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李安乐心中冷哼一声,这人还挺自恋的。

    “这位公子,我敢时间,你可否让路?”李安乐尽量说得委婉,不然她现在可是想让他赶快滚开。

    她讨厌轻佻的男子,例如眼前的这一个,而且他之前还说过他和宫里皇上妃子还有瓜葛,之前因为金灵儿的事而忘记了,李安乐还打算到时候去查一下,她可不能让那些祸害留在她兄长的身边。

    夜枫笑意满满,“公主您言重了,你要路过我怎会不让?”

    虽然他这样说着,但是他依旧挡在了李安乐的面前。

    李安乐现在有点后悔,早知道当初看应该学一点武功,然后把眼前的这个烦人的家伙打倒。

    “你到底想怎么样!”李安乐顾不上公主的礼仪,她不想和夜枫纠缠下去,这个人不是个普通人,他身上的杀气她一直都能感觉到。

    现在手无寸铁的她,如果那男人出手,她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但是她也不想现在和他磨磨蹭蹭。

    夜枫嫣然一笑,说:“公主不必生气,夜某只是许久未见公主,甚是挂念,所以前来一聚。”

    李安乐无语,她和他根本就是不认识的,说得像是故人见面一般。

    “我还有急事,改天再说吧。”李安乐推脱,她不想现在和夜枫起正面冲突,那么只会让她吃亏而已。

    “难道公主不想知道沈耀一家是因为何事而被灭族的吗——”夜枫故意拖长了尾音。

    李安乐狐疑地看向他。

    她在查沈耀的事情可是连林云笙都没有发现的,眼前的这个人又怎么会知道的,而且因为手上没有可以调动的人,所以调查沈耀的事情只是起过一个头,并没有深究下去,这样想来,应该没有人会发现才对!

    他又是怎么会知道的?

    李安乐的表情在夜枫的意料之中,虽然说李安乐对他没有兴趣,但是他对她的兴趣可是很浓的,毕竟这么小的年纪又是养尊处优的公主,居然就有了心魔,他倒是想看看她的病严重到什么程度。

    李安乐沉默不语,她是想知道,但是她也还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她不知道夜枫是从哪里知道她想要调查沈耀的身世,但是凭感觉她知道这个人惹不起。

    知道说中了李安乐的软肋,夜枫信心满满,继续说:“公主,这些我都可以帮助你。”

    当然这些帮助不是免费的,只是夜枫还没有想到要什么回报。

    他是杀手阁的阁主,天下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因为任务的需要,可以说天底下都有他安排的眼线,之前无意之中他听见了皇宫里的眼线说起,李安乐在问她姑姑的事情,虽然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但是作为杀手的敏感,夜枫已经察觉到所有的事情。

    再加上他手上的资源,他把事情查了个五六分,如果他动用能力,全部水落石出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他是一个耐不住性子的人,在查出个端倪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找李安乐,现在他手上的秘密,他相信能让李安乐成为他的仆人。

    李安乐冷看了他一眼。

    她相信夜枫真的有她想要得到的消息,但是她也知道,这些消息早先帝在位的时候就已经全部被封锁了起来,那时候知情的人死的死,逃的逃,要去打探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如果能有点提示,说不定还真比较容易解决。

    但是知道这些事的人又怎么会是一个普通人,而且夜枫出现得蹊跷,李安乐不想因为这件事而摊上他,这样以后只会后患无穷。

    这趟浑水,她不想参和。

    “谢谢公子的美意,我不知道公子在说什么事情。”李安乐侧身离开,完全没有打探的意思。

    相比于从别人口里得知消息然后要欠下别人的一个人情,李安乐更愿意自己去查,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因为这个人情而要丧命呢?

    李安乐的回答出乎夜枫的意料之外,他还以为李安乐听到以后一定会细细追问事情的经过,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冷淡,他还是有点小看了她。

    “公主真的不想知道吗?”夜枫的声音变得邪魅。

    “本公主还要去和母后用膳,失陪了。”李安乐头也不回,快步地向前走去。

    现在摆脱掉这个人才是重点,谁能知道他以后会做出点什么事!

    夜枫气得咬牙,他原本好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李安乐居然对这件是兴致不高。

    “郊外十里村里面有个叫郑伯的人,他以前是服侍过君华公主一家的人。”夜枫幽幽地说出了这句话。

    李安乐的脚步顿了一下,心里反复地念着夜枫刚才说出的这句话。

    虽然不知道他说得真不真,但是目前凭她的力量她还真是一点事情也查不出来,既然有人把消息送上门,李安乐觉得还是能去查一查。

    但是是不是陷阱就不知道了,她还是要确保安全,现在防人之心不可无。

    不过这是的李安乐想起了金灵儿留下的那句话——小心身边的女人,现在眼前的这个人算是女人吗?李安乐也不确定,毕竟他的打扮和一个女人没有区别。

    李安乐之前也想到是记性如意她们,吉祥就不用担心,毕竟之前她还拼死保护了她,现在侍候的事李安乐都交给了吉祥,虽然说如意可能不是现在被人收买,但是她可不能确定现在的如意还是不是属于她那边的人。

    夜枫知道,李安乐已经把他的话听了进去,他的目的便达到了。

    他说的话不假,消息也是真的,只是如果要调查下去,可能会有点麻烦,而这样隐秘的事情,夜枫知道李安乐也不会放心叫别人去查,那时候可能会亲自前去,那时候他的计划才能实施。

    看着李安乐越走越远的背影,夜枫没有去追的意思,今天的调戏只是一个开头,以后还会有再相遇的时候。

    渐渐的,他的红衣消失在黑夜之中。

    这个美人,总有一天他会得到。

    他的笑声也被淹没在黑夜当中。

    等李安乐气喘吁吁地来到了母后那的时候,她才敢放松紧绷的身体。

    刚才和夜枫的相遇她一刻也不敢多呆,在她的感觉里,她觉得那个人深不可测,而且又表现得疯疯癫癫的,她只当自己是遇上了一个疯子。

    那么疯子的话可以信吗?李安乐却相信了,如果不是有把握,她觉得以那种骄傲的人是不会说出没有道理的话,但是要查,她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她查沈耀的事情这样低调,还是能让别人发现,那么难保以后她的皇兄还有林云笙不会差到,那时候事情想掩盖也掩盖不住了。

    她必须是要想个办法亲自去调查一番。

    思考间,太后已经念完了最后一段的经文,她看见在房中等候自己的李安乐,满头大汗,心中有点不解,再看看她身边,居然连一个随从的人都没有,怒气马上就表露在了脸上。

    “乐儿,你身边的侍婢呢?”太后的眉头扭在了一起。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使唤的人事小,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事大。

    “母后不要生气,只是我让她们去拿点小吃过来,让我们母女两好聊一下家常。”李安乐笑得甜蜜。

    太后拿出手帕擦拭着李安乐额头上的汗水,一时间对她这个最疼爱的女儿也没有办法,虽然现在的她集万千宠爱在一身,但是想起以前让她受的苦,太后心里还是悔意满满。

    太后一把把李安乐抱在了怀里,心疼地搂着她,慈爱地说:“我的乐儿,以后必定要给你找一个如意郎君,让你过得幸福美满。”

    这是太后经常说的一句话,以前的李安乐会在心里想着,如果能嫁给林云笙,那么她的生活才算美满,但是现在所有的幻想都要破灭了。

    不过即使是对林云笙有着恨意,但是在说到嫁人的份上,李安乐还是会下意识地想到林云笙,毕竟那么多年了,以前憧憬的对象一直都是他。

    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李安乐不知道,但是她相信自己能比上一辈子过得好!

 第四十八章林云笙病了?

    李安乐去到普安寺的第一晚还算是过得平静,虽然遇见了夜枫,但是因为后来有母后的安慰一番,李安乐也能安然地睡了过去。

    依旧是那个梦境,李安乐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梦到过了,那依旧是一种进入了别人的记忆的感觉,李安乐只看见了那个“自己”在花丛中奔跑着,头上的发簪铃叮响脆,一把黑发微微扬起,原来是在跳舞。

    即使只是在记忆当中,李安乐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快乐,因为她的眉眼都是笑着的,她微微合拢着手指,树上的花朵纷纷落下,环绕在她得到身边,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她一个回头,笑意满满地问道:“康仙君,好看吗?”

    李安乐随着目光看起,花林之下的确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身的白衣,却像融入了景色当中一般,他的手里轻摇着一把羽扇。

    即使不管李安乐怎么地想看清那个人的模样,但是只要触及到那个人的脸,李安乐就觉得是灰蒙蒙的一片,但是她可以感觉到,这个“康仙君”对于桃花仙子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不然,此时此刻,知道自己在睡梦中的李安乐也能感觉到心里的那种欢喜。

    到时是怎么的一个人,让那个在仙界的桃花仙子念念不忘,甚至被罚下界经历十世情劫也在所不惜?

    李安乐真的有点好奇。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昨天梦中的场景李安乐还记得几分,自从重生以后,李安乐断断续续也会梦到一些以前“她”在仙界时候的片段,随着次数的增多,李安乐有时候都会迷茫,她到底是晋国公主,还是仙界的桃花仙子。

    但是正如金灵儿之前和她所说的,现在的所有事情都有它发生的道理,李安乐现在能做的,就是要走好属于自己的每一步,所谓的尽人力后听天命。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期间,李安乐再也没有遇到过夜枫。经过那一晚的思考以后,李安乐原已经想明白,目前情况来说,夜枫也不会对她做什么伤害她性命的事情,所以她是安全的。

    但是,要知道关于沈耀一家的事情却是很难的,因为这些消息都被封锁住了,现在想要找出点蛛丝马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现实就是这样,有的人,你不想见到的时候他偏偏会出现,你想找到他的时候,却怎么样也与不上。

    在普安寺呆的最后一天,李安乐依旧在上次相遇的地方等了好久,还是没有看见夜枫,所以只好作罢。

    唯一让她感觉到奇怪的是,那几天,她也找不到慧觉大师了,其他僧人也说没有看见他,这样一个举世闻名的大师,就像是突然蒸发了一般不见了。

    李安乐还想着派人去寻他。因为庙里的小和尚都说在他们来的第一天晚上,大师就在庙中不见了。

    但是这种情况很常见,并不是什么突发事情,往常有很多时候大师也会忽然不见了,开始的时候上上下下的人都慌忙去找大师,但是都无果,不过几天,大师自己有会出现。

    后面大师交代过他们,他突然不见了只是想起有事要外出,叫他们不用担心,也不用去找他,事情办完他自然会出现。

    所以大师突然不见的这件事,庙里上上下下的人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李安乐放下了心来,最起码确认了大师没有出什么意外。但是她郁闷得很,因为她还像这样要大师给她解一下梦。

    虽然说这些可能都只是她前几辈子的记忆,但是梦见的时间很奇怪。

    李安乐总觉得应该是在暗示着她什么,只是她现在还没有发现。

    不过既然大师不在,她也没有办法。这几天她已经打算好,回到皇宫要想皇兄提出她要到民间游历一番。

    虽然打着这个名义,但是她是为了方便去调查当年的事情,只好借着这个由头外出。

    李安乐知道李昊泽是没有这么简单就同意的,所以这几天先再她母后耳边唠叨了几句。

    太后宠爱她这个唯一的女人当然是不同意的,而且又是一个女孩子家的,又贵为公主,如果她有什么闪失,她这个做母后的也活不下去。

    但是她也知道,她的这个女儿一向骄纵惯了。先不说她这个做母亲的疼爱她,就连她同父异母的哥哥也对她宠爱有加,有什么事情都是顺着她去的,她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被李安乐缠了几天,太后实在是熬不住了,给女出去,她是一万个不放心,不给她出去,她又可怜兮兮的要生气,而且这唯一的一个女人要打要骂她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太后无计可施,只好把事情抛给了她的儿子,李昊泽。

    太后说了,只要李安乐的哥哥,当朝的天子同意让她到民间体验生活,就随便她去了。

    李安乐当然知道她母后的意图。

    她哥哥李昊泽对她这个妹妹的管教跟母后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哪里会那么容易就答应,不过最起码两个人她先搞定了一个人。

    李安乐盘算着等回了宫,再对她哥哥实施同样的伎俩。

    到时候等他们都答应了,她就带上沈耀一起去,到时候吧事情查了个七八再回宫中。

    想到以后将要出宫生活一段时间,李安乐的心里满满的是兴奋。

    她活了十五年,除了之前在沈耀家中生活过之外,她从来没有在别的地方游历过。

    有时候听见林云笙说起一些民间百姓的事情,李安乐总是兴致满满,津津有味地听着,她早就幻想过有朝一日一定要去外面看一下,即使是有危险或者是其他什么都好,总比在深宫大院中好多了。

    “不行。”在藏书阁看着书的李昊泽冷淡地回答。

    “为什么!”李安乐回宫之后,第一件事即使去找李昊泽,得知他在藏书阁的时候,她直接甩下了所有的随从,一个人兴冲冲地跑到了那里去。

    等她把自己要去民间体验一下百姓生活的这件事说完以后,在埋头看着书的李昊泽还是连脸皮都没有抬一下,直接把她拒绝了。

    李昊泽懒得解释。

    刚才他们的母后已经亲自来说,如果李安乐来跟他说要出宫,万万不可答应。

    他就知道这个摊子不好收拾。李昊泽了解李安乐的脾性,像那些她一定要做到,但是又关乎她安全的事情,直接拒绝就好,不要留商量的余地。

    “皇兄!”李安乐跑过去,摇着李昊泽的胳膊。

    李昊泽依旧目不斜视地盯着着书本,不过他没看进去多少,他只是想装作很忙的样子,让李安乐自动打消念头。

    “皇兄,你不疼爱乐儿了!”李安乐嘟起了嘴。

    她知道李昊泽没有这么容易就答应的,她早就做好了要软磨硬泡一天的准备,而且她刚刚才看见母后的贴身姑姑从藏书阁里面出来,想来是母后一早就打好了招呼,不让皇帝同意。

    但是这些小事,李安乐完全不在意,她知道自己还是有胜算的,不管怎么样,她最后还是要出去,去夜枫之前说的那个村子,去找那个可能知道消息的人。

    不过,她有点小看了李昊泽的忍耐能力,她在这里耗了半天,他依旧不为所动,眼睛从来都没有移开过书上。

    李安乐一把抢过了书,说道:“皇兄!你到底答不答应!”

    李昊泽没有生气,只是在李安乐的手上拿回了书,淡淡地说:“乐儿,外面危机重重,何必要去遭那个罪!而且如果你有什么闪失,让朕如何向母后先帝交代?”

    “何来危险?况且我还有……”李安乐原本想说有金灵儿这个神仙帮忙,上天遁地无所不能,又能有生命危险。

    不过她刚刚才想到,现在金灵儿已经没有了法力,而且又不知道了去向,她哪里还有帮手?况且金灵儿的身份说了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暴露了灵儿的身份也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在旁人看来,灵儿只是一介女流,没有多大的用处,现在她什么时候能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还有什么?”李昊泽反问。

    李安乐一时语塞,慌忙着回答说:“我……还有皇兄母后,只要你们派一个得力助手保护我就好了。”

    李昊泽摇摇头,不论派谁,他都不放心。

    “皇兄!”李安乐娇滴滴地哀求着,今天达不到目的她是不会走的。

    就像是当年,因为一时的兴起她要去林云笙的府中学习,但是的皇兄和母后也是极力的反对,说着“在宫中学习便好,不用去到林府”。但是那时候的李安乐就是想看一看林云笙的家中是怎么样的,死缠烂打了三天,李昊泽终于松了口,从此他出入林府就跟在皇宫里一样来去自如。

    这次恐怕难度更大,李安乐想来可能要纠缠个五六天了。

    但是她也不担心,最后她一定会让她的皇兄母后松口的。

    “乐儿。”李昊泽开口。

    李安乐的眼睛顿时闪亮起来,莫不是想通答应了?

    “你知道林云笙抱恙在家吗?”

    李安乐惊呆在原地。

 第四十九章求你别走

    李昊泽就觉得奇怪,之前他的这个妹妹对林云笙的事情了如指掌,就是他家里新养了一盘什么花她都知道,而像林云笙病了这件事,她却浑然不知。

    知道姑姑来通传母后的旨意的时候他还想着,林云笙病了,乐儿必定没有时间想着外出,没想到来了半天,没有半句话提到林云笙,说的都是要出宫的事情。

    他还以为,林云笙病了这件事,乐儿会比所有人都先知道。

    看来他之前感觉到的违和感不是假的,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好了。

    之前李昊泽还以为是李安乐闹了别扭,故意忽略林云笙,没有想到现在是完全忽略了他的消息。

    李安乐心里有点慌乱,她想问为什么会生病,是否有人照顾?着几天她都在在国庙里,根本就没有听到这个消息,以前的她都是隔三差五就会去一趟,对这些事都会了解得清清楚楚,只是她现在已经让自己不要关心这些事了。

    李安乐的眼神暗淡了下来,面无表情地回应了一个“哦”,表示知道了。

    这让李昊泽没有想到,之前这丫头不是把林云笙看得比他这个兄长还重要的吗?今天的反应也太过冷淡了吧!

    李昊泽猜想应该是矛盾还没有解决,想起李安乐的缠人,他直接下令:“乐儿,既然身为一国之师的林太傅病了,他又是我们的姑父,朕就派你代表皇家去问候一下他的身体状况吧。”

    李安乐瞪大了眼睛,这人不是她的兄长吧!之前可是他说的,说她这个公主和身为姑父的林云笙走得太近,李安乐对林云笙比他的这个兄长还要好,于理于常都不好,应该保持一点距离。

    只不过当时的她一心都扑在林云笙身上,把这句话从左耳进右耳出,完全不当一回事。

    现在她有意保持距离了,她的这个兄长又叫她去看望。

    “不去!”不管是因为李昊泽不答应她的要求而怄气,还是说她不想跟林云笙再有瓜葛,她都不想去。

    李昊泽微微一挑眉,说:“不去?那你的这件事免谈。”

    李昊泽放下书,出了,不管李安乐答不答应,他的麻烦都会解决掉一个。

    而且他也没有说清楚,就是李安乐去看了林云笙,李昊泽也没有打算答应她要出宫的要求,他的意思只是说,如果去了,还会听她两句话,不去,完全不用说。

    李安乐当然没有想到这些,只当作李昊泽要为难她,一咬牙,她还是叫人下去准备了。

    事情她是一定要去调查,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到她!

    这次李安乐没有一平时的阵仗来到林府,只是带上了吉祥如意,还有两个侍卫,要了一辆马车就去了林府。

    等到马车停在林府的门前,下人前来开门的时候,他次啊惊觉原来是公主来了,连忙要下跪。

    李安乐连忙制止了他,让他不必多礼。

    今天她只是想要按照李昊泽的意思拜访林云笙,没有过多停留的意思,最多也只想走一下场就算了。

    “公主!您可来了!”林大听到公主前来的消息,急急忙忙敢了出来。

    李安乐林大是林府的大管家,他这样急急忙忙的样子还真是她第一次见到。

    “怎么了?”李安乐皱着眉头。

    这个林大叔平时是一个健谈的人,又是林云笙家的管家,李安乐来的时候常常都是由她接待,林云笙家的下人都很有规矩,从来没有这样冒冒失失的样子。

    所以她知道,肯定是有事发生了。

    “少爷……哎!公主,你还是自己去看一下吧!”林大连忙走向前去带路。

    这样慌张,莫不是林云笙出了什么事情?李安乐来不及想,马上快步地跟在林大的身后。

    林大把李安乐带到了林云笙的房间里。虽然说林府李安乐十分熟悉,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去过林云笙的房间,不是她不想,而是林云笙不允许。

    因为他们是亲戚关系,他又是李安乐名义上的姑父,一个未嫁人的黄花闺女姑父的房间,被人看见难免有闲言碎语,所以在李安乐他府中的第一天,他就告诉了所有人包括李安乐听,禁止公主他的房中。

    如今事情紧急,林大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把公主带到了林云笙的房中。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黑木为主装饰的房间,一般人家都比较喜欢红木的家具,但是林云笙的房中偏偏用的都是黑木,隔帘用的是青色蝉翼纱,房中除了有一个青花瓷瓶中养着几枝富贵竹,其余玩器尽无,书架上,桌面上都是各式的书籍,不过都整齐有序。

    李安乐看见了林云笙,他躺在,没有睁开眼睛,脸颊发红,看起来是发热了。

    “怎么没有请太医?”李安乐的心被触动着,在她的记忆当中林云笙一直都是一个生龙活虎的一个人,这种虚弱的样子李安乐以为是不会出现在林云笙的身上,但是他到底只是一个凡人,也会生老病死。

    只是在她的记忆里,林云笙就像一个神仙一样无所不能,所以她才一直崇拜着他。

    “太医已经来看过了,也开了药,可惜少爷吃下去不少,热还是没有退。”林大着急地回答,发热可大可小,有多少人因为一个伤寒感冒发起热来然后一命呜呼的。

    李安乐看见了桌上那剩下半碗的汤药,摸着还有温度。

    她伸着头探了一下林云笙额头的温度,果然烫手得很。

    李安乐微微侧头,问:“请的是哪一位太医,他如何说?”

    林大因为心急,说话变得又焦急又结巴:“请的是王太医,说少爷风寒感冒,吃去便会好了,没想到风寒好了,倒发起了热。再请来看,说脉象已经没有大碍,只是还没有退热。”

    王太医是太医院之首,如果他说没有大碍那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李安乐看着现在林云生这样发烫的身体,她知道不想点法子,他整个人都会烧坏了。

    不过她心中也没有办法,本来她就对这些病理不熟悉,连太医都看不好的,她也没有办法,只能干着急。

    “那我在这里也没有办法,不如我回去再找几位太医过来吧。”李安乐起身要走,因为她在这里只会让自己的心难受。

    “别别别!”林大马上跪了下来,“公主,你留在这里就好!”

    着让李安乐不了解,她留在这里也没有,还不如多找几个帮手是在。

    林大有苦说不出,确定身边没有第二个人之后,他给李安乐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哽咽着说:“公主,你什么都不用干,就留在少爷的身边,少爷……少爷在病中喊的是公主您的小名。”

    这样不能公开说的事,林大也是迫于无奈,府中除了一个厨娘王大娘是女人之外,剩下的都是男人,林大作为管家只有服侍在他少爷的身边,他服侍了少爷两天,这两天少爷一直昏迷不醒,嘴里断断续续地喊着“乐儿”。

    林大这样挺大,大气都不敢呼一声,遣散了在门外守候的人。他轻轻摇着林云笙,想要叫醒一下他,但是林云笙一直没有醒过,嘴里有时还是轻喊着李安乐的小名。

    林大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不管是作为长辈怎么地疼爱小辈,但是在病中一直喊着小辈的名字,这怎么看上去都难免让人遐想。

    为了林云笙的安危还有公主的名誉,林大独自一人照顾林云笙,只是这两天了,他一点起色也没有。

    林大想要去通知李安乐,但是作为一个下人,他想要找到公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等他花了钱,托了一层又一层的关系,终于找到了能把话带给李安乐的人,但是那时候他才得知公主去国庙了。

    正当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着急的时候,公主终于来了。

    现在公主又要走,他绝对是不能让她走的,就算他把头磕破了,他也要把公主留下。

    李安乐反复消化着林大刚刚的那句话。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林云笙是一个何等高傲的人,在最虚弱的时候又怎么会喊她的名字?

    而且,李安乐还清楚记得,上一辈子杀死她的时候,林云笙眼中的释然还有嘴边的冷笑。

    难道现在的林云笙还是在作戏?

    但是他滚烫的身体,没有办法作假,李安乐不觉得林云笙会故意作这种苦情戏。

    “公主,你先坐下吧!”林大给李安乐搬来了一张椅子放在了床边,他擦了一下眼泪,说:“我去把药再温一下!”林大说着,把药碗端了出去。

    李安乐看着在的林云笙,一时间相对无言。

    她没有想到现在他们会在这样的场景中单独相处,原本的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远离林云笙,但是在虚弱的他面前,她还是不忍心一走了之。

    李安乐下意识地抚上了林云笙的脸颊,或许是没有那么难受了,他紧皱的眉头轻微地舒展开了一点。

 第五十章你变了

    李安乐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觉,虽然不想和林云笙单独相处,但是现在他如此虚弱要她离开她也于心不忍。

    连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居然停留在林云笙的额头上,他的额头发烫,她的手的温度比较低,李安乐想这样他可能比较舒服。

    很久以前,李安乐已经对林云笙有过幻想,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很他白头偕老,相互扶持,但是上一辈子时,处于现在这个年龄段的她,已经向林云笙表白,但是得到的都是他的拒绝。

    那时候的李安乐认为林云笙肯定也是喜欢她的,不然被公认为天下第一美男的他,为什么从来不近女色?而且他待人冷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