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HP]狐狸的铂金情人-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需要哄的,哈利,不论是女孩还是男孩,你必须清楚他在想什么,理解、包容,这样你们才能长久。你要更细心一点、敏感一点,哈利。”

禹乐若有所思,德拉科的变化是在得知卢修斯怀孕的那天开始的,只不过那天他太过兴奋忽略了而已。难道是因为卢修斯的怀孕,所以德拉科打算退出?

禹乐脸色有些发青,他可没有忘了德拉科的情人宣言,他很清楚,德拉科根本没有和他天长地久的打算,他还要为了那狗屁家族结婚生孩子!屁,有经过他的同意吗?他有说过他可以离开吗?他有允许他独自躲起来自怨自艾吗?

“哈利,哈利!”

“嗯?”禹乐猛地从自己的思绪了清醒过来,“敏恩,我很累了,先去睡了。”

“好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在忙什么,既然累了就早点睡,别忘了明晚的D。A。集会就好。”赫敏很大度地道。

“那……我也可以先去睡吗?”罗恩插了句嘴,虽然他不知道赫敏和哈利究竟在嘀咕些什么,但睡觉的问题他还是听到了,也听明白了。

“等你把魔药课论文写完再说!”赫敏严厉道。

“但是我也累了!”罗恩不满地嘟囔道,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羡慕地看着上楼回寝室的禹乐的背影。

似乎在卢修斯怀孕之后,禹乐的好运气都用完了,事事不顺心,烦躁、不安、虚弱,那种会发生什么能够威胁到他的预感让他有暴力的倾向,好在他的脸上还架着一副眼镜,否则他那夹杂着暴虐、无情的暗绿瞳眸一定会吓坏很多人。

掰动着手指,禹乐细细算计着,似乎一切的迹象都指向那个脑残的魔王,但是他和德拉科在霍格沃茨,卢修斯在算得上铜墙铁壁的马尔福庄园,怎么看他们都不会和那个脑残魔王扯上关系。

抹去了额头上因为卜卦而沁出的细汗,禹乐瘫软在有求必应室的一堆软垫上,看着D。A。成员的练习,这次的训练是守护神咒。突然,一阵心悸出现在他的心中。

“哈利•;波特,先生……”家养小精灵多比突然出现在这里,他全身哆嗦着尖声说,“哈利•;波特,先生……多比来给你报信……但是家养小精灵被警告过,不能说出……”他一头朝墙壁冲过去。

禹乐一皱眉,他很不喜欢多比,即使是对他有利,可是多比除了有和普通家养小精灵一样的缺点外,最主要的,是他缺乏忠诚,或许那种自主使得他很特别,但也使他失去了作为一个家养小精灵最大的优点。

“多比,我命令你不准再惩罚自己!”禹乐命令道,“究竟出什么事了?”

好在多比戴了有八顶帽子——都是赫敏做的针织帽,所以从石墙上弹了回来,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哈利•;波特,她……她……”多比一副想要惩罚自己又由于禹乐的命令而不能惩罚自己的矛盾样。

“乌姆里奇?”禹乐眉一挑,在霍格沃茨,会挑事的,也就只有她了,“她发现了这件事,发现了我们,发现了D。A。,是不是,多比?”

多比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大大的眼睛四处转动,在寻找着惩罚自己的方法。

“她就要来了?”禹乐的话音里反常地带上了一丝轻快,怒火却在蹭蹭地往上涨,看来老虎不发威,还真把他当成HELLO KITTY了,更何况狐狸都是小心眼的。

多比发出一声难听的哭号,开始用两只光脚使劲敲打地板,“是的,哈利•;波特,是的……”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禹乐走到墙边靠了上去,伸出食指和中指,随意地在墙上敲了敲。

“嘿,小宝,帮个忙。”禹乐低喃道。

石墙上立刻出现了红、黄、蓝三个通道。

“格兰芬多的走红色通道,赫奇帕奇的走黄色通道,拉文克劳的走蓝色通道,这通道直接连接到了各学院的公共休息室。”禹乐懒洋洋的,似乎一点也不紧张,“还不快走!”

原本都很紧张的人们似乎被禹乐感染了,一个个都放松了下来,特讲究秩序地依次走入了通道里,本就不多的人,也就花费了一分钟就疏散完毕了。

“多比,会厨房去,记住,今天你哪都没去。”禹乐叮嘱了一声,走入了红色通道。

“是的,哈利•;波特。”多比啪的一声不见了身影。

而正准备抓捕D。A。众人的乌姆里奇纠集了一帮学生在迷宫一般的霍格沃茨的走廊和楼梯上转着,就是怎么也走不上八楼,最后被困在了一截停留在半空的楼梯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第二天,禹乐他们才了解到,原来是张秋的那个卷发朋友玛丽埃塔向乌姆里奇告的密,一连串密密麻麻的紫色脓包爬过她的鼻子和脸颊,呈现出“告密生”的字样,让她的脸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而且还没有人能够解开那个咒语——当然不排除有些人并不想解开这个咒语。

但这个消息并不重要,可以说得到这个不重要地消息还让禹乐他们颇费了一点功夫,因为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消息在一夜之间贴遍了整个校园,那就是魔法部的《第二十八号教育令》,乌姆里奇将接替邓布利多成为霍格沃茨的校长。

禹乐抓住了一点空余时间,通过霍格沃茨终于了解了一点昨晚发生的事。乌姆里奇虽然没有抓住他们任何一人,但还是从有求必应室里得到了一张名单——哦,他都不知道赫敏竟然把名单钉在了墙上,否则他绝对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

玛丽埃塔由于契约反噬根本不能开口说话,而且最后还明显被控制着翻了供词。但是魔法部长福吉和乌姆里奇并不想放过,抓着那张名单不放,这是他们唯一的证据了。于是,邓布利多干脆将计就计承认了下来,只不过黑魔法防御小组变成了邓布利多军。

禹乐摸了摸下巴,其实邓布利多有些要外出的事要干吧。不过,乌姆里奇成为了校长也好,邓布利多不在了,他就可以随意发挥了,天知道这几天突然的虚弱给了他多大的压力啊!

压抑了那么久,总算可以发泄一番了。禹乐邪邪地笑着,抖了抖渐渐适应了大量能量流失的身体——从差点被孩子们吸干到能量供求平衡,直到现在终于开始有剩余能量重新开始能量累积了。

等到他再次出现在学生们面前,他就听到了韦斯莱双胞胎的捣蛋宣言,看来他们是想在退学之前给乌姆里奇一个难忘的礼物了。那么他是不是也该插一脚呢?禹乐眯起了眼睛,或许他可以扎个稻草人,诅咒系的打小人似乎是个很有意思的技能,而且拥有魔力的巫师更是立刻能够上手,弄不死她也恶心死她。

可是还没等禹乐计划完,费尔奇就把他带去了乌姆里奇的办公室——没办法,校长室在邓布利多走后就封闭了起来,乌姆里奇根本进不去。

乌姆里奇假笑着自以为亲切地劝说禹乐喝饮料,禹乐鼻子一抽,那幽幽的吐真剂的味道让他讽刺一笑,毫不在意地一口喝下了整杯咖啡,霍格沃茨的咖啡味道还是不错的。

乌姆里奇满意地笑着:“很好。”她小声说,“太好了。那么……”她假咳一声,向前稍微倾了倾身子,“邓布利多在哪儿?”

“我不知道。”禹乐淡然地回答道,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别说几滴吐真剂,就是一瓶吐真剂也不会对他起作用的。

乌姆里奇脸一沉,她还是很相信药剂的作用的,“好吧,那么你能告诉我小天狼星的下落也不错。”

“乌姆里奇教授,你在开什么玩笑。”禹乐挑了挑眉,“我怎么会知道通缉犯的下落。”

“你——”乌姆里奇脸都青了,可是她什么证据也没有,但是吐真剂对方的确喝了,但要说对方不知道她的问题的答案,那就是不可能。

乌姆里奇好不容易把气吞下去:“那好吧,波特,这一回我就相信你的话,不过提醒一下,我背后可有魔法部撑腰。学校内外的通讯渠道都在监控之下。一位飞路网管理员会始终监视霍格沃茨里的每一处炉火——当然了,我的炉火除外。我的调查行动组将拆阅所有进出城堡的猫头鹰邮件。而且费尔奇先生会留意城堡内外所有的秘密通道。如果我发现一丁点证据……”

禹乐面带微笑地听着乌姆里奇的威胁,真不知道她是笨的还是傻的,竟然一五一十地把她的所有布置都说了个一清二楚,难道她不知道再严密的网都会有漏洞的吗?还是说她有聪明到在漏洞之外布下陷阱呢?

不过乌姆里奇并没有能够说完她的话,“轰隆”一声,就连办公室的地板都晃动了起来。乌姆里奇朝旁边一歪,她紧紧抓着桌子撑住自己,一脸震惊的表情。

作者有话要说:嘿,亲们,儿童节快乐!!

Chapter047

霍格沃茨已经成为了烟花的海洋。

一些全身由绿色和金色火花构成的火龙正在走廊里飞来飞去;一路上喷射出艳丽的火红色气流发出巨大的爆炸声;颜色鲜艳的粉红色凯瑟琳车轮式烟火,直径有五英尺,带着可怕的嗖嗖声飞速转动着穿行在空中;就像许多飞碟;火箭拖着闪耀的由银星构成的长尾巴从墙上反弹开;烟火棍在空中自动写出骂人的话;处处都有爆竹像地雷一样炸开,它们并没有烧光;渐渐从视线中消失或者发出嘶嘶声停下来,而是相反;时间越久;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奇迹似乎就越有能量和动力。

禹乐眯了眯眼,很显然;韦斯莱双胞胎兄弟已经迫不及待地行动了起来;从他知道他们要行动起,前后也不过半小时左右,强大的行动力。不过么,或许他可以临时插一脚。

带上人畜无害的笑容,禹乐一边往大堂走去——哦,午饭时间到了,他需要进食,一边偷偷地想着四周围弹指,他的魔杖向来只是个装饰品,他的无杖魔法的威力可比有杖魔法强大多了。

烟花的威力瞬间升级,火龙的身躯在吸收了空气中的魔力后立时胀大了一圈,就像是一头真正的巨龙一样一声长吟,表情惟妙惟肖,穷凶极恶地张开大口,朝着乌姆里奇就是一口火焰喷射了过去。

“昏——昏昏倒地!”乌姆里奇尖声叫道。

红色的魔咒直接击中了那条火龙,可惜没有什么用处,仿佛巨龙所拥有抗魔性同样出现在了这条烟花火龙身上。

哦,不得不说,我们的乌姆里奇教授选择错了魔咒,她起码得给自己一个盔甲护身才对,火焰直接把她包裹了起来,虽然那火焰的威力不至于让她丧命,可是瞧瞧,粉色的毛衣已经变成了难看的焦黑色,还有着几个破洞,头发被烫得蜷缩了起来,整张脸乌漆抹黑的一团,只剩下了白白的眼白和棕色的眼珠。

“啊——”乌姆里奇大声尖叫着,媲美女妖的尖嚎。

整个下午,烟火一直在燃烧,韦斯莱双胞胎兄弟设置在烟花的机关都被十倍地放大了效果,这不仅扩散到了学校的每个地方,这些烟花在经过乌姆里奇的附近时,总会向她发起进攻,进而引起她的又一声尖嚎。

尽管这些烟火,尤其是那些爆竹引发了很多混乱,可别的教授好像并不是很在意,他们似乎更乐意于让学生去通知新任的校长大人来解决这一问题。原本想要远离烟火的攻击躲起来的乌姆里奇不得不为了一个校长的名头到处奔跑,自己送上门地被攻击。

这天晚上,弗雷德和乔治成了英雄,连一本正经的赫敏都奋力地挤过兴奋的人群去祝贺他们。

“我说,想不想试试不一样的玩法?”禹乐突然说道,正兴奋的众人立刻把视线转移向了他,不得不说,自从他的相貌变了之后,学生们对他的态度可比真正的哈利好多了。

“什么——”

“不一样的——”

“玩法?”弗雷德和乔治立刻来了兴致。

“我这里有乌姆里奇诅咒小稻草人。”禹乐拿出一个芦苇杆——禁林出品——制作的稻草人,上面还套着粉色的小毛衣,“只要你的精神够强大,什么诅咒都可以实现。当然,为了成功率,你可以把诅咒的事件往小了说,那就一定会实现了。准确的诅咒方式是时间加上事件,比如说今天晚上十点,乌姆里奇会放个大臭屁,写一张纸条夹进稻草人的衣服里,那么她晚上十点的时候一定会放一个臭到极致的屁的,实现的依据就是纸条会消失。如果纸条过了时间还没有消失的话,就是诅咒失败了。”

“真的——”

“有那么神奇?”弗雷德问道。

“当然。”禹乐肯定地一点头。

“连死亡都可以?”乔治疑惑地问。

“是的,但是不一定会成功。”禹乐解释道,“这不仅要看你和对方的实力差距,还要看你的精神力够不够强大,意志力够不够坚定,后果严重的诅咒都是需要代价的,如果诅咒不成功将会反噬,那可不是什么好事,轻则残废,重则永世不得超生。”

“那这个诅咒稻草人是不是可以用在神秘人身上?”赫敏突然插了一句嘴。

“这不行,敏恩。”禹乐摇了摇头,“诅咒稻草人需要对方的身体信息,比如毛发、血液、指甲、皮屑等等,现在这个只是乌姆里奇诅咒稻草人。”

“我们可以自己扎么?”弗雷德问道,那两眼放光的样子让人发毛。

“我想不行,这可是有技巧的。”禹乐露出白白的牙齿,亮亮得闪着光,这种诅咒稻草人可是在灵气日益减少的现代才发展出来的,而发展地最蓬勃的地方就是华夏旁边的那个小岛国了,但不论怎么说,里面所包含的东方元素也不是这些西方巫师能够理解的。

“就这么一个……”乔治有些丧气。

“谁说只有一个?”禹乐诡异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袋子,哗啦啦地倒出了几百个诅咒稻草人,足够霍格沃茨所有学生人手一个了。

“哦,哈利好样的!”弗雷德和乔治立刻把稻草人给圈了去,给格兰芬多的学生每人分了一个,其余的都装回了口袋里,爬出了门洞。

从这一刻起,乌姆里奇就倒了大霉了,头痛、手痛、脚痛,拉肚子、摔跤、被东西砸,明明是无中生有,偏偏就像是个意外一样,臭屁是接连不断,狐臭的味道浓郁得连她自己都受不了,最让她难以启齿的是,都那么大的人了,她竟然尿床了,这还不够,她还在床上拉稀了。

乌姆里奇虚弱地想去医疗翼寻求帮助,但是接连不断地拉肚子让她根本离不开厕所,而她一旦离开,想要回去就一定会摔上几跤才能坐到马桶上,这让她死粘在马桶上再也不敢离开了。

但是这一切来得快去得也快,在早晨七点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一空。乌姆里奇大大松了一口气,手软、脚软地站起身,整个人都瘦了整整一圈,乌黑的眼圈牢牢地霸占着她的脸,手一摸,大把的头发就这么掉了下来,露出了光溜溜的头皮。

“啊——”乌姆里奇再一次大声尖叫了起来,就在她惊惧的眼中,看着镜中的她脸上出现一颗又一颗粉嫩的小痘痘。

霍格沃茨大厅里,学生们都在窃窃私语着,他们很想知道昨晚他们的诅咒究竟有没有作用。

乌姆里奇扭着腰走进了大厅,在校长的座位上坐下。斯内普抽了抽鼻子,他闻到了大量的体力药剂、生发药剂、劣质的美容药剂的味道。

学生们正襟危坐着用餐,连平日里最吵闹的格兰芬多长桌也静悄悄的,所有人都把视线偷偷地瞄向乌姆里奇。

乌姆里奇故作优雅地切割着培根,不时喝一口南瓜汁,仿佛昨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卟——”一个长声划破了大厅里的宁静,一股恶臭从乌姆里奇的身上散发开来。

“毕呖呖——”又是一声。

乌姆里奇的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黑,昨夜的噩梦一般的经历浮现在眼前。

学生们个个都捂着嘴偷笑,但是由于那味道实在是太臭了,影响食欲,赶紧抓了几个可以填肚子的面包跑出了大厅。

麦格教授擦了擦嘴,一脸严肃地转身离开,她离乌姆里奇最近,很不幸被熏到了,但是在离开之前,她很肯定,她看见乌姆里奇的裤子——湿了。

在确认了诅咒的效果后,这一现象越来越严重,大家都把诅咒乌姆里奇当作了考试前复习间的娱乐活动,都在想着怎样的诅咒才够新鲜、够新奇。

当然,此刻乌姆里奇再笨也知道有问题了,而叛徒也是从来不会缺少的。好不容易弄到了几个防诅咒的饰品戴在了身上,虽然还是不能避免,但是症状还是减轻六七成。

乌姆里奇站在走廊上,一个一个地拦着路过的学生,从他们的身上、书包里搜出乌姆里奇诅咒稻草人,随着诅咒稻草人的大量减少,她终于不再这么狼狈了,但是由于漏网之鱼的存在,不免还是要时不时放上那么一两个臭屁。

禹乐小口小口地吃着面前的小羊排,眯着眼睛盯着斯莱特林长桌上的德拉科,恶整乌姆里奇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而身体也在适应后重新回到力量增长中,现在,他终于有闲、有力气来解决德拉科的问题了。

德拉科抿了抿唇,那一直盯在他身上的火辣辣的视线让他既有点高兴又有点不自在,死死地低着头,视线只停留在他面前的餐盘上,有气无力地切割了一下盘中的牛排,却没什么兴致把牛肉放进嘴里,最后也只能把刀叉一扔,转身走人。

父亲怀孕了,他不该再纠缠不清。德拉科皱着眉,捏了捏拳头,或许他该找个女孩约个会什么的,格林格拉斯的小女儿就不错

Chapter048

“卢克;你觉得怎么样?”纳西莎端着一个餐盘走进了卢修斯的卧室里,轻声问道。

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卢修斯正了正身体;向着纳西莎微微一笑,道:“我觉得好多了。”

“那就吃点东西吧;你今天可没吃多少东西。”纳西莎状似抱怨地道,手中的餐盘递了过去;里面是一杯牛奶和一些酸味小饼干。

卢修斯撇了撇嘴;这几日来他抛开了一向保持的贵族风度,表现得有些幼龄化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关系。而且;自从前些天昏迷过后,他就开始了孕吐,身体上的不舒服更是让他抑制不住地烦躁,想发脾气,偏偏面对着纳西莎他又不好意思发作,能发作的人还远在霍格沃茨。

“茜茜,你生小龙的时候也没吐得这么厉害吧!”卢修斯嘟囔着,捞起一块酸味小饼干就吃了起来,哎,他连饮食习惯都改变了,以前他可不会碰这种东西,但为了孩子……其实,这时候,他自己也吃得蛮愉快的。

“体质不同而已,何况你怀了两个孩子。”纳西莎笑眯眯地安慰,心里算计着明天该给卢修斯准备什么吃食,要既营养好吃又要卢修斯能够吃下去的餐点。

卢修斯慈爱地摸了摸肚子,不可抑制地想起了自己的情人,但霍格沃茨如今的混乱他早有耳闻,也知禹乐这时候是不可能回来看他的。

“好了,吃完东西就早点睡,工作时做不完的。”纳西莎把文件都整理到了一边。

=====

斯内普有些疲累地踏进斯莱特林实验室,这一天下来的闹剧让他身心疲惫,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魔药的清香让他渐渐回神,逐渐凝结的淡紫色药剂标志着这锅魔药即将酿造完成。撇过头,斯内普看向在一旁看着几本厚厚的大部头的冠冕,明明刚开始的时候还轻蔑、鄙视、推拒着波特拿来的那些麻瓜的著作,可此时却看得津津有味,还不时若有所思、恍然大悟的样子。

冠冕翻过书页,嘴角微微挑起一个极富有魅力的微笑,这些书本着实让他惊讶,同时也让他更为鄙视主魂的脑残,自己毁了自己的根基,这叫什么事!

斯内普呆愣愣地看着冠冕的那个笑容,不自禁地沉迷了进去,好半天后才回过了神来,不禁懊恼不已。一看,魔药的火候已经差不多了,立刻开始装瓶,并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直接把冠冕寄身的玉佩给扔了进去。

“啊——”没有丝毫准备的冠冕凄厉地大叫一声,用魔法漂浮着的书本立刻掉在了地上,珍珠白的身体蜷缩着倒在了地上,紫色的烟氲渲染充斥着他的身体,再次开始实体化的过程。

斯内普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就该这么折磨他才对嘛,他才没有沉迷于他的微笑呢!开玩笑,他们是敌人耶!

====

见到德拉科离开,禹乐也同时放下了刀叉,虽然这小羊排不错,但是他还是比较喜欢吃鸡肉来着。跟赫敏、罗恩打了个招呼,他就离开了大厅,通过密道进入了德拉科的寝室。

从碧夜中翻出一本关于炼金术的书,禹乐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魔杖在他的手指间转动着,两眼无神地盯着寝室的门,明显地心不在焉。

许久,德拉科依旧没有回到寝室里,禹乐皱起了眉,胸中似乎起了无名火,越想越是生气。眯了眯眼睛,眼镜把厉芒遮掩了下来,禹乐放下了手中的书,单手掐了一个发觉,德拉科此刻的情形立刻在空中幻化了出来。

德拉科正坐在公共休息室里的一张单人沙发上,浅酌着一杯葡萄酒,淡淡的忧郁气质,更是让从没见过马尔福此种风情的男男女女为之疯狂。

“德拉科,给你介绍一下。”潘西拉着一个金色长发的小姑娘道,“格林格拉斯的小女儿,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

“您好,马尔福先生。”阿斯托利亚行了一个淑女礼,脸颊上浮起两朵红晕,一副羞涩的样子。

“你好,格林格拉斯小姐。”德拉科放下酒杯,为示尊重,站起身回了礼。

“那你们聊聊吧!”潘西笑眯眯地转身离去,只留下德拉科和阿斯托利亚。要说她不知道德拉科和救世主波特的事情,那是开玩笑,但是既然让德拉科伤心痛苦,那还是让德拉科早点转移目标好了。

德拉科强打起精神,耐下性子和阿斯托利亚交谈了起来。

阿斯托利亚是个很不错的小姑娘,对很多东西都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虽然见识稍显浅薄,那也是年龄和阅历的限制。知书达礼、娴静温柔,大家闺秀大概也就是她这样的,虽然还没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程度,但是德拉科的话题她总能搭上两句。

德拉科渐渐放松了下来,不得不说,这位格林格拉斯小姐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她不会特意表现出自己的聪慧,但也不是那种什么也不懂的花瓶,她总会在恰当的时候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既不会驳斥他的论断使人难堪,也不会让他感觉到对牛弹琴、言之无味。

他们越聊越投契,有很多的想法都很同步,这让他们有种心灵相通的错觉。

德拉科渐渐露出微笑,与阿斯托利亚聊天让他很轻松、很愉快、很自然,仿佛这几天压抑在身上的愁云和矛盾都不翼而飞了一般,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宵禁的时间。

礼貌地道别,德拉科长长地呼了口气,他觉得阿斯托利亚很好,他们很合拍,这样下去,他应该能够接受这样一个姑娘,一年之后他可以提出订婚,毕业之后结婚,然后生下马尔福的继承人,成为一个好的丈夫和父亲,就像父亲以前那样。

德拉科开门进了寝室,松开了衬衫上最顶端的两颗扣子,脸上显露出疲惫之色,可下一瞬,却又让他浑身僵硬了起来。

禹乐一脸铁青地坐在那,死死地盯着刚进寝室的德拉科,唇紧紧地抿着,满嘴的血腥味。他看过左手小指上的红线,黯淡无光、若隐若现,这说明他和德拉科的缘分正处于危险的边缘,德拉科正打算离开他,情绪的剧烈波动让情劫的力量乘虚而入,立时被反噬而身受内伤,如不是他此刻的修为不高,身死魂灭就是他的下场,他可不信他还有穿越的运气。

“哈……哈利。”德拉科轻声叫了声,视线却转向了别处,眼眶悄悄红了起来。

禹乐狠狠地捏上自己的左手尾指,力量大得差点捏断自己的手指,唇还是紧紧地抿着,此刻他不敢开口说话,只怕他一开口,就是一口鲜血喷出去。疼痛,禹乐的身体正叫嚣着疼痛,情劫的力量就像是刮骨钢刀一样在他的体内穿行,有形的、无形的伤势在不断加大,狂涌而出的鲜血又被他强行咽了下去,即使那会使他的伤势更为严重。

斯莱特林的级长寝室里压抑而沉默,终于受不了了的德拉科鼓起了勇气看向禹乐,嘴巴刚张了张,却注意到禹乐闭上了眼睛,还一脸痛苦强自忍耐的样子。

“哈利,你怎么了?”德拉科慌了,马上跑到禹乐的身边揽上了他。

禹乐一个没忍住,鲜血立刻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在他面前的德拉科被喷了个正着。

德拉科愣了愣,更大的恐慌攫住了他,焦急地问道:“你怎么了?哈利,你这是怎么了?”泪水涌出了他的眼眶,不安、害怕,这种即将失去的感觉比心酸、嫉妒更难受。

禹乐的脸一下子苍白了起来,没有一丝血色,手捂上了嘴,想要堵上那不断呕出来的血,要不是他的身体还算强悍,现在他一定已经吐血而亡了。

狠狠地一拳捶上胸口,总算暂时止住了呕血,禹乐把手在袍子上擦了擦,看没有血迹了才抚上了德拉科的脸,拿衣袖温柔地擦感觉殷红的血迹,指腹轻柔地拂去泪痕,可在做这种种深情的举动时,他偏偏却面无表情,连个眼神都没有。

“德拉科,你想离开我。”没有疑问,禹乐平实地道。

“……”德拉科什么也没说,他的确这样想过,也这么做了,他默许了潘西引见格林格拉斯,他还和她聊了一个晚上,就在几分钟前,他还考虑过,他们或许可以组成家庭。他的双手攥紧了禹乐的袍子,眼镜下的竖瞳却在扩散。

“德拉科,如果你真的想要离开我的话,”禹乐觉得他的心一抽一抽的疼,脸上更是板得跟石膏像一样,“就把我们之间的红线剪了吧,这样,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再不相干了。”禹乐从碧夜里拿出了一把黑色的剪刀,剪刀没有别的用处,专剪红线,从月老那里摸来的。

德拉科低头看着由于两人距离够近而显现出来的红线,心里一阵发紧。

“不,不要……我不要!”德拉科大喊道。

“你爱我,德拉科。”禹乐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和煦而温暖,“我也爱你。”

“但是你还有父亲!”德拉科低下头小声道,泪水再次流了下来,“他还怀孕了!”

“德拉科,你一定要我做出选择吗?”禹乐轻轻地问道。

“……”德拉科一言不发。

“即使那结果是我的死亡?”禹乐其实也很无奈,他刚刚才明白,德拉科才是他的情劫,他根本离不开他,他从没勉强过人,这次说不定就得勉强一次。而卢修斯,他也真的很喜欢,而且他还成了他的命定伴侣,他还有了他的孩子,他总不能为了德拉科,让卢修斯去死是吧!

“怎么会?”德拉科惊恐地抬头看着禹乐。

“德拉科,我觉醒的血脉有情劫,”禹乐再也忍不住地呕了几口血,接着道,“差不多也就是命定伴侣的意思,我的命定伴侣是你。”

德拉科手忙脚乱地擦拭着禹乐唇边的血液,怀疑地问道:“你不是父亲的命定伴侣吗?”

“是,卢修斯的命定伴侣是我,但我的命定伴侣不是他。”禹乐淡然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