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被太傅追求的日子-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骸扒宕坎蛔鲎鳎缓螅詈梦滤彻郧商耙坏愕模褪悄侵止肪缋锘畈还郊纳蛋滋穑拧!
  “你……”宣太后怒极反笑,偷偷翻了个白眼,他竟喜欢没脑子的女人?
  陆迁认为他已经很厉害了,他的女人不需要太强大,负责享受就行,他有能力给她全世界。
  前提是,得被他爱上。
  能被他爱上的女人应该不会太蠢,那种善良与世无争的乖乖女。
  这很难形容。
  宣太后沉思片刻,突然微笑着问:“大人莫非,喜欢那个叫知烟的女子?”
  陆迁觉得她这个笑容有点吓人。
  仔细一想,小妞还真挺符合他个人爱好的?
  不过,“开什么玩笑?我视她如命!怎么会去糟蹋她。”陆迁摆摆手,觉得宣太后真的是寂寞太久了,挠着鼻梁好心建议:“怎么说你也才二十出头的年纪,有生理需求是很正常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懂的,不用压抑自己。”咧嘴笑了,“回头帮你物色几个小白脸,放过我吧,如何?”
  宣太后面色一沉,生气道:“大人这是何意?哀家如此……如此做还不都是因为中意大人!”他竟这样看她!
  陆迁耸耸肩,不再接话,吩咐候在门口的侍卫将大殿们窗推开,安心看学子们比试了。
  发现兵部尚书谢光驳匠×耍攘丝诓璐蚱平┚郑澳憔司撕孟窈苤厥诱獬”仁浴!
  宣太后望了望外场,“舅舅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重视他的学业。”可惜她这个表弟谢意就是不喜欢读书,入国子监两年还在正义堂耗着。
  陆迁想到昨天追过命盘、那个前世与他纠缠了一辈子的女子。
  “只有一个儿子?”陆迁兴致勃勃,“那,他有几个女儿?结婚没有?”
  宣太后一手支着下巴,年轻貌美的脸因陆迁拒绝的话愁云密布,叹息一声道:“可怜舅舅年轻时身体受过伤,只得一个儿子便不能生育了。”
  陆迁震惊:“他没女儿?”
  宣太后奇怪地望着他。
  陆迁纳闷,不可能啊,前世的梦境中,那女子分明是兵部尚书的女儿。
  难道……
  ——他的到来改变了他们的历史!
  他改变了那姑娘的命运……
  卧槽这很有可能!
  玩大了这回。
  怎么说也是他上辈子喜欢过的人,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良心也不安。
  陆迁决定回去好好卜一卦,实在不行开鬼眼看看她所在的位置。
  上辈子是他欠了人家的,折寿几年就折吧,万一她过得不好,他好歹也能救济一下。
  “第三场,声乐比试!”殿外传来裁判的声音。
  轮到小妞了,陆迁正襟危坐,和其他官家子弟的家长一样紧张。
  宣太后脸色很不好。
  这场比试规则是一对一,四书五经辩论、律令、音律声乐比试各有一场较量,辩论时两国学子同时上场展开对决,比试音律时先由邻国学子展示才艺,国子监的生徒尽地主之谊,后上场演奏。
  谢意与人比试完律令争辩归来,知烟就听到裁判念到她的名字。
  “小兔子,我赢了哦。”谢意从知烟身边经过,故意挤了她一下。
  知烟避开他的滋扰,行了一礼:“恭喜你了。”
  谢意斜睨着她,嘴角挂着坏笑,“据我所知,你以前不懂音律声乐,只学了两个月,够不够啊?”语气带着若有似无的嘲讽。
  像是在期待看她热闹。
  “我家大帅说输赢不重要,重在参与。”知烟反驳,重复着陆迁早上的叮嘱。
  谢意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往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你怎么这么傻?”
  知烟避开他的手,气红了脸,不愿与他斗嘴,转身,深呼吸,缓步走上了大殿前的台子。
  殿内坐着宣太后和陆太傅,知烟虽然看不清里头的人,仍是紧张得手心是汗。
  祭酒找了个检查器具的借口,走到知烟身边,小声说:“邻国学子那一曲高山流水遇知音弹奏得相当不错,两国裁判都给出了高分,你随心发挥,弹完就行。”
  论资质,知烟其实是没有上场比试的资格的,但她身份特殊,踊跃报名,没有人敢划掉她的名字。
  许仲平对知烟不抱什么期待,毕竟是新入学的,只希望她能完整的弹奏完一曲,输了便输了,反正是个姑娘,输了也不丢人,不输国子监的气势方可。
  朱允玉见知烟上场,立刻朝同伙打了个眼色。
  同伙收到朱允玉的指令,悄悄潜入了台后。
  朱允玉斜眼瞥了眼吊儿郎当的少年,整不了谢意,他还治不了个女人?
  今日一早他就看到谢意躲在墙角,凑近一看,发现一群人竟然在辟雍大殿外的比试台后挖坑,还送进去个琴师!
  正义堂全班都知道知烟要抚琴。
  朱允玉留了个心眼。谢意想帮知烟作弊出风头,门儿都没有!
  谢意成日与她课堂打情骂俏,看样子很是喜欢她。
  敢得罪他,看他女人今儿个怎么丢人!
  ——哐当!!
  赛场内发出几声杂乱的琴音。
  陆迁屏住呼吸,快步走到窗前。
  声音好像真的是从台上发出来的,可是小妞的手分明碰都还没碰到那把琴!
  难道作弊翻车了?
  是哪个孙子干的!
  日他仙人!                        
作者有话要说:  还没收藏过我的宝宝们收藏一下我的作者专栏嘛!!跪求跪求~~~又卡了个逼死强迫症的数字贼难受!!

  ☆、第14章 原来是她

  刺耳的杂乱琴声响了两下就停了。
  “没事没事没事!”祭酒许仲平装模作样地压了压手:“是本官不小心碰到了选手的琴,没事没事,休息片刻后,我们继续比试!”
  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走下台。
  许仲平离后台近,已经听到了场后的动静,也猜到了一点。
  能在辟雍大殿动手脚的人,还能有谁?
  不过这个坏陆太傅好事的人一定活不久就是了。
  知烟还处在状况之外,微微愣了一下。
  祭酒大人明明没碰过她的琴呀?
  真是个奇怪的大叔。
  接着就专心地准备了。
  祭酒去而复返,假模假样地拿了把新的琴给知烟送上来,对台下干笑着说:“刚才那把琴有点问题,音色不纯,惊扰了诸位,这把已经试过,没什么问题,呵呵!”
  围观的生徒们恍然大悟,原来是把坏了的琴,难怪刚才突然自己响了。
  噫~
  裁判和负责打分的官员看得清楚,也是难得糊涂,装作不知情。
  陆迁偷偷奔向后场。
  看到坐在坑边的琴师和一个被绑成粽子的学生。
  拽着琴师走到角落。
  发送一个表情包:怎么肥四?!
  琴师双唇抖动,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打击。
  陆迁摊手问:“这孙子干什么了?”
  “他,他砸坏了我的琴!”琴师委屈得不能自己,恶狠狠地瞪着朱允玉派来捣乱的同伙。
  陆迁把被绑学生拖到角落边。
  捣乱的学生被打得鼻青脸肿。
  陆迁回头看着琴师:“你揍的?”
  还挺能打。
  “他掉下来砸坏了我的琴!”琴师的愤怒值堪比此人杀了他全家。
  陆迁看他痛失爱琴可怜,安慰了几句,“都被你打成这样了,算了算了。”
  “大人,他砸坏了我的琴!”琴师不死心,还是要告状。
  陆迁点着头:“知道知道。”
  “我的琴!”
  “烦不烦,赔给你赔给你。”陆迁失去了耐性,“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赶紧把人拖走。”从琴师手中夺过被砸坏了的琴,“还能弹吗?”
  实在不行,一会儿他亲自出马。
  琴师终于从悲伤中走出来,赶紧跪下给陆迁磕头,“小人没用,没能完成大人交代的事情,小人……”
  “行了行了,你就告诉我这琴还能弹不?”
  “禀太傅,这琴拖尾被砸坏了,宫、商、角、徵、羽都……”
  “闭嘴,下去。”
  “……诺!”
  陆迁自己看了一下,拖尾被砸裂了口子,琴弦一点问题没有。
  自己跳进了坑里,让琴师给他放风,谁来捣乱揍谁。
  “本场参与比试的,乃是正义堂唯一的女学生、也是国子监特令接收的女子,知烟!”主持人念完参赛选手的名单,敲响手中铜锣。
  比赛正式开始!
  知烟一双细长白嫩的手抚上琴弦。
  梦境中细碎的记忆经这几天的拼凑,排练的时候已经可以弹出完整的曲子来。
  虽然还是有点力不从心,但这曲子像是长在了心底,根深蒂固,就算此刻紧张得满头大汗,她也能下意识地拨动琴弦。
  更神奇的是,每一次弹奏,她都会情不自禁的流眼泪,这曲子像是被人种下了无尽的伤。
  曼妙又陌生的曲调扣人心弦。
  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听着便不自觉湿了眼。
  陆迁呆在坑里。
  卷黄沙……
  小妞弹的是卷黄沙!
  ——她怎么会弹这曲子??
  ——这不可能!!
  这首曲子叫卷黄沙。
  是陆迁前世自创的一首乱世之曲,旋律忽高忽低,急转直下,时而如沙场战鼓,时而似绕指柔情意绵绵。
  难度极高。
  前世,将军离开的那一晚,烟儿抚着这首曲子到天明,然后饮下一杯毒酒,随将军去了……
  祭酒听得如痴如醉。
  宣太后站在大殿内,听着这一曲牵动人心的琴音,莫名感到害怕。
  她已经派人仔细查过,这女子在入国子监之前,从未读过书,竟有超群的学识,陆迁就算帮她作弊个一两次,这几个月的课堂笔记也不可能有假。
  今日她能当众弹奏出这等曲风,她绝不会是孤女,她到底什么来头!
  陆迁心乱如麻,从坑里爬出来,火急火燎冲进辟雍大殿。
  猛灌了半壶茶,才勉强清醒一些。
  掐指一算。
  出事了。
  出大事了!
  宣太后担心地看着突然坐立难安的陆迁,见他盘腿坐得笔直,看样子是要就地施展法事,“大人……”
  “安静。”陆迁的声音比平时冷了几分。
  宣太后意识到事态严重,不敢出声惊扰,坐到一边观察着满头大汗的男子,猜不透他到底要干什么。
  陆迁集中精力,重新计算命盘。
  直接开通了鬼眼。
  叠加的年份、数字被一一揭开谜团,一幕幕事迹在他脑中闪过。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原本这个朝代会有外戚篡位,皇室有场动乱,敌国会趁机入侵,皇帝死后会有一场长达六年的战乱。
  因为他的出现,他帮宣太后解决了对手,小皇帝顺利即位,免去了这一场恶战,他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
  包括知烟。
  知烟因此重生了,被抹去了记忆,回到娘胎重新开始她的一生。
  之前发现她的命盘总是变幻无常,根本看不到结果,他只当她孤苦无依八字混乱,从未想过她会因他的出现回炉重造,一切混乱都是有因有果的。
  他现在所在的朝代,正是他的前世。
  他的出现改变了知烟的命运。
  她原本会在战乱中遇见兵部尚书,然后被兵部尚书领养,因为他的出现和改变历史的行为,她没有遇到兵部尚书。
  历史事件发生了重大改变。
  但凡与他有过接触的人,命运都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陆迁猛地睁开双眼,墨瞳一片腥红,入定成魔一般,俊美的五官似被笼罩一层雾色,别样惑人心魄。
  宣太后惊呆,然后看得痴了。
  收。
  回归现实。
  陆迁的脸色渐渐恢复常态。
  他含辛茹苦养了几个月的小妞,竟然是他前世的恋人!
  ……还被他给弄回娘胎了。
  贼特么心虚!                        
作者有话要说:  DuangDuangDuangDuang……
陆迁:特技表演、特技表演,鬼眼看前世,一指定乾坤!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嘞!
籽:陆太傅,您就不能高雅一点?
陆迁:鸡蛋生菜大白菜嘞!

  ☆、第15章 追她?

  十五年前,他初来乍到,小妞呱呱落地……
  老天,别开这样的玩笑啊!
  烟儿在将军临死之前说过,她永生永世也不会喝孟婆汤,生生世世都要记住他……
  是什么样的爱让一名弱女子坚持了三世。
  重生后,她忘了在尚书府经历的所有,才艺双绝如云烟,唯独只记得他曾教她弹奏的曲子。
  陆迁突然想到,当红女艺人之所以被冠上才艺双全,也是因为她在古琴声乐方便的成就。
  可能是上天看不过去,不忍心摧残他们这对真心相爱的恋人,才会赋予他天生的本领,让他从天而降,阻止那场悲剧发生。
  当然,这可能只是巧合,天若有情天亦老,老天爷没那么善良。
  他只是尽可能站在上帝视角,以达到说服自己的效果,这样他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他辜负了一场深情。
  怎么还?
  追她?
  不行,她还是个孩子。
  等她再长大一些,等她年满十八周岁再说?
  不好吧?这不成乱伦了吗?
  其实他也算是救了她一命,怎么会这么心虚?
  陆迁矛盾起来。
  “妙!妙极!”
  “好!”
  “神曲!”
  殿外掌声雷动。
  陆迁探出头去,发现到场观赛的全院师生都站起来了,更有人站在凳子上激动地鼓掌称赞。
  小妞不知所措地站在台上,小小的身影被赞美的掌声包围。
  这一场,知烟获胜。
  知烟得到了赏金一百两,还有晋升崇志堂的学分。
  她走下台,谢意就凑了过来。
  桀骜不驯的脸上竟带有一丝担心,谢意没有恭喜她,也没有嘲弄,难得一本正经地说话,“你没事吧?”
  知烟捧着沉淀的的赏金,小脸茫然,她有什么事么?
  谢意目光如炬,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放心,小爷我一定替你报仇。”说完将得到的赏金扔给她。
  “……诶?”知烟本想叫住谢意,他已经几个箭步冲走到朱允玉位置边。
  知烟获胜,朱允玉感到晦气,正对几个小弟骂骂咧咧,迎面就挨了一拳头。
  谢意飞起一脚,朱允玉当场被踢得翻了好几个跟斗。
  踹几脚还不算完,恶魔一般的少年抓着对方的领子,笑得一脸冷漠:“谁他妈让你动她的?”
  学生座区一片混乱。
  “来人!把他们拉开!”祭酒见状吓得不轻。
  谢意的老子兵部尚书也在现场,突然看到自己的儿子跟人打起来,过去拉架只会落人口舌,被当护短,只能等国子监处置。
  平时顽劣也就罢了,这种时候他就不能忍一忍吗!
  谢光嫔啵缱胝保眯靥偶ち移鸱
  谢意出生将门,从小就练过,那一脚踹得真的是不留余地,朱允玉当场就被打哭了。
  打架闹事的两名学子被国子监护院带走。
  由于宣太后和陆太傅在场,保护大殿的御林军统领也介入调查。
  事情闹得有点大。
  陆迁见知烟跟着去了,本想拦住她,又想到今天穿的是太傅的朝服,小妞现在已经能分辨本朝各个品级官职的服饰了,忽悠不了她,想了想还是派人去盯着。
  *
  几位亲王都来到了监丞堂。
  监丞大人主管学规,谢意常来常往,对这里熟门熟路,趁先生和尚书大人还没来之前,到后院烧了开水,泡了一壶茶。
  知烟拎着两袋赏金在堂内站了一会儿。
  谢意泡好茶出来,她走过去将他那一袋赏金归还:“给你。”
  谢意没伸手,冲身边的空位扬扬下巴,“不喝一杯?”
  知烟轻轻摇头,低声细语:“不了,我该回去了。”
  他难道一点受训前的恐惧都没有么?
  谢意从她手里接过赏金,很随意地扔到一边,“那你走吧。”
  知烟走出几步,觉得事有蹊跷,扭头望着少年,“你为什么要打架,为什么不能和同窗和睦相处?”
  谢意痞笑一声,“你走吧。”
  “可是……”知烟没走,谢意突然打朱允玉一顿,此事像是因她而起。
  她不能不讲义气。
  “真想知道?”谢意勾勾手示意她过去:“那我告诉你吧。”
  知烟犹豫了一下,走到他身侧。
  谢意侧目,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子竟有所顾忌地压低了声音:“陆太傅不知道你有多少本事,找人帮你作弊,被那死胖子看到了,他想整你。”
  陆太傅?
  知烟知道她解释不清楚,谢意是不会相信她根本就不认识陆太傅的。
  试图劝他:“这里是国子监,你不要胡来,会被治罪的……”
  谢意打断她,“他打你主意很久了,总想逮着机会欺负你,小爷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今儿算是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你别劝我,劝不动,爷打的就是他。”
  谢意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知烟拿他没办法。
  他是宣太后的表弟,朱允玉也是皇室血脉,有几位亲王撑腰,把人打成那样,谢意这次恐怕没那么好过关。
  “别用那种同情的眼神看我,小兔子。”
  “……”
  “你快走吧,免得朱允玉一会儿碰见你,对你积怨更深。”
  知烟虽然不知道谢意说的是不是真的,仍是进退两难,“你是因为我才打的他……那你怎么办?”
  谢意倾身靠近她,舌尖舔着牙槽,一脸坏笑:“小兔子,你在关心我呀?”
  知烟:……
  算了。
  这个登徒子,不管他了。
  知烟捧着赏金回到小院子。
  还没进门,葱蒜被爆熟的香味扑鼻而来。
  陆迁系着围裙,正在小灶房里做饭。
  “回来了?”
  “嗯。”知烟放下书箱,走进灶房,内心激动地向陆迁分享她的成绩,软软的声音带着期待:“大帅,我赢了邻国的学子,得到了赏银。”
  陆迁关掉自制烤肉箱的开关,转身故作惊喜:“厉害了我的宝贝儿!”
  知烟得到了夸奖,露出笑容,“大帅看。”她打开精致的袋子,摸着黄金元宝,“我从未见过这么多的金子,有一百两呢,都给大帅花。”
  陆迁夸张的笑容一僵。
  真是羞愧。
  坑了她两辈子,被卖了还在帮他数钱。
  他应该算是个有良知的“人贩子”,卖了她两世,这辈子就让他好好偿还。
  他一定把她养的白白嫩嫩!
  “乖了。”陆迁转身就是一个么么哒!
  额头被亲了一下。
  知烟羞红了脸,小声嘀咕:“大帅又没正经……”收好金子,踩着碎步到客厅,“大帅今日为何做这么多菜,是有客人么?”
  “给你庆功的傻瓜。”
  知烟怔住,大帅怎会知道她一定会赢……
  “对了,去房间看看你的bra,试穿一下,不合身再改。”
  知烟嗯了一声,乖乖进了房间。
  床单上躺着一件奇怪的物件。
  国子监有一部分西域来的外国人,这物件有些像西洋人所说的“眼镜”。
  可是大帅为什么要让她戴这种东西?
  知烟摸着软绵绵的“眼镜”,里头像是塞了棉花,很轻巧,往眼睛上比了比,总觉得不应该戴在这个位置,试探性地往下比了比,好像戴在胸前正好……
  “好了吗?”陆迁探头进来。
  知烟连忙收起文胸,吞吞吐吐地说:“……好了。”
  陆迁看她害羞得厉害,不好直说,递给她一张画好的穿戴步骤,让她照做。
  过了十来分钟,小妞终于打开了房间的门。
  陆迁试吃一口新发明的烤鱼,仰头看着知烟,“怎么样,合身吗?”
  知烟艰难地往外挪了两步,小脸憋得通红,“大帅,这个后面、有几颗爪子,我爪不上……”                        
作者有话要说:  捂脸,大帅人家不会穿,要你帮忙扣爪爪嘛~

  ☆、第16章 多出来的一个人

  “爪子?”陆迁一脸懵逼,放下筷子擦了擦手上的油,火急火燎走到知烟跟前,“什么爪子让我看看。”
  知烟贴门站着不肯转身,红着脸,软软的声音说:“就是……很小的,像耙子的那种爪子呀……”
  她说的是文胸后面的扣子吧?
  陆迁这下听懂了。
  难怪小妞害羞成这样。
  陆迁没心没肺地笑了一声,挥挥手,“我闭眼睛,转过去背对着我。”
  知烟的学服是半截的短款上衣,陆迁摸索着伸手进去,碰到她光滑的后背肌肤,她立刻全身僵硬,微微抖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
  “……大帅,快好了吗?”
  瑟瑟发抖。
  陆迁没敢睁开眼睛,“emmmmm……马上就好,别急别急。”
  艹!岛国动作片里不都是一下就扣上,一捏就解开了吗,这布庄老板做的什么歪货扣子,这么难扣!
  又过了一会儿。
  知烟的脸已经红得熟透了,悄悄地扭头:“……大帅,还没好吗?”
  终于挂上去了。
  陆迁长舒一口气,讲真的,他对女人的东西只知原理,不懂实际操作,这活儿比做饭累人。
  他拍了拍手收工,对跟在身后的小妞说:“做了八套,没事多练练,知道吗?”
  知烟不敢抬头看陆迁,小声嗯了一声。
  “晚上睡觉记得脱掉。”陆迁又补充。
  知烟怔怔地仰头:“为什么呢?”
  既然要脱掉,为什么还要穿它?
  “为了……让你形体更完美,胸形更好看。”
  知烟:又是胸……
  “好了好了洗手吃饭。”陆迁从灶房端出做好的烤鱼,一大条鱼,“今天吃个重口味的!”
  知烟洗完手走出来,看到桌上正中一大盘红得发亮的鱼肉,很好奇这个鱼为什么是红色的。
  这个年代的辣椒只被当做观赏用,还没有人将它当酌料。
  陆迁算是领先。
  知烟第一次吃辣椒,只吃了一小口就被辣出了眼泪,呛得直咳嗽。
  看陆迁被辣得不停哈气,筷子却一下也没停,像是享受着这种刺激,她决定再尝试一下。
  第一口,辣得让人疯狂。
  第二口,渐渐尝到了除了辣味以外的甘香。
  第三口,葱姜蒜的香味与辣味重合,形成一道奇怪的美味。
  第四口,鱼肉的鲜嫩从辣味中脱颖而出。
  第五口……
  第六口……
  陆迁看着吃得满头大汗的知烟,小妞居然喜欢吃辣,一筷子接着一筷子根本停不下来的样子。
  “大帅……这个,这个是什么呀?”知烟感到自己快要喷出火来,夹起一个红艳艳的朝天椒问陆迁:“这能吃吗?”
  “辣椒你不认识?”陆迁有点惊讶。
  “原来,它的名字叫辣椒。”
  陆迁把鱼翻了一面,“是啊,你没吃过?”
  陆迁中午的时候路过一家人的院子,看到辣椒就顺手牵羊摘了一点,他已经好几年没吃过辣了。
  “从未吃过,不过好生特别,味道极好。”
  陆迁看着辣得嘴角通红的知烟,“怎么不早说。”早知道她不吃辣,就做个微辣好了。
  这可是劲辣级别!
  小妞对食物的接受能力让陆迁刮目相看。
  她应该是没有完全忘记前世的记忆,毕竟是非主流重生,就是与众不同。
  想到重生,陆迁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知烟因为他的到来而重生的,她的存在是合理的,那么那个谢意就真的是多出来的了。
  他一直在找那个多出来的人,没想到此人就在小妞身边。
  在他来到这个朝代之后,过去的陆迁就成了不存在的人,少了一个大活人,自然是要补货一个。
  兵部尚书原本无子,谢意出生也就是为了替代他。
  那么问题来了。
  ——将来小妞会不会爱上谢意?
  小妞前世的命中姻缘是位将军,谢意出生将门,虽然被父逼迫从文,但从他今日在赛场上的表现来看,那家伙就是个好战分子,迟早都会弃文从武。
  如果是这样,小妞的命运会将会因为谢意发生改变或不变,最终孤独而死。
  陆迁认为有必要正视这个问题。
  他精通命理八卦,知道重生的定义,既然是重生,必定走的是重生前的路,如果不去努力改变事件,即便重生了,这一生的命运仍不会有所改变。
  他的出现让前世的自己不存在,谢意很有可能会取代他走到小妞身边,那是一段孽缘。
  陆迁运筹帷幄,第一次感到力不从心。
  因为现在他所在的朝代,历史乱成一锅粥,一切都乱了,她已经脱离了他所能估算的命运,每个人的命盘都出现了重大改变,他已经掌握不了。
  知烟未来的命运如何他也不知道,不知道她会不会和前世一样悲惨。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活成上辈子那样。
  他必须阻止这件事情。
  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阻止一切从武的男人靠近小妞,这样才能让她后半辈子享受平凡的幸福。
  “宝贝儿,问你一个问题。”
  知烟咬着筷子:“嗯……”
  陆迁露出微笑:“吃饱没有?”
  知烟眼馋地看着盘子里的烤鱼:“……还差一点点。”
  陆迁将烤鱼往她那边推了推,“吃,多吃鱼聪明。”
  “……大帅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宝贝儿悟性极高!
  “是这样的。”陆迁一本正色,“上次你说的那个挤你的同桌,是不是叫谢意?”
  “对呀。”知烟放下筷子认真作答,“今日在比试场上,他还与同窗起了冲突,打了一架,连御林军都惊动了……”
  陆迁当然不能表现出他知道这件事情的样子,故作惊讶道:“天呐,怎么能打人,这种人太暴力了!”
  知烟轻叹一声摇摇头,“他一向如此冲动,他家有钱有权,荫生们都听他的,先生也拿他没有办法。”
  “啧啧,这种人太不遵守课堂纪律了!”
  知烟点头表示赞同,“大帅为何突然提起谢意,是听说了他打架的事情么?”
  “听了一点点。”陆迁觉得这么贬低一个帮小妞出头的人有点卑鄙,赛场上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谢意动手也算帮他出了一口气。
  有点黑不下去。
  直奔主题:“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意思?”知烟猜测着陆迁这两个字的含义。
  看样子太委婉,小妞听不懂。
  “他是不是想泡你?”陆迁直截了当。
  知烟愣了愣,“他时常将珠子扔我桌底下,倒是没有泡……”
  陆迁问急了,走过去抱起她放在腿上,作势就要解开她学服的肩带:“我的意思是这样,这样,你明不明白?”
  知烟一下子明白过来了,来不及害羞,急忙摇头解释:“没有,他是那样抱的,不是这样……”
  结果越描越黑……
  “什么?那小子敢抱你?!”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节日快乐!乖乖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