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林云笙看向李安乐,但是她的眼睛已经含满了泪水,再看看她的手腕,刚才的林云笙因为激动,已经把她的手抓红了一圈,他连忙松开手,把李安乐的手捧在手掌心上查看。

    李安乐抽回了自己的手,刚才的林云笙不论她说什么他也没有听见,他用的力道,让她觉得自己的手都要被他扭断了。

    “乐儿,没事吧?”沈耀关切地问,他想要前去看一下李安乐的伤情,但是林云笙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

    看着李安乐发红的手腕,林云笙心里自责不已,他后悔自己刚才的举动,他也不知道刚刚的自己怎么就失去了理智,她知道,现在也不可能强拉着李安乐回去了。

    “我们出去说话吧。”林云笙低头对着李安乐说,声音虽然极小,但是李安乐听了个明白,而且她还感觉到他的声音里面有着歉意。

    李安乐看了沈耀一眼,向林云笙点了点头,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了门外。

    现在天色还早,如果他们在门外的话,李安乐担心会被来往的村民看见,所以她带着林云笙到了屋后,那的草丛比较高,不容易被人看见。

    “乐儿,让我看看你的手。”林云笙向李安乐伸出了手,对于刚刚自己让她受伤的事,他一直都耿耿于怀,难以放心。

    李安乐把手藏到了身后,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别扭感是在哪里来的。

    谁知道她刚把手垂到身后,她的袖子里面就掉落了一个东西,林云笙手疾眼快,马上把东西捡了起来,原来是上次他送的桃花簪子。

    大概因为摔烂过,在拼接处还有点焊烧过的痕迹。

    看到是簪子,李安乐的脸上有点发红,她自己嘴里口口声声地说过,林云笙是她的仇人,这辈子不会再和他有任何的瓜葛,但是他送给她的簪子,开始摔烂过她还是当做珍宝一样带在身边。

    她想要把簪子要回来,但是有觉得这样很别捏,她更加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在乎他林云笙送的东西。

    大概是知道了李安乐的不安,林云笙微微一笑,把簪子递还给了李安乐。

    她接过簪子,放也不是,扔也不是,只好紧紧地抓在手里,来掩饰自己的不安。

    “乐儿,你可知错?”林云笙直接问出了这句话。

    李安乐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必定是灵儿的伪装败露了,林云笙才会找到了这里来,李安乐无可辩驳,直接沉默不语。

    “你知道吗,一旦你的事情传到了皇上太后的耳朵里,你或许也只可能是被禁足几天,但是侍奉你的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全部都要人头落地。”林云笙叹了一口气,“金灵儿假冒公主,可是要株连九族的。”

    李安乐呆着原地,她只是想要沈耀接回京城里面去,她没想到会牵连到这么多的人。

    “回去吧。”林云笙的语气变得温柔,就像是对待一个犯了点小错误的小孩一样柔声安慰着。

    “可是,我现在还不能回去。”李安乐的眼神坚定。

    她必定是要带上沈耀才会回去的,她不能让前一世的沈耀白白就这样死去,最起码,她要为沈耀的一家人沉冤得雪,这也算答谢前一世的沈耀救了她的命。

    到现在这种地步回去,那跟功亏一篑没有什么分别。

    “乐儿!”林云笙知道李安乐执着于什么,是那个叫做沈耀的男人,自从她醒来之后,这个男人就出现子啊了她的口中,成了她念念不忘的人。

    “别胡闹了。”林云笙无力。

    每当李安乐说出一句要留下,他的心脏就紧了一分。

    他多想一下子把她打晕带回宫里,但是这样子只会让她恨自己,林云笙不想这样做。

    “再给我几天的时间,我要说服沈耀去京城。”李安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她真的不想浪费人才,也想借着二十一世纪的沈耀的手,为姑姑一家沉冤得雪。

    林云笙打算让李安乐打消这个念头,谁知道沈耀直接打开了墙上的小窗,单手撑着下巴说:“不用说服了,我愿意去京城。”

    听到这个消息,李安乐喜出望外,林云笙则是微眯起了眼睛,霎时间又消失不见,只要他冷静下来,他能掩饰好自己的内心所想的。

    不过让林云笙不悦的是,那就证明,刚刚沈耀听见了他们所有的对话,他对沈耀的印象更加的差,因为他觉得偷听不是君子的作为。

    李安乐笑意满满,催促着沈耀去收拾东西准备上京。

    被推进屋子里面的沈耀满脸的茫然,他想知道在这个家徒四壁的家里他还有什么好收拾的。

    李安乐看着林云笙冷峻的脸,知道他在生气,她不想去招惹他,打着哈哈说要去帮沈耀的忙。

    林云笙紧抿着双唇冒出了一句让李安乐呆立在原地的话:“你让他到了京城住哪里?”

    李安乐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之前她和沈耀说的是,他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和她是表兄妹的关系。

    但是现在沈家已经被灭了族,沈耀自然没有可以投靠的人,而李安乐住在宫里,自然也是不可能接他过去。她现在还不能说出沈耀的身份,而是要他参加国试,一步步走上官位之后再请求皇兄彻查当年姑姑一家的事情。

    这下李安乐可犯了难,还有一年才会有国试,这一年,她怎么去安排沈耀的住处呢?

    看着李安乐为难的样子,林云笙就知道她肯定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一脑子热地想要沈耀去京城,他不想让沈耀在李安乐的身边,但是现在反对也只会让李安乐反感,所以他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我的府上还有空余的房间可以住。”林云笙为李安乐想出了办法。

    正在着急的李安乐犹如醍醐灌顶,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在林云笙的家中他们更方便沟通,而且以后去林云笙的家里见沈耀也不会有人会怀疑,因为她以前一直都会隔三差五地就去一次,所以没有人会知道那里其实是住着另外的一个人。

    李安乐美美一笑,“那就多麻烦姑父了。”

    李安乐的这句“姑父”,今天在林云笙的耳朵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转身回到了马上。

    一个时辰之后,李安乐和沈耀都收拾好了东西,李安乐钻进了林云笙准备好的马车上,沈耀则和林云笙还有随从骑着马在两边护卫,他们一行人趁着夜色默默地从桃花村里面消失了。

    直到半夜的时候,李安乐才从颠簸的马车上解脱下来,回到了她自己的寝宫里。

    等候多时的吉祥如意马上向前迎接,多日没有看见他们两个,李安乐心里高兴极了。听到了李安乐的声音,原本趴在桌上睡着了的金灵儿马上扑到了李安乐的怀里。

    她十分委屈,“姐姐,幸好你平安无事,灵儿的法术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全部失灵了,又联系不上姐姐,可担心死我了。”

    李安乐轻轻抱着金灵儿,她早就猜测是出了点什么事情,不然刚刚在马车上翻看金灵儿留给她的那块石头,她也不会看见那原本五彩斑斓的石头突然变得暗淡无光,跟普通的石头没有什么两样。

    不过现在看着大家都没有事,李安乐也就放下了心来。

    但是事情没有就这样结束了,以后的需要解决的事会更多,李安乐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第四十二章回宫

    第二天,李安乐一早就醒来了。之前在桃花村的时候,因为闲来无事,她常常会一大早醒来,然后去溪边和一些在洗衣服的妇女聊一下家常,或者去跑上山上,去找一些野菜,那时候的生活,她觉得还挺美满的。

    今天一眼睁开的时候,李安乐感觉到了有些不真实,眼前的所有东西都是富丽堂皇的,她的宫里就算是一块毯子,也是经由国家最顶级的匠人之手,价值连城,但是从桃花村回来了之后,李安乐觉得这些都索然无趣,还不如乡村里的麻布土房。

    李安乐在床上静想了一会,想着今天还是先去拜见一下母后皇兄,然后再打算以后怎么去引荐沈耀比较好。

    李安乐刚坐起来,吉祥如意两个丫头早已经捧着洗漱用具在床边等候,李安乐一下子还没有适应过来,原本的她,还想着要去打一盆水水洗脸,在桃花村生活了一个多月,她差点连自己是公主的这件事都要忘记了。

    不过李安乐觉得自己的适应能力还是挺好的,最起码在一直养尊处优的自己还是在毫无抱怨地在桃花村里面生活了一段时间,以后有机会的话,她还真想到外面去看看,看看平民百姓是怎么样生活的。

    虽然说她以前因为宫里的争斗,小时候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冷宫里面度过的,但是因为有贵人相助,到底又是一位公主,所以她的情况也不算很差。

    所以她更想到外面去,体恤民情,她的重生来之不易,她不仅想改变自己的人生,也想为天下的人民做一点贡献。

    思考间,如意已经替李安乐梳好了头发,插上了一支金丝凤凰展翅发簪。

    李安乐端详了一下镜中的自己,桃红色的口红,白皙的皮肤,镜中的样貌和她梦中的女人如出一辙,那些模糊的记忆片段,让她也有点好奇,以前的桃花仙子到底是遇上了什么事情,才会导致被贬下凡间遭历十世情劫。

    不过现在思考这些还是时间尚早,灵儿和慧觉大师都说过,在她十九岁的那年她会有一个打劫,现在的李安乐就是要为以后做好准备,前世前生的事情,她没有时间去细较了。

    不一会,李安乐换好了衣服,整理好了仪容,在吉祥如意一众侍婢的随从之下走去她母后的宫殿向她请安。

    不料在御花园那里,她遇见了在石桌上下棋的李昊泽和林云笙。

    她不想正面遇上林云笙,下意识地想绕路走,但是看着那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就算自己有意躲避,那上上下下的五六十个人,总会有一个人看见她,到时候被看见了只会更加地尴尬,所以她想着还不如光明正大地走过去。

    而且她自问自己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完全没有必要去躲着林云笙。

    “皇兄好兴致啊!”李安乐还没有走到他们的面前,直接喊上了一句。

    随从侍婢都自动下跪请安。

    在下棋的两人都停住了手上的动作,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位“稀客”,要知道,上一次在御花园中,李安乐可是心不在焉地忽视了他们两个人,今天把他们放在眼里,他们还真觉得少见。

    李安乐带着笑意走到了他们的面前,李昊泽和林云笙都站了起来。她款身行礼,说道:“乐儿向皇兄请安,向姑父请安。”

    李安乐的礼仪依旧是做足了,李昊泽的眼里慢慢都是赞赏。

    李昊泽和太后疼爱李安乐是疼得没话说的,自然也是因为她天真可爱,不过时间一长,还是会有点公主脾气,有时候高兴起来,甚至会连礼法也忘了,好几次即使是遇到了李昊泽,李安乐头也不抬,自顾自地走了。

    虽然不和礼法,但是李昊泽只当做是兄妹之情,不跟她计较那么多,现在李安乐变得懂礼仪了,他是更喜欢。

    “起来吧。”李昊泽龙颜大悦。“去哪里?”

    “乐儿这几天一直在宫中潜心学习,许久没有看完母后,今天特去请安。”李安乐回答得毫无破绽,并且十分得体。

    李昊泽笑笑,他感觉他的这个妹妹变得懂事了很多,他再看向林云笙,只见他沉默不语,只是看着李安乐。

    一时间,三个人都没有了话,李昊泽这才感觉到了尴尬,从几个月之前,他就知道了乐儿和林云笙肯定是发生点什么事,以前只要看见了林云笙,乐儿都会像蚂蚁见了糖一样不愿意分开,现在见面却陌生得像两个不认识的人。

    李昊泽派人去查过,但是没有查到任何的事情,最后也只能先搁置下来。

    看着相顾沉默的两个人,李昊泽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乐儿,那你先去和母后请安吧。”

    李安乐应允,带着众人离开了。

    刚走出不远,李安乐才敢松了一口气,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林云笙的面前会变得紧张,刚刚那一阵子,她对上了林云笙的目光,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李安乐不敢再看下去,只能慌忙地低下了头。

    倒显得她有点中气不足。

    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现在的感受,她怀念以前和林云笙撒娇的日子,那时候他总是会溺宠地摸着她的头,但是这些,现在都是不可能的。

    每天的李安乐都是矛盾的,一方面,她仇恨着林云笙的一箭之仇,另一方面,重生之后的她还是对林云笙有着感情,这些都是不可能一朝就能抹去的。

    这样的漂浮不定,让她真的很煎熬,所以现在只要见到了林云笙,她只能手足无措,因为她不知道应该用怎么样的表情,说怎么样的话语。

    李安乐心事重重地向前走去,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她母后的宫里了。

    那边御花园里的李昊泽笑意满满,自己拿着手中的白玉棋子在把玩,林云笙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皇上,您还下么,不下当你输了。”现在林云笙领先两子。

    李昊泽早就没有了下棋的兴致,直接摊手不玩,现在在他的眼前有更好玩的事情呢。

    林云笙无语了一把,之前他眼前的这个皇上可是很执着于胜负的,不然也不会三番五次地召他进宫一决胜负。

    当然,作为君臣,林云笙大可以顾着天子的面子让他一把,但是李昊泽说过,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只要不关乎国事,他们就是朋友,林云笙说到底也只是大了李昊泽几岁罢了。

    “你给朕说说,你们到底怎么了。”李昊泽带着笑意。

    林云笙是一个几乎没有弱点的人,而且一向十分强势,如今在对乐儿的这件事上,李昊泽终于看到了林云笙脸上有了他想要看到的表情。

    无能无力,吃瘪的表情。

    林云笙知道李昊泽指的是谁,但是他一想没有向别人倾诉的习惯,更何况眼前的这个人,常常恨不得在他身上挖出一点糗事好让自己高兴,林云笙因此更没有想说的冲动。

    而且,他相信眼前的这种状况他可以解决。

    虽然李安乐在他的前面绝口不提为什么慢慢地有意识疏远他,但是他知道肯定是因为发生了点事情,不然不可能这么地反常,这些,他以后都会去调查清楚。

    “无可奉告。”林云笙嘴里吐出这四个字,端起一杯清茶轻啜。

    以后这些事情,他都会去弄清楚的。

    太后寝宫里,李安乐偎依在她母后的怀里。不过是一个多月没有看见她母后了,李安乐觉得好像已经过了几年。

    母后的怀里,她永远觉得是最舒服的。

    “哀家的好乐儿。”太后抚摸着怀里的李安乐。

    她的一生只生了李安乐一个,虽然熬了很多苦,但是最起码苦尽甘来,皇上又对她孝顺,这一生也算值了。

    看着母后的样子,李安乐知道她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在她怀里又抱紧了一些,不过,李安乐现在想起了一件要事要做。

    “母后,父皇有几个姐妹呢?”

    现在新帝上位,对以前的事情了解的人几乎都没有了,唯一李安乐可以接触到的,或者是知道最多的人,可能就只有她的母后了。

    太后纳闷李安乐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件事情,不过她平时也喜欢问一些古灵精怪的事,大概是又听到了什么事情,一时兴起。

    太后轻拍着李安乐的肩膀,嘴角带着宠爱地解释说“先帝有四个姐妹,有两个嫁到外面联姻,剩下的两个,一个是嫁给了林太傅的青华公主,一个是……”

    太后想了想,倒想不起另外一个是谁。

    “母后,快说!”李安乐摇着她的手。最后一个才是李安乐最想知道的。

    太后扶着头努力地想了一会,突然想了起来,“还有一个叫君华公主,但是因为她夫君谋反,被先帝诛连九族,公主本来可以免于一死,但是最后她还是随了她夫君去了。”

    那时候太后进宫也不久,知道的事情不多,对这件事也只知道个大概。

    “为什么谋反呢?”李安乐天真地问出这个问题,就像个无知的小孩。

    她必须要这样做,不然太后会怀疑她怎么会想知道这件事,查下去,会败露沈耀的。

 第四十三章去找沈耀

    太后刮了一下李安乐鼻子,笑着说“小孩子家的,知道那么多干嘛?”

    事情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李安乐也不好再追问下去,这样只会暴露了这件事。

    李安乐想着,只能去其他的地方打听。

    从太后宫里出来之后,李安乐有点迷茫,连她母后都不知道的事情,她根本不知道应该从何查起。

    一时间李安乐的心里没有了主意,不过她还是想着先去林府看一下沈耀住得是否习惯,然后再和他商量一下以后的事情。

    李安乐下令要去林云笙的府上,吉祥如意安排下面的人去准备。

    吉祥的心里乐开了花,以前的那段时间里,她们的公主隔三差五地就要去林太傅的家里一趟,这几个月以来,李安乐半句也没有再提起过要去林府,今天突然又说起了,必定是和林太傅和好了。

    之前看着公主对林太傅的冷漠,吉祥觉得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之前公主对林太傅多么地崇拜,她们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现在想来,那几天的冷漠可能只是因为两个人在怄气,吉祥放心了许多。

    公主驾到,林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去迎接了。

    之前李安乐也经常来,说过不需要出来迎接,只要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客人就可以了,虽然他们听着这句话,但是君民有别,他们还是按例出来迎接。

    况且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公主,他们这也很想念公主。

    公主不过是十五岁,在他们的眼里都像个小孩子似的,她又对人亲厚,没有什么公主的架子,林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喜欢她。

    “平身。”李安乐对在门口跪迎的人说道。

    林府的一众人笑眯眯地站了起来。

    “公主,奴婢做了几样点心,请公主尝尝。”说话的是林府的掌厨王大娘。

    “好的,我等一下就试一下。”李安乐的笑意满满,林府的几个佣人对她都十分亲切,这也是他为什么喜欢来这里的原因。

    李安乐挥了一下手,随从撤下去了一半,剩余的人都在外面等候,只留吉祥和如意两个人跟在身边。

    “你们不必拘谨,只当我是一个普通客人就好了。”李安乐对着管家林大说。

    林大马上恭敬地回答“是”,不过他们还是不敢这样做,毕竟公主可以把你当做普通人,你不能把公主当做普通人,万一有一天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不仅会牵连到他们的主子林云笙,他们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随后李安乐让他们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吉祥如意被她派到厨房里面帮忙。

    李安乐要去找沈耀,他们要说的事情是不能被别人听见的,她自然要支开她们。

    回到公主的身份,每时每刻李安乐的身边都会有许多的仆人,那时候她想说些什么都要小心,目前她知道的所有事情,如果一旦泄露出去了,不知道会牵连多少人的生命,李安乐不敢轻举妄动。

    她独自一人绕过花园,来到了林府的别屋里去。李安乐熟悉林云笙府上的所有东西,因为她来过无数遍,对这里大大小小的地方都了如指掌,更不用说想到林云笙会把人安排在哪里这种简单的事情。

    李安乐来到院中,这里有一小片的竹林在窗前,夏天的时候可以挡住阳光的照射,秋天的时候可以挡住一点寒风,布局得当,处在屋子中看着窗外的竹影斑斑,更觉幽静宁远,能在林云笙府中做客的,大多都是文人雅士,所以林云笙才特意这样布置了。

    李安乐漫步来到窗前,看见沈耀在一张黑漆木桌上看书,他的桌面上有着各种样式的书籍看来都是他想要了解的。

    毕竟他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如果不了解当代的事情,他也没有办法在这里生活下去,因为古代和现代,李安乐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差别很大。

    “在想什么事情呢?”沈耀早就放下了书本来到了李安乐的眼前,只不过她没有发觉。

    “过得还习惯吗?”李安乐带着笑意问。

    沈耀喜欢李安乐的笑容,因为总能让他感觉到甜意,就像刚刚,专注看书的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味,他对香味一直都是不喜欢的,但是那种味道却能让他有安心的感觉,他知道是李安乐来了。

    他也不知道,原本对人完全没有兴趣了解的自己,怎么就会这样在意一个古代的姑娘,沈耀不得自嘲了起来。

    “过得习惯,其实在哪里生活,都差不多。”沈耀的回答出自内心,二十一世纪的生活他觉得索然无味,古代的生活,现在过着新鲜,以后也会有厌烦的一天,在哪里都一样,他是一个没有耐心喜欢一件事物的人。

    李安乐随手拿起了桌面上的一本书,里面是一些政治见解,还有一些前代治理国家的方式,李安乐笑问:“这些,你看得懂吗?”

    沈耀不喜欢别人看扁了他,回应说:“我是现代人,不是外星人,这些我们学校也会学。”虽然沈耀对学习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他的脑子很好,对看过的东西几乎能过目不忘,所以成绩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些书籍,在他眼里,只不过是无聊时候打发时间的东西罢了。

    沈耀的一句话,李安乐没有听得太懂,更不知道外星人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知道沈耀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冒出一点她没有听过的词也很简单,不过她知道沈耀的意思是他能读懂。

    “真厉害。”李安乐赞叹了一句。

    别说沈耀是个现代人,就是她李安乐是个本朝本代的人,这些书的有些地方她还是很难理解,即使林云笙有跟她解释过,但是她还是听不懂,想来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子,她也很少会看书。

    在李安乐的赞叹声中,沈耀有点不自在,虽然他不想被人看扁的,但是像李安乐这样当面赞许的人她还是第一个。

    沈耀一直都不在意这些,但是当着李安乐的面前,他心里却总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露出来。

    “这些书我已经嘟看完了,完全没有难度。”沈耀幽幽地回答。

    虽然这些都是真话,但是沈耀一直都是比较沉稳的,以前的他可从来不会说这些话。

    所以说出来之后,他觉得有点后悔了,自己就像个不自量力的人。

    “不愧是我选择的人!”李安乐赞许。

    从前世得到第一眼,李安乐就知道沈耀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果然他以后会是一个栋梁之才。

    沈耀转过了头,他有点不适应,这样直白的相信,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说出了那样自负的一句话,他以为李安乐会怀疑或者要去试探他一下,没想到一下子就相信了,如果他说的是假话呢,她一样相信吗?

    他都不知道应该说她天真还是蠢。

    但是他觉得自己的心里,却有一阵暖意在萌生。

    书房里,林云笙正研究着一本古代的书籍,王大妈端着一盘食盒放在了堂屋中间的桌子上,拿起食盒端出了几盘做得精致的点心。

    林云笙皱眉,他读书的时候不喜欢有食物在眼前,而且他也没叫人送点心过来。

    摆好碟子之后,王大娘行礼说道:“少爷,这是我新做的点心,请您和公主尝尝。”

    林云笙狐疑,刚刚王大娘好像说了“公主”二字,可是公主又没有在这里。

    自从李安乐噩梦醒后,她就没有来过这里了。

    看着林云笙沉思的表情,王大娘张望了一下,问道:“公主不在您这里吗?”

    林云笙反问:“公主来了吗?”

    “是啊!”王大娘回答得干脆,刚刚她可是有份去迎接公主的,那不是公主还是谁!而且以前每次公主来,公主都会径直到书房里面找他们的少爷,或是在里面安静地看一本书,或是在门外看院子里新添了什么草木。

    王大娘一直都认为,只要有他们少爷在的地方,公主一定会在呢。

    林云笙紧抿了嘴唇,说:“你先下去吧。”

    王大娘退了下去,嘴里还念叨:“怎么不在呢,公主还会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林云笙放下了手中的书本,他的心中有着浓烈的不满之感。

    乐儿来到他的府上,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竟然没有人通传。不过也怪不得下人,之前乐儿来了,那丫头比下人走得还快,直接就奔到他那里去,根本不需要人去通传。

    现在乐儿不在他那里,那么只剩下一个地方了。

    林云笙万万没有想到,李安乐和沈耀认识了不过是一两个月的时间,居然能到了想要朝夕相见的地步上,即使到了他的府上,李安乐第一个相见的人不是他,而是在客房里面住着的沈耀。

    林云笙觉得自己的胸口发闷,就像是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被人抢去了一般,他要去会会他们两个,他要知道个明白,李安乐和沈耀他们两个现在到底算是个什么关系!

 第四十四章尴尬的境地

    林云笙还没有来到房门前,他已经听到了李安乐的笑声,还有沈耀的说话声。

    这样银铃般的笑声,林云笙也忘了多久没有听到了,之前李安乐老是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倒没有觉得什么,现在许久之后再次听到,他才发现原来这样的笑声,在自己的记忆里就像是呼吸一样和身体融为一体。

    可惜笑声的主人已经不是为他而笑了。

    林云笙第一次没有光明正大地走进两人,而是靠近窗边静静地站着,他想知道沈耀到底有什么招数能迷惑住他的乐儿。

    “哈哈,很好笑啊!你怎么会知道的?”李安乐笑得前俯后仰,完全都没注意自己公主的身份了。

    “这是后人说的野史,无从考证,也不知真假。”沈耀淡定的回答。

    他只是说了几个偶然在电视上看到的野史传闻,没想到李安乐会听得津津有味,他便又继续说了几个,即使是杜撰的,也没有人知道,沈耀深知这一点。

    林云笙听了一会,不知所云,他觉得沈耀只是在单纯地歪曲历史,有很多的事都无从考证,却被他投机取巧地说成了另外一个版本,这简直是对历史的侮辱,更让林云笙生气的是,李安乐听得流连忘返。

    专心程度比他教她学习的时候更高。

    林云笙轻咳了一声,背着手走进了屋子里面,顿时原本欢声笑语的两个人马上安静了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