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被太傅追求的日子-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结果越描越黑……
  “什么?那小子敢抱你?!”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节日快乐!乖乖的快点长大喔!(指的是胸

  ☆、第17章 成长

  “他……”知烟想解释。
  陆迁抬手打断她的声音,表示什么都不用说,他全知道了。
  知烟沉默片刻,小心翼翼地望着陆迁:“大帅,我没有不听你的话。”
  见小妞害怕的样子,陆迁挤出个笑,抚了抚她的头发,“乖了,去换衣服,带你出去玩。”
  比试完后国子监全院休假两日,陆迁打算趁此机会带知烟去那个地方。
  陆迁一直在寻找梦境中的凤血石,奈何找了十几年也毫无线索。
  知道小妞的前世,他决定带她一起去,试试看能不能召唤出那枚凤血石。
  无论是梦境中还是现代,那块石头的出镜率非常高,太可疑了。
  陆迁怀疑那是一块通灵的宝石,前世他许下的承诺被封印,到了承诺的时限,宝石解除封印,他才会被吸入这个年代。
  他还是要回去。
  如果找到凤血石,或许就不用等三十年。
  当然,走之前他会安顿好小妞,给她留下一笔巨款,立下规矩不准她嫁给当兵的男同志。
  *
  监丞堂
  谢光丫蚬淄跛盗私敫鍪背饺砘啊
  恭亲王的脾气和年纪一样大,扶着太师椅坐在监丞堂正中的位置上,吹胡子瞪眼:“本王最疼爱的孙儿就这么被人打了,这口气无论如何本王爷是不会咽下去的!”
  “咽不下去?呵,当心被噎死。”谢意把玩着赢来的金元宝,往金子上吹了一口气,丝毫不管满堂的亲王和他老爹脸上的颜色。
  恭亲王一听,气得拍案而起,“——谢光坤!这就是教出来的好儿子!”
  论辈分,恭亲王是当朝皇帝爷爷辈的,但论势力,兵部尚书的外甥女是当朝太后,他手握重兵,除了太傅陆迁,几乎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今日是他儿子谢意打伤了人,恭亲王借题发挥,拿他出气。
  谢光坤本来就不满恭亲王的几个儿子,有事没事便在他背后捅刀子,还接连上奏折,信口雌黄弹劾他滥用职权!
  今日被这样一顿嘲讽,干脆不再道歉,放任谢意回敬这个老不休。
  “本官教子无方,这孩子从小就叛逆,又得太后娘娘厚爱,他便更是无法无天,恭亲王,几位王爷,各位见谅,今日之事,本官定当严加责罚。”谢光坤不痛不痒地说着,看了眼翘起二郎腿不屑搭理众人的谢意,“下官这就将不肖子带回府中!”
  “慢着!”朱允玉捂着肿了的半张脸,横眉怒目道:“谢意不能走!”
  “不错,打人之人,岂是说走就能放走的,更何况今日还有宣太后与陆太傅在场,若是这样轻易就将赛场闹事之人放走,岂不有损我朝国威!”
  “就是!打人之人,岂有不受罪过的道理!”
  陆迁站在门外,听王爷一号二号争相发言。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管这档子事儿,带着小妞出去好好玩耍的,但是宣太后都亲自开口了,这个人情他得卖给她。
  “咳咳!”陆迁假咳一声。
  “陆太傅?”
  “参见太傅大人!”
  王公贵族与权臣见陆迁时无须下跪,行礼方可,几位亲王和谢光坤上前,向陆迁行了一礼。
  谢意眯了眯眼,看清门口的陆迁,立刻想起来,他便是那日送知烟到饭堂的男子。
  此人就是陆太傅,知烟口中的大帅?
  他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
  与他一般的年龄,竟有知烟那么大个孙女?
  陆迁也看见了优哉游哉坐在椅子上的谢意。
  这就是那个替代他出生的小子,长得还可以,还挺有脾气,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真本事。
  谢光坤转头叱喝道:“谢意,还不快过来拜见陆太傅!”
  几位亲王不满地冷笑,方才见了他们也不见得这样紧张,连个见礼都没有,此番陆太傅一来,就如此卑躬屈膝,呸!
  还不就是担心有朝一日宣太后跟陆迁搞在一起,怕丢了头上的乌纱帽么,真是个谄媚的小人!
  陆迁读完恭亲王的心声,走过去单手搭在某位王爷的肩上,“我说魏王。”
  二号亲王立马换上一嘴的笑,“臣在!不知道太傅大人有何指教?”
  “你说,万一哪天我把太后给睡了,能不能混个太上皇当当?”
  陆迁一向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说,朝臣们早已经习以为常,这句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是大不敬之罪,但从陆迁口中说出来,那简直就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宣太后对陆迁的痴迷众所周知,他要是真愿意把她睡了,宣太后一高兴,别说便宜太上皇,让他来做这个皇帝也说不定。
  朝臣们心中有数,以陆迁的本事和如今权倾朝野的风头,完全可以除掉宣太后母子,自己坐上皇位取而代之。
  这样的人,谁惹得起?
  几位亲王脸色变了又变,不敢正面回答问题,却又不敢不回答太傅的问题。
  场面一度尴尬。
  堂中鸦雀无声。
  “当然能。”
  众人回头,看着缓缓起身的谢意,他是看起来唯一一个不怕陆迁的。
  谢意上前象征性地朝陆迁行了个礼,“陆太傅是来保我的吧。”
  陆迁观察着纨绔少年的眼睛,奇怪的是,从他眼中读不出任何信息。
  难道是因为他们太像。
  他是取代他活在当世的,医者难自医,同理他也无法看清一个代替自己而活的人?
  这世界有毒!
  陆迁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
  “谁给你的脸?”陆迁拍了拍谢意的肩,“小伙子,别太得意,你家室虽然好,但是迟早有一天你爸会死,他死了宣太后也为你撑不了多久的腰,有本事自己搞出点业绩来,让老子看得起你,不然少装逼,特别是在老子面前,懂?”
  谢意桀骜的眼中带着被激怒的小火苗。
  谢光坤担心儿子会与陆迁起冲突,担惊受怕地祈祷着他不要乱来。
  谢家谁都可以不怕,唯独陆迁,他这个手握调度军中兵马大权的兵部尚书也不敢惹。
  “陆太傅说得对,我谢意靠爹吃爹,是个孬种,不过你放心,有朝一日,我谢意一定可以凭自己的本事得人尊崇!”还是那个吊儿郎当的笑容,眸中却是笃定与坚定。
  陆迁看出来了,这小子现在正处青春叛逆期,有事没事搞事情主要是不满他老爸的安排。
  双手抱在胸前,耸耸肩:“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多了去,但愿你会成功。”陆迁故意拿话激他。
  从谢意的面相来看,他这辈子的职业是武将,做不了文官。
  这更加确定了陆迁之前的猜测,这家伙就是取代他的一种存在,迟早会去撩他们家宝贝儿,得好好盯着点才行。
  谢光坤松了一口气,同时惊讶谢意竟会有如此豪情壮志。
  他想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难道他的儿子真的不适合读书?
  亲王们埋头默不作声。
  论毒舌与纨绔,京师顺天府谢意排第二,就没人敢排第一,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陆太傅横起来,比京师第一纨绔更横!
  “好了。”陆迁拍拍手表示可以散场了,“今天的事情我来处理,该赔偿的赔偿该整容的整容,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吧!”
  “可是陆太傅……”
  “别得理不饶人。”陆迁打断恭亲王,不咸不淡的笑容状似告诫,打了个响舌眨眨眼:“走了。”
  陆迁走后,国子监的监丞这才有机会开口,按住不甘心的恭亲王,“王爷王爷,这事儿您还真不能追究了啊!”
  恭亲王用力推开监丞:“照你这意思,本王还要感谢那个纨绔子把我孙儿给打了?”
  监丞苦口婆心地劝道:“王爷,您这还真要谢谢人家了!”
  恭亲王怒火中烧,重重地拍着桌子,“放肆!连你这小小的从六品监丞也要骑在本王头上了吗!”
  “实话告诉您吧。”监丞并不生气,凑近说:“您可知道您那孙子,这回得罪的是何人?”
  “不就是谢光坤的儿子谢意吗!”
  “非也!”
  “不是他?那是何人?”恭亲王的语气有所缓和。
  “是陆太傅的亲孙女儿,陆知烟!”
  “什么?”
  “您那孙儿得罪的人是陆太傅的孙女儿,要不是谢意从中阻止,将事儿给担了,您那宝贝孙儿这会儿可不仅仅是遭一顿毒打了!”
  恭亲王傻眼了。
  竟然牵扯到陆太傅的孙女……
  “……当真是谢意阻止了允玉?”
  “是呀!要不是谢意动手打架转移视线,您想想,等到陆太傅一出手,害他孙女儿的人还能有活口吗?”
  恭亲王细思极恐,“那就真的是本王错怪了谢意?”
  “要不是他,允玉怕是连胳膊都被陆太傅给卸了!”监丞不嫌事大地加强了语气。
  这两人矛盾越深,国子监的学规形同摆设,他就越难管制这帮荫生,只有解开家长之间的矛盾,才能解决根本上的问题。
  陆迁刚走不远就听见身后恭亲王的声音。
  一行人簇拥着上了年纪的恭亲王,那老头子边走边喊:“光坤老弟莫走!老弟可有空去府上喝一杯?”
  *
  知烟站在国子监外头的小湖边等陆迁。
  大帅让她穿的里衣有些挤,她一上午都觉得不舒服,又不敢去解扣子……
  “宝贝儿,我回来了。”
  听见陆迁的声音,知烟转身,“大帅为何去了这般久?”
  陆迁发现知烟脸色不太自然,语气是难得的埋怨,笑嘻嘻地问:“不喜欢出去玩啊?”
  “……不是。”知烟不知如何开口。
  陆迁搂过知烟肩膀,“怎么了嘛。”
  知烟摇头不说话。
  他只好放大招,抬手勾起知烟的下巴,凝视她的眼睛。
  【要如何与大帅说,这衣裳挤得肉疼……】
  陆迁恍然大悟。
  尴尬!原来是文胸太小了!

  ☆、第18章 爱情是什么

  陆迁牵起知烟的手,“跟我走。”
  知烟缓着步子跟上,这是一条与郊区相反的路,“大帅要带我去哪里?”
  “带你去布庄。”陆迁的视线从她胸前滑过:“那个……给你重新做几套。”
  陆迁带知烟到布庄的时候,布庄门外排了两行长长的队伍。
  好不容易才拉着小妞挤进去,身后的长龙骂骂咧咧一顿嫌弃:“我们都排一个多时辰的队了,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一来就插队!”
  “长得倒是英俊,算了算了,让他先进去吧!”
  陆迁没理这帮娘们儿,护着小妞,径直走到掌柜的前台。
  “可以啊老哥,生意比我意料之中更好!”
  王掌柜的见到陆迁,立刻放下手里的活儿,满脸堆笑着迎了上来。
  “哎呀,是公子您呀!”掌柜招手唤来伙计,“快,带公子到院子里坐,再泡一壶上好的茶!我立刻就来!”
  陆迁给布庄掌柜的图纸后,留下两套A罩杯的内衣,掌柜的挺会做生意,看这衣服的款式露的厉害,就让内人拿去推销给窑姐儿,买内衣的窑姐儿也不知道怎么搭配,于是内衣外穿,只在身上罩一层薄纱衣,若隐若现非常勾人,一不留神就火了一把。
  老鸨尝到甜头以后,立即让那窑姐儿又来定做了几套。
  烟翠楼的生意这几日异常火爆。
  几天不到,这种新款式的服饰就传遍了顺天府各个达官贵人的后院闺房。
  其他青楼老鸨见烟翠楼的姑娘凭借这种衣服招揽生意大出风头,不愿落伍,纷纷送来定金,大量采购。
  官太太和有钱人家的夫人听说了,也派人来布装订购这种内衣。
  用她们的话说,时兴服饰,输给谁也不能输给窑姐儿!
  掌柜的这几天光是收定金就收到手软,加上每天排队来订购的官家仆人,生意好到根本就忙不过来。
  正因布庄人手不够,饥饿销售,导致内衣更受追捧,有钱人家的夫人甚至愿意出双倍价钱加急。
  王掌柜做了这么多年的布庄生意,还是头一回这么火爆。
  “嘿嘿,这事儿多亏了公子您呐!”王掌柜的笑眯眯地递上一包银子,“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公子笑纳!”
  陆迁拿起银子在手中掂了掂,没有收下,反而从口袋里掏出两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在茶几上。
  王掌柜看得云里雾里,不明就里,拱手笑道:“公子这是何意?”看了看陆迁身边的漂亮小姑娘,猜测:“公子是要给这位小美人儿做衣裳?”摆手谢绝:“我这布庄虽然地方还算大,有两个铺面,可生意一直都不冷不热的,只够一家六口平日里的开销,如今有了公子您的主意,不仅新添了伙计,生气还越发的兴旺,我哪里还敢收公子的钱。这姑娘往后要做什么衣裳您尽管开口,我们德兴布庄全都包了!”
  “不不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陆迁示意掌柜的坐下来听他把话说完。
  “公子请说,我洗耳恭听!”
  陆迁笑了笑,“我呢,给你这二百两银子不为别的,我是要入股。”
  “入……股?”王掌柜愣了一下:“公子的意思是想合伙?”
  “不错。”陆迁看着坐在身边的知烟,“以她的名义,入股你的布庄。”
  “这……”
  王掌柜明显在思考拒绝的台词。
  “宝贝儿。”陆迁话锋一转,对知烟道:“要不要去里边看看存货,找件合身的先穿上?”
  掌柜媳妇儿芸娘闻言连忙说:“有有有,公子要的,自然是先给公子的人了。”朝知烟伸出手:“来吧,婶儿带你进库房挑一身儿去。”
  知烟看了看陆迁,见他点头,乖巧地跟芸娘去库房了。
  支开知烟以后,陆迁立刻趴在桌上,变身超级007的风格,语速极快地对王掌柜说:“我打听过了,这条街的房价是每个平方十五两银子,隔壁两个门面加起来总共是两百多个平方,随便砍一下价,三千两银子可以拿下,加上你这间租来的店铺,五千两银子明天送到。”
  “公子这是要……”掌柜的消化了一下陆迁刚才的话,一听这么多的银子,还要买下这几间店铺,感到难以置信。
  这可是京师顺天府,旺铺价格十分的高,普通人莫说购置商铺,就算是知县,想在京师买下一座院子也得领上七八年的俸禄。
  这公子开口就提出花五千两银子购置五间商铺,该不会是给他画个饼,准备行骗的吧?
  看出掌柜的心思,陆迁二话不说,掏出一张契约,“回头你慢慢看,看好了送去太傅府,按上手印,太傅府自然有人把银子送过来!”
  王掌柜拿起契约看完,猛地抬头看着陆迁,颤抖着双手:“您是……陆太傅!”
  “嘘。”陆迁示意他小点声,“此事你知我知,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要是聪明人应该看得出来,跟我合作比你自己做买卖靠谱!”
  陆迁花五千两银子买商铺,又另送了王掌柜一间,还给他每年三成的分红,不傻的人都能看出来这合作条约非常优越。
  还没开始合作就已经得了一间价值千两白银的商铺,拒绝的人怕是脑子被驴给踢了!
  加上这张契约叩上的乃是当朝太傅的大印,擅用盗用官印都是死罪,除非是不想活了的,还没有人敢用假官印。
  得知陆迁的身份后,王掌柜又惊又喜。
  有生之年,他竟能与当朝太傅合伙共事!
  当即应下:“承蒙陆太傅抬爱,草民自是愿意!”
  看到契约上甲方的名字,十分不解:“知烟?是方才那位姑娘?”
  “不错,以后她是你老板。”
  陆太傅花五千两银子买下商铺送给个小丫头?
  有人活了一辈子也没能攒够五千两银子,那姑娘还真是好命呐!
  “言归正传。”陆迁做贼似的朝紧闭着的大门望了望,继续说:“铺子买下来以后,我负责给你设计图纸,你负责监督制造,记住了,帮手要找靠谱的,最好是你亲戚朋友。回头我再申请个专利,这样一来,不出几年德兴布庄在内衣界就能独树一帜了。”
  “专利?”王掌柜听得一头雾水。
  这陆太傅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啊,说的话好些他都听不懂。
  “别问了,我来办就好。”
  “那,陆太傅……”
  陆迁抬手:“叫我公子。”
  “公子,这内、内衣的确很受追捧,可同行之间向来都相互借鉴,怕是过不了几日就有别的布庄仿造了呀!您花这么多的银子,会不会吃亏?”王掌柜好心提醒道。
  “放心吧,回头我画个logo给你,你让绣娘绣在每一件内衣的肩带上,等专利下来,但凡抄袭假冒的都会被罚款,换句话说,这种内衣除了德兴布庄没人敢做。”
  对不起了,那位发明胸罩的大神。
  以后这个专利就是他家小妞的了。
  对不起了,各位想借鉴的朋友,为了小妞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他马上就要滥用职权,立法杜绝抄袭了。
  除了他们,禁止其他人仿制这种内衣,这样就垄断了市场。
  王掌柜佩服至极,陆太傅这招狠啊!
  “我就说瞧着这套合适,果然正好!”芸娘带着知烟出来。
  陆迁停止了谈判,假模假样地品着茶。
  小妞满面通红地走到他身边,催他说:“大帅,我们快走吧……”
  陆迁不明就里,转头看着芸娘,意为:你怎么我宝贝了?
  芸娘忍俊不禁,“公子与夫人还未成亲吧?夫人未经人事,当着奴家的面儿更衣很是害羞呢!”
  原来是这样。
  陆迁揽着知烟的肩,转头对王掌柜道:“我还有事,先走了,刚才说的事情别忘了啊。”
  王掌柜连连称是,将陆迁送出布庄。
  知烟缩在陆迁臂弯中。
  大街上不少人对他们指指点点:“看那两人,当街勾肩搭背,真是世风日下!”
  “那是哪家的公子小姐,郎才女貌看着般配得很呢!”
  “别看了,你看那公子长得,多好看哪,身上穿的又是上好的料子,给听见了找咱们麻烦就不好了!”
  “我瞧着那姑娘挺美,莫非是城中哪位大官家的千金小姐?”
  这些话知烟根本没听见,她满心都是方才那婶婶对她的称呼。
  她称她作夫人。
  大帅竟也没有解释,他……
  陆迁听见了街上的议论,毕竟他也是个大帅逼,出门不带几片云怎么行走江湖。
  也没太放在心上。
  低头打量着含羞带怯的小妞,“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嗯?”
  知烟手心冒着汗,“我在想,人们常说的情,究竟该如何解?”
  “情?你是说爱情?”
  知烟仰望着陆迁,轻轻点了一下头,期待着答案。
  陆迁顿住脚步,目光停留在知烟精致漂亮的脸蛋上,这张脸小巧白皙,玲珑剔透,带着娇羞,可称之为天使的面孔。
  看样子小妞真的是快要长大了。
  陆迁摸了摸她的头发,“爱情这个东西呢,是很奇妙的,也许一生一世,也许半身不遂。”
  知烟:“半、身不遂?”

  ☆、第19章 亲她脸

  “嗯,宝贝儿你喜欢什么首饰之类的东西?”陆迁岔开话题,“大帅给你买。”
  他总不能跟个小姑娘说,“半身不遂”指的是男女啪啪结束后的疲劳反应吧?
  知烟仰头腼腆地笑了一下,“我,喜欢大帅亲手做的。”
  “跟我走。”
  陆迁雇了辆马车,带知烟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
  知烟心中疑惑,却一丝也不怀疑陆迁的用意。
  这里虽是荒无人烟,景色却美不胜收。
  她似乎来过这里?
  实在想不起来她何时来过这么远的地方。
  陆迁找来几根竹签,兜着一大堆鲜花走过来。
  知烟没有穿学院统一的服饰,毕竟外出,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国子监学生的身份太过扎眼。
  陆迁喜欢把知烟打扮得素一些,给她穿纯白色的衣裳,他觉得这样子看上去很有仙气。
  因此知烟大部分的裙子都是纯白色的。
  她的头发已经长到腰,脸颊边的细碎刘海是陆迁帮她修剪的,几率碎发乖巧地贴在她精致的脸蛋边,格外可人。
  陆迁将做好的五彩花环戴在知烟头上,鲜花娇艳的色彩衬得她肤若凝脂。
  捧着她标志的脸蛋,细细端详片刻,“宝贝儿真绝色。”
  知烟抬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头上的花环,望着面前这双惊艳的眸子,“大帅说好看,一定很是好看。”
  风吹动她的黑发长裙,五色的鲜花映着她白皙剔透的肤色,陆迁想到了那段“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句子。
  小妞已经超脱了年龄的束缚,真的美极了。
  “你本来就好看。”陆迁由衷赞美,“不对,是美。我的宝贝儿怎么这么美。”
  很难相信,那个脏兮兮的小丫头会是这样楚楚动人,娇艳欲滴。
  知烟想到在太傅府见过的美人儿,道:“还是太后娘娘更美。”
  “宣太后?是挺好看的,不过她手段厉害,有点蛇蝎美人既视感。”陆迁啧啧道,揽着知烟的肩头:“走了,大帅带你去吸金。”
  “吸金?”知烟愣愣地跟在陆迁身后,踌躇片刻,“……可是大帅,我不会吸。”她什么都不会,在国子监学了这么久,却总是听不懂大帅的话,不知道大帅会不会觉得她无用。
  陆迁回头笑看着她:“傻瓜。我说的吸金是指吸引宝物,不是用嘴吸!”
  知烟顿悟,窘迫不已。
  “看到前面那颗大树了么?”陆迁指着几米开外的一颗参天大树。
  “嗯嗯!”知烟认真地点头听着。
  “一会儿你就在树的周围随便走动,我让你怎么做你照做就好了,听懂了吗?”陆迁掏出吃饭家伙,按照八卦上指引的方位往前走。
  “好。”
  陆迁将知烟安置在古树下,自己在距离她五步之外的草皮上坐好。
  掐指计算着复杂的八卦原理。
  出魂入定。
  脑中迅速闪过前世一幕幕的场景,悲欢离合生死轮回历历在目。
  知烟望着突然坐住不动的陆迁,心里害怕又不敢打扰他作法。
  她听话地围着大叔绕了几圈。
  什么动静也没有。
  犹豫着步伐靠近陆迁,在他身边坐下,凝望着他英俊的眉眼,知烟的小脸变得通红。
  每每与他近距离接触,她都会心跳如擂鼓。
  大帅英俊潇洒气度不凡,又有常人所不能的奇门遁术,听闻他有一张不老的容颜,如果真如乡亲邻里说的那样……
  有一天她老了,大帅会不会嫌弃她呢。
  究竟这世间什么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他?
  失神之际,面前男子突然睁开双眼。
  陆迁双眸血红,美得惊心动魄。
  放在膝盖上的双手舒展,他眸子里诡异的光芒渐收。
  “卧槽!宝贝儿你身上有条毛毛虫!”
  陆迁帅不过三秒,一下子跳了起来。
  “……在哪?”知烟软糯的声音带着惊慌,也跟着站起来。
  “在这儿在这儿,你别动!”陆迁弹掉粘在知烟肩膀上的虫子,一脚踩扁了。
  踩完才反应过来。
  ——不对啊,这是他召唤来的灵虫!
  这类虫子古今都有,类似蛊虫、降头。
  相比蛊虫,灵虫其实是无害的,它可以帮召唤它的人找到想要的东西,不作其它用途图去害人。
  灵虫大多是出现在召唤者身边,一般不会依附在人身上,这只是非主流的吧,居然往小妞身上爬!
  陆迁捡起被踩扁的灵虫,“对不起啊大兄弟,我真不是故意的,喂,你醒醒?”
  指尖的虫子原本扁扁的,像是听懂了陆迁的话,抖动几下就变得胖乎乎的一条。
  知烟看得呆住。
  知烟怕虫,特别是这种肉肉的,声音夹着颤音:“大帅,它……它好像在看我……”
  “别怕,它是益虫,不咬人的。乖了。”
  知烟这才松了一口气,心虚地往陆迁身后站。
  陆迁思索着灵虫反常。
  应该是因为小妞曾经是凤血石的主人,她身上有灵虫要寻找之物的气息,所以才会突然粘着她。
  陆迁将灵虫放在草地上,指着胖乎乎的身体说:“不许往她身上爬,再爬爸爸就不要你了。”
  也不知那虫子是真听懂了他的话,还是因为挣脱了束缚忙着逃走,很快就爬开了。
  知烟怔怔地望着钻进土里的虫子。
  要不是知道大帅是神算子,她一定觉得大帅傻了,居然跟一只虫子说话,还一本正经的样子……
  “在这里。”陆迁指着灵虫钻进去的位置。
  凤血石就在这颗大树下,可是为什么一点灵光都没有。
  陆迁掐指算了算。
  金木水火土,还少一滴水。
  陆迁用荷叶取水过来,浇在树根下。
  半个小时过去了,根本无济于事。
  奇了怪了。
  小妞在,他在,凤血石的主人都在,而且灵虫已经探过东西就在树下,怎么会没动静呢?
  知烟见陆迁愁眉不展的样子,蹲在他身边,“大帅何不将土翻开,兴许就能挖到金子了。”
  “傻丫头,这石头要是能被挖出来,早被人弄走了。”陆迁起身,“算了,看样子这是天意。”
  知烟跟着陆迁往回走,“大帅不吸金了么……”
  “不吸了不吸了。”陆迁牵起知烟,“饿了吧?走吧,带你吃一顿去。”
  凤血石没了动静,看来只有小妞能帮他回去了。
  刚才那颗大树下,灵虫吐出了从知烟身上吸到的一滴血。
  土面涌动一片荧光,转瞬即逝。
  灵虫完成了使命,脱壳化蝶,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知烟发现身边跟着一只蝴蝶,五彩的羽翼很是漂亮。
  该是被她头上的花环引来的。
  陆迁低头,捏了捏她的鼻子,笑说:“别看了,这是刚才那只灵虫。”
  这么快就化茧成蝶了?
  知烟觉得不可思议。
  “一只灵虫一生只能帮召唤它的人做一件事,完成以后就失去了神力,它现在只是一只普通的蝴蝶。”
  “大帅真是神人,知道的这样多。”
  “你相信?”
  “大帅的话,我都信。”
  陆迁感动地抱了抱她,“谢谢你,没把我当怪胎。”
  “有人说大帅是怪胎?”
  “可不就是嘛!”陆迁开始吐槽他辛酸的神算之路。
  知烟耐心地听完,停下脚步,抓着陆迁的手,“大帅放心,便是全世界认为大帅是怪人,在我心中你也是神人。”
  像是在安慰他。
  小妞果然是亲生的!
  “大帅亲一个!”陆迁抱着知烟狠狠地亲了一口。
  大帅刚才亲了她的脸……
  知烟感到窒息。
  “大人这是在做什么?”女人娇媚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第20章 此等绝色

  “这不放假了么,带孩子出来随便逛逛。”陆迁摸下巴,观察着被簇拥而来的妩媚女子,“太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