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被太傅追求的日子-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大人这是在做什么?”女人娇媚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第20章 此等绝色

  “这不放假了么,带孩子出来随便逛逛。”陆迁摸下巴,观察着被簇拥而来的妩媚女子,“太后不会是跟踪我来的吧?”
  陆迁一脸看穿一切的表情。
  宣太后并不否认,被揭穿了也不生气,笑不露齿道:“哀家的确是跟着大人的马车而来,此番前来寻大人,其实是要与大人道谢的。”
  道谢?
  陆迁收起笑,三步作两步走到宣太后身边,低头小声说:“大姐,帮我个忙。”
  宣太后面不改色,娇嗔:“大人这是什么话,你的孙女都这般大了,唤哀家大姐,岂不将哀家叫得老了?”
  “妹子,帮哥一个忙。”陆迁改口飞快。
  宣太后这才满意,笑得意味深长:“大人是希望哀家帮你隐瞒身份么?”
  陆迁凝视她片刻,似笑非笑:“妹子你不厚道啊,居然找人查她。”
  “哀家只是担心那些个一心攀龙附凤的女子,借用可怜的身世接近大人,替您盯仔细一些,大人可不要误会哀家的一片好心呀~”
  陆迁双手环在胸前,不客气地回敬:“我年纪大了,眼睛还不瞎,用不着太后操心。”
  连小妞不知道他身份这件事都被查出来了,看样子宣太后是在她身上费了心思的。
  陆迁觉得这样的煞费苦心不是什么好事。
  “我说太后,你不会是把她当情敌了吧?”陆迁问。
  “大人以为呢?”宣太后满脸堆笑,一双精明的眼睛里掩不住醋意,转头看了知烟一眼,“哀家没有记错的话,方才,大人是亲了她。哀家与大人相识多年,还从未见你与女子亲近,这是头一遭。”
  “没看错啊。”陆迁并不否认,“疼她就亲她,有什么问题吗?”
  宣太后语气酸溜溜的,“大人口中的疼爱,可是哀家对皇上那般?”
  “当然。”陆迁不假思索道,“啧啧,你这个人,思想怎么这么猥琐?难不成我还对她有不轨之心!拜托,她过完年才十六岁!”
  “在大人的家乡,十六岁的女子还未出阁?”
  “我家乡?十六岁算未成年,未成年懂吗?就是,还是个孩子,用你们这年代的话说就是……还未及笄。”
  “当真?”
  “我骗你干嘛啊?”陆迁有点烦躁,没耐心道:“说好了,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就说我是太傅身边算命看风水的。”
  宣太后勉强地点着头,心思飘远。
  还未长大,自然是不会对她有不轨之心,倘若她长大了呢?
  这女子生得这样貌美,连她这双见惯了天下美人的眼睛从她脸上都挑不出刺儿来。
  将来这名叫知烟的女子,不知会引起多少英雄豪杰垂涎,陆迁他真的可以对此等绝色视而不见?
  知烟见陆迁和宣太后纷纷望向她,规规矩矩地走了过去,盈盈下拜:“民女知烟,参见太后娘娘。”
  宣太后笑容可亲,毫无破绽,“知烟丫头在国子监修学几个月,脱胎换骨一般,不仅变得知书达理,连模样都更美了。”
  知烟垂首谦虚道:“太后娘娘谬赞。”
  她仍是跪着的。
  “你可不是民女,你是国子监的学子,光是这个头衔,就够你高人一等了。”宣太后笑道,“看来你家爷爷是有心要将你培养成一代才女。世间才貌双全的女子并不多,丫头,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了。”
  知烟不明宣太后话中的机会指的是什么,乖巧地点头应了一声,“谢太后娘娘提点,知烟一定努力读书,回报大帅。”
  “大帅?”
  “好了好了,时候不早了。”知烟一直这么跪着,陆迁很不爽,上前一步将她拉起来,“我饿了,我们找地方吃饭吧。”
  宣太后招手唤来随行内监,交代了几句,对陆迁道:“哀家今日前来,其实是要感谢大人,昨日多亏大人帮忙,才免去了哀家那不懂事的表弟受罪。”
  知烟满心好奇,望着身边的陆迁。
  宣太后为何总对大帅毕恭毕敬,像是特别怕他。
  大帅只是陆太傅身边一个小小的手下,连手下都被如此厚待,很难想象,陆太傅真人是有多厉害。
  “大家都这么熟了,别客气。”陆迁拉着知烟就走,“我们饿的比较厉害,先走一步,太后随意。”
  “等等。”
  “太后也很饿?”
  “哀家已经派人前去品香楼定了一桌,大人不如带知烟丫头一同前去,尝一尝那里的美食?”宣太后提议。
  品香楼是顺天府最有名的酒楼,食材新鲜,那里的厨子都是从全国各地高价聘请的大厨,手艺精湛,可与宫中御厨媲美,陆迁去过几次,觉得还行。
  小妞平时吃的都是他做的现代改良版菜色,还没享用过本地特色美食。
  陆迁决定带她去吃一顿。
  陆迁谢绝了宣太后共乘的邀请,要了一匹马儿,带着知烟自己骑马赶路。
  刚来的时候,他不会骑马,只能坐马车,每天都被晃得四肢发麻头晕脑胀,于是自己动手发明了防震马车。
  整个朝代,那种防震的车厢只有太傅府有。
  后来时常去嘉定州,来来回回的赶路坐马车太无聊,陆迁就会了骑马,从此对宝马爱不释手,花了好些日子,动用人力,重金收购了两匹汗血宝马和一匹赤兔马,藏在身边谁也不借。
  三国之中,几位赫赫有名的大将只得一匹宝马,当朝名将也达不到人手一匹宝马的水平,陆迁一个人就拥有三匹。
  宝马配英雄,陆迁从没有上阵打过仗,却因这几匹宝马而结识了不少的朋友。陆迁手中的宝马成了诱饵,吸引许多马痴将领前来拜访,只为一睹宝马的风采。
  有了宝马,陆迁的骑术自是不在话下。
  用陆迁的话说,如果你家有架飞机,你也会开。
  “驾!”陆迁打马前行。
  侍卫的马虽然比不上劲足宝马,但这速度也不慢。
  知烟第一次骑马,虽然身后坐着陆迁,还是心惊肉跳,一路都不敢睁眼,紧张地抱紧陆迁的腰。
  知烟是反身坐在马背上的,正面对着陆迁,脑袋搭在他肩膀上,整个人窝在他怀里,僵硬得像座雕像。
  “宝贝儿,你想勒死本帅逼吗!”
  知烟抱紧陆迁不松手,心虚地解释:“我只是,我只是有一点点害怕……”
  陆迁闻言放缓了速度,哈哈大笑,笑容与风声融合,从知烟耳边呼啸而过。
  知烟觉得他是有意的。
  仰头望着英俊不凡的男子,她的长发被风吹乱,在她白皙的脸蛋上飘打着。
  “大帅故意吓人……”
  陆迁低头,嘴唇不慎从她鼻尖划过。
  知烟愣了一下,忘了初次坐在马背上的惊惧感,娇羞不已,将头埋在身前男子胸前,嘴角微动,露出浅浅的梨涡。
  她笑起来美得惊人。
  陆迁搂着他前世的小情人,调侃她的心莫名生出一股异样的情愫。
  这种情愫很快被他忽略。
  “宝贝儿,你再搂这么紧,爸爸就要暴毙了。”
作者有话要说:  知烟:大帅,让我抱抱。
陆迁:宝贝儿被吓成这样哈哈哈太可爱了哈哈哈!
知烟:只想抱抱大帅,根本无心害怕。

  ☆、第21章 鸿门宴

  陆迁骑了一个多小时的马,终于到达目的地品香楼。
  没电没网还能慢慢适应,陆迁最不满的就是古代的马路,不便利,没有捷径,要是想出门旅游玩耍,动不动就是一两天的路程,恶心的一笔。
  在品香楼门前停下,将马儿的缰绳递给店小二,陆迁已经有点累得吃不下饭了。
  知烟有点脚软,拽着陆迁的袖子,脸色看上去怪里怪气的。
  他只听说过晕车,还没见过晕马的,难道是被吓到了?
  没想到小妞胆子这么小,有点后悔刚才故意吓唬她,“宝贝儿,笑一个。”
  知烟:……
  “那爸爸给你笑一个!”
  “大帅……”
  “嗨呀,没傻,还认识本帅逼。”
  “大帅好没正经。”
  “那是在你面前。”朝臣面前,他可是冷面阎罗。
  宣太后的车驾也到了,几个乔装改扮的侍卫护送她走过来。
  品香楼的客人非富即贵,这里的菜价比外面贵很多,一般人根本吃不起,前来的客人基本都带着打手护卫,宣太后身边几个乔装改扮过的侍卫并没有引起旁人的关注。
  店小二脸上挂着招牌笑容,将抹布往肩膀上一甩,“几位客官里边请!”
  掌柜的出来招呼:“几位可是有提前预定雅间?”
  知烟观察着酒楼的结构,这间饭馆的生意似乎很好,楼下楼上都是客人,几名小二手脚麻利地为客人们上菜,很是热闹。
  “定了楼上天字号。”
  “哟!”掌柜连忙放下算盘,“原来是预定天字号的贵客。”笑容瞬间变得谄媚,抬手亲自引他们上楼。
  知烟跟在陆迁身后,低声问:“大帅,天字号是什么意思?”
  “就是最贵的包间,价钱是其他雅间的1。5倍,服务比较上档次,靠窗,其他的,也就那样吧。”
  “只是吃顿饭裹腹,太后娘娘为何要定这么贵的包间……”
  这地方装修高档,一看就很贵,成倍的价钱,还不得上天了?
  “因为她儿子是皇帝,她一个人在宫里空虚寂寞冷,穷的只剩下钱,不花心里不舒服。”
  “大帅别这样说,太后看着呢……”
  陆迁清了清嗓子,扭头看了眼宣太后,抱着知烟的肩走进雅间。
  前菜已经上桌,是一碟花生米,还有几样开胃菜。
  宣太后笑容可掬,拉着知烟走到桌前,“坐吧。”
  知烟从没下过馆子,在家吃饭没有开胃菜这种东西,陆迁平时也是做好了饭菜一起端上桌。
  见桌上只摆着几碟素菜,分量还这么小,摸着扁扁的肚子,决定今天这顿不吃了,都让给大帅。
  “听说品香楼的东西很是好吃,大人也曾光顾过这家,哀家便特意让人定了一桌。”宣太后说着拉起知烟的手,拍着她的手背,笑眯了眼:“瞧把你瘦的,平时在国子监读书一定很辛苦吧?像你这年龄正是长身体的好时候,可得多吃一些才是。”
  知烟下意识地抽回手,她不喜欢除陆迁以外的人碰她。
  宣太后收回手,碍于陆迁在场,不悦的心情并没有挂在脸上。
  知烟轻声回话:“大帅平日里做的分量比这多上许多,都是管够的,近来我胖了好几斤。”一脸好奇将宣太后望着,恭恭敬敬地问:“太后娘娘怎会觉得民女瘦了?”
  宣太后十五岁被选入后宫为妃,在那种水深火热的地方待久了,难免敏感多疑、心思缜密,知烟没有江湖经验,不擅长勾心斗角的对白,宣太后想跟她套近乎,她一实诚,就把天儿给聊死了。
  宣太后喝了口茶,转头对内监道:“让他们上菜吧。”
  这太后娘娘为何话说到一半就不理人了……
  知烟觉得宣太后此人很奇怪,转头望向陆迁,试图从他脸上找到答案。
  陆迁憋笑憋得俊脸通红。
  “菜来啦!”店小二开始上菜。
  看着很快被摆满了一桌的菜肴,知烟发觉自己刚才多虑了。
  还是可以吃饱的。
  宣太后拿起筷子给陆迁夹菜,“都是大人平时爱吃的,就是不知这里的厨子做的是否合口味,大人尝尝这道盐水鸭。”
  陆迁将碗里的鸭腿夹到知烟碗里,“我个人比较喜欢吃棒棒鸡。”冲知烟笑笑:“早饿了,快吃吧。”
  “棒棒鸡?这道菜哀家为何从未听说过?不知大人什么时候有空,哀家也想见识一下这道棒棒鸡。”
  “太后吃惯了山珍海味,这种街边小吃不适合您。”
  知烟嚼着盐水鸭,见宣太后吃了大帅一顿冷脸,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毕竟今日宣太后请他们来吃饭,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太后娘娘,棒棒鸡是大帅家乡的风味菜,先将鸡肉腌制煮熟,待放凉后切块儿,淋上一层大帅自己做的红油酱料,口味十分嫩滑爽口,是一道凉拌荤菜。”
  宣太后没了食欲,放下筷子,笑问:“你吃过?”
  “嗯!大帅几日前做过一次。”
  宣太后掏出手绢,动作优雅地往红唇边印了印,以此掩饰眼中的妒意,“哦,原来如此。”目光落在闷头吃东西的陆迁身上,“想必能吃上大人手艺的人,少之又少吧?”
  陆迁不理她。
  狂吃。
  气氛有些诡异。
  知烟顿了顿,诚然道:“大帅说,只给我做过饭,应该……确实少有人尝到。”见陆迁吃得香,顺手为他夹了一筷子菜。
  陆迁马上就吃掉了。
  又被陆迁无视掉了,宣太后垂眸,胸中妒火熊熊燃烧着。
  不能再等了,这女子看似纯真貌美,其实居心叵测,句句都将她堵得哑口无言,再这样放任她下去,她迟早会将陆迁从她身边抢走。
  走出品香楼,陆迁雇了辆马车。
  这顿饭吃的是相当尴尬。
  他也不是那种装逼成瘾的人,只是宣太后的话真的很多,正所谓言多必失,万一跟她搭腔搭顺溜了,她一个不留神说漏嘴暴露了他的身份,那不就完蛋了么?
  小妞跑了他养谁去!
  “大帅不骑马了么?”知烟跟在陆迁身后,俊男美女牵手同行,引来不少目光。
  “饭后不宜剧烈运动,还是坐马车回去吧。再说了,你不是害怕么?”
  知烟低垂着头,“不怕呀……”
  陆迁睨着她,屈指往她头上一弹,“小东西,学会藏心事了?老实交代。”
  知烟仰头,笑容如正午阳光般灿烂:“就不告诉大帅。”
  “调皮!”
  品香楼层窗户边,宣太后目睹着这一幕。
  那丫头弹奏的那一曲卷黄沙,究竟是何人所教?
  她转身,目光阴冷,对身边的侍卫道:“再去嘉定州一趟,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给哀家寻出这女子的身世!”
  “诺!”
  *
  陆迁搂着睡着了的知烟,小妞应该是骑马的时候累坏了,那坐姿没谁了,不累才怪。
  她睡着时候的样子格外惹人怜惜。
  他在看小妞的时候总觉得欠了她几千万,说不出有多亏欠。
  想着就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蛋。
  陆迁愣住。
  这个动作,他怎么觉得以前也做过?
  马车一阵颠簸。
  知烟被颠醒了,睁开眼就见陆迁眼睛直勾勾将她看着,“大帅?”
  陆迁缓过神来,“睡醒了?”
  知烟彻底醒了,看了看陆迁,欲言又止的样子。
  陆迁还在为刚才的失态感到茫然,摆出酷酷的样子:“说吧。”
  “不知大帅会否也觉得,太后娘娘看大帅的眼神怪怪的?”
  陆迁心底靠了一声。
  连小妞都看出来了,宣太后那个女人还真是一点也不加掩饰啊!
  陆迁一把搂过知烟,“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她一直想睡我嘛?”
  知烟小脸一红,不耻下问:“……大帅的意思是,时隔多日,太后娘娘她、还想睡大帅?”
  “怀疑爸爸的魅力?”
  沉思。
  过了一会儿,知烟悟了,轻叹道:“也对。”
  轮到陆迁一头黑线。
  看出他有疑问,知烟强压着心底的莫名涌动,突然道:“大帅生得英俊倜傥,过去大帅枕边的女子,怕是多不胜数……”
  陆迁忍不住喊冤:“天地良心,我三辈子加起来也只睡过你一个女人!”

  ☆、第22章 少年将军

  知烟愣住。
  空气凝固十秒。
  她仰头望着陆迁:“三辈子?”
  陆迁打了个哈哈,长舒一口气。
  幸好她追问的重点不是“睡”,而是几辈子这种随便忽悠的问题。
  “我的意思呢,就是……”陆迁的脑袋飞快转动着,“你有天做恶梦不是跟我一块儿睡的?对不对?是不是?大晚上的抱着我喊,大帅、大帅,人家怕怕,有没有这回事?嗯?”
  知烟被陆迁一阵嬉笑追问,想起那晚偷看他的情景,害羞地低垂着头,不敢再多言。
  *
  内侍走进雅间,“太后娘娘,奴才查到了。”
  宣太后放下窗帘,端茶碗小品一口,“说。”
  内侍太监从兜里掏出一物,恭恭敬敬地递到宣太后面前:“太后娘娘,此物是侍卫大人从方才那颗树下挖出来的,该就是陆太傅此行想要寻找的东西!”
  宣太后一听,连忙放下茶碗。
  她接过内侍递上的盒子,“大树下还藏着东西?”
  镂空雕花的香木盒子里铺着一层锦缎,缎面躺着一枚沉寂的红宝石。
  宣太后仔细端详着这枚红宝石,“这是何物?”奇珍异石她见的多了去,竟从未见过这样的石头。
  “禀太后娘娘,此乃千年凤血石,乃是罕见的聚灵宝石,珍贵非常!”
  “你怎么知道它是块宝石?”
  “是发现此物的高人指点奴才的!”内侍太监嬉皮笑脸地道,“奴才已将那位高人带来了,太后娘娘可要召见?”
  “聚灵宝石?”宣太后将拇指大小的凤血石放在手心,宝石接触到人的体温,表层很快便可见涌动的微光,“让他进来吧。”
  “诺!”
  道人走进雅间,跪在地上给宣太后磕头。
  “高人免礼。”
  道人手执一把拂尘,头发已经花白,看上去却只有四十出头的年纪。
  看着手中荧光涌动的红宝石,宣太后双眼一亮,欣喜万分。
  内侍太监见状趁热打铁恭贺道:“恭喜太后娘娘,贺喜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误打误撞,得了这枚稀有的聚灵宝石!”
  宣太后笑得合不拢嘴,抬眼:“何为误打误撞?”
  内侍太监看了眼道人,示意他赶快给太后解释。
  道人心领神会,上前禀道:“回太后娘娘话,贫道祖上修道,贫道自小跟在师父身边,耳濡目染,便对此等古物灵石略有耳闻。”指着凤血石:“太后娘娘有所不知,这种宝石并非普通人能找到它踪迹的,需由道行高深的大师以修为召唤灵虫,不仅如此,还需找到宝物主人的血液,方能召唤出宝石!过程十分复杂,由于宝石沉睡多年,它的主人极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想要重新召唤,几乎难以做到!当今世上,恐怕只有神算子有这本领。不瞒太后娘娘,这种神力,就连贫道的师父太虚真人也是望尘莫及呀!”
  当年神算子大改皇陵,重整墓穴口,秘密为先皇开辟了一条龙脉,此后南朝屡战屡胜,又先后挖掘出好几座金矿,此事当年天下人皆知,神算子一时间名声大震。
  只不过,先皇驾崩后,神算子也了无踪迹。
  极少有人知道神算子和陆迁是同一个人。
  宣太后听了个云里雾里,吩咐侍从给道人赐座,问道:“高人的意思是,先前已经有得道高人召唤出了此宝物,只是还未发觉,便就离开了,哀家出现得正是时候?”
  “太后娘娘圣明!”
  宣太后将凤血石握在手心,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宝石落到她手中定是天意。
  陆迁费尽心机大老远跑来找这块石头,究竟是要做什么?
  宣太后紧盯着逐渐流光溢彩的凤血石,“倒是真的很美,就是不知道,这石头有何用处?”
  道人拱手回到:“贫道的道行尚浅,只知这聚灵宝石有灵力,其真实的作用,还须回去问过师尊,方能解答太后娘娘的疑问。”
  “连你也不知?”宣太后突然想到什么,问道:“这东西,是在古树下发现的?”
  “正是!”道人回,“贫道的尊师十五年前算到十五年后将会有宝石现世,早在一个月前便就派贫道前来寻宝,今早贫道恰好跟随罗盘游历至此,发现了那颗大树,见有官兵把守,便将此事告知,没想到,真的挖出了宝石!”道人说着有些激动。
  那棵树生得蹊跷。
  她早觉得那棵树有问题,陆迁对它又是松土又是浇水的,便就让人把守在古树边。
  那是一片荒芜之地,那颗大树长在石头上,常年没有雨水的润泽竟能活得好好的,本就是一个未解之谜,未曾想到,树下果真有秘密。
  宣太后立刻命人去查看古树是否有什么变化。
  一刻钟后,侍卫回到品香楼。
  宣太后盯着一脸惊悚表情的侍卫,薄唇轻启:“怎么回事?如实道来。”
  侍卫颤抖着声音说:“太后娘娘……古树……古树枯萎了……”
  当着他们的面,只眨眼的功夫,树上的叶子全黄了,树杆也枯了。
  古树枯萎的时候,发出一阵悲惨的声音,那声音犹如女子啼哭,骇人得很。
  *
  太傅府
  下人们忙忙碌碌,进出的大夫也是一脸焦急。
  陆太傅的亲孙女儿发高烧,太傅不让强行退烧,又必须保证丫头不烧坏脑子,这可愁坏了满屋子的大夫。
  “太傅大人,德兴布庄的王掌柜求见。”
  “让账房把银子给他送过去就是了。”陆迁现在一门心思都在知烟身上,没心情谈生意。
  “诺。”侍从王小二最熟知陆迁的脾气,知道他忧心的是什么,又道:“大人,御医赶过来最少也要两个时辰,您把顺天府的名医都请来了,大家都建议给知烟姑娘下一剂猛药,先将烧退了,依大人所见,是不是先……?”
  “王小二你是不是脑子有坑!?”陆迁发火,“跟我学了这么多年的知识都被你拿去喂狗了吗?”
  那种西域来的被世人称之为神药的,其实就是让人产生依赖的速效消炎药,小妞身体弱,没有抗体,来上那么一剂猛药退烧,以后有个什么头疼脑热就非得吃这种药不可。
  他虽然焦急,还是决定再等等。
  知烟突然感到一阵心悸。
  她全身颤抖,满头大汗的样子吓坏了陆迁。
  “宝贝儿?醒醒。”陆迁拍了拍她的脸,发现还是很烫。
  这事儿怪他,他忘了小妞从小营养不良身体虚,户外马背上风大,吹两小时肯定遭不住。
  “宝贝儿,挺住,你可以的。”陆迁用毛巾帮她擦拭脸和双手,将自己的脸贴在她脸颊上,“加油,宝贝儿。”
  知烟又梦到那个叫烟儿的女子。
  悲惨的琴声席卷着漫天黄沙。
  女子美貌动人,纤细的手指拨动琴弦,她脖子上挂着一枚金镶玉的坠子。
  仔细一看,漫天黄沙竟是被那小小的坠子引来的。
  一炷香过后……
  坠子终于不堪负重,脱离了金箍,掉在琴上。
  刹那间琴声大躁,震耳欲聋。
  “烟儿!”少年将军骑着快马奔驰而来。
  知烟看清了他的容貌……
  ——大帅!
  这分明是大帅的脸!
  少年将军将柔弱的貌美女子扶起,“战书已下,约战地点正是这片荒地,烟儿,此处杀伐太重,你快些离去。”
  女子忍泪道:“此间哪里有将军,烟儿便留在哪里。战场黄泉,烟儿要与将军共赴。”
  “你听话。”
  “烟儿何时没有听将军的话?此番就不能让我自己选择一次么?”
  察觉到她的反常,“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少年将军拥她入怀,“为何突然执意要跟在我身边?”
  “爹爹已经都告诉我了。”
  “叔父他……”
  “爹爹既已将我许配与你,为何又要让你以八万兵马抵抗敌军三十万大军让你去送死!”美貌女子梨花带雨,眼中一片迷雾。
  “不是阴谋,烟儿,这不是阴谋。国难当头,叔父他也是逼不得已,你不要怪他。”
  “别傻了,陆迁……”
  知烟猛然惊醒。
  ——陆迁?!

  ☆、第23章 血光之灾

  “宝贝儿?”陆迁惊喜万分,抱着知烟,“感觉怎么样?”
  突然反应过来……
  不对啊,小妞从不知道他大名,怎么会突然叫出他的名字?
  知烟满头大汗,望着面前这张焦急的面孔:“大帅……”她觉得头晕脑胀,人还是有点不舒服。
  “我在呢。”陆迁抓着知烟的手放在嘴边,声音有些沙哑:“宝贝,你很棒。”
  知烟望了望窗外,此时天已经黑了,“大帅,我睡了多久?”
  “你昏睡了一天一夜。”
  见陆迁还穿着昨天出门时那身衣服。
  他有洁癖,每天都会更换衣裳,生出一丝感动:“大帅一直守着我?”
  “你在这个世界无亲无故,我不守着你谁来守?”陆迁心疼地捏了捏她的脸,难得地感伤。
  陆迁一宿没有合眼,小妞身体底子太弱,这年头又没有普通的消炎剂,他真的很怕她坚持不住。
  陆迁侧躺在知烟身边,注视着她的双眼。
  【那个梦,太奇怪了,我竟会梦见烟儿姑娘和大帅……】
  知烟发现陆迁在看她,陆迁别开视线,假意咳嗽一声。
  奇了怪,小妞居然开始跟他做同样的梦了。
  难道是凤血石有了下落?
  陆迁累了,懒得去思考,准备眯一会再说。
  知烟纤细的身子趴在他身上,斟酌一下,凝视着眼前这张俊美的脸,轻声问:“大帅可相信前世今生的缘?”
  陆迁闭目养神,听她这样问,将她搂在怀中,宠溺地拍着她的脑袋:“是做噩梦了吧?没事,有我在,鬼看到我都怕。”
  陆迁的声音和平常不太一样,带着他自己也无法察觉的温柔。
  “不是噩梦,就是看到了别人……”
  陆迁有意回避她的问题,抬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神奇,烧居然这么快就退了。
  小妞这波发烧不像是常规生病,倒像是中了邪。
  平常人不懂,陆迁是修仙党,而且道行还深,不可能一点都没发觉。
  小妞身体的种种古怪反应,应该是跟她的命脉有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致命点,有的是身边的亲人,有的是随身携带之物,因人而异,因命盘而异。
  陆迁突然想,她还没有勘察过知烟的命脉。
  陆迁松开环抱知烟的手,盘腿打坐,闭上双眼,掐指算了一卦。
  陆迁惊奇的发现,凤血石就是知烟的命脉!
  他逆天的轮回和小妞的重生都因那枚石头,很显然那石头跟他们都有着屡不清的关系。
  他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
  有人动了凤血石。
  她的命脉被人动了,身体受到滋扰,才会突发状况。
  如果不快点找到凤血石,宝石被有心人利用,小妞很有可能会被危及生命。
  陆迁走出房间,吩咐手下王小二前去检查那颗古树的情况。
  回到屋子里,冲知烟笑了一笑,陆迁知道知烟在疑惑什么,明知故问:“怎么这么看着我啊?一觉睡醒,发现想爸爸了?”
  “大帅总取笑人。”
  陆迁抚着她的发,“乖乖躺好。”
  知烟听话地躺着。
  房中沉寂片刻。
  知烟翻身,忍不住在陆迁身边耳语:“大帅,我刚才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你,还有……还有大帅曾与我提起过的烟儿姑娘……”
  她竟看到了大帅和别的女子死生契阔。
  陆迁嗯了一声,假装不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