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霸寇-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潜阶宥蓟崃⒖讨葱校也淮虬氲阏劭邸

但杨煜说出自己的计划后,狼人和豹人所作的只有完全配合,在成为两族的共主之后,杨煜有了绝对充裕的人手来对林山发起攻击,如果不是怕引起虎人和熊人的注意,杨煜能拉上几万人来抢小小的林山,但杨煜还是选择了用少数精锐来突袭林山。

杨煜用来袭击林山的是一百个豹人,还有一千个狼人,这其中每个豹人都装备了两只三棱刺,是夜袭的主力,而一千个狼人,却是只有一百出头装备了武器,不过狼人身边必有狂狼跟随,一千狼人加上狂狼,就算手无寸铁,也能发挥出不俗的战力,如果林山的马匪不肯投降,这一千狼人就得赤手空拳的硬拼了,但如果马匪确如高永明所说,一旦杀了催命彪之后就会投降的话,那这一千狼人就可以接收马匪的武器之后用来看管马匪。

人多了之后目标也就大了,为了不被金水河边商队发现,一千多人分了好几次才全都渡过金水河,而渡过了金水河之后为了不被马匪发现,整个队伍又是昼伏夜行,又走了两个晚上,到林山山脚的时候,已是第二晚的三更天了,让队伍稍事休息了一下,到了发起夜袭的最佳时机五更天之时,杨煜终于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豹威带领着一百个豹人走在最前面,豹人天生一双夜视眼,虽然只有极其微弱的星光,但豹人却几乎不受影响,而且豹人赤脚走在地上连一丝一毫的是声音都不会发出。

杨煜的眼睛可不能在黑漆漆的夜里不受影响,所以杨煜只能紧随在豹人队伍之后,虽然已经尽量不发出声音,可是皮靴踩在地面上还是会发出轻微的声响,虽然声音不大,可在一片寂静的夜里听起来还是显得很响,不过好在距离还远,这点声响还不足于惊动山寨内的马匪。

杨煜身边的是高永明和杨大嘴,高永明熟知山寨内的地形,所以非来不可,但杨大嘴其实本不必来的,可杨大嘴得知要让他留在劫余村铸造武器,从此不再参与战事之后,却是死活不干,说什么也要跟着杨煜身边,而秦守义也是不肯留下,一心跟杨煜出来,所以杨大嘴和秦守义有空闲就和杨煜求情,后来孙守德和白正行也觉得杨煜身边该有几个人护卫才行,也是替他杨大嘴两人求情之后,杨煜才答应了让杨大嘴跟随,不过秦守义年纪还是太小,所以这一次夜袭林山就没让他来。

等到了山寨大门之前,豹威停了下来,挥了挥手之后,百余个豹人迅速分散,悄无声息的沿着木制的寨墙散开,只等杨煜一声令下,就要翻越木墙而入。

杨煜看了看寨门,寨门和寨墙都是由圆木钉起而成的,高有三米左右,对杨煜来说却是不太容易翻过,不过看豹威的样子,好像不把寨墙放在眼里。

豹威点了点头之,示意寨墙没有妨碍之后,杨煜将手一挥,得到信号的一百个豹人立时攀援而上,高有三米的寨墙对他们来说形同虚设,完全没有形成半分阻碍,而且翻越寨墙的过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杨煜就在山寨大门口处等着,寨门在里面上了栓,只需豹威他们进去后打开寨门就可以,等听到寨门后面传来噗噗两声轻响后,杨煜知道里面已经动了手,看守寨门的两个马匪已然送命。

寨门由圆木支撑,颇为沉重,开启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发出了一些声响,豹威和一个豹人把寨门打开了一条缝,足以容纳一人进出之后,便不再继续开门。

杨煜侧身从寨门进入了山寨之后,豹威向杨煜点了点头,轻声道:“弟兄们都已经就位了,所有小些的屋子都有人负责。”

杨煜点了点头,轻声对身旁的高永明道:“你和豹威去找催命彪,一旦被人发现,立刻强攻,如果一切顺利,你们开始动手之后,我带大队人马支援,去吧。”

高永明没有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之后,带领着豹威和十几个豹人,悄悄的从一栋栋的木屋间摸了过去。

高永明对山寨内的地形很熟悉,但过了前院之后,便是马匪居住的地方了,这里高永明却是比较陌生,从响起鼾声的几栋木屋前慢慢走过之后,已能看到几处单独的小屋,这些小些的屋子都是石头垒砌而成的,要比木屋结实的多,而这些石屋内居住的就是马匪里身份较高的催命彪心腹。

这些小屋就是这次夜袭的主要目标,虽然知道这些小屋旁边肯定已经有了豹人埋伏,可高永明使劲观察,可没发现有任何豹人的踪迹,暗自惊讶豹人的隐匿功夫,高永明四下看了看之后,却发现因为天色太黑,又不是太过熟悉,所以在稍远些的地方却是分辨不出那个才是催命彪的住所,只能走进了看。

高永明不由自主的抽出了背在身后的长箭,慢慢的向一片只能看出黑呼呼的轮廓的小屋走去,高永明无法做到像豹人一样足下无声,虽然已经尽量小心,却还是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小小的声响,这声音虽然不大,却也足以致命。

就在高永明终于指向了一栋石屋之后,站在高永明身边的豹威轻轻摆了摆手之后,十二哥豹人立时向高永明所指的石屋摸去,而每一栋石屋旁都埋伏有七八个豹人,当看到豹威向催命彪的石屋走去之后,一旁埋伏的豹人也从暗处现身,准备和豹威一起对石屋发起突袭。

等到了石屋的门前之后,所有的豹人也都做好了突袭的准备,等豹威的右手举起,又重重落下之后,一百个豹人同时发动了袭击。

当豹威终于发出了信号之后,在豹威身前的一个豹人猛然向房门踹去,木头制成的房门哪能经受住这一脚,登时便四分五裂,可是就在哪豹人一脚破门之后,一抹刀猛然闪过,将踹门豹人的一条腿齐根斩落。

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当豹威看到那抹刀光的时候,踹门的豹人已经血花四溅断了一条腿,让豹威根本来不及救援,而被砍了一条腿的豹人也是极为硬气,虽然一条腿齐根而断,但哪豹人却是哼也没哼一声,当失去重心的身体向前倾倒的同时,那个豹人却是剑手中的双刺一上一下向前急刺而去,可是他手中的双刺刚刚递出,一抹刀光再度闪过,将那个豹人的双手也是齐齐砍断。

催命彪急切间不敢出声,他张口一喊就会乱了气息,出刀便会受到影响,所以闷声只是疾砍,他故意不杀那豹人,只是出刀砍了对方的双手一腿,就是想让那豹人吃痛之下大喊,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急切间断手断腿的豹人竟然还是一点声音都不出,只用一条单腿在地上用力一登向前滑出之后,竟是张口向他的小腿咬去。

催命彪在挥刀将那个豹人的头颅砍下的同时,感到了害怕,虽然急切间不知道袭击的人是什么来头,但催命彪知道,这些人,不好斗!

说起来也是催命彪命大,他本来在熟睡之中,但在睡梦中却是听到了一丝脚步之声,林山山寨安稳已久,所以催命彪也没有想到会有人虎口拔须,但催命彪能成为林山之主却也不是只凭着身手出众,很快催命彪就察觉到了不对,因为如果是有马匪起夜的话,脚步声不会刻意放的这么低,虽然没有想到会是有人夜袭,但催命彪还是起了警觉之心,不过催命彪发现的还是有些晚了,等他起身拔刀的同时,豹人已经踹开了他的房门。

催命彪的房子是石屋里最大的,但还是太过狭小,催命彪不想被堵在屋内,所以在出刀砍倒那个豹人的同时,催命彪向前急越,想冲出石屋,可他刚刚向前探出一步,两柄黑黝黝的三棱刺便以极快的速度,一上一下分向他的胸口和小腹刺来。

第五十六章 刀,不是这么用的。

豹威双刺一击狠辣迅捷,但战斗发生在门口的位置,豹威无法发挥身形多变速度快的优势,急切间刺出的双刺却是奈何不得催命彪,被催命彪连续将双刺格挡开来之后,当胸急刺而来,让豹威不得不闪开了堵住的门口。

一待逼退豹威露出了门口之后,催命彪长身而起,一刀护身,将门侧刺来的三棱刺劈开之后,一个纵掠便冲出了狭下的石屋。

催命彪如同一头大鸟,在豹威的头顶上飞扑而出之后,长刀妙到巅峰的刺出,刀尖在一个脚下豹人向上刺出的三棱刺尖一点之后,接力再度跃起,堪堪就要飞出豹人的包围圈,只要催命彪能够脱离包围圈,纵使豹人速度再快,却也难以再度将催命彪包围起来,而以催命彪的身手,只要不是身陷重围,就算围攻他的豹人再多,也只能被他一一击杀。

可是就在催命彪将凝聚了生平最巅峰的本事,在三棱刺尖上接力飞起之后,眼看就要飞离豹人的豹威,但“嗡”的一声响后,催命彪隐约间看见一道毫光以极快的速度向他心口飞来,催命彪在空中避无可避,刹那间不及思索,凝聚全身的力气挥刀而去,将向他心口而来的毫光劈落。

那道豪光正是高永明所射出的长箭,虽然被催命彪一刀将长箭劈落,但催命彪也被逼得从空中掉落下来,正落在了豹人的人群之中,而一待催命彪,登时便有四个豹人同时向催命彪刺来,但催命彪一个夜战八方之势,口中大喝一声之后,挥刀转了一个圆圈,将八柄三棱刺全部磕到一边。

催命彪心中惶急万分,虽然他手下的马匪大多是平庸之辈,但他的十几个心腹却都是身手不凡之人,其中更有六个是四级好手,随他劫掠多年,只有稍有不对肯定就会前来相助,可是这一番打斗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至少那几个四级的人早该发觉不对有所防备才对,可是催命彪一声大喝之后,不但不见有人前来相助,反而从一栋栋心腹所居住的石屋里出来了好多豹人向他急扑而来。

只是瞬间催命彪就知道大势已去,虽然从未和豹人交过手,但催命彪也知道豹人的威名,虽然豹人没有像人类那般成系统的武学,但只凭豹人天赋却也足以和四级好手一较高下了,况且豹人的数量还是极多,他的那几个心腹手下显然已遭大难。

催命彪枞横草原多年,在金水河商道之上也算是凶名赫赫的人物,可是一瞬间,催命彪身上便吓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不知道这些豹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不知道他们所为何来,但催命彪知道这些人绝对不会给他一条活路。

知道已陷入绝境,催命彪唯一的念头就是逃,情急拼命之下,催命彪超水平发挥出了五级巅峰的水准,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将向自己刺来的三棱刺全都挡开之后,催命彪一声大喝道:“敌袭,迎战。”

催命彪不想依靠那些马匪挽回局面,他只想让借众多的马匪从屋里冲出来的混乱之时有机会脱身就好,可是催命彪很快就是失望了,早前他一声大喝的时候,酣睡之中的马匪就有不少人被惊醒,直到他再度大喊一声,那屋里的马匪却还是乱糟糟的一片,虽有有三五个马匪光着身子跑了出来,却立刻就被早有准备的豹人一个个的刺到在地。

从头到尾,没有一个豹人发出声音,就是围着催命彪不住的乱刺,而催命彪拼尽了全力,也只能把向他刺来的短刺格开而已,至于反击却是想也不用想的,不过催命彪的一身本事也显露无疑,虽然被六七个豹人围在中间不住的攒刺,却始终未能伤到催命彪的分毫。

在六七个豹人之外还有十余人提高了精神围成一圈,如果没有人救,催命彪绝难逃得出去,而把催命彪牢牢困住之后,豹威也不着急,只是和众多联手的豹人一起对催命彪游。

眼看着靠近的豹人越来越多,催命彪情急之下,突然大声喊道:“住手,我投降。”

催命彪一声大喊之后,豹威却是微微一愣,他们只考虑如何将最厉害的催命彪击杀,却从未考虑过催命彪会投降,而其余的豹人听到催命彪的喊声之后,都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该继续出手还是停下,就是这么一犹豫,手上的双刺也是一滞,而催命彪也终于得到了喘息之机,瞅准了以个空挡之后,催命彪再度飞身而起。

高永明无法加入道豹人的战团之中,而豹人的团团将催命彪围住之后,高永明也没有射箭的空挡,于是就一直提高了惊觉,以防催命彪脱围而出,而催命彪一声大喊给自己找了个机会从豹人群众再度飞身而起的同时,一直高度惊觉的高永明却是没有被催命彪的喊声所迷惑,眼见一刀黑影再度升空,高永明立时就是一箭射了出去。

催命彪没有忘记还有一个弓箭手,早已做好了准备,虽然身在空中,但一刀把袭来的长箭劈落之后,飞在空中的身体却几乎没有受到影响,轻飘飘的便落到了高永明的身前不远之处。

催命彪已拿定了注意,要想活着离开,就必须解决会一直放冷箭的那个弓手,所以朝着高永明落下之后,身形一摆便向高永明掠去,只要解决这个弓手没有了后顾之忧,催命彪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离开。

眼看着催命彪已到了身前,大吃一惊的高永明不假思索,立时又是一箭射出,借催命彪闪避射出的长箭之机,高永明就势玩身边的地上一滚,堪堪躲开了催命彪势在必得的一刀。

高永明躺在地上已无法开弓放箭,而催命彪就在他的身旁一侧,高永明就算与催命彪面对面打上十足的精神,也躲不开催命彪的一刀,更何况躺在地上,眼看豹人与催命彪还有五六步的距离无法及时相救,可是就在高永明绝望之时,却发现杨煜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他和催命彪冲了过来。

杨煜的速度很快,极快,以至于催命彪都不及结果了就在他身旁的高永明,虽然只需轻轻一刀就行,但催命彪却连这点时间都没有。

杨煜带着狼人来的正是时候,当他听到木门被踢爆的声音之后,便立刻带着所有的狼人冲了进来,而听到催命彪的大喝之声后,杨煜更是顺着声音便找了过来,一路上没有遇到万和反抗,轻轻松松的就找到了催命彪。

杨煜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又把大部队远远的抛在了身后,虽然同时起步,虽然狼人骑在狂狼背上,而狂狼又以短距离的冲刺速度闻名,可杨煜却把众多的狼骑足足拉开了有三十步的距离。

带着一股风声,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杨煜杀到了催命彪的眼前,扬起刀来借着奔跑的高速,狠狠的想催命彪劈了下去。

杨煜的速度把催命彪吓了一跳,虽然急于脱身,但催命彪却不敢转身就走,如果他能将迎面而来的杨煜杀掉或逼退再跑,就能从狼人和豹人之间的空挡扬长而去,可如果他转身就走,却只能被杨煜赶上一刀砍死,所以催命彪选择了面对面的硬拼。

虽然杨煜的其实很惊人,但催命彪却没把杨煜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背后的豹人才是最大的威胁,而眼前看起来气势惊人的一刀,却让催命彪嗤之以鼻,如果有时间,催命彪绝对不介意教教他刀是怎么用的,虽然情势危急,但催命彪一瞬间闪过的念头却是这刀看起来有气势,却也完全没了后路,只要挡下或避开这一刀,就只能任人宰割了,所以,在催命彪眼里杨煜已经是个死人了。

催命彪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虽然闪过了许多念头,却只是一瞬间的事,催命彪的动作一气呵成,横刀,前掠,他有信心只要挡住了这石破天惊的一刀,只需反手轻轻一划就能将这个看起来傻愣愣的家伙丢了小命,然后他已经弓身朝着空挡掠了出去。

打算很好,可催命彪却失算了,当他的身子只是向前刚刚掠出了些许的时候,手中的长刀却感觉一股不容反抗的大力袭来,随之只觉腰间一痛之后,催命彪便飞掠而出。

催命彪借着急掠而出的势头高高飞了起来,不过,只有上半身而已,看着自己腰部以下留在了原地,催命彪只觉一阵恍惚,在落地在前,却是只来得及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话:“不该是这个样的啊…”

一刀将催命彪个腰斩了之后,杨煜没有收的住脚,又向前跑了老远才停了下来,而待他停了下来之后,杨煜才反应过来,那个被高永明和豹威他们围攻的人应该就是催命彪吧,他竟然一刀把催命彪给砍了?他竟然一刀把一个五级的高手个砍了?

等他扭身回去,看着高永明从地上一跃而起,对着他跑来的同时还在大喊道:“催命彪死了,催命彪死了,大哥,你杀了催命彪!”

第五十七章 跟我混

听到高永明的喊叫声,确认了自己所杀的就是催命彪,杨煜不禁大喜,但也只是一闪念的功夫,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还有好几百个马匪等着处理呢。

杨煜挥了挥手,示意赶来的狼骑将马匪所居住的木屋团团围住之后,大声喊道:“里面的人都给我听着,催命彪已经死了,想活命的,一个一个的出来,把武器丢在门口,要是谁敢反抗,杀。”

猝然遭袭,在睡梦中被惊醒的马匪早已乱成了一团,木屋内纷纷攘攘的吵成了一片,但敢于从窗口或门口冲出来的寥寥无几,而冲出来的人随即便被守在门口和窗户的豹人一一击杀,听到那些冲出来的马匪响起的声声惨叫之后,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留在屋里,而杨煜一声大喊之后,木屋里立时便响起了马匪的叫喊之声,无非是不要动手我们投降出来了之类的话语。

豹人在夜晚也能视物,而马匪却是不行,所以杨煜也没人照明,就是在黑暗之中看着,这时千余狼人早已把整个山寨严密的控制了起来,每有一个马匪走出,就立刻被缴下兵器之后,抱着头走到一边蹲下,不过在走出的马匪看到袭击他们的是恶形恶状的兽人之后,还有些马匪惊恐的叫喊起来,不过干喊叫的马匪随之就被杀死,接连几次之后,再也没有马匪敢出声。

大局已定,杨煜这时才放松了下来,而豹威这时走到杨煜的身前,俯身惭愧的道:“头领,我没能完成您交给的任务,上了催命彪的当,若不是高永明机警,险些让那催命彪跑了,最后还是靠头领才杀了催命彪,属下实是惭愧。”

杨煜拍了拍豹威的肩膀,笑道:“第一次嘛,没经验也是正常的,下次就好了嘛,谁不是从陌生道熟悉的,别放在心上。”

豹威躬身对杨煜行礼之后,抱拳对高永明一脸歉疚的道:“永明,对不住了,我一时大意,却害你身处险境,若不是头领及时赶来,险些让你丢了性命,老哥对不住你了。”

高永明哈哈一笑,对着豹威摆了摆手,道:“行了,大哥说得对,头一次嘛,你下次别把人放到我前边就行了。”

豹威不好意思的一笑,道:“你放心,绝不会有下次了。”

高永明虽然受到了惊吓,但此时更多的却是兴奋,催命彪在他面前授首,而且他还是出力颇多,不由极是兴奋,高声道:“大哥,你太猛了,那一刀,啧啧,霸气,那催命彪可是五级好手,被你一刀就给砍了,真是,真是太爽了,大哥,多谢你替我师兄报仇了。”

杨煜心中也是极为得意,这一次可是绝绝对对的杀了一个五级高手,或许五级的在神州地面上算不得什么,可催命彪在草原纵横这么多年,却被他一刀给杀了,这说明什么,肯定是他比催命彪更厉害了,那既然他比催命彪还厉害,肯定比催命彪更能吃得开了。

杨煜挥了挥手,笑呵呵的道:“侥幸,侥幸,纯属侥幸,别这么夸我,我可是会骄傲的。”

高永明摇了摇头,道:“大哥,你原来真的没练过?我怎么不太相信呢,要是谁都能练上三两个月的基础刀法就能一刀把五级的高手给宰了,说出去谁信啊,反正我是不信,你肯定是深藏不露,对不对?”

杨大嘴早就到了杨煜的身边,却一直没有说话,他的任务本来是保护杨煜的,可连续两次了,每次交战杨煜都把他给远远的甩到了后边,这让杨大嘴极是懊恼自卑,和着他根本就是没用,出来也只能添麻烦而已,所以这时杨大嘴的心情极为低落,本来无意也是无颜开口说什么的,不过听到杨煜的一番话后,杨大嘴却是忍不住道:“胖子,大哥练刀我也练了,时间也是差不多,可是为什么我就不行,做人的差距总不能这么大吧,唉,反正我是不信大哥原来没练过。”

杨煜哈哈一笑,道:“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得了,别说这个了,还是先办正事,从现在起这林山就是咱的了,你们难道就不想去看看。”

杨煜对于马匪已经不放在心上,现在唯一感兴趣的就是这一战的收获有多大,当下施施然的便向着蹲在地上的马匪们走去。

走到聚成一团的马匪身前之后,负责看管马匪的狼青走到了杨煜身边,喜声道:“头儿,屋里已经没有马匪了,所有的马匪全在这里,前院的奴隶也已经看惯了起来,没有造成混乱,现在该怎么处置这些马匪呢?”

草原上马匪之间也是时常火拼的,一伙儿马匪吧另一伙给吞了很正常,今天这个当老大,明天那个当老大也很正常,这些马匪里就有催命彪吞并而来的,不过马匪和马匪之间的争斗还说,只要降了基本上也就没事了,不过这一次却是被销声匿迹几十年的兽人给连锅端了,那些被收缴了武器的马匪却是极为害怕,天知道这些兽人想干什么,,而且大武一直在妖魔化宣传兽人,说兽人都是吃人的蛮子,所以这些马匪一直在交出了武器之后极为害怕,生怕自己被那些兽人当成美味给吃了。

等看到杨煜出现,而且看上去还是那些兽人的头儿,这些马匪却是一阵骚动,不过不是害怕,却是感到有希望,不管怎么说,这些兽人听命于一个人类,想必就不会把他们给吃了吧。

一时间马匪们有些骚动,狼青登时大喝一声道:“哪个敢乱动,不要命了吗!”

一声大喊之后,有些骚动的马匪立刻安静了下来,只是眼巴巴的看着杨煜。

杨煜走上前去,对着众马匪大声道:“都不用害怕,只要你们乖乖的别动,就绝不会受到伤害。”

稍微安抚了一下马匪之后,杨煜沉吟片刻,大声道:“你们都是马匪,想必也知道规矩,我们只杀催命彪,没想着大开杀戒,你们不用怕这些兽人,他们都是我的手下,说起来我们干的也是打劫的活计,要是愿意跟着我干的,呆在原地不要动,以后就跟我混了,不愿意跟我着干的也没关系,站出来,我放你们离开。”

第五十八章 不能留后患

杨煜的说出后过了很久,围蹲在一起的马匪没有人动,也没有说话。

谁也不傻,虽然杨煜说了不肯跟着他混的也可以离开,但没有那个马匪肯相信,也不敢相信,开玩笑呢,马匪干的是刀头上添血的买卖,没听说那个马匪头子抢了人还会放人离开,都是先挑几个杀了立威才是真的,要是站了出来,不是明摆着送命是什么。

看着没有那个马匪敢动,杨煜满意的点了点头,笑了一笑,大声道:“好,都挺识相,既然愿意跟着我干,那就都老老实实的呆着,别给我添麻烦,也别给自己找麻烦,你们都会活的好好的,要是那个不开眼,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文)说完之后,杨煜随手指着一个蹲在人群里的马匪道:“你,站出来,跟我来。”

(人)那个被杨煜指着的马匪左右看了看,发现被指的确实就是自己之后,愁眉苦脸的站了起来。

(书)杨煜向那马匪招了招手,道:“你跟我来。”

(屋)带着那心惊胆战的马匪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之后,杨煜上下打量了那马匪半天,突然道:“叫什么名字?”

那马匪战战兢兢的道:“回大爷的话,小的叫马六。”

“马六是吧,叫你出来是有些事问你,你老老实实的回答,答得好了有赏,答的不好或是有什么隐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问你,你们剩下的这些人里,有没有谁是对催命彪忠心耿耿的那种,告诉你,想好了再回答,我还会问别人的,要是你答的和别热那不一样,哼哼。”

马六急忙道:“大爷,不用仔细想,我们五十个人里都有一个头目,一共是十个人这些人都是催命彪绝对信得过的,还有就是催命彪带来的几个手下和心腹,这些人平时不和我们在一起,都是单独住在那些小屋里的,不过我刚才看他们好像都被杀了,所以除了这些人之外,也就是负责带领我们的头目了。”

杨煜眉头一皱,道:“把所有头目的名字都说出来。”

等马六一连说出了十个人的名字之后,又是一脸谄媚的道:“大爷,这些人都是催命彪一手提拔起来的,对催命彪忠心耿耿,虽然身手没有那么硬,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啊,要我说您还是杀了的好,要不然难保以后会出什么乱子。”

杨煜眉头一皱,道:“哦,你倒是挺为我着想的嘛。”

马六脸色一肃,道:“大爷,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咱们虽是马匪,不过和打江山坐天下不也一样吗,您不光得把催命彪的老臣给除了,也得有您自己的人马不是,我要是第一个投靠您,那也是有功之臣啊是不是,实话跟您说了吧,我跟催命六七年了,到现在连个屁也没捞着,在人家别的马队干上几年,那个不是富得流油回去当财主了,可我们这些跟着催命彪的可倒好,有事儿了让我们上去拼命,抢来财务了催命彪和他的几个手下一分就算完事,您说这马匪哪有这么干的,就算不能在一口碗里吃肉,那至少也得给我们留根骨头吧,我跟您说吧,也就是催命彪手底下功夫厉害,几个心腹兄弟也能镇得住我们,要不然,我们早反了他催命彪了,我们就盼有人能把催命彪给宰了呢,盼星星盼月亮,可总算是把您盼来了,大爷您可真是救我们与水火之中的大恩人啊。”

杨煜被马六的一番话给说的乐了,哈哈大笑道:“难不成我还成你们的救星了,我说马六,你倒是能说会道,好,你到一旁等等,要是我问过了别人,和你说的一样的话,少不了你的好处。”

“大爷您有什么不明白的您就只管问我就对了,我在这山寨十来年了,什么都知道。”

对杨煜再三躬身作揖之后,马六被杨大嘴押送到了一旁,这时高永明轻声道:“大哥,我对马匪内部的情况不是太清楚,这马六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倒是不知道,不过这马六的名字我倒是听说过,这个人也是马匪里的老资格了,在催命彪占了林山之前就在了,听说极是贪财,不过却是挺有人味,不像别的马匪不把奴隶当人看,这个马六有时候看不过眼了,还会为奴隶说上几句。”

杨煜微微有些惊讶,道:“这个人倒是有些意思,那些奴隶还在前院被看着,待会儿了,你去露个面安抚一下,然后打听打听那些马匪是对奴隶极为严苛的,罪大恶极的,到时候把这些人挑出来杀了,这号人我看不上,又不能放了,杀了干净。”

高永明微微犹豫了片刻,道:“大哥,咱们把奴隶也留下吗?”

杨煜点了点头,道:“留下,不过是暂时的,我没想过用奴隶,不过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放他们走,免得走路了风声,总得等咱们站稳脚了,才能放他们离开,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会亏待那些奴隶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