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安乐能使上什么招让他想去京城。

    说白了,只是想试验一下李安乐够不够诚心。

    “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做一个乡村野夫,说不定比你说的做一个京城的贵公子好。而且十几年之后,他们突然要寻沈耀回去,应该是有什么事情的吧。”

    不然也不会特意来到桃花村等着他,这点小事,在二十一世纪见过很多人情世故的沈耀当然懂得,即使李安乐不明说,他也知道。

    像是被沈耀说中了一般,李安乐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话来反驳。

    去与不去,选择权都在沈耀的手上,她也没有打算要勉强他。

    不过金灵儿说过,以后沈耀会和李安乐有很多的交集,之后李安乐的人生也会因为他而改变。

    所以李安乐也不着急,也不打算拿出五彩晶石呼唤金灵儿,她要再等几天看看,如果到时候还是不能说服沈耀,她打算着她先一个人会宫,只要是有缘的,她相信以后还是会再见。

    李安乐拿起茶喝了一口,说道:“你说的很正确,我也没有权利去勉强你,我还会留在这里三天,如果到时候你改变主意了我们就一起回去吧。”

    然后,李安乐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进屋子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沈耀之前的家。

    他们兄妹两这段时间住的都是秦爷爷的家里,现在沈耀好了,自然就没有再留下来打扰别人的必要。

    收拾好东西以后,正巧秦爷爷还有思思正好外出回来。

    说明了去意以后,秦爷爷又给沈耀把了一次脉,了解到他没有大碍了,秦爷爷也放心让他们回去。

    这时候在一旁的秦思思有点坐不住了,向前柔声地问:“耀哥哥,你说过以后会带我去京城,算数的吧。”秦思思吧眨着眼睛,楚楚可怜。

    秦爷爷一听,气急败坏地说:“思思,我不是说过,你不能去京城的吗!”

    秦爷爷知道,一旦秦思思回到了京城,被人发现的话,她的小命可不保了,当初他们一家人是因为放弃了富贵名禄,最后才留下的一条命,他现在可不能让他们家绝后。

    沈耀没有回答,他看了眼秦思思,又看了眼秦爷爷,即使不问李安乐,他也能知道个大概。

    他现在回不回京城还难说,更不要说带上一个对沈耀熟悉的人在身边,这不等于是放一个定时炸弹在自己身上吗?他才没有那么傻。

    “思思,等我在京城混好了,我再带你去看看。”沈耀笑得温和。

    秦思思一时之间居然看呆了,之前的沈耀她觉得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山村猎户,一辈子也不会有生命出息,但是这次他醒来之后,秦思思发觉他的气度变了,而且总有一种像读书人的温文儒雅的气息,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呢。

    “好好好,我等你。”秦思思的脸有点羞红。

    秦爷爷自然没有说话,他知道沈耀的话只是在敷衍思思,好让她心安。多数的人,从桃花村出去以后,不管混的好不好,大多都不会在回来了,何况沈耀还是京城中富贵人家的孩子,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秦爷爷这样才放下心来,对沈耀微微一笑。

    沈耀心领神会。

    回到家中的时候,李安乐自己也有点感慨,毕竟在这里也住了一个多月,潜意识里面也把这当做了自己另外的一个家,回到这里,总是别外面要舒服得多。

    沈耀看着家中的设置,这是村野常见的茅草土房,摸摸墙面,还好没有掉灰下来。屋子里面总共有两间房子,但是里面都没有什么东西,简单得很。

    沈耀转了一圈,独自坐下,以后他就是要在这里的环境了面生活,一时间要习惯很难。

    之前他的家里,都是高科技的东西,空调可以自己调温,灯是声控的,每隔两天,会有一个钟点工准时到他家里打扫,他几乎是什么事情也不用做,这种自力更生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但是他没有做过不代表不会,他还是有很强的生存能力,不然他也不会经常独自一人到野外探险。

    沈耀对房子观察了一下,接受了自己穿越到古代的事情,而且他也不担心,反正活着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现在最多只算是一项挑战罢了。

    一转眼间,沈耀发觉李安乐不见了人影,正要去找她,便听见了厨房里面有动静,向前一看,没想到原来是李安乐对着锅里的一碗已经发霉变质的汤在独自流眼泪。

    这汤还是沈耀在李安乐被雷打到的时候特意给她熬的,但是因为后面要出去找朱大伯,所以沈耀也没有叫醒李安乐起来喝,更没有想到的是,后面连续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而沈耀的这件事还是一个开头,正如金灵儿对她所说的,她的重生就是为了要改变命运,在此中,路途的每一个人可能都能帮得上她,但是作为重生的代价,有些事情也会被改写,所以到了四年以后,李安乐可能会死,但是也可能死不了。

    因为某些事的原因,有些活得好好的人也可能会因为李安乐改写的历史而死掉。

    但是金灵儿说这些都并不重要,每个人的命都不同,即使是因为李安乐她的举动而让他们遭遇了不测,那也只能说是他们的命。

    虽然李安乐对于这样的说话不赞同,但是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照着眼前的路一直走下去,在她的眼前,她不希望有任何的人死去,她也不想失去任何人!

    “是想起了沈耀了吗?”他说的沈耀是以前的那个。

    李安乐在回想以前的事情,直到沈耀走到了她的的身边,她也没有察觉出来,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双眼红红的,虽然在哭着,但是沈耀还是第一次看见哭相这么美的女人。

    “表哥,对我很好。”这是李安乐发自内心的一句话,虽然只是相处了一个多月,但是她已经清楚地知道沈耀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这样的好人,为什么就要遇上这么多不幸的事情呢?李安乐恨上天,但是更恨自己,因为在某一方面来说,沈耀也是因为她才会死的。

    沈耀不懂这些情感。

    在二十一世纪那的他,是一个富家太子爷,吃穿都是不愁的,但是常年他也见不到父母一面,即使有时候碰见了,也只是匆匆一过,说不定连问一句好的时间都没有,所以沈耀从小就对亲人们不亲,他对于情感也很模糊,所以他不懂得那些亲人之情,爱人之感,他知道自己只是一具空壳。

    古代的沈耀虽然死了,但是沈耀觉得他挺幸福的,因为最起码有人在爱着他。

    “你说,沈耀会不会恨你?”沈耀问出了这句话。

    看着伤心的李安乐,他也不知道该去怎么安慰,他也不懂得安慰是什么,但是他知道,只要李安乐想通了沈耀心里所想的,大概就能释怀了。

    李安乐听到那句话,一时间有点莞尔。

    她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她来找沈耀,或者说她没有执意要一个人留在这里,她想任何一个可能沈耀最后也不会死去而被替换了灵魂。

    她想沈耀如果能恨她就好了,那么她还不用那么地自责。

    这里的沈耀还不知道,李安乐来找他,不是因为他是她的表哥,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身体马上就要被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占有,所以说,她的等待,不过是等待另外一个人罢了,这才是让李安乐不安的原因。

 第三十九章试探

    李安乐想,恨这个词,可能永远也没有在沈耀的脑海中出现过。

    即使他说恨曾经抛弃了他的父母,但是在听到他们早就不在人世了之后,他还是默默地留下了眼泪,即使是说不愿意回京城过上好日子,但是听到还有一些亲人可以见到的时候,沈耀的眼里还是充满了光芒。

    李安乐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形容这一个人,他看似粗鲁,却有细腻得让人惋惜。

    沈耀会恨她吗?

    这个答案李安乐心里一直都知道。

    如果恨她,就不可能一个人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之下还上山去救她,如果恨她,也不可能宁愿掏出小刀威胁自己放开他的手,如果恨她,最后就不会请求白溪要好好照顾他这个妹妹。

    他这个人太无私了,就像一杯白水。

    “他,不会恨我,而且,很爱我。”当然,李安乐说的这种爱,是兄妹间的爱。

    沈耀把李安乐的一举一动看在了眼里,她的神情是悲伤的,但是她的笑容却是那么地满足,就像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爱的感觉么?沈耀没有体会过,他唯一有点感觉的女人,最后还是让他绝望,并且她最后还拉着他一起下了地狱。

    如果可以的话,沈耀也想试一试这样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样的。

    既然李安乐清楚沈耀的情感,沈耀知道也不用再多说了。他直接伸出手了一下李安乐的头顶。

    到底是年长了几岁,沈耀的身高比李安乐高出了一个半的头,又因为是猎户,常常干粗活,所以他的手上都是老茧,摸起来的手感并不好,但是李安乐却觉得温暖无比。

    之前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她连哭的时间都没有了。

    以前在皇宫的时候,有兄长和母后在,根本没有人敢给她一点委屈受,即使有什么不顺心的,她也可以尽情地在他们的怀里撒娇,到了这里,一切都要自力更生,李安乐连透一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哪里还想这些。

    刚刚沈耀的举动刚好给了她一个宣泄的出口,她直接大哭了起来,简直是要把前世的恨,还有今生的痛都哭了出来。

    看着突然大哭起来的李安乐,沈耀手足无措,只好任由她自己的肩上痛哭。他自己哭是宣泄的最好方法,有的人想哭还哭不出来,就像他自己一样。

    “你给我放开她!”门口传来一声低沉的呵责声。

    沈耀和李安乐同时看去,那一身青衣的人,满脸的怒气。

    李安乐顿时直立在原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皇宫内,吉祥和如意正在殿外守候。

    让他们翘首以盼的公主终于在几天前平安无事地回到了宫中,她们两个人悬着的心总算是能放了下来。

    因为只要公主不在一天,她们两的危险就多一分。看不好公主是一条罪,知情不报是一条罪,如果不走运,公主在外头受了点伤,那么她们就真的是有几条命都不够赔,所以那一个多月她们就只能在宫中天天求神拜佛,祈求没有人来宫里,公主也平平安安地回来。

    或许是她们的祈求起了作用,那一个多月都没有外人来她们宫里,公主不在的这件事也就算这么就掩盖了过去,就当她们以为万事大吉的生活,林太傅来了,知道了公主不在的消息。

    她们都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林太傅居然顾全公主颜面没有说出去,并且把公主带了回来。

    她们两人的心总算可以定下来了。

    但是没想到,过了一天,她们又发现了问题。

    公主自从回来以后,居然变得不爱说话了,整天在房间里面不出来,也不和她们说话。

    有一次,吉祥担心公主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情,偷偷进去瞧了一眼,只看见她坐在发呆,像是很无聊的样子。

    这下到吉祥不懂了,明明公主呆得很无聊,那怎么不像以前那样和她们说一下话呢,而是把自己封进了房间里。

    吉祥猜测公主是有了心病,当她把这个告诉如意之后,如意直说她笨。

    如意猜测,是因为被林太傅抓了回来,公主才被罚面壁思过的,吉祥一想,突然豁然开朗,正是这个理!

    但是过了一会,吉祥又觉得不对劲,之前公主也被林太傅罚过,但是因为林太傅作为公主的姑父,对她自然也是疼爱有加,通常不会很严格,所以即使是被罚了,公主还是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有像现在这样不出闺门半步。

    而且就在刚刚,公主似乎对她们两个的打探厌烦了,直接把她们两个都赶出了门外,着种事情她们都还没遇到过。

    “公主好像有点奇怪啊。”吉祥悄悄地说。

    “我也觉得。”平时看不起吉祥的如意也认同了,这几天的公主的确是反常了点。

    “谁允许你们议论公主的?”一个青色的身影出现了在她们的面前,吓得她们差点跪了下来。

    她们连忙跪了下来求饶。

    在宫中议论主子是死罪,她们可不想因为一句话就让自己的脑袋搬家。

    看着林云笙没有放过她们的意思,如意马上打起了自己的嘴巴,吉祥看见了,马上也跟着照做,嘴里喊着:“奴婢不敢了!”

    大概是里面听见了动静,李安乐出门查看,却迎头撞上了林云笙的目光。

    李安乐的眼神微微一敛,问道:“吉祥,如意,你们在做什么!”

    吉祥马上跪着转向李安乐的那边说:“公主,奴婢刚刚说错了话,请公主息怒。”

    “公主饶命!”如意跪着向李安乐磕头。

    看着她们两个脸都打肿了,额头也磕破了,李安乐心里也不忍,虽然说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但是惩罚应该已经够了。

    “算了,你们都起来吧,以后不要再犯了。”

    她们两个感恩戴德地退了下去,门口就只剩下了李安乐还要林云笙。

    “本宫要睡觉了,林太傅请回吧。”李安乐下了逐客令。

    “臣只是路过口渴,想借公主一杯茶水喝。”林云笙说得干脆。

    李安乐皱了一下眉,她现在不想和林云笙有任何的接触,但是自从回来以后,他总是会找一些借口进行试探,她知道林云笙已经在怀疑她了。

    这也难怪,金灵儿一早就知道要自己假扮李安乐是不可能的,一天或者还能,但是时间一长,再好的伪装也没有用,别说像林云笙那样心细如发,又对李安乐极其关心的人会发现,金灵儿知道吉祥和如意这两个侍婢也开始怀疑她了,所以她只能尽一切可能支开她们两个。

    没想到今天林云笙还亲自过来了。

    侍婢已经为他们两个送上了茶,“李安乐”盯着茶杯,她想着让林云笙喝了快点走人,但是他像是知道她所想的,偏偏不拿起来喝。

    “你好像变了,乐儿。”林云笙像是对李安乐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这天下谁都会变。”李安乐面貌的金灵儿冷笑了一声,在林云笙的眼里越发觉得陌生,他可以断定这不是她的乐儿,他的乐儿从来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事情变得有趣了。

    “我上次送你的牡丹花发簪呢?怎么不带上?”

    金灵儿懵了,什么牡丹花发簪,她从来都没有听她的姐姐说起过,而且,她已经警告过她姐姐,不要再和林云笙接触,没想到他们最后还是见了一面,金灵儿的气不打一处来。

    姐姐真是笨啊!

    “已经丢了。”金灵儿冷漠地回答,“林太傅,我们是亲戚关系,即使您疼爱我,也请不要私下送东西给我,被人看见了,风言风语的,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林云笙眉毛微微一挑,看来这人还知道他们的事情。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知道真正的乐儿在哪里。

    “灵儿姑娘好像最近都没有看到她。”林云笙幽幽地问了一句。

    正在喝水的金灵儿被这突然的一句吓得呛了一口水,剧烈地咳嗽起来。

    在门外守候的吉祥如意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赶了进去,查看“李安乐”的情况。

    如意轻轻地帮她拍着背,吉祥给她递了一杯水,说:“公主,喝一口水压一压吧。”

    林云笙全程看着,笑而不语。

    “李安乐”刚接过水,却听见吉祥惊叫一声“公主!你的脸!”

    其余的两人向她的脸看去,只看见“李安乐”的脸像枯萎了的一样慢慢落下,露出她原本的样子,她是金灵儿。

    这下子麻烦大了,金灵儿心里哀叹。

 第四十章败露

    林云笙粗暴地抓起了金灵儿的手,顿时让她差点掉落在地上。

    站立在两边的吉祥如意则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这几天她们一直侍奉在“公主”的左右,虽然说她们觉得“公主”的脾气似乎有点不一样了,但是身材样貌,不论从哪里看,都是和她们一起相处了五六年的公主一模一样,她们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眼前的这个人是假的。

    “她在哪里?”林云笙的声音连在一旁的吉祥如意也感觉到害怕。

    金灵儿心里暗叫不好,想要用点法术挣脱,却发现自己居然完全没有了法力,明明今天还可以用的,不然她也保持不了李安乐的面貌,但是在刚刚那一瞬间,金灵儿感觉到她身上的力气慢慢消失掉了,她还没能做出反应,她的事情就已经败露了。

    “姐姐有事,过一阵子她自然就会回来。”金灵儿不满地嘟着嘴,她感觉她的手都要被林云笙拉断了。

    “她在哪里!”林云笙再一次问出了这句话,这次他的眼神比上一次还要危险,金灵儿虽然是个神仙,但是她觉得自己再反抗下去真的会被他杀了。

    “姐姐,还在桃花村。”金灵儿不得不说出了这句话。

    既然事情也是败露了,即使她不说,她知道林云笙也会想尽办法找到李安乐,到时候更有她好看的。

    林云笙狠狠地瞪着金灵儿,眼睛似乎要蹦出火花来。

    自从他第一天知道李安乐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开始,林云笙就知道后面肯定会有麻烦接连不断,果然不出个几天,叛逆、出逃,这几件事李安乐都做尽了。

    以前的她,每天都会跟在林云笙的后面,围着他转,即使是发生了一点的小事情,她也会兴冲冲地告诉他听,但是自从金灵儿来了以后,林云笙发现事情都变了,变得不在他的掌控之内。

    桃花村里的人,林云笙早就派人查了个仔细,那大多数都是些在战乱时期搬出去逃乱的人们,还有之前李安乐无意之中提起的沈耀,也只不过是一个被收养的猎户,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之前和李安乐更没有交集。

    所以这是林云笙想不通的地方。

    他不懂李安乐的心里为什么总是念叨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而且为了他居然还愿意逃出宫中。

    林云笙猜想,着一切的事情应该都是金灵儿一手策划的!

    他怒从中烧,低喊了一声:“来人,把这个人押下去。”

    在门外的侍从听见林云笙的命令,破门而入,马上团团围住了金灵儿。

    如果以前见到这种阵仗,金灵儿不会害怕,因为让她可以逃出去的法子多着呢,她还可以变成一只飞走,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法力!就是说,如果她现在受伤了,她会像凡人一样死去。

    她还不想落入牢笼之中,死得不明不白的。

    “你们谁敢动我试试!”金灵儿慢慢地站了起来。“我可是太后懿旨,皇上钦点的金灵公主,你们谁敢动我!”

    金灵儿的话倒是压住了林云笙的侍卫,他们只得恭敬地站立在两边,等待林云笙的下一个指令。

    林云笙忘了金灵儿还有这一个身份,他当时虽然极力反对,但是李昊泽为了让母后还有妹妹喜欢,还真颁布了一道圣旨把金灵儿封为公主,她的话没有错,除了皇上太后,现在没有人能动她。

    “你们去外面守着,不许任何的人进出。”林云笙安排下去。

    带头的侍卫一个鞠躬,带着手下的人分成几拨在各个出口的位置守着。

    “那就请灵儿公主在此静候安乐公主的归来吧。”林云笙起身行礼,把礼仪都做足了。

    在他的眼里,他的乐儿只是被眼前的这个人迷惑了,等他把乐儿带回来,他要亲自去撕掉金灵儿的面具。

    居然金灵儿要用公主的身份压他,林云笙也没有不接受的道理,直接变相地把她关在这里,如果乐儿有什么不测,他第一个就要金灵儿陪葬。

    林云笙的眼神越发凶狠了起来。到底是觉得自己大意了,那样的违和感居然还没有发现那人不是乐儿,林云笙在心里自责。

    像乐儿那样在宫里养尊处优,备受宠爱的人,在外面试一点委屈都的,这几天没有了暗卫的保护,他又不在身边,想起之前在集市乐儿差点遇害,林云笙的心里还后怕着!

    他快速地跑着,直到一脚蹬上了马背,快速地夹了一下马腹,马儿快速地向前跑去,就连在林云笙身后的侍卫也没有赶上他。

    他的心里着急,一秒钟也等不下去。

    只是他没有想到,赶到桃花村里,他看到的是那样的一幕。

    那个会在他身边淘气,整天亲昵地喊着他姑父的人儿,此时正那个叫做沈耀的男子身上。

    沈耀从来也没有想过,那个无忧无虑的公主居然也会有一天哭得如此绝望和伤心。

    林云笙不知怎么地,他觉得心里难受得很。

    他的身边很少会出现女人,虽然说想要靠近他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但是他从来没有注意过她们。

    即使是府上,除了几个中年的厨娘,他也没有留那些年轻的女人在身边侍奉。

    一是那些女人的闲言碎语让他讨厌,二是他觉得男人做事比女人更方便,因此一些生活上的事情他都是亲力亲为,也不需要人侍奉。

    早几年前,因为李昊泽散布了一些谣言说他是龙阳之好,但是林云笙清楚,那只是天子在试探他是否又在背后做一些不知道的事情动摇国家。

    那时候,林云笙只是觉得好笑,之前的君华公主是被先帝赐婚的,他没有得选择,但是他也立志在她过门之后要好好对待她,或许是因为自己福薄,君华公主在还没有过门的时候就急病死了。

    林云笙但是也为自己的亡妻伤心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没有再说起娶妻的事情。

    不过只有林云笙自己心里知道还有一个更久远的原因。

    那时候的李安乐不过还是个岁的小姑娘,刚从冷宫里被放了出来,那时林云笙已是国家的状元郎,奉着先帝的旨意去接公主皇帝还有太后。

    当他看见李安乐那双眼睛的时候,他才知道什么是世间最美的事物。

    那犹如是一面平静的湖水,但是又看不见底,被她注视着,又像是被她迷惑了一般。

    她带着稚嫩的声音问道:“哥,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林云笙点点头。

    李安乐释然一笑,说:“太好了,作为回报以后我就嫁给哥你,你可不许娶了别人!”

    那时候的林云笙对着一个黄毛丫头说出的话哭笑不得,一时间也没有反驳她。那时候他和君华公主已经有了婚约,是她名义上的姑父。

    但是看着小女孩炯炯有神的双眼,他也不忍心拒绝,只是宠爱地了一下她的头顶。

    这些年来,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唯一不变的,是她依旧喜欢跟在他的身后,她的爱意,林云笙是知道的,但是他却不能承认。

    亲情上,他们是姑父和侄女,国家上,他们是太傅和公主。

    林云笙对于李安乐的事情,从来不敢多想,而他对他的好,他也只是认为是长辈对小辈的疼爱,那时候李安乐突然冒出的一句喜欢,让他惊讶了很久。

    林云笙告诉李安乐,他们是不可能的,而他自己也觉得,他对于李安乐的关心,仅仅是因为自己把她当做了妹妹。

    李安乐当时失落的表情让林云笙的心徒然一紧,但是像李安乐那样天真乐观的人,很快就选择忘记这件事情,依旧每天围在他的身边,那时候林云笙看着李安乐勉强着的笑容,既心疼也无奈。

    所以,他现在没有办法解释他心里的感受,一直是属于他的乐儿,现在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哭泣。

    虽然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林云笙只知道自己似乎要窒息了,他握紧的拳头恨不得马上把那个男人打倒在地上,或者说,拿一把刀直接杀了他。

    突然想起的这个想法让林云笙心中一震,他从来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但是今天却有点难以控制自己。

    他无奈地掐了一下自己的眉心,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直到感觉到自己的心情没有那么激动了,他才呵责道:“你给我放开她!”

    李安乐当时万万没有想到林云笙会突然出现在眼前,而且她一直都认为在宫中有金灵儿代替她,林云笙暂时是不会发现的,但是没有想到也维持不了几天。

    沈耀松开了放在李安乐肩上的手,狐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凭感觉,沈耀知道他应该也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李安乐慌忙地擦着脸上的泪水,像足了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

    “乐儿,这位是?”沈耀皱着眉头问。面前的这个人,让他感觉到深深的敌意。

    还没有等李安乐回答,林云笙一把抓住了李安乐,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反问道:“那你又是谁?”

    “沈耀,乐儿的表哥。”沈耀回答,语句中透露着笑意。

    在二十一世纪的那个生活环境里面,从来都只有他沈耀给别人脸色看,没有人敢给脸色他看,而且林云笙的语气也不好,沈耀还真给他杠上了。

 第四十一章敌对的气息

    林云笙冷笑了一声,握着李安乐手腕的手更用力了一些。

    据他所知,之前的八王之乱,导致那些皇亲国戚的数量锐减,而且为了保持王位的传承,先帝在位的时候就开始去搜罗那些皇亲的罪状,后面那些王爷,落入牢狱、被流放边塞的人数不胜数,到了现在,可以称得上皇亲国戚的人寥寥无几,而且他都认得,从来没有听说过公主在乡村里有个表哥。

    所以可以知道,这些都是李安乐自己编出来的,目的是什么,目前林云笙还不清楚,但是他知道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李安乐先带回宫中,不能再让她受人迷惑了。

    林云笙丢下一句:“回去。”拉起李安乐的手就开始往外走。

    这样粗暴的行为李安乐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一时间她觉得眼前的这个林云笙很陌生,她就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一样。

    李安乐挣扎着,但是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沈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他的速度也是极快的,挡在了林云笙的面前,冷冷地说道:“你没有看见乐儿不愿意吗!”

    这一句话倒是挑起了林云笙的怒火,他反问:“你以为你是谁,什么时候时候轮到你管我们的事情了。”

    林云笙看向李安乐,但是她的眼睛已经含满了泪水,再看看她的手腕,刚才的林云笙因为激动,已经把她的手抓红了一圈,他连忙松开手,把李安乐的手捧在手掌心上查看。

    李安乐抽回了自己的手,刚才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