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5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虚弱的开口说道:“乐儿怎么来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好像千金重的铁锤一下砸中了李安月的胸口,她眼里开始泛起水雾,就是不肯留下来。

    他是伤了胳膊,不至于这般样子。以往就上了药包扎一下就等着好就行,每天更换药草,按时吃药,过个十天半个月的就能用这手了。

    他先是这样想的,可是他低估了那黑衣人,他们的刀上面都有毒。白府请来的大夫见识不太深,没有解决之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耀这样子,越来越没精神。吃了药还是没见有任何起色,都换了好几批大夫了。

    这黑一人的毒能抑制住伤口,让它流脓不止,伤口涂上药粉什么的却迟迟不见好。刀上面的毒很霸道,让伤口开始溃烂,这才过了一夜就这样了,要是没得到有效的治疗那再过个几天岂不是没救了。

    李安月急的不行,沈耀的伤口被纱布紧紧的包裹着,眼见纱布上面被血侵湿了。于太医皱着眉头,这伤很棘手啊。沈耀身上其他的伤都很浅,处理及时,那些伤口并没有像手臂上的伤一样严重。

    身体其他地方的伤已经涂了自己研制的药粉,没有发浓烂肉的情况。

    已经有渐好的迹象,他打开包裹着手臂的纱布,暴露在他们面前的手非常恶心,上面的伤口周围都是烂肉,还有黄白的的液体,已经溃烂得不成样子了。他臂上的伤很深,都可以见到里面的骨头了。

    吉祥忍不住转了头,她受不了。那伤口的模样能将她昨天吃的饭吐出来,而且沈耀的伤口还有一股恶臭,让人直反胃。她憋着走到屋外呼吸了新鲜空气,因为她实在是受不了,只能先出来,不要她要是忍不住吐了出来,那怎么办。

    李安月没有离开,房间里就除了吉祥一个人出去透气之外再没人出去过。白竹泪水哗啦啦的直下,她闻到味道只是短暂的蹙了眉。

    时间不能耽搁太久,于太医说:“这毒应该来自西域,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这样对待这位公子。”

    于太医嘴上发表着自己的不满,手上也没停下,他拿出一把小刀,在火上面烤了一下,对着意识模糊的沈耀说:“公子,你忍着点,这烂肉要是不剔除,怕是整个胳膊都要去掉的。”他说话的的语气显得无奈,这也是最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他是个有见识的人,不像之前来的大夫,只晓得给沈耀的伤口上药,导致他的伤口比之前的要严重那么多。

    李安月哭丧着脸,询问说:“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第一百五十三章刮骨疗伤

    于太医无奈的摇摇头,给李安月泼了一盆冷水,这么深的伤口,周围还有那么多的烂肉,要硬生生的将那烂肉剔除是得有多痛。李安月看着床上病怏怏的沈耀,担心了一整晚的心一下就崩溃了,她留着眼泪,眼神有格外倔强。

    “没事儿,大夫你就剔吧,我自己的伤口我知道,若我要有力气,定然已将这烂肉给剔了个干净,也不用费力躺着。”

    沈耀无力的笑笑,他笑的样子白竹和李安月都看在眼了,他晓得那么自然却给他们一种莫名的心酸。刚才沈耀一口气说了长串的话,现在没了力气。他说话的时候都是憋着一股气说出来的,耗费了他仅有的一点力气。

    他她无力的闭上眼睛,等待着疼痛的到来。他自己是医生,知道这手臂上的肉是一定要除掉的,不然会影响后面的治疗。只是他没有尝试过在没有打麻药的情况下是怎样的痛楚,以前都是他给别人做手术剔除烂肉,如今在这里倒是有幸体验一把。

    沈耀只能这样安慰自己,避免自己的紧张情绪影响到大夫的治疗。

    于太医很佩服沈耀,他年纪轻轻的竟然还能忍着痛楚说这样的话,让他们都宽慰。而且这剔肉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他的伤口上带着骨头都又烂肉。现在的情况不就是所谓的刮骨疗伤吗。

    于大夫开始用高浓度的烈酒倒在沈耀的胳膊上给他消毒,烈酒倒在他伤口的那一煞那李安月看到沈耀头上的筋都鼓了出来。那是得有多痛啊,可是沈耀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响动,自己承受着。

    刮骨剔肉还没有正式开始,单是消毒这个步骤就让沈耀这样了,那后面的事情她不敢相信。没见过这等场面的白竹早就跑的到了白老爷的怀抱里,咬着她老爹的衣裳,好像沈耀的痛楚她也能体会到似的。

    站在一旁的林大给沈耀赞叹不已,平时小看了他,这种痛苦他自己都受不了。沈耀却能忍着,还不发声。

    就连将连见过大场面的白老爷在心里都给沈耀竖起了大拇指。

    李安月不忍心看,将头转到一边,她怕忍不住哭出声来,扰乱于太医的心智。林云笙轻轻走到李安月的身边,将她搂在怀里。

    李安月顺势就把整个脑袋埋在他的胸前,咬着牙,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淌。林云笙感觉到了胸前的湿意,他加大了力度,将林安月紧紧搂在怀里。

    说实在的他是真的很佩服沈耀。

    于太医开始动手了,他将手臂伤口周围的烂肉先挑了干净,然后才开始弄伤口里面的肉。沈耀大概还在上一秒消毒的痛楚里没回过神,没感觉到于太医已经开始剔肉。整个过程他没有动,很安静。

    原本林大都已经走到沈耀的身边,想着等一下沈耀忍受不了会乱动,结果他失望了,他就站在哪里没有帮忙,因为沈耀就没有要动的迹象。他看见沈耀将头转到一边,嘴巴里紧紧咬着被子,牙龈都露出来了。

    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拽住床沿,手指都已经泛白。

    他开始感觉到了新的痛楚,事情进行到最后的阶段,于太医将手中的小刀侵入酒坛里面,然后拿出。他要开始给沈耀挂骨头上面的烂肉了,他动作很轻,但是在承受着沈耀面前,每一次的刮蹭都是一次折磨。

    而且这种折磨一次比一次痛苦。他有了动静,想要翻身。林大赶忙上前按住他,现在正是重要时刻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错误。

    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也不好受,过去的一分一秒对她们而言同样还是一种别样的折磨。李安月和白竹都想转过去看,可是没有勇气。

    刮骨的于太医头上冒着汗水,他很紧张额头上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贴在他背后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在刮完骨头上最后一点烂肉,于太医放下刀子,松了一口气。同袖子在脸上随便擦了一下。

    他起身走到自己的药箱旁,拿出里面事先准备好的针线。李安月听到于太医长叹一口气,知道他是完成了,她小心翼翼的转过身看向沈耀,他紧闭这双眼,额头上的筋还没有消下去。他是真的很痛,真不是道他是怎么忍受下来的,李安月打心里心疼他。

    目光转到于太医刮过骨的手臂上,李安月吓的转头埋在林云笙的怀里。她吓到了,因为刮过骨的手臂出现了一个小眼,大概林云笙大拇指那么大,而且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白骨,比烂肉时期的还要清楚。

    骨头周围的肉都是好的,外面的皮肤被于太医割掉了一大块,鲜肉带着血,看起来很恶心。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已将那先前的恶臭掩盖了。

    李安月不忍直视,她见过死人小到大都没见过这样的情形,她慌怕了。

    于太医将手中的线穿过针眼,开始在沈耀伤口的周围缝合,他手比较笨。扎下去的时候手有点抖,显得不是很专业。不知何时,李安月已经把头转向了咱在处理伤口的于太医。她心里着急啊,她见过沈耀缝合伤口。

    就是那次自己受伤那次,那时候沈耀给她缝合得非常好,也是她第一次知道还可以这样让伤口好得快的方法。她现在手腕上的伤口没有留一下一点疤痕,可是沈耀的伤口就不一定了,于太医给他缝合得太丑了。

    简直是惨不忍睹啊。

    她在心里不断地呃吐槽这个于太医,留不留疤对于沈耀这个大男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可是也不能带着怎么丑的缝印吧。李安月在考虑,自己回了宫是不是要换一个太医看病啊,今天看到的于太医给她留下了一种不专业的印象。

    于太医不知道李安月心里怎么想的,只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缝合伤口上面。大功告成,于太医站起身扶着凳子,一下气的太猛,气压上升。他有点不稳,再加上长时间的坐着,他腿麻。

    沈耀没有动静,要是不仔细看盖在他胸前的被子,有上下起伏的趋势,还就真以为他挺不过去就死了。于太医将准备好的药涂在他的伤口上,结果还没开始就被阻碍了。

    “等一下,于大夫。先前沈哥哥让我给他涂这种药。”白竹从白老爷的怀里出来,走到沈耀的药箱面前,从里面拿出一瓶药粉递给于大夫。

    于大夫停下手上的呃动作,将自己的药放到一边,结果白竹拿给他的药,事先倒在手上看了一眼。没瞧出这药有什么不同,他还特意闻了闻,也没看出什么。

    本着对病人负责的想法,他不敢立刻用这瓶药:“这药。”

    “这药是沈哥哥亲自配的,他身上其他的伤口用了这个药都好了不少。”白竹急忙解释说。

    于大夫将信将疑的回答说:“这位公子会医术?”

    “他会,而且很厉害。”说到这里白竹就是一脸的自豪,就好像她自己会医术而且很厉害一样。于大夫之前检查了沈耀身上的其他伤口,的确有了好转。

    他突然另眼相看的望着床上昏死过去的沈耀,这样看来,他自己行医这么多年,竟然连这个晚辈都比不了。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山还比一山高啊。

    他自己知道,他拿出的药粉只能让他的伤口不发炎,而不能根除他手臂上残留的毒素。可是这个人却能制造出抑制毒素的药粉,厉害厉害。

    白竹看他愣在那里,心里很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愣着,沈哥哥都这样了。急躁的白竹抢过于大夫手中的小瓶自己倒在了沈耀的伤口上,于大夫看着眼前出现的白竹回过神来。他没有说什么,眼看着她将药粉均匀的洒在沈耀的伤口上。

    事后白竹还蹬了一眼于大夫,回到她老爹的身边。于大夫没生气,只是无奈的笑笑,现在的小娃娃啊,有个性。

    他拿出纱布裹扎沈耀的伤口上面,站起身,将自己的药粉放进了自己的药箱,顺带着将白竹没有用完的药粉一并发放了进去,他的好好研究研究,里面的成分。

 第一百五十四章沈耀醒了

    白老爷见沈耀的伤口处理完了,他才让仆人去准备银子,在让下人大一盆水进来。于太医的手上都是半干还没有干的血迹,手上还有一点刚你才刮下来的烂肉,血腥味很重。

    吩咐下人进来打扫屋里的卫生,毕竟是给病人住的,千万马虎不得。有两个下人出去了,有重新进来了连个下人,他们拿着扫帚水桶。打算将地面于太医刮下来的烂肉清理出去,他们捂着鼻子,脸上的神情异常好看。

    嘴巴里鼓着气,的确,那味道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那其中一个下人将垃圾扫进一个装垃圾的篮子里,另一个人皱着眉头拿来了。

    余光还瞟了一眼另一人人,然后想要捂着鼻子,这里的人都站在这里,连同他家老爷。下人一副想要捂嘴又不敢捂的动作,白老爷有些温怒,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她也不好发后。那吓人看到自己老爷这个眼神,拿着手上的垃圾就往外跑。

    留下的那个下人拿着点燃的熏香在屋里来回走了两圈,这时候之前待在这个屋里的一个下人端着一盆清水几进来了,那谁还冒着白烟,看样子是热水。这白老爷是个有心了的,知道在这么冷的天让下人送热水。

    于太医挽起衣袖,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袖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了血迹。他洗手的同时顺带着把袖子一并洗了。空气里原本浓厚的血腥味没有了,换来的是一阵果木的清香,于太医皱了皱眉,甩甩手上的水,丫鬟立马递上一块赶紧的帕子给他。

    于太医拿着帕子擦了个大概。

    “行了,不用再熏了,房间里的熏香多了,气味太浓不好。”拿着熏香的下人看了老爷一眼,见他点点头就拿着熏香离开了。

    “既然沈耀已经没有大碍了,我们就先离开吧。这里人这么多,空气也不流通对他的恢复也没有利。”白老爷率先开口。

    于太医点点头,交代了前来打扫的下人,让他们不要在房间里洒太多的水,房间里不能太过潮湿,而后就离开了。林云笙走在前面,紧跟着的就是白老爷。李安月不舍的回看了一眼,然后林云笙拉着她出了房门。

    白老爷走在后面,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跟上来,就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白竹还是站在沈耀的床头边,蹲下了看着他。

    白老爷催促说:“小竹子快走了,你这样对你沈大哥的伤口不好,他现在要静养。”他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跟她说话,昨天到现在女儿没合过眼。他人老了,不想这些年轻人这样有精力,他昨天晚上虽然没有上床睡觉,但是他忍不住在椅子上眯了半小会儿。

    醒来的时候白竹还在那里,一边给沈耀擦汗喂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小竹子,能对一个男人这么好,她长这么大对自己这个爹都没这么细心,说实在的,他都有点嫉妒躺在床上的沈耀。

    “爹。”白竹没有看白老爷,只是用沙哑的语气喊了一声。然后就这么坐在地上,眼睛没有离开多沈耀。

    白老爷的心就像被什么扎了一下,听到这声老爹,心里不是滋味。他基本上没有听到过白竹这样叫过他。一起就是叫老爹,现在把那个老字去掉了反倒有些不习惯了。

    “我还想跟沈哥哥待一会儿,我想照顾他。”

    白老爷很无奈啊,他想让女儿会房间睡一下,看她眼睛下面的黑眼圈都快赶上烟灰了,黑得不像话。可是他又心软,想满足她的要求。最后他一甩袖子,叹了口气独自离去,自家老爹一走,白竹的眼睛就哄起来了。

    她本来大哭一场眼睛就是肿的,现在看起来就像连个核桃一样。她深吸一口气,将要流出的眼泪憋了回去。沈哥哥一定不想看到她哭的,以前他就说自己笑着好看,她这么悲观干什么呢,她要笑,要笑。

    她的丫鬟看着自家小姐憋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鼻子一酸。眼眶不自觉的就红了,她何时见到过这样的小姐,她都是开开心心的,就没哭过。现在这样让他们这些做下人的看着难受。

    “小姐,你别笑了。”

    白竹用手胡乱擦了擦脸留下的眼泪,她吸了吸鼻子。呵呵,怎么眼睛就是不听话,愣是要往下流呢。她越擦眼泪就流的越多,就像是打开闸门的河道,关都关不住。

    “我要笑,沈哥哥最喜欢看到我笑了,我笑笑。”可她不管怎么擦,脸上本来灰白的脸蛋,被她擦的通红。最后她失去了耐心,手重重的锤砸床沿。她的手立刻就红肿了起来,丫头跑了过去,拉着她的手吹。

    白竹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怎么就是擦不干净,为什么就是要流眼泪,都说了,沈哥哥喜欢看自己笑的样子,你这样哭有什么意思。”她自言自语的样子吓到了丫鬟,眼见这白纸就要拿手去抠自己的眼珠。

    丫鬟立马抓住她的手,将她紧紧的按住。打扫房间的人都已经走了么,整个房间里就留下这两主仆。丫鬟忍不住了,她搂着失控的白竹。

    白竹崩溃的将头埋在丫鬟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释放,她觉得都是因为自己才让沈耀受伤的,要不是她坚持让沈耀送她回家,他也不会被人暗杀。也是因为自己的无能,才导致沈耀为了自己被黑衣人刺伤。

    尤其是看到沈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时,她更加憎恨自己,当初怎么就不学些功夫呢,这样起码能在危难时刻帮沈哥哥的忙。

    丫鬟被气氛渲染,她看到这么伤心的小姐,心里难受。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连个人就这样抱在一起哭,一时间空气里充满了伤心的意味。

    床上的沈耀皱了皱眉头,他睁不开眼,只能听到外边有哭声,等他仔细听又听不太清晰是谁再哭。白竹大概是哭累了,倒在丫鬟的怀里睡着了。

    丫鬟叫外面等候的下人,让他背着小姐回房休息。白竹憔悴极了,眼睛红红的,睫毛上面还带着泪珠,样子可怜惹人疼。

    林云笙他们走到大厅里,他们忙活了一上午,从早上开始到现在,于太医一口东西每次。他现在要赶忙回宫了,刚才有人传话,要他回宫一趟,太后有事找他。于太医想着就是太后想问关于安月公主的事情。

    之前他跟着吉祥出来的时候,听见吉祥跟老太医说,因为林太傅生病了,所以公主让他出宫给林太傅瞧瞧。

    没办法,这水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呢,又要马不停蹄的往宫里赶,他拿着他那厚重的药箱。沈耀和的汤药他给写到了纸上,说道:“这药你拿去,每天早晚各一次。他身上伤口的用药就不用我开了,他自己调配的药就行。我就先走了,有急事。”

    白老爷给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立刻就懂得他的意思。他从后面端了一个盘子,里面装的是银子,看开有五百两。

    不愧是京城四大家族的白家,出手就是阔绰。于太医不好拿,他本就是公主带出宫给人看病的,怎么还能要钱呢。

    白老爷不然是于太医,以为他就是个普通民间大夫。他同样不知道李安月的身份,尤其她现在穿的是男装,这么多年的阅人经历,白老爷知道李安月是女的,她的随从是女的。她和林云笙关系亲密,他猜不到李安月是什么身份。

    于太医摇摇头没有接他的银子。

    “大夫莫不是嫌少。”

    白老爷又给管家使了眼色。于太医摆手道:“你误会了,白老爷。这钱于谋不能要,我本就受人所托,今日出来行医,这么好意思那你的钱。”他说着人已经走到了门口,白府的下人将他的马牵了过来。

    白老爷看他坚持不受也没有办法,管家拿着银子退了下去。于太医骑上马就往皇宫的方向驶去,李安月没有跟着一起回去,于太医刚拿才交代,沈耀的身体素质很好,因为习武的原因,他的身体比一般人要好。

    刚给他上了药缝了了,大概会发一场烧。李安月知道于大夫是被太后叫回去的,就让他带了话个她的母后。说是林云笙病重,她们师傅一场,李安月要留下照顾林云笙,今天就不回去了。

    她这样说太后应该会同意她留在林府。于太医回到宫里,把李安月的话重复的给太后说了一遍,太后问了林云笙的病情,于太医撒了谎,把伤情说得比较严重。太后留了心眼,拍了人去林云笙的府里。

    等了没多久传来消息说于太医说得是实情,至于其中的缘由,那人为什么帮着李安月说话,这就不得而知了。太后相信了于太医的说法,就放他回去了。

    有林云笙看着,乐儿有林云笙看着不会出生命危险。这样她就放心了,乐儿出宫的事情,等她回来了再跟他算。

    到了下午,沈耀真的如于太医所说的那样,高烧不止,一会儿喊热,一会儿叫冷。把李安月急坏了,她忙前忙后的,林云笙就在一边看着,也不帮忙。李安月没少给他白眼,也没指望他能帮什么忙。

    忙活了一个时辰的样子,沈耀终于正常的,体温恢复了以往的样子,也没有叫冷叫热,很安静的躺在床上。李安月怕怕沈耀翻身会压到伤口就想着给他翻个身,她趴在沈耀的身上,从林云笙的角度上看,李安月是趴在沈耀的身上的。

    事实上李安月不过是一条腿跪在床上,用手费力的去反动沈耀,她的手太短了。导致从林云笙的角度看上去就是趴着的。

    林云笙看不过去了,他码着脸走过去。把李安月拉开,三两下就帮沈耀翻了个身。然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拿着一壶茶,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

    李安月背着他一笑,林云笙闹别扭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哦。她刚拿才就是故意做给他看的,就看他肯不肯帮忙,她的力气小,要将一个成年男子反动是有点困难的。

    接近傍晚的时候,沈耀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好像做了一个梦一样。梦里他看到了李安月,他们在桃花村,最后他救起了掉入潭水的李安月。

    这只是一些模糊的记忆,仔细想又想不太清楚。手上的疼痛在提醒他,现在他还活着,而且受伤这事儿是真实发生的。他费力的坐起身来,不小心牵动了他受伤的胳膊,吃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站在门口打瞌睡的下人听到了动静,走进屋里一看,正好看到沈耀费力的想要坐起来。他们四目相对,沈耀以为那儿下人会来帮他一把。结果那个下人就像见到鬼一样,转身就往屋外跑去。

 第一百五十五章怀疑丞相府

    然后他就听到了一阵声音。沈耀无奈的摇摇头,自己忍着伤口传来的痛,用没有受伤的手臂撑着床,缓慢的让自己的前半个身子立起来。过程很缓慢,他另一只手不能动,只能无力的垂在床上。

    等他好不容易靠在床头,身上仅有的力气也都花光了。

    “沈公子醒了,沈公子醒了。”声音很大,很快就传到了李安月他们的耳朵里,当时他们正在吃饭。白老爷隐隐约约听到有什么人在吵闹,本想着呵斥一番。结果声音走进了听的更清楚了,那人气喘吁吁的说道:“沈公子醒了。”

    李安月瞪大眼睛,丢下手中的碗筷就像沈耀住的房间跑去。林云笙不太高兴,脸沉了几分。放下筷子跟着出去,白老爷白夫人一同跟了出去。

    本来还在睡梦中的白竹被下人的声音惊醒,她从床上腾的做起身来。掀开被子就往外面跑,她一天没吃东西,身体很虚弱。脚才刚踏在地上脚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外边的丫鬟听到响动推开门就进来了。

    看到白竹倒在倒在地上,她连忙去扶起白竹。

    “小姐,你醒了怎么不叫小玲啊,还有你就不穿件衣服,万一着凉了可怎么办。”小玲余光突然瞥到白竹光秃秃的脚上面,她皱着眉头:“您怎么还不穿鞋子啊!”

    白竹一心想着去看沈耀,她哪管这个东西。听到沈耀醒了,她心里堵着的石头落了地。她突然笑了:“小玲,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啰嗦。快帮我穿衣服,我现在没有力气,动不了了。”

    小玲一愣,发现小姐笑了。她连忙去那衣架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给白竹穿上。白竹很想穿好衣服鞋子由小玲扶着,小玲随口说道:“小姐你这样去见沈公子不太好吧,沈公子见到会担心了。“

    白竹停下脚步,好像说的也是。她现在也没有梳妆,她让小玲扶着她到梳妆台前面。铜镜照出她的样子,很憔悴。原本的双眼变成了单眼皮,眼睛还是很肿。

    她不能以这种样子去见沈哥哥,就像小玲说的,这样子出现在沈哥哥的面前,他是会担心的。小玲用梳子个白竹梳了一个发髻,上了点淡妆。整体看起来没有那么憔悴,她让小玲去厨房里端些吃的,他要吃饱了再去看沈哥哥。

    小玲欣慰的看了一眼白竹,出外面给她端吃的。看样子以前的小姐又回来了,她是不想再看到小姐哭了,中午那会儿老可怜了。

    沈耀在床头躺了没一会儿,李安月就破门而入。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门口飞奔打他面前,仔细一看是穿着男装的李安月。他笑了,乐儿还是这么冒失啊。

    李安月左右检查了一番,然后坐在床头想要让沈耀躺下去。沈耀连忙说道:“我躺的够久了,骨头都软了,就让我做一会儿吧。”

    他好不容易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坐起来的,现在要将他放回原位,那不就白痛了不是。而且他不太喜欢躺着看别人,这样不好不礼貌。

    李安月没有说话,就看着他,而后突然抱住沈耀说:“你吓死我了。”沈耀一愣,身子突然一僵。然后笑了,他轻轻拍着李安月的后背安慰她。

    这一幕正好被进来的林云笙看见,紧随其后的林大同样看到了这样一幕。连个人搂在一起,沈耀用没有受伤的拍着公主的后背。他瞄了一眼身旁的公子,他的眼睛里透着愤懑,周围散发的气场开始变得不同了。

    林大赶紧说道:“沈耀你醒了,小子行啊。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醒得这么快。”听到林大的声音,李安月退出沈耀的怀抱,往门口看了一眼,对上林云笙的眼睛她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他收回视线往里面走。

    门口还没进门的白老爷听到林云笙和沈耀谈话,就拉着白夫人离开了。他们谈话有他们在不方便,而且这次暗杀,明显不是冲着他们白家来的。他们女儿是受害者,他们说的事情还是不要参合进去不好。

    白夫人任由白老爷拉着她往女儿房间走,她一个妇道人家,就不要讨嫌去看沈耀了,他们商量事情,她没兴趣听,还是看女儿好些。

    沈耀将手收了回来,放在自己的身侧。李安月站在沈耀的床边,不再说话。

    “你怎么样了。”

    林云笙问道。

    沈耀笑笑说:“还好,死不了。”他想试着抬起自己受伤的胳膊,可是没有力气,动一下就疼,他放弃了,就让它垂着就好。

    林云笙开门见山的问道:“是夜枫救了你。”他说的语气很肯定。沈耀和李安月同时做惊讶状,两人同时在想,林云笙怎么会知道。

    脑子打转的李安月没反应过来,自己可没跟林云笙说过夜枫的事情,他怎么就能一口断定第夜枫救了沈耀。

    沈耀笑笑,夜枫跟他说的话还是私底下跟乐儿说吧,当着林云笙的面说不太好。他突然想到什么事情,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样东西。就是白竹拿给他的一把匕首,他将这把匕首递给林云笙。

    林云笙看了看沈耀给他的匕首,手柄上面的花纹他见过。这不就是杀手阁特有的标志吗,看来他跟他推测的一样,夜枫是杀手阁的阁主,也就他有能力带走杀手阁的杀手,还不费吹灰之力。

    关键是他想知道,夜枫为什么会帮助沈耀。这其中又跟乐儿有什么关联。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帮助一个人,一定是乐儿答应了夜枫什么,不然他不会出手。

    林云笙将打量的目光转移到李安月的身上,李安月被看得浑身发毛。

    “你说的没错,救我的那人是叫做夜枫。”

    “他可有跟你说些什么。”

    沈耀想了想,之后夜枫在他耳边说的话。

    “他说这次要杀我的人就在刘毅和谢玉成两个人之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