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HP]狐狸的铂金情人-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怯行┎皇娣己蠡谡庋纳瓒恕

“你究竟对小龙做了什么?”卢修斯开始担心了,再不复刚知道消息时的兴奋,一想到这是人为的就皱紧了眉头。

“血统觉醒啊!”禹乐眯起了眼睛,碧色的眼睛里满是恶作剧的兴味盎然,“或者说……”

“什么?”卢修斯急忙问。

“血统纯净。”禹乐淡淡道。

“血统……纯净?”卢修斯灰色的眼眸中透露出震惊,随即有些气急败坏地道,“我们马尔福家族一直都是纯血,纯血!”

纯血,意味着不需要纯净。

“纯血?”禹乐拉出一个讥讽的弧度,声音轻柔却带着嘲讽,“如果真是纯血的话,那么近几十年来,那些所谓纯血贵族的家族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哑炮了。”

“哑炮……和是否纯血有什么关系?”卢修斯疑惑地问道。

“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就好像水火不相容,风火相生、金木相克一样,而一般的血脉都会具有其独特的属性,比如月精灵的月属性,狮鹫的火属性,人鱼的水属性等等,你说,不同的血脉力量碰到了一起,会发生什么呢?”禹乐慢慢地解说道,“不是更为强大,就是从此沉寂,废人一个,随着血脉的混杂,力量更是随之减弱。难道你没发现吗?纯净血统后的德拉科的强大。”

卢修斯一愣,慢慢静下了心来,感受着蛋壳内的德拉科。

“砰砰,砰砰,砰砰”,仿若心跳般的感觉充斥在整个密室空间,那是德拉科的魔力核心,他的魔力波动也随着那心跳般的感觉一缩一涨着,强大的力量带来了无形的压力,空气都莫名的沉重了几分。

“虽然人类的身体包容性很大……”禹乐喃喃地念叨着,前一句还能让人听清楚,后一句却低得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但是力量毕竟来自于妖啊,巫师当然还是半妖之身才是最强大的。”

卢修斯震惊于德拉科的变化,只不过是一个15岁的小巫师而已,这力量绝对超过了巅峰时期的黑魔王。他努力地深呼吸着,脑袋里已经不知转动了多少个弯弯绕绕了。

“不论是血统觉醒也好,还是血统……纯净也好,你可以对任何人做,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德拉科?”卢修斯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不能关心则乱。

“那是因为……”禹乐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忽闪闪地颤动着,忽然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你啊!”天赋的魅惑仿佛不要钱似的向着卢修斯蜂拥而去。

斯内普若有所觉的立刻开启了大脑封闭术,木然地呆立在角落里。

卢修斯一个不查,一个恍惚间就中了招,即使神智挣扎着同样开启了大脑封闭术,却也是杯水车薪,那一个笑容死死地烙印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闪动。最终,还是马尔福血液中的天性凉薄让他挣脱了那影响。

“你是人形春(河蟹)药吗?”卢修斯怒吼道,对自己不堪的表现甚为恼怒,咬牙切齿地说,“你要图谋马尔福家族?”

“我要马尔福干什么?”禹乐迷惑地眨眨眼,那种故意的姿态只要眼睛没瞎的人都知道他在演戏,“我想要的是卢修斯你啊!上次在魔法部见到你傲娇的样子,实在是太对我胃口了!”

“你只是要我做你的情人?”卢修斯一愣,第一个反应是这个救世主的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第二个反应是爬上他马尔福的床的人多得是,这么简单的问题需要做这么复杂么?还把他的小龙陷入危险中。

“是啊,我要你做我的情人。”禹乐点头道,“当然你只能有我一个情人。”

“好,没问题,你马上让德拉科恢复过来,然后离他远一点!”卢修斯觉得自己怎么也淡定不下来。

禹乐为难地眨眨眼,看了看卢修斯,又看了看德拉科形成的那颗巨蛋,然后眼睛亮了亮,点头答应道:“好吧,我会离德拉科远一点,你过来让我做一个印记吧!”

斯内普诧异地看向禹乐,他可是听过波特的那个父子兼收的论调的。

卢修斯踌躇了一下,咬咬牙,为了他的小龙,他还是走上了前。

禹乐伸出了唯一的左手,捏住了卢修斯的下巴。近距离的相处下,卢修斯让他挑出了不少他看不顺眼的地方。

“年龄太大(鉴于他这个身体才只有15岁),皮肤有点粗糙了,毛孔不够细腻,头发还行,不过也有开叉了,身体有些僵硬,肌肉的弹性不够好……”禹乐状似无意地在卢修斯的身上拍拍打打,顺便也就解决了那个他觉着膈应的黑魔标记,“手型不错,不过臀部好像开始下垂了……”

卢修斯脸色铁青,难看地像要滴出水来一样。他自认为他对自己的身体包养得很好了,但是他怎么说也是近40的老人了好不好,既然这么不满意还搞这么大阵仗找他来干什么?

“算了,先打个戳,再自己慢慢改造好了。”禹乐叹息了一声,即使找出了那么多令他不满意的地方,他依旧想要这个老男人,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难不成还真是情劫在作怪?

禹乐一手揽过卢修斯,就对着那粉色的唇吻了下去。

正在气头上的卢修斯见此,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回吻了回去,经历过多少花丛的他,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少年郎?非让这个自大的救世主拜倒在他的巫师袍下不可。

不得不说,卢修斯你茶几了,上面是摆满了杯具。虽然禹乐表面上是15岁的哈利&;#8226;波特,但内里却是万把岁的狐妖,他经历过的红花绿叶可比你那点人数多多了,不仅仅是数量上的差距,还有质量上的巨大差别。

两人在纠缠中渐渐沉湎,一点也没有顾忌到旁边还有一个叫做西弗勒斯&;#8226;斯内普的观众在场。

禹乐觉着他确实没有看错人,卢修斯不仅是吻技娴熟,滋味也是一等一的,充满了成熟的味道,要知道,有洁癖的他,一向不喜欢碰二手货。

而卢修斯却在主导权的争夺中渐渐无力,不仅口中津液不断被吸去,就连空气都被夺了个一干二净,而那种梦幻般的感觉却又让他渐渐沉沦,腰背发酥,腿脚发软,只能攀附在面前这个不比他矮却还稍嫌单薄的少年身上。

心跳渐渐加快,卢修斯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感觉,就好像是有一根丝线,一点一点又一点地把他的心脏缠绕了起来。

Chapter027

chapter027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

某雪被榨干了~~~~

卢修斯那因为吻而红润起来的的脸在看到自己胸口心脏处那个青色的美丽图腾的时候,瞬间煞白了起来。原来不是错觉,是真的有东西绑住了他的心脏。

“你很在意吗?”禹乐的手流连在卢修斯□的胸膛上,不在意地道,“放心,这只是用来不让你的身体出轨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卢修斯的脸青青白白地变换着,咬碎了牙他也只能往肚子里吞,谁叫他只是一个吻就把自己的身体出卖了。

这时,德拉科所化的巨蛋振动了起来,蛋壳发出了咔咔的碎裂声,就仿佛有什么要从蛋里孵化出来一样。

卢修斯再也管不了其他,匆忙收拾好自己的衣装,趴在那颗巨蛋上叫道:“小龙,小龙,你怎么样?”

“父亲!我没事。”蛋里传出德拉科闷闷的声音,除了他得尽快打碎蛋壳出来,否则会窒息而亡外,他其实还不错,他的右手还抓着禹乐的右手,那给了他很大的安慰和鼓励,他并不是一个人,就像上次他陪着波特一样,这次波特也陪着他。

摸了摸自己的唇,德拉科总是觉得那个吻像是做梦一样,而现在,他用力踹了一脚那厚实的蛋壳,但怎么也放不开的动作总不能使他把力量放到最大。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身上的衣物消失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下了一些饰物,而纽扣、袖扣之类的东西也掉在了蛋壳的底部。

不是说贵族身上最不少的就是逃命用的门钥匙嘛,可想想,第一,他们再霍格沃茨里面,这里是禁止一切转移的,门钥匙要在城堡外才能使用;第二,衣服都离奇消失了,谁知道门钥匙会不会也出了什么事。所以,德拉科唯一的选择就是自己把蛋壳打碎。

甩了甩被反震弄痛的脚丫子,德拉科先给自己一个铁甲护身,然后喊道:“父亲,你让开一点,我要使用魔咒了。”

卢修斯闻言倒退了几步,可也没有退得太远。

“四分五裂!”一道红光从德拉科的魔杖中飞出,出乎他意料的巨大效果把德拉科吓了一大跳,但这也没妨碍到他的耳朵接收到咔咔的碎裂声。

又是一脚踢出,可是蛋壳不动如山。

“神锋无影!”一道有着五十公分长的无形刀锋透过蛋壳在密室的墙上划上了一道深深的印痕。

“四分五裂!”

“四分五裂!”

“四分五裂!”

“四分五裂!”

……

一连串的分裂咒让那蛋壳布满了从那神锋无影的切口中延伸出来的裂痕,德拉科再一脚踹去,蛋壳哗啦啦地碎了满地。

“哈利!”身无遮拦的德拉科顺着两人还握着的右手扑进了禹乐的怀里,亲昵地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

“德拉科&;#8226;马尔福,你的贵族礼仪呢?”卢修斯愣了愣之后,就被眼前这一幕气得尖叫起来,他已经赔进去了,难道还不够吗?还要赔上他的儿子不成?

德拉科依依不舍地离开禹乐的怀抱,松开几乎握了大半夜的手,迅速地穿好父亲递过来的衣物。

“父亲,教父。”德拉科礼貌地行着礼,仪态完美。

直到这时,禹乐、卢修斯和斯内普三人才有了观察德拉科的变化的空闲。

就外貌而言,德拉科的变化并不大,和卢修斯有着七八成相似度的脸只是更为精致了,眉心中出现了三片呈品字形排列的粉色鳞片,那是仙女龙的逆鳞所在。一头铂金色的头发长及到了膝盖处,不同于卢修斯的直发,德拉科的头发有着大波浪,凭空多了一份性感。两只水晶般的透明龙角支楞在德拉科的而后,形状和鹿角有些相似,却小巧玲珑,简直就是艺术品,而从龙角上折射出的七彩光晕更是带上了梦幻般的色彩。

“德拉科,你感觉怎么样?”卢修斯关心地问道,可谁知一对上德拉科的眼睛,他就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颤。

原来,德拉科的眼睛完全继承了龙族的特点,灰蓝的眼眸中是带有金辉的同色竖瞳,第一眼看去就像是一双没有感情的野兽的瞳眸。

“我感觉很好,父亲。只是力量太过强大,我现在还不能很好地控制它。”德拉科回答道,并顺着禹乐拉他的力量,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

禹乐拿出一副无框的金边眼镜架上了德拉科的鼻子,卢修斯的那个冷颤他可是看了个一清二楚。

“哈利&;#8226;说话不算数的&;#8226;救世主&;#8226;波特!你给我放开德拉科,离他远点!”卢修斯完全失却了贵族的优雅自持,带着自己也不甚明了的心情尖叫道,即使戴上眼镜的德拉科不再使他有距离感,但那是他唯一的继承人。

“好吧,好吧!”禹乐放开了手,状似无奈地道:“我会离他远一点。”

“哈利。”德拉科不信地盯着禹乐,整个人流露出伤心的气息。

“哦,亲爱的德拉科,我可没答应不让你靠近我。”禹乐带着一脸狡黠之色说,德拉科立刻高兴地再次扑进他的怀里。

“波特——”明白自己陷入了禹乐的语言陷阱的卢修斯觉得自己就快气疯了,“德拉科,马尔福家训第一条是什么?”

德拉科一愣,立刻用最优雅的姿势站立了起来,表情严肃地道:“一切为了铂金荣耀的延续。”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卢修斯严厉道,他治不了波特,难道还治不了自己儿子?哼!

密室里一片沉默。

禹乐却不甚愉快了,原来贵族家规也会成为障碍,嘛,一切阻碍他的东西必将粉碎。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花果山的那个死猴子不是总这么说嘛!

“先生们,我想你们还不至于被巨怪吃掉了脑子,这个时间,邓布利多应该在外面等待了。”斯内普平滑低沉的声音在有限的空间里回荡,提醒着那玩得不亦乐乎的三人,外面还有人等着和你们交锋呢!

拍拍身上的天青纱袍,在卢修斯三人震惊的目光中渐渐转变成了格兰芬多的校服,禹乐边戴眼镜边吩咐小宝解除封锁。

万圣节的闹剧终究还是过去了,不论那些谁谁谁有多少的怀疑,毕竟没有证据就没有发言权。

禹乐大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得到了碰触大马尔福的权力,但是护崽的卢修斯用多达上百的条条框框把原本轻易到手的德拉科拉离了他的身边,他都不知道该说他究竟有没有在这次的设计里得益呢?

把手中的月光草扔进了坩埚里,搅拌了两圈半,禹乐满意地看着那显露出来的带着银色光点的珍珠白液体,这不仅仅是灵魂稳定药剂,同时还拥有着灵魂恢复的效用。

黑曜石的试验台上还有着一块样式古朴的极品古玉,那是冠冕君的新寄生之所,具有很好的养魂效用。冠冕坐在那张不知是否腐朽了的雕花椅子上,手里翻着一本黑魔法书籍。说真的,他从来没想过,原来他从来没有真正找到过斯莱特林的密室,这个地方带给了他极大的震惊。

而最让冠冕觉得不可思议的,还是眼前的这个据说杀了他主魂的救世主了,竟然和西弗勒斯谈了条件后,还想着再敲他一笔。但是,一具血统觉醒了的身体,完全纯净的血脉的身体,真是该死的诱人。哦,得了吧,替他挡下主魂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他早晚也会对上主魂的。

但是,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哈利&;#8226;波特?冠冕陷入了沉思,不仅仅是魔法方面,还有着另类强大力量的‘波特’,真的能够被人发现他是个冒牌货色吗?冠冕哀叹一声,只要这个波特的眼睛还是绿色的,脸变成什么样,西弗勒斯根本不会在意吧。

禹乐随意地把古玉泡进了那珍珠白的液体里,冠冕的半透明的身体里立刻出现了一股同色烟氲,然后仿佛染色般把他染成了珍珠白,就好像霍格沃茨里别的幽灵一样,但是却犹如实质,没有了透明感。

给了坩埚一个清理一新,禹乐拍了拍手,熬煮起了给卢修斯准备的青春药剂、健体药剂、柔韧药剂等等一系列药剂,还有他新研制出来的代替基础丹药的魔药。

在试验台上一连架起了十个坩埚,禹乐不紧不慢地起火,开始熬煮,人像是穿花蝴蝶一般在试验台边留下道道残影,这如果给斯内普看到,非得佩服到五体投地为止,再怎么说他也不可能同时熬煮十锅这么复杂的还要求极品品质的药剂。

然而禹乐却还在心里哀叹着,虽然这里的灵气充沛,但是他的练功进度却不是太满意,都快四个月了,他还停留在炼精化气的程度上,当年他可是一化形就有着金仙的实力的,天渊之别也没有那么大啊!难道就因为是人类的身体,走现代修仙的路子比较好?

一想到早早结了个西贝货金丹后还要碎丹成婴,感觉像生小孩一样,禹乐立刻摇摇头,还是做他的古修好,结丹虽然晚了点,但也只需要琢磨一颗金丹就行了。

看着坩埚上方冒出来的蒸汽,禹乐分心想着,他明天该怎么逗弄卢修斯才好呢,又到三天碰一次面的时候了,平日里又不能找德拉科解解闷,他是要调&;#8226;戏呢还是调&;#8226;戏呢还是调&;#8226;戏呢?

Chapter028

chapter028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比如禹乐忘了这一天是魁地奇比赛时隔一年后的第一场比赛,比如自忖血统觉醒后力量强大的德拉科为了家族不得不远离他而故意的挑衅,比如紧张得失去所有信心的罗恩拿着叉子不停地戳着他盘子里的培根,却什么也吃不下。

禹乐看了看斯莱特林长桌上隐起了龙角逆鳞、戴着他给的眼镜的德拉科,那斯斯文文的样子吸引了不少雌性的关注,为了今天的比赛,那长长的头发更是结成了发辫垂在身后,平添一股英气。但是他故意躲避着禹乐的视线,总是侧脸和他旁边的布雷斯说话的举动给禹乐添了不少堵。

禹乐低头戳了戳盘子里的馅饼,倒尽了胃口。卢修斯你个小样,叫你护崽!叫你护崽!看我怎么整治你!

赫敏在一旁安慰着罗恩,看到禹乐这么一副样子,不禁关心道:“哈利,今天你又不上场,不会你也紧张吧?”

“紧张?”禹乐被问得莫名其妙,但是顺着赫敏的视线看到自己盘子里和罗恩的培根有的一比的稀烂的馅饼的时候,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懊恼,“哦敏恩,我在烦恼别的事情,跟魁地奇无关。”

“好吧,但是早上总得吃点东西才好。”赫敏给禹乐的盘子里添了根香肠,“哈利,斯莱特林的胸章上写的是什么?他们唱的又是什么?我总觉得不是好事!”

禹乐眼一眯,耳朵一动,灵敏的视力和听力就清楚了一切,他用着怜悯的目光看着罗恩,嘴里却对着赫敏说道:“敏恩,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你会生气的。”想也知道,这一定是德拉科牵头的事,难道马尔福和韦斯莱就真的那么水火不容吗?

“说的是什么?让我先有个准备也好啊。”赫敏道。

“好吧。”禹乐想了想,赫敏毕竟不是个冲动的人,低头在她耳边小声道,“他们在说‘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而另一边的德拉科在看到禹乐和赫敏这么亲密的动作时,差一点咬碎了银牙,好半天才忍下了冲上前把那两个人拉开的举动,默念着斯莱特林守则和马尔福家训,德拉科的心中却是在默默内牛满面,一切为了铂金荣耀的延续。

德拉科突然的心情变坏,这让对人情绪敏感的布雷斯立刻感觉到了。

“德拉科,你怎么了?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布雷斯关心地问道,但也不乏有着八卦在内。

“布雷斯,”德拉科有些犹豫,但是转念一想,花花公子的扎比尼应该是个很好的恋爱顾问,“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但是为了家族的延续你却不能和他在一起,你会怎么办?”

布雷斯两眼放着光,他很关键地抓住了那个‘他’而不是‘她’,难不成……他看了看隔了两个学院长桌的格兰芬多,那个一眼就能看到的几乎成为了发光体的波特,不会就是他吧?

“这很简单,和他做情人啊!”布雷斯很轻松地说,“妻子是妻子,情人是情人,贵族一向都这么做……”

德拉科瞪着布雷斯,贵族的这种做法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他并不喜欢这么做,而在血统觉醒后的现在,他更是抵触这么做。

“哦好吧,德拉科,你不喜欢这么做,但是也不妨碍你在婚前谈场恋爱吧!”布雷斯耸了耸肩,道,“你可以把你所有珍贵的第一次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也是很不错的。”

德拉科若有所思,觉得这也是个挺好地办法。

禹乐并不知道德拉科在想些什么,他正陪着罗恩赶去魁地奇球场。

和十月的狂风暴雨不同,十一月的天气寒如冻铁,每天早晨都是一层坚霜,冰冷的风割着手和面颊。而今天天气晴朗而寒冷,没有风,天空是均匀的珠白色,这意味着能见度较好,但又不会有阳光刺眼。

禹乐随意和罗恩扯着话题,想要把他的注意力从绝望的深渊里拉回来,可是这可怜的心理素质低下的孩子愣是没有理解他的苦心,把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禹乐眼中仅剩的同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算了,这毕竟是罗恩自己的比赛,不是吗?

比赛开始了,禹乐和赫敏一起坐在格兰芬多的看台上,他的身后坐着戴着自制狮子帽的卢娜&;#8226;洛夫古德。

此刻,禹乐也不得不感叹,修真界的人太过注重修炼而没有娱乐,而相对于普通人——麻瓜的平面游戏,这种三维立体的运动就显得更为有趣了些。但是对于扫帚,禹乐还是有些心理阴影,如果能踩着飞剑玩这个叫做魁地奇的游戏,想来在修真界会很受欢迎。

有歌声从斯莱特林的看台上传来,越来越响亮。

“韦斯莱那个小傻样,

他一个球也不会挡,

斯莱特林人放声唱,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韦斯莱生在垃圾箱,

他总把球往门里放,

韦斯莱保我赢这场,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禹乐“噗”一声笑了出来,在赫敏的瞪视下有噎了下去,其实这词编的还不错,挺有韵律。只是可怜了罗恩那孩子,原本的心态就不好,现在更是在那歌声中大失水准,就和歌词说的一样,一个球也没接到。

而那新任的找球手更是慌乱,那不知所措地转圈的样子和同为找球手的德拉科一比,那真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德拉科起着扫帚停在半空,俯视着球场上的变化,韦斯莱那不堪的表现让他愉悦不少,既然如此,就慢慢来,让斯莱特林多赢点分数好了。德拉科很自信,因为他发现,身为龙族,对于闪闪发光的金子的敏感度,使得他从一开始就把金色飞贼给锁定了,不论它飞得有多快,他不用眼睛看也可以感觉到。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这已经是罗恩丢的第十个球了,整个格兰芬多都脸色难看地沉默着,只有斯莱特林的歌声在魁地奇球场上空飘扬。

哦,禹乐遮着自己的眼睛,他也有点看不下去了,怎么说他也是个格兰芬多,他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德拉科,快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德拉科突然听到了一个带着点懊恼的声音,清晰地就好像在他的耳边低喃,把他吓了一大跳,但随即就认出了那是禹乐的声音,他看了看格兰芬多的看台上那个总是吸引着他的目光的身影,就准备去抓金飞贼。

“切,韦斯莱,红头发的臭鼬,我可是看在哈利的面子上才不让你继续出丑的。”德拉科小声自语,一个翻滚就向着球场一角俯冲而去。

格兰芬多的找球手见到德拉科那样子,立刻也跟了上去,虽然他没见到金飞贼,但也总算还有点头脑。

德拉科并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他带着那新任找球手兜了两个圈子,随意一伸手就抓住了金飞贼结束了比赛。

格兰芬多们都铁青着脸,在魁地奇上,他们从来没有输得这么惨过,罗恩是最沮丧的一个,安吉丽娜更是黑了脸,韦斯莱双胞胎似乎也失去了活力,耷拉着脑袋,但在那‘韦斯莱是我们的王’的背景乐下,丝丝愤怒的火苗在燃烧。

而那就战略而言,使用得非常成功的心理战术立时变成了冲突的导火索。

禹乐冷着脸看着那冲突中心的暴力场面,突然觉得他该给一些人进行身体上的训练,这种像小混混一样的互殴,没有一点技术含量。

气急了的麦格教授带走了动手的韦斯莱三兄弟,没多久就传来了他们三人被终身禁赛的处罚,以及乌姆里奇宣告的《第二十五号教育令》:高级调查官今后对涉及霍格沃茨学生的一切惩罚、制裁和剥夺权利事宜有最高权威,并对其他教员所作出的此类惩罚、制裁和剥夺权利有修改权。

禹乐抽了抽嘴角,果断地走进了小宝特地为他开的通往厨房的通道,他需要给自己做点美食安慰一下,今天晚上他也一定要好好折腾一下卢修斯才能罢休。

在家养小精灵敬畏的眼神中,禹乐挑了一个单独的灶台开始烹饪自己的美食,宫保鸡丁、可乐鸡翅、香酥鸡、开水白菜、小炒鸡块,闻着那香味就可以让人垂涎三尺。

其间还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原本禹乐以为,凭借他的威压,肯定不会有那个家养小精灵会没有眼色地跑到他面前大吵大闹撞墙的,可偏偏有两个例外,一个叫多比的站在旁边说要学着做,以后就可以做给每一个霍格沃茨的学生吃,当然更可以做给伟大的救世主哈利&;#8226;波特吃,禹乐一头的黑线,这么热情的家养小精灵,他还真经受不起,而另一个却是一直在酗酒的脚朵朵的家养小精灵,那酒疯发的是没话可形容了。

幸好,禹乐的动作一向很快,收拾好自己做的菜肴,立刻逃难似的逃离了厨房,家养小精灵这种生物,虽然好用,但也太刮噪和太伤眼了些。

走在通往斯莱特林实验室地通道上,禹乐左手小指一疼,他一低头,就看到了绑在他小指上的无形红线,这红线是今早上才出现在他手指上的,另一端正绑在小铂金德拉科&;#8226;马尔福的手上。

但是此刻的疼痛……难道德拉科想要弄断这根红线?禹乐立刻黑了脸。

Chapter029

chapter029

恼怒异常的禹乐转了一个弯就向着德拉科的寝室走去,怒气冲冲的他跨出通道的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德拉科鲜血淋漓的手。

瞳孔急遽收缩着,禹乐死死捏着背在身后的左手尾指,心有些一抽一抽地疼,但是他却硬是把一切反应压了下去,不知为什么,小道士的那张脸又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明明已经那么久没有想起他了,明明不过四个月,却好像已经过了几百年……

听到响动的德拉科立刻转过身,同时把自己的手往身后一藏,见到是禹乐后,先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却又紧张起来:“哈利!”

“把你的手伸出来!”禹乐阴沉着脸命令道。

德拉科的脸色立时煞白,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靠在了床沿上,血液一滴一滴地往下落,在墨绿色的床单上染出了一个又一个更深的痕迹。

“把手拿出来!”禹乐的声音更为冷厉了。

德拉科禁不住地一抖,那满屋子的强大威压让他近乎窒息,他犹豫了一下,但是看着禹乐不渝的脸,还是伸出了手去,脸上却露出了委屈的神色,藏在镜片后的眼睛湿润起来,可他却昂起了下巴,做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禹乐几乎肯定了德拉科就是他的情劫了,在德拉科的右手上,那根漂亮的尾指此刻有着深可见骨的伤痕,就连经脉都被德拉科自己割断了,指尖的那点肉已经呈现出惨白色,可见血液都流完了。

把手覆盖在德拉科的伤口处,禹乐发动了止血咒、愈合咒,他的无杖魔法威力比之拿着魔杖更添三分。禹乐的手一翻,就出现了一个广口水晶瓶,里面是他前两天才做的伤药,晶莹剔透的莹绿色,看上去像是果冻一样。

禹乐一边给德拉科抹着药,一边用神识给他连接上断掉的经脉,心里愤愤地想着,他在做这药时可是带着多龌龊的心思啊,可旁的作用没起,先干起正事来了,他做伤药可不是用在这种时候的啊!

直到德拉科的手又恢复了柔嫩光滑,连点痕迹也没有留下,他禹乐这才注意到捆在德拉科伤口上的那根红线,完好无损。他不禁松了口气,幸好巫师的魔力体系对红线没有效果,而唯一可以弄断红线的方法,就只有斩断德拉科的手指。

“哈利。”久没等到禹乐的动静,德拉科终于没再眼睛、鼻子朝天了,禹乐为他疗伤的动作已经很好地抚平了刚才被质问、压制的委屈,原来他是关心我,这一想法让他像是灌了蜜一般甜。

“为什么伤害自己?”禹乐低沉地问,眉间打了两个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