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蚜耍心阈蚜酥罂旎厝ァJ虑槎脊艘惶炝耍阕淼美骱Γ趺唇卸冀胁恍选!

    白溪站了起来,“什么?”

    “公子”

    梅姨还没说什么白溪就直接冲了出去,看来他做的梦是真的,也是假的。没想到他的妹妹真的出了危险,从小到大他她都是被老爹他们捧在手心的。没经历这些东西,她当时一定很无助。

    自己梦里的白竹可怜兮兮的叫着哥哥,然而他却无能为力。还不知道白竹受伤了没有,她一定吓坏了,白溪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怎么就贪杯喝了这么多酒,要是有他在,白竹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话说回来,沈耀的功夫底子他清楚,沈耀很有天分的。怎么就受伤了,以他的功力怎么遭一打五是没问题的啊。

    他没想过自己的妹妹是不会武功的,就是来五个普通人沈耀也不可能相安无事,毕竟他还要顾及白竹,不能让她受伤。

    白溪一路疯跑出院子,自己的住处离白府有一段距离,自己用两条腿跑是不可能的。他转身去了马房,里面就只剩下一匹黑马了,还有一匹白马不见了踪影,就是沈耀经常骑的那匹。

    他上马,用力抽打着马屁股,想让他快点。黑马吃痛的扬起了前蹄,然后飞奔出去。白溪的黑发飘散在空中与夜色融为一体,马蹄的塔塔声传过一条条小巷子。他找了一个最近到达白府的小巷子,抄近路赶到白府。

    白溪心急如焚,总觉得这马跑得太慢。在回府的过程中他抽了马屁股很多次。

 第一百五十九章提出武考延迟

    白溪用了比平时少了一炷香的时间赶到了白府,他急忙下马。赶上来的下人,将马牵到了马房。他直接穿过院子到达大厅,在大厅里他见到了林云笙和穿着男装的李安月,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要回去了。

    他气喘吁吁的歇了口气,半干的头发乱糟糟的披在后面,没平时的样子。白老爷看到一天没见的儿子怒吼中烧,他走上前一巴掌就拍在了白溪的脸上。

    这时候白竹刚才后面出来,正好看到自己的老爹一巴掌呼在哥哥的脸上。

    “你就是这样保护妹妹的。”白老爷就说了一句话。

    白溪没有像以前那样对着跟白老爷干,他直接跪在他爹的面前。一句话都不说,当着林云笙他们的面。白老爷是气急了,看到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他知道白竹他们两兄妹平时就不对付,可是她是白溪的妹妹,遇到危险没有及时冲出来护着就是错。

    白老爷还想再扇他一巴掌,手举着就要打下去的时候,白竹挣脱开小玲拉着她的手冲了出去,拿着白老爷的手不让他打。

    白溪眯着眼睛,迟来的痛楚没有降临,他睁开眼看到护在他面前的白竹,声音沙哑的说道:“白竹你让开,这就是哥哥的错,是哥哥没有保护好你。”

    白竹挡在白溪的面前,她还是第一次听到白溪这样说话。她走到白溪的身边拉起跪在地上的白溪说道:“这些不是你能预料的,我没有受伤。受伤的沈哥哥,是他拼尽全力护我周全。我知道,要是当时哥哥在场的话,哥哥也会护我周全的,对吗?”

    白竹轻声安慰白溪,她知道哥哥现在一定很指责。他们是一母同胞的兄妹,相互之间是有感应的。她能感受哥哥的感受,他的自责她同样感同身受。

    一旁的白夫人一开始就没有阻拦过白老爷动手打白溪,这白溪的确该打,因为自己贪杯没有及时的出现保护白竹。这次还好有沈耀在,那下次呢,她能靠谁。

    他们白家就这两个孩子,要是两人不相亲相爱,互帮互助迟早会家不像家的。教训一下也好,让他下次再贪杯。居然醉了一天一夜,现在才醒。

    白溪站起来,一把搂住了白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对不起,是哥哥不好。”

    白竹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哥哥的歉意,因为他快要被勒死了。

    “咳咳,哥,你轻点,我快被你勒死了。”他的手劲儿太大,勒得白竹眼泪都快出来了。白溪连忙松开她,白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白溪你身上什么味儿,好臭。”白竹在闻到一股怪味儿,脑袋凑近白溪的身上嗅了嗅。突然退了一步大声的说。

    她捏着自己的鼻子,阻止白溪的再次靠近。白溪自己闻了闻好像的确有一股味道啊,酒味儿还有吐了东西的味儿。他刚开始就没问出来啊。

    白竹看着白溪说道:“你没换衣服。”

    白竹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白溪喝多了发酒疯,将菜打倒了一地,而且还吐了,吐到了自己的身上。那场面是极度恶心,后来他还没心肺的睡着了。他穿的就是昨天的衣服,怪不得他一进屋里,就觉得闻到什么怪味儿。

    白溪看着自己这件衣服,他不记得自己是不是换了衣服。他低头一看,白色的衣服前面有一大块黄色的污渍,自己问问就想吐。

    他走近白竹,白竹退了一步,“你别过来,别过来。”白竹躲在白老爷的身后。

    白溪那叫一个伤心的,刚才的兄妹情深呢,怎么还没持续一刻钟就消失不见了。他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以前的那个白竹又回来了。

    白老爷也是一脸的嫌弃,周围的人都离他多远,有的人还光明正大的捂着鼻子。比如说他妹妹白竹,就他她不给自己面子。

    “还不快去收拾一下自己,别人看着多不好。”白老爷没好气的指着白溪。听他说的别人,他扭头看到了林云笙和李安月。他们连个就站在哪里。白溪要疯了,刚才那一幕就都别他们两个看在眼里咯。

    不对啊,还有林大和吉祥,他们两个也在的。他转头正好看见捂嘴偷笑的吉祥还有正大光明笑得一脸灿烂的林大,林云笙和李安月还好他们没有笑,可是不代表他们没在心里笑话他啊。

    天啊,他的形象就这样崩塌了,以后见到他们都觉得他们在嘲笑我。要疯了,要疯了。白溪扭头就往里面跑,边跑边说,给我准备水,我要洗澡。

    白竹笑了。

    “我们就不便叨扰了,先走一步。”

    林云笙和白竹作揖告辞,白老爷他们回了礼,送他们出了大门。亲眼看着他们上了马车才回到屋里。

    天色已晚,有了沈耀的前车之鉴林云笙不敢再让李安月他们连个人独自进宫,而且她们不会武功。要是遇上什么人刺杀,逃不过的。

    “你今晚就在我府上住一夜,明天一早同我一起入宫。”

    李安月还没有忘记下午时候他洗耍自己的事情,还在憋气呢。她撇撇嘴说道:“我不要,我就要今晚回去。”

    林云笙皱着眉头,“听话。”

    李安月转过头不看他,她知道林云笙是担心她的安危,不想让她出现危险,突然她想到一个事情。

    “太傅,我有件事情跟你说。”

    林云笙一看到林安月这个表情就知道准没好事,他没好气的回答说道:“说吧又做了什么好事。”

    李安月尴尬的呵呵一笑。

    “这次我带于太医出来,跟母后说的理由是你病了。我知道诅咒你生病是不好的行为,可是我找不到其他什么理由可以逃过母后的追问。”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林云笙,他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李安月以为他生气了。

    然后低着头,沉默。过了一会儿头顶出了一个声音。

    “我知道。”

    “什么?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李安月就奇怪了,她没有跟林云笙说过这个事情,他怎么会知道的。难不成他会卜卦,事先已经预料到了?

    “你以为你这点小聪明就能瞒得过太后,她派人询问了于太医,有让人去我府里打听消息。”

    李安月面露难色,那她撒的谎不就被戳穿了?她回到皇宫既不是又要过一段时间不能出来了?林云笙看着林安月的脸像个调色板一样,一会儿变个颜色变个表情。知道她是在担心太后责罚她。

    太后是不会打骂李安月,就是喜欢让她待在寝宫里不能出来,再者就是让她抄书什么的。这点所谓的惩罚对他来说就跟紧箍咒一样,李安月性好动,哪能受得了这个。

    “你放心吧,我已经都处理好了。”

    李安月一喜:“真的?太好了”

    林云笙没有理会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马车里。就李安月一个人嘻嘻哈哈的,林云笙觉得,就这个时候李安月才像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李安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变得心思沉重,很多方面的想得多。

    李安月一天没休息,倒床就睡着了。早朝的时间一般在现代时间的七点左右,这时候吉祥的生物钟响了。她先起床洗漱了才去叫李安月,那时候才六点,天还没亮。李安月就赖着不想起。

    吉祥没办法,面对这一个喜欢赖床的主子,她只能拿出杀手锏。在李安月的耳朵边叫了林云笙的名字,李安月才‘腾’的起来。

    她只要是醒了就没办法在睡第二次,她打着哈哈将自己收拾干净,换上林云笙事先给她准备的裙子走出房门。

    她到了饭厅,林云笙已经在哪里等他了。

    等他们磨磨蹭蹭的弄好一切,时间快要到七点了。没时间,李安月为了不让林云笙上早朝迟到,选择了骑马。

    骑马可比坐马车快多了,而且还不抖。

    “林太傅今儿个你可来晚了。”其中一个大臣看着林云笙缓缓的朝他们走来,这时候人差不多都来起齐了。

    “皇上还没到,怎么就算我来迟了呢。”

    那大人脸色一僵,只得呵呵一下,然后走到别处去了。

    丞相苏锦州和其他几个大人围在一起,他看了一眼林云笙,林云笙正好对上他的眼神。苏锦州对着林云笙笑了笑,然后收回视线。林云笙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这时候李昊泽来了,前面走着的是太监宫女,他走在中间。他跟平常一样,做到自己的龙椅上面。

    “皇上驾到。”

    众位大臣纷纷散去,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站好好。他们低着头,开始行跪拜礼。丞相和林云笙不用想他们那样跪下,只是低着头作揖。

    “起来吧。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这时候林云笙然后向前走了一步。“臣有事启奏。”

    李昊泽大手一摆说:“讲。”

    “今日微臣得知一件事情,那国考考生沈耀昨晚遇袭受了重伤,微臣希望能将国考中的武试延后。”

    “真有其事?”李昊泽用力拍打龙椅上的龙头,剑眉一挑。

    “确有其实。”

    李昊泽想了想说:“林太傅想要延后多久?”

    “一个半月。”

    林云笙才说出口,苏锦州就站了出了,反对道:“不可不可,再有不到两月之久就是祭祀大典,如此这样,怕是会耽误祭祀大典。”

 第一百六十章武考延期

    龙椅上的李昊泽假意思考了一下,他皱着眉头。一副为难的表情,不过这事的确难搞。林云笙在昨晚的时候已经派人去找过他,说了这个事情,所以再次听到林云笙再说起的时候到不至于措手不及。

    他自己分析过,这事情极有可能是丞相苏锦州做的事情,他这些年,从先皇在世的时候开始他就在暗地里发展自己的势利。不然也不会这么久还能在朝堂上屹立不倒,他虽然是一个皇帝,可也不敢轻易的动他。

    李昊泽用手撑着头,眼睛看了看林云笙和苏锦州,思索半响后他开口了。

    “应苏丞相所言,应该延迟多久?”

    按照苏锦州所想的,那肯定是尽早考试最好了,他为人谨慎,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提早。他沉思了一会儿,本来是想开口说不应该将武考延后的,可是他要是说了这话,不就意味着将沈耀受伤的事情引到自己的头上吗。

    “此事乃林太傅提出来的,那林太傅觉得如何。”

    苏锦州这个老狐狸,立即就将这个难题转到了林云笙的身上。林云笙不是吃素的,他没怎么想就说道。

    “微臣还是想着将这武考延迟一个多月,那沈耀受伤比较严重,让他休整一个多月虽然不能改变什么,那总不能有失公允不是。就是他比试输了,天下的黎民百姓也不会说什么,皇上已经开恩将武考延迟了。”

    苏锦州眼睛微咪,心里暗叫不好。林云笙是个不好对付的人,就这样一两句就将这矛头对上了黎民百姓,这招高啊。他扭头看到一个人,那人收到苏锦州的眼神,暗自点头。

    他上前一步,低着头说:“皇上,微臣也认为苏丞相说的对,林太傅也说的不错。但是微臣想提醒皇上,这两个多月后的祭祀大典同样关乎着百姓的事。”

    李昊泽将目光转到了说话的刘大人的身上,的确。他得考虑祭祀大典的事情,这并非儿戏,是关乎来年国运的大事。这要是没弄好,晋国的一年都将不那么顺利。

    苏锦州抬头看到李昊泽面露难色就知道,这下子皇上就不能偏袒林云笙了,这个祭祀大典不能改变时间,都是慧觉大事推算过的。比起祭祀大典,那国考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李昊泽半天没说话,他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周将军给他带的话。林云笙说的延迟一个月,如今却在朝堂上说的一个半月,他懂了。

    林云笙在暗杀事件发生之后派人通知李昊泽之外,还让去给周将军说了。周将军是个爱惜人才的人,同样是刚正不阿的人。他不会刻意偏向谁,只是他很看重沈耀,也必定会帮林云笙的忙。

    不然他也不会连夜进宫帮林云笙带话了,林云笙知道,自己的人在进宫的路上会有人阻拦,那周将军进宫自然不会被人怀疑。

    在李昊泽犹豫不决的时候周将军站了出来,他说:“皇上既然如此为难,不如综合两人的意见,将武考延迟一个月如何。这样一来,既不会耽误之后的祭祀大典,也不会让百姓说些什么。”

    周将军这时候站出来,正和李昊泽和林云笙的意,其他人畏惧周将军,他在朝堂上有很大的分量。周将军是老臣了,先帝在世的时候周将军就跟着他一起打天下。

    李昊泽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而后变作为难说。

    “就按照周将军的说法做吧,既然林太傅说的也对,苏丞相你说的祭祀大典也是不能耽误的。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到祭祀大典了,宫中的已经在开始准备了。朕左右衡量了一番,为了公平,还是将武考延迟一个月吧。”

    苏锦州眼珠转了转,还想说什么,林云笙先他一步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苏锦州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周江华居然站了出来。他不是项不理会朝堂上面的事情吗。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何会帮林云笙说话。

    他沉着脸,心里不痛快。

    周将军走回到自己的位置,往苏锦州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本来就不喜欢苏锦州这个老匹夫,尤其是他得意的样子。如今他这副模样倒是令人大快人心啊,背地里下杀手的人就不能让他好过。

    “还有什么不同意见没有,如若没有,那便就此决定了。”

    下面的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发出嗡嗡的说话声,过了一小会儿他们齐声说道:“全凭皇上决定,臣等没有意见。”

    李昊泽一拍龙椅说道:“好,就这样决定了。可还有什么事情要奏。”

    下面一个大人从下面站了出来,说道:“启禀皇上,进入的入冬来得比往日早。很多卖衣服卖棉袄的商铺都大方面出现了断货的现象,所以说很多店铺都将价格进行调整。”

    “这不是很正常吗。”

    那大人摇摇头解释说道:“非也非也,那些无良的商家,将御寒的衣服价格上涨很高,平民百姓根本就买不起。百姓叫苦不迭,怨声载道。”

    李昊泽刚看到苏锦州吃瘪的样子心情大好,如今听到这位大人的事情,勃然大怒。他站了起来很生气的说道:“还有这等事情,爱卿娓娓道来。”

    底下的苏锦州变了脸色,这不是他做的事情吗。他前段时间才让下人将京城里面的棉花等物品低价收购,等到这个时候再高价出售。从中赚取了不少的银子,最近他还想让下人将价格再提高一层。

    苏锦州自己知道这样很容易被查到,但是富贵险中求。他本就是个心思缜密的人,所以他事先试着提高了价格,卖了一段时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就加大了价格。苏锦州还特意疏通了关系,当中费了不少的银子。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妥了,他就等着大把大把的银子跳进自己的钱袋。这么冷的天,百姓要是不买他的棉衣,那这个冬天可就难过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白家旗下的衣物都已经断货了。

    就意味着京城的百姓就得从他这里买,这就是一大笔银子啊。他本着有银子不赚就是傻蛋的道理,开始进行了暴利。

    他就像不明白了,闫廉他怎么会将这件事情上报出来。这个闫廉就是个木鱼疙瘩,在官场不晓得变通,被他说出来也很正常,他是出了名的清正廉明。他心里暗叫不好,苏锦州故作镇静,先看看局面再说。

    “爱卿可找出了那提高价格的幕后黑手?”

    闫廉扭头看向苏锦州,他有点慌了。

    “闫大人,你这般看着我做什么,你这意思就是我做的?”苏锦州虎着脸,将手背在后边,紧紧撰着他手中的玉佩。

    很多人都顺着闫廉的目光向苏锦州,他是个老狐狸,就是心里再慌也不会表露出来。苏锦州事先想要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他现在心里很很慌,但是不至于会被闫廉查出来。

    他应该也是怀疑自己,证据什么的他一定没有。所有经手的事情都不是通过他的手,他都是交给别人来做的,就是最后被查出来了,他也不会有事。皇上还奈何不了他,顶多就是罚他的俸禄,或者其他什么惩罚。

    要不了他的命,这点他还是有把握的。

    果不其然,那闫廉转头看着李昊泽说:“微臣并未查到幕后的黑手,但是微臣发现丞相很可疑,白家铺子的冬衣早已经卖完了。可丞相旗下的铺子还有冬衣,而且价格很高。”

    李昊泽将矛头转到了苏锦州的身上。

    “丞相有何解释的。”

    这里最高兴的莫过于林云笙,没想到今天还有意外的收获啊。

    苏锦州当即就跪在了李昊泽的面前,两只手趴在地上,然后说道:“皇上,我冤枉啊,我旗下的铺子都是由管家帮忙打理的。”

    李昊泽从上面走了下来,到了他的面前呵斥说:“依照丞相的意思,就是不知情咯。你是不是认为朕很好忽悠,信了你的话?”

    苏锦州顿时哀声再道。

    “微臣前两天才知道自家铺子涨价,那都是有原因的啊。我家今年的存货不是很多。事先并没有拿出来卖的,是后来才开始的。而且我们卖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价格了,做生意的人都知道,价格定在那里不是一个人就能改动的。”

    李昊泽笑了:“你身为丞相不以身作则,反倒跟了那些奸商一起进行暴利,你可知有罪?”

    苏锦州顺从的说:“微臣知罪,回去将让铺子将价格调整回来。”

    在李昊泽看不到的时候,他皱着眉头。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恨得牙痒痒,恨不能将那闫廉给嚼来吃了。就他喜欢多管闲事,害他损失了不少银子。

    “丞相知道错了就好,起来吧。”

    “谢皇上。”苏锦州这才慢慢从地上起来,站在他身边的刘大人赶紧跑过去扶他,生气的苏锦州一把推开上前的刘大人,自己站了起来。理了理身上的官服,过程中一眼都没有看过那刘大人。

 第一百六十一章狗腿的刘大人

    刘大人的处境可以说是很尴尬啊,在林云笙这一派的人很鄙夷的看着狗腿的刘大人,撇撇嘴。

    做人做到他这样子也是绝了,热脸贴上了别人的冷屁股哦。

    刘大人脸上的眼色就像调色板一样,一会儿青一会儿绿的,好看至极。他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现在恨不能有一个洞,不,就是一条缝能钻进去就好了。他低着头,老脸都要被都要被丢光了。

    李昊泽现在心情是好到了极点,这几天烦躁不已,今日看了这出戏,真是拨开云雾见青天啊。好好好。

    事先看着苏锦州吃瘪的样子心里的郁结之气就消了一半,在后面的结局令他不敢相信啊。苏锦州回去都不用吃饭,省了一顿粮食。因为他这这里怕是都饱了吧,他在心里给闫廉竖起了大拇指。

    前一段时间,就是林云笙陪着李安月出行的那一段时间里,没了林云笙的做对。苏锦州是出尽了风头,得意得很啊。没人跟他唱反调,每天饭都多吃了两碗,别提多高兴了。

    结果现在林云笙回来了,就这几天的功夫,就将苏锦州气了个半死。还是林云笙比较厉害,在这朝野中,就属林云笙能让苏锦州睡不安稳了。

    “没事就退朝了。”

    李昊泽心情不错,说出的话都充满了喜悦的神情。他转过身加了一句:“林太傅你留下,朕有事与你商量。”

    他先走了一步,后面的太监叫了一声:“退朝。”

    众人等到李昊泽的身影完全不见了才开始陆陆续续的退出大殿,苏锦州狠狠的盯了一眼林云笙和那个闫廉。他们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东西。看周江华的笑脸就像在嘲讽他一样,他一摆袖子走了出去。

    刚才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就好像林云笙设的一个局一样。环环相扣,竟然将他套死在里面,只能闷闷的吃了这个亏。

    还有那个闫廉他何时跟林云笙凑活到一起了,今天都在针对他,这两日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利。看到凑上来的刘志舟,心里就是气。平时说的好听什么事情就会顺着他,如今却一点忙都不帮不上,废物一个。

    他甩甩宽大的袖子就准备离开,看到他们实在闹心。一想到回去了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处理,脑仁儿疼。

    这几年没犯过的头疼病又来了。

    其实这都是苏锦州误会了,林云笙并没有和闫廉串通一气的设计他。他只能承认和周江华合作了,那闫廉做的事情并不在他们掌控的范围之内,这一切都是巧合。也活该他苏锦州倒霉了,都逍遥这么久了。

    林云笙余光瞥到了苏锦州怒火冲天的样子,嘴角勾出一丝冷笑。他们几个寒暄了一会儿,于是就告别了他们,由李昊泽的贴身太监带到了御书房里面。

    他们围在一起也没说什么,周将军就问了问关于沈耀的事情。还有闫廉,他在国考的文章里看到了沈耀的呃文章觉得他是个有才华的人,便多嘴问了几句。林云笙跟他们说了沈耀的情况。

    这些人对以后沈耀的前程有很大的帮助,这周将军就不用说了,他是朝中军部里面做有权威的人,也就是说,沈耀以后在军部也能说得上话。就是他进不了朝廷他也能去周将军哪里,只要在军队里待个一两年,对于沈耀这个人来说,简简单单一个将军就到手了。

    还有这个叫闫廉的,他出了名的清廉。皇上对他很看中,他是在吏部,说话最有分量的人,有一定的能力。虽然他有些时候不太近人情,说话不会拐弯,很容易就得罪人。比如说今天上早朝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要是换做被人,定会看着苏锦州是丞相的份上,说得不那么明显。而他就不同了,竟然敢直接和苏锦州对上。这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都很多次了。但是苏锦州就是不敢对闫廉动手。

    那是因为闫廉有背景,他的夫人是魏国一个大夫的女儿,他掌管的财力和军力都不是苏锦州能随随便便就能对抗的。不然那闫廉还能有什么本事活到现在,就凭着皇上对他的赞赏有加?那也阻止苏锦州对他动手。

    不得不说沈耀还真是幸运,一下子就能得到这两位的帮助,他小子是走了狗屎运了还是上辈子做了很多好事。这辈子什么好事都轮到了他的头上,领悟力高,学习能力强,为人谦和。

    这么强的一个人,综合素质还这么高,对其他人还真是不太公平啊。

    林云笙一进到御书房就听到了李昊泽开心的笑声,太监看了他一眼就退了出去,里面就留下林云笙和李昊泽两个人。

    “林太傅你今天这场戏演得好啊,竟然能将闫廉给拉进来,高,实在是高。你有没有看到苏锦州张老脸,想想就开心啊。”

    李昊泽看到穿着官服的沈耀走进来,他一只手背在后面,没见到他有多高兴的样子。跟往常一样,就没见过他能有五个以上的表情。

    其他的表情大多都是生气,要么就是对着李安月宠溺的神情,他的笑意都在眼睛里哪会轻易的表露在脸上。

    “怎么你不高兴吗。”李昊泽收起了笑容,刚才那个样子好像不太像一个皇上该有的样子。

    趁着林云笙还没有开口教训他,李昊泽开始装模作样的背着手,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他挑挑眉,暴露了心里的喜悦与兴奋。

    他要是再憋不住,林云笙怕是又要给他布置任务了,有时候他就在想啊,这皇上要是林云笙就好了。他身为太傅什么事情都要他过目。自己这个皇上干的事情都没有他多,但是他不能将皇权交给他,不是不放而是林云笙自己都不会同意做这个皇帝。

    自己宁可多做些事情都不愿意做皇上,他曾经试探过他,结果他把自己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李昊泽知道要是没有先皇的嘱托,林云笙是不可能做太傅做这么久,还尽心尽力的辅佐他,一点歪心思都没有。

    他同样也知道,林云笙早就不想当这个太傅了,也不稀罕。所以才会每日交代给他特别多的任务,大的小的都有,忙都忙不过来。有时候晚上睡觉了还在想那些政务,谁都睡不好,吃饭都没有胃口。

    这一切都是林云笙为了他能早日独挡一面,自己好尽早的退居幕后。偏偏他就是懒,林云笙每天这么折磨他,他又怎么可能放他离去,自己逍遥快活。

    他做不到,自己不好过,林云笙也休想好过。

    林云笙看了一眼李昊泽摆在书桌上面的公文,随意翻了几页,发现他的水平比以前高了很多,想的方面也多了。心思缜密了不少,他很欣慰。

    李昊泽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自己一个做的不好就让林云笙记着了,然后加倍给他布置任务,那他还活不活了。

    现在的李昊泽就像是被家长查看试卷的孩子,心里紧张的要死。

    过了一会儿,林云笙放下手中的工文,他没有评论。李昊泽松了一口气,看来他还是挺满意的。

    “今日之事并非我有意为之,这纯属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