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威尔历险记-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不得不帮助他戴上防护面具。他的两只手抖得太厉害了,以致无法去系那几根带子。后来他终于准备好了,我们就走了进去。乌尔夫先走了进去。接着他就突然吓得叫了起来。

鲁基的饭碗已经空了。而鲁基却平躺在地上。

第十二章 酒精的力量

朱利叶斯回到城堡里来,召开另一次会议。尽管他的一条腿严重地折磨着他,看上去他却仿佛很高兴,而且有信心。他坐在一张长桌边的位子上。江波儿和科学家们坐在他周围,弗里茨和我坐在另一头。

安德烈,那位科学家领导人首先发言。

“我们一直不知道该怎样去攻打那座城市,”他说。“我们无法把那座城墙突破。看来最好是从城里面进行一次攻击。但是,只有很少几个孩子能进到里面去,如果他们在竞技会上取胜的话。他们不可能公开地同那些怪物统治者进行战斗。他们必须以某种秘密的手段进行攻击。”

“那倒是真的,”朱利叶斯说。“请继续说下去。”

“有人建议,我们应该毒化它们的那种绿色空气。那也许是可能的。不过,我们的实验还没有生产出一种毒气。它们的水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机会。它们使用大量的水,既饮用,也在它们的池塘派用场。如果我们能在它们的供水上下毒,那么我们就可能成功。”

“不幸的是,它们的嗅觉十分灵敏。我们对鲁基进行的试验,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它拒绝任何可能会给它造成伤害的东西。后来,由于一次侥幸的机会,一些杜松子酒倒进了它吃的东西里面。也许是它喜爱酒味,也许是它没有注意那种气味。不管怎么说,它毫不迟疑地把那些食物吃了下去。不到一分钟工夫,它就昏迷了过去。”

朱利叶斯问道:“它处于昏迷状态有多长时间?”

“大约在六个小时之后,它开始表现出苏醒的迹象。十二个小时之后,它就完全清醒过来了。不过,它还是不能充分地运用它那几只触角一样的手臂,而且仍然有点糊里糊涂。二十四小时之后,它才又完全好起来。”

“从那时以后呢?”

“它表现是好的,”安德烈说。“不过,它仍旧为它的这种经历担心。它不象以前那样表现出信任了。”

“从它的这种经验当中,我们可以获得什么好处呢?”朱利叶斯问道。

安德烈的一个科学家同伴回答说:“有两点很重要:它的嗅觉并没有提醒它抵制那种东西。而且,酒中所含的酒精总量的确是非常少的。在乌尔夫的玻璃杯底,只剩下一点杜松子酒,然而,这么一点酒却产生了强烈的效果。我认为,这就给了我们一种机会。”

“如果我们想要毒化它们的饮水,”朱利叶斯说,“那么我们就必须到那座城市里面去干。在它们把那些水当作饮用水之前,它们的机器就把水净化了。因此,我们必须在水离开那些机器以后下毒。我们必须派更多一些孩子进到那座城市里去把它干好。”他停顿了一下,又看着安德烈。“但是,他们——那些孩子们到哪儿去找酒精呢?他们将会需要很多酒精,而他们却不能把酒精随身带进去。”

“他们可以在那儿生产出来嘛,”安德烈回答说。“那些怪物统治者在它们的食物里放糖,而且在奴隶们吃的东西里也用糖。聪明的孩子们是能够从这些东西里搞出酒精来的。他们只需要几根管子和一些容器就行了。当他们做得足够多的时候,他们就可以把制出来的酒精放到饮用水里面去。”

朱利叶斯说:“我们必须记住,我们的敌人有三座城市。”

“是的。因而我们必须于同一时刻,在所有那些城市里干这桩事。它们知道,我们已经俘虏了一个怪物统治者。但是它们仍旧抓新的奴隶,所以说,它们还是信任戴上机器帽子的人的。它们认为,它们的敌人是没有戴上机器帽子的人。如果他们发现我们的机器帽子是假的,那么事情对我们就会更困难了。”

朱利叶斯慢慢地点了点头:“在它们怀疑到我们之前,我们就必须发起进攻,”他说。“这是个很好的计划。请继续进行你们的准备工作吧!”

在那天之后,我被叫到朱利叶斯那儿去了。他正在一本书上作着批注。但是,当我走进房间时,他把头抬起来看着。

“晚上好啊,威尔,”他说。“来,坐下来吧!你知道乌尔夫已经走了吗?”

“我看见他今天早晨走了,先生。”

“我猜想,挺开心吧?”我没有回答。他就继续说了下去:

“他是个病得很重的人。我派他到南方去,那儿气候比较暖和一点。他不会活多久了,威尔。他也是十分不幸的。他的鲁莽的行为倒给我们带来了成功。然而,在他看来,他是失败了。在克服他的个人弱点上,他已经失败了。他的弱点就是嗜酒如命。你不必咀咒他,威尔。”

“不会的,先生。”

“你也有你自己的弱点。那些缺点也会引起一些愚蠢的行动。最近,你那些缺点就导致了鲁莽行为。乌尔夫酒喝得太多了,而你却把你的傲气放到你的责任感前面去了。要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吗?我把乌尔夫派到这儿来,是要把纪律性教给你。在采取行动之前,你必须学会思考。你还没有学会。”

“我很抱歉,先生。”

“乌尔夫也是这样。今天早晨他告诉了我一件事。当你被扔进那个深坑里去的时候,他责难他自己。如果他没有在那些酒店里喝酒,那么你也就不会去到处找他了。不过,有些人彼此之间就象油和水一样,他们不会溶合到一起。你和乌尔夫就象这样。所以,我本来不该把你们弄到一起才对。”

他沉默了一会儿。他那双深兰色的眼睛凝视着我的脸。我感到很不舒服。

“你已经听到我们最后那些计划了,威尔。你要不要回到那座城市里去呢?”

我说得很快,也很热切:“是的,要去,先生!”

“我应该拒绝你的请求才是。你曾经干得很好。但是你还没有学会控制自己。说不定你永远也学不会了。”

“我曾经有一些成绩的,先生,”我反驳着,“您这样说过。”

“是的。你有过成功,因为你一直是幸运的。所以我打算派你去。你将会是有用的,因为你了解那座城市。不过你的幸运是我作出这一决定的主要理由。不管我们怎样小心谨慎地制定了我们的计划,完全不靠运气也是不能成功的。所以,我们就依靠你那些运气了,威尔。”

我非常真诚地说:“我要非常努力地去做,先生。”

“是的。你现在可以走了,威尔。”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加了一句:“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先生?”

“要记住,其他的人并不都是那么走运。特别是象乌尔夫那类人。”

第十三章 逆潮潜泳

我们的准备工作持续了十八个月。我们在那座城堡里消磨了两个冬天。如今,夏天又来临了。

延迟的原因是由于那三座怪物的城市相隔的距离太远。我们已经赞同,必须在同一时间,用酒精向怪物统治者的所有供水系统中放毒。因此,委员会的计划不得不传递到每一座怪物城市周围各个秘密基地我们的代理人那儿。通知的传递是缓慢的。我们可以用无线电来拍发那些信息,就象古代人做的那样。他们那些书已经把这种科学知识技术教给了我们。但是,那些怪物可能会窃听到,而且它们甚至可能发现我们的无线电台。我们不能冒那种险。

所以,我们在远方那些基地的代理人,就到我们这儿来进行讨论。各个基地来的代理人中,有一个就是亨利。

我并没有很容易地一下子就把他认出来。在炎热的美洲日光下晒了一年之后,他的皮肤已经变成棕色的了。他是非常自信的。当他和他的小组到达美洲的时候,他找到了一些象我们一样的自由人。那些人有一个秘密的基地,那个基地就在第二个怪物城市的北面。他们已经很高兴地同意跟我们一道工作,来反击那些怪物统治者。他们也制订了一些计划。如今,他们就把自己的那些秘密也摊给了我们。

他们的一个领导人跟亨利一道来了。他的名字叫沃尔特。同弗里茨一样,他说话也非常少。当他讲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好象是通过他的鼻腔发出来的。

亨利、江波儿和我,一起消磨了一个下午。我们谈到了过去,展望了将来。我们还参观了科学家们做的一次实验。

从城堡的墙上,我们眺望过去,看到了一片平静的蓝色大海。整个海面上非常平静。我们可以很容易就忘掉那些三脚机器人或者那些怪物统治者的存在。事实上,它们从来也不到海边附近来。就是因为这种原因,我们才把我们的基地放在这个城堡里。

在我们下边,有一组科学家正围着两个人。那两个人穿一身短衫裤,他们的穿着打扮就跟怪物统治者的奴隶样子一般。而且,象那些奴隶一样,他们也戴着防护面具。不过,有一点不一样。那就是,有一根软管把每个人的防护面具前面同系在那人背上的一个容器连接起来。

发出了一个信号以后,那两个人就跨过岩石,走进海水里去了。海水淹没了他们的膝盖、胃部和胸部。接着,他们就一起潜泳,游进了海浪,而且没有再冒上来。

过了一会儿,我就看见他们在水面下凫水的身影。在那之后,就看不到他们了。

我们观察着,等待着。几分钟过去了。有关这件事,我事先已经得到过通知,然而我还是有些担心害怕。“某些事想必出了什么毛病,”我在想。“他们是在逆着海潮泅水的。在蓝色海水的深处,有些暗礁,暗藏在海底的礁岩周围,海水会异常地旋转着流动,造成漩窝。他们一定被淹死了。”

江波儿猜出了我的想法。“不用担心,”他说,“他们是十分安全的。这是一次重要的实验。这种实验将有助于我们潜入那些怪物的城市。我们不能借助于常规手段进去。我们需要有一条直接的和可靠的路,那条路将是永远畅通无阻的。那几座怪物的城市,都有河水通进去。因此,这种办法对那几个城市全都适用。”

那两个游泳的人还是一点影子也没有。江波儿继续说:“我们可以顺着那几条河的水流潜入那几座城市。那些把河水净化的机器设备可能会阻塞我们的道路。因此我们必须逆着河水水流走,必须从你和弗里茨出来的地方进去。”

“那是不可能的,”我说。“弗里茨和我甚至借助于水流的力量,都差一点没能出来。戴着防护面具我们都不能有多长时间进行呼吸。逆着水流,你很快就会被窒息。”我指着海水大声地说:“你们的试验没有起作用。他们在水下面那儿,不可能还活着。”

但是江波儿并不担心。“等一下吧,”他说。

“至少十分钟已经过去了……”

“将近有十五分钟了,”他纠正我说。

接着,亨利突然喊了起来:“快看!在那边!”

我朝指着的地方看去。在很远的地方,有一个脑袋从水里钻出来了。这时另一个脑袋也跟着露出来了。

亨利说:“实验产生效果啦!但是怎么会行得通的呢?我不懂。”

“在他们的背上背着的那两个容器里,他们得到特别充足的空气供应,”江波儿解释着说。“而且,他们在两只脚上穿着象鱼尾巴一样的特制的东西。用那玩意儿,他们可以游得更快一些。因此他们可以在水底下呆很长时间。而且,他们能够逆着潮水,或者顶着河水的湍流游泳。”

第二天早晨,亨利就离开了,沃尔特也跟他一起走了。他们拿走了带有软管和容器的这种特殊防护面具的装备。

弗里茨和我这时已经学会使用这种防护面具了。而且我们在脚上穿上象鱼尾巴一样的东西,用它练习游泳。另外三个孩子也进行了这种练习,他们也是为了我们的探险活动而受训的。那三个孩子的名字叫奥拉夫、卡洛斯和简。

时间到来的时刻,我们就朝北方进发了。几个星期之后,我们在一条河旁边的一个山洞里扎了营。从那个山洞里望出去,我们可以看到那座金和铅的城市。那高大的金子城墙,横着跨过那条河,扩展出去,伸向远方。我们五个孩子,怎么能够摧毁这样一个强有力的地方呢?甚至是试一下,肯定也只有傻瓜才会去干吧?

已经戴上机器帽子的人不会接近那座城市。他们也感到害怕。因此,在这儿是不会有人来干扰我们的。我们看到许多三脚机器人进进出出,但是它们的固定路线并不是在我们附近通过的。

在我们到达后的第三天傍晚,弗里茨和我在河边上坐着。天光正在逐渐暗下去。下一天早晨,我们就应该在那座城市里见面了。这种尝试需要天完全黑下来才能进行。然而,怪物统治者那三座城市彼此离得那么遥远,以致不可能同时都在黑暗条件下进行这种尝试。

我对弗里茨说:“世界上所有各个地方,时间是不相同的,这好象很奇怪。我们在东边的那个组,必须在这样一种时刻进入那座城市。在他们的国家,那是午夜。然而,亨利在西边的那个组,将在我们之后六个小时才开始行动。那时候,我们应该是已经安全地到城里了。”

弗里茨说:“是的。我希望,在东边的那些孩子真的能够理解他们所受的训练。”

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他们那个基地,是所有三个基地中最小的、也是最薄弱的一个基地。我们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会说他们那种语言。我们的几个代理人学会了一点,不过他们没有获得多大成功。

大部分在东方的孩子,好象都接受了他们的命运。他们对三脚机器人的行为并不提出疑问。只有极少数人准备参加我们的斗争。这些人中的优秀人物,在秋天时曾经到城堡里来过。他们是些个子矮矮的孩子,皮肤是黄色的。他们不大说话,也很少微笑。他们学会了一点德语。弗里茨和我把有关我们到过的那座城市的一切情况,全都告诉了他们。他们倾听着,点点头。然而他们究竟理解了多少?我们是无从肯定的。

但是,我们现在实在太忙,以致无法为另外两个组担忧了。慢慢地,黑夜伸展开来,笼罩了那座城市和那条河流。我们在露天吃了最后一顿普通人吃的东西。在这之后,我们就不得不依靠奴隶们吃的那种味同嚼蜡的食品了。而且,因为我们戴着防护面具,所以我们不得不在一个栖息所里吃东西。

我看着我的几个伙伴。他们象奴隶一样穿戴着,还戴着假的机器帽子。他们的皮色是苍白的,就象奴隶们的皮肤一样;整个冬天,我们都小心地保护着全身,不叫阳光晒到。但是,只有一个新奴隶,看上去是长得很好,很健壮。

“我们真的能够骗得过那些戴上机器帽子的奴隶和他们的怪物统治者吗?”我感到疑惑。“第一个看到我们的怪物统治者肯定会怀疑我们!那么我们就会全都被抓起来。而那样,我们的进攻也就完蛋了。”

如今,疑虑已经太迟。第一颗星星已经在夜空闪闪发光了。

弗里茨,我们的组长,看了看他的表。那只表就藏在他那短裤的腰带上。甚至在水下,表也能保证准时。那只表是我们的古代人很久以前制造出来的。它使我想起了我自己那只手表,那只手表被埃洛伊丝落到红塔城堡那条河里去了。

“时间到了,”弗里茨说。“让我们走吧!”

第十四章 我回到了那座城市

对我们必须游泳穿过的隧道,我们已经进行了检查。一共有四条隧道。不过那四条隧道可能通往不同的地点。因此,我们不得不一个跟着一个地进入同一条隧道。

我们戴上了自己的防护面具。接着,一个接着一个地潜入水中。我们不得不顶着湍流开路。当然,在水底下是一片漆黑的。不过,科学家门已经发明创造出一种特制的灯,就装在我们的防护面具上。因此我们能够看到路,也能彼此看得见。

我已经游到了那条隧道呈曲线弯过去的金属边上。我的灯光把那些城墙的轮廓照了出来。我用脚上穿的那个象鱼尾巴的东西踢了一下,就游了进去。

那条隧道好象是没有尽头一样。河水流得很急。我是真的在朝前走呢,还是我的努力仅仅使我保持在原地未动呢?我会不会很快地一感到筋疲力竭,就又被河水冲到外边去呢?

这时已经感到河水有点温暖起来。水里也不那么黑了。我抬起了一只手,已经摸不到隧道的顶部了。在我的上面远处,现出了一片昏暗的光。是一种绿光。我游了上去,最后我的头终于钻出了水面。

奥拉夫已经到了那儿。卡洛斯紧接着眼了上来。接下来是简。接着,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我看到了弗里茨。

弗里茨小心谨慎地从池塘旁边攀了上去,并且向四周打量着。接着,他向我们其余的人挥了挥手,我们就爬了出去。城里那种象铅一样的重量,立刻就把我们的几个伙伴拖倒了。我们曾经把这一点告诉过他们,但是,那种冲击还是很大的。他们的肩膀垂了下去。他们几乎走也走不动。

我在想:“我恐怕,我们这些人看上去不大象那些奴隶。不过,我也不必担心。这时看上去我们跟其他奴隶没有非常大的区别。”

我们脱掉了防护面具上面的特殊部件。那些装置曾经帮助我们在水底下游动。它们的作用已经发挥了。我们把那些部件捆在一起,沉到了水池池底。没有了那些部件,我们感到有点虚弱,不过,现在我们必须靠防护面具来呼吸那种绿色空气。

弗里茨向我们点了点头,然后就领着我们走上了大街。夜里,怪物统治者是很少出来的。奴隶们从来也不这么晚出来。而且我们还带着一些东西,那些东西会帮助我们制造酒精。所以,我们全部小心翼翼地走着,而且是紧跟着弗里茨打出的暗号往前走。

我们缓慢地穿过这座寂静的城市走着。我们走过一些水里长出古怪植物的花园池塘,路过了那个举行球赛的场地。对我来说,这一切太熟悉了。

前两年的自由生活,好象已经从我的思想意识中溜过。可怕的过去重又回来了。“你的怪物统治者正在等着呐!”它仿佛在这样说。“你必须去给它铺床,必须去给它擦背,必须去给它准备饭食。你还必须充当它的年轻的伙伴,当它的一只小狗。”

我们正打算到城市对面的那一头去,就是河水流进来的地方。也就是在那儿,怪物统治者把河水加以净化,然后才使用。也是在那儿,我们能用我们的酒精去往水里放毒。因此,我们需要在那儿有一个基地。

我们头顶上面的夜空,正在开始变成绿的颜色。在外面的世界里,新的一天正在破晓,很快,太阳就会从远处山间升起。

然而,在这儿,我们是看不见那种景色的。我们是既热又累,又口渴。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走进一个栖息所呢?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把防护面具脱掉,吃点东西,喝点水呢?也许,不是等几个小时。弗里茨和我对这一点是习惯了,我在想。“但是,我们的几个伙伴会感到怎样呢?”

这时我们不得不穿过一片开阔地。弗里茨走在前面。接着,他停住脚步,轮流向我们每一个人挥着手。我是最后一个。但是,当轮到我走上去的时候,他没有挥手。他把一只手笔直地举了起来。那是一种表示危险的信号。

我停下来不动,并且等待着。接着,我就听到远处传来一种声音。我立刻就识别出来了。三只粗重的脚在平滑的石板路上走过来了。是个怪物统治者。

在昏暗的绿色灯光下,我看到它穿过了那块开阔地。我的头发马上根根倒竖起来。照说我如今对那些怪物统治者早该习惯了。我了解鲁基有一年多。不过,鲁基是个被我们囚禁起来的俘虏,一直被锁在一间小牢房里。而这一个却是自由的,而且它是在自己的大城市里自豪地走着。

这时,所有那些往日的恐惧,以及愤怒的思想,又全都回到我心间。我憎恨这种畜牲。它们当中的每一个我都仇恨。

弗里茨和我曾经发现了几个小的金字塔形建筑,怪物统治者很少到那儿去。有一些是从来也不使用的。有一些是堆栈;有一些堆满了空箱子。弗里茨现在就是把我们领到这样一个地方去。

那是靠近河水流进来的一个地方。那地方的房间很清楚是不使用的。然而,我们不能冒险。我们从一条陡峭的过道走下去,到了地底下的几间屋子。在这儿,他们一直没有准备把它当作栖息所。屋子里一片漆黑,就象山洞一样。一堆堆箱子上面,积了厚厚一层灰尘。

在一个角落里,我们为自己搞了一块空地。接着,我们就开始着手进行准备了。我们带来了一些酵母和一点其他特制的东西。我们知道,我们能在这座城市里找到大部分东西。例如,玻璃管啦,罐子啦,什么的,还有奴隶们替怪物统治者烧饭用的微型电灶,再有就是食物补给品,我们可以把酵母放进去,让它起作用。

现在,弗里茨带着奥拉夫和卡洛斯到一个公共栖息所去了。他们到那儿去洗脸,吃和喝,后来他们回来了,我就跟简一起去。

弗里茨选定那个栖息所是很小心谨慎的。那个栖息所在一个大金宇塔形建筑的下面,许多怪物统治者到这儿来是干一种特殊的工作。它们是从这座城市各个部分来的。每星期来的都不一样,所以那些奴隶们彼此之间都不认识。当然,那些奴隶们总是累得太厉害,以致不会去注意任何异常的现象。

在那儿,有些奴隶就在公共使用的床上睡上几个小时。不过,某些时间,有几张床经常是空着的。我们必须在夜里进行工作,因此我们需要在白天睡觉。

第一天,我们就去寻找我们所需要的那些东西。这倒没有什么危险。不得到怪物统治者的允许,奴隶们是不会去干任何事情的。因此,没有一个人对我们的举动提出询问。有一个大罐子重得抬也抬不动。我们把它放在一辆小车上,然后推着车穿过熙来攘往的街道。我们把那个大罐子放到我们基地的附近,而且又拿来两个。

那天夜里,我们就把那三个大罐子搬到我们那个基地下面去了。我们把许多袋奴隶们的干粮用水混合起来,并且把调好的这种东西在那几只大罐里装满。然后我们就往里边加上酵母。没有多久,在那些东西的表层就开始产生出许多气泡来。我们的第一部分工作进行得很好。

然而,我们仍然有许多问题。制造酒精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你非得把你的流质烧开不可,好让它形成气体。接着,还必须把那种气体冷却,而旦要把一滴滴的东西收集起来,必须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干。每一次,那种液滴里就多包含一些酒精成分。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酒精要比水沸腾得快一些。

我们能够在我们那个基地把那种流质烧开,然而我们却无法迅速地使它冷却。怪物城市里的空气,对于要冷却那种东西,实在是太热了。

弗里茨开始担忧了。“这个系统搞起来太慢了,”他说。“如果我们不能使那些流体冷却得快一点,我们几个月也搞不好。威尔,我们必须找一个更好一点的基地。”

第十五章 供水系统

那天夜里,弗里茨和我一起走了出去。我们静悄悄地朝下爬到了供水系统那里。供水系统在紧靠着城墙的一个大地窖中,里面点着绿色的灯光。一些机器正在繁忙地运转。不过那儿一个人也没有。

当然,那些奴隶统治者是不怕有危险的。所以它们并未加以任何的警戒。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任何门是上锁的。供水系统的门甚至都没有关上。

我们知道,这个供水系统生产两种用水。一种是供应那些池塘和洗涤使用。另一种则供饮用。因此,我们只要在第二种供应的饮水中下毒就行了。

所有的河水都要通过一台巨大的机器,由那台机器来使河水净化。然后,大部分水就被抽水机抽进每一个池塘和金字塔形建筑。

然而,有一部分水却要先流进一台小型机器。“这台就是净化饮用水的机器,”弗里茨说。“这儿是个开放的地方,它们就在这儿检验那些水。我们可以把酒精在这儿倒下去。这儿的水会直接抽到供应饮用水的特殊水龙头里去。”

在这个地方对面,有个水池,由那个水池把水送进机器里去。水池里的水是从奇%^書*(网!&*收集整理城墙下边一个宽阔的隧道里流进来的。沿着隧道边上,刚好在水上面的旁边,有一条石块铺成的小路。我们沿着那条小路向黑暗中走去。

这儿由于有新的河水流进来,空气就清凉一点。“如果这条路宽一点的话,我们就可以在这儿制造我们的酒精,”我说,“但是这条路太窄了。”

弗里茨没有回答。他走在我的前面。在黑暗中,我看不见他。我轻声招呼着:“你在哪儿呀?”

“在这儿。拉住我的手。”

我们是在城墙中部的下面。这是我们那条路的尽头。河水是从下面往上流进来,为的是这样新鲜空气就不会随着河水一道涌进城里。弗里茨用他的两只手和脚去触摸那座城墙。

“这儿有个洞穴,”他说。

那个洞又通到一个地窖一样的洞里。地上的洞口上面有些铁盖子。我们拉起了一个铁盖子,就听到河水在我们下边流着。

“如果下边的隧道阻塞了,那么它们就可能使用这些洞穴,”弗里茨说。“不过,那不大可能发生。这儿有足够的空地方可以搞我们的工作,威尔。”

我反驳说:“那儿完全是漆黑的。”

“我们就在黑暗中搞吧,”他回答说。“我们的眼睛很快就会习惯的。我已经能看得比较清楚了。”

我几乎什么也看不见。然而他是正确的。我们得安排好去干。任何其他地方的空气温度都不够凉爽。

我问:“今天晚上我们能动手干吗?”

“我们可以开始,”弗里茨说。“但是对付那几个小罐子,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在接下来的几天夜里,我们干得很辛苦。我们一点一点地把每一件东西搬到洞里。我们只在白天呆在外边,仍旧不得不到那个栖息所去吃饭和睡觉。我们并不总是能够找到空床。有时候,我实在太累了,就倒在地板上睡着了。

时光流逝过去。酵母效果很好,我们造的酒精慢慢地增加了。有一天,弗里茨说:“现在,我们所需要的酒精已经足够了。但是,距离我们必须发动进攻的时间,还有一个星期。因此,我们要继续制造酒精。每一滴酒精都是有帮助的。我们用得越多,我们看到的效果也就越快。”

还有一个严重问题存在着:这就是进攻的时间。酒精产生效果究竟会有多快呢?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些怪物统治者发现出纰漏又会有多快呢?它们的每一座城市都能向其他城市拍发出无线电信息,彼此都可以发出危险的警报。因此,我们的攻击必须在每一座城市里在同一时刻发动。

然而,在所有三个城市,那一时刻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