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被太傅追求的日子-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激动人心!第一次告白就成功了!!
  此情此景,陆迁忍不住伤怀了一把,抚着心爱之人的发,忧心忡忡:“时光催人老,多年以后我变成老头子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那时,我已是老太婆了,没有年轻的容貌,大帅可会喜欢那时的我?”
  “这种事情不太好说,要不你嫁给我试试?”
  “诶?”
  悟出了陆迁此言的意图,知烟会心一笑,“不妨一试?”
  原以为告白成功的感觉是刁炸天的骄傲酸爽,没想到会是心里一阵酸涩的感动。
  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陆迁捧起她的脸,想亲,突然想到什么,又怂了。
  “烟儿最近……我们在一起总是会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所以我必须送你去一个地方。”
  知烟忍着要哭的冲动,语气平静懂事:“好,都听大帅安排。”
  “不委屈,别难过,很快,最多半年,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我相信大帅。”
  “乖。”
  陆迁命人将知烟的十几箱行礼抬上马车。
  府门外传来车马的声音,是兵部尚书座驾。
  谢光熳殴蛹嗉谰菩碇倨剑嘭⒅桃惨煌袄次碳小
  知烟是许仲平教学多年来第一次接收的女生徒,虽是圣旨压强行送入国子监的,一开始他并不喜欢,甚至有些埋怨陆迁,直到亲眼见到她书写的策论,听她弹奏的卷黄沙,听她背诵只看过一遍便可朗朗上口的经文,由衷佩服这女子,在她结业时,他以国子监祭酒的身份亲自为她书写荐书。
  只可惜女子不得入仕为官,那荐书只能用作他满腔热血的留念。
  “知烟姑娘的策论,下官已经上呈礼部周大人,因女子不得论政,故下官添署了自己的名。”
  陆迁大方地笑了笑,“没关系,她不需要这些。”
  “大人,镖局的人来了!”狼女的声音传来。
  战雪站在狼女身后,头上虽然戴着斗笠,谢光坤一眼就认出了她。
  “战雪?”谢光坤难掩激动,心意难平,顾不上还有同僚在场,快步走到冷傲女子身前。
  大约是战雪的报复与怨念,时至今日,谢光坤仍不知道知烟是他的亲生女儿。
  她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他。
  “谢大人有何事。”战雪冷冰冰地应了一声。
  谢光坤抬起手,又放下。
  颤抖着声音:“十八年了,你还是如此……”如此的年轻美貌。
  她一点也没变,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她这幅年轻的容颜,他知道这是折寿换来的。
  他的忐忑彷徨与喜悦她都看在眼里,却不为所动,“谢大人仕途顺畅,战雪一介武夫,不配与谢大人称故。”
  战雪走到知烟身侧,伸手去牵她,语气是小心翼翼的呵护与温柔,“时候不早了,走吧。”
  知烟握住战雪的手,转头望了望谢光坤。
  年近半百的中年男子,此刻他眼中只有一人,酸涩的目光,令人心疼。
  父母齐聚,却是这样别扭的情景,着实让她无可奈何。
  张了张嘴本想说什么,想起陆迁对她说,以她娘亲的脾气,如果不想看到天翻地覆,就什么也不要做,遂又忍了回去。
  谢光坤看着扬长而去的马车。
  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在他的权衡利弊、犹豫不决之下,终是选择了离开了他,一点机会也没再给过他。
  此生若能重来,他绝不辜负深爱他的女子,绝不再走这条不归的官路。
  陆迁好心安慰了几句,“好了,别缅怀过去,后悔也没用,就算我也未必能做到让时光倒流。”
  “陆太傅……”谢光坤突然目光坚定地看着陆迁,“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陆迁连连摇头:“不不那不可能,我们只能利用手里的资源改变厄运,主导自己的命运,却做不到让时光倒流,除非……”
  “除非什么?”谢光坤眼底燃起了希望的火苗:“陆太傅擅奇门遁术,一定有办法做到的是吗?”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嘛!
  陆迁耸耸肩,摊手道:“十年前有百分之六十的几率搞一发,现在……”他都成了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谢光坤神色黯然,“也罢,下官不过是痴心妄想,当初下官为了权力官职放弃了她,她的心死了。”
  “想不到谢大人也是性情中人。”
  谢光坤叹息一声,语重心长道:“英雄难过美人关,人生在世,谁能不动真心?”
  许仲平见两位大人唉声叹气,忍不住跟着叹了叹:“哎!下官也甚是想念家中三房妻妾呀!”
  “……”
  “……”
  几天后,闽南王与几位将领筹谋一年的清君侧行动终于打响。
  闽南王在京安插的人马暗潮涌动,庞大的反军统治者正吞噬着京师各个关口的护翼。
  陆迁并不是坐视不理,他要做的,是激活凤血石。
  无数个夜里梦见的场景,也是唯一激活凤血石的场景,就是这场战事。
  过去种种异像,皆是因为他的出现阻止了战乱,让历史无法走向正轨,只有战事发生,历史再回到前世的画面,他才有机会“苟且偷生”继续寻找漏洞活在这里。
  虽然现在他连苟且偷生的机会都要失去了。
  熵帝当政四年,太傅摄政,四年后终于引起了皇室各族的不满。
  几位亲王与闽南王联手,暗窃本朝机密,以边塞五座城池为诱饵,引敌军入城,内外称忧,一时间天下大乱,烽烟四起。
  天下还没统一,三国称雄,在这个时代,本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太平。
  这场战争原本就会发生,一切都在陆迁的预料之中,真正发生的时候,他还是慌了。
  他不需要熟读兵书,也不需要寻找作战计划,他有前世的记忆。
  不一样的是,前世他死了,烟儿也死了。
  这一次他要做的是偷梁换柱,保她不死,帮她逃离轮回的自然法则。
  战书十天前就已经送到。
  陆迁很佩服古代人的耿直。
  打仗先下战书,有多少兵马、几月几号在什么地方开战都写得明明白白。
  简单的说,战书要表达的中心思想笼统释意就是,你不对,老子要帮周天子出气,然后BB一堆正义的话,选个开阔的地方开干。
  当然,这只是开战敌国为了不被世人耻笑做的表面功夫,实际上别人早就暗中攻城了,傻子才信战书上的屁话。
  陆迁坐在高头大马上,晒了一个上午,身上还穿着厚重的战衣,幸亏天冷,不然得热个半死。
  将士们都夸他威武霸气,陆迁个人认为这身行头挺傻逼的,整个一铠甲勇士。
  陆迁抬手瞄了眼前方,突然心疼站在第一排的勇士。
  家属抚恤金给的多那么一点,冲上去最先死,他们还一副打了鸡血要为国效力赤血染黄沙的样子,傻乎乎的。
  要不是他事先安排好了一切,设下天罗地网保他们不死,毕竟是无数人命,这会儿他肯定难受的不行不行的。
  “左前锋!”陆迁大喊一声。
  将士们听到主帅的声音,以为要开战了,立刻精神抖擞。
  “给我泡杯茶!”
  前锋大将傻了两眼,“——领命!”
  “怎么还不来啊?打不打了!”陆迁让使者过去传话,让对面的快点冲,“你再问问他们,两军交战,怎么整的跟玩儿似的?自己下战书又不冲,不要碧莲!”
  陆迁命旗手将旗帜转向正前方。
  这是古代打仗的规矩,旗子指哪儿打哪儿,击鼓进兵,鸣锣收兵。
  号角声响,只听一阵气势磅礴的:“——冲啊!!”
  对面的就这么杀过来了。
  陆迁一脸懵逼。
  这就开了?
  敌军冲的很快,第一波战车来势汹汹,一过界就被、干翻了。
  陆迁奸笑,让你丫下战书约地方,他早就在占线下埋了这个年代没有的火、药。
  嘿嘿,气不气?
  “那是何物!?”
  对面的声音传来。
  “报!前方像是打雷了!”
  敌军将领仰头望着当空烈日,“打你大爷的雷!拖下去,斩立决!”
  敌方将领受到前线影响,不敢贸然行动,刚刚敲响的战鼓陡然收声。
  两军对垒,大漠异常安静。
  陆迁掐指算了一下,时候差不多,该小妞出现了。
  安静得只有风声的大漠中,一辆加长版战车突然出现。
  令人称奇的是,坐在战车上的并非战士,而是一名白衣黑发的年轻女子。
  女子一袭长裙,蓬松的毛绒大氅衬得她肌若凝脂。
  她的眼睛始终望着陆迁。
  “对面之人,莫非就是才艺双绝的奇女子谢知烟?”说话的敌军主帅还算客气,对知烟也是仰慕已久。
  陆迁打马跑到战车边上,立起遮阳伞,扭头大声喊:“关你屁事啊!”
  知烟不畏惧这场面,梦境中,她曾无数次到过这里,抱着心爱的男子冰冷的尸体痛苦呐喊。
  她努力克服心中的恐惧,祈祷着不要再让她经历一次那种劫难。
  但她无法忘记昨夜在床头发现的古书。
  她故作镇定,抬手抚摸着心上人的轮廓,像是要用短暂的时间将他的五官刻在心里。
  温柔地叮嘱:“刀枪无眼,大帅要当心呀。”
  陆迁坐在她身旁搂着她,低头吻了她的头发,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知道吗烟儿,每一次想亲你都会发生倒霉的事情,今天这地方开阔,本大帅很想试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要不要试试?”
  她红着一张脸,娇羞地点头。
  陆迁捏着她的下巴,缓缓低头。
  “——冲啊!取陆迁项上人头者,赏金千两!!”
  战鼓声响,敌军蜂拥而上。
  妈卖批!
  陆迁放开知烟,高呼一声:“王小二,放大招!”
  躲在庞大队伍最后的王小二响应号召,推出两台大炮造型的怪体物。
  这是陆迁自制的超级无敌烟、雾弹。
  一开炮,四周立即浓烟密布。
  时辰已到,陆迁趁机打坐,运用乾坤罗盘。
  原本的艳阳日,霎时间天地之间乌云密布。
  风声雷声盖过了战鼓声……
  片刻之后,浓烟散去。
  众人不明就里,面面相觑。
  视线逐渐清明,知烟左顾右盼四下张望着,焦急地唤着陆迁。
  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本坐在战车上的陆迁不见了……
  知烟一颗悬着的心轰然破碎,乌云罩顶一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帅!大帅!”
  所有人都被今日的奇观意象惊呆了。
  战场上只听见女子焦急的呼喊。
  过了一会儿,将领才缓过神来,开始寻找陆迁的踪迹。
  谢意与李禹随即赶来。
  谢意用陆迁事先交给他的战略,代替他打赢了这一仗。
  鲜血遍地的沙场,收捡兵器的小贩巡视着每一具尸体。
  貌美动人的女子紧跟小贩的步伐,双目空洞,一遍遍翻查他搜罗过的遗体。
  “大帅……大帅别躲了,出来吧,求你了……”
  十天过去,女子仍然停留在此处。
  *
  这几天陆迁都会听见知烟的声音,时不时听她哭,整颗心都碎成渣了,任他挣扎始终睁不开眼睛,他拼了老命去回应,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急得他直骂娘。
  很显然,现在的情况是——他又一次逆转了乾坤。
  这么逆天的搞事情,他现在已经死了吧?
  真几把奇怪,死了还能感觉到自己肚子饿?
  哦艹,该不会是没死透,回光返照吧?
  MD,要死快死,要么就让他正常一点,这算什么?
  他的出现改变了知烟的命运,能量消失之前,他唯一能给的,就是让她在异世寿终正寝,他为她找到了至亲,给她留下了巨额财富,帮她名扬天下……却忽略了她对他的深情。
  他离开后,她这个样子根本就是活不下去了!
  他果然一点都不会疼人,连爱她都不会。
  自责了好一会儿,陆迁又陷入了一片黑暗,再次昏迷。
  悲伤的琴音在大漠连续响了十几个日夜。
  衣着单薄的女子孤单地坐在黄沙坡上,长裙被风吹动,纤尘不染。
  她身前摆着一把琴,纤细的手指在琴弦间跳动,眼泪在琴弦上翻滚、消失。
  这把琴是陆迁送给她的,琴心藏着一把利剑,是他给她防身用的。
  刀光映射着她苍白的脸,她的眼很美,昔日颦笑间撩动人心的眼,此刻盛满了绝望与决绝。
  令人心碎的琴声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战雪紧张地看着憔悴不堪的女儿,“来人!过去看看。”
  “可是教主,小姐不许旁人靠近,属下担心……”
  “我过去!”谢意从马背跃下,不顾旁人的阻拦,直奔向那抹倩影。
  距离越近,谢意越觉得不对劲,直到走到距离她十步之外的地方……
  谢意瞳孔放大,突然撕心裂肺地唤了一声:“烟儿——”
  闻声,所有人都冲了过去。
  洁白的长裙被鲜血染成了鲜艳的红,纤弱的女子脸上没有一丝生趣,嘴唇已经发白。
  “他只是消失了回到属于他的世界里,他还活着活得好好的!你为什么做这种傻事!?为什么!”谢意发了疯似地扑过去,将知烟抱起冲向人群。
  奄奄一息的女子长睫微动,发出虚弱的声音:“他……还活着,可是他离开我了……”
  “你就死?他离开你就死?你爹你娘呢?你全都不要了?”
  “长兄……”她无力哭泣,傻傻地问:“他说要为我续命,我不要命,那他会不会回来呢?”
  “你是名扬天下的才女,博览群书,为何如此愚昧!你命定时限已到,陆迁舍命是让你活下去,你却轻生觅死,你为何如此痴傻!”
  她微笑着将心急如焚的谢意望着,“长兄不知,我博览群书,努力学成,并非想做名扬天下的才女,我只是……想让自己变成配得上他的女人……仅此而已……”
  他是她唯一的念想,她要嫁给他。
  如果没有他,她活不下去。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会听到他微弱的心跳声。
  大帅离开之前翻阅的那本古书记载着为她续命的方法,她和大帅之间,只能有一个人活着。
  原来,这世间真有相连的命。
  她可以接受跟他的命联在一起,绝不接受这种续命的方式。
  “娘亲,不要救我,让我死。”
  知烟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脑子里回荡着陆迁目中无人的声音——
  “好女人都是男人宠出来的。”
  “别怕,这里没什么规矩,你开心就好了,我一般都是乱来的。”
  “谁敢欺负你?老子弄死他!”
  ……
  *
  公元2017年1月27日
  晚21:00
  某大型电视台正在直播联欢晚会。
  接着登台的是获奖无数的全能女艺人谢知烟。
  她在现场演唱的是由一首古风乐改变的歌曲。
  医院的病床上,沉睡三年的病人突然转醒——
  邻床的病人家属吓得直哆嗦。
  这个睡了三年的少年活络了一下筋骨,二话不说就冲向电视机。
  狂喜!
  发现病友异样的注视,陆迁有点懵,“看着我干嘛?有泡面吗借我一桶。”
  手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饿死。
  晚22:51分
  一群记者冲进了住院部。
  谢知烟脚步匆匆,来到陆迁的病房。
  她的离开导致直播现场暂时陷入混乱,主持人拼了老命的圆场。
  谢知烟今非昔比,有着超强的影响力,电视台一番圆场后赶紧派出记者跟踪报道。
  闪光灯下,四目相对。
  陆迁断定,他的小妞已经不记得他了。
  隔壁床的家属递给他刚泡好的面,陆迁摆摆手,“谢谢,突然不饿了。”转头注视着匆匆跑来的女孩,“知烟姑娘。”陆迁拨了拨睡得有点变形的发型,露出依然酷帅的笑容:“你觉得我帅吗?”
  “帅。大帅。”
  陆迁比了个OK的手势,坏笑着打了个响舌:“本大帅逼决定追你。”
  星光闪耀的女子轻笑一声。
  病房里安静了十秒。
  她回:“不妨一试?”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翩翩喜欢你》日更中
文案:
“喂,大姐,借我十块钱。”
正在喂猪的何翩翩腾出一只手,掏出张皱巴巴的人民币扔给法拉利的主人:“乖,赶紧把它开走。”
后来,这个家伙变成了借钱专业户!
年轻有为的慈善家智洋西装革履,“还记得吗,我曾经说过,等你长到1米6我就娶你。”
何翩翩:溜了溜了。
38CM的身高差,她被他轻易摁在墙上。
他玩味地笑:“姐姐,你还是没有长高,不过我允许你向我求婚。”
“——你先把手松了!”
“你那晚求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的哦。”
地址:看不到链接戳不进去的点我的作者名字进去就看到了。
看完了,点进作者专栏,收藏一下作者吧!感激不尽!
【 http://。cc】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