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还有他要这些东西究竟有什么用。

    夜枫摇摇头,伸出一根手指。“我不想让自己的手上沾有一点我不喜欢的气味,我喜欢花香,可不是血腥味。”

    李安月就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有怪癖啊,自己要血还说不喜欢沾上血腥味。奇怪,奇怪。

    没办法,她只好忍痛将自己的食指划破将自己的血流进一个瓷瓶当中。再从梳妆盒里面的剪刀拿了出来。

    就在她要一刀剪下去的时候,夜枫拉住了她的手。

    “我知道你一支头发,你拿那么多头发干嘛。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样对待你的母后吗。”说着他就拿出一把小刀,轻轻在她的发尾划过,手出现了一支头发。再看李安月的头发,跟之前的样子没什么两样。

    她就齐了怪了,自己剪头发要管,自己剪多少他还是要管。嫌弃她头发剪得多就不要算了,还让她剪什么剪。还有上次他已经要过她的血了,这次他还是要了,夜枫要这些干什么用。

    夜枫将瓷瓶和头发放进了自己的袋子里。

    “说吧。”

    “沈耀现在正在别人追杀,至于追杀的人我不方便透露,只告诉你,也这次国考的人有关。沈耀和白竹就在乌柳巷。”

    说完他就不见了踪影,窗还在煽动着,说明他刚刚离开。她顾不得别的,赶紧跑到外面,让吉祥赶紧去找林云笙。这么晚了她是肯定出不了宫的,只能拜托吉祥去找林云笙。

    所以才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第一百五十章等候消息

    李安月的睡意没有了,她坐在寝宫里,皱着眉头。整个寝宫灯火通明,既然公主都没有睡觉,那他们这些做奴婢的又怎么能睡觉呢,宫里的宫女都打着哈欠,以往这个时候他们都应该是睡觉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睁着眼睛。

    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儿,出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只晓得吉祥拿着公主的令牌出了宫,听刚才公主说的话,她应该是去林太傅的府中了。

    其他什么就不知道了,就在他们刚准备熄灯,要睡觉时,公主突然从寝宫里冲出来。把他们吓了一大跳,把他们的瞌睡虫都吓跑了,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

    现在只能强打着精神守着,做了一天的事情,宫女们早就累得不行了,他们个个睡眼朦胧,时不时的将脑袋往下放,醒了看一眼然后急着打瞌睡。他们心里清楚,要想去睡觉,那怎么也得等到吉祥回来才行,不然就别想比公主先睡。

    李安月没空管宫女们的感受,她是完全没有睡意的,现在她满脑子想的就是沈耀的安危。吉祥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她通知林云笙没有,虽然说夜枫跟她说过,要去救沈耀,他说的话一般来说都会兑现。

    只是,他还是不太放心。万一他去迟了怎么办。

    李安月不敢想象那样的场景,沈耀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一点生气都没有。她知道自己前世的事情,可是前世的沈耀是被人屠村的时候杀死的。很多事情没有按照以前的原样发生,所以她也不知道未来会出现怎么样的情形。

    难道沈耀就这样死了吗,吉祥还没有回来,这也不能说明沈耀死了。说不定他被夜枫救了,亦或者他被赶去的林云笙救了也说不定。总之她得往好处想,沈耀有武功傍身,怎么样也应该能拖到人去救他的。

    林安月坐如针毡,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希望沈耀没有事情。不然她会过意不去的,原来让他到京城就是为了防止上一世的事情再次发生,觉得让他待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会安全很多,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她还是大意了。

    她身边的如意打着哈欠,她是李安月身边的贴身侍女,自然不能先去睡觉。她忍着睡意站在李安月的身后,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心里泛起嘀咕。

    公主什么都不跟我说,现在就这样坐着。这要坐到什么时候,那吉祥才出宫多久,什么时候回来都说不定,难道就这样一直等着。真是的,公主怎么想的,就不能明天再说嘛,什么事情这么重要,非得等着。

    如意心里虽然是这样想,嘴上却不敢说出来。她本来就不得李安月的宠,要是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怕是要降一个等级,李安月更加厌烦她。

    她只好站着不说话。

    李安月时不时的就往门口走去,将头望向外边。来来回回都走了好几趟,她也的确是心急如焚,吉祥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沈耀怎么样了,急死人了。

    门外吹来一阵冷风,把站在门口的宫女吹的打了个哆嗦,她们的瞌睡被这一阵冷风吹跑了一半。只能抱着自己的手臂,不断的戳着。这样大概会暖和一点吧。

    如意穿的比较少,风一吹,身上就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她哈了一口气,又拍了拍自己的脸。

    想了一下就往里边走了。

    她拿了一件披风给李安月披着,他们这些奴婢冻着倒没事,要是让公主给冻感冒了她们是要遭罪的。比自己冻感冒遭的罪还要厉害千倍百倍,他们冻感冒吃两副药就好,但是公主就不同了。她要是感冒了,太后和皇上还不扒了他们的皮。

    这事儿他们以前就体会过,所以没敢忘了那时候的痛楚,对待李安月也更加用心,比对待父母还要用心一百倍。

    尤其是李安月的贴身侍女,那遭的罪不是一般的严重。扣月俸是小事,重点还要挨板子。想想这么冷的冬天,躺在床上不能动,就连凳子都坐不了。管事的嬷嬷不可能让你舒舒服服的躺着,他们还是要起来干活的。

    要是花点钱还好,她会对你宽松点,要是没有钱,那她就是把你往死里整啊。

    李安月看了一眼如意,突然间觉得她还算是善良的,至少现在没对她起什么坏心思。这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说不定因为什么事情就变了呢。

    她也觉得让众人陪着她不太好,这屋子里早已经点起了炉火,所以没有外边的空气冷,她坐在里面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外边守夜的人就不同了,他们没有炉火,只能忍着。他们好像穿的衣服不是很厚,刚才她无意间瞟了一眼。

    李安月觉得这也不是办法,万一明天这寝宫里的人都感冒了该如何是好,不能因为自己让他们受苦不是。她虽然不是很仁慈的人,但最起码的道理还是懂的。

    “算了,你们都下去休息吧,这大半夜的冷感冒了就不好了。”

    她走到门口对着宫女摆摆手,看他们的脸,都开始泛白了。这就说明这外边是真的很冷,要是换做她,也坚持不了多久。还是放他们回去休息吧,自己一个人等着吉祥回来,反正她现在是睡不着的。

    宫女们不依,纷纷摇头。她们是怎么的不敢就这么去睡觉,公主今天晚上的事情,一定会被太后知道了。要是让太后知道,她们这些当奴婢的竟然丢下公主自己跑去睡觉,那还的了啊,不被打死才怪了。

    还有,就算公主给替她们解释,这也是没用的。太后照样会罚她们,她们可受不起这个罪,现在站在这里,冷是冷了点,总好过挨板子强吧。

    “算了,既然你们都不愿意去睡觉,那就陪着本宫等着吉祥吧。”

    李安月没办法,她们既然不听那就跟着候着吧。她无奈的转过身,朝里面走,刚走了半步,心里软了一下。她回转对着他们说道:“你们现在都去多穿点衣服,免得感冒了难受。”

    宫女们一喜,还以为公主生气了。结果她还不是心软还让她们多穿点衣服,其实在这个宫里,安月公主是整个后宫中最体谅奴婢的一个主子,她不会强迫别人去走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也不会无缘无故因为一点小事儿责骂她们,比那些掉了一根头发就毒打宫女的娘娘好得多,有些时候,她还会帮她们说话。

    以前她还有点小脾气,现在的公主就像长大了一样,学会体谅别人。

    宫女们没有一哄而散,而是默契的让一个人去拿衣服。李安月说完就回到了屋里,安静的坐在床上,发着呆,望着自己给孩子们准备的玩具。

    林府里。

    “你去跟吉祥说,沈耀已经没有事了,就受了点伤。”林云笙刚说完又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你就照实了说,别隐瞒。”

    林大抱拳。

    “公子,我有事情忘了说。吉祥说公主明日会出宫,她给收容所的孩子准备了很多玩具,还有”

    “还有什么。”林云笙最不喜欢有人说话吞吞吐吐,有什么话直接一口气说完就好,何必搞成这样,还等着下一句。

    “吉祥说,说,她主要是来看沈耀的。这是公主在整理玩具的时候说的。”林大的声音开始慢慢变小,他小心地打量自家公子的神情,如他所料,林云笙并没有什么多余的神情露给林大看。

    他就是这样,谁也猜不中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东西,也不跟别人说。

    林云笙摆摆手让林大退下。

    林大退出房间,吉祥还在着急的等候林云笙的消息,自己都出来这么久了。公主在宫里一定等着很着急,怎么办啊。

    林大加快了步伐,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前赶。他同样知道,公主很急着想知道沈耀现在怎么样了。不出意外他以后将会是公子最得力的帮手,在朝政上有很大的帮助。

    吉祥做不住,站起来在门口守着,林大回来先是去禀报林云笙,回来并没有跟吉祥说。

    “你可算来了,沈公子怎么样了。

    吉祥急了半天,终于看到远处走来的人影。;来人就是林大,他没什么表情,用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沈耀没死,你放心。”林大很不爽,公子着急沈耀情有可原,吉祥这小丫头片子跟着着什么急啊。难不成她也喜欢沈耀?对了,自己为什么要用也这个字。

    吉祥听到沈耀没死心里松了一口气,而后想了什么。他说的是没死,也就是说沈公子受伤咯?她的心又被林大的话提了起来。

    “沈公子受伤了?严重吗。”

    林大更不爽了,他自己为什么不爽原因自己也不知道。他没好气的回答道:“就是受了点小伤,急什么,怎么就不问问我有没有事。”吉祥还真就老老实实的问了一句。

    “你有事吗?”

    林大满头黑线,无语了。

    “没事。”

    吉祥突然加大语气朝他吼道:“没事还让我问,你有毛病啊。”

    林大蒙圈了,什么情况。小白兔发毛了,哎呀还是头一次见到。吉祥吼完他就往屋外跑去,走到门口,将一匹棕黑色的马解开,直接起了上去。

    “你去哪儿?”

    “回宫。”吉祥留下一句话就一溜烟跑没了踪影,林大挠挠头,他脑子最近是怎么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想明白,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吉祥走了,那肯定是回宫复命啊。难不成她还能去白府看沈耀嘛。

 第一百五十一章快马加鞭

    吉祥快马加鞭的往宫里赶,到了宫门口,有人拦下她。她是戴着帽子的,所以守卫并没有看清楚来人是谁。

    按照规矩,凡是进入皇宫的人都得出示令牌,不然就不得进入。吉祥出宫这件事李安月不想让人知道,所以给了她一个出宫的令牌。要是她露出正面目,要想进宫是没有守卫要拦着她的。

    吉祥经常跟李安月出宫,跟守卫宫门的人都混熟了。她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两只眼睛在外面,从腰间拿出令牌,守卫看了一眼吉祥,没认出她就是李安月的随身侍女。以为就是哪个宫里娘娘的侍女出宫办事。

    她们不想让人记住就蒙着面,这样的事情经常出现,守卫已经见过不怪了。只要他有令牌就可以,他们不管出宫以及进宫的人是谁。

    只要有这种令牌的人一般都是宫里的人,而且这人还跟皇上特别亲近。不然不可能拿到这种能随意初入宫的令牌,这种令牌后宫里拥有的人数不超过十个。

    邓云烟,邓贵妃有,华妃有当然这些人里面还要包括皇上最宠爱的妹妹安月公主。她也有一块,太后那里自然少不了。

    侍卫拿着令牌看了一眼,在夜光中,那令牌泛着青光。他们一看便知真假,于是侍卫打开宫门。吉祥加快速度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那马一个劲儿的往前冲,侍卫在她走后关上了宫门,继续站在哪里守着。

    吉祥将马放好,一路走到了李安月的寝宫。因为宫里面是不允许骑马,所以她不得不走着到寝宫。

    眼尖的宫女大老远的就看见赶回来的吉祥,赶紧进去给李安月报信。这下好了,终于等到吉祥姐姐了,她要再不回来,她们几个恐怕就得练就另一身本领,站着睡觉了。

    李安月突然起身,往外边走去。她穿过一道屏风,正好看到走进来的吉祥,她的身上沾有寒气。李安月碰到她外面穿的披风就觉得一阵寒意刺骨,吉祥连忙脱下披风。

    这回到宫里就是不一样,刚才骑马,她脸都快冻僵了。回到这里,她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暖意,身体回暖了不少。

    李安月摆摆手让她们都下去,如意站在哪里,不知道公主让她们下去是不是也包括她。思来想去,她还是自觉地往屋外走。没有听见公主喊她,就说明她也在退下的宫女之中。如意抱怨李安月偏心,她明明也可以为公主做事,为什么到头来,她还是一如既往地选择吉祥帮她。

    明明自己已经这么努力的做事了,怎么公主就是没看到吗。

    她很不满,心里对吉祥的恨意加深了,对李安月的不满同样如此。既然你都这样对待我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千万不要让我如意找到机会。如意关上门,独自走向自己的房间,吹灭了蜡烛。

    整个屋子就剩下里李安月和吉祥,她拉着吉祥坐下,询问她沈耀的事情。

    “表哥怎么样了。”

    吉祥喘了口气,理了理自己的思绪说道:“沈公子没事。

    李安月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回了位置上。接下她听了吉祥后面的这句话又激动的站了起来。

    “沈公子没有死,但是听林大说,他好像受了伤。”吉祥将林大跟她说的事情细枝末节都跟李安月说了清楚。李安月站起来,一边听吉祥说话,一边在屋里来回走动。

    吉祥有些担心,公主本来就挺在乎沈公子的,现在听说他受伤了,心里一定不好受。她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看着李安月,不知道她下一秒要干什么。

    李安月来回渡步,心里很担心沈耀,跟吉祥想的一样。她现在的确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很想出去看看,沈耀伤得怎么样。反正他没有生命危险,这是个值得庆幸的消息,人还活着一切都好说。

    “你就没有问清楚,表哥到底伤势严不严重?”

    吉祥低着头,小声的说道:“我急着给公主送信,心想着你一定等急了。就没有问清楚,要不吉祥再跑去问一趟?”

    她就是这样的性子,说哦风就是雨、刚说完,还没等李安月说话就站起身,准备往屋外走。李安月了解吉祥,要是她没有说话,这傻丫头一定就冲出去,问清楚了才会回来。她啊!老实得没话说,有时候就是这样,一根筋。

    “站着,站着。我又没说什么,你急什么。这么晚的天,就是你不睡觉,还不让别人睡觉啊。都来回跑了一趟,你不累,那马也累了吧。”

    李安月只有这样说吉祥才不会因为自己没问清楚而自责,她这个人吧,很多时候都会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下面的宫女做错了事情,她也是帮忙,能混过去就混,不能混的就自己扛,烂好人一枚。

    吉祥尴尬的挠挠头,好像说的也是哈。她都没觉得天都这么晚了,别人还要睡觉呢。她打了一个哈欠。

    “行了,下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宫,到时候再说吧。”李安月转头朝床铺走去,准备宽衣睡觉了,吉祥走过去帮她,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她说:“表哥他现在是在林府吗?”

    吉祥拿着李安月的外衣,挂在衣架子上面,想了想说:“我没有看见沈公子,林大说他被白老爷接回府里了。现在应该在白府。”

    李安月哦了一声,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吉祥帮她把被子弄好,走到桌前,将那一盏蜡烛吹灭,带着另一支蜡烛退出了房间。

    她关上门的一瞬间,吉祥感觉到有一股力量突然拉扯她。一个中心不稳她向前踉跄了一步,另一只脚着地。她小心地护着蜡烛,幸好没有摔倒。不然惊醒了刚躺下的公主,那她就别想睡了。

    吉祥拿起蜡烛往前一照,发现拉她的人是如意。她拍拍胸脯说道:“如意你吓死我了,怎么你就不出个声儿啊,差点害我摔倒。”

    如意面无表情的盯着她,问道:“吉祥你有没有真心把我当成是你的姐妹?”

    吉祥毫无以为,没有片刻思考,立即就回答说:“当然时真心的。”

    “那你将今天出宫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吉祥有些为难,她咬着嘴唇看着如意。这出宫的事情本就是个秘密,没有公主的允许她怎么可能将这件事告诉如意。她很为难,面对如意这张脸,她迟疑了。

    以前她们是多么的要好,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的姐妹之情有了裂隙,开始变得陌生起来。她能感觉得到如意有意的疏远,她一直以为公主对她的不重视都是自己在公主面前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

    可是她真的没有,她什么都没说。甚至她还特意问了公主,为什么疏远如意。公主没有说原因,只让她小心注意如意,他不知道公主为什么这么说。

    吉祥很想挽回她和如意的感情,她心里在想,是不是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如意,那么他们之间的隔阂就会从此化为乌有了。正当她要说的时候,想起了公主对她说的话,她让自己小心如意,这其中一定是有道理的。

    不然公主怎么会这样跟她说,还有她记起了之前她充当内奸,将公主的事情告诉太后。那太后这样是为了关心公主,这她可以理解。但是身为女婢,公主的贴身侍女,她怎么可以背叛公主,跟太后一起。

    吉祥开始迟疑,看着如意这张熟悉的脸庞,隐约觉得,这个如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如意了,她究竟变在哪儿,她也看不出来,就是一种直觉吧。

    她摇摇头并且向后退了一步。

    没有表情的如意变了脸,眼神中有一丝戾气。她朝着吉祥走了一步,把吉祥逼到了墙上。昏暗的灯光照射在如意狰狞的脸上。她有些害怕,一时间忘了动作,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如意,双腿产生的的抖动说明她现在很紧张。

    “记住你说的话,我如意以后没有你这个姐妹。你以前跟我说过什么,嗯不会对我隐瞒任何事情,可是现在呢,你变了,你变了。”

    “不是的,不是”吉祥急着跟如意解释。

    如意打断她的话,转身想黑暗中走去,留下一句话。

    “从此以后,恩断义绝。”

    吉祥很想追上去,奈何天色太暗,眨眼间就没了如意的身影。天上原本明亮的月亮不见了踪影,就连一颗星星都不曾看见,什么时候天都变了。

    其实吉祥很想说,不是自己变了,她还是原来的那个她。改变的是如意,是她变了,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她失落的拿着蜡烛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在姐妹面前,她选择了公主,不过她不后悔。

 第一百五十二章伤势严重

    第二天一大早李安月就起来了,如意跟往常一样服侍李安月洗漱。灵敏的李安月嗅到了一丝不对劲,今天的如意气场有点不对,很沉默,面无面无表情。

    不会在她身边停留,和吉祥擦肩而过,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而且吉祥好像也有点不对劲,她时不时的往如意身上瞟,难不成他们两个有什么事?

    李安月没再多想,今天她还要出宫,看看沈耀伤怎么样了。她知道沈耀自己就是大夫,可俗话说,医者不能自医,她担心宫外大夫能不能将他治好,还在考虑要不要带一个太医出宫呢。

    皇兄要是问起来,就把这个锅推给林云笙。他一定会帮自己圆了这个谎,她对自己就是这么自信。

    思索了半响,李安月还是决定要带一个太太医,她不是说不相信民间大夫的水准,只是想让自己放心罢了。临走时,她让吉祥去了趟太医院,把于大夫一起带上出宫。这次她也没有带如意去。

    如意没说什么,表现的很平淡。以往她还会有一种渴望跟她一起出去的眼神,现在没了。她做完自己的事情就下去了,并没有像往日那样跟着自己。

    李安月虽然感觉到了如意的不同,她没往深处想,沈耀在宫外受伤的事情还在她脑子里打转,她哪有心思去猜想如意是怎么了,等过了这件事她在好好问问吉祥,她今天同样不太对劲。

    她天才刚亮就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就等着吉祥吧于太医带过来跟他们一起走了。她在宫门口来回走,心里急。

    为了尽早的去到白府,她今天特意换了一身男装,为了方便。以往她出宫都是做马车,但是今天不行,她找了三匹马。是她的、吉祥的,以及于太医的。这是他们三个人的马,于太医是会骑马的,她知道。不然也不会帮他准备马匹,而是直接做马车了。

    她以前出宫的时候遇见过于太医,那时候他好像有急事的样子。骑着马就从她面前飞奔而去。当时她正在马车里面,刚掀开帘子一阵风就吹过来了。吓了她一大跳,在往外看就只能看见一个背影。

    李安月是不知道是谁的,还是林云笙告诉他,刚才骑马驶过的那个人是于太医。她对于太医并不熟悉,大概知道他和林云笙又匪浅的关系。

    听林云笙说,于太医在以前的时候家里穷,空有一身的本领无法施展。自己行医悬壶救世,免费给人看病。后来受到各个医馆的打压,他是斗不过医馆的,他们背后差不多是有后台的。

    没办法他只能回家,当起了庄家汗,一次偶然的机会,林大受伤被人追杀,逃到了于太医家里。于太医帮林大摆脱了杀手,幸而活了下来。于大夫用家里的草药治好了林大,而林大看好于太医的医术。

    也是为了报恩,就将他推荐给了林云笙。林家不缺大夫,林云笙听林大的讲述,就把于太医推荐到了宫里。他好像好没有在医院的眼线,有了这个于大夫,以后有什么事情,他会告诉自己一声。

    打着这个主意他推荐了于大夫,于大夫是个知恩的人,他是个有实力的。那太医院也不是说想进就能进去得了的,通过老太医的考核,于大夫正式荣升为于太医。这就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李安月也就听说而已。

    整个太医院最让她放心的大概就是于太医了吧,自己有什么头疼脑热的时候都是找他看的,自己也很放心。他是个明白人,不会像别的太医那样,为了利益或者威胁去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那于太医悠然一世至今尚未娶妻,现在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所以不存在有什么威胁的事情,因为他家里就他一个人。

    他不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做不该做的事情。

    李安月等了半响,吉祥才匆匆带着于太医赶来。于太医背着他那厚重的医药箱跟在吉祥的身后,她没有说宫外那人伤的证明样,是怎么伤的又伤到了那儿。问吉祥她也是摇头说不清楚,就直说受了伤。

    这就难坏了于太医,只好将太医院里面的药丸药粉都拿了一点。太医院里面的药少说有个上百种之多,拿一点很快就把他的药箱装满了。他拿着一个二十几斤的箱子自然是走不快,他老是不愿动,整体素质自然跟不上。

    李安月趁着皇兄、太后还没来找她,立马就跨上了马,向宫外跑去。她要是再晚一点怕就出不来啊,太后身边的嬷嬷在李安月离开后一刻钟就来了。她昨晚等了大半夜的事情被太后知道了,想要问她是怎么回事。

    加上她得知,皇上允许李安月出宫,这事儿先前没有跟太后商量。太后想的是让李安月这这个月就在宫里待着那都不允许去,一直等到祭祀结束了才准她出门。没想到这个时候皇上就允许她出宫了。

    嬷嬷刚到李安月的寝宫就被告知,公主已经走了有一刻钟的时间了,她去晚了。现在公主应该出了宫门往林太傅家赶。

    那嬷嬷只的恨了一眼说话的如意,带着一群人走了。

    如意不知道李安月要去哪里,只能说她去了太傅家,以前她不也是这样的吗,只要出宫肯定是去林太傅家。

    她望了一眼天,走进了屋里。

    李安月赶到白府的时候被拦截了,她说明了来意。那家仆疑惑的看了来者三人,让他们在门外等候着,他进去通报。过了一会儿,出来迎接她们的不是刚才进去的那个家仆,而是一声白衣的林云笙。

    他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李安月,还有她带来的于太医。

    没想到乐儿这么在乎沈耀,居然让于太医跟着出了宫。他心里不是滋味,也不敢表露太多自己内心的活动。

    他侧着身子让他们进来。

    李安月草草看了一眼林云笙,然后急忙往里面跑,她推开挡着他的林云笙带着吉祥往里面赶,嘴上催促着后面的于太医快点。

    于太医向林云笙点了点头,本着大夫的职责病人最大,他没有跟林云笙寒暄,跟着李安月往里走。林大后退了一步,让出一条道,他眼神瞟着自家公子,他一定不好受吧。公主这时这样对待过公主啊。

    今天这么一大清早的就到了白府,还特意带了宫中的太医给沈耀救治。现在居然推开公主,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他,现在的待遇怎么跟以前差了这么多。

    林云笙没有什么表情,依旧跟往常一样,高冷的转过身往里走。他又什么难过的,乐儿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如今离他想象的样子不就更近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有点郁闷之气,堵在自己的胸口久久不能消散,尤其刚才乐儿推开自己的那一刹那,连多看自己一眼的心思都没有。可见她是一门心思的扑向了受伤的沈耀,她当真就那么重视他吗。

    如今他是知道,自己怕是伤透了乐儿的,不把心思放在自己这儿也好,也好。

    李安月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难闻的药味儿,非常的浓郁,她不禁皱起绣眉。于太医倒是无所谓,他在太医院天天闻到的就是这中药味,早就闻习惯了。

    他走到沈耀的面前,他是闭着眼睛的,脸上没有一丝血气。听到屋里的动静,他费力的睁开了眼睛,不知何时屋子里站满了人。

    他虚弱的开口说道:“乐儿怎么来了。”就这么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