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第七个读者-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和前两起案子一样,又是毫无头绪。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师大已经死了四个人,不仅在师大再次掀起了轩然大波,C市的市民也开始关注师大的这几起命案。这件事引起了市里部分领导的重视,特意叫市局去市里汇报了情况,据传,市长还发了脾气。局里的头头们挨了顿批后,决定把师大的命案列为一号公案,成立了局长为首的专案组,集中全局力量全力侦破,邢至森被任命为直接负责人。
    刑警队里的人除了有特殊情况的以外,全部被派为外勤,邢至森和丁树成每天也是忙得昏天黑地,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最大的症结在于:作案动机究竟是什么?
    这是最最困扰专案组的问题。对于一般命案,如果能够推断出凶手的作案动机,那么侦查工作就有一个大致的方向。可是师大这四起命案,表面上看起来被害人之间毫无瓜葛,除了集中在法学院和经济系之外,死者的背景和社会关系毫无相似之处和交叉点。这使得侦破工作无从下手,只能全力放在外围,希望能有一点蛛丝马迹可寻,而这是一个非常浩繁复杂的任务,短期内找出线索的可能性很小。
    另一个问题是:还会不会死人了?
    这是师大校方更为关注的问题。公安局的目标是破案,而学校的目标则是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因为,学校已经大乱了。
    操场上发生命案当天,几百个学生聚在行政楼前,要校长和保卫处出来给个说法。校长最初不肯出面,让校长助理和几个副校长出来斡旋。学生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人也越聚越多,最后大约2000人围聚在行政楼前,齐声喊口号,“我们要安全,我们要生存!”“校园不是屠宰场!”“学校无能,校长下台!”当天全校的教学和行政陷入瘫痪,几个年龄比较大的教师说,仿佛一夜回到了文革期间。后来校长不得不和保卫处处长陈斌出面安抚学生,保证加强校园保卫,决不发生类似事件。学生们还是不依不饶,最后,头发花白的校长拍了胸脯,说再死人,他就从行政楼上跳下去,学生们才慢慢散去。
    当天,学校就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决定保卫处和学生会联合组成校园治安联防队,抽调一台面包车当作巡逻车,24小时在校园内巡逻。同时严格各宿舍楼和教学楼的管理制度,宿舍楼的关门时间提前到22点,出入各教学楼需持学生证,并在九点半之前离开教学楼。每个教学楼和宿舍楼的管理员都增派了人手,并配发了塑胶警棍。
    一夜之间,曾经安逸祥和的师大校园变成了戒备森严的集中营。
    一到傍晚,往日里喧闹的校园里变得死气沉沉,去自习室的学生越来越少,偶尔在路上遇到几对耐不住寂寞,出来约会的情侣,也是不安的相互打量。寝室里的人也不多,许多家住本市的学生受不了学校压抑的气氛,上完课后就直接回家了。
    尤其在发生了命案的男生二舍,曾经爱说爱闹的男孩们好像一下子都长大了,变得沉默寡言。关寝之后,走廊里不再有嘻嘻哈哈的说笑和爽朗的脏话,每个人都轻手轻脚的,似乎怕打扰这个楼里游荡的某个魂灵,偶尔有人失手把脸盆和牙杯打翻在地,总会引起一片惊叫和无数惊恐的回眸。
    管理员孙梅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学校考虑到男生二舍只有一个管理员,还是个女的,就给二舍增加了一个管理员,一个50多岁的鳏夫,一嘴大黄牙,眼神色迷迷的。孙梅和这个管理员相处了几天,就给学校打报告要求更换,说是一个寡妇,一个鳏夫,整天对着脸,怕别人说闲话。学校人手正紧,没有同意,就提出给孙梅换个宿舍楼,孙梅不干,说是学生比较熟悉,便于管理,也就不再提换管理员的事了。只是她对学生的态度越来越差,学生稍晚点归寝就会引来她一顿叫骂,学生们当面叫她孙姨,背后都叫她孙更年。
    方木这天晚上归寝就稍晚了点,快走到楼下的时候,看见孙梅正准备关门,他忙喊了声:“等等!”孙梅看了他一眼,“砰”的一声关上宿舍门,还“咔嗒”一声上了锁。
    方木慌了,几步跑到门前,用力拍打着大门,“孙姨,是我,开门啊。”
    孙梅在里面不紧不慢的说:“几点关门你不知道啊?”
    方木陪着笑脸说:“知道,今天有点事耽误了,孙姨你快开门,我保证下不为例。”
    “你说几点回来就几点回来?学校有规定你不知道么,我给你开门了,保卫处扣我工资你给我补啊?”
    方木哀求道:“孙姨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孙梅干脆不说话了。
    方木又叫了几声,里面还是没有反应。他也有点火了,正想骂人,门开了,吴涵的脸露了出来,他冲方木招招手,示意他赶快进来,方木急忙一闪身进了门。
    “今天值班?”方木小声问。
    “嗯,快上楼吧。”
    “谢谢三哥。”方木看看一旁沉着脸的孙梅,不敢多说,几步跑上了楼梯。
    走廊里静悄悄的,方木一口气爬上三楼,走到352寝室门口,推推门,门锁着。
    “老三?”屋里传来老大的声音。
    “方木。”
    “你等着啊。”
    屋里传来下床和穿拖鞋的声音。门开了,老大只穿着内裤,抱着膀跑回床上。
    “这么早锁门干吗?”方木问。
    老大边往被窝里钻边说:“安全点呗。怎么才回来,我们以为你回家了呢。”
    方木把书包扔在床上,“看书看过点了,妈的,孙梅这老家伙,差点没进来。”
    几个人嘿嘿的笑了起来。“孙更年骂你了?”
    “那倒没有,不过她就是不开门,好在三哥今天值班。”
    “嗯,”老大在被子里点点头,“老三和孙梅关系不错。”
    方木脱掉衣服,拿起脸盆去水房洗脸刷牙。回来的时候,他看看对门的351寝室。还没到熄灯的时候,里面却漆黑一片。351寝室里有六个人,除了老大孔庆东和死了的周军,另外四个都是本市人,最近上完课就都回家住了,孔庆东不敢一个人睡,就搬到其他寝室住。
    方木看看紧锁的房门,那个有点闹人的小个子在这里住了三年,每天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各个寝室乱窜,要开水,吹牛皮,跟大家开着粗鲁的玩笑,可是现在,他化作一把黑灰,躺在千里之外的家里的那个小匣子里。
    方木回过身,走回自己的寝室。
    死了这么多人,他已经无力悲伤了。
    方木躺在床上,可是毫无睡意,他看看表,离熄灯还有十几分钟。他翻身下床,从床下拿起两个哑铃,费力的作着阔胸运动。
    校园里加强管理之后,男生们每天早早的回到寝室,都闲得无聊,于是健身运动在楼里悄悄流行起来,一来解闷,二来万一某天遭遇不测,也好保护自己。方木也买了两个哑铃,可是自己实在不善于此道,没做几下,就有点体力不支了。
    正在气喘吁吁的时候,吴涵推门走了进来。
    “嗬,你也玩这玩意呢?”吴涵笑着说。他接过哑铃,毫不费力的作了几个动作。
    “好厉害啊。”方木羡慕的说。
    “小意思。”吴涵放下哑铃,一幅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
    “方木你和老三比不了,三哥做农活长大的,哪像你,娇生惯养的。”祝老四在一旁插嘴。
    吴涵的脸色变了变,伸手到上铺拿了几本书。
    “三哥,你今晚值班啊?”老五问。
    “是啊,拿几本书看,你们睡吧,把门锁好。”说完,吴涵就推门走了。
正文 第九章 死亡借书卡
    方木并不是一个侦探迷,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比这个校园里的任何人都关注这几起杀人案。
    那天早上,方木也随着看热闹的人群去了操场,亲眼目睹了宋博和贾飞飞奇异的死状。当人群在为公安局的无能群情激愤的时候,他却被一种无法名状的感觉包围着。学生们去行政楼示威的时候,方木一个人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终于明白了那种感觉是什么。
    恐惧。
    方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到恐惧,不,应该是感到与别人不一样的恐惧。这个校园里的每一个人都感到害怕,因为有一个恶魔就潜伏在这个校园里,他已经夺走了四条性命。在每一个角落里,不管是光明还是黑暗,似乎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这校园里的鲜活的生命,按照恶魔的法则选择下一个羔羊。没有人是安全的,这就是恐怖。
    而方木常常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浑身冰冷。
    因为他觉得自己就是这个恶魔。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我梦游?
    难道我是另外一个我?
    难道我心中的恶,真的能幻化成一个具体的**?
    他开始强迫自己不要入睡。
    实在挺不住了,就把手偷偷的绑在床头。
    他开始问宿舍里的每一个人自己是否说梦话。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精神分裂者。
    当种种试验最终肯定了每天夜晚他都或清醒或沉睡在自己的床上之后,他略略感到释然。
    而那个答案也在那些翻转、扭曲、疯狂的念头里渐渐清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揣测那个恶魔的心思。
    就好像自己隐藏在那个黑影的身体里,随着恶魔的血液,不断地流经恶魔的大脑,每次奔涌而过,方木都要挣扎着回过头来,看看那最隐蔽的角落里,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结局。
    在几天后的一个深夜,方木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他满身大汗地喘着粗气,聆听着黑暗的宿舍里每个室友规律起伏的鼾声。
    他觉得高兴了。
    方木摸索着戴上眼镜,慢慢理顺自己的思路。
    刚才,他在睡梦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那个恶魔,开始在这个游戏中找到了乐趣。
    第一个死者被勒死在厕所里。
    第二个死者被推下楼摔死。
    第三个死者被浑身**的绑在旗杆上活活冻死,风雪让那具曾经滚烫的**变成一具雕塑,逼真却毫无生机。当方木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第一个感觉竟然是:太美了。
    第四个死者被墙上落下的冰凌插死。那需要多么精确的计算和判断。
    这些死者,一个比一个死得诡异,一个比一个死得——有创意。
    他,开始在杀人中找到乐趣。
    艺术化的杀人。
    那么,这个游戏就不会完结。
    方木开始有意识的寻找一些犯罪学和犯罪心理学方面的书籍来看。那天的晚归,就是由于在图书馆里逗留的时间太长。
    方木很难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似乎不能仅仅用好奇心来形容。复仇?似乎也没有必要。除了对周军还略有好感外,其他的死者对于方木而言,都只是一些曾经存在的生命而已。
    既然解释不通,那为什么一定要解释呢?
    图书馆的肇老师对方木很不错,每次方木来借书都大开绿灯,有一些规定不得带出图书馆的书,也允许方木带走,不过次日一定要还。
    这天下午方木来还书的时候,肇老师正忙着整理图书,地上堆满了书和凌乱的借书卡。方木办完了还书手续后,看到肇老师累得满脸是汗,就主动提出来帮忙,肇老师很乐意地答应了。
    工作量很大,但是很简单,就是换借书卡。
    师大图书馆的借书规则是:读者选好要借的书后,把插在封底的借书卡拿出来,在指定的位置填好自己的姓名和院系、学生证号码。然后把借书卡交给管理员,就可以把书拿走了。还书的时候,管理员做好登记后,再把借书卡插回书里。如果一本书被借阅的次数很多的话,借书卡很快就被写满了,因此需要定时更换。
    方木的任务就是翻开两个书架上的每一本书,如果借书卡被写满了,或者只剩下一两个空格的话,就把借书卡换成一张空白的。
    方木一边忙碌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肇老师闲扯。大约一个小时后,一个书架的书整理完了。方木直直腰,走向下一个书架。
    这个书架上的书主要是英文原版书,来借的人不多,方木很快就整理了大半架。这时候,正在处理借书卡的肇老师看看表,“呦,快四点了,方木你先回去吧,马上开饭了。”
    方木看看剩下的小半架书,“没关系,没整理的不多了,很快能做完。”
    肇老师笑笑:“也行,一会我请你去教工食堂吃饭。”
    方木也笑笑说:“好。”伸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
    这本书看起来有点眼熟,借书卡还余下5、6个空格,不用换,方木就把书合上,准备插回书架,就在他合上书的一刹那,一个名字隐隐约约的从眼前一闪而过,方木忙又把书打开。
    借书卡姓名一栏里的一串名字中,赫然写着刘伟丽。
    方木下意识地把借书卡翻过来,心脏开始狂跳。
    他在另一面的借书人姓名中,看到了周军和贾飞飞。
    他把书合上。这是一本英文原版书,书名叫《InternationalEconomicsandInternationalEconomicPolicy》。
    方木看看正在低头忙碌的肇老师,从书包里拿出笔记本,开始逐行抄写借书卡上的每一项内容。
    抄完后,方木飞快地整理着余下的书,然后拿起那本英文书走向门口。
    “肇老师,我想借这本书。”
    肇老师抬起头:“可以。怎么,你要走?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方木飞快的填好借书卡,在肇老师诧异的目光中离开了图书馆。
    走在校园里喧闹的人群中,方木的脑子竟有一段时间一片空白。他走到一张长椅前坐下,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三个死者的名字都出现在这张借书卡上,而这本书现在就躺在自己的书包里。
    这是巧合么?
    如果不是,那么这意味着什么?
    身边走过一群群敲打着饭盆,大声谈笑的男女。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那么关心吃饭。
    如果那个游戏真的没有完结,那么是不是这张借书卡上的每一个人都要死?
    方木开始浑身发抖。
    那张借书卡上也有他的名字。
    良久,方木艰难的站起身来,书包显得那么的沉,他紧紧地按住那本书,仿佛它会突然扑出来,一口咬住方木的咽喉。
    他需要找人谈一谈,尤其是那张借书卡上的人。
    方木、吴涵、祝老四围坐在寝室里的书桌前,桌子上放着那本书和记载着借书卡内容的笔记本。
    三个人都不说话,脸上的表情也惊人的一致。
    惶恐。
    良久,祝老四缓缓的开口了:“这么说,死者都曾经借过这本书?”
    “是的。”方木指指自己的笔记本。
    “这能说明什么?”吴涵问,声音有点发颤。
    “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觉这本书和这些杀人案一定有关系。”方木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鼓足勇气说:“也许,这本书的读者就是凶手的目标。”
    “你是说,凡是借过这本书的人,都要死,包括我们两个,不,我们三个?”祝老四的脸色白得吓人。
    方木沉默了好一会,“我不知道。”
    吴涵低头看着笔记本,小声查着:“十一,十二,十三,一共十四个人。”他抬头看着方木,眼神中满是惊恐,“这么说,还要死十个人?哎,不对。”他又低下头察看名单,“少了一个。”
    方木和祝老四同时说:“什么?”
    “经济系的那个男的,就是被插死那个,叫宋什么来着?这上面没有他。”
    “宋博。”方木拿过笔记本,反复看了两遍。的确,他在图书馆里看到周军、刘伟丽和贾飞飞的名字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张借书卡一定有问题,竟没有注意到宋博的名字不在上面。
    “的确没有。”方木放下笔记本。
    祝老四的脸色稍微恢复了点血色。“我看,只是巧合吧?”他看看吴涵和方木。
    吴涵耸耸肩,转头看着方木。
    方木的心中也感到轻松了一点,但是也有一点沮丧。宋博并没有借过这本书,但是同样也死了,这也许真的只是巧合。他、祝老四和吴涵,以及借书卡上其他几个人,也许并不是凶手下一个目标,这多少让他略略感到心安。只是他刚刚感觉到自己又离那个恶魔近了一步,仿佛是窥见了他黑色衣袍的一角,刚要伸手抓住,却又脱手而去。
    祝老四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重重的躺在床上。
    “你们两个别胡思乱想了,就是巧合,有时间你们去看看图书馆里其他的书,肯定还有其他书是他们都借过的。”
    吴涵又低下头看着笔记本,看了一会,拿起那本书,翻了翻,沉思了一会。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他抬起头看着方木,“老六,我看还是交给警察吧。”
正文 第十章 SUO小组
    一个胖胖的女内勤把方木、吴涵和祝老四带到了邢至森的办公室。邢至森刚刚和衣在沙发上睡了一会,看他们三个进来,急忙起身让他们坐下。
    方木简单地说明了来意,从书包里拿出了那本英文书和笔记本交给了邢至森。邢至森显得很感兴趣,认真地看了半天。最后,他也提出了和吴涵一样的问题:作为死者之一的宋博并不在名单上。他用探询的目光看着方木、吴涵和祝老四:“你们觉得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三个人有点尴尬的互相看了看,吴涵鼓足勇气说:“我们也不能肯定这是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是觉得有点可疑,所以就给你们拿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邢至森看看他:“你叫什么名字?”
    “吴涵。”
    邢至森低头看看笔记本上的名单,又抬起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叫方木,你叫祝承强,对吧?”
    方木和祝老四点点头。
    邢至森说:“你们三个都在这个名单上,你们是不是觉得下一个被害者可能就是你们?”
    三个人的脸都红了。
    “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用不着过分紧张。目前还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四起案子是同一人所为,所以,这本书和这张借书卡也许只是一个巧合。”邢至森注意到方木欲言又止的样子,就冲他努努嘴,示意他有话就说。
    “我觉得,这几起杀人案是同一个人干的。”方木犹豫了一下说。
    “哦?为什么?”邢至森扬起眉毛。
    “这是一种感觉,一种……”方木斟酌着词句,发现很难找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这种感觉,心一横,说出了那句一直憋在心里的话:“我觉得,我能感受到他!”
    祝老四和吴涵吃惊的看着方木。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我就是那个人!”方木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大声说。
    邢至森不动声色的看着面前这个激动的男孩,缓缓地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但是不是我。这一点你们很清楚。”
    邢至森盯着方木看了一会,慢慢的点燃一根烟,“那就谈谈你的感受吧。”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方木向邢至森讲述了自己对这几起凶杀案的看法。尤其是操场双尸案之后,他所感觉到的凶手在杀人中找到的乐趣。他着重强调了一个词:艺术化杀人。
    邢至森始终不动声色的听着,内心却一再被这个男孩震撼。尽管这个男孩的描述毫无事实依据,甚至可以称之为他本人的主观猜想,但是他把凶手的内心世界作为推论的出发点是十分大胆的。尽管邢至森尚未决定把四起凶杀案并案处理,但是他的推测是与方木一致的:凶手是同一个人。如果以此为前提,那么探求凶手的内心世界,对于侦破本案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邢至森决定把书和笔记本留下,作为一条线索好好好查查。送他们出去的时候,邢至森特意把方木叫住,递给他一张自己的名片,嘱咐他再发现什么线索就及时通知他。方木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在回去的车上,吴涵用半是惊讶半是钦佩的口气说:“方木,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祝老四也捶捶方木的肩膀:“以后再有什么想法,别掖着藏着,说出来,大家一起分析分析。”
    方木没有说话,他的手在口袋里紧紧攥住那张名片,眼望着车窗外渐渐深沉的暮色。
    那个人,究竟是谁?
    专案组以那本英文书和借书卡上的名单展开了仔细的调查,然而结果颇让人失望。这是一本《国际经济学与国际经济政策》,作者是一个叫菲利普?;金的外国人。由于是英文原版书,借阅的人不是很多,而且读者都是借完几天后很快就还,估计是查到了需要的资料后就还给了图书馆。从那张借书卡上的名单来看,读者分别来自法学院和经济系(除了这两个系的学生之外,很少有人会对这本英文书感兴趣)。其中,死者周军、刘伟丽、贾飞飞分别借过这本书,但是从三人的先后顺序来看,刘伟丽最早,其次为周军,最后是贾飞飞。第四个死者,就是贾飞飞的男朋友宋博并没有出现在这个名单上。技术组的勘查人员仔细的检查了这本书,试图寻找密码或者暗语之类的东西,结果一无所获。整本书就跟新的一样,只有几处被读者用笔进行了标注。专案组内认为借书卡只是巧合的声音越来越多,经过研究,专案组决定把图书馆现有的藏书彻底检查一遍,如果能够找出其他同时记载三个被害人甚至四个被害人名字的借书卡,就说明这只是巧合。可是从师大图书馆反馈的消息是:图书馆刚刚整理完借书卡,并且已经销毁了一大批。尽管没能最终证明借书卡只是巧合,也没有人愿意查下去了。
    可是方木在图书馆里发现“死亡借书卡”的事情却在校园里传开了,而且越传越玄乎,最流行的版本是图书馆里有一本杀人书,所有借过这本书的人都要死。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找方木,让他看看自己是否在那张读者名单上,得到答案后面如死灰者有之,当场昏厥者有之,欢呼雀跃者有之。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吴涵皱着眉头看着又一批人带着劫后逢生的表情离开352宿舍。
    “那有什么办法,那个经济系二年级的傻逼来了三趟了,我第一次就告诉他借书卡上没有他,他不信,好像我要害他似的。”方木疲惫不堪的说。
    “公安局那边有信么?”吴涵问。
    “没有,”方木有点沮丧的说,“大概人家觉得这就是巧合。”
    “你觉得呢?”
    方木犹豫了一下说:“我觉得不是,这张借书卡肯定有问题。”
    方木又把那个笔记本拿出来,看着上面的名单。
    “也许,下一个要死的人就在这些人之中。”
    吴涵和祝老四颤抖了一下。
    良久,祝老四抬起头,一丝恐惧在眼中闪过,“也许……”
    他躲闪着吴涵和方木的眼神。
    “你是说,凶手也许就在这个名单里?”方木平静的说,“我早就想到了。”
    三个人沉默的坐了一会。
    “我建议,咱们开个会吧。”吴涵慢慢的说,“所有人。”
    聚会安排在下午四点半,食堂正在这个时间开饭,大多数人都去吃饭了,被人打扰的可能性比较小,地点安排在法学院六楼的阶梯教室。方木、吴涵和祝老四分别通知了名单上其余的人。差不多四点四十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到齐了。
    他们是:法学院四年级学生高国栋、齐新;三年级学生方木、吴涵、祝承强、王建;经济系三年级学生陈希(女)、王培(女)、廖闯;二年级学生邹奇、刘柏龙。
    教室里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每个人都偷偷的互相打量着别人,相熟的人不时交头接耳一番。方木感到很多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感到有些不自在,可是想到自己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又不得不打起精神。
    方木清清嗓子,拿起笔记本:“我看大家来得差不多了,我点一下名,念到名字的同学请站起来,大家也好互相认识一下。”
    方木先从法学院的同学点起,高国栋和齐新是上届的师兄,平时总在一起打球,算是比较熟了,至于吴涵和祝老四就更不用说。点到王建的时候,没有人吭声,点了第二遍,角落里一个面色阴郁的男生才懒懒的应了一声。
    其实方木认得他,他是今年才转到本班的。法学院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班级,对外称为基地班。这个班的学生在入学时是单独招进来的,读满四年后可以直接读硕士研究生,当然,这个班的竞争也是很残酷的,每年期末都要通过考试淘汰百分之十,被淘汰的学生分到其它普通班级。相应的,普通班级的学生也可以通过考试进入这个基地班。王建就是在去年的考试中被淘汰下来,分到了方木所在的班级,只是这家伙这学期没怎么上课,所以方木虽然认得他,但是并不熟。
    念完名单后,方木长长的吁了口气,仿佛这是一个很艰难的任务。的确,在这十一个人之中,也许就有下一个牺牲者。这张名单,好像地狱的邀请函一样让人感到恐惧。
    “大家都知道,最近三个月,校园里发生了一连串命案,有四个同学被杀死。而我,在图书馆里发现了这本书和一张借书卡,那四个遇难的同学中有三个:周军、刘伟丽、贾飞飞都借过这本书。”
    尽管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大多数人听了方木的话,还是打了个寒噤。
    “我不知道这张借书卡与这些命案有什么联系,但是我个人感觉这不是一件巧合,当然,我非常希望这是巧合,因此,我想提醒诸位,”方木扫视着每一个人的脸,“性命攸关,万分之一的可能也是我们要警惕的。”
    角落里传来一声冷笑。方木循声望去,角落里的王建笑着摇摇头。
    方木收回目光,“我知道你们都在怀疑,我这么想的依据究竟是什么,那我告诉你们,我不是警察,破案不是我的任务,我也不需要什么证据,毫不掩饰地说,这一切仅仅是我的直觉,我并不指望每个人都能够信任我,但是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够提高警惕,因为下一个受害者很有可能就在我们之中,”他停顿了一下,教室里像死一样寂静,“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互相帮助,互相保护,无论何时都尽量不要单独行动,而且,如果你们发现身边有可疑的事或者人马上互相通报,简而言之,我们需要抱成一个团,也许这样,我们,”他舔舔有点发干的嘴唇,“才能保住我们的命。”
    “可是,我们为什么不能让警察来保护我们呢?”一个经济系的女生发问,方木记得她叫王培。
    “据我所知,目前警察对这个案子还是没什么进展,而且,他们也不认为借书卡与这些命案有什么联系。”吴涵平静的说,“换句话来讲,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是无稽之谈。”
    “那,我们要怎么做?”经济系二年级的邹奇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