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第七个读者-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方木知道他这几天情绪不高,就没跟他说话,收拾书包准备出去上自习,要出门的时候,祝老四叫住了他。
    方木回过头,祝老四泪眼婆娑的看着他,还没等开口,两行泪已经落了下来。
    方木乱了手脚,这胖厮平时没心没肺的,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哭。
    方木忙在桌旁坐下,又不知说什么,只能象征性的拍拍他的肩膀。祝老四低下头伏在桌上,肩头一耸一耸的。
    哭了一会,祝老四站起身,长出了一口气,揪了一块卫生纸很响的擤了擤鼻子。转头平静的问方木,“你相信有鬼么?”
    方木这才注意到桌子上的塑料袋里装着一堆奇怪的玩意儿,似乎是一些写着弯弯曲曲字符的黄纸,一根缠着布条的竹竿,还有一摞纸钱。
    “你不会吧,四哥?”方木竭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惊讶。
    “我真的很喜欢她!”祝老四的眼睛里一下子又溢满了泪水。
    方木看着桌子上的字符和纸钱,心里默默地算了算,恍然大悟地说:“你是想…。”
    “对,今天是刘伟丽的头七,按我们老家的说法,死者在今晚应该回到她死的地方,就是回魂,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我们这里的大仙,我向他买了,不,请了这些东西,今晚给她招魂,也许能知道谁害了她。”
    方木想了想,“头七好像是回自己家看看亲人吧?”
    祝老四被问得愣了一下,“也许,也许顺路回自己死的地方再看看呢,毕竟是最后去过的地方。”他起身拉住方木的手:“寝室里我和你关系最好(方木心里说,是么,我怎么不知道),而且,你胆子最大(我*,我连那个厕所都不敢去),今晚,你跟我一起去吧。”
    方木瞅着祝老四,斟酌着自己的词句,“四哥,我们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你就说你去不去吧!”祝老四的眼泪又流了下来,目光斩钉截铁。
    方木一直是一个心软的人,看着祝老四泪流满面的脸,点了点头。
    按照两个人的计划,九点钟左右,祝老四先进入行政楼,打开一楼厕所的窗户,方木把那一包东西扔进去,再从厕所的窗户爬进去。祝老四在楼里呆到10点左右,再出行政楼,当然最好让值班员看见他出去,在从厕所的窗户爬进行政楼。完事后,让事先打好招呼的吴涵(今晚值班)打开宿舍门回寝室。(这个猪脑子最初的计划是两个人一起大摇大摆地拿着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堂而皇之的进行政楼,方木认为楼里出事以后,肯定会对进楼的人格外注意,所以最好谨慎点。祝老四认为方木的意见很重要,并表示选方木没有选错人,方木心里说:*)
    可是计划实施的时候还是出了点小岔子,一楼的厕所窗户被铁护栏牢牢封住了(这大概是学校的亡羊补牢的措施之一),方木只好把东西交给祝老四之后,硬着头皮在值班员的注视下走进行政楼。
    两个人在17楼的厕所里大气不敢出的躲到12点。(祝老四一进楼就激动无比的想在三楼烧纸,方木提醒他说回魂一般要等到午夜之后,还举出了周星星的《回魂夜》等例子,再说,九点多就在三楼平台上烧纸,不被发现才怪)午夜刚过,两个人悄悄的下到三楼。(祝老四还要坐电梯,方木提醒他这样会被值班员发现,祝再次表示感激,而方木则开始怀疑和这个家伙一起行事是否理智)
    两个人打开三楼走廊里的窗户,来到外面的平台上,天很冷,祝老四抖抖索索的烧了几张纸后,就摇着竹竿念念有词,快一点了,还是一点动静没有。祝老四想了想,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对,就拖长了声音:“伟——丽,你——快——回——来——啊,是——谁——害———了——你,我——给——你——报——仇——雪——恨。”方木听了祝老四鬼气森森的声音,吓得浑身发抖。又叫了半天,还是没有美人的香魂如约而至,两人只好作罢。这时候方木才想起来,出不去了。
    方木和祝老四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厕所里挨一宿,第二天早上行政楼上班后,再偷偷的溜出去。
    厕所的大理石地面冰冷无比。折腾了大半夜的方木背*着暖气,埋怨了祝老四几句,慢慢的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又被祝老四推醒。
    “干什么!”方木揉着眼睛,不耐烦地问。
    祝老四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你说,我们是不是弄错了地方?”
    “什么?”
    “伟丽是在这座楼上的某个地方摔下来的,虽然死在平台上,但时是在上面掉下来的阿。”
    方木瞪大眼睛:“晤,也对。”
    祝老四来了精神,“你记不记得我们学刑法的时候学过,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结果发生地都属于犯罪地,以此类推,伟丽掉下来的地方也应该算啊。”
    方木实在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和他讨论刑法问题,他也不认为刘伟丽死了之后还这么有科研精神,不过他还是同意和祝老四上24楼看看。
    两个人满头大汗的爬上24楼,走廊里黑洞洞的,方木看着黑暗的走廊里若隐若现的复印室,不由得打了个寒噤。祝老四倒是满有情绪,他拉了拉踌躇不前的方木,悄悄的向复印室走去。
    离复印室越来越近了,突然,方木的心脏狂跳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想拉住祝老四,可是还没等碰到祝老四,他已经站住了。方木向前望去,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复印室的门开了,两个人影站在门前。
    真的有鬼。
    方木和祝老四呆立在走廊里。方木死死的盯着对面两个模糊的人影。黑暗中,从身形看,是一男一女。
    两个?方木突然想,难道周军也来了?
    对面的两个人影默默地看着方木和祝老四。
    祝老四颤巍巍的轻声说:“伟丽,是你么?”
    对面的黑影之一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随即悄无声息的瘫倒了。
    方木被这声尖叫吓的魂飞魄散,本能的拉起祝老四转身就跑,刚跑到楼梯前,就看见几束手电光从下面直照上来,伴随着几声大喝:“谁,干什么呢?”
    方木和祝老四被辅导员从保卫处带回寝室,已经是上午9点了。
    昨夜保卫处和行政楼的值班员在行政楼巡视时,巡到23楼的时候,突然听到24楼传来一声尖叫,几个保卫处的工作人员跑到楼上,正好遇见了跌跌撞撞跑过来的方木和祝老四,方木断断续续的指着复印室方向说:“鬼…有鬼!”几个人壮着胆子来到复印室门口,看到一男一女瘫在地上,女的已经昏了过去,男的虽然没昏,可是已经连屎带尿的拉了一裤子。
    经调查,男的叫宋博,女的叫贾飞飞,这两个家伙是经济系的一对情侣,晚上跑到行政楼里来**,为了怕人发现,特意到了不敢有人上来的24楼,(*,方木想,这才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正好复印室的门没锁,就跑到里面一番**。事毕,拉开门走到走廊里的时候看到了两个黑影,其中一个拿着一根竹竿,颇像传说中无常二鬼所持的哭丧棒,特别是持棒者鬼声鬼气地喊了一句曾在这里坠楼身亡的刘伟丽的名字,两人的世界观霎时崩溃,女的当场被吓昏过去,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这两个人的事虽然龌龊,但是毕竟可信。而方木和祝老四就显得比较可疑了。
    祝老四坚持说两个人是来给敬爱的师姐烧点纸,以寄托哀思。保卫处的人问那根竹竿是怎么回事,祝老四支支吾吾地说那是买纸钱的时候送的,买一送一。保卫处的人当然不信,旁敲侧击的说犯罪者一般都会回现场看看,还通知了公安局。公安局来了一老一少两个警察,问了几句,就把他们放了回去。临走时,年长的警察笑问他们是不是打算给死者招魂,好给死者报仇,祝老四兴奋地刚要发表意见,就被方木一把拉走了。
    方木和祝老四精疲力尽的坐在床上,辅导员骂了他们几句就走了。经过这一夜的惊吓,方木已经困得要死了,他拉开被子,衣服都没脱,就钻进了被子,许久,却睡不着。
    祝老四也一样,他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半天也睡不着,后来干脆一掀被子坐了起来,冲着方木“嘘、嘘”了两声,方木闭着眼睛不搭理他。他觉得无趣,就一个人坐在床上自言自语。
    “我知道连累你了,对不住了。可是…唉。”
    祝老四叹了口气,“实话告诉你,那天晚上我去行政楼了。”
    方木一下子清醒过来。
    “我本来想借这个机会和她多接触接触,我刚拐进走廊,就看见复印室亮着灯,伟丽在和什么人说话,我以为是她男朋友,就回去了。现在想想,也许就是那个人害了伟丽。”
    祝老四擤擤鼻子,“这几天我就在想,如果当时我进去了,也许伟丽就不会死,所以,我总觉着我欠着她。所以…。”
    方木腾的一下坐起来。
    “老四,你应该去找警察!”
正文 第七章 第三和第四个死者
    高教授拿回去的资料果真有问题。
    接到丁树成的通知后,高教授检查了从复印室里拿回来的资料,发现1年前所作的一个课题的结题报告不见了。技术部门对现场重新勘验后,发现墙上的水渍大约是案发当天晚上形成,从水渍的形状和位置看,应该是从桌子上倾倒,水泼到地上后又溅到墙上的。经检验,水渍中含有茶碱的成分,桌子虽然被人擦过,但是在桌子上的裂缝中,也发现了同样含有茶碱的水迹。而据死者的室友反映,刘伟丽生前从不喝茶,因为怕牙齿变黄,所以当天带茶水进入复印室的肯定不是刘伟丽,而是另外一个人。法学院三年级学生祝城强提供的重要线索也证实了当晚确实有另外一个人曾进入24楼复印室。祝城强说他当晚曾想去复印室找死者,而他来到24楼的走廊后发现死者与另一个人在复印室里说话,祝城强没有看见那个人,以为是死者的男友,就回去了,至于那个人的口音,祝城强表示没有注意。
    那么当晚复印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邢至森的推断是:一个带着茶水的人,在案发当晚进入了复印室,将水打翻在资料上,然后和死者把弄湿的资料带上24楼天台晾晒,他(她)故意把资料晾在天台边缘,然后引诱死者来到天台边缘,将死者推了下去。
    之所以有这样的推断,出发点是摆在24楼的天台的水泥沿上的两块砖头。在那个位置上摆放砖头,看起来似乎是为了晾晒东西,怕被风吹走,而怕被风吹走的东西往往比较轻,邢至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纸。由此,邢至森有了这样的设想:会不会是因为在复印室里的资料被水弄湿了,刘伟丽攀上天台晾晒资料,才从那里坠楼。于是他回到复印室检查了一下,果真发现有水渍。结合现场极有可能被人清理过这一情况,邢至森几乎可以肯定刘伟丽是被人谋杀的。凶手是个极其谨慎、小心的人,作案后,为了不留痕迹一定会把被水弄湿的资料拿走,所以邢至森要高教授回去检查一下,而结果也印证了邢至森的猜测。
    本案的诸多疑点让市公安局决定把刘伟丽的死当作凶杀案来侦破。凶手很可能是死者认识的人,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学生(邢至森是注意到每个进出教学楼的学生都拿着一只茶杯之后提出的建议),所以队里决定把调查的重点放在学生之中,这是一个很需要时间和精力的工作,需要学校的配合。丁树成决定去一趟师大,一来向学校通报一下案件侦破的情况,二来和保卫处商量一下配合调查的事。快上车的时候,邢至森说他想去师大附近的区政府,问能不能载他一程。丁树成有很多问题还想听听老邢的意见,很痛快地答应了。可是邢至森上车后不怎么说话,眼看着窗外沉思了一路,车开校门口的时候,邢至森突然问:“上次那个案子查得怎么样了?那个叫周…”丁树成边打开车门边说:“周军。还是没什么头绪。怎么?”丁树成又缩回车里,“你觉得这两件案子有关系?”邢至森不置可否的“唔”了一声,丁树成说:“这个我不是没想过,不过死者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一个是本科生,一个是研究生,一个是摔死,一个是被勒死,而且两个人的社会关系几乎没有交叉点,我分析了一下,至少现在看不出这两件案子有什么关联。”邢至森沉吟了一下,说:“先查这个吧,周军的案子也别放松。”丁树成答应了一声,问:“你不下车?一起去吧。”邢至森摆摆手说:“我不去了,我还有事,这个案子你多费点心,等我那个案子差不多了就过来帮你。”丁树成点点头,下车进了校园。
    车子重新启动,邢至森点燃一根烟,坐在后座上想事情。其实他和丁树成的想法差不多,都觉得师大的这两件案子从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联系,但是邢至森心里总是不自觉地把这两件案子放在一起比较,尽管这两起人命案子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可邢至森却始终隐隐觉得它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只不过这种感觉是相当模糊的,缺乏依据的,所以邢至森决定还是不要轻易发表意见,等等再看。
    邢至森不知道,有这种感觉的,不止他一个人。
    方木和祝老四给刘伟丽招魂的事情,很快在法学院传开了。有的人很佩服他们的胆量和勇气,有的感动于祝老四的执著,不过大多人还是对这两个20世纪的大学生抱着讥笑的态度。方木被大家嘲笑了几天后,也开始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荒唐了,好几天没和祝老四说话。(这厮倒是赢得了个痴情汉子的形象,赚了许多女生赞许的目光)
    缩头缩脑的过了几天后,方木发现尽管自己不愿意回想起那天的事,不过头脑中其实一直在回放当天的场景,一遍一遍的,好像一部侦破电影中那些暗藏玄机的镜头,在这些让人感到难堪的回忆中,一个镜头在方木的头脑中盘恒了很久,就是站在复印室门口的那两个模糊的人影。
    方木记得,当他在黑暗中分辨出那是一男一女的时候,他的头脑中闪现的第一个念头是:周军也在。
    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方木很难解释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他宁愿相信那是自己在极度惊恐的状况下的胡思乱想。可是他很快发现,不管他如何痛骂自己的幼稚与荒唐,这个念头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幽灵,始终在头脑中萦绕,不时小声地提醒方木,迫使他在不知不觉中重新把那个镜头一遍遍回忆。
    周军和刘伟丽,会不会死在同一个人手里?
    当这个恐怖的念头终于清晰的出现在方木的脑海里的时候,他是迷惑的,更是恐慌的。
    迷惑的是究竟什么样的冤仇,让凶手对这两个几乎毫不相干的人下毒手,就好像一条鲜血铸就的链条将两人捆在一起,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恐慌的是如果真的是同一人所为,那么这两个人的死是不是最后的结局?
    幸福的憧憬似乎总是遥不可及,而不祥的预兆却总是随后就敲响你的房门。
    12月的C城已经很冷了,到了晚上,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20多度。厚厚的云层覆盖着天空,看不到星星。根据气象部门的预告,今夜将有本市入冬以来的最大一场雪。每个走在校园里的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衣,抱怨着越来越冷的天气,讨论哪个自习室最暖和。
    可是再暖和,又哪里能比得上恋人的怀抱呢?
    被称为恋爱角的体育场,依然流连着一对对的情侣。要么手拉着手在操场上一圈圈的漫步,要么在背风的角落,依偎在一起说些悄悄话,胆子大一点的,就在更黑暗的角落里,用青春的躯体上演更加激情的好戏。
    晚上10点,在各自习室学习的学生们开始陆续返回寝室,校园里呈现出一天里最后的喧闹,很多人大声说笑着穿过体育场,不时向情侣们吹起善意的口哨。受到打扰的男女们不无留恋的站起身,随着返寝的人流消失在各个宿舍楼中。体育场上一片静霭。
    没有留意体育场东北角台阶下那一双仍然难舍难离的半裸的躯体。
    许久,男孩放下女孩被掀至腋下的衣服,手离开女孩依旧滚烫的**时,不忘在**上轻捏一下。
    女孩娇羞的叫了一声:“要死啦!”
    一阵细细索索的整理衣服的声音过后,两个人重新依偎在一起。男孩的手又不老实的从女孩的衣领处伸了进去,冰凉的手弄得女孩“咯咯”直笑,很快,又被男孩炙热的嘴唇变成“呜呜”的呻吟。
    “冷么?”又过了好一会,男孩柔声问。
    “不冷。”女孩温柔的看着黑暗中恋人闪闪发光的眼睛。
    “估计关寝了,反正也回不去了,我们去录像厅吧。”
    女孩想了想,“行,不过你到时候不准做坏事啊。”
    女孩的话与其说是告诫,不如说是提醒。男孩兴奋起来,他猛地要站起来,可是坐的时间太长,加之天冷,脚都麻了,竟打了个趔趄。
    女孩笑骂道:“色鬼,慢点,你…”随后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她看到男友的身后陡然升起一个黑影。
    黑影举起一根木棒似的东西猛地砸在男孩头上,男孩哼了一声就一头栽倒在地上。女孩张大着嘴巴,吓得叫不出声来,旋即醒过神来,顾不得被打倒的男友,转身就跑。
    黑影轻盈的跳过台阶,一把抓住了女孩的头发,女孩被拉倒在地,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一块纱布蒙住了口鼻,一股强烈的药味直窜鼻孔,女孩拼命耸动了几下身子,就垂下脑袋不动了。
    黑影把瘫软的女孩*在自己身上,低头看看男孩,刚才还兴奋不已的他此刻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黑影把女孩扛在身上,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此时,雪花飘飘洒洒地落了下来。
    十几分钟过后,黑影一个人急匆匆地返回,令他吃惊的是,地上空空如也。他急忙向四处张望,没有那个男孩的影子。地上,一行浅浅的脚印指向体育场的南出口。
    他飞快的穿过体育场,跑到南出口,左右张望了一下,没人。他的心狂跳了起来,转身跑进体育场,翻过栏杆,疾步登上二十多层的台阶顶端,透过越来越密的雪花向下四处张望。
    看到了。男孩一手捂着头,一手扶着体育场的外墙蹒跚前行。
    他沿着台阶跑起来,十几米外的台阶下还有一个小门,从小门那里出去,应该来得及拦住男孩。
    快到的时候,他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撞在了台阶顶端的围栏上,肋骨处一阵剧痛,同时听到了几声清脆的断裂声和下面一声短促的惨叫。
    他顾不得察看伤势,咬着牙冲下台阶,拉开小门,冲了出去。
    男孩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跪伏着,头顶着地面,两只手软软的垂在地上,脖颈后面插着一支晶莹透亮的冰凌,几块碎冰散落在身边。
    男孩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这样的场景大概也是他没有想到的,呆立了半天,他走过去探探男孩的鼻息,然后站起身来,嘿嘿的笑了几声,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雪,越下越大了。
    体育学院的金超有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晨跑。早晨5点,宿舍门刚刚打开,金超就穿好跑鞋和运动装,慢慢的向体育场跑去。
    昨夜下了一夜的雪,现在还没有停,不时有大片的雪花拍打在脸上,金超一边小声咒骂,一边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现在还不到五点半,校园里静悄悄的,金超摸着黑跑进体育场,简单作了热身后,就沿着空无一人的跑道跑起来。
    跑了第一圈后,金超的眼睛开始逐渐适应体育场内的黑暗。跑着跑着,金超隐隐约约地看到旗杆边站着一个人。
    这么早就来读英语了?这么黑的天,能看见么?
    金超的脚步慢下来。
    难道是出来听英语广播?现在可下着雪啊。
    金超盯着旗杆边的人,越跑越近了。
    距离旗杆大约几米的时候,金超终于看清了。
    那是一个满身都被白雪覆盖的人。
正文 第八章 无力悲伤
    邢至森精疲力尽的坐在椅子上,心情却是愉快的。那件贩毒大案终于告破。今天凌晨,市局刑警队经过周密部署,对犯罪嫌疑人窝藏的一个市郊的仓库进行突袭,上次逃脱的两个犯罪嫌疑人,一个被当场击毙,一个被生擒。邢至森全程指挥了今天凌晨的行动,又突审了一夜,虽然累得要命,但是胜利的喜悦让他兴奋不已,本想在办公室里睡一会,可是半天也睡不着。
    这时候手机响了,邢至森看了一眼屏幕,是丁树成打来的。估计是特意打来表示祝贺的吧。邢至森接通了电话,刚听了几句,他的脸色就变了,失声喊道:“什么,又死了一个?”
    周围正在兴奋地谈论凌晨的行动的同事们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邢至森。邢至森沉着脸听着电话里丁树成急促的话语,最后说了句:“等着我,我马上到!”就抓起外套,叫上几个同事,急匆匆的出门了。
    警车刚刚开出市局大院,邢至森的电话又响了,还是丁树成。邢至森听完电话后,反而一言不发的坐在车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车窗外纷飞的雪花,良久,他回过头,对身边一直用探询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同事说:“不是一个,是两个。”
    现场一共发现了两具尸体。第一个被发现的是捆在旗杆上的一具女尸,丁树成接到师大保卫处的电话,刚刚出门,师大保卫处又打电话来,说在体育场外面又发现一具被白雪覆盖得严严实实的跪伏的男尸。
    邢至森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先前赶到的同事们封锁了起来。,周围挤满了看热闹的学生。邢至森费力的挤过人群,看见丁树成蹲在地上,瞅着雪地发愣,几个法医在已经被平放在地上的女尸前忙碌着。
    邢至森走过去拍拍丁树成的肩膀,丁树成像被火烫了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邢至森注意到丁树成目光中充满了少见的惊恐。他直愣愣的看着邢至森,几秒钟之后才喃喃地说了句:“又死人了,而且是两个。”
    邢至森移开目光,他为自己的下属在此刻表现出的软弱感到恼火。他转头问另一个在场的警察:“情况怎么样?”
    那个警察简单介绍了案发的过程。一个早上来操场晨跑的学生发现了被绑在旗杆上的女尸,马上跑回保卫处报告。值班的保卫处干部给丁树成打完电话后,跑到操场准备封锁和保护现场。经过体育场小门的时候,一个细心的干部觉得墙边的一个雪堆看起来很可疑,走过去一看,发现了另一具被埋在雪下的,成跪伏状的男尸。
    邢至森皱着眉头听完警察的汇报,思索了一下,又问道:“现场勘查的情况怎么样?”
    那个警察很快的回答:“正在进行中,不过,”他犹豫了一下,“估计不会有什么线索,雪太大了,几乎把一切都盖住了。”
    邢至森的眉毛拧得更紧了,他看看丁树成,丁树成还是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邢至森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后背,“走,去那边看看。”
    发现男尸的现场和这边差不多,同样围着密密麻麻的学生。法医们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一个和邢至森相熟的法医走过来向他要了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邢至森问他有什么线索,法医说了一句“失血性休克导致死亡”就不作声了,吸了大半根烟后,法医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抬起头来说:“很多年没遇到过这么邪门的事情了,不到三个月,死了四个人。”他看看邢至森难看的脸色,知趣的闭了嘴,回去帮助其他人把尸体装进了尸袋里。
    警察们抬起尸袋走向停在一旁的警车,由于尸体呈跪伏状,又被冻得硬邦邦的,尸袋显得奇形怪状。警察们挥手让学生们让开,学生们不说话,也没人动。
    邢至森扫视着人群,感到无数透着敌意和不信任的目光射在自己脸上,他回过头来看着保卫处的陈斌处长,示意他帮助维持一下秩序。陈斌故意把头扭过去回避邢至森的目光,脸色也很难看。
    人群中有人大声说:“都死了几个人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马上就有很多人七嘴八舌的附和,刚才还宁静的操场一下子喧闹起来。
    警察们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的邢队长。邢至森又回头看看陈斌,陈斌看着别处,不说话,也不动。
    邢至森走过去,抬起尸袋的一角,大步向前走去,走到人群前,人墙还是纹丝不动,一个体格健壮的男生挡在身前。
    邢至森抬起头,那是一张充满朝气,满是无礼神色的脸,男生毫不示弱的迎着邢至森的目光,脸上的肌肉轻微的颤动着。
    邢至森盯着男生的眼睛,男生的脸越来越红,目光由坚定渐渐的开始躲闪,呼吸也越来越重,最后垂下眼睛,默默地让开了。身后的人群也自动让开一条路。
    邢至森目不斜视的把尸袋抬上车,自己也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的位置,刚要关车门,一只手拉住了车门,陈斌的脸露了出来,他看看后座一言不发的丁树成,又看看邢至森,不客气地说:“已经死了四个人,你们什么时候能破案?”
    邢至森没有回答他,拨开他的手,重重的关上了车门。
    尸检报告和现场勘验报告很快送到了丁树成的办公桌上。
    女性死者名叫贾飞飞,师大经济系三年级学生,甘肃人。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全身一丝不挂,被捆在操场西南角的旗杆上,嘴里塞着死者的内裤。经尸检发现,死者的处女膜呈陈旧性破裂,但没有发现当晚行房的痕迹。在死者口鼻内发现了乙醚的残留物,初步推断死者是在被麻醉的情况下被人剥光衣服,捆在旗杆上的。从死者身上的勒痕来看,死者曾经短暂的清醒过,并有过挣扎。当晚气温大约为零下24度,死因不言而喻,死者是被活活冻死的。
    男性死者的情况就比较特殊了。死者叫宋博,与女性死者同为经济系三年级学生,河南人,经调查,与女性死者生前为情侣关系。从尸检结果看,死者头部有大约3平方厘米的得头皮裂伤,疑为钝器击打所致,但是不足以致命。最终致死者于死地的的是插在死者后脖颈上的冰凌而导致的失血性休克。男性死者的死看起来像是一宗意外。但是,由于当晚的气温较低,死者头上的冰凌如果要落下的话,应该是受到过外力撞击的结果。勘验人员曾登上死者上方的体育场台阶进行勘验,可是由于当晚曾有超过11厘米的降雪,所以现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本案的初步调查走访显示,两名死者的社会关系简单,而且在系里人缘颇好,没有与人结怨的传闻。唯一有价值的外调结果就是前不久发生的复印室闹鬼事件中,偷偷进入复印室内寻欢的一对男女就是本案的两个死者。
    和前两起案子一样,又是毫无头绪。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师大已经死了四个人,不仅在师大再次掀起了轩然大波,C市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