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HP]狐狸的铂金情人-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德拉科那急切的吻慢慢变味,主控权早已转移到了禹乐的手里,温柔地辗转渐进,那氛围逐渐升温。

衣服慢慢地变少,直到坦诚相见。

“哈利。”德拉科闭着眼睛攀附在禹乐的身上,有着期待、有着紧张、还有着点点不安。

“小龙,放轻松,相信我,你是我的!”禹乐在德拉科的耳边轻声道。

就仿佛水到渠成,德拉科的第一次就交代在了这栋别墅里,极尽温柔的第一次。

不算完美的情人节之后,生活又是一团死水,尤其是在那场输给了赫奇帕奇的魁地奇球赛之后,格兰芬多塔楼的气氛更是降落到冰点,那场比赛简直是太过惨无人道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一,很多人都焦急等待着《预言家日报》,因为几乎人人都急于直到在逃食死徒的新消息。送信的猫头鹰成群地飞过礼堂,为大家带来了消息。

赫敏给了送报的猫头鹰一个铜纳特,不不急待地打开报纸。

禹乐边喝着一杯水果奶昔,边和德拉科说着什么,传音入密这类的小技巧实在没什么技术含量。可成群的猫头鹰在禹乐的身边聚集了起来,他懒洋洋凑过去看收信人的姓名地址:

霍格沃茨学校

礼堂

哈利•;波特

最后这些信件竟然还是给他的。

猫头鹰们在格兰芬多长桌上空盘旋着,非常有秩序地让禹乐依次取下他们带来的信件。

“哈利。”赫敏淡定地拿过一个长筒形的包裹,“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先看看这个吧!”

禹乐接过包裹,撕开棕色的□,里面滚出一份卷得很紧的《唱唱反调》三月刊。他把它展开,就看见他自己的面孔在封面上显得圣洁而严肃,就像一个救世主一样。照片上印着一行红色的大字:

哈利•;波特终于说出真相:

那天晚上我看到神秘人复活

那众多的来信,很显然是《唱唱反调》发行后的热烈反响,而赫敏的第一个目的明显达到了她的预期,不论来信的人相不相信这篇报道,最起码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很可能还会以此为话题向外传播。

“这儿在干什么?”一个装出来的甜甜的、小姑娘般的声音说。

禹乐抬了下眼皮,手上依旧抓向另一封信。乌姆里奇教授正站在那,癞蛤蟆眼扫视着禹乐面前可堆起一座小山的信件,而她的身后有许多学生在看热闹。

“你为什么有这么多信,波特先生?”她缓慢地问,仿佛这样就能说明她高人一等。

“现在收信也犯法吗?”弗雷德大声说。

“小心点儿,韦斯莱先生,不然我罚你关禁闭。”乌姆里奇威胁说,“波特先生?”

“没什么大事。”禹乐耸了耸肩,“我只不过接受了一个采访,说说我去年六月遇到的事。”

“采访?”乌姆里奇的声音比平时更尖更高了,“你说什么——”

禹乐挑了挑眉,细长的眼睛里带着嘲讽,虽然是坐着微微仰视着乌姆里奇,却更像是在俯视她:“简单地说,就是有个记者问了我问题,我好心地回答了,在这里——”

禹乐把《唱唱反调》扔给了乌姆里奇,她接住了,看见那封面,面团一样苍白的脸上泛起一块块难看的紫红色。

“你什么时候干的?”她问,声音有点儿颤抖。

“上次去霍格莫德的时候。”禹乐有问必答。

乌姆里奇抬头看着禹乐,气急败坏,杂志在她粗短的手指间颤抖:“你不许再去霍格莫德了,波特先生。”她轻声说,“你怎么能……你怎么能……”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我要好好教育一下你不可以撒谎!格兰芬多扣五十分,再加一个星期的禁闭。”她噔噔地走开了,把《唱唱反调》近紧攥在胸口,许多学生的目光跟随着她。

禹乐继续喝着他的奶昔,不痛不痒。

不到中午,《第二十七号教育令》就已新鲜出炉:任何学生如被发现携有《唱唱反调》杂志,立即开除。

禹乐轻轻一笑,想来赫敏的第二个目的也达到了。

“哦,哈利,哥们,你和赫敏究竟在高兴什么?”罗恩郁闷了。

“罗恩,你可真是笨到一定程度了!”赫敏小声道,“如果她能做一件事绝对保证学校里每个人都会读采访哈利的文章,那就是禁止它!”

到那天结束的时候,虽然学校里连《唱唱反调》的一个角都没见着,但似乎全校都在引用那篇采访中的话。学生们在教室外排队时小声讲,吃饭时也讲,上课时则在教室后面议论,甚至在上厕所是也都在说它。

乌姆里奇在学校里到处拦学生,要求看他们的书包和口袋,可往往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学生们总比她高了几招,禹乐的采访被施了魔法,在别人看时,要么变成了课本上的文章,要么变成了一片空白,等他们想看时才会显出字来。很快,学校里每个人好像都读过那篇文章了。

最特别的就是教授们的支持了,虽然受《第二十六号教育令》的束缚,他们还是以各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感情。斯普劳特教授给他加了分,弗利维教授给了他一盒会尖叫的糖耗子,特里劳妮教授更是颠覆了她以往的预言路线,说禹乐会长寿,并成为魔法部长,还会有十二个小孩。

禹乐笑眯眯地揉着他的左手尾指,长寿是一定的,魔法部长就省省吧,至于十二个孩子,说不定他可以努力一下,马尔福毕竟还需要一个继承人,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难得的第二更,算补偿吧~~~~~~

某雪尴尬地爬走~~~

Chapter044

禹乐第一次走进乌姆里奇那充满了粉红色的房间;那极力营造出了小姑娘般的梦幻色彩怎么看怎么不搭配,这实在是太伤眼睛了。禹乐暗自摇摇头,这粉红色;也就只有妲己姐姐才能布置出极致的美感,要清纯就有清纯;要梦幻就有梦幻,要妖冶就有妖冶;绝对的诱惑力。

乌姆里奇穿着她的那件粉红色的开襟羊毛衫;娇滴滴地说:“很好,波特先生;你很准时;这是一个好习惯。”她指了指一边的桌子,示意禹乐坐下,“但是,作为一个好孩子,撒谎是不对的。你今天的劳动服务,就是抄写‘我不能撒谎’这个句子,五百遍。”她高昂着头,递过一只羽毛笔和一张羊皮纸。

禹乐无所谓地一点头,都懒得看一眼乌姆里奇,太伤眼了。只不过刚拿起笔在羊皮纸上划下痕迹,他就觉得左手手背上有被利刃划过的感觉,那是一种伤害性的黑魔法,虽然仅仅是小恶咒的级别,但也够孩子受的了。

轻轻勾起一个邪意的笑,反正就这威力,根本就伤不到他的身体,禹乐开始刷刷刷地写了起来,好在一个句子写完就会消隐在羊皮纸上,否则那羊皮纸的大小根本就不够他写的。

或许是禹乐写字的速度引起了乌姆里奇的注意,她一见她施展在羽毛笔上的魔咒根本就没有对禹乐造成伤害,很干脆地拿出了她那根短短的魔杖,加重了魔咒的威力。

禹乐一皱眉,恶意顿生,原本他没打算惹麻烦的,为什么一定要他出手呢?话说,其实撒谎的是癞蛤蟆你吧!

狭长的狐眼一眯,点点笑意开始弥漫,禹乐深深看了乌姆里奇一眼,丑陋的人加上丑陋的灵魂,不行了,他需要德拉科的治愈,那就加快速度吧!

一手漂亮的花体字加上非凡的写字速度,“吱吱”的声音开始不绝于耳,墙壁上挂着的瓷盘里出现了‘我不能说谎’的字句,盘子里的猫咪被撵得到处乱窜,“喵喵”的哀鸣声尖锐而刺耳,紧接着,乌姆里奇的尖叫声也开始加入了进来,因为她的额头上也出现了相同的句子,鲜血淋漓、深可见骨,刻骨的疼痛深深侵袭着她。

“住手!”乌姆里奇捂着自己的额头,尖叫着喊道。

禹乐好整以暇地写完了手下的句子,才施施然地停了手,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问道:“教授您是在和我说话么?”

“你,你,你给我出去!”乌姆里奇一指房门,厉声道,她再怎么愚笨,也知道这肯定是禹乐搞的鬼,很明显,伤害她的,就是羽毛笔上她施的魔咒。

“可是,教授,我的禁闭还没完呢?”禹乐耸了耸肩,做出我是一个好学生的样子。

“不用再写了,你可以回去了。”乌姆里奇突然觉得她似乎是选错人挑衅了。

“那,我明天还需要来吗?”禹乐继续问道。

乌姆里奇瞪大了眼,额头上的刺痛深深挑动着她的神经:“不用了,波特先生,你的禁闭结束了!”

禹乐满意地一点头,很好,就是这样,他讨厌麻烦,更讨厌丑陋的东西。“谢谢,教授。再见,教授。”

见到那扇关上的门,乌姆里奇深深松了一口气。

心里开始有些不安的禹乐总觉得他似乎忽略了一点什么,为了给自己一点安慰,他也不再拖延对于冠冕的承诺,他为了给冠冕制造身体而忙碌了起来。

由于没有汤姆•;里德尔的身体信息,在冠冕自己的选择下,就由蛇怪的躯体重塑——感谢斯内普教授的无私贡献,当年那条死掉的蛇怪尸体都在他这儿,虽然这几年来由于做实验,蛇怪的尸体已经变得并不完整,当然,这也并不排除教授大人想要观看身体重塑的过程。

可谁知,禹乐的第一个动作,却是从手中冒出一股蓝白色的火焰,把那堆属于蛇怪的残破身体燃烧了起来。血肉逐渐被熔化,大量的黑色杂质被剔除了出来,在火焰中消隐无踪。

“这究竟是什么火焰?”斯内普好奇地问,伸出手想要感受一下,原来这火焰不仅可以制作魔药,还可以……总之用途多广。

禹乐随意用魔力把斯内普推了开去,规劝道:“教授,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着想,不要随意靠近你所不熟悉的东西。这火焰只要你沾染一点,就可以把你整个人焚烧干净。”

“那为什么你可以使用?”斯内普不依不饶,对于魔法,他也是相当狂热的,不然也不会在上学期间就开发出“神锋无影”这样的魔咒。

“那是因为我降服了它。”禹乐并不是很轻松地道,蓝极炫焰是相当霸道的火焰,以他没穿越前的实力,当然使用起来是轻松至极,可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是有些亚历山大。

“那我能用吗?”斯内普实在是有些眼馋这火焰在魔药上的作用,可以极大地缩短魔药的熬制时间啊!

禹乐转头看着斯内普,意味深长地道:“不能,教授,您太弱了!”

斯内普张了张嘴,却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对方这半年多来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他的强大。

那团血肉渐渐拉伸出一个人形,模糊的五官,勉强的可以辨认的四肢。禹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冠冕的魂体之上取得了一滴灵魂之血,滴入了那即将成型的人体之上。

冠冕闷哼一声,那极度的疼痛这时才挑动了他的神经,原本已经实体化了的魂体再次变得虚幻起来。

而斯内普根本没注意到冠冕的异变,依旧紧盯着火焰中那人体的变化。

那人形肉块慢慢地调整着形态,脸直接形成了冠冕的样子,除了没有眉毛和头发就没说明两样,肌肤白皙细腻,四肢修长,流线型的肌肉紧绷而有弹性,宽肩窄臀,腰身劲瘦有力,就连那地方都极端富有魅力,当然还是干净得没有一根杂毛。

禹乐火焰一收,那身体就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冠冕一龇牙,怎么都觉得好疼,但怎么也好,总也比不上斯内普不理会他来得心疼。

禹乐立刻灌下了两瓶自制的补元液,今天他可是消耗大发了。

斯内普立刻蹿了过去,拿手指戳着那具身体,一丝一毫都不愿意错过。冠冕的脸立刻轰地爆红起来,浑身别扭得不得了,就好像斯内普的每一指都戳在他的身上一样。好吧,那的确是他的身体,但是他的灵魂不是在外面吗?

斯内普的每一戳都引起了那个身体的一个颤抖,原本轻慢的心跳变得快速而有力,一层淡薄的红晕出现在那白皙的身体上,甚至还起了生理反应。

“你是色,情狂吗?”红果果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遮掩,这让斯内普不满地皱起了眉,抬头向冠冕指责道,“还不快点消下去!”

冠冕正纠结于自己和那身体一样的反应,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我还没接收那身体呢,关我什么事?”

“你的魂体怎么了?变得这么淡。”斯内普突然问道。

冠冕愣了愣,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斯内普的思考方式了,不过这问题还真合他心意,原本有些揪疼的心感觉舒畅了许多。“问波特吧,我也不知道他在我身上做了什么。”

禹乐正在慢慢推动自己体内的灵力恢复,好在也不是不能分心,也就回答道:“只是取了他一滴灵魂之血,这样他的灵魂和身体才能更好地融合在一起。不过这一个月地灵魂温养的功夫算是白费了。斯内普教授,你再配制点那种紫色的灵魂修补液给冠冕用一下。”

“就是那种冷热交替的魔药?”冠冕觉得有些牙疼,那滋味太不好受了。

“是的,你猜的没错,可惜没有加分。”禹乐亮了亮自己的白牙。

“我会尽快配制好的。”斯内普眯起了眼,一副很乐意的样子,但心底究竟闪过什么想法,就连他自己都不甚了了,也不打算去弄清楚。

勉强恢复了一些,禹乐拿出魔杖,把一张椅子给变成了一个水晶棺,所以说魔法实在是太好用了,新出炉的身体被放了进去,绿色的魔药倾倒进了水晶棺里,直到把整个身体都浸没了为止。

一个漂浮咒,禹乐指挥着水晶棺进入了一个魔法阵中,淡淡的金色光辉亮起,使得水晶棺变得朦朦胧胧,只能隐约见到。

“等到魔法阵变成了红色,你就可以进去合体了。”禹乐解释了一句,可刚转过身,就和斯内普撞在了一块儿,“嘿,教授,你这是干什么?”

“波特,你刚才装魔药的水晶瓶,那么小,怎么可能装得下那么多的魔药?”斯内普问道,要是那个水晶瓶能给他多好。

“只是一个空间扩展咒而已,教授。”禹乐有些无奈了,研究人员的热情实在让人吃不消。

“不可能,空间扩展咒会影响魔药的药效的。”斯内普皱起了眉。

“当然不是普通的空间扩展咒。”禹乐翻了个白眼,那是芥子纳须弥阵法,“那是用另外一种不会影响到魔力的能量布置出来的扩展空间的魔法阵。”

“除了魔力,还有别的力量?”斯内普眼睛一亮,盯着禹乐的神色有些复杂,他似乎把握到一些波特改变的原因了。

“那是当然。”禹乐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斯内普戳着冠冕的身体,冠冕的灵魂在一旁大叫道——

冠冕:戳,你还戳,没见那个都站起来了么?

斯内普:(斜瞥了他一眼)色、情、狂!

冠冕:(额头青筋爆起)你不戳不就消停了吗!

斯内普:我是很正经的科学研究,是你不CJ!

Chapter045

事情总是一波接着一波;忙着为冠冕炼制身体的时候,禹乐错过了乌姆里奇驱赶特里劳妮教授的事情,直到在占卜课上看到四条腿的马人;才知道了邓布利多的强势登场算是勉强赢了魔法部一局。

不过,心眼比小鸡肚肠还要小上那么一咪咪的乌姆里奇;肯定会报复的吧!

马人费伦泽恭敬地朝禹乐鞠了一躬,这引来了所有同学的注视;他们觉得马人还是有点可怕的。禹乐微微点头;也就不再理会费伦泽了,只不过是血统低劣的半妖而已;还自以为高贵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听着费伦泽的讲解;禹乐觉得有些无聊,他的星相术只是最基本的基本,哪比得上他会的紫微斗数啊!还不如听特里劳妮说鬼话有意思得多。

可能是阴雨连绵的天气影响了心情,在加上教授们总在提醒O。W。Ls考试临近了,学生们都变得神经兮兮的,赫敏每天追着罗恩完成他的作业,还要求他做更多复习。

禹乐翻着书,庆幸着自己现在的成绩不错,至少可以躲过赫敏的追命连环夺命Call。

“哈利。”德拉科急匆匆地跑进了图书馆,拉上禹乐就往外跑,“快点,出事了。”

禹乐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但也知道德拉科不会无的放矢,也就跟着跑了出去。图书馆里的人们都呆滞地看着这一幕,总觉得怎么那么熟悉呢,就好像以前发生过同样的事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小龙。”禹乐问道。

德拉科紧抿着唇,只是拉着他跑,却什么话也不愿意和他说。进入了一条密道,那是通往霍格莫德的,等到一出了霍格沃茨,德拉科就掏出了一个门钥匙,输入魔力激发了起来。

禹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还是适应不了勾肚脐眼的感觉,站稳了身体后,他就发现他们的目的地是马尔福庄园,他们的降落地点就是圣诞节时他待的那间树屋。

“父亲在卧室里。”德拉科带头走进了卧室。

禹乐捏着自己的左手尾指,都不知道德拉科在闹什么别扭。跟着走进卧室,却发现纳西莎和一个看上去就是一位治疗师的男人在里面。

“哈利,你来啦。”纳西莎招呼道,“这位是威尔治疗师,我们家的家庭医师。”

“你好。”禹乐朝威尔点了点头,转而向纳西莎问道,“卢修斯发生了什么事?”

“小龙没告诉你吗?”纳西莎看了眼德拉科,想也知道她儿子那种既担心又嫉妒的心情,“卢克刚才晕倒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威尔治疗师检查了很多遍也没发现什么问题。”

“别担心,茜茜,我来看看。”禹乐走到床边,也不理会那个治疗师,就在卢修斯的左手腕脉上搭上了三根手指,灵力慢慢浸润他的身体。

一股震撼之色在禹乐的脸上表现了出来,看得纳西莎和德拉科的心猛地揪了起来。

“哈利,父亲怎么样了?”德拉科还是开口问道,再嫉妒,那也是自己的父亲,何况他和哈利也发生了关系,并不比他差什么。

禹乐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此刻他的力量正不受控制地朝卢修斯流逝而去,并在他的腹部凝聚。“没什么大事。”他朝纳西莎使了个眼色,纳西莎马上会意,把威尔治疗师给请了出去,等到她回来,禹乐才继续说了下去。

“卢修斯怀孕了,可能他自己还不知道,而孩子吸收了太多的母体力量,他是由于魔力消耗过度才晕过去的。”禹乐摸了摸鼻子,话说他还想着怎么让卢修斯和德拉科怎么怀上孩子呢,想不到他还想着等两年的事情,提前就发生了,还不用他伤脑筋。

“怀孕?”

“怀孕!”

德拉科和纳西莎同时叫道。德拉科是有些惊疑和苦涩,想不到哈利竟然和父亲连孩子都有了,他不知道还能不能下定决心继续和哈利做情人,或许,这是他该退出的时候了。纳西莎却是惊喜,不仅这可以成为她调侃卢修斯的理由,还能满足她看一个男巫生子的兴趣。

可能是由于有了能量补充,卢修斯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见了坐在他身边的禹乐。

“哈利?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你晕倒了。”禹乐低头,轻柔地道,“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卢修斯小小打了个哈欠,动了动手臂,却发现左手被禹乐抓着,还有一股温暖的气流从禹乐那边流淌过来,消失在自己的小腹处。

“你怀孕了,还是双胞胎。”禹乐微微一笑道。

卢修斯浑身一僵,一点都不华丽地抽搐着嘴角,声音颤抖着问:“你在开玩笑吗?”右手摸上自己的肚子,才一次而已,就只有圣诞节那么一次而已,竟然就有了,这究竟是什么运气?不是说精灵都很难怀孕的吗?

“这是事实。”禹乐毫不客气地指明了现实,“茜茜,把月精灵祖先的画像拿过来吧,我想,我们需要他的指导。”

“艾比。”纳西莎一点头,就扬声招呼道,“把上回找出来的祖先画像送过来。”

“是的,纳西莎女主人。”家养小精灵艾比速度飞快地把画像送上。

月精灵祖先从茂密的树枝叶间探出了脑袋,整个精灵显得很没有精神,看了眼画框外,身手灵敏地下了树,一举手一投足间,无不显示着慵懒的风情。

“又有什么事情找我?”草地上,一颗小小的藤苗迅速长大,形成了一张天然的藤椅,月精灵祖先悠哉地坐了上去,“你们这些小辈,就是事情多。说说吧,有什么八卦可以让我回去炫耀一下的。”

众人一头的黑线,感情子孙的难题就是给他们提供八卦话题的。

最终还是禹乐开口了:“祖先大人,我们想咨询一下,一个月精灵怀孕了需要注意些什么吗?”

“月精灵怀孕啊……简单,”月精灵祖先懒懒地道,突然两眼大睁,尖声叫道:“怀孕?卢修斯怀孕了?”

刺耳的声音有些让人受不了,貌似连当事人都没那么激动吧,作为画像需要那么不淡定么?

“啊哈哈哈哈哈哈……”月精灵祖先又突然大笑了起来,“好啊,好啊,小子,你真是太努力了,要知道精灵是很难怀孕的!”

“是吗?”禹乐眯起了眼睛,对于这个早已经成为了画像的月精灵有些不悦,要不是看在他是马尔福的祖先,而此刻他还有求于他,真想毁了他,“从圣诞之后我就没碰过卢修斯了,精灵也不难怀孕啊!不会是你的身体有问题吧?”

月精灵祖先一个没坐稳,就从藤椅上摔到了地上,这话不明摆着说他有毛病嘛!假咳了两声,月精灵祖先才进入了正题:“有检查过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众人都看向了禹乐,毕竟检查的是他。

“双胞胎,一男一女龙凤胎,男孩继承的是我的血脉,女孩继承的是月精灵的血脉。”禹乐缓缓道,“他们吸收的魔力的量很大,即使以卢修斯此刻的身体也有些受不了。需不需要我取出一个孩子?”

“不行!”卢修斯紧张地护着自己的肚子,虽然对于自己怀孕这事还有些尴尬,但对于幼崽的执着是巫师的通病,更何况,这孩子还是他和命定伴侣的爱得结晶,作为精灵也是不可能放弃一个生命的。

“但是你承受不了怀着两个孩子。”禹乐直指问题的关键。

“你可以帮助他。”月精灵祖先说道,“双胞胎在精灵族很罕见,不过既然两个孩子的血脉不同,那想来也不是不可能。月精灵怀孕的时候非常需要来自伴侣的支持,所以孩子的温养通常是由父母双方一起提供的魔力,虽然说不是没有单方面的抚育,但那会造成母体的透支、虚弱和怀孕期的延长。”

“月精灵的怀孕期一般有十个月,十个月后会生下一个精灵果,在把精灵果挂在精灵母树上,由母树照顾温养,三年后出生,这样就直接跳过了婴儿期直接达到幼儿期,而且母树会把精灵的一些基本常识灌输给精灵幼崽。”月精灵祖先顿了顿,道,“不过,有个孩子不是精灵血脉吧,那你们还得做好生普通孩子的准备。”

由于自己的右手正抓着卢修斯的左手,禹乐只好拿自己左手的拇指去搓按左手的尾指,脸上一派讳莫如深,看得卢修斯心里七上八下的,就怕他拿掉他肚子里的孩子。哪知,禹乐只是在思考着,他毕竟还在霍格沃茨上学,虽然可以每天跑马尔福庄园,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被一些事情给绊住了怎么办?卢修斯的魔力绝对支撑不了多少时间的,到时候不论是对卢修斯也好,孩子也好,都不是好事。

“卢,你真的不想拿掉一个孩子吗?不要有心理负担,这次没了,我们下次可以接着生。”禹乐问道,不论怎么说,他本质还是一只狐狸精,天狐也好,妖狐也罢,遵从的就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他不关心后代,这种东西他想要多少就可以有多少,他只关心卢修斯是否能陪他到地老天荒。

“不。”卢修斯摇了摇头,把自己往另一边挪了挪,可惜他根本没什么力气,坚定地说,“我要把孩子留下来!”

“好吧。”禹乐摸了摸卢修斯的额头,虽然有点不满他远离他的举动,但是多少还能理解。他手一翻,光球法宝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他闭上眼,默默运转功法,一颗稍小一点的光球从光球法宝里分离了出来。光球法宝顿时遁入了禹乐的身体里,只剩下那颗小光球还在他的手掌心。

禹乐手一翻,小光球就被他打入了卢修斯的小腹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脸现疲惫之色,道:“可以了,那光球和我体内的光球相连,它可以直接把我的力量直接输入你的身体,这样你就不用太辛苦了。但是,你的魔力不会剩余太多,最多也只能够支持你的日常生活,所以平日小心一点,不要和人争斗。”

“嗯。”卢修斯微微一笑,对于禹乐的关心让他甜到了心窝子里,揽上禹乐的脖子就献上了香吻。

德拉科立刻撇开了视线,拳头紧紧地握上,就连指甲刺破了掌心都没有注意到。

“嘿,大庭广众之下玩亲亲,有碍风化啊!”月精灵祖先大叫道。

满屋子的温馨被驱散的一干二净,禹乐龇了龇牙,他想揍人。

一道铂金色的身影从画框里急速飘过,拐走了有点二的月精灵。

作者有话要说:啊哈哈哈哈哈~~~~~自从看了T大的文后,某雪就觉得马尔福就是用来生包子的,终于,咱也能让马尔福给咱儿子生包子了,撒花~~~万岁~~~~

Chapter046

禹乐有些疲累地捏了捏眉心;靠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角落的单人沙发里不愿动弹,他的能量被抽离得很厉害,不论是魔力也好、灵力也罢;都像是流水一般被光球法宝吞没。说来,卢修斯也真不容易;支撑了那么久才晕倒。还是说,原本的孩子们体谅‘母亲’的不易;没敢敞开劲地吸收能量;现在有了父亲的海量能量,所以才胡吃海喝!

不过累是累了点;也不是没有好处;全力运行的功法不仅让他体内的力量更为精纯了,吸收外界能量的速度也更为快捷了。

“哈利,你真的没事吗?”赫敏担忧地问,自从哈利被马尔福从图书馆拉走后,就总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禹乐看着赫敏,暖暖一笑,安抚道:“我没事,敏恩,只是有点累。”

“是不是你和马尔福吵架了?”赫敏突然压低了声音,小声问道,这几天他们之间总有种隔阂感。

禹乐一愣,心底竟然升起了一种无力感。德拉科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总是躲着他,即使碰见了,眼神也是四处游移,就是不肯看他,而他的那两个朋友,扎比尼和帕金森总会站在他的身前,阻隔他的视线。

“没什么事,你不要担心。”禹乐只能这么敷衍。使劲捏着自己的左手尾指,其实禹乐心底还是很生气的,要不是他还不适应被大量抽离能量,疲累得最好一动不动地窝着,他早就冲过去打德拉科的屁股了,不乖的小孩需要惩罚。

“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做了什么马尔福接受不了的事,让他一副既想留在你身边又不得不放弃的痛苦、绝望的样子,就好像被抛弃了一样。”赫敏皱了皱眉,抚了抚有些发皱的羊皮纸,道,“伴侣是需要哄的,哈利,不论是女孩还是男孩,你必须清楚他在想什么,理解、包容,这样你们才能长久。你要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