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威尔历险记-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们大家考虑着这个主意的时候,全都停下来不说话了。后来朱利叶斯说道:

“这个计划可能行得通。不过我们能够肯定我们的人能把那个三脚机器人吸引过来吗?三脚机器人每天都看得见骑马的人。我们的人怎样才能看上去不同寻常呢?”

“那个人可以穿一身颜色鲜艳的衣服,”江波儿说。“而且,要是他的那匹马也涂上颜色……”

“要绿颜色,”弗里茨打断了他的话。“那是他们自己的颜色。一个穿绿衣服的人,骑在一匹绿颜色的马上。那肯定会吸引它们的注意。”

每一个人仿佛都喜欢这个主意。朱利叶斯说:“是啊!这能行。现在我们只剩一个问题了。谁来骑那匹绿颜色的马呢?”

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快了起来。这些人全都是科学家。他们没有骑马的技能。很清楚,会被选中的不是弗里茨就是我。我骑克里斯特这匹马已经有一年多了。我们人、马之间彼此息息相通。但是,弗里茨骑那匹马仅仅只有几个星期。

我引起了朱利叶斯的注意。“先生!我可否建议……”

我们要进行诱捕的那一天很快就到来了。我们从植物的一种汁液中制成了一种绿色液体。当我们在我那匹克里斯特的马身上涂颜色的时候,它并不反抗。那种颜色很容易就可以再洗掉。那种颜色对一匹马来说,肯定是稀奇古怪的。

我穿上了同样颜色的一件绿上衣和一条绿裤子。接着,江波儿就想要用那种绿色液体来涂我的脸。我强烈表示反对,但是朱利叶斯支持江波儿,因此我不得不表示同意。甚至连弗里茨后来也笑了起来。而弗里茨对任何事情都是很少出声大笑的;因此,我看上去一定是非常古怪。

给我的命令是清楚的。三脚机器人一从山边转过来,我就得马上去吸引三脚机器人的注意。接着,我必须骑着马全速朝着那个陷阱跑。在那个坑洞和悬崖之间,有个刚刚够我骑马跑过去的空间。然而,那个三脚机器人却只能笔直地穿过那个深坑。

一切终于准备停当了。我第十次又检查了一下克里斯特马鞍上的带子。其余的人跟我握过手,接着就全走开了。当我看着他们走去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孤单。这时我只好等着了。

我经常要等着危险降临。我知道那种危险是怎么样一种危险。不过,这一次的危险却极其严重,而且,这一次我是孤零零一个人。

在我能够面临危险之前,我就已经感觉到危险了。地面上开始可以感到有些震动——那个三脚机器人走过来啦!我不觉颤抖了起来,我的马克里斯特也有点发抖。我用手拍了拍马头,给它鼓一点勇气。那个三脚机器人会不会再次改变它的路线呢?它会不会朝着我走过来?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我得再走近一点。

是了。现在它转过身朝着我走过来了。我用脚后跟碰了一下克里斯特,它就开始跑了起来。

我想要回头朝后面看,但是又不敢看。只听见那个三脚机器人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了。很清楚,它正在加快行走的速度。

暗灰色的海就在我的右边。在风的吹卷下,海浪的浪尖是白色的,海风正迎面吹来。风是不是会使我的速度慢下来呢?我真的这样担心。

在我的左边,是悬崖峭壁。我驰过了一片熟悉的荆棘丛,接着又跑过了一块岩石,那块岩石的形状就象一块面包。

还有四百多码,跑过这段路我就安全了。然而,我是不是太迟了?我听到空中传来一种钢铁的呼啸声。一只触手朝着我打了下来。

我急忙驱策克里斯特朝右边跑。那只钢铁触手没有击中我,然而却打中了克里斯特。它一定是刚好在马鞍后面的背上打了一下。那匹马一下子就摔倒了,再也爬不起来。当那匹马跌倒时,它把我从马头上抛了出去。我重重地摔在地上,滚了一下。接着我就跳起来拼命跑。

每时每刻,我都料想自己会被抓到空中。然而,三脚机器人里面的几个怪物统治者对克里斯特更感兴趣。我迅速向后面扫了一眼。那匹马已经被抓起来,送到三脚机器人身上许多绿窗子中的一个窗口了。那匹马正在微弱地挣扎着。

我继续奔跑着。只有两百多码了。如果那些怪物统治者仍旧继续检验克里斯特,那么我就脱险了。我还敢于又回头看了一眼。当我回头看的时候,它们把那匹马从六十英尺高的地方扔了下来。那匹马想必是立刻就摔死了。

现在,那个三脚机器人急匆匆地来追我了。我无法跑得再快一点。那个陷阱的边好象仍旧离得很远,而一只钢铁触手已经朝我伸了过来。它是在象一只猫捉弄一只老鼠那样,要拿我耍着玩儿吗?

突然,我认出了一个标记。那个陷阱在那儿,就在我的前面。这时我已经不能绕着陷阱边缘跑了。时间来不及了。我不得不笔直地从陷阱上面跑过去。幸而,陷阱上面的覆盖物,能够经得住我的体重。接着,肯定地,那个三脚机器人会跟着我,追上来。

一点不错。那个三脚机器人追上来了。而我已经成功了!

我不需要朝周围打量。我身后因陷阱上树枝折断发出了很大的响声。我脚下陷阱上的表面一层裂开来,散落下去。

我开始朝下跌落。我抓住了一根树枝,断了,于是我又继续摔了下去。我又抓住一根枝条。那是荆棘丛的枝条,棘刺把我的两只手全弄破了,不过枝条没有折断。

紧接着,那个三脚机器人的一只前腿落进了陷阱,跌到深坑底下去了。它的第二条腿在空中狂乱地踢来踢去。三脚机器人失去了平衡,它那个庞大、滚园的身驱朝我的头顶上压了下来。幸亏没打中我。接着,它就猛烈地撞在深坑洞底的地上,发出了很大响声。它摔下来的剧烈碰撞,使得整个地方都震动起来。

我差一点跌进坑底。我知道,现在不会有人来救我。他们所有的人都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干。我攀援着已经残破的网状树杆,缓慢地向上爬。

当我爬到了陷阱上边,一切都进行得很好。那个三脚机器人身上的外边那扇门,在它摔下去的时候,已经给撞开了。弗里茨已经跳了进去,而且给我们的人指点其他的门。他们已经在运用他们那个特殊的机器把门凿穿、割开。而且,他们把防护面具也带上了,用来防止那种有毒的绿色空气。

几分钟以后,他们已经到了里面。

那几个怪物统治者全死了吗?或者它们仅仅是由于被剧烈地震了一下,由于失去了它们那种空气而昏迷了过去?弗里茨抚摸着它们的皮肤,在他摸的地方,血液应该是最靠近表皮流动的。

“这一个怪物是活的,”他说。“把那个防护面具拉到它的头上,给它套上。然后紧紧地系牢。我们必须赶快做好,不然它也会死掉。”

当他们把那具庞大的身驱拖出来的时候,我就看着。那三条短腿先露出来。接着是它那金宇塔形的身体,连同三条触角一样的手。最后拖出来的是那个长着三只圆眼睛的脑袋。它给我带来了非常不愉快的记忆,那种记忆差不多使我觉得一阵恶心。

在三脚机器人的那扇门的下边,准备好了一辆两轮货车,车上放着一个大木箱子。木箱上的裂缝全用蜡封住了,免得空气从缝隙间漏出去。如果怪物统治者呼吸了我们的空气,它的肺就会中毒。我们的空气也会使它们的皮肤受到毒害。因此,光是一个防护面具是不够的。它的整个身体都不得不保护起来。

他们把那个怪物放进了箱子,关上了盖子。而且他们又用蜡把盖子周围的缝隙密封了起来。现在,空气只能通过一根细管子从每一头进出。

已经准备好用一些大玻璃瓶来提供那种绿颜色的空气。他们通过一根管子抽出这种绿颜色的空气,送进去;而且,通过第二根管子,把我们那种新鲜空气吸出去。

最后,一切都准备好了。几匹马就开始拉。那辆货车朝海岸隆隆地滚动过去。没多久,那只箱子就安全地装到了船上。

我想要去把克里斯特掩埋掉。不幸的是,没有时间了。不过,我们迅速地把它身上那种绿色液体洗掉了,就好象这种魔术戏法可能会再运用下去一样。我们不能把其余的一些马匹跟我们一道带走。因此我们就把它们放生了。后来,我们在那辆车上系了一根绳子,把车子拖进了深水。

当那只船驶离的时候,我回过头去张望。没有什么东西在岸上走动。那些马已经跑了。那个破碎的三脚机器人难看地歪着倒在一边。一种暗淡的绿颜色云雾,仍然从它的身躯里升起。

其余几个怪物统治者肯定已经死了。我们的电子射线已经起了作用,没有人来救它们。没多久,海岸就在远处消失得看不见了。即使有任何三脚机器人前来援救,现在它们也看不见我们了。

船长给我们拿来了热酒,使我们又冷又湿的身体,感到愉快和舒适一点。那天夜里,我们就带着俘获到的犯人返航,回到了那座城堡。

第九章 乌尔夫到城堡里来了

朱利叶斯几天以后离开了我们。“科学家们要有几个月时间对那个怪物统治者进行检查,”他解释着说。“与此同时,其他一些问题要求我予以注意。”

弗里茨和我在期待着被派走。然而朱利叶斯告诉我们要留下来。

“你们可以看守这个俘虏,”他说。“你们知道它需要些什么。因此你们可以帮助我们使它活下去。而且,在我们的科学家们要讯问那个怪物时,你们在那座城市里的经验,对科学家们可能会有所帮助。”

那并不是一种十分有趣的工作。然而,能休息一下,我们倒也不反对。在来到这座城堡之前,我们已经有一年多时间始终在各处游动旅行了。

重新同江波儿在一起,我也感到高兴。如今,弗里茨和我彼此之间已经很了解。我们是好朋友。不过,在我们的旅程中,他从来也不多说话。我已经很久没听到江波儿的那些有趣的谈话了。其他的科学家们,尽管年龄大得多,对他却显然很尊重。但是,江波儿从来也不吹嘘他的那些发明创造。他从来也不使自己显得过分骄傲。他所喜爱和关心的仅仅是他工作的成果,而不是他自己的荣誉。

有一天,我感到一种不愉快的惊讶。乌尔夫来了。

乌尔夫是那艘厄康宁号驳船的船长,我们就是乘那艘驳船开始旅行去参加竞技会的。如今,疾病使得他离开了那艘驳船。朱利叶斯派他到我们的城堡里来当警卫。而我和弗里茨就受他的指挥。

他对我们两个人记得十分清楚。而且,他就根据他的记忆来对待我们。这对弗里茨倒是挺好。弗里茨过去总是听从他的命令,而且从来也没有给他添过麻烦。

江波儿和我就不同了。我们曾经搞出许多麻烦事。当乌尔夫到镇上去的时候,他曾禁止我们离开那艘驳船。后来,我们说服了他的助手,使他同意让我们去了。我们是很有理由那样做的。但是,乌尔夫对任何理由都不感兴趣。

倒霉的是,我在酒店里被拖进了一场殴斗。警察把我抓了起来。江波儿那天夜里才把我救了出去。由于乌尔夫害怕警察,他就扔下我们,把驳船开走了。而且他始终也没有原谅我们。

现在,江波儿并不在他的指挥之下。事实上,乌尔夫看上去好象是尊重他的,因为他已经是一个科学家了。

但是,乌尔夫一点也不尊重我。我在竞技会上的成就并没有使他变得两样一点。我在三脚机器人城市里所干的工作,也不能使他对我有不同的看法。那一切仿佛使他对我更加憎恨。

在他看来,我是因为走运才获得了成功。我不是通过纪律训练的结果而取得成功的。这是很不好的。我的榜样会鼓励别人去信赖他们的运气。纪律是必须训练的。因此他就打算用纪律来教训我。

我决定愉快地接受他给我的命令。说不定,服从会使他待我好一点。不幸的是,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我越是服从,我受到的惩罚和咒骂就越厉害。我开始憎恨他,比对怪物统治者还要憎恨。

乌尔夫有一种古怪的思想。直到后来我也始终不能理解。不过,当他攻击我的时候,他实际上是在攻击他自己性格上的弱点。

他那丑陋的身体和许多坏习惯,使得我特别难于对他表示服从。他长着一对厚厚的嘴唇和一只打断了骨头的鼻子。而且,他那矮胖的身上长满了黑毛。他吃喝起来发出很大的响声,活象一头猪。他老是吐痰,多数就吐在一块红白相间的手帕里。

事实上,他是在咳血,正在缓慢地走向死亡。不过,那时候我并不知道。

即使是我知道了,我还是会憎恨他的。他一直在咒骂我,批评我。每过一天.我就更加难于控制我的怒气。

弗里茨对我表示了极大的同情。他帮助我保持镇静。他经常为我的错误而接受责难。江波儿也非常好。当我不值勤的时候,我跟他谈得很多。

还有另一个人也帮助我摆脱了烦脑。那就是我们的俘虏——那个怪物统治者。他的名字叫鲁基。

鲁基的不愉快的遭遇,好象并没有对他产生严重的影响。科学家们努力试图要使它在城堡里过得舒适一点。弗里茨和我在那间栖息所里照顾他,那间栖息所也就是它的牢房。当然,我们是戴着防护面具的。我们对防护面具已经习惯了,而且,我们对那些怪物统治者的习惯也早已习以为常。

那是一间四壁有着坚硬岩石的大房间。那间房间就在城堡主要部分的下面。很清楚,在古时候,这间房间曾经是个牢房。地上有一个大洞,那就可以用来做一个水池。我们用温水灌满了一池水。也许,那个怪物统治者会喜欢比这更热一点的水。不过,这总比没有要好一点。

弗里茨逃离那座城市的时候,曾经带回来一些怪物统治者吃的东西。因此,科学家们就能照样准备出一些东西来。

有好几天工夫,鲁基由于受到撞击的震动而痛苦。接着它又病了几天,那种病也经常使我过去那个怪物统治者感到难受。在它的皮肤上有好些地方露出了棕黄颜色。它的几只触角一样的手臂不住地发抖。食物也不能引起它的兴趣。

对于它的那种病,我们无法治疗;弗里茨和我从那座城市里带出来一些气泡泡。慢慢地鲁基好起来了。一个星期之后,它的皮肤又发绿了,而且它显得非常饥饿。

起初,它不回答任何问题。

“大部分怪物统治者会说我们人类所有的主要语言,”我对江波儿说。“我们选中的这个怪物,会不会是它们中任何一种人类语言都不会说的呢?”

“也许,鲁基并不象他看上去的那样笨,”江波儿回答说。“它可能是假装听不懂。安德烈是这样想的。”

后来,安德烈亲自来看我们了。“明天,在那个俘虏的水池里一点温水也不要放,”他说。

鲁基很快就感到不舒服了。他走到那个空空的洞穴那儿,用它的几只触角一样的手臂挥动着。我们不理睬它。当我们刚要离开那间栖息所的时候,它终于开口了。它用德语说道:

“给我拿水来,我要洗个澡。”

我朝上看着它那张庞大的丑脸,对它说:“你要说‘请’!”

然而,那个怪物统治者从来也没学过“请”这个词。它只是重复着说:“给我拿水来。”

“等一等,”我说。“我要去问问科学家们。”

在那以后,它就比较乐于说话了。但是它对任何问题都不回答。有时候,我们理解它的理由。它不会说出任何可能威胁它那座城市安全的话。那是很自然的。

由于我能够跟它对谈,我就开始把它当作一个人那样来对待。它仍然是我们的敌人,不过,它也有个性特征。例如,有一天,因为乌尔夫给了我另一个工作去干,所以它的晚饭就迟了一点。我说,我为此十分抱歉。

它轻轻地挥动了一下触角,回答说:

“那不要紧。我有许多感兴趣的事要做,有许多有趣的东西要看。”

它那间牢房四周围都是光秃秃的墙壁。仅有的光线就是两盏小绿灯发出来的。它能够看些什么,或者干些什么呢?我凝视着它的那张脸。它脸上皮肤间的那些纹路,是不是一种微笑呢?

是了,说不定是微笑。它,鲁基,在开玩笑呢!那是个极小的玩笑,但毕竟还是个玩笑!在那座城市里的那些怪物统治者,对于任何事情好象从来也不会感到有兴趣。这么说,鲁基是有点不同了。它开始对我感兴趣了。

第十章 快乐比自由更有价值吗

我们被告知,要尽可能多地跟鲁基谈话。而且我们必须汇报所有我们交谈的内容。科学家们也对它进行讯问。然而,它同我们谈起来更自由一些,因此我们希望了解某种重要的事情。

它谈到许多有关使用奴隶的事。它根本就不赞同这种做法。另一些怪物统治者也持有同样的意见,不过理由却不一样。我已经知道了这一点。它们说:“如果我们依赖奴隶们,那么我们的种族就会衰弱下去。”然而,它们并不关心奴隶们的不幸命运。

鲁基好象真的对人类有所同情。“人类现在比他们过去要幸福一些,”它说。“在我们到来之前,他们彼此之间总是相互打来打去。戴上机器帽子,就把那种拼杀制止了。”

我本人是憎恨战争这种念头的。鲁基仿佛甚至比我更加憎恨战争。然而,在他的辩论中有一些弱点。它没有“自由”的概念。

我记得温彻斯特有一个人,他把野兽关在一些笼子里面。“它们在笼子里过得挺快活,”他说。“当这些野兽自由的时候,它们总是要挨饿。它们进行捕杀,也被捕杀,还得忍受恐怖和疾病的痛苦。然而我饲养它们,照料它们的健康。看看它们,是那么肥,长得那么好。”

他的那些话,那时曾经使我感到满意。现在可就不然了。

我们的科学家们不仅仅对鲁基的思想状况感到兴趣。他们还对它的身体进行研究。它从来也不反抗。好象没有什么使它觉得恼火。它让他们给它验血。只是当它的房间里不够热的时候它会抱怨。

科学家们还以它吃的东西和喝的饮料耍一些花招。他们想要看一看各种各样的物质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不过,这种实验没有成功。一给它什么奇怪的东西,它立刻就会知道,而且拒绝去碰它。

有一天,我问江波儿:“你们不得不这样来对待鲁基吗?在那座城市里,总是给我们纯净的食物和水的。因为你们的实验,鲁基已经有两天没有吃任何东西了。那好象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残酷。”

江波儿说:“如果你是这样来考虑这个问题,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是残酷的。它的栖息所太小了,也不够暖和。而且它还失去了在那座城市里生活的那种铅一样的重量。”

“那些情况破坏了它的舒适,”我说。“但是,那并不严重。破坏了它的食物就不同了。它会认为你们在毒害它。所以它就不吃。那可就严重了。”

然而,江波儿坚定地回答:“如果我们想要打败那些怪物统治者,我们就必须去发现它们的弱点。你自己已经发现了它们的一个弱点:‘在它们的鼻子上面狠狠打一下就会把它们干掉。’然而,那个弱点对我们没有多大帮助,因为我们够不到那个部位。因此,我们就需要去寻找另一种弱点。”

我懂了。不过我还是对这种事感到不愉快。

“我对鲁基感到抱歉。如果它是弗里茨那个怪物统治者,我不会反对让它吃点苦头。然而,鲁基是比较善良的。它反对使用奴隶。它是这样说的。而且怪物统治者是不撒谎的,它们不会撒谎。”

“它们可能不撒谎,”江波儿说,“不过它们也不讲真话。你说它不残忍,它反对使用奴隶。它有没有反对怪物统治者那项庞大的计划呢?它有没有反对用它们那种绿色空气把我们全都毒死呢?”

“有关这些事,它什么也没谈过。”

“没有谈过。但是它是知道这件事的。它并不知道我们已经了解了这件事。因此它保持沉默。它可能并不是象弗里茨的怪物统治者那样,以残酷来取乐。但是,它是忠于它的种族的。所以,它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需要每一种可能用来反击它们的武器。鲁基的舒适和鲁基的生命并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打败那些怪物统治者。”

我说:“你不必提醒我啦!”

江波儿笑了。“我知道。横竖它的下一顿饭里面就不会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了。我们并不想把它杀掉。如果它活着留下来,那对我们就会更有用处。”

我们坐在城堡的墙上,能够看到大海的全景。是个令人愉快的暖和天气,没有风。冬天的太阳,就象一只圆球一样的柑桔,从天空缓慢地降落下去。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威尔·帕克!你在哪儿呀,你这没用的傻瓜?到这儿来!立刻就来!你听到了没有?”

江波儿看出了我脸上流露出来的苦闷的表情。他说:“我希望乌尔夫不会使你的生活变得过分困难,威尔。”

“没有人会关心我的困难,”我回答。

“我们需要你和弗里茨在这儿。你们俩都是熟悉那些怪物统治者的。因此就完全由你们来照料鲁基,而且你们会注意到它的任何异常情况。但是,朱利叶斯并不了解你和乌尔夫之间有多么大的麻烦。”

“一把锯子和一根木头之间总是会产生麻烦事的,”我说。“而我就是那把锯子。”

“你接受了乌尔夫作为你的领导人。但是,你并不把他当作一个人那样尊重,威尔。那使得他感到恼火。”

尊重?对乌尔夫?这种建议叫我感到吃惊。我激烈地回答说:“我服从他的命令。他还想要求些什么呢?”

第十一章 给鲁基喝了一点酒

自乌尔夫到城堡以来,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种变化。在厄康宁号驳船上的时候,他经常要喝很多酒。由于他酗酒,招来了许多麻烦,江波儿和我才会离开那艘驳船。在这儿城堡里面,他根本就不喝酒了。

其他人喝啤酒。而且正餐总供应红酒。然而,乌尔夫甚至连那些酒也不喝。有时候,我希望他会喝上一点酒。那可能会使他的脾气好一点。

有一天早晨,朱利叶斯的一个通讯员到城堡里来了。我不知道带来的是什么信息。不过他还带来了一对棕色的石壶。他说,他是乌尔夫的老朋友。壶里装的是叫做荷兰杜松子酒一类的烈酒。过去,他和乌尔夫经常在一起喝这种酒。

也许是他那个老朋友说服他恢复了他的老习惯。也许杜松子酒是他唯一真正喜欢喝的酒。我无从得知。不过,我注意到他们正坐在乌尔夫的房间里,一只酒壶和两只玻璃杯就放在他们之间的那张桌子上。

任何能吸引乌尔夫注意的事,都会给我一个休息的机会。那天早晨,我很高兴能够躲开了他。

下午,那个通讯员走了。他给乌尔夫留下了另一瓶杜松子酒。而且,乌尔夫已经喝得太多了。那我是能看出来的。午饭他什么也没吃。这时他又打开了第二壶酒,继续自斟自酌起来。

他好象很悲伤的样子。对谁都不说话。他对自己周围正在发生什么事,一点也不注意。当然,他是不能象这样去执行他的任务的。不过,弗里茨和我知道我们该做些什么。

这是个浓云密布的阴沉沉的天气。傍晚,天很早就完全黑了下来。我为鲁基准备好了晚饭。在到那间栖息所去的路上,我经过了乌尔夫的门口。我刚好能看出他在黑洞洞的屋里,仍旧坐在他的椅子上。那壶杜松子酒还在他的旁边放着。我什么也没说,不过,他看到我走了过去。

“你到哪儿去,帕克?”他招呼着说。他的声音有点发颤。

“我把俘虏的晚饭给它拿去,先生,”我说道。

“到这儿来!”

我走了过去,站在他的面前。我仍旧端着鲁基的那份托盘。

“为什么你不把这儿的灯点起来?”

“把灯点亮的时间还没到呢,”我回答。

这倒是真的。乌尔夫为每一件事情都规定了固定的时间。不到时间,就是差一刻钟也不能把灯点亮。如果我把灯点亮得太早了,那么我就是自找麻烦了。

“把灯点起来,”他说。“不许争辩,帕克。当我叫你干什么事的时候,就马上去干。你懂不懂?”

“是,先生。不过,是你规定了点灯的时间。”

他站了起来。他的两条腿跟他的说话声音一样,摇摇晃晃的稳不下来。他向前倾斜着,两只手支撑在桌子上。我能够闻到他喷出来的那股子杜松子酒的气味。

“你必须学会服……服从,帕克。今天晚上你要干额外的任务。现在你把那个托盘放下来,你去把那盏灯点起来。听清楚了投有?”

我一声不响地顺从了他。灯光照在他那迟钝的脸上,那张脸由于喝饱了老酒已经变成红的了。

我冷冷地说:“就是这些事了吗,先生?那么我要去干我的事了。”

“你很高兴去探望你的朋友鲁基,是不是?我猜,你跟那个畜牲谈话,比为我干事还要轻松,对吗?”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托盘拿了起来。“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先生?”

“等一下。”

乌尔夫放声大笑。他拿起了他的玻璃杯,喝了一口。然后,他就把剩下来的杜松子酒全倒进了鲁基的食物里。我只是默默地看着,一句话也不说。

“去吧,”他说。“把你朋友的晚饭拿给他吧。那会使它清醒起来,使它谈话。”

我知道得非常清楚,我应该做些什么。我应该去给鲁基再做一顿新鲜晚饭。然而我却以一种厌恶的语调说:“这是一道命令吗,先生?”

他同我一样愤怒。不过,他的脾气是暴躁的,而我却是冰冷的。而且,那种杜松子酒支配了他的理智。他说:“不许争论,帕克。立刻把那东西给它吃!”

我拿起了托盘就走了出去。当然,我是鲁莽了。然而,乌尔夫却犯下了一个严重错误。我想要使他陷入困境。

“鲁基会拒绝它的食物的,”我在想。“我会报告这桩事。科学家们将会检验它的食物,他们也就会发现乌尔夫愚蠢的鬼把戏。我只需要服从给我下的命令。那时乌尔夫就会受到惩罚。”

当我走到那间栖息所的时候,我听到乌尔夫在呼叫。我走进去,放下了托盘。接着我就回到乌尔夫的房间。

“把那道命令忘掉吧,”他说。“给那畜牲准备一顿新鲜饭。”

我说:“我已经立刻就把那个托盘拿进去了。是你叫我那样干的。”

“那么再把它拿出来吧。等一等!我跟你一道去。”

我觉得懊恼了。我在想:“现在,鲁基会吃一顿新鲜饭了,我也就什么都不能报告了。”乌尔夫值勤的时候,喝酒喝得太多。那我当然可以报告。但是,尽管我憎恶他,我还是太骄傲了,以致我不愿意那样干。

我不得不帮助他戴上防护面具。他的两只手抖得太厉害了,以致无法去系那几根带子。后来他终于准备好了,我们就走了进去。乌尔夫先走了进去。接着他就突然吓得叫了起来。

鲁基的饭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