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5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说的没错,救我的那人是叫做夜枫。”

    “他可有跟你说些什么。”

    沈耀想了想,之后夜枫在他耳边说的话。

    “他说这次要杀我的人就在刘毅和谢玉成两个人之中,这想都不想,就知道一定是谢玉成干的。刘毅没有理由杀自己,他本来对林云笙心存感恩,就算是他去找的杀手暗杀沈耀,可是他没有哪个金钱和和能力。

    他就不富裕,要知道能让杀手阁接受的暗杀任务,最低都要一千两银子。他们暗杀的人一般分对象,难度越大佣金自然就越高。只要做成一单,他们这一年都不用再接任务。你要让刘毅拿一千两银子。

    就是拿十两他都拿不出,不然也不会国考的时候连饭都买不起,要自己带了。而且他就是想要要成为今年的国考状元,想要入朝为官。他是前三名,入朝为官是肯定的,他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报恩,既然都能进如朝廷那何必要多此一举呢。

    而且谢玉成他的背后是丞相府,就是他不想杀了沈耀,丞相苏锦州也会选择先将沈耀给除掉。沈耀就是这次国考最大的乌龙,谁也没有料到沈耀的出现会打乱他们事先布置好的棋盘。

    他们想想的大概就是将沈耀先除之后快,反正那个刘毅也不足为其。依照他的实力,是当不了状元的,他还没有背景可靠山,这样的人只要稍加引诱就能将他拉入自己这方的阵营。

    “一定是谢玉成干的。”

    李安月在周围一片安静,沈耀和林云笙都在思考的时候突然发声,将他们从思考中拉回来。

 第一百五十六章猜测

    李安月一说完全场一片鸦雀无声,林云笙和沈耀同时把目光投向她。李安月眼珠一转弱弱的问道:“难道我说的不对?你们怎么不说话啊。”

    沈耀笑笑,用手理了理盖在身上的被子,林云笙收回视线,转了个头,在房间里走了两步。李安月更加尴尬了,难道这还不明显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那还用说什么解释什么不成,他们都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这里面最有可能的就是谢玉成,他的背后是丞相府,而这次国考,谢玉成本想着就是这次国考最大的赢家。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沈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了,还一路挺到了决赛。

    李安月不明白,“可是那谢玉成为什么一定要杀你的,跟你一起进入前三的不是还有一个人吗,我记得那人叫刘毅是吧。”

    沈耀摇摇头说道:“他们忌惮的不是我,而是白溪。你知道这最后一次国考不但会文考还有武考,刘毅的功夫不到家。而我就不同了,他们一看我的武功路数就知道,我所用的武功是白溪教的。是怕我赢了这次国考,让他们下了一整年的棋局就此破灭。”

    可是就算这个解释很合理,没什么漏洞,这谢玉成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导演了这次的暗杀,那还有百分之时的可能性是刘毅造成的。刚你才沈耀也说了,刘毅功夫不到家,而且据他了解,刘毅跟沈耀走得很近。

    他大概是想沈耀比较好暗杀一点,而那丞相府守卫森严杀手进不去呢,这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嘛,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是吧。

    李安月随口说道:“那刘毅呢,他也有可能暗杀表哥啊。”

    迟迟没有说话的林云笙摇摇头说:“这不太可能,他家里穷,哪里会有多余的钱来请杀手来暗杀沈耀,他若是有钱,大概就拿那钱改善生活去了,这次暗杀的杀手不太一般。”

    沈耀也同意林云笙的说法,刘毅的确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家里还有病重的老母亲,每天都得吃药,他哪有什么闲钱去请杀手。他入朝为官是为了安他过世老师的夙愿,这次国考他还意外的见到了以前的救命恩人林云笙。

    林云笙觉得这次的暗杀不太像是谢玉成干出来的事情,他应该不是这件事情的主谋。他的背后是丞相府,这次苏锦州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精力,从旁系家族里挑选的人进行培养。就培养了这么几个。

    偏偏在前九进三的是时候折损了四个,一下子就损失殆尽。留下一个实力强劲的谢玉成,而这次最大的黑马是沈耀,他的出现打乱了事先的布局。他们丞相府的生意一直和白府的不对付,沈耀又是代表的白家,他们自然是看不太顺眼。

    而且沈耀的武功高强,万一在比试的时候将谢玉成打败了,那么在朝野之上他还有和颜面。大家都心知肚明,谢玉成的成败关乎着他们整个丞相府的颜面。难能让这次国考出现漏洞。

    比赛的时候在其中一定有苏锦州的眼线,他大概知道刘毅进入前三是误打误撞,他并不能与谢玉成对抗。唯一能对谢玉成构成为危险的就只有沈耀,而且他的功夫是白溪手把手教的,要是让白溪跟谢玉成打一架,毫无疑问是白溪赢。

    所以说为什么之前沈耀说着他是谢玉成最大的阻碍,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一来刘毅这个人不足为据,他武功是不如谢玉成的,再者说他没有什么靠山,苏锦州想的大概是可以利诱他成为自己这边的人。

    林云笙不太信任刘毅,觉得他家庭平庸,还有一个卧病在床的母亲。他应该很容易就会跟苏锦州为伍。

    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刘毅从见到他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是跟他一队的,一开始他就站了队伍,只是林云笙不知道而且。刘毅这个人老实忍死理,可唯一的弱点就是他的母亲。

    李安月突然想到,也是啊,这次他请的杀手是杀手阁的。她想都没想就脱口说道:“对啊,这次刺杀表哥的是杀手阁的,他请不起。”

    林云笙半眯着眼睛,将视线对准了李安月:“乐儿怎么知道是杀手阁派出的杀手,我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说吧,你怎么解释一下。”

    李安月被林云笙探究的眼神看得发毛。她怎么实现就没先到呢,嘴巴一突突就没经过脑子直接说出来了。从沈耀从枕头下面拿出那把匕首的时候,她余光飘到了刀柄上面的图案,那那图案一直印在她的脑海里,从来就没有消除过。

    上一世她就是被杀手阁的黑衣人追杀,吉祥为了护她逃命,惨死在黑衣人的刀下。她死都忘不了,杀害吉祥那把刀,上面是有图案的,跟刚才沈耀拿出来的一模一样。她不会看错的,她以前听说过,杀手阁的杀手在刺杀目标成功后会留下一朵白花。

    这白花她没见过,应该和这刀柄上的图案花纹一样吧,她不知道。

    李安月眼睛不自觉的望到一边,然后很硬气的看着林云笙说:“这是夜枫告诉我的,他说是杀手阁暗杀表哥。”

    她想,反正夜枫不在这里,用他的名字撒个谎他也不知道。反正林云笙都知道自己与夜枫认识,他的名字不用白不用嘛。

    林云笙狐疑的看着李安月,她没有心虚的表现,除了刚开始那会儿。李安月说的这话他无从查证,因为他不可能满世界的去找夜枫,然后傻兮兮的问他:你是不是告诉乐儿是杀手阁的人要暗杀沈耀啊。

    他要是真的像这样子说了,那他多半是疯了。这个夜枫和乐儿到底有什么交易,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帮一个人,肯定是乐儿答应了他什么条件。不然夜枫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弃这个任务。

    要知道,他们杀手阁有一个明文规定,接到任务必须完成,就是活捉了也不能泄露给予任务的人。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事前吃了毒药,要是任务失败那他们必死无疑。

    这个职业就是这样,他们不允许临阵脱逃的人,这样的杀手一定会被杀手阁的人追杀,他逃不了。虽然这个职业有风险,一旦失败几面临着死亡的危险。随之而来的利润却是很高的。

    他们一般分任务的等级,等级越高佣金就也丰厚。一般来说只要做成一单那么他们一年都不用接任务,他们接手的任务都是一千两银子为初级。做杀手的这些人遍布天下各个地方,他们平时与常人无异,你分不清到底是普通人还是杀手。

    杀手阁的杀手有普通人,最多的还是亡命之徒,所以说他们大多都不畏惧死亡。

    林云笙收回视线,把头转到一边。李安月松了一口气,她表面故作镇静。其实的心跳加速,连每一口呼吸都要慎重考虑的其实她心很慌,就怕被林云笙看穿她在说谎。

    “你说的不错,暗杀沈耀的的确是杀手阁的人,不过肯定不会是刘毅请人来暗杀的,他没有哪个财力。”

    “为什么。”

    林云笙接着说:“你可知这杀手阁接任务都是有标准的,刺杀一个普通人最起码就是一千两,更别说沈耀这种会武功的人。那怎么也得一万两银子起价,你觉得刘毅他能付得起吗。他能拿出十两银子就不错了。”

    沈耀也是这样想的,他要是有钱,也不会在考试的时候只吃馒头了。还是一个馒头吃两顿的那种,他能有多少钱啊。

    这下李安月明白了,她突然笑着说道:“那苏锦州岂不得气死啊,花了这么多钱结果杀手阁的人不做了。”

    林云笙没有接她的话,自己做到了椅子上。李安月见林云笙不理她扭头看向坐着的沈耀,他眼睛半眯着,鼻子下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他大概是累了,刚醒来就说了这么多话,费了老大劲儿坐着。

    沈耀的意识变得模糊,眼皮很重,他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回复李安月的话了。他的意识没有消失之前只听到林云笙和李安月在说话,可是说什么他没听清,然后他就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李安月看沈耀的眼睛彻底闭上了,看他现在这姿势,等下肯定是会着凉的。她看了看拿着坐在椅子上的林云笙,走了过去,小声的说道:“太傅,你帮我把表哥放平躺把,这样他会感冒,病情会加重的。”

    林云笙就是不动,稳稳地坐在那里。他要帮沈耀就傻了,李安月当着她的面,这么关心一个男人,他心里不平衡。

    李安月见他久久都没挪一下屁股,知道他肯定是不会帮直接了。她撇撇嘴,心里说林云笙小气,没风度。她转过身,用手扶着沈耀的脑袋,动作尽量轻,避免将沈耀吵醒了。她掀开被子的一角,结果手一划,差点把沈耀的后脑勺磕在床架上。

    宛如泰山的林云笙看不下去了,一个女孩子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真是。照她这样弄下去啊,沈耀身上的伤没好,头上又添新伤了。

 第一百五十七章苏锦州的打算

    林云笙走到李安月的身边,从她手里接过沈耀的头,掀开被子,三两下就让沈耀平躺下来了,李安月愣了,不是说不帮她的吗,怎么又来了。口是心非的家伙,哼!

    “表哥手臂伤成这样,还有几天就国考了,怎么办啊。”李安月急啊,这样里外占便宜的都是苏锦州啊。没有暗杀成功但是沈耀的手伤到了,到时候的比武是不行的。

    “我会跟皇上说明的,可以将武考延迟,但是文试就不行了。”

    文考倒没什么,沈耀伤的是手臂可没有伤到脑子和用笔的手,这一点没必要担心。只是这武考就让人犯难了,沈耀这手臂没个两三个月是好不了的啊,难不成要拖个一两个月?这明显不可能的事情嘛。

    在过一两个月就该过年了,那个时候祭祀都开始了。皇兄一定不会答应的,而且就是答应了,那苏锦州怕也会联合其他大臣。这可怎么办啊,怎么想都想不到办法。

    “武考我最多只能拖一个月,要是一个月沈耀不能参加那就权当是认输,退出状元的争夺。”

    “不能再多一个月吗,表哥这样子,即使过一个月也不能好啊。”林云笙没有接话,他不能改变这个事实,能拖一个月都是好的了,这还是最好的打算了,要是苏锦州极力反对,就是一个月,半个月都不可能。

    李安月知道是自己要求太高了。她耷拉着脑袋。小声的跟林云笙说:“谢谢。”

    林云笙听见她在说什么,于是问了一遍:“大声点。”

    她抬头往上瞟了一眼林云笙,又加大了音量说了一句。“谢谢”这次林云笙是听到了,看到她不好意思的样子,决定逗一逗她。

    “你说大声一点我没听见。”

    李安月有些气恼,她抬起头看着林云笙。他嘴边含着笑意,李安月知道自己这是被他耍了,不禁吧气恼改成了气愤。她红着脸答对林云笙说:“没听见就算了,我什么都没说,哼。”

    她瞪了一眼林云笙就跑出去了,而后房间里传出林云笙的笑声。

    外边的林大呆了,这里面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家公子发出这么爽朗的笑声。他还在想的时候们突然开了,那门差点砸中他的鼻子,还好他闪得快。林大看到红着脸跑出来的李安月,她的脸上有害羞有愤怒。

    公子把公主又气着了,哎呀!他们要这样发展下去,公主迟早会变成别人家的。女孩子是要哄的,不是用来气的。他们林府什么时候才能迎娶公主哦,真是想不通公子这是要干什么。

    林云笙这边是欢喜结局,可是丞相府就是截然不同的景色了。

    书房里,刚回来的苏锦州气愤的将一只白净的玉瓷瓶摔在了地上,撞击地面的瓷瓶没能抵抗地面的硬度,直接摔了个粉碎。白色的瓷瓶碎片飞溅得到处都是。

    “他夜枫是什么意思,接受的任务没完成就这么撤了。”苏锦州眉头紧皱,黑黑的剑眉向上挑起。很像唱戏的人。他说话的声音很大,外边候着的下人无不吓了一大跳,都畏畏缩缩的。

    “姑父何须如此生气,那杀手阁的人不是也说了吗。沈耀受了重伤,会不会活着挺到考试那天还不一定呢。”

    苏锦州深吸两口气,很想要平息心中的怒火。以前他找过杀手阁的人做事,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直接撂挑子不干了,他能不生气吗。

    谢玉成低着头,眉头舒展不想苏锦州那样。他本来就是想和沈耀堂堂正正的打一场,结果姑父苏锦州怕有什么闪失,一定要安排杀手去暗杀沈耀。

    他记得当时已经给沈耀提过醒了,没想到还是糟了他姑父的道。他倒是没什么,只是沈耀要是死了,他会伤心的,那么英俊的一个男子,哎!可惜了。面对苏锦州和沈耀这两个人,他当然是一日既往的跟着苏锦州。

    前途是最重要的,大千世界,他要什么男人没有啊。

    苏锦州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见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苏锦州大手一挥,将手被在后面朝门外吼道:“进来。”

    管家推开门,提着自己的袍子走了进来。屋里碎了一地的瓷瓶碎渣入了他的眼,这个可是苏锦州平时最喜爱把玩的瓷瓶。他这次是真的气急了,不然也不会砸了这个。

    他将视线转到桌子上,盒子里还静静地躺了一只同样的瓷瓶。心里很惋惜啊,可惜了这么好的瓶子,当初还是苏锦州花了一万两银子拍卖回来的,一个就值五千两银子。就这么被砸了想想就肉痛。

    苏锦州的东西不是他能肖想的,还是想把他的事情做好再说吧。

    “有什么事。”苏锦州望着管家,这个管家是他的心腹,平时有什么私密的事情苏锦州都会交于他办。

    “这是杀手阁送来的信,老爷看看。”

    管家睁着他的小眼,从袖子里拿出一支箭,上面绑着一张纸条。他弯着腰看着苏锦州,看他有什么反应。

    这纸条还是原封不动的绑在这支箭上面,可见没有拆开过。苏锦州拿着这支箭看了一眼,上面有杀手阁的图案,很显然就是杀手阁送来的消息。

    他拿下箭上面的纸条,将箭交给管家。管家仰着头想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苏锦州大致看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差点将自己的老血吐出来。他胸口不断起伏可见他是有多生气,苏锦州将纸条人在地上,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边。

    留下了一个很大的巴掌印,谢玉成吓了一跳。管家把地上的纸条捡起来自己看了一眼。然后把纸条拿给谢玉成。

    难怪苏锦州会这么生气了,上面的内容一看还有出自夜枫的手笔。

    里面的内容是这样的:“任务是我撤销的,让我撤销的人出的价钱比你的要高,你出的银两我就不退换给你了。你应该也知道,人我虽然没有杀掉但是和死了没什么区别,但是我的人折损了两个,这些钱就权当是他们卖命的钱。”

    “他杀手阁的杀手都是亡命之徒,值得我话三百万两银子吗,夜枫简直是欺人太甚。”

    苏锦州现在肺都要气炸了,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信中的内容很狂妄,还让他不服气可以去找他算账。他要这么找,苏锦州就没见过夜枫张什么样子。就是找到了他能奈何得了他。

    这次就当是花了钱买了个教训,苏锦州憋着脸都成了猪肝色。

    “姑父息怒,为了这小事气着了身体可不值得。”谢玉成本想宽慰一下生气的苏锦州,结果苏锦州听了他的话更怒了。

    “这叫小事,你懂什么。”苏锦州气急了,一巴掌拍在了谢玉成的脸上,他的脸瞬间就红肿了。他不敢反抗只能硬生生的受了这一切,想着以后不要有机会让自己逮到他苏锦州的把柄,不让定会将他今天受的欺辱如数还回来。

    谢玉成眼睛里透着毒辣,像一条毒蛇盘踞在树顶,随时都有可能突然窜出来咬你一口,让你命丧当场。

    管家吓了一跳,赶紧扶着摇摇欲坠的苏锦州坐下。苏锦州坐在凳子上,管家用手在他背后顺气。

    “姑父何必如此生气,那沈耀受了重伤,他代表的是白府。那白家的独子白溪又和林云笙是好友,如果白溪有难林云笙定会帮他。”

    苏锦州怒火被压抑着,他扶着桌子说道:“明日早朝我会让皇上将国考的时间提前,林云笙一定会让国考延后的,不过也不用担心。状元的任然是你的,跑不了。”

    管家笑眯眯的说道“那沈耀的伤没那么容易就好了的,听传来的消息,沈耀的伤口溃烂不烂,就是不死,他也丢了半条命,怕是以后都用不了手臂了。林云笙就是让皇上开恩留他一个月的养伤时间,他也好不了。”

    苏锦州半信半疑的问道:“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

    苏锦州大喜,站了起来:“如此天助我也,这钱是没白花,哈哈哈”

    谢玉成很鄙夷的看着苏锦州,他这个老匹夫就心疼他那点钱。

    “姑父打算下一步要怎么做?”

    苏锦州收回笑容,恶狠狠的说道:“今日吃的亏我苏锦州要是不报回来,岂能好过,那夜枫竟然如此不将我放在眼里,那我定然不会叫他好过。他不好对付,这事还得细细琢磨琢磨。”

    “老爷可有什么打算?”

    苏锦州一时间没想到什么好的方法,夜枫为人狡猾,而且极少有人见过他。他还真找不到头绪。

    “姑父何不想想有什么人跟杀手阁不对付,或者收买杀手阁的杀手?”

    谢玉成顶着一张红肿的脸进言道。

    苏锦州不是没有想过,这是这杀手阁一项不将其他江湖杀手放在眼里,并没有什么能与他相提并论的杀手组织。那就只能用钱收买杀手了,他要花大价钱。

    杀手阁的杀手并不是所有人都忠心,总有那么一样个想法不一样的吧。

    苏锦州和谢玉成商量的事情都被躲在窗户外面的苏小小听得干干净净。她悄无声息的离开,没有人发现她。

 第一百五十八章噩梦

    白宛里,白溪睡着睡着突然‘腾’的做起身来,他一模额头发现手上全是冷汗。白溪捂着脸,心里一阵后怕,他刚才是被吓醒了。

    在梦里他梦见了自己的妹妹白竹黑衣人刺杀,旁边还有受伤的沈耀躺在地上。他向黑衣人冲过去,结果他直接就从哪个黑衣人的身体穿了过去。

    他努力叫喊着白竹的名字,他拉着妹妹的手可是不管他怎么叫喊怎么挡上去,都没法发改变什么。自己就眼睁睁的看着白竹的后面窜出一个黑衣人,他拿着刀向白竹刺去,他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还好这些都是一场梦,白溪胡乱擦擦头上的冷汗,开始下床穿鞋子。他现在很饿,一下子起猛了,头还晕乎乎的。幸好昨天喝酒的时候问沈耀拿了一颗药丸,在喝酒前吃了下去。

    不然他肯定会像上次那样,一起来就头昏脑涨的。他好了鞋子还想想王叔的女儿红,他记得没睡之前,桌上面还放在一瓶没有开封的酒。他拍拍自己的脑袋,真是太蠢了,他怎么不喝完在睡呢。

    以后要想在喝到这酒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他扒拉着嘴巴,好似嘴了里还留有昨天喝的酒一样。结果他自己把自己恶心到了,嘴巴那还有什么酒味,都是臭味。

    白溪惶惶悠悠的往外走,他的脚有些虚,感觉自己好像在飘一样。不得不说王叔的酒是好酒,就是后劲太大了,酒太少。他伸了伸懒腰,推开门。

    他看看外面,天已经黑了。他这一觉是睡了多久,一天一夜吗,怪不得肚子空空的交换个不停。

    白溪晕晕乎乎的走到厨房,想要看看里面有没有剩下什么吃的东西。先填填肚子再说,等一下再出去吃点好的东西,他走到厨房,没有那蜡烛,里面黑漆漆的看不清什么东西。一下撞到桌子一下绊倒什么东西。

    总之就是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好不容易找到了灶台的位置,揭开锅盖。趁着夜光他看清了里面有什么东西,锅里的蒸格里面放着一个碗,里面就两个已经冷掉的馒头。没有其他可以果腹的吃食。

    没办法啊,他饿。就是冷馒头也得吃啊,总比没有得好吧。他拿起一个馒头咬了一口,真是又冷又硬,咯牙。

    白溪咬了一口就没再吃了,将剩下的馒头扔进了碗里,随口就把嘴里的馒头屑吐了出来。算了还是出去吃吧,今天还真是奇了怪了,天色还早啊,王叔梅姨就已经吃完晚饭了?他这时候觉得奇怪。

    他从院子里出来好像就没见到一个人啊,这时候沈耀不是应该在院子里练习才对的吗,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难道他偷懒去了?

    就在白溪在想梅姨王叔他们去那里的时候,一个东西直接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很痛,有点湿哒哒的感觉,他习惯性的用手去抓那个打他的东西,结果摸到了黏黏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鬼,他感觉到打他的武器应该是扫帚。

    刚被打的时候他不能反映就叫了一声,后来那个人就没有再袭击他了。其实袭击他的是王叔,他拿着一根蜡烛朝着黑影照了过去,才发现他打的是白溪。白溪也才看见自己拿的武器是一把扫帚,跟他想的一样。

    有了蜡烛昏暗的灯光,厨房里面亮堂了很多。刚才王叔进来的时候,脚下碰到一把扫帚,王叔想也没想的就拿起扫帚,朝着黑影就打了下去。

    白溪立马扔下手上脏兮兮的扫把,上面满是他你刚才吐得馒头屑,混着他的口水,他手上也是。他问道:“王叔,你不会是拿的这个扫帚打的我吧。”

    王叔点点头,白溪绝望了,这么说来,他头上面也有他吐得馒头屑咯,怪不得湿哒哒的,哎呦喂,倒霉倒霉。他这不就是自作孽吗,吐什么地方不好,偏偏吐在了扫帚上面,而且这这扫帚还打了他的头,想想就恶心啊。

    白溪赶紧让王叔帮忙把头上面的馒头屑拿下来,他等一会儿还得去洗澡啊。

    这时候门外传出梅姨的声音。

    “老头子,怎么样了啊,是什么人啊。”

    在外面焦急等待的梅姨没有听到王叔的什么,于是壮着胆子拿着蜡烛就往厨房里走。她和王叔刚从门口回来,白府的下人给他们送信,说沈耀已经醒过来了,让他们跟白溪说一声,叫他醒了之后回府。

    这才刚刚送走了那个报信的人,正想着往回走看看白溪醒了没有。她还在怪自家老头子拿酒那多了,白溪喝了一天一夜都没有醒,路过厨房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发出各种声音。他们就觉得不对劲。

    才想着是不是家里遭了贼,她本来是想着跟自家老头子一起进去的,结果老头子不让她进去,要她在外面等。他吹了蜡烛走了进去,之后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后几听到一声‘哎哟’此后就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了。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她拿着蜡烛往里面走。进去一看,里面的人居然是白溪,她家老头子正在帮他拿头上白白的东西。

    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且那白色的东西很小,白溪的后脑勺上面沾了好多。梅姨把蜡烛放在灶台上,厨房里瞬间亮起来了,视线也更加清晰。她帮忙一起将白溪头上的东西拿下里。

    他们两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干净,白溪拿着一个瓢舀了一碗水,狠狠的搓洗的自己的手。洗干净了之后将水倒掉,拿出一个盆子,往里面到满了凉水,头就直接放了尽管去。寒冷的水刺激着他的头皮,有点刺痛的感觉。

    “公子这可是冷水,你洗了会感冒的。”

    现在白溪才不会管自己洗头的水是凉水还是热水,只要能将自己头上的脏东西洗干净了就行。感冒什么的就以后再说吧,先洗头是最要紧的。

    白溪用手揉搓着自己的头发,不管梅姨说什么。

    “公子我想告诉你,这锅里面应该还有热水,你用热水洗吧。”

    白溪愣了,他头都快洗完了,现在告诉他有热水。先前干什么去了,这么冷的水,感觉头皮都要掉了,冷死人了都。

    “在哪儿。”

    白溪没好气的说道。王叔拿瓢在锅里舀了一勺热水淋在他的头上,白溪觉得暖和多了。他洗了头,梅姨拿了一个干的毛巾递给白溪。白溪胡乱擦了两下,将大部分的水珠稀释了赶紧,这头发等一下还得用火烤干,不然真的会感冒。

    他和梅姨走到堂屋,来面有火炉暖和了很多。白溪想起,刚下自己弄那么大的动静怎么就没有看到沈耀。他就是睡得早怎么遭也该被吵醒了吧,从他醒了到现在就没有看到他的人影。

    该不会是出去逛夜市了吧,不可能啊,今天十三。今晚没有夜市可以逛的,那人去哪里里了。

    “梅姨,怎么没有看见沈耀,他人呢。”

    梅姨一愣,才想起,她都还没有告诉白溪沈耀的事情。她急忙说道:“公子你现在赶快回去一趟吧。”

    白溪看她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急了呢。

    “怎么了,你慢慢说。”

    “昨天你醉酒,沈公子就送小姐回去,结果遇到黑衣人,沈公子受了重伤。现在人还在白府,刚才白府来人送消息,说沈公子已经醒了,叫你醒了之后快回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