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被太傅追求的日子-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吴子谦喜出望外,拱手谦和有礼地道:“方才就想听太傅一言,正担心您忘了。”
  瞧你这贪生怕死的样。
  不过人生在世,又有谁真的不怕死?
  陆迁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指着正南方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看到那片云了么?你只需要跟着它走,走上两个时辰,天一黑就会有喜事发生!”
  “当真?”
  “果然!”
  吴子谦将信将疑。
  随从低声对主子道:“早闻陆太傅神机妙算,主子不妨一试?”
  宣太后一脸惆怅。
  陆迁那一脸的戏耍笑容吴子谦看不出来,她认识他这么多年,又岂会看不明白?
  这下怕是很难收场了。
  陆迁给了宣太后一个警告的眼神儿,大致意思为:你去说,说完死亲友。
  “幼稚……”宣太后转身离开。
  自打遇到知烟那丫头,他做事越来越没有分寸了!
  “恭送太后!”
  两个时辰后……
  惊雷划破天际。
  磅礴大雨如期而至。
  王小二笑得满地打滚,边笑边道:“那个什么软柿子还真以为有喜事儿,哈哈哈!这会儿铁定被淋成个落汤鸡了,哈哈哈傻逼!”
  “别学老子说话。”陆迁踢一脚疯狂大笑的王小二,“闽南王没那么好对付,还有这个吴子谦,他很善于隐藏自己,连我都看不透他。”
  “那又怎么样,他还不是被大人耍得团团转,嘿嘿!”
  陆迁摸了摸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须,“他之所以会上当,主要原因是因为我太聪明了。”
  “是是是,大人聪慧过人!”
  陆迁心里深知这样作弄吴子谦,闽南王不会善罢甘休,也没打算跟他们打交道。
  他只是想让他们知道,不管他是谁,敢打他们家小妞的主意,就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淋淋雨不过是小惩大诫。
  *
  知烟回到国子监后,经过三日考核,顺利进入六堂之最——率性堂。
  换了课室,换了同窗。
  同桌还是痞里痞气的谢意。
  谢意的课业近日突飞猛进,用陆迁的话来形容:这是一匹爆冷门的野马。
  陆迁拟圣旨的时候,特意添上了谢意的名字,着重嘉奖以示鼓励。
  一道圣旨降临,国子监全院休课听旨受封。
  辟雍大殿左右两侧三十三间房内摆满了文房墨宝、金银奖品。
  知烟跪地接完特令嘉奖的圣旨,转头望着对宝物一脸嗤之以鼻表情的谢意。
  谢意举了举手中特制文房四宝,冲她眨眨眼:“小兔子,想要吗?”
  知烟轻声回:“这是陛下赐给长兄的。”将怀中的墨宝打开给他看,“我也有。”
  “我这个是笔墨纸砚,你那个是字画,能一样么?”说完硬塞给她,“送给你了。”
  “可是……”
  “可是?我马上就要去军营了,你收不收?不收我就把它们全扔了。”
  知烟不解:“长兄去军营作甚?”
  “闽南王密谋造反了。”谢意见她捧得吃力,好心帮她分担了一个包裹,边走边说:“我已经和爹说过,他答应了。”
  “闽南王造反?”知烟略感惊讶。
  “你不信?前几日李将军到府上来问爹对策,我亲耳听到的。”
  “何时发生的事情?半月之前不还好好的么?”
  “小女子,你懂什么。”谢意嫌弃地瞥她一眼,轻描淡写地说:“闽南一带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闽南王早在几年前就暗中招兵买马私造兵器,前两年太傅,就是你男人,还抓过他手底下的军器监,只可惜没问出什么名堂来,那名军器监顶了所有的罪名,咬舌自尽了。”
  知烟似懂非懂,静候下文。
  谢意眼底一片平静,难得认真起来。
  “陆太傅权倾朝野,此乃事实,但在六部九卿之中,其实都有闽南王安插的人,否则我表姐也不会如此忌惮此人。”
  宣太后对闽南王礼让三分,她是看在眼里的。
  谢意玩世不恭,心里有自己的一把算盘,她也是了解的。
  只不过……
  他竟会放弃盛京逍遥快活的日子,跑去军中受苦?
  劝道:“军中不比盛京,长兄前去可是考虑好了?”
  “早就想好了,李将军答应让我跟在他身边。”痞笑着蹭到她跟前:“怎么?担心我啊?”说着抬手勾起她精致的下巴。
  知烟不动。
  “你怎么不躲了?”
  知烟脸上一片沉静镇定,抬眼注视着谢意,“长兄不必再装了,长兄并非纨绔,且胸怀大志,一心想要为国效力,怎奈何父亲不允,此番父亲准了长兄,长兄心中又有芥蒂,认为是父亲知道了长兄的身份,便不再疼爱,放任长兄前去军中,这样待我,不过是对父亲失望罢了。”
  谢意惊叹她深藏不露的锐利双眼。
  嘴角抖了抖,“我怎样待你?”
  知烟别开脸去,“……调戏与我。”
  “烟儿。”谢意突然严肃。
  知烟怔了怔。
  “妹妹。”
  知烟又是一怔。
  “我考入率性堂,只是为了向你证明我谢意不是废材,但凡是我想做的,便没有失败一说。”说罢转身,声音变得越来越轻。
  直到她听不清。
  “即便天下人误解我看不起我,我也不介意,但你不能……谢知烟你不能。”
  “少爷……”
  “闭嘴!”
  “戏弄闽南世子的是陆太傅,吴世子淋了雨病危,凭什么要少爷去请罪?奴才就是不服!”
  “让你闭嘴没听见?”谢意红着眼,极少流露的凌厉表情吓得下人不敢再多言。
  他回望着远处的少女,很遗憾,他们没有缘定三生,他的喜欢比不上三世轮回深刻。
  为她做点什么,他仅有这一世机会。  
  随从下人跪地叩头,大声恳求:“少爷!少爷此去犹如送死!您还有大好的前途,何苦为了个女人断送自己!您三思呐!”                                    
  谢意没有回头。
  城墙上,陆迁单手负在身后,高瞻远瞩、看尽世间繁华的姿态。
  闽南王联动手握重兵的将领密谋造反,借口斩妖魔清君侧。
  原因是半个月前的那天晚上天降奇景,又恰好那天晚上烟儿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面。
  不少蛇皮暗中传她太过美貌,是为妖女。
  就连她过目不忘的本领和弹奏的琴音也被以讹传讹,说成了迷惑人心让人莫名悲伤的妖法!
  他以前从不把这里的同行放在眼里,日积月累,被他得罪过的同行可绕地球一圈。
  这回他算是明白了“宁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这十一个字的真谛。
  对不起数错了,是十二个字。
  那帮绕地球一圈的蠢货,现在正在闽南王府你一言我一语黑他的宝贝孙女。
  闽南王也是制霸一方的牛逼人物,经他随便找个借口这么一闹,百姓们宁可信其有,开始认为小妞真的是妖孽。
  要不是谢意机灵,知道封锁消息,国子监内怕是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
  谢意这个小伙子……
  配得上当他的情敌!
  不过这是他女人的事情,让别的男人插手摆平了他还有脸混?
  “去把战雪教主请过来。”
  “大人,距上一次在路边伏击失败后,圣教的人就撤离了中原,最近一点消息都没有啦!”
  “怕什么?”陆迁冲王小二勾勾手示意附耳上去,“你就放出风声,说她女婿有事相求,过不了两天她就出现了。”
  “女——婿?”王小二一脸懵。
  战雪的女儿?
  斟酌片刻,努力八卦了一手:“大人!原来您跟狼女有一腿儿?”
  “狼你麻痹!”陆迁老脸一红,“是烟儿!”                        
作者有话要说:  激动人心的时刻——结束倒计时……
5
4
3
2
1
我也不知道还有几章完结哈哈哈哈哈

  ☆、第54章 在你身上学会没尊严

  谢意是兵部尚书之子,边关众将领不看僧面看佛面; 本就对他照顾有加; 陆迁后脚又派人前去助阵,谢意的军旅就变得更加畅通顺利。
  短短一个月; 谢意已经熟识行军要领。
  谢光坤当年几次领兵作战,虽然身受重伤; 但他的战绩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虎父无犬子; 敌方队伍也因这位贵族子弟的出现变得小心谨慎,军中将士对谢意也颇为敬重。
  赫赫有名的骠骑大将军李将军爱子李禹也敢去了边关战地; 这件事很快传到了闽南王耳朵里。
  皓月当空,闽南王府戒备森严。
  “那个谢意是怎么回事?还有李禹; 他怎么也跟谢光坤的儿子混在了一起?谢光坤这个老匹夫,心里头究竟打着什么算盘!”
  “王爷别着急; 李禹前去边关是否所为谢意助阵; 此事尚有可疑之处!”
  “可疑可疑,那你们倒是告诉本王,可疑在何处!?”
  “这……”
  “关键时候谢意跑来顶罪; 本王除了既往不咎难不成还把谢光坤得罪了不成?”只是没想到谢意那小子离开闽南府就跑去了边关战地!
  当初是他小瞧了他; 误以为是个文弱书生; 成不了大气候,放虎归山; 短短数日,那小子已经立了好几个功。
  如今局势险峻,李将军的儿子又突然出现; 他若与谢意联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两个小辈,不可轻视。
  整个兵部的实权加上李将军的兵力,他拿什么跟这群人抗衡?!
  身边谋士贼眉鼠眼,眼珠子转了转,揪着八虚胡笑容猥琐,“王爷的手中,不是还有张大人……张大人虽然被谢光坤压着,好歹也是兵部的一把手,军中大小事务的折子可都是经了他的手,此次陆迁派出何人镇守,张大人定是知晓的。”
  “大士言之有理!本王手中握着南朝命脉,又岂能让他一介小辈坏我大事!”闽南王看似自信,经过这些天对陆迁、谢意二人的观察,其实已经有些心浮气躁。
  “王爷威风凛凛,放眼南朝,何人能敌?区区小辈,王爷不必放在心上。”谋士拼了命的拍马屁。
  “不错。”闽南王十分受用,“好了,你先下去吧,有事本王再召见。”
  闽南王遣退左右,看着因发病全身颤抖、虚弱不堪的儿子,“吾儿坚持住,那女子,无论她是不是陆迁的女人,父王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她夺来!”
  吴子谦鬓边花白,二十出头的年纪,不过数日,已是一派苍老诡异面貌。
  他神情呆滞,双目无神,望着闽南王,答非所问:“父王说有位异士可救孩儿,那异士……现今身在何处……”
  “那些江湖术士都是骗人的,这世间唯有陆迁那双眼睛能看到人们想要的,可他偏要与我们闽南王府为敌!”
  吴子谦绝望道:“可是父王不也信了那道长的话,说只要得到那名女子,方能……方能续孩儿的命么?”
  闽南王心疼地抱住憔悴虚弱的儿子,不忍心告诉他,那知烟是陆迁的女人,陆迁难得对女子倾心,就算他用尽天下珍宝四方美女,也无济于事。
  他已经用尽了一切的办法。
  下人服侍吴子谦服下汤药,吴子谦脸色这才恢复,焦躁不安的情绪逐渐安静下来,一边咳嗽,气息微弱,艰难地说着话:“父王放心,镇守东南边关的几位叔父都是父王当年提拔的人,父王是他们的恩人,如今有人与我闽南王府为敌,试图削弱父王的权利,几位叔父是明白人,定会全力相助。”
  看着被病痛折磨欲寻短见的儿子,闽南王决定豁出去,生死成败不论,只有反了,方能废帝,取而代之,得到无上的宝座,才能从陆迁手中抢走那女子!
  他一番安抚,面露凶色:“谢光坤以为但凭他那个毫无作战经验的儿子就能摆平本王的人,做梦!本王这就派人前去边关,让那个毛头小子尝尝血腥的滋味!”
  *
  两个月后……
  太傅府
  冷艳女子站在正厅内,她身边的蛋糕机、巧克力机、豆浆机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豆子的醇香,新鲜蛋糕的甜香刺激着清晨人们的胃。
  “斗地主三姐妹”对斗地主这个活动已经倦了。
  斗了大半年的地主,赢了几箱子的珠宝金银,根本没地方花,输赢已经不重要,每天起床摸牌已经变成一种绝望的、唯一的活动。
  她们想离开,但不敢向陆迁开口。
  终于,今日府上来了个绝妙的美人儿,看上去就是个厉害的主儿,贼凶!
  妙人呐妙人呐!
  这女子定是来寻仇的,定是被大人玩弄了的,瞧她看她们三姐妹的眼神儿,恨不得将她们生吞活剐,八成是将她们当成情敌啦!
  “美人儿这里坐,我给你倒杯果汁吧!”
  “美人儿快来呀,这蛋糕刚刚烤好,味美香甜着哩~”
  “美人儿……”
  “闭嘴!”战雪忍无可忍,拔剑指着斗地主三姐妹,“说!你们跟陆迁是什么关系?”
  “我们?跟大人的关系……”
  斗地主三姐妹交换一个眼神。
  果然是情敌!
  三姐妹喜出望外,异口同声道:“我们都是大人的妾室!”
  “陆迁可曾……”战雪气愤不已。
  斗地主三姐妹眨巴着眼睛,“可曾?”
  “可曾……”
  “可曾?”
  “可曾碰过你们!”
  “嗨呀!那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没碰过呢!”三人中有人煽风点火,“我们都是不要脸的妖艳贱货,美人儿如此清新脱俗,定是不屑与我们共事一夫的,今日得见美人儿,我们突然自卑不已~”
  另外两个女孩还在状态之外,没搞清楚该不该接话,就听姐们儿说:“美人儿快去与大人说说,将我们赶出去吧!”
  可以,目标果真是一致的!
  斗地主三姐妹哭成一团,苦苦哀求这位看上去就很厉害的“新欢”找陆迁发威,好将她们送走。
  说实话,陆迁只宠知烟一个人,她们虽然也有过梦想,不过日子一天天过去,陆迁正眼都没往她们身上瞧过,且知烟生得貌美,又有才情,她们还真没勇气和这样的女子争宠,不如求得自由身,兴许还能嫁个如意郎君,也比冠名妾室实则守活寡强呀。
  陆迁一起床就看到这样的画面,他的三房小妾跪在衣决飘飘的侠女脚下,抱紧大腿哭得一脸做作。
  “喂?你们几个哭这么不走心,干嘛呢?”
  斗地主三姐妹见陆迁出来,便将战雪的大腿抱得更紧。
  发威呀!女侠快发威呀!
  “陆太傅。”战雪冷冰冰地转头看向陆迁,不负众望,发威了。
  “诶!教主这就见外了嘛,叫我陆迁就行啦。”陆迁突然笑得一脸狗腿,是三姐妹从没见过的——谄媚的笑。
  瞌睡一下子全没了,丈母娘息怒啊。
  陆迁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如何不失逼格又礼貌地解释这件事。
  但是绝对不能说“这几个瓜婆娘是太后强行送给我的,我马上把她们处理好,不劳您费心”这种话,显得他很狗腿,跟他的气质不搭,容易崩坏他这个角色。
  “咳咳!”陆迁单手负在身后,招手唤来王小二,“去账房开几张支票,呸,银票,给她们分了,送她们回娘家。”
  在古代,被夫家休了或者赶回娘家的女子是没有人会娶的,陆迁想到这个奇葩事,又叫住王小二,吩咐打点下去,给她们更换户籍姓名,给每人一个全新的黄花大闺女身份。
  斗地主姐妹耳朵尖,一听自己从良家妇女变成了黄花大闺女,开心得泪眼朦胧。
  “大人的大恩,之夏此生无以为报……”
  “秀月多谢大人!”
  “翠花谢大人!”
  陆迁也是此时此刻才听到她们自己真正的名字,伤感地挥了挥手,“走吧走吧,出去好好做人。”
  ……???
  “去吧,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斗地主三姐妹捧着各自的珠宝箱子“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太傅府。
  战雪用完早饭,可笑地看着陆迁,“好一出戏,令本座今日食欲大增。”
  陆迁讨好赔笑,“教主贵人事多,下官两个月前请的您,可算把您给盼来了!”
  说完暗骂自己:狗腿成这样,陆迁你的出息呢?
  战雪冷着脸,“烟儿在你府上住的这些日子,你都与这三名侍妾待在一起,让她眼睁睁看着你与她人寻欢?”
  丈母娘这意思是在质疑他的忠贞!
  这种事情怎么解释?妈卖批好烦啊!
  他总不能大声告诉她:“丈母娘,其实小婿还是个处男”吧?
  “没,事情肯定不是您想的那样。”陆迁尴尬地解释着。
  战雪抬眸,一脸不信:“你的意思是,你并未碰过除烟儿之外的女人?”
  陆迁两指并拢,诚诚恳恳:“确定!”
  战雪瞥他一眼,“发誓用三指,如此没有诚意,本座如何信得你!”
  陆迁赶紧把无名指抠出来。
  日了狗,好委屈,从来没受过这种气!
  不过想到知烟,一切委屈皆化为乌有。
  有了喜欢的人,尊严乃身外之物。
  陆迁挠挠鼻子,“这件事,其实烟儿可以作证的。”
  战雪闻言,绝美的脸上一番大动,从似懂非懂到将信将疑,最后恍然大悟!
  “原来你同烟儿已有夫妻之实。”战雪冷冰冰的脸上竟然有了一丝笑意,“那你们何时成亲?”
  陆迁算是明白了。
  无论古今,这当了妈的女人不管身份高低、秉性冷热,都拥有一颗八卦子女的心。

  ☆、第55章 大结局

  “不那不可能,我跟烟儿还没结婚; 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陆迁心虚地摆着手; 淡定从容的表情一去不复返。
  此刻真的很想揽镜自照,看看自己这双眼睛神采是不是一如既往的深邃。
  大概是看出了陆迁的窘迫; 战雪话锋一转,“陆迁; 你实话告知本座; 谢意七日大破敌军主营,究竟是不是你暗中出手相助?”
  涉及国家大事的问题; 陆迁收起讨好卖乖的表情,正色道:“教主也派人去了边塞?”
  “圣教秘网遍及天下; 收罗各国皇室无数秘闻,却从不涉政。”
  陆迁思索着; 除了谢意舍身救小妞那次; 他再没派人帮过他,打量一眼战雪的表情,仿佛嗅到了武林之外、商人独有的铜臭气息。
  秒懂。
  陆迁财大气粗地道:“王小二; 拿五百两票子过来。”他也很想知道谢意背后的帮手是什么人; 虽然最终目的是想找点事; 送个见面礼给丈母娘而已。
  陆迁递上银票,狼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侧; 不客气地将银票揽入囊中。
  收了钱,战雪说出一个名字:“拜娜妮。”
  “纳尼?”
  “域外公主拜娜妮,便是我的关门弟子; 是她说服她的父王暗中帮助谢意。”
  搜噶!
  *
  西北边塞
  少年身披战袍,虽身在贫苦之地,眼睛里仍带有一丝傲气。他望着过道上的车来车往,一览这看似和平,实则暗潮汹涌的地段。
  红衣小姑娘蹦蹦跳跳地出现在少年跟前,双手负在身后,俏皮地唤了一声:“意哥哥!”
  谢意没有说话。
  拜娜妮顺着他的视线望了望,仍是面带甜甜的笑容,没有表现出心中的不悦,“意哥哥是在等烟儿妹妹么?陆太傅只是随口一说,是不会让她来这种地方的。”
  陆迁让他来此处等他们,说当下有一场劫难,为避免一场浩劫,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个系铃人便是知烟。
  “且……即便是为了天下苍生,陆迁决定带她前来破劫,那也是应天下人的心思,并非他自己的心思,烟儿妹妹可是他中意之人,他是不会让她以身涉险的。”
  拜娜妮试图打消谢意见知烟的念头,接着说:“只是一个传说,实际情况如何天知道,难道烟儿妹妹来了边塞大漠的约战处,就真的可以避免这场恶战?那闽南王想救儿子是其一,他真正的目的是谋反夺得皇位取而代之!烟儿妹妹只是个借口,即便陆迁将她送去了闽南王府,敌军也不会放弃这片疆域的,她不会来了不会来的……”
  “闭嘴!你话太多了。”谢意不耐烦地截断拜娜妮的话,转身往回走,否道:“我不过是四处走走,随便看看罢了!”
  拜娜妮气急,跺脚怒道:“这些都是我从圣教秘录里偷看到的,你不仅不谢谢我还嫌我话多!谢意你站住!站住——”
  谢意仿佛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双拳紧握,是的,她不会来。
  边塞的天空云彩绚烂,大漠中的人,习惯了孤独,适应了遥遥无期的等候。
  一年后……
  京师。顺天府 
  太傅府送走了“斗地主三姐妹”,女主人年纪小,却喜静,少了吵闹声的院子安静得近乎萧条,让人无所适从。
  厨子张胜为太傅府唯一的女主人做了最后一顿小鸡炖蘑菇,花了二十钱请账房先生帮他在字条上写:烟儿姑娘,您家大黄真不是小人炖的,虽时隔两年有余,小人仍对此事耿耿于怀,还请烟儿姑娘明鉴,让张胜得一个清白!
  账房帮张胜写完这几句小字,又给他发了抚恤的银子。
  “陆太傅对下人还真是大方,连你个小厨子都得了这么多年终奖。”账房敲打着算盘,虽然不是很明白“年终奖”是个什么奖励,总之这几天发出去的钱可以顶下人们十几年的月钱。
  执笔在张胜的名字上画了一条横线,“一共三十两,足够你娶个媳妇生几双儿女啦!”
  张胜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抹着感动的眼泪,捧着沉甸甸的钱袋离开了。
  德兴布庄的王掌柜送来了本季度制作的内衣,还带来了一箱子的银子。
  “随身物品放一箱,金银珠宝找家镖局护送,东西都准备好了吗?”陆迁亲自检查着每个箱子里的细碎。
  “大人,都准备好了,小姐路上吃的用的,还有零花的银子小人都已备好,已经交代下去,几名随从侍女都记下了,布庄在边塞的分店已经安置好了人,随时恭候小姐。”
  陆迁今日有点……嗯,精神不振。
  他拍了拍王掌柜的肩:“辛苦了,让你个大掌柜替我做这些事。”
  “大人哪里话,布庄能发展到今日这盛况,多亏了大人指点照应。”
  “好兄弟。”
  “那,没什么事小人就先回去安排了。”
  “烟儿……拜托你了。”
  王掌柜朝陆迁深深地鞠了一躬,“大人请放心,小人一定不负大人所托!”
  王小二目送德兴布庄的王掌柜离开,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小心翼翼地开口:“大人这是要……搬去边塞?”
  为何先前一点征兆都没?
  “不该问的别瞎BB,去客房通知战雪教主,吃完早饭就可以出发了。”
  金银珠宝有镖局护送他很放心,但是小妞,只能由战雪护送他才有安全感。
  他的命数正在一点一点的发生改变,他所能感受到有关自己的命数越来越弱。
  谢意并不是代替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历史正在慢慢与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接轨,他必须还原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大事件,才不会遭到反噬,否则他的存在就变成了历史的大黑洞。
  天道好轮回,他这个外挂一般存在的人随时都可能会暴毙。
  虽然……也有可能是正常死亡或者意外死亡,不过他现在不能死,他还没有结婚,还没洞房。
  最重要的是,等了这么多年,他还没娶烟儿为妻,他死不瞑目。
  从他来到这个世界,无论官场商场,一切都发展得很顺利,导致他太过自负,自以为拥有毁天灭地的大招,擅改人们的命运,直到遇到了喜欢的女人,他才感到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
  各种古怪的现象越来越多,只有他心里清楚,那不是什么“天降奇瑞”,而是自然链在悄然运转。
  这里不好好研究几年生物地理学根本说不明白,他决定省略这场心理活动。
  总而言之,经过这阵子的意外事故,他不得不让自己的人生加快剧情。
  天命可以扭转,乾坤可以逆反,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再被动,就是死。
  他只想历史被还原,用他毕生所学,用他的命救烟儿。
  “大帅。”
  看到满屋子的大箱子,知烟放缓了步子,担心地望着陆迁,“大帅这是要去哪?”
  看到知烟,陆迁脸红了一下。
  近些日子,只要他有意靠近她,都会遇到麻烦事。
  譬如十天前的某夜——
  他睡醒一觉,侧目看了她一会儿,她如今已是名动天下的才女,肯定是美得惊心动魄的不用说,又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瞄一眼她的睡颜,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她睡得浅,他一个翻身都会把她吵醒。
  为了缓解偷看被发现的尴尬,他坏笑着挑起她的下巴,对她说:“姑娘,算命吗?”
  她一愣,配合地道:“好呀。”
  他故作认真,掐指一算,煞有其事:“不得了啦,姑娘你命犯桃花,今夜在劫难逃呀!”
  你们以为接下来就应了那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错!
  接下来,天花板就TM的垮了。
  垮了就垮了,天灾人祸甚难幸免嘛。
  冷静。
  他只有一个念头——
  今晚一定要亲到她!
  再试一次!
  就在他的嘴距离她0。1CM的时候,床又他娘的塌了!!!
  那是他渲染了十几分钟的氛围啊!
  绝望!
  眼睁睁看着喜欢的女孩躺在他臂弯里双眼迷离,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光阴,床边夜明珠哗啦啦地滚着也就算了,最后连床都被砸塌了……
  他还能说什么呢?
  等吧!等啊等,等到昨晚,终于打了一波雷,把小妞吓得直往他怀里钻。
  天助他也!
  “宝贝儿不怕,大帅抱。”他乐呵呵地抱紧着她,准备趁乱亲她的嘴,只听见窗外霹雳一声,窗户着火了。
  十几二十个护院举着火把站在落地大窗外,“虎视眈眈”地盯着“席梦思”床上的他和她……
  早知今日,当初他就不应该设计什么落地窗。
  “大帅看着我作甚?”
  “烟儿。”
  知烟歪脑袋看着他,大帅从前不是这样唤她的,近日也不知怎地,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连称呼都变了。
  自打她走出国子监,大帅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更宠爱她。
  “我……”陆迁扭扭捏捏了一阵儿。
  知烟心里没底,又不敢多问。
  大帅,到底怎么了?
  陆迁“我我我我”了半天。
  “我——可能有点喜欢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知烟笑颜如花,靠在陆迁胸前,举止得体带着羞涩,回应他生涩的告白:“我也喜欢你。”
  很久很久了。
  胸前的凤血石银光灿灿。
  突然幸福。
  陆迁兴奋不已。
  激动人心!第一次告白就成功了!!
  此情此景,陆迁忍不住伤怀了一把,抚着心爱之人的发,忧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