧熟,亨利和江波儿就干脆生吃了。我咽不下,没有吃。我实际上也不饿,我只觉得头很痛。

那一夜,我们就露宿在废墟里,我做了一场噩梦。梦见江波儿把他带来的一个“蛋”上的环拉开了,那只“蛋”就在他手上爆炸开来,立刻就把他炸死了。

早晨,我觉得比昨天黄昏时更加累得厉害。亨利看出了这种情况。他问我是不是觉得很不舒服。不过我作了一个粗鲁的回答,因此他也就不再问了。江波儿没说什么,因为他什么也没注意到。对他这个人来说,思考是比人更重要的。

这一天对我来说是糟糕透了。每一小时,我都觉得更不舒服,但是我努力强忍着不让它露出来。我不要别人对我说任何善意的安慰话。我非常生气,因为他们俩变成了好朋友。事实上,我的行为举动简直就象个小小孩。

接近傍晚的时刻,我们到达了农场边上的一间小屋。这间小屋明显是没有人使用的,所以看来是安全的。亨利说:“我们可以在这儿休息到天黑。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去找来一些吃的东西。”

天黑下来的时候,他们试着要把我叫醒:其实我并没有完完全全睡着,但是我的头脑昏昏沉沉,恍恍惚惚的。我感到自己病得动弹不得了。最后,他们把我留下来,就一起走了。

我不知道他们离开了多长时间。我只记得那天夜里的一点点情况,但是后来他们告诉了我。他们把我叫醒,并且给我吃的东西。他们有一些水果和一些干酪,这些东西是江波儿从附近一个农舍仓库里买来的。不论什么东西,我一点也吃不下去。最后,他们才明白,我是真的病倒了。

差不多整夜我都昏睡着,做着噩梦。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有一条狗在门外凶狠地叫着。接着,门突然打开了,暖烘烘的阳光照到了我的脸上。有一种很大的声音,说的是另一种奇怪的语言。我想要站起来,可一下子又跌倒在地上了。

有很长时间我没有再醒过来。后来我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在一间奇特而又漂亮的房间里。而且我并不是孤单单一个人。有个面孔生得很文雅、一双眼睛又黑又大的姑娘正坐在我旁边。

第十五章 城堡

我们知道,总有一天我们可能会再次被人抓住。

在我们乘列车旅行之前,江波儿就说过:“我能用我们的语言解释各种事情,可是你们两人不能。所以你们必须当做是我的表弟。我会说,你们既聋又哑,一点也听不见,说不来。你们必须装成那个样子。他们才肯定不会发现你们是外国孩子。那时我们就会有更好的逃亡机会了。”

当那个庄稼汉发现我们在小屋里的时候,江波儿就给他编造了这样的故事。亨利当然是听不懂他们的话的。我自己病得这副样子,实际上既听不见,也说不出话来。因此他们就相信了那一套编出来的故事。

那个农民的妻子要照顾我,直到我重新恢复健康。但是,一次令人惊奇的事又在等候着我们了。红塔伯爵夫人正在周围村庄旅行巡游,她也访问我们所在的农庄。

类似这种访问,在我们国家里也是一种惯例。大人物,象杰弗里爵士,拥有最大的地产。这些人,他们关心所有的人,因为那是他们的义务。他们的妻子就照料每一个生病的人。

伯爵夫人是个善良和蔼的人。对她来说,这些访问还不仅仅是一种义务。当她一听到有关我们的情况时,她就决定亲自来照顾我们。

伟大的贵妇人,象伯爵夫人,从来都不会单独巡回旅游的。有九十个贵妇人跟她在一起,而且有几个骑士骑着马跟着她们。还有一些仆从,照看马匹。

江波儿和亨利,每人都被放到一匹马上,还带一个仆人。有一个骑士把我带上了。他把我系在他的身上,免得我摔下来。关于那次不舒适的旅行,我没有记住什么。但是我记得,在到达城堡以前,我们在旷野里骑马走了十多英里的路。

红塔城堡耸立在高地上,那地方刚好在两条河交汇之处的上面。伯爵和他一家人在塔上有几间房间,我就被放在那儿。骑士们和他们的家属,以及仆从,住在城堡的另一部分。那儿也有几个学习作骑士的孩子。伯爵吩咐,江波儿和亨利应该被放到那些孩子们中去。

我的确病得很厉害。我老是做噩梦,而且好象从来没有从噩梦中完全清醒过来。许多奇奇怪怪的面孔在我的眼前跳跃。其中有一张脸慢慢地变得熟悉起来。是一张文雅而又漂亮的脸,有着一双大而黑的眼睛。那是伯爵的女儿埃洛伊丝。

这时我终于完全清醒过来。埃洛伊丝确实在那儿,伯爵夫人本人也站在我的床边。

伯爵夫人笑着说:“你现在好一点了吗?”

我差一点回答出话来,但是我那十分疲惫的脑子已经开始起作用了。我必须牢记些什么事。对了,当然是我一定不能开口。我得记住我是一个既聋又哑的孩子,就象亨利一样。亨利在哪儿呢?我用眼睛满屋子里找他。

“威尔,”伯爵夫人说,“你曾经病得很重,一直睡了四天,但是现在好起来了。你需要的只是再保养得结实一点。”

我一定不要讲话。但是她竟叫了我的名字,而且还跟我说英语!她又笑了起来。“我们知道了你的秘密。不必害怕。你的朋友们过得又安全又称心如意。”

要是她知道了我们的秘密,沉默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帮助呢?“他们告诉您了吗?”我问道。“没有。不过,当一个人病得很厉害的时候,他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的。你曾经说过好几次,你一定不能讲话。你是用英语高声说出来的。”

我问她,我能不能见见我的朋友。

“当然你可以见到他们,”她回答说。“埃洛伊丝会把他们叫到你这儿来的。”

亨利和江波儿来了以后,我们就单独在一起了。我说:“我好象已经把咱们的秘密告诉他们了。”

亨利说:“那不怪你,不是你的过错。你是在说梦话。现在你身体又好起来了吗?”

“我好得多了。他们打算怎样对待我们呢?”

江波儿说:“我们眼下是安全的。这些人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们不会把我们出卖给三脚机器人的。他们认为,一个孩子应该离开他的家。他们自己的儿子们就远走高飞了。”

“这么说,他们可能帮助我们罗?”我问道。

“不会。他们是戴上机器帽子的。尽管他们有不同的风俗习惯,三脚机器人还是控制着他们。他们待我们很好,但是他们一定并不知道我们旅行的原因。亨利已经把那张地图从你的上衣里拿走了,所以是安全的。”

现在我又产生了一种新的恐惧。“也许我在梦里对他们说了‘白色的群山’?当你们能逃跑的时候,你们两人必须赶快逃走。我身体恢复得再结实一点,我会赶上你们的。那张地图我已经记熟了。”

亨利喜欢这个主意。但是江波儿说:“不行。要是我们抛下你,他们就会开始感到怀疑。他们说不定会骑上马来搜捕我们。我倒有个好主意。”他坐到我的床上,继续用一种比较平静的声音说:“我跟一些孩子谈过话。几星期之内,就要举行一次比赛。骑士们将在马上比武,但只是为了娱乐。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游戏,还有特别会餐,每个人都可以在会餐时吃喝一顿。比赛要持续五天之久。比赛结束的时候,加冠、戴机器帽子的日子就到了。”

“如果我们到那时候仍旧在这儿,他们就会给我们戴上机器帽子,”亨利说道。

“我们不会在这儿。威尔,那时候你会恢复健康,身体结实得足以作徒步旅行。在比赛过程中每一个人都很忙。整个时间里,访问的人来往不绝。如果我们那时候走,他们有一两天不会发觉我们不在。他们肯定不会去追捕我们,因为他们这儿有更令人兴奋的事要去做。”

亨利仍旧不开心,但是他接受了江波儿的劝告。我很高兴,他们不会把我抛下了。

在这之后,他们不时地来访问我。城堡里的其他孩子也来。伯爵本人也来过几次。他是个块头很大的、难看的人,喜欢每天打猎。他给我讲故事,而且时常爱笑。不过,他的英语很差劲,以致我经常不能理解他的意思。他们这儿的习惯是要求妇女应该会说外国话。绅士们则不必如此。

当我逐渐好起来的时候,埃洛伊丝教我学他们的语言。她是个很好的教师。所以学起来并不太困难。发音是我最觉得困难的,好象他们是通过鼻音说话。

几天以后,我被允许起床了。

我跟埃洛伊丝一块儿在城堡和城堡花园里“探险”。在家乡时,我不大跟女孩子混在一起玩。在女孩子中间,我从来也没有感到过轻松自在。然而,埃洛伊丝是不同的。她看来好象并没有任何女友,她的两个弟弟又都离家走了。他们在另一个大人物的城堡里学习做骑士。因此她多半是孤单单一个人。不过,如今我们两人在一起,很快就变成了好朋友。

第十六章 伯爵夫人的建议

一天,我产生了一个狂热的想法。埃洛伊丝会不会跟我们一起到白色的群山中去呢?但是后来我偶然发现,她是已经戴上机器帽子的。她比我长得矮小,因此她仿佛比我年纪小。不过,在她那浓密厚实的黑头发下面却埋藏着一顶机器帽子。所有戴上机器帽子的人都是属于我们的敌人、属于三脚机器人一边的。而我竟已经准备把我们的秘密讲给她听了!

我一天一天越来越健壮。没多久,我已经结实得足以骑上一匹马了。我在家乡时曾经骑过马,但是我从来没有多练习过。现在,我们每天骑马出去,通过城堡的大门,到四周乡下去探访。

我们同伯爵和伯爵夫人一起消磨我们的黄昏时光。很清楚,他们是喜欢我的。他们看不到自己的儿子,在塔楼里能有一个男孩子他们是很高兴的。其他一些孩子仅仅跟我们一道吃正餐。开饭的时候是在一间大屋子里,那儿围着桌子可以坐上四十个人。

有一天,我单独一人跟伯爵夫人在一起。我们正在谈话。突然她说:“我很高兴,你在城堡这儿觉得快活。如果你觉得快乐,说不定你就不希望离开我们了。”

我感到惊讶。其他的孩子们,在加冠戴上机器帽子之后,就回家去。为什么我要留下来呢?

她继续说:“你的朋友们会希望离开的。他们在自己的村庄里会快乐些。但是你不同。”

我直对着她看。“我怎么就会不一样呢?”我问道。

“你并不属于一个骑士家庭,”她说,“但是你能变成一个骑士。国王是我的表哥,他会为我做这件事的,威尔。”

她要我留下来,作一个骑士!我会有我自己的仆从和马匹。我会在比赛会上骑马比武。我就会属于红塔城堡家族的一员了。这倒是个令人激动的主意,不过我太惊愕了,以致连话也答不上来。

伯爵夫人笑了笑说:“关于这件事,我们还可以再谈,威尔。不急。”

有好几天,我的脑海中充满了奇怪的想法。如果我接受了这个建议,会发生些什么呢?一个骑士的生活是非常有趣的。我同埃洛伊丝在城堡中生活会感到很快乐。如果我能充分运用他们的语言说话,那么,肯定要戴上机器帽子。

戴上机器帽子!不!“你应该感到羞耻,”我对自己这样说。“你不能破坏自己所做的诺言。白色的群山里的自由人在等候你的支持和帮助。你现在不能参加到敌人一边去。”

我不敢拒绝这一建议,因为伯爵夫人会不高兴的。给她找一个真正的理由是很困难的,而且她会开始感到疑惑。

但是,如果我接受了,又会产生其他困难。只要我一试图逃跑,她肯定会马上发觉我不在了。只有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必须不要等候举行比赛会了,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那天晚上我对亨利和江波儿说了,但是我又不能把我的秘密理由告诉他们。他们拒绝了我的主意。因此我就生气地离开了他们,奇怪的想法又回到了我的脑海中。

第二天,我带着埃洛伊丝乘船沿河而上。太阳晒得船上滚烫,因此我们就在荫凉的地方停下来休息。她说:“你打算留下来跟我们在一起,我真高兴。”

她的话使我感到极大的愉快。她需要我。而亨利和江波儿却不然。那么,为什么我应该想到他们呢?奥齐曼迪亚斯和科蒂斯船长不会感到缺了我一个人。我仅仅不过是他们遣送到南方去的许多孩子中的一个而已。白色群山里的人对于我一无所知。然而,在这儿,在这座城堡中,我是为人所爱和被人所需要的。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我的手表,就把它拿了下来。“今天你愿意为我戴上这只手表吗?”我说着就把表扔给了她。但是姑娘们是从来不会接“球”的,埃洛伊丝也不会接住一只表。那只手表从她的手指间穿过,落进了河里。在河岸下面,河水又深又昏暗,我一点也看不见那只表。

埃洛伊丝为这事很抱歉。我说:“那不是你的过失,所以不必难过。手表只不过是个小小的装饰品,我并不需要它。”

第十七章 赛会上的皇后

举行比赛大会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每一个人都显得既。兴奋又忙碌。由于城堡里没有足够的房间招待所有来访的人,许多人就在田野周围露宿。

第一天比赛结束以后,我在赛场上遇到亨利和江波儿。江波儿说:“我们最好明天一清早在那些仆从醒来之前就离开。我们已经在背包里装满了食物。那也足够你吃的了。天一亮,我们就在城堡大门外面同你会合。”

我摇了摇头。“我不打算跟你们走,”我说。

江波儿问道:“为什么不走,威尔?”

“要是你们两人走了,你们倒不会被觉察出来,”我告诉他们。“但是伯爵一家人会发现我没有在那儿吃早饭。那时他们就会寻找我。”

亨利说:“那倒是真的,江波儿。伯爵确实会发觉他的新儿子不见了。”

这样一来,我的秘密就让他们听到了!说不定一个仆人已经听到过伯爵一家人谈到我,而且对他的朋友讲了。我说:“我将在这儿多等两天。这样就会为你们提供一个安全走开的机会。以后我会跟上来。我会努力赶上你们,不过你们不必等我。”

亨利笑了起来。“我们不会那样做的!”他保证着说。

我还没有完全决定跟他们走。那当然不会有什么困难。我非常熟悉那张地图。但是,下一天骑士们就要选出比赛大会的皇后了。我肯定他们会选埃洛伊丝。她是所有姑娘中最漂亮的一个,是伯爵唯一的女儿。

江波儿说道:“很好。说不定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当他加上一句:“再见了,威尔。”他的声音有一点颤抖。

“再见,”我回答。接着我就转过身去,上了山,朝城堡走去。我听到亨利说了些什么,但是我没有回过头去看。

第二天早晨,每一个人都又走向赛场。在那儿,我们坐在高高的座位上,在高座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场地。骑士们都站在一起,在伯爵和伯爵夫人的下面。

后来,十一名漂亮妇女入场了。她们中的十个人穿着富丽堂皇的衣服。她们的裙子是这样长,以致担任侍仆的女孩子不得不把裙子末梢捧高,免得沾上尘土。第十一个是埃洛伊丝,她穿了一身一色的兰衣服。因为她最年轻,所以最后一个入场,也没有仆从。她们走过场地,站在骑士们前面。接着,每一个女子轮流向前走了一步。按照惯例,选中一个女子的骑士要把剑举起来。

两个骑士选中了十个女子,为的是使她们中没有人觉得丢脸。最后,埃洛伊丝站到了前面,三十把剑一齐举了起来。骑士们欢呼了一声。接着,拥挤的人群狂热地欢呼起来,震响着整个场地。在这时,我也想大笑和欢呼。

赛会的皇后在她父亲旁边坐了下来。接着每一个人都轮流走过她面前,吻她的手。我也这样做了。

比赛重新开始的时候,我发觉远处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很快,那声音就响了起来。我不熟悉这种声音。但是只有敌人才会搞出象这样一种噪音。

一个三脚机器人从城堡后面出现了,站立在赛场的旁边。人群正在观看比赛,没有去看它。当然,三脚机器人是常到这儿来的。人们每天看到它们。他们也知道,有一个三脚机器人总是要到赛场上来的。

我恐惧地抬头看着它。三脚机器人上面有许多圆形的绿玻璃。它是不是通过那些玻璃看东西呢?我以前没有注意这些。在家乡,我从来不敢贴近地仔细看看三脚机器人。

它会不会正在看着我?我转过眼睛继续看比赛。

每天傍晚,在城堡里都举行特别的宴会。所有的来访者都被邀请。天气好的时候,餐桌就露天摆着。仆从们把菜送到伯爵和他的家人那里,也送到伯爵的朋友那里。其他人就自己吃。

在家乡,人们吃喝,因为他们饥饿。但是在这儿,他们吃喝是因为吃东西是一种享乐。精美的烹调对他们是十分重要的。吃饭的时候,没有人酗酒。不过,妇女们回到塔上去以后,骑士们还留在那儿。我们能听到他们又唱又叫,直到深夜。

我跟着伯爵和妇女们回到了塔上。没多久我就走进自己的房间。我从窗子里能看见那个三脚机器人,就在赛场旁边。它还没有走。

后来,我听到敲门声,我就说:“进来!”

原来是埃洛伊丝。没等我开口,她就说:“我只能呆一会儿。他们会来找我的。但是我不能不来。我要跟你说再见,威尔。”后来她看到我感到惊讶,就加上说:“我将再也见不到你了,威尔。难道你不知道吗?”

“可我留在这儿了呀,埃洛伊丝。你父亲今天早晨这样告诉我了。”

“你将呆在这儿,”她说,“但不是我。难道没有一个人告诉你吗?比赛一结束,皇后就必须去侍候三脚机器人。从来都是这样干的。”’

“侍候它们?在哪儿?”我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我将要在它们的城市里服侍它们,”她回答。“服侍它们一辈子。”

她的话对我是一种突然的打击,但是她脸上的表情,甚至更加叫我感到惊愕。难道这就是她的心愿——去侍侯三脚机器人!

我突然感到愤怒。“你一定不要去!”我喊了起来。“我不能允许。跟我一起走吧,到一个没有三脚机器人的地方去。现在就走!”

她笑了。“当你戴上了机器帽子,你就会懂了。哦,威尔,我太幸福了!”她走近我。亲了我一下。“我是这样幸福!”她重复着说。“但是,我现在必须去了。别了,威尔。请记住我。我会记住你的。”

没等我答出话来,她就已经走了。

我脱掉衣服躺到床上。但是我气极了,以致我都觉得睡觉是一种耻辱。我骗了亨利和江波儿,为的是我能跟埃洛伊丝一起生活。可是埃洛伊丝却要到三脚机器人的城市里去充当奴仆。去追赶我的朋友们还不算太迟。我能追上他们。只要我不把我的秘密讲给他们听,他们也就永远不会知道我的耻辱。然而,我怎么能宽恕我自己呢?

我感到自己就象是一个没有剑的骑士,没有能力去拯救一个妇女。但是,什么样的剑才能把埃洛伊丝从三脚机器人的暴力中拯救出来呢?

第十八章 三脚机器人追赶着我们

当我下去走到厨房里的时候,天还黑着。在厨房里,我找到一只包,就装满了一包吃的东西。

外面比较亮了。我需要一匹马,但是我得加倍小心。一匹容易激动的马会把仆从们吵醒。很快我就找到了一匹我经常骑坐的马。那匹马的名字叫阿里斯台德。它认得我,所以不怕我。它跟着我悄悄地走到了城堡的大门口。

在我后面,天空背景上是城堡的黑乎乎的暗影。那座城堡仍然在沉睡之中。但是,我左边另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又是什么呢?三脚机器人!我已经把它忘掉了。它是黑乎乎的,象那座城堡一样,但它是不是也沉睡了呢?

我决定,不到我安全地出了视界,就不上马。因此,我牵着阿里斯台德,沿着一条狭窄的小路走到河边。从那儿看,城堡就在我和三脚机器人之间了。

河边一切都是寂静的。我跳上了阿里斯台德的脊背,就动身出发了。我知道,我会很快就被发觉不在了。我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才把阿里斯台德牵出来。如果我能骑马跑出去,离开城堡二十几英里,我就安全了。一匹马会帮助我赶上江波儿和亨利的。

在我过河之前,我不得不沿河跑上一英里。当我跑了一半距离时,我听到了一种沉重的脚步声。我朝周围看了看,心里充满了恐怖——那个三脚机器人已经紧跟在我背后了。

一会儿之后,一条冰冷的金属手臂抱着把我的身体卷住。它把我捉离了马鞍,送到上面三脚机器人的大黑嘴巴上。后来,我就突然失去了知觉。

我醒过来的时候,温暖的阳光正照在我的脸上。我仰天躺在草地上。太阳已经升到树梢,所以必定是六点钟左右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那儿。

当然——是三脚机器人!当我想起它的时候,恐惧又震颤着我。我把手抬起来,向上摸自己的头。没有,没有戴上机器帽子。接着我又看了看周围。阿里斯台德正在几码以外吃草。

我爬上了马背,在一个水浅的地方过了河。从河的另一边,我回头朝那座城堡看了看。那个三脚机器人还在以前它站过的地方站立着,就在靠近赛场的旁边。

“为什么它要抓我呢?”我感到奇怪。“它并没有给我戴上一顶机器帽子。难道他仅仅是开开玩笑吗?也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是什么。我只知道我仍然是自由的。三脚机器人并没有控制了我的思想”。

我骑着马跑了好几个钟头,在看来安全的时候才停下来。于是我吃了点东西,并且在一条小溪里喝了点水。后来我走出了庄稼地,进入了山地。在我的前面,山峦起伏越来越高。地图上标出过穿越这些山的一条路。突然,我看到了两个人,在我前边大约有半英里左右。当他们听到我骑马奔上去的声音时,就转过身来。我在他们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