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林云笙轻咳了一声,背着手走进了屋子里面,顿时原本欢声笑语的两个人马上安静了下来。

    李安乐是不敢在林云笙面前这样肆无忌惮地大笑,因为这样会被他责备。沈耀是知道林云笙对自己抱有敌意,他正想看看林云笙会做出点什么事情。

    沈耀早就察觉到林云笙对李安乐有意思,虽然他一直以姑父的身份自居,但是他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一个人的喜爱在眼睛里是没有办法掩饰的,而林云笙看着李安乐的眼睛里,沈耀有看到爱意。

    而林云笙对他的敌意,大概是因为觉得他抢走了属于他的东西。

    沈耀不是一个喜欢争强好胜的人,但是,林云笙对他的第一眼敌意,让他有点兴致和他玩一把。

    大概是因为原本的沈耀是一个猎户,所以耳朵特别地敏锐,在林云笙来到窗边的时候,沈耀早就发现了,他只是看破不点破,反正事情变得越有趣越好。

    林云笙用他低沉的嗓音问了一句:“乐儿,你怎么来了?”

    这句话看似没有意义,现在李安乐就在林云笙的眼前,他还要问一句“你怎么来了”,一是反问李安乐在来的第一时间怎么没有去拜见他,二是对李安乐有点责备的意思,他是主,沈耀是客,于情于理,去到他的府上,李安乐见的第一个人应该是他,而不是独自一个人去找“客”。

    跟林云笙相处了多年的李安乐当然也听出了他里面的意思,但是她也不想示弱,直接回答:“因为想起了一些事要和沈耀商量,所以就先一步找到他了,您不会怪乐儿的吧,姑父?”

    李安乐的这招以退为进,她知道林云笙没有办法和她计较下去的。

    李安乐看了眼沈耀,他的眼里满是赞许。

    沈耀不知道,李安乐居然也有这样俏皮可爱的模样,她的一句话真的把林云笙咽住了。

    之前李安乐觉得和林云笙单独相处十分地难熬,但是如果加上了沈耀,她觉得自己可以直接地面对林云笙,因为这时候的他会变得有点儿急躁,大概这是李安乐唯一可以抓住的弱点。

    林云笙把李安乐和沈耀两人的眼神交流看在了眼里,忽然,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多余的局外人。

    在李安乐小的时候,她经常把喜欢挂在嘴边,但是林云笙为了避嫌都会告诉她不能这样说,那小丫头更加起劲了,直接说以后要嫁给他。

    虽然这些都是李安乐年少无知的时候说出的话语,林云笙也一直把这话当做是小孩子的天真无知,但是现在,林云笙突然想把这句话拿出来问一下李安乐,是否还能当真。

    “姑父当然不会怪乐儿。”

    林云笙最后还是只说出了这句话,他自己也开始搞不清楚,他是怎么对待乐儿的感情,在沈耀出现以前,林云笙总是故意想和李安乐保持距离,但是在沈耀出现以后,林云笙又开始担心她和沈耀走得太过于近。

    他开始迷茫了。

    “走吧,王大娘做了点点心,我们去尝尝。”林云笙溺宠地想要抚摸一下李安乐的头顶,不过像是想起了什么,举到半空中的手又停住了,僵直地把手重新垂落在腿变。

    现在乐儿大了,摸头这种事情看起来会更加奇怪,虽说是姑父,但是到底算下去也相差不到十岁的年龄,之前他就是担心别人有闲言碎语,他才不让乐儿过多的接近,又因为女人容易说是非,在听到几个侍婢说闲话之后,林云笙直接换下了所有的女人,都只用男人当仆,最起码他们没有那么喜欢说闲话。

    听到有吃的,李安乐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笑着和沈耀说:“王大娘的手艺很好的,特别是她做的红豆糕,又香又糯!”

    “是吗!”沈耀温和地回应,不过令他在意的是,李安乐居然拉起了他的手。

    那手掌柔弱无骨,而且软绵绵的。

    沈耀不是没有摸过女孩子的手,但是李安乐的手却让他心思一动,或许是因为原本这个身体的沈耀有和李安乐拉过手,但是现在他们的感觉不觉得突兀,相反,因为沈耀布满老茧的手掌和李安乐不经劳活的手掌形成鲜明的对比,所以沈耀更觉得李安乐的手掌好握。

    李安乐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拉起了沈耀的手,因为在他昏迷的那段时间里,李安乐有时会拉着他的手和他说话,只想快点让他醒来,没想到才几天,已经无形之中成为了习惯,当然,这些她都只是当做兄妹之情。

    起初,李安乐还没发现不妥,胆子在感觉到林云笙炙热的目光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居然牵起了沈耀的手。

    在古代,除非是兄弟姐妹等有血缘关系的人才会有这样亲密的举动,如果只是一个陌生的男子,说明着男子是哪位牵手的姑娘的意中人。

    李安乐慌乱地松开了沈耀的手她可不知道这些被林云笙看在眼里,他会想成什么样子。

    “快去吧。”李安乐催促着身后的两人,自己先一步出去了,现在三个人的相处,她觉得尴尬无比,当然,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只好不了了之,自己先撤退了。

    沈耀带着微微的笑意,跟在了李安乐的后面出了屋子,留在最后的林云笙幽幽地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沈耀,乐儿的表哥。”沈耀继续这个回答,然而他知道的也只有这些。

    就算是眼前的林云笙,他也只知道他是乐儿的姑父,姓林罢了,沈耀还想有人清楚地告诉他关于眼前的所有事所有人的事情呢但是这些,李安乐上次只是匆匆和他说了几句,其他他一无所知。

    林云笙阴沉着脸,沈耀的话他只当做是对他的挑衅罢了,他目光锐利地看向沈耀,警告着说:“离她远点,她不是你能高攀的。”

    听到这句话,沈耀笑了,第一次有人在他的面前说高攀这个词,他温和地笑着说:“以后的事,谁知道呢,你说对吧,姑父?”

    沈耀脸上的笑意变得阴冷,当然他没有什么坏心肠,但是看着林云笙这么拽的样子,他忍不住想要作弄一下他。

    林云笙对李安乐的感情他完完全全都看在了眼里,但是林云笙那种态度,沈耀他看不过眼,这样可以称上傲娇的属性,沈耀自认可以虐他一百遍。

    果然,听到了沈耀的回答,林云笙平静的额边青筋暴露,但是他的脸色却没有什么变化。

    沈耀清楚,这是在掩饰自己的情感,他也不多说,照着李安乐刚才出去的路跟了上去。

    林云笙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危机。第一次调查沈耀的时候,所有探子的汇报都是他是一个村野猎户,没有什么文化水平。

    但是在看到他真人以后,林云笙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林云笙一向看人很准,他第一时间都会看人的眼睛,即使人在说谎,但是他的眼睛并不能配合,眼睛才是人情感最真实的表现之处,所以,在看到沈耀双眼的那时候开始,林云笙就知道这不是一个无才的村野猎户,他的那双眼睛,深邃而锐利。

    即使是一个没有才华的人,那双眼睛也能证明他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更何况林云笙安排监视沈耀的人汇报说,沈耀一整晚居然都是在看书,大字不识半个的人能津津有味地看一晚书,别说林云笙不相信,就算三岁的小孩也不会相信。

    林云笙开始怀疑,眼前的这个并不是原来的沈耀,因为他的一举一动和之前调查回来的消息完全不同,着也是林云笙把沈耀接到家里的原因之一,他要近距离地观察这个人,如果对李安乐不利,他会直接把他铲除掉!

 第四十五章求签

    沈耀和林云笙两人到了客厅以后,他们才知道李安乐那他们来的这段路上已经吃了五块的糕点,虽然身为公主她的食相优雅,但是食量一点都不优雅。

    吉祥如意两人在李安乐的身边伺候着,吉祥看见李安乐已经连续吃下了两块桂花糕,应该口渴了,她提起茶壶给李安乐沏了一杯茶,双手送到了她的面前,说:“公……”

    李安乐轻咳了一声,指了指桌上的芋头糕,打住了吉祥的话说:“我还要吃那个。”

    站立在旁边的如意马上领悟,用筷子经由小碟把糕点送到李安乐的盘子中,恭敬地说:“小姐请慢用。”

    李安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刚刚她已经交代过府里上上下下的人,在沈耀面前不要称她为公主,现在她好不想暴露身份。

    而且在沈耀的面前她口口声声说他们是表兄妹关系,如果她的身份败露了,那么沈耀的身份就难以解释了,现在还不是时机,所以她现在不能让沈耀知道她是公主的身份。

    迷迷糊糊的吉祥总算是想起了这件事,她学着如意的吻,恭敬地说:“小姐,请喝茶。”

    这下李安乐满意了。

    看见一切的林云笙挑挑眉,他不知道李安乐的用意在哪里,在桃花村的时候他就知道李安乐有意在隐藏自己的身份。

    林云笙和沈耀都各自找了位置坐了下来,但是两个人都没有动,只是看着李安乐在吃,不一会,李安乐就感觉到了别扭。

    林云笙不喜欢吃甜食,她是知道的,平时他也只会在旁边看着她吃,现在看着她吃的人多了一个——沈耀。

    吉祥如意也觉得奇怪,之前来林府的时候,就算有客人,林太傅也不会让他们和公主见面,但是眼前的这位沈公子,不仅公主不然暴露她的身份,还让他和一国之师还有晋国长公主同台而坐,这样的架势,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了

    比较机灵的如意悄悄地打量了一下沈耀,虽然他穿着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只是穿着朴素的衣服,但是他的眉眼之间可以看出器宇不凡,和晋国公认的美男子林云笙同台而坐,他的样貌也不逊色,相比于林云笙,他给人的感觉更加温和。

    如意看着看着,不觉有点脸红,如果这人和公主太傅交好,那么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如果让他看上了,以后的生活也不用愁了,如意从此对沈耀多留了一个心眼。

    气氛依旧尴尬,两个人,两双眼睛就这样直直地盯着李安乐看,她再好的汶口顿时也没有了。

    问道:“你们不吃吗?”

    因为知道林云笙不喜欢吃,所以李安乐这句话是向着沈耀说的,在一边的林云笙却认为是李安乐忽视了他,眼神变得更加深不可测。

    “吃。”沈耀笑着拿起了一块红豆糕送进了嘴里,果然味道很好,像他这样不喜欢吃甜食的人也忍不住多吃了一块。

    林云笙在他们两说话间独自也拿起了一块,但是吃到嘴里他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味道,他怀疑自己的味觉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王大娘的手艺一向是极好的,但是今天他却尝不出甜味,反而得有点涩味。

    撤下点心以后,林云笙看午时已过,向李安乐说道:“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李安乐看了一下天,出来了大半天,是时候回去了,便向林云笙点点头。

    每次李安乐过来玩的时候,林云笙总是能安排好所有的一切,到时候要走,直接上了马车就能回宫。

    但是想到今天还有很多的事没有商量,李安乐心里有点郁闷。

    平时来到这里,不管有事没事,林云笙都会放任她自己去玩,反正他的官邸李安乐比他还清楚,府上又有许多的侍卫,十分安全,所以林云笙从来也没担心过。

    但是今天他就像她的影子一样跟在她的身边,因为和沈耀说的话涉及到他是穿越来的,李安乐又不能明说,所以只好一再搁置,没有想到拖了半天,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李安乐今天计划是告诉沈耀今年再林云笙的府中好好学习,下一年参加国试,这些虽然在林云笙面前不是完全不能说,但是他是一个多心的人,如果知道她想要沈耀参加国试,他肯定会追问其中缘由,所以李安乐打算这些都不让林云笙知道。

    不过她现在放心了,以沈耀的才学,她觉得只要好好看书,中个探花榜眼应该不成问题,而状元因为要金殿对策,李安乐觉得他这个现代人可能就有点悬了。

    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李安乐在随从的护送之下上了马车,临走之前她和沈耀约定,过些日子还会过来和他谈一些事情,沈耀自然没有话说,林云笙再不爽也无可奈何。

    他发现他之前做的决定是错的,不应该把沈耀接过来,现在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样子,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不习惯现在的自己,以前的他总是能沉稳地面对所有的事情,即使是在皇上刚登基的时候,国家虚弱,人才不足,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烦躁过。

    他想,应该去见一下老朋友了。

    他独自一人跳上了马背,向那个老地方快马加鞭跑去。

    等林云笙来到的时候,慧觉大师已经泡好了茶在等候着他。

    慧觉大师有些道行,占卜算命十分地准,而且对世事又有七八分的嫁接,所以他既是林云笙的良师又是他的益友,每当林云笙有难以解决的事情,只要和慧觉大师聊上一会,他就能豁然开朗。

    慧觉大师也喜欢和林云笙聊天,因为他的悟性很高,又有佛缘。

    大师已经在树下摆好了茶具,眼前的两杯茶,都是刚刚沏好的。林云笙看了眼今天泡的茶,着茶叶最起码要半个时辰才能透出茶香,看来,慧觉大师今天又算到了他会来。

    之前林云笙问过慧觉大师,他为什么总是能预料到他会来,那时候大师只是笑笑说:“一切自有天意,因为你我有缘,所以在你迷茫的时候我可以为你点拨一下,但是天机不可泄露。”

    听到大师这样说,林云笙没有再深究下去。

    慧觉大师是全国最有名的得道高僧,但是甚少见人,现在能和他喝茶论道已经很难得,所以林云笙不会要得出个所以然来。

    “大师怎知我这时候会来?”林云笙端起鸽蛋似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茶清而齿间留香。

    “算了一卦便知道了。”慧觉大师喝了一口茶。

    答案在林云笙的意料之中,慧觉大师的卦向来很准。

    “那大师可知我今天为了什么事?”林云笙故作试探。

    慧觉大师一直以来就像是一个仙人,对万事万物都了然指掌,但是林云笙就是喜欢问这样的客套话,而且他也知道,慧觉大师不会把事都说完,因为他总说天机不可泄露。

    “不知。”大师认真回答。他只是有预感林云笙今天回来,如果他连什么事都能知道清楚的话,那她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凡人了。

    “我想问一下关于之前的那个梦。”林云笙还是很在意那个梦,虽然说,在那几天之后,他已经没有梦到了那个场景,但是那梦中的片段在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更何况,那时候慧觉大师说因为怨念,所以那墓碑的主人才不愿意让他看见名字。

    他自问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所以他想不通谁会对他有怨念。

    虽然他一再追问,但是慧觉大师还是什么也没有透露。

    不是大师不想说,只是他的道行也不够,不能知道更多的事情,即使知道了,也是不能说的,因为这是天意,万事万物之中都有着天意,凡人即使知道了,也无法改变。

    “你还想问什么?”慧觉大师知道林云笙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还不如让他直接把事都说清楚了,好消除他的疑虑。

    “为什么要怨恨我?”这是林云笙想问的,其实他更想知道的是那个墓碑的主人是谁,但是他知道慧觉大师是不会说的。

    “种因得果,不可多说。”大师手掌合十,算是对这件事的了结。

    林云笙回味着大师的话,这样说下来,就是他真的做了什么让那个墓碑主人怨恨的事情,不然她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还侵入他的梦中。

    “这些你已经不必在意了,只要时机到了,一切谜团都会解开,施主你还是放宽心吧。”

    林云笙微微颔首。

    “大师,我还想问……”林云笙想知道自己最近的内心为什么烦躁不安。

    “那是因为你的内心一边在抗拒,一边想要接受,所以你才这样矛盾烦心,只要你敢直面自己的情感,这些烦恼自然都不存在了。”

    慧觉大师先林云笙一步把话说了出来。

    即使慧觉大师没有占卜,他也能知道林云笙的烦恼,其实在他以前的聊天当中,大师一早就发觉了,只是那时候的林云笙自己还浑然不知。

    林云笙思考着大师的话,一时间觉得自己被到了心坎上了。

 第四十六章思考

    林云笙和慧觉大师聊了一下就回去了,期间他思考了很多,对于自己那种难受的感觉的答案呼之欲出,但是他不敢多想。

    他是一国之师,他要做的是辅助皇室,而且,他那里还有个他爷爷流下来的祖训,这些事,他都不能无视。

    既然如此,他打算好以后还是要和李安乐保持距离,不能让自己越陷越深。

    林云笙的马嘶叫起来,他夹了一下马腹,向着日落的地方跑去。

    回到宫后的李安乐,扑在,抱紧了枕头闭上了眼睛。

    刚刚在林府的时候,她看见林云笙的目光,满满都是疑惑,她知道自己和沈耀是亲近过了头,但是她也不是有意要这样说,前一世的沈耀都是因为救他才死,这辈子的沈耀,也是因为要救她才掉下了悬崖。

    李安乐对他的救命之情感激不尽,无意中对他多有关心,但是,这些可能在林云笙的眼里就变了味。

    不过这或许是更好的结果,趁着这个机会,李安乐想着慢慢地忘记林云笙。

    “公主!”吉祥迈着小碎步快速地来到了李安乐的面前。

    李安乐皱了皱眉头,微微歉身坐了起来。她看见吉祥慌慌张张的样子,手里还拿着一张纸。

    “公主,在您的梳妆台上面压着着一张纸。”

    上面空白一片,但是吉祥觉得很奇怪,还是拿给李安乐瞧瞧。

    吉祥把纸递给了李安乐,她从小就入宫侍奉,不认识字也看不懂写的是什么,所以即使是有字也看不懂。

    但是吉祥知道这肯定不是普通人写的,宫里的奴才也不可能,谁敢在主子的屋子里东西乱放!除非是想死!

    李安乐接过来一看,虽然第一眼没有字,但是慢慢地墨水展露了出来。

    第一句称呼是“姐姐”,她就知道是金灵儿写的,在这里也只有金灵儿会这样称呼她。

    今天这丫头一早就说要去看一下自己的法力为何失去了,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没想到这次干脆只留下了一张纸。

    李安乐读了一下,金灵儿说的大概就是她从其他地方得知天上出现了点问题,导致在凡间的神仙都用不了法力了,而且天庭在召她回去,她不得不走,请李安乐自己多保重,因为不知道何事才能下来。

    末尾,金灵儿再告诫了李安乐几句。

    一是不要在和林云笙有过多的纠缠,免得重蹈覆辙。

    二是小心身边的女人。

    三是帮助沈耀认祖归宗。

    李安乐细细地看着这几句话,心中隐隐作痛。

    刹那间,纸张着起了火,吉祥如意惊呼起来,而李安乐还毫无感觉,直到吉祥冒险打落李安乐手中燃烧起的纸张,她才发觉了。

    那纸燃烧着落地,但是却像消失了一般,连灰都没有留下。

    “公主,您没事吧?”如意连忙向前察看。

    李安乐摇摇头,说“不打紧的。”顿了一下,她又继续说“刚才的事,谁都不准说出去!”

    吉祥如意两人面面相觑,恭敬地点头。

    刚才的事怪异得很,虽然她们不知道那张纸上面写了什么,但是她们俩是负责公主的生活起居,纸又是经她们的手交给公主的,幸好公主没事,不然她们都要人头落地了。

    而且事情蹊跷,说出去没人会相信,说不定惹了皇上注意,彻查下去。她们还会惹一身的麻烦。

    因此,往后的日子里,她们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关于这件事的半句话。

    现在金灵儿不在身边,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也不能确定,接下的应该怎么走,李安乐还真是没有个主意。

    既然灵儿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李安乐打从心底里决定要忽略对林云笙的感受。虽然现在的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十分疼爱她,但是李安乐不能确定的是,他的这份疼爱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

    那一幕仍然历历在目,李安乐不知道的是,到底那一件事,是林云笙蓄谋已久还是说是他的临时起意。

    如果是蓄谋已久,她真的要当心了。

    但是让她想不通的是,那天她突然出现在他的的时候,他的那种悲伤的神情李安乐决得不是假的,如果真的是有心要利用她,那为什么不直接顺水推舟要和她成亲,那么以后不是更方便下手吗?李安乐想不通。

    或许是因为林云笙的意图不在这里。李安乐想了很多方面,也没有得出一个所以然来。

    窗外乌云密布,不一会便落下了倾盘大雨,李安乐看着窗外的雨景,考虑着要先帮姑姑一家平反。

    现在金灵儿不在她的身边,她办起事来也很难,但是她不怕这些,她连死都经历过了,没有什么是值得她害怕的。

    明天一早她打算就去找她的皇兄李昊泽,跟他打探一下以前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她还希望能到宫外去找一些当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这样一步步走下去,才有可能真相大白。

    雨未停,李安乐听了的雨声,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她才隐约感觉到没有了雨声,迷糊睡了过去,直到日上三竿她才朦松着眼睛醒来。

    草草的吃完早饭,李安乐便想玩李昊泽那赶去,但是没有想到她母后身边的大太监过来请她,太后一直都有初一十五去国寺烧香的习惯,上阵子她知道李安乐经常做噩梦,所以打算厨艺的时候带她去慧觉大师那里烧一下香,问一下平安,不过那时候正遇上李安乐谁要潜心修学,所以一直搁置到现在。

    今天是初一的日子,太后想了起来,命身边的随身太监去请她一起去,加上快要到大祭的日子,太后想着直接在国庙里吃三天斋再走。

    虽然这些都大乱了李安乐的计划,不过她正想和慧觉大师谈谈。

    她想要从慧觉大师的口中证实一点东西,一直以来,她对自己的记忆都没有真实感,不过,她更想知道的是,她这样地重生,到底除了报仇还有什么是她应该做的,她知道这些都能在慧觉大师那得到答案。

    因为是要去拜佛,所以李安乐特意让吉祥给她找了件素色的衣服换上,头上的珠钗她也不想戴得招摇,选了支荷花并蒂的银簪别再头上。

    一身舒雅大方,看上去并不像是国家的长公主,倒像是大户人家不出闺门的小姐。

    李安乐的母后打扮的比平时素净了许多,但是毕竟还是一国之后,打扮得还是珠光宝气,两人乘着轿辇还有一大群的侍婢太监跟在身后,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向普安寺出发。

    因为之前已经派人去预知过,所以普安寺的乙肝人等已经在门外恭候。不过慧觉大师是从来不会去迎接的。因为在他看来,即使是一国之君李昊泽来拜佛,那他也只是一个佛徒,并不应该要众人前去迎接,佛前人人平等,并没有人高贵一点。

    但是寺庙里面的其他人可不想得罪贵客,毕竟是国家的重要人物,他们不敢怠慢。

    太后知道慧觉大师的脾性,也不会怪罪,因为她觉得慧觉大师的想法是正确的,况且像大师那样料事如神的人,他们才是不敢怠慢的。

    李安乐看着寺庙中的景色,虽然才来过不久,但是她还是觉得很新鲜,往常也只不过是烧一下香就走了,这次还要住上几天。普通人会觉得寺庙中没有什么好的饭菜可吃,也没有什么可以消遣的事,但是李安乐不这样认为,她觉得每次到了普安寺中,她都能感觉到心灵的安定,对于她来说,她还是挺喜欢来这里的。

    只不过母后的祭祀向来繁重,规矩又多,还要在佛前亲自念上好几个时辰的经文,李安乐早就耐不住性子了,偷偷跑了出去。

    因为是太后公主到来,所以普安寺会封闭一个中院接待她们,让他们不受打扰。

    虽然说普安寺是国寺,还是会有一些附近的信徒来参拜,原本庙里的人打算每当皇家来人参拜的时候就封闭整座庙,但是慧觉大师不肯,他们只好退而求其次,封闭了半座。

    慧觉大师虽然是得到高僧,但是他不是庙里的主持,因为他不喜那些繁文缛节,干脆把庙里的大小事都交给了别人,自己好落得清闲。

    不过为了公主太后的安全,院子里的各个门都有侍卫在把守,别人别说是靠近,就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所以李安乐纳闷了,这只苍蝇是怎么样飞进来的?

    “嘿,我的小美人!”一身妖娆的红色衣裳在李安乐的眼前晃动,她认得出这个人,但是她只想无视他。

 第四十七章无视

    上次他的服装还算正常,今天他是直接半开了胸膛,红色的纱网衣服轻飘飘的,整个人看起来比之前更加放荡。

    李安乐没有多看一眼,自己直接从旁边绕了过去。

    这人在她的身边就像阴魂不散的样子,而且总是等着只要她一个人的时候出现。

    刚刚因为有事,李安乐支开了吉祥和如意,一个人要去庙中的佛堂中找她的母后,没想到在半路上就遇到了这个人。

    上次,她已经觉得这个人莫名其妙,而且上次和他的谈话中还让自己差点失去了理智,现在想起来,李安乐还是有点后怕。

    夜枫不依不饶,依旧跟在李安乐的身后。

    他是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如果打扮起来可能比女人还要妖媚,此时他的嘴角扬起一个邪魅的角度,像是讥讽又像是讥笑,“小美人,为何你像没有看到我一样?”

    李安乐依旧没有理睬他,完全就当他是一个透明的。李安乐知道这种人,你越是搭理他,他越来劲,现在路上没人,李安乐可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她可不想冒险,直接忽略掉这个人的存在。

    李安乐加快了脚步,只要快点到了母后的地方,那里有大量的侍卫在把守,那她就可以摆脱这个烦人的家伙。

    夜枫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忽视过,心中顿起一阵不满,一个翻身直接挡在了李安乐的面前,满脸不悦地质问:“你没有听见我说话吗!”

    李安乐心中冷哼一声,这人还挺自恋的。

    “这位公子,我敢时间,你可否让路?”李安乐尽量说得委婉,不然她现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