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HP]狐狸的铂金情人-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原来他是关心我,这一想法让他像是灌了蜜一般甜。

“为什么伤害自己?”禹乐低沉地问,眉间打了两个结,大有不坦白从宽,就严刑伺候的意思。

德拉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屈服于禹乐的严厉目光,解释道:“手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红线,绑得很紧,另一端却消失在虚空中,我……我以认为是什么黑魔法,所以想把它弄断。但是我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法伤害到它,所以才……狠心……想弄断……自己的手指的……”德拉科的声音越来越轻。

听了德拉科的解释,禹乐反而不气了,微微挑了挑眉,问道:“你能看到那根红线?”这可是有灵根的表现,看来不止是几十年、几百年,千千万万年的相守也将成为可能,最多,他去找青龙敖天肆,给德拉科换上真龙血脉呗。

“是啊。”德拉科疑惑地看着禹乐,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

禹乐顿时笑眯了眼,就像春风化雨、温暖和煦。他柔声道:“小龙,你不用担心,这并不是黑魔法。”一把搂过德拉科的腰身,他轻叹一声,他都忘了,这些外国‘老毛子’都不熟悉华夏的传说,“这根红线是我和你的姻缘线哦。”禹乐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尾指上的红线在白色的肌肤映衬下更为的鲜艳了。

德拉科看着由于近距离的接触,原本消失在虚空的红线已经缩短到只有十几公分的长短,连接着他和禹乐,压抑不住的高兴从心里爆发出来,脸上的笑靥更为灿烂了。“姻缘线?”

“这表示梅林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禹乐在德拉科的耳边轻声道,顺便吹了两口气,舔了舔那莹润的耳垂。

两朵红霞爬上了德拉科的脸颊,禹乐的话在他的心里不断回放,‘梅林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这让他的心跳不断加速,布雷斯的提议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在婚前好好谈场恋爱,把所有珍贵的东西都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然后他就可以抱着回忆好好经营他的家庭了。

德拉科拿下了眼镜,现在也就只有禹乐不怕对视他的竖瞳了,双手一伸就抱住了禹乐的脖子,大胆地献上了自己的唇。

禹乐虽然有些意外,但主动送上门地豆腐不吃不是太浪费了!他立刻抢回了主动权,回吻了回去。好在他不知道德拉科在想些什么,不然此刻他可没有这么好兴致地玩温柔了,说不定就激烈地禁锢强x什么的,伤己伤人。

纠缠着的两人都开始气息不稳,不知何时,禹乐已经压着德拉科倒在了床上,他的手已经伸到了德拉科的长袍里面抚触着他为德拉科洗澡时寻到的敏@感点。

德拉科微微颤抖着,舌头有些麻木,来不及吞咽的津液正顺着他的嘴角流进了脖子里,身体窜起一波又一波的酥麻感,点燃了身体深处潜藏的火焰。德拉科扭动着,他想要更多,双手胡乱地解着禹乐的袍子,却怎么也解不开那些简单的扣子,不耐烦的他干脆把手伸进禹乐松散的领口里。

……

如果,没有打扰的话,就是一夜春宵了。

“咕噜噜~~~~~~~~”

两声代表着肚子饿的叫声几乎同时响起,惊醒了沉溺在激情中的两人。

禹乐和德拉科相视而笑,所有欲望都慢慢退去了。

“起来吃点东西吧。”禹乐把德拉科拉了起来,理了下衣服,就用变形术弄出了一张八仙桌和两张大圈椅。他把傍晚做的菜从碧夜里拿了出来,依旧热气腾腾、香味四溢。

德拉科好奇地看着桌上的菜肴,端起禹乐递给他的一碗白米饭,却错愕地看着手中的筷子。

禹乐下筷如闪电,吃得津津有味,好久没有尝到这个味道了,真香!

德拉科笨拙地学着禹乐拿筷子的样子,却怎么也夹不起菜来,只好往自己的嘴里划拉着白米饭,闻着菜香看禹乐进食。

禹乐被德拉科闪动着想吃的眼睛萌翻了,立刻递上叉子和勺子。

卢修斯和斯内普走出通道时,看到的就是两个少年你侬我侬,互相喂食的浓情场面。

被宫保鸡丁辣到的德拉科的唇艳红艳红的,还有些微的红肿,这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别的地方去。

卢修斯炸毛了,在禹乐的面前他总是保持不了冷静和贵族风范,大声叫道:“德拉科&;#8226;马尔福!”

“父亲。”德拉科拉回了放在菜肴和喂食上的注意力,投向出现在他房间里的两个成人。

“你给我把马尔福家训抄一百遍!”卢修斯气极了。

“父亲,我只是想和哈利做情人而已。”德拉科在‘只是’上加了重音,其实就是在明明白白宣告,情人归情人,家庭归家庭,这并不妨碍铂金荣耀的延续。

在场的人都听出了那潜藏的意思,露出了各不相同的表情。

斯内普朝着禹乐露出一个嘲讽的弧度,马尔福家的人哪有那么好搞定的。

禹乐则是没有丝毫胃口地扔下了筷子,捏上自己的左手尾指做深沉状,原来德拉科还想着结婚生孩子呢!哪有这么容易的事,他禹乐的人怎么可能和别人分享!

卢修斯却张了张嘴,是啊,只是做情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为什么他这么在意呢?小龙都15岁了,已经成年了,他不该再干涉他的私生活。如果说他只是不好意思说他也答应了做波特的情人,但在糜烂的贵族圈中也不乏父子俩和同一个对象交往的事情,为什么他这次就这么抵触呢?

“如果不是脑袋里只有巴波块茎的汁液,波特先生,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还是斯内普打破了沉默,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大眼瞪小眼上。

禹乐拿餐巾擦了擦嘴,姿态优雅地站了起来,至于残羹剩饭自然有家养小精灵收拾。“跟我来吧!”

突兀出现的通道并不长,终点是斯莱特林的实验室。还在熬煮着地十锅魔药,立刻吸引住了斯内普的所有注意力,就连他原本来看望冠冕的初衷都抛之脑后。

知道他们有事做的德拉科并没有跟来,卢修斯紧锁着眉,盯着禹乐的身影,脑袋里一片空白。

这个人很强大,卢修斯知道,这个人比黑暗公爵都要强大,天知道他回家洗澡时发现那消失了的黑魔标记时是多么地震惊,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脚。这个人很漂亮,很帅气,很吸引人,很符合马尔福的审美观,他喜欢他,仅仅只是几次见面而已,还是每次他都被气得跳脚的情况下,他还是喜欢上了。

“脱。”禹乐淡淡道。

“什么?”卢修斯迷茫地问道,他还没有转过神来。

“脱。”禹乐又说了一次,眼里满是戏谑的笑意,伸出了一根手指指点着卢修斯身上的衣服,示意他脱衣服。

卢修斯看了看四周围只是被防打扰咒、隔音咒、忽略咒包围起来的狭小空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要知道不远处还有个西弗勒斯&;#8226;斯内普,即使那是他的好友,但他也没准备在好友面前□身体,即使那只是有可能。

“看来卢~是想让我帮你脱了?”禹乐上前,手只是轻轻一划,卢修斯的身上便是□,控制的恰到好处的四分五裂,把卢修斯身上的名贵袍子、衬衣、裤子、内衣都化作了碎片,如花蝴蝶般四散而下。

Chapter030

chapter030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卢修斯压低了声音吼道,即使有隔音咒,他也不想赌那万一。他有些局促地动了动身体,两颊有些发红,眼前盯着他看的人倒还罢了,原本就打算给他看的,但只要瞧见不过六七步开外背对着他的黑色身影他就不自在。他不是暴露狂啊口胡!

禹乐挑了挑眉,眼前的这具身体说起来并不完美,不仅是因为卢修斯的年龄,作为一个巫师,对于身体的锻炼有所疏失,虽说有着魔药等等手段的保养,这身体依旧修长、比例完美、没有丝毫赘肉,但只能隐约可见地肌肉线条却失去了一种属于男子的阳刚,不说八块腹肌那么夸张,但也不能只有一块吧!

禹乐抚触着自己的左手尾指,身体热热的,欲望蠢蠢欲动,他不明白,即使对着比眼前的身体更完美的,他都能当个柳下惠,只要他不想,就别想他的身体有任何变化。可是,卢修斯就是该死地吸引他,和第一次见到他的那种想要征服不同,只是单纯的喜欢,想要碰触、想要拥抱、想要有更为深入的关系。

难道他情劫的对象不是有着红线相连的德拉科?哦,那有着唯一性的情劫实在是令人伤脑筋,卢修斯是他所欲也,德拉科也是他所欲也,都很符合情劫的条件。

“我没想干什么。”禹乐淡淡的道,手却碰上了卢修斯的身体。

那轻柔的力道在卢修斯的身上带来阵阵细微的麻痒感,像是有根羽毛在他心上轻轻搔动。从来没在情事上处于被动状态的卢修斯对于这种被骚扰的状态极为不适,而可能会被发现的认知让他的身体更为敏感。他想躲开那只仿佛有着魔力的手,但那手却如影随形,既没有重一点,也没有轻一点,就那么撩拨着他。

欲望之火就像是燎原的星火开始燃烧,卢修斯的身体开始显示出热情的反应,但是他自己却羞恼异常。好吧,既然躲不开,那就撞上去,只要不再是这种让人心痒痒的感觉就行。

可是,为什么一进一退之间,他依旧摆脱不了这种状态?那种痕痒的感觉随着抚触的手指从脖子到胸前,从前胸到后背,从大腿的外侧到内测,又随着身体的线条集中到了腰腹部,这让从来没试过忍让的卢修斯很是难耐。

“波特!”卢修斯低吼一声,他猛然想起,他面前这个15岁少年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雏,对于挑情的技巧甚至要胜他几筹。

“叫哈利。”禹乐在卢修斯的耳边吹着气,感受着手底下微微颤抖的身体,他的心情上扬了起来,把知道了德拉科的真正意图的点点不适给驱除地一干二净,子债父偿嘛!

“哈利。”卢修斯从善如流,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总算,禹乐还知道时间有限,也就暂时放过了卢修斯,这个人总会是他的,不论是身体,还是心。一瓶瓶魔药出现在他的手上,漂浮在半空中。

“先把这瓶魔药喝了吧。”禹乐把其中一瓶鲜红色的魔药推给了卢修斯。

卢修斯半信半疑地打开瓶盖,嗅了嗅,这种颜色的魔药他还没见过,可这味道……卢修斯的魔药造诣并不低,虽然在酿造上没有斯内普的成就,可就眼界而言,他可能比斯内普厉害多了。

“青春药剂?”卢修斯惊讶地道。

“改良版的青春药剂。”禹乐道,他为了这瓶魔药,可是下了大本钱,也不管浪不浪费,碧夜里的一些适合的灵药都给放了进去,甚至还要费心思压下药性,使之药性慢慢挥发吸收,这样卢修斯才会不会受不了。

卢修斯嘴角抽了抽,青春药剂很难得,说实话他也很垂涎,现在有免费的提供当然好。但是对方给他青春药剂的初衷可就让他膈应了,这不是明摆着说嫌他太老嘛!

“要我喂你喝吗?”禹乐轻轻问道,在卢修斯听来就像是威胁似的。

卢修斯一仰头,就把那鲜红色的像是血液一样的魔药一口喝了下去,一股酸涩咸苦的冷冰冰的液体顺着食道滑入了胃里,火辣辣的感觉从嘴里开始一直蔓延到胃里,真可谓冰火两重天啊!这味道,要不是他久经斯内普的魔药考验,说不定就吐出来了。

这魔药立竿见影,火热的感觉从身体里散发出来,卢修斯白色的皮肤上浮现出一抹血色,整个人红通通的,就像是烧熟了的虾子一样。

卢修斯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火焰中烘烤一样,很热、非常热,他脚一软,就瘫软在禹乐的怀里。他的意识在高热中渐渐模糊,下意识地寻找着能令他感觉舒适的存在,而禹乐,就是他感觉凉意的源头。

卢修斯蹭着禹乐,他只感觉到在他的体内,有着什么被不断地煅烧,然后杂质被不断地排放出体外。

禹乐黑着脸,虽然卢修斯的亲近很得他意,但是黑乎乎油腻腻的杂质堆积在卢修斯的体表,散发出难闻的恶臭,这就很不美妙了。

卢修斯狠狠地皱了皱眉,这味道,太不贵族了!卢修斯终于清醒了一点,他作为马尔福家族的族长,应该在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优雅得体的,美丽闪耀的。

禹乐呵呵一笑,卢修斯那嫌弃的表情着实取悦了他:“要帮忙吗?”

卢修斯一瞪眼,咬牙切齿道:“你说呢?”

禹乐一个“清水如泉”,一个大大的水球包裹住了他们两人,并且旋转了起来。脏污顺着水流被甩出了水球,凉凉的水温也让卢修斯感觉好了许多,至少他能够保持住自己的神智了。

而此刻的问题是,卢修斯挣扎着,他快窒息了。可是,一双有力的手紧紧地圈住了他的腰,让他怎么也逃离不了。

卢修斯灰色的眼瞳里有着惊慌,一手拍打着腰间的双手,一手推着禹乐的身体,可惜,所有的动作都在下一瞬间被镇压。

…文…禹乐覆上了卢修斯的唇,那甜美的味道他可是回味再三,这次怎么着也得抓住时机再尝一下。如果要问,刚吻完儿子吻父亲的感觉是什么,大概也就是青苹果和熟透的水蜜桃的区别吧!其实,在禹乐的眼中,德拉科是德拉科,卢修斯是卢修斯,他们从来都是单独的个体,而不是马尔福父子,所以他们是不是父子对他都不曾有影响。

…人…卢修斯贪婪地接受着禹乐输送过来的气息,他抱上了禹乐的脑袋,呼吸着带有清香的禹乐嘴里的空气。觉得浑身舒畅的卢修斯直觉地感到,自己的身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在悄悄地改变。

…书…禹乐敏感地发觉卢修斯的身体产生了细微的变化,早在上一次他就已经探明了,早已定型的卢修斯的体内,月精灵的血脉力量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也就是说,卢修斯他并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选择月精灵血脉,而这次的变化,似乎让月精灵的血脉力量波动更强烈了些,像是被激发了一小部分力量。

…屋…说来,卢修斯的月精灵主导还是让禹乐有不小的惊讶,毕竟精灵是很专情的生物,他们往往只执著于真爱,并洁身自好,但卢修斯放荡的行为显然并不像是一个精灵,反而德拉科的表现更有些精灵的特质。难道马尔福凉薄的天性真有那么强大?

终于,水球散去,卢修斯狼狈不堪地推开禹乐,他实在是没想到,禹乐竟然只凭着一双手,就让他欲仙欲死,还发泄了出来。卢修斯踉跄着站了起来,拾起蛇杖给自己来了一个快干咒——虽然他知道这样很伤皮肤和头发也顾不得了,又给四散的衣服碎片一个恢复如初,匆匆把衣服套在了身上,眼神复杂地看着禹乐,却兴不起什么反抗的念头,甚至连愤怒都没有。

“把这几瓶魔药也喝了吧。”禹乐把还飘着的另外几个水晶瓶也推给了卢修斯。

卢修斯逐一打开瓶盖,嗅了嗅,都是一些提高身体机能的魔药,而且还是经过改良的,否则也不会呈现出不同的鲜艳颜色。有了那青春药剂的例子,卢修斯做好了心理准备才喝下了魔药,顿时,酸得发涩、甜得发腻、苦得发酸、咸得发苦,种种味道摧残着他的味蕾。

卢修斯双唇颤了颤,好一会儿才能开口说话道:“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禹乐到是没有阻拦,看着卢修斯撤消一个个魔咒,只是笑眯眯地盯着卢修斯红肿的唇。

斯内普听到响动瞥了一眼身后,虽然那两人都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某人那笑得荡漾的样子和某人质地下降不止一筹的衣服就可以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不过,怎么感觉卢修斯变年轻了呢?斯内普鼻子动了动,可惜,这个房间里弥漫着多种魔药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后他并没有什么收获。

禹乐把卢修斯送了出去,然后转回了格兰芬多塔楼,而斯内普很自然地留在了斯莱特林实验室里,继续他对桌上的十锅魔药的研究。

“波特给马尔福服用了青春药剂。”呈现出乳白色的冠冕冒了出来,他很清楚斯内普的疑惑,“另外都是一些身体强化魔药。”

“你怎么知道?”斯内普问道。

“我看着他熬制的。”冠冕回答道,“千万别问我他怎么熬制的,他的方式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了。”冠冕摊了摊双手,很是无奈,他的魔药造诣也并不低,但却还是不能完全明白波特对于那些药剂的改良,甚至于一些他拿出来的魔药材料都不认识。他终于了解到,以前的他,还有主魂,都太过自大了,没有懂得人外有人这个道理。

斯内普抿了抿唇,不打算继续理会突然冒出来的幽灵,魔药才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理想。

Chapter031

chapter031

通过斯内普办公室的壁炉,卢修斯回到了马尔福庄园,纳西莎&;#8226;马尔福,他美丽的妻子茜茜,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的归来。

“卢克,你回来了。”纳西莎走上前,为卢修斯脱下外衣,她敏锐地察觉到,卢修斯的衣服曾经被四分五裂过,而她的视线也集中到了卢修斯红肿的唇上,她一扬眉,不动声色地问道:“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哦,还不错。”卢修斯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茜茜,我累了,我先去休息了。”

“好吧,瑞亚(家养小精灵)已经放好洗澡水了。”纳西莎轻笑一声,玩笑道,“看来你今天的小情人很是热情啊!他有把你榨干吗?”

“茜茜!”卢修斯低吼一声,他和纳西莎之间从来没有秘密,他们是最亲近的家人,而纳西莎也很识趣,不该她知道的东西从来不会知道。可是这一次,卢修斯的脸有点红,明明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点点爱抚和一个吻而已。

“好吧,好吧,我保证不笑你了。”纳西莎安抚着卢修斯,“不过你要把你今天是怎么保养的方法告诉我,亲爱的,你看上去年轻了不止5岁。”

看着纳西莎双眼放出的精光,卢修斯草草地点了下头,飞一般地回了房间。

浴室里热气腾腾,卢修斯躺在热水里轻轻吐了一口气,自动流转的水流按摩着他的身体,这让他放松了很多。

体力大量消耗了的卢修斯慢慢进入了睡眠,梦境缓缓打开,那里面,到处都是波特的脸,嬉笑的、严肃的、邪肆的、不怀好意的,各种各样的表情。卢修斯轻轻皱起了眉,他不喜欢这种被追逐得没地方逃的境况,连梦里都被占据的没有自由。

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体,卢修斯猛然惊醒了过来,身上仿佛被一双手抚摸的感觉也立刻消失地无影无踪,只剩下水流的细小哗啦声。

抹了一把脸,卢修斯走出了浴池,墙壁上那面有着悠久历史的梳妆镜立刻开始了刮噪:“哦,亲爱的卢修斯主人,您实在是太完美了!看看,今天的您比昨天年轻了差不多十年!您实在是太闪耀了……”

卢修斯给了镜子一个无声无息咒,看着镜子里比洗澡前更为年轻的自己,他也不得不开始佩服波特的魔药造诣,可能连斯内普也比不上吧!

摸了摸眼角,这里原本隐约可见的细纹已经不见了踪影,身体上也出现了一些肌肉的流线型,皮肤变得紧绷而有弹性,被波特评论为下垂了的臀部也重新变得挺翘。如果说这些只是表面,那么内里,他觉得不论是力量也好、体力也好,都增长了很多,即使他并不在意那些。

波特……

哈利……

卢修斯灰色的眼眸里闪动着可以称之为爱的情感,可下一瞬间,他就脸色大变得对着镜子甩了一个粉身碎骨。

不,他不能爱上这个人。

卢修斯握上自己的左手臂,那里曾经有一个丑陋的标记。波特很强大,他知道,但是波特并不能时刻保护马尔福家族。而这段时间,黑魔王一直在找他,他甚至在马尔福庄园附近看到过贝拉特里克斯&;#8226;莱斯特兰奇的身影。

马尔福家族虽然风光,可毕竟树大招风,不论他加入哪个势力都好,都是会被觊觎的对象,而没有势力作为靠山,则是所有人觊觎的对象。他必须为自己的家族打算,所以,马尔福天生凉薄。

因此,他可以爬上波特的床,可以在波特那寻求到有限的庇护,可以无视波特和德拉科的交往,而唯一不可以的,就是爱上波特。爱,会让他不冷静,而波特,显然不会是任由他挤扁搓圆的对象。

一切为了铂金荣耀的延续。

月光下,卢修斯端着一杯红酒,小口小口地饮着,他的思绪异常繁杂,可怎么也离不开波特的身影。

完全沉浸在思绪里的卢修斯并没有察觉到异变的发生。

马尔福庄园里的所有月光几乎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房间里插在花瓶上的蔷薇花突然开始了生长,粗大带刺的藤条无声无息地把卢修斯圈了起来。

并没有感觉到危险的卢修斯抽了抽鼻子,一股很好闻的花香让他感觉到昏昏欲睡,他带着令人心碎的笑容进入了梦乡。

蔷薇藤把卢修斯包裹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藤茧,甚至把卧室都撑破了。

月光照射在藤茧上,一朵朵蔷薇正开得娇艳。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赫敏心不在焉地翻着书本,也不管她的猫克鲁克山玩着她的毛线球,把混乱的毛线弄得满地都是。

“敏恩,你在想什么?”禹乐一进门就见赫敏魂不守舍的样子,关心地问。

“哦,哈利,你到哪里去了?我很担心。”赫敏被惊了一下,见到是禹乐才舒了一口气。

“我只是在城堡里逛了逛。”禹乐道。

“哈利,别难过,比赛输了并不是你的错,没有人规定你一定要在魁地奇球队里。”赫敏一副安慰的样子。

禹乐捏着自己的左手尾指,脑子一转就猜到,肯定又有关于他的流言了。上一次是怀疑他不是哈利&;#8226;波特,这一次八成是把比赛输了的责任推到了他的头上,毕竟新的找球手的技术是在是太烂了。

禹乐的脸上难得有了一丝尴尬,他总不能跟赫敏说,他这半晚正跟人增加感情呢,顺便还得到了两个吻和数不清的嫩豆腐,并没有为输了的比赛难过。

“敏恩,罗恩呢?怎么没看到他?”禹乐使出话题转移大法,这个误会可大发了。

“怎么,你没看到罗恩吗?”赫敏皱紧了眉,担忧之色怎么也遮掩不住。

“没有。”禹乐摇摇头。

“我想他在躲着我们。”赫敏抿了抿唇说,“你认为他会在……”

就在这时,他们身后传来嘎吱声,胖夫人向前转开,罗恩从肖像洞口爬了进来,他脸色非常苍白,头上沾着雪花,看到禹乐和赫敏,他一下呆住了。

“你去哪儿了?”赫敏跳起来急切地问。

“散步。”罗恩嘟哝道,他还穿着魁地奇球袍。

“你好像冻僵了。”赫敏说,“快过来坐!”

罗恩瘫坐在一张离壁炉最近的沙发上,一脸的疲惫和沮丧。“对不起。”他盯着自己的脚尖喃喃道。

“为什么道歉?”禹乐不解。

“因为我以为自己能打魁地奇。”罗恩低着头,“我打算明天一早就提出离队。”

“虽说你离不离队其实都没什么区别,但你用得着这么沮丧吗?”禹乐皱起了眉,罗恩的这种遇难就退、容易丧失信心的性格实在不好,“罗恩,如果我还是找球手,说不定我们还不会输掉这场比赛,难道你会怪我在学期之初就退出了球队吗?”

“当然不会。”罗恩摇了摇头。

“好了,振作起来。”禹乐拍了拍罗恩的肩膀,嘴角划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我觉得魁地奇比赛能不能够正常进行下去都很是问题。”

“好了。”赫敏说,声音有点发颤,“我想有一件事会让你们俩都高兴起来。”

“什么?”禹乐看向赫敏,问道。

“海格回来了。”赫敏从漆黑的、飘着雪花的窗前转过身来,莞尔一笑道。

赫敏和罗恩都很兴奋,禹乐也就从善如流的准备夜游。拿了隐形衣和活点地图,避开了费尔奇和洛丽丝夫人,向着猎场小屋走去。

雪夜里,那远处的一小方金色的灯光和袅袅的青烟,竟然营造出了一种温馨的感觉。

禹乐眯了眯眼,那不时可以听见的狗吠声,随着他的接近越来越轻,最后只能呜呜地呜咽着。

“海格,是我们!”罗恩跑上前,拍着木门大声道。

“应该想到的。”一个粗哑的声音道,听得出来海格的声音很高兴,“刚回来三秒钟……让开,牙牙……让开,你这条瞌睡虫……”

拔门闩的声音,门吱吱嘎嘎地开了,门缝中露出海格的脑袋。

赫敏尖叫起来。

“天哪,小声点!”海格急忙道,他越过他们的头顶使劲张望,“在隐形衣里呢,是不是?进来,进来!”

“对不起!”赫敏低声说,三人从海格身边挤进屋里,扯下隐形衣,让海格能看到他们,“我只是——哦,海格!”

海格的头发乱糟糟的,上面接着血块,他的左眼肿成了一条缝,又青又紫,脸上和手上伤痕累累,有的还在流血,他动作很小心,大概还断了几根肋骨。他警惕地盯着禹乐,问道:“你是谁?哈利呢?”

“他就是哈利啊!”罗恩乐了,絮叨着把禹乐血统觉醒的事说了,还是赫敏打断了他的话:“海格,你究竟遇到了什么?”

“我说了,没事儿。”海格固执地说,又多看了禹乐几眼,他总觉得眼前的哈利有点不同,却不知道哪里不同,“喝杯茶吗?”

“算了吧,”罗恩说,“看你那副样子!”

“跟你们说我很好。”海格说着直起腰,转身对他们笑,但疼得皱了皱眉,“啊,看到你们……(又看了禹乐两眼)真高兴——暑假过的不错,是不是?”

“海格,你遭到袭击了吗?”罗恩锲而不舍地问。

“我说最后一遍,没事儿!”海格一口咬定。

“如果我们哪一个的脸变成了一团肉酱,你会说没事儿吗?”

“你应该去让庞弗雷夫人看看,海格。”赫敏焦急地说,“有些伤口看上去很危险。”

“我会处理的,行了吧?”海格威严地说,他走到小屋中间的那张巨大的木桌前,揭去桌上的一块茶巾,下面是一条带血的生肉,绿莹莹的,比普通的汽车轮胎稍大一点。

“你不会吃那个吧,海格?”罗恩好奇地凑过去看了看,“好像有毒啊。”

“它就是这个样子,是龙肉,”海格说,“我没准备吃它。”他拎起龙肉,敷在自己的左脸上,绿色的血滴在他的胡子上,他满意地哼哼了一声,“好些了,它有镇痛的作用。”

禹乐捧着茶杯子,透过热气观察着海格,这个半巨人的感觉似乎意外得敏感,不过,不论怎么说,他都是哈利,不是么?

Chapter032

chapter032

海格并不是一个好的保密者,这与他们是不是在同一阵营的无关。在赫敏的诱导和罗恩的追问下,还有着禹乐暑假里被摄魂怪袭击的事件作为交换,他还是把他的暑假交代得一清二楚,甚至说到了兴头上,连细节也描述得一个不落。

原来,海格和布斯巴顿的马克西姆夫人去了巨人部落,打算把他们拉入凤凰社的阵营。可是他们最终还是棋差一招,食死徒早有准备地发起了篡权夺位,用暴力控制了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