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霸寇-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杨煜点了点头,道:“留下,不过是暂时的,我没想过用奴隶,不过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放他们走,免得走路了风声,总得等咱们站稳脚了,才能放他们离开,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会亏待那些奴隶的。”

和高永明正在说话间,杨大嘴又带了一个马匪过来,而新来的马匪所说的也和马六一样,连报上的名字也是一样。

杨煜挥手让那个马匪回去之后,一时有些为难,他觉得该把那些马匪头目都杀了以绝后患,可真要让他下这个命令,却又有些于心不忍,正在左右为难之际,高永明却是看出了他的为难。

“大哥,这些马匪没有那个手上是干净的,全都拉出来砍了也不冤枉,要是能为咱所用的也就算了,给他留下一条小命,不能为咱所用的,坚决不能留,要是放跑了一个,那可就是个祸害啊。”

高永明的一番话可说对那十个马匪头目宣判了死刑,杨煜把心中的一丝不忍也给抛到了一边之后,对等在不远处的马六招了招手,待马六颠颠的跑到他身前之后,杨煜看着马六的眼睛,沉声道:“马六,你不是想立功吗,现在立功的时候到了,你带我的人把所有的头领都指认出来。”

马六毫不犹豫,道:“小的这就去吧他们给您指出来,您反省,一个也跑不了。”

杨煜点了点头,对一旁的杨大嘴道:“你带他去吧,把人都挑出来之后,全都结果了,怎么样,你行吗?”

杨大嘴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脸色露出了几分狰狞拉过马六之后,便向着马匪们大步而去。

第五十九章 收获与危机

当杨大嘴和马六离去之后,很快就传来了一连串的惨叫,八个小头目很快就被从人群里指认了出来被杨大嘴和豹威给杀了,至于另外两个小头目,却是在夜袭的时候就已经被杀。

等着把那几个小头目都杀了之后,指认那八个头目的马六就算纳了投名状,除了死心塌地的跟着杨煜之外,再无其他路可选。

当杨大嘴和马六再回到杨煜身边,被溅了一身血的杨大嘴颇有几分杀气,而杨大嘴这也是第一次杀人,但看起来却是浑若无事,看起来反而有些兴奋。

“大哥,都解决了。”

杨煜点了点头,然后对马六道:“你干的不错,从此你就跟着我混了,放心,我跟催命彪不一样,有我一口吃的,就饿不死你,只要你好好做事,总亏待不了你的。”

马六大喜,当下抱拳道:“谢谢大爷,啊不,谢谢大当家的。”

这时候已到了清晨,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杨煜抬头看了看太阳,深深吸了口气之后,微微一笑,道:“大嘴,把催命彪攒下的家底全都给我翻出来,金银财宝,吃的穿的用的,统统给我找出来,还有,最主要的是把粮食都收集起来,清点一下数目告诉我。”

收获的时候到了,人多好办事,杨大嘴招呼着众人把林山山寨里凡是用的着的东西一一清点之后,把催命彪和其心腹多年积攒的家底也全给抄了出来,当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堆放在杨煜面前的时候,把杨煜的眼都晃花了。

马匪只认真金白银,凡是抢来的货物都会折价卖给鲁家的商号换成金银,而有的商队也会交上买路钱,这些也是真金白银,除此之外就是神舟特产的瓷器茶叶丝绸等物,这些东西在神州值钱,但贩运到了西夷却是身价倍增,至少也有十倍以上的获利,除了这些主流的货物之外还有林林总总的神州特产,无一不是在神州平凡而到了西夷值钱的东西。

经过统计之后,从催命彪手里抢来的黄金有四万余两,白银二十多万两,丝绸茶叶等物能装二十余辆大车,若按西夷大陆的价钱来算,能值四十多万两白银,就按鲁家商号从催命彪手里的收购价,也能值二十万两,至于那些珍奇之物,又能值十余万两白银,这些数目都是马六给估算出来的,而据马六自称他估算的数,上下绝对不差百两。

这些金银珠宝堆放在一起简直是一座小山,蔚为壮观,不过虽然收获了大量的金银珠宝,但杨煜的眉头却是紧紧皱起,原因无他,这些金银好是好,可对于杨煜来说却是没用,至少暂时没用,他现在最急需的还是吃的,可是整个林山山寨的食物加起来,却只够不到十天吃用,若是加上马匪奴隶,最多也就是吃五天的事。

杨煜在地球的时候虽然不是穷光蛋,却也绝对不是有钱人,他也曾幻想自己成为一个超级富翁之后会怎样怎样,现在他真的成大款了,可杨煜却发现自己好像有钱没地花去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坐拥金山而挨饿,一时间杨煜无限怀念那个有钱就可以买到任何所需要的地球。

杨煜叹了口气,道:“马六,山寨里的粮食怎么这么少,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看着堆成小山的金银,马六两眼都快冒出火星来了,脸上的表情只能说是陶醉,而且还时不时的咬牙切齿的骂上几句催命彪,却是对杨煜的话充耳不闻。

杨煜无奈了,重重的拍了拍马六的的肩膀,才把马六给惊醒了过来。

“啊,大当家的,您有什么吩咐吗?”

“我问你,山寨里的粮食怎么这么少,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哦,是这么回事,催命彪原来不是把抢来的货物都卖给了鲁家吗,我们的粮食也是鲁家给提供的,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月的粮食早该到了,但鲁家一直还没送来,催命彪都有些急了,如果不是大当家的赶得巧,恐怕今天催命彪就要去鬼门关找鲁家看看是怎么回事了?”

杨煜吸了口冷气,大声道:“我靠,不会吧。”

“什么不会啊大当家的。”

杨煜摇了摇头,苦笑道:“鲁家的粮食等不来了,至少这个月的等不来了,这个月的粮食,已经被我抢了。”

杨煜这一说,马六也是傻眼了,呆呆的道:“不会吧,大当家的,鲁家的东西,您也敢抢?”

“抢都抢了,你说有什么敢不敢的。”

“大当家的,要是抢了鲁家的东西,鲁家绝对不肯善罢甘休啊,再说了,这鬼门关这边只有鲁家能收咱的东西,别家也不敢收啊,可要是得罪了鲁家,难不成以后千里迢迢的吧东西送给虎口关那边吗。”

杨煜叹了口气,道:“这些都是其次,关键是粮食怎么办,粮食从哪里来,我问你,从这里到鬼门关需要多长时间?”

马六挠了挠头,道:“从这里到鬼门关至少半个月,这是最少了,咱有钱倒是可以去鬼门关那边买粮食,不过鲁家手眼通天,一次买大量的粮食,肯定瞒不过鲁家的,而且就算能买到,这一来一去也得半个月,恐怕,恐怕来不及啊。”

占了林山,首先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开矿炼铁,不过要开矿铸造武器就得有人手,有人手就得有粮食,杨煜还想着马上往林山调来大量的人开始大规模的铸造武器呢,可要是没有了粮食,却肯定不行了。

杨煜沉吟了片刻之后,道:“马六,你在这里久了,什么都清楚,你觉得有没有办法能搞来粮食?”

马六苦笑了一声,道:“大当家,这山寨里能吃的东西实在不多,林山也是太小,没有什么可以吃的,草原上倒是能打些猎物,可是要满足这多人却肯定是不行的,我真是没有办法了,如果让我说的话,那就是赶紧的去鬼门关想办法买粮食,不过,还有一件事我的提醒大当家的,那鲁家真不是什么善茬,您别看催命彪在草原上耀武扬威的,可在鲁家面前,他就是个屁,现在算时间的话那被您劫了的驼队还不到回去的时候,可驼队一旦过了时间没有回去,鲁家必定会派人来查看情况的,大当家您还是想想怎么应对鲁家吧。”

杨煜一直想着把催命彪解决了,占了林山也就没有什么阻碍了,却没想到杀了催命彪,占了林山却得面对鲁家这个大麻烦了。

豹威没有去搜刮东西,收敛了他那个族人的尸体之后,就一直跟在了杨煜身边,这时听到杨煜和马六的对话,见杨煜为粮食发了愁,思忖了片刻之后,却是上前道:“头领,草原上的猎物不少,如果打猎的话,至少这一个月的粮食不用犯愁的。”

杨煜微讶道:“哦,只凭打猎,真的能养活咱们现在这两千来口人吗?”

豹威微微一笑,道:“头领,时间长了不行,不过只是一个月的话您绝对不用为了吃的犯愁,他们,他们打不到太多的猎物,我们能,还有狼人,他们更是打猎的好手,如果我们多派些人手打猎的,绝对没有问题的,不过时间不能长了,一旦时间长了的话,林山周围的大小活物绝了根之后,要打猎就只能往远处去了,到时候打一次猎耗费的时间也会太长。”

杨煜点了点头,笑道:“这就好,这就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不过光打猎肯定不是长久之计,现在还是得想想办法怎么能弄到大量的粮食。”

杨煜的话音刚落,却见杨大嘴抱着个盒子走了过来,一待见到杨煜之后,便兴冲冲的道:“大哥,我从催命彪的床上发现了一个暗格,嘿,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弄开,然后发现里面有这么一个盒子,装的全都是些宝石,我想着催命彪把这盒子藏得这么严实,里面肯定是值钱的好东西,你来看看吧。”

杨大嘴打开了盒子之后,却见里面装了一些大小不一颜色也各不相同的宝石,杨煜随手拿起一块看起来最大的红色宝石之后,仔细端详了一番,却觉得手里的宝石好像也不是太好,虽然是通体火红之色,却既不晶莹也不透亮,此前在搜刮的到的财物里也不是没有宝石,比起那些晶莹剔透又打磨出各种形状的宝石来说,他手里拿的好像还不如那些宝石好。

杨煜看了一眼之后,拿着问他身旁的马六道:“你认识这东西吗?”

杨煜话出口之后,却见马六又陷入了痴呆状态,就是站在那里傻愣愣的看着杨煜手里鸡蛋大小的红色石头,连嘴角流下了好长的口水都不知道。

杨煜没好气的拿着宝石在马六眼前晃了一晃,却见马六的视线随着宝石来回移动,却还是痴痴呆呆的摸样,杨煜好气又好笑,将宝石猛地一收之后,却见马六激灵灵的一下就醒了过来。

马六一回过神来之后,用力晃了晃头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嘴角耷拉着口水也不知道擦,却是有气无力的道:“恭喜大当家,贺喜大当家的,您手里拿的可是好东西,真正的好东西啊,那边的一大堆金银财宝,都比不上您手里的那颗五行石。”

第六十章 故人重逢

“五行石,很值钱吗?干什么用的?”

杨大嘴本来是双手捧着盒子,但听到马六说盒子里装的五行石之后,下意识的把盒子整个拦在了怀中,待听到杨煜话之后,杨大嘴立时道:“大哥,你连五行石是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五行石到底是干吗用的,很值钱吗?”

杨大嘴一脸狂喜之色,道:“这五行石就是天地孕育出的富有五行之力的宝贝,你手里拿的就是火力之石,那些术者可以从五行石里提取五行之力所用的,也可以用五行石直接发动攻击,对于术者来说,这五行石可说是消耗品,也是必不可少的宝贝,在神州的话,这些五行石都是有价无市,我原来就听说过五行石,只是从来没见过,要不然早就认出来了。

这些五行石有大有小,但从色泽来看,品质都还不错,我虽然不知道现在神州五行石的行情,但可以肯定这些五行石价格不菲,只怕大当家手里一块就要万金之数吧。”

马六在一旁接口道:“咱们神州的术者人把这五行石当宝,可在西夷人眼里这五行石除了当饰品根本没有别的用途,所以在西夷收购的价格极是低廉的,白家的商号砸西夷最主要的生意就是收购五行石,这些年西夷的五行石价格虽然也涨了起来,不过嘛,大当家手里的那块五行石在神州少说能卖万两黄金,可是在西夷的收购价嘛,绝对超不过黄金百两的。”

杨煜顿时吃了一惊,道:“一来一去能差这么多?那白家岂不是赚大发了。”

马六苦笑了一声,道:“何止赚大发了,这么说吧,大武的国库和白家比起来,绝对是白家更有钱。”

杨煜听得咋舌不已,摇了摇头之后,将手中的红色五行石对着太阳看了看之后,道:“这块红色的五行石是火系的吧?我看里面还有别的颜色,你给我讲讲都都是什么的,啊,还有,这价钱是怎么算的呢?是论大小还是论什么的?”

“五行石分作五色,分别是黑、绿、白、红、黄,对应着金木水火土五系,这其中以火行和土行之石最为常见,而且说是石头,其实也不尽然,那木行之石,需要在百年大树之中偶有所见,其性非石非木,而金行之石呢,却是在矿脉之中才有产出,其性质却是金属之物了,而水性行之石只有在大江大河或是海底下的有产出,色泽为半透明的白色,是最为难得的五行石,至于火行之石嘛,却是在火山喷出的岩浆冷却后的岩石里就能找到,虽然少见,但开采容易,所以还算常见,而土行之石却是在地下便有出产,各地都有,是最为常见的的五行石了。

大当家手里拿的是火行之力的五行石,鸡蛋大小,算是极为难得了,以万两黄金卖出轻而易举,不过那盒子里虽然最大的五行石就是这块火行石,不过最值钱的却是那枚白色的水行之石,虽然只有指甲盖大小,但氺行之石最为难得,所以价格也就高了,之石指头肚大小的那块,就值万两黄金啊。”

杨煜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你这张嘴就是万两黄金,闭嘴就是万两黄金,这黄金也太不值钱了吧?我说,这万两万金能买多少东西?”

马六苦笑了一声,道:“谁不知道这五行术者是天底下最有钱的一帮人,说是万两黄金嘛,其实也就是拿黄金来衡量五行石的价值罢了,真正好的五行石,又那里会拿出来卖呢,若是能有五行石,便可以以五行石为代价请术者帮忙,在能接触到五行石的人眼里,黄金算的什么,真正有价值的,还是那五行术者所代表的强大能力啊。”

杨煜点了点了头,道:“你要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我就说嘛,这五行石再少,现在这不就有半盒子嘛,要按你说的价钱,起码能值个五六十万两黄金吧,这么多的金子,哪里去找呢,根本想卖都没地方去卖吧。”

马六小心的道:“大当家您这就说错了,神州的金矿是比较稀少,原来一两黄金能兑换五十两的白银,不过西夷大陆上金矿却是极多的,这些年经由行商,神州的货物源源不断的输入西夷,换来的却是大量的真金白银,五六十万两黄金身家的富豪,在神州也是挺多的。”

杨煜一直想对这个世界多了解一些,可是罪民和兽人在沙漠里呆的久了,与外面的世界不免有些脱节,这时难免遇到马六这么一个明白人,当下就有好多想问的,思忖了片刻之后,杨煜道:“咱们一直说这五行术者,那我问你,你知道西夷有魔法师的吧?这五行术者和魔法师是一回事吗?”

同样的话杨煜也曾问过高永明,不过高永明学是学过术法,可是连个皮毛都没接触到,而且对于西夷的魔法师更是一无所知,所以杨煜才会问起马六同样的问题。

马六恭声道:“神州的五行术法和西夷的魔法看起来差不多的,原来我们打劫一支西夷人的商队时,曾和魔法师交过手,魔法师也是能以水火伤人,是极厉害的手段,这一点和神州的五行书法差不多,不过本质上却是有些差别的。

五行术法与魔法最大的区别就是,魔法可以无中生有,五行术却不可以,五行只能控制世间的五行之物,除此之外便无能为力了,但我听说魔法不光有风系魔法,还有什么光明黑暗的系别,论种类是比五行之力多处许多的,但五行术者只要五行之力够强,搬山倒海也是小事一桩,而魔法却是只能控制自己创造出来的产物,不管魔力多强,也无法移走一座小丘,最多是用魔法将之完全毁灭就是了,我听人说过,五行术法的本质是控制,而魔法的本质吗,却是毁灭。”

“那五行术法和魔法那个更厉害一些?”

“五行术法与魔法谈不上谁更厉害,只能说各有所长吧。”

杨煜点了点头,道:“不错,有机会都得试着学一学。”

马六陪笑道:“大当家天资无双,只要想学,那肯定是能学成的。”

杨煜哈哈一笑,把手里的五行石放回合资之后,笑道:“马六啊,你这名字不怎么样,姓却是极好的。”

马六微微一怔,当即躬身道:“大当家此话怎讲?”

杨煜微笑道:“你这马屁拍的震天响,果然没白姓了这个马。”

马六连连摇头,道:“大当家这话就不对了,小的句句出自真心,绝不是拍马屁的。”

杨煜心情舒畅,不由又是一笑,道:“好了,别忙着拍马屁了,先跟我去看看那些奴隶,回头我还有许多事要问你,不过现在却不急于一时。”

马六心下十分高兴,急忙道:“全听大当家的吩咐。”

这时杨大嘴抱着盒子,在一旁急道:“大哥,那着盒子怎么办?”

杨煜挠了挠头,道:“这盒子里的东西到是挺值钱,不过总不能一直拿着吧,要不你找个地方藏起来?”

杨大嘴连连摇头,道:“那可不行,放哪里我都不放心,我还就是拿着吧。”

杨煜急于去见见那些奴隶,急切间也不知道该把那些五行石放在那里,于是就让杨大嘴抱着盒子随他一起去见见那些奴隶。

杨煜除了要安抚奴隶们好让他们安心之外,也想从奴隶里挑些人出来开矿,虽然这些奴隶随着催命彪的死已经变成了他的,不过杨煜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奴隶的存在还是无法接受,不过接受不了归接受不了,但放那些奴隶马上离开却是不可能的,杨煜只怕放奴隶们离开之后,会把兽人离开沙漠的消息也给传出去,所以就得想个妥善的法子先安置那些奴隶了。

奴隶们都居住在前院,而为了便于照料马匹,马棚也在前院之内,林山山寨所占的地方其实不小,但五百多匹马的马棚就占据了大部分的空地,所以地方就显得狭小了许多,而和马棚比邻而居的奴隶们所居住的地方就更小了,三百多个奴隶被从木屋里带出之后,只能挤在他们居住的木屋和马棚间的小片空地之上,好在高永明曾在林山山寨当过一年多的奴隶,和绝大多数奴隶都是混熟了的,这时高永明已经先来了前院安抚那些奴隶,所以奴隶们倒是没有害怕,还都隐隐有些兴奋。

待走到前院之后,正在和相熟的奴隶大声谈笑的高永明立刻迎了过来,大声道:“大哥,在我走了之后催命彪又掳来的十几个奴隶,现在一共是三百四十五个奴隶,其中有不少人原来都进过矿洞采矿的。对了,还有五百六十匹马,不过这些马的草料都不多了。”

杨煜听得心里一喜,奴隶里有人曾经采过铁矿,那开矿炼铁的进度就能加快许多,杨煜虽然知道怎么把铁矿练成铁,可怎么把矿采出来却是一无所知,现在有了熟手,事情就好办多了,得到了一个好消息的杨煜,自动把五百多匹马的草料快要断了的消息给忽略了过去。

杨煜走到奴隶们身前,大声道:“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催命彪已死,而我呢,是不打算把你们当成奴隶的,也就是说,从现在起你们已经不是奴隶了。”

虽然已经得到了消息,但这话从杨煜嘴里亲自说出来后,还是让奴隶们一阵骚动,当时就有奴隶欢呼了出来,更有些奴隶跪在地上就开始给杨煜磕头,一时间乱哄哄的闹成了一片。

杨煜伸出双手示意奴隶们安静下来,待一种奴隶慢慢的平静下来之后,杨煜大声道:“你们别急着高兴,你们虽然不再是奴隶,但一时间也不能马上自由,限于重重原因,我不能马上放你们离开,所以你们还得在这里多留一些时候,不过你们放心,最多一年,我绝对能放你们走。”

杨煜的话然让原本还兴高采烈的奴隶们稍稍有些失望,不过最多一年就可以离开,比起一辈子要在林山等死的下场来说,绝对是天壤之别,这些奴隶虽然有小小的失望,不过还是对杨煜发自内心的感激,绝大多数的奴隶还是衷心对杨煜说着感激的话。

杨煜再次示意奴隶们安静之后,大声道:“你们留下的这段时间里,该做什么还得做什么,不过你们绝对不会受到随意打骂,也不会再像以前随时有可能被杀,你们不是以奴隶的身份,而是以雇工的身份留下来的,做一天的工,我就给你们发一天的钱,而且我给你们发最高的工钱,工钱一天一结,让你们就算留下来,也绝对不会白留。”

说完之后,杨煜向身边的马六低声道:“我说,有没有可以参考一下的价钱来雇这些人?就按他们平时干的活来说吧,工钱的多少钱一天?”

马六一脸的不可思议,道:“大当家,您杀了催命彪,这些奴隶也还是奴隶啊,您怎么肯把他们给放了呢?而且放就放了吧,您还给他们发工钱,这,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啊?”

杨大嘴不耐烦的道:“大哥问你你就回答,说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

马六点头哈腰的道:“是,是,小的知错了,大当家的,按他们做的活计来说嘛,在神州一天的工钱多的也就是二百文钱,少的只有五十来文钱,不过砸草原上做工,那价钱肯定是要高一点了,我想,有神州的三倍绝对够了。”

杨煜新得了好几十万两的身家,还是黄金,换成白银的话,至少也过几百万两了,这一天一说就是几万几十万的数目,乍一听几十上百文的钱,杨煜想放在心里都难,当下大手一挥,对着众多的奴隶大声道:“你们这里做一天工,我给你们发一两银子,活干得多的,活苦的,我给发更多的银子,一天一结,绝不食言。”

杨煜这番话立刻让奴隶么炸开了锅,当下就有胆大的奴隶大声喊道:“大当家的,您可不是在消遣我们吧?小的只求能自由就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您老人家,这一天一两银子,我的天,那可不是个小数啊。”

不等杨煜开口,马六立时向前一步,大声怒道:“大胆,大当家的是什么身份,那里会消遣你们这些烂命鬼,还不快谢过大当家的恩情。”

奴隶们大多识得马六,此时见马六开口怒斥,立刻乌压压的跪倒了一片,口中只是称颂杨煜的恩情,而杨煜待众奴隶全都跪下之后,却是大声道:“都起来了,不过你们都记住了,我会给你们自由,也会给你们银子,但你们在留下的这段时间里最好老老实实的,踏踏实实的干活,我这里不养闲人,更不养偷奸耍滑无事是非之人,诸位切莫自误就好。”

说完之后,杨煜对跪倒在地上的众多奴隶挥了挥手,然奴隶们都起来之后,对一旁的高永明道:“待会儿你把他们的名字都登记一下,把他们原来所干的活计都记下了,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就是,不过一定要把原来曾经采过矿的人都挑出来,除了必不可少的职位之外,其余的都拉去采矿,凡是采矿的一天给发上二两银子,干的多的有赏,偷奸耍滑的一概全都给我挑出来,一分银子也不给,让他去给我干最苦的活。”

高永明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问过了,采矿的工具也都有的,就在库里存着,要是快的话,今天就可以开工干活儿。”

“越快越好,咱们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银子,让他们好好干,比什么都强。”

杨煜的话音刚落,却听奴隶里有人颤声道:“敢问大当家的,可是杨小哥吗?”

杨煜听着说话的声音好像有些耳熟,当下转身向奴隶群里看去,却见一大片衣衫褴褛的奴隶群里慢慢的走出了一个头发花白的奴隶,杨煜定睛一看,却见那奴隶赫然正是对他有恩的赵大善人赵义兴。

杨煜大吃了一惊,当下分开众人向赵义兴快步走去,待走到赵义兴身前之后,杨煜一把掺住赵义兴的胳膊,惊道:“果然是您,赵先生,您怎么也在这里。”

上次见到赵义兴的时候,赵义兴一副富家翁的模样,而此时再看赵义兴,出了比上次见到的时候瘦了许多之外,衣服也是脏乱不堪,在消瘦了许多的身子上空荡荡的挂着,被杨煜搀住胳膊之后,赵义兴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呆呆的看了杨煜许久之后,两行清泪刷的就流了下来,嗫喏道:“果然是杨小哥,我听声音像是您,但您的容貌大改,我却是不敢相认,那小五也说是您,我这才敢开口一问,没想到,果然是杨小哥。”

若非赵义兴相助,杨煜很有可能就被赵义兴的护卫苏老大他们卖给了白家当奴隶了,除此之外,赵义兴还有赠袍赠靴之恩,杨煜现在身上所传的靴袍,就是当初赵义兴送给他的,杨煜念念不忘想报答赵义兴对他的恩情,一直想再见赵义兴,但却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形之下与赵义兴重逢。

第六十一章 幕后黑手

“赵先生,你是怎么沦落到这里来了?你的护卫们呢?”

赵义兴泪流满面,道:“唉,我去西夷还算顺利,在鬼门关把货物出手之后,再往回赶的路上,遇到了催命彪,本来以为交上买路钱就能平安的,结果也不知怎的,催命彪上来就下令把我的护卫屠戮一空,却把我和小五他们都掠到了这里,后来才得知,苏老大他们有功夫在身,催命彪是不会留他们活命的,而我和小五他们一些佣工对于催命彪没有什么威胁,这才侥幸能活下来。”

杨煜慨然一叹,道:“能活下来就好,赵先生,从现在起您就没事了,且放宽心就好。”

赵义兴凄然一笑,道:“杨小哥,哦不,大当家的,求您能看在咱们曾有一面之缘的份上,就放老朽回去吧,我只怕再不回去,我的家业就彻底完了。”

“赵先生这话说的,您与我有大恩,岂能就这么走了,我说过,我一定要报答您的,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哪能就让您这样就回去呢,您且放心就是了。”

赵义兴有些惶恐,他对杨煜的恩情,也只是止于一双靴子一件长袍,另有就是说了几句话,让杨煜逃过了被卖做奴隶而已,对于赵义兴来说,这些都是看杨煜可怜,随手也就打发了的小事而已,也不敢因此而觉得对杨煜有多大的恩情,只求能够活着回家就好,至于其他的,却是想都不敢想了。

赵义兴自觉没有做什么,但杨煜可不这么认为,不说是赵义兴让他免于被卖做奴隶,只是赵义兴所赠的靴袍和面饼,对于杨煜来说是珍贵到了极点的,所以赵义兴自觉没有对杨煜有多大的恩情,但杨煜可不这么认为,杨煜煜的信条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对我有恩,我就对你有义,受人大恩,又是见到赵义兴此时的惨状,又怎么可能就这样让自己的恩人离去。

赵义兴本是个富家翁,被催命彪掳来已有两个来月缺衣少食,还得承担这繁重的体力活,身体状况很是不佳,本已陷入了绝望,以为要在这林山送命了,没想到峰回路转,却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