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豪门暖婚之霸少追妻-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吞帐系暮献鞴叵担潮懔滴业乃饺寺墒ο蚍ㄔ禾峤幻袷滤咚稀!

        
第118章:借刀杀人
  责深如今在国内知名度颇高,几乎家喻户晓,是华从容一手创立的心血,历经风波,横穿大浪,如今总算是风平浪静了,他就把手上的权利逐步转交到启斌手中。
  自小佳佳这个嫡亲孙女来到身边后,他几乎天天笑容满面,现在别无所求,只求启斌小两口能够再接再厉为华家添置男丁,希望他有生之年能够抱到亲孙子,结果等来这样一个惊天噩耗,雷霆大火瞬时燃烧。
  而陶氏那边老董亲自登门道歉赔礼,一再强调教女无妨,今后绝对严加管教,万望华从容看在多年老朋友份上高抬贵手,取消诉讼,别将事情闹大,他们陶氏一定感恩戴德,感激不尽。
  再三登门,言辞赤诚,这才熄灭了华从容通天的怒火,看在多年合作的份上没有再追究陶凯的法律责任,但是经过此事后两家人之间已有了间隙,于是解约成了势在必行的事,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小翔在医院住了一周后也顺利出院了,期间启斌不断向自己解释那天的误会,一再澄清自己,道歉的话语不胜枚举,都说抗拒从严坦白从宽,希望小翔可以对他从轻发落。
  “ 看今后表现,酌情处理;”小翔坐在卧室的大床上对他冷哼了这么一句。
  于是乎,今后的日子里,启斌更加殷勤了…
  在这里发生了让人悲愤的事情,气氛压抑令人不快,华从容和刁瑞丽在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二天就预定机票返回B市去向陶氏施压了。
  等小翔出院后,小夫妻两人随后也预定了机票返回了B市。
  ……
  与华氏大动干戈的讨说法形成鲜明对比的,无疑是陶氏谨小慎微的躲猫猫迂回战术,现在无疑成了整个行业的笑柄,而陶凯也因此蒙羞,时常能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人在戳她脊梁骨。
  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她捏紧了已然骨节泛白的拳头,暗自咬牙,发誓报复。
  这一天她坐在办公室内,办公桌面上摆着一本厚厚的名片夹,她一页一页翻找着什么,忽然贝氏企业贝董夫妇两人的名片展现在她眼前,嘴角处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对照名片上的号码,手臂伸出在座机上按下了一窜数字。
  数天后,李特助在机场接到了从C国回归的贝雪。
  贝氏总经理办公室,贝骏坐在老总转椅上,搭起条腿,狭长的眸子锁定她,一脸严肃;“ 说实话,是谁让你回来的。”
  贝雪唯唯诺诺站立在办公室中央,“ 没有谁,我在C国生活不习惯,所以就回来了。”
  贝骏抬高两根手指捏了捏眉心中间,向贝雪摆了摆手;“ 先下去吧,别做让我不开心的事。”
  贝雪眼帘下垂,微微咬了下唇瓣,径自退出了办公室。
  “ 贝少,需要我去查吗?”李特助上前一步弯腰请示。
  “ 去,找人将本少父母和小雪三人最近一周的通话记录全部翻查一遍,将可疑点列一份数据给本少,”贝骏俊眉微蹙,“顺便找人在暗处跟踪小雪,看看她会和什么人有接触?”
  “ 是,”李特助应声后退了下去。
  果然不出贝骏所料,贝雪回国后行踪很小心,出门往往左顾右盼,在确定四下无人后才会推一推墨镜大步迈出。
  咖啡馆,两个同样戴着墨镜的女人同桌相对而坐。
  “ 陶凯姐姐,这个办法能奏效吗?”贝雪秀眉紧蹙着问。
  “ 出其不意,兵行险招,如果你不放手一搏,将永远没有机会留在自己喜欢的男人身边;”陶凯吐气如兰地劝道。
  “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这个办法成功的几率是多少?”贝雪冷静地分析道。
  “ 这个办法一旦实施,多少会在两人心里划出一些裂痕出来,随着裂痕的逐步扩大,两人的关系迟早会分崩瓦解,到时你便可以找到见缝插针的机会,”陶凯看到贝雪沉思的样子后,红色的唇瓣微微勾起,“ 小雪,成败在此一举,我可是看在贝少的份上才想帮你一把的,谁不知道我们陶氏和贝氏一向荣辱与共。”
  “ 那我试试吧,”贝雪一副大阵当敌的模样使对面的陶凯唇瓣边的弧度不断放大。
  ……。
  贝氏总经理办公室,办公桌前摆了一份数据表格,贝骏在位置上一脸阴鸷地盯着手上的照片,“ 你是说和她见面的这个女人是陶凯?”
  李特助十分笃定的说,“ 跟在贝少身后多年,耳聪目染下,也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而且通话记录上的号码也直指贝少您的老同学陶凯。” 
  贝骏脸色越发阴霾起来,狭长的眼眸微眯起,“ 这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臭女人,她是想借刀杀人。”
  这天陶凯下班后一如往常走到自己私车前准备上车。
  “ 老同学不愧为女中豪杰,如此繁忙的工作之下,还特地抽时间陪小妹喝茶,当真叫本少感慨良多啊;”贝骏炫黑色的豪车就停靠在陶凯私车的旁边,此刻他拉下后车座车窗,意有所指地说。
  陶凯手中的车钥匙一个不稳掉落在地,她怔愣两秒后既又恢复冷静,优雅弯腰捡起钥匙,起身扭过身对上贝骏那双狭长的眸子;“ 只不过是女孩子私下聊个天,以我们陶贝两家的关系,我从来都把小雪当亲妹妹一样看待,数年不见,如今得知她回国的消息,特意相邀一聚再续多年的姐妹情谊而已,贝少用得着这样大张旗鼓的来质问我吗?”
  “ 以本少看来这姐妹情谊续得未免太过巧合,让人不得不怀疑其真心成分所占的比例;”贝骏丝毫面子不给的冷哼道。
  “ 我不明白贝少的意思;”陶凯脸色也难看了些。
  “ 呵,”贝骏冷笑出声,“本少这里有句人生格言想送给老同学,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如果没出什么事最好,否则即便我们曾是同窗,本少也绝不会心慈手软的。”言毕李特助发动引擎驾车离去。
  只余恼羞成怒的陶凯愤恨地捏紧手中的车钥匙。

        
第119章:她皮厚打的我手疼
  对于豪华的航行念青大厦来说,它代表了整座B市屈指可数的高档写字楼,而能在这里上班的皆是才貌不凡,学识浩瀚的人,当然收入和付出绝对是成正比的。
  在接受万人瞩目的光彩背后,是矜矜业业地工作,是毫不懈怠地责任,在一楼敞亮如星级酒店般的前台处,每日都会有数不胜数的客户考察队,招商加盟团,无疑它也是人流密集,消息散播频繁之地。
  倘若在这样的环境下发生一件令人匪夷所思地事情,那传播的速度可想而知,用“ 一石激起千层浪,”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小翔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和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能顺利接过刁瑞丽的班,独当一面,遇事冷静是她惯有的作风,尽管内部还是有些兴风作浪的人会在鸡蛋里挑骨头,但最终都被她以反间计攻退回去。
  启斌由衷地感叹他能娶到如此能干一媳妇。
  “ 没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小翔下巴高挑小手轻拍洋洋自得。
  俗话说:树大招风,这话很快就在小翔身上得到了验证。
  整理文件的小翔看向办公桌上响起的电话,她按下免提键;“ 任总监您赶紧到一楼前台来一趟吧,贝氏企业的贝雪小姐正在这里闹事。”
  听到前台焦虑地声音,她秀眉微蹙,“ 知道了。”
  一楼前台。
  “ 任小翔你是缩头乌龟吗?”贝雪尖锐的嗓音划破办公大厅,碍于她高贵的身份,内保们根本不敢动作。
  大厅处涌入了越来越多的人群,铺天盖地全是人头,好似把这里当作某家大型商场正在低价促销的活动现场。
  小翔从电梯口出来后就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她迈动优雅地步子走到贝雪对面,冷冷看着她;“ 众目睽睽之下本总监人已经站在这里了,是不是缩头乌龟?想必早已不攻自破。”
  “ 然而大庭广众之下,不顾身份在这里滋生事端的贝小姐是不是马大哈倒是有待定夺?”小翔出言嘲讽道。
  周边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贝雪脸颊转红,恼羞成怒,“ 我今天过来不是和你呈口舌之争的,”对上小翔挑眉的动作,她接着吼道;“责深华总也就是你现任老公他醉酒后占了我的便宜,要他出来给我个交代。”
  人群中顿时如炸开的锅一般,声音鼎沸,争讨不休。
  “ 责深华总也就是本总监现任老公占你便宜到也不是不可能,”小翔双手环胸冷哼道;“ 但,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会发生这种事。”
  “ 什么情况下?”贝雪小脸通红地问。
  “ 除非他脑袋被驴给踢了;”小翔三言两语就将原本不利的局面扭转过来,周围人群也频频点头。
  “ 你,”贝雪咬了咬唇瓣,哼道;“你让他下来跟我当面对峙。”
  “ 我人已经来了,贝小姐想要跟我当面对峙什么,请讲,我洗耳恭听;”启斌一身银白色西服风度翩翩地走向小翔身边,伸出一只长臂将她肩膀揽住。
  “ 启斌你还记得吗,华伯母生辰那天你醉酒后是我把你搀扶进客房的,然后…然后你…你就非礼了我…”贝雪眼帘微垂,一脸要哭的样子。
  启斌抬头看了眼天花板,漫不经心地哼道;“ 我已酒醉不省人事当然不记得,不过说到这里不禁让人有些怀疑,虽然我醉了但贝小姐可是清醒人,试问我怎么可能占得到你的便宜,我倒是怀疑你有没有占我的便宜?”
  “ 哎,对啊,不会是贝小姐占了华总的便宜吧?”周围人群有人嘻嘻哈哈地大声问道。
  “ 我没有,”贝雪眼泪落下几滴,在原地跳脚,“不管怎么说你我毕竟同处一室,你要对我负责。”
  启斌正准备开口被小翔一个眼神瞪过去,只好悻悻闭嘴,退到一旁。
  “ 贝小姐,事关重大,这里可不是你红唇白牙栽赃嫁祸的地方,万事讲究证据,同处一室的人证、物证在哪里?”小翔一身职业包臀裙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站定。
  面前的贝雪眼泪簌簌落下,单手抬高捂在唇边。
  小翔不会因为她的泪眼婆娑而放弃攻击,她眼睛微眯,气势咄咄;“ 我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呢,就这点水平还想站在这里跟本总监抢男人,你也配?”
  贝雪抬头双目猩红地看她;“ 任小翔你别得意,万一怀了他的孩子…”
  小翔大笑出声;“ 想怀他的孩子,你够资格吗,”随后鄙夷地看着她冷哼道;“ 蛋不会下一个,占窝倒挺在行?”
  “ ——哗——”周围人群里有弯腰大笑的,有鼓掌力赞的。
  贝雪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她狠狠盯着眼前这个女人的脸,霎时就要抬手挥过去,被小翔更快的一只手反握住,“ ——啪——”顺势反赏给她一巴掌,贝雪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她捂住被打过的脸颊,楚楚可怜地抬头往启斌那个方向望去。
  “ 老公?”小翔嗲嗲喊了句。
  启斌的心被这犹如天籁地嗓音叫得颤了颤,眼神迷离,脚步不自觉走了过去,“ 怎么啦媳妇?”
  “ 你看她皮多厚,打得我手疼;”小翔明目张胆地恶人先告状。
  “ 老公帮你揉揉,”启斌将那只小手浅握在手心里,呵护备至,让周围聚拢的人群大跌眼镜,见过疼老婆的没见过这么疼得。
  贝骏闻讯赶到后,呈现在他面前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第120章:被绑架
  别墅客厅里一家子围绕桌子吃饭,刁瑞丽时不时笑两声,搞的神秘兮兮地。
  小翔和启斌两人手里端着饭碗,心里直发悚。
  刁瑞丽抬眼看小翔,眼波里满是温色,笑道;“ 昨天的事我听说了,看不出小翔嘴皮子的功夫还真有我当年的风范啊?”
  “ 何止,简直是青出于蓝;”华从容也在一旁浅笑着附和。
  小翔的脸唰地红了,撅着小嘴道;“ 我也是被逼无奈,爸、妈你们就别再取笑我了。”
  “ 原来我还担心你年轻气盛,上位后难免会心浮气躁,让董事会那帮人钻了空子刁难你呢,现在我终于可以把心放肚子里了;”刁瑞丽望着小翔笑着说。
  “ 原来整个公司的人都说我们家小斌娶回一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华从容微微停顿了下道;“ 经过昨天一番闹腾,现在大家背地里都说我们儿媳是只虎枕头,招惹不得。”
  “ 如此说来,我们还因祸得福了?”启斌一边往小翔碗里夹菜一边殷勤地说。
  小翔剜了他眼,哼道;“ 不过,贝雪虽然平时刁蛮任性了些,但绝对想不出这种两败俱伤的注意来,唆使她过来生事的另有他人。”
  其他三人互相看了眼,了然地点了点头,这个始作俑者陶凯还真是不可小觑。
  ……
  将贝雪带回安顿在别墅里,并特意安排了两个人如影随形的跟着她,以防再生事端。
  返回企业后贝骏立即召集了所有高层领导开会,会议内容是在近期半年内,贝氏名下酒店产业一律不接新婚贺庆的业务,并且在此期间所有客人的消费,包括预定住宿和酒宴预定,无论大小统一开正规发票。
  会议室里三三两两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但贝骏近年的成长是有目共睹的,他如今的身份已通至政权,贝氏在他的带领下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尽管疑惑重重但还是皱眉应下。
  一个小时散会后,大家交头接耳的退出了会议室。
  会议桌面上,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玩弄着手中的钢笔,狭长的眸子黑白分明,“ 李特助,本少记得曾交往过的女友里,有一位是税务局的高层是吗?”
  李特助欠身说道;“ 贝少,的确有一位,她是冯兰兰B市税务局副巡视员。”
  狭长的眸子闭了一下,薄唇轻启;“ 去帮本少打个电话给她,明晚金满堂一聚。”
  李特助眼角一挑,略有些不可思议,据他所知,自小翔姑娘出现后,贝少身边就再没接触过其她女人,这次…“ 是。”
  陶凯在办公室里看着财收报表,秀眉始终紧蹙着。
  “ 小凯,可是有疑惑之处?”陶董也是陶凯的爹地坐在办公桌对面问道。
  “ 爹地,你不觉得奇怪吗,半年内贝氏旗下产业不接待任何婚庆业务,至使我们陶氏宾客盈门,业务应接不暇,”陶凯微微蹙眉道;“ 贝骏这个人我了解,为人阴险,手段卑劣,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 哈哈哈哈…”陶董大笑出声,“你呀一准儿工作太忙,搞的疑神疑鬼地,不管他贝骏使用什么商业竞争手段,我们只要做好本分工作就好。”
  时间就像流水一样,很快就淌过了半年。
  一辆别克车内,车后座有一个戴眼镜的女人和四五个面容粗狂的男人,正在商讨着什么。
  “ 小姐,据我们哥儿几个近期的观察,那小孩子平时出入幼稚园都是专人接送,很难下手;”驾驶室上坐着一个臂粗肚腆的男子。
  “ 不要给我解释经过,我需要的是结果;”戴墨镜女子说道。
  “ 但您也不用太急,因为几天的观察,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那个男子满脸凶相地说。
  戴墨镜的女子微微挑眉。
  “ 我们发现您指定的那个女人她是依人枚瑜伽馆的会员,”言毕后他猥琐地笑了笑。
  “ 好,”戴墨镜女子唇瓣上扬起,将手中一袋厚厚的信封交给他,“ 事成后必有重谢。”
  “ 哎,好嘞,您就等着吧,这次保管成功;”男子笑嘻嘻地伸手接过那袋信封。
  这天小翔下班后车停在依人枚楼下,径自上了楼,电梯里,小翔打了一电话给启斌,告诉他自己在瑜伽馆可能会晚点回去。
  一个小时练完瑜伽后,在会员室洗了个澡,穿好衣服下了楼。
  开车发动引擎回家,深夜十点多,道路两旁路灯昏黄斑驳,她习惯性开启轻音乐。
  在经过一片绿化带工业区就可以到家了,前方道路宽畅,可就在这是车身忽然一抖,她听到嘶嘶声,好像是车胎漏气的声音,踩下刹车推开车门下车查看。
  她蹲在前胎旁,仔细观察是否真的有漏气?
  忽然有人从身后窜出,迅速在她嘴上贴了张胶带,眼前一黑,被套进一个麻袋中,被人狠狠甩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扛着就走,她惊吓坏了,腿脚不断踢打挣扎着。
  接着头晕脑胀的她被扔进一辆汽车后车座的中间,两边分别坐了人,车子径直发动离去。
  ——啪——,一个半小时后,她被甩到一片空地上,麻袋也从身上摘下,她头发碎乱不堪,眯了眯眼睛,借着墙角点燃的两支蜡烛看了看四周。
  灰褐色粗糙的墙壁,浅灰色的水泥地板,两边都有窗户框,可却没有上窗,四周空旷的风嗖嗖往里吹,再抬眼,前面靠近走廊的地方站立着四五个男人,混混型的。
  “ ——唔——,”她双手被捆绑在身后,坐在冰凉的水泥地板上不断嗡叫出声。
  一个男人走过来,一把扯掉她嘴上的胶带,“ 告诉你,落到咱们手里,你还是老实点比较好。”
  “ 这位大哥,我很老实的,就是奇怪你们为什么把我抓来?毕竟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小翔气喘吁吁地说。
  “ 哈哈哈哈…”走廊处的几个男人都在笑,“ 有首怎么唱来着,《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呀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而咱们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就认命吧。”

        
第121章:情仇旧恨
  小翔眼珠子来回转动着,一颗七窍玲珑心仔细盘算着,一会儿后她屁股向前挪了挪,低声道;“ 这位大哥咱们来商量个事,你听听怎么样?”
  “ 不行,明天一早等我们拿到钱后,就和你分道扬镳了,商量也白商量;”没想到那男子挥手直接拒绝。
  “ 大哥,你们不就图钱吗,我老公有的是钱,只要你们放了我,他会给你们很多钱的;”小翔满脸殷勤地说。
  见那男子犹豫,小翔再接再厉道,“ 这样吧,你们让我和家人通个话,我让他们把钱放在你们指定的位置,然后你们去取了之后,再打电话告诉我家人这里的地址好不好?”
  “ 不行,万一节外生枝呢?”走廊一个男人走过来严肃的分析道。
  “ 不会的,不会的,”小翔赶紧提高了嗓门;“ 你们也应该知道有钱有身份的人最害怕绯闻了,一旦发生这种事,大家一般会采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
  “ 你说的到也有几分道理,”那个男子抬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琢磨着;“ 毕竟有头有脸的人都爱面子,自己妻子被一群男人掳走一个晚上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小翔一听有戏,狠劲点头。
  半晌后那名男子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按下小翔所说的号码,打了过去。
  早已洗好澡,穿着睡衣坐靠在床头看报刊的启斌手机忽然响起,取过一看陌生来电,他皱眉接起。
  “ 你老婆在我们手里,想救她的话就给我们送200万现金过来;”电话那头一个粗狂阴狠的嗓音传来,着实把启斌震撼住了。
  做瞬息调整后,他抬手抚平了自己因紧张而狂跳不止的心脏,冷静地说;“ 让我老婆接电话。”
  那头电话放在小翔侧脸旁,小翔赶紧呼救,“ 老公,我很好,你按他们说的去做,只要把赎金给他们,我就自由了。”
  那男子随后又把电话放自己嘴边;“ 地址我会发信息给你,但千万别耍花样,否则先奸后杀…”
  “ 别…别…”启斌着急地嚷嚷的同时电话已经挂断,他满脸纠结,冷汗渗出,跑到衣柜前翻出衣服就往身上套。
  ……
  一个晚上过去了,早上贝骏和贝雪两兄妹一起用早餐,贝雪总是心不在焉地,贝骏再三询问她都说没事。
  “ 我饱了,先去公司了,有事打我电话;”贝骏站立起身,理了理衣角,拎着公文包,准备出门。
  李特助一看贝少出来了,赶紧快步上前顺手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折身回到车身旁,打开后车座车门,等贝骏进去后,他随后将公文包搁置在里面的空位上,关上门回到驾驶室径自驾车离去。
  贝雪向门口瞄了一眼,看到贝骏的私车离开后,走到客厅矮几旁,果盘旁取过一把锋利的削皮小刀,塞进小包后往外面跑去。
  话分两头。
  启斌自接到歹徒电话后和华从容、刁瑞丽思虑再三,决定还是报警比较稳妥。
  于是在接近临明时分,郊区外,启斌按照歹徒发送的地址将一包装满现金的信封袋,放到一颗很粗的枯树低下拿草丛盖住,转身离开。
  周围全是静等拆迁的建筑,屋舍破落,道有裂痕,拆迁到一半的墙面背后有很多就地埋伏的民警。
  大约等了半个小时后,远处一个虎背熊腰地男子左顾右盼地将脚步移动向枯树方向,就在他弯腰翻动草丛的同时,四方埋伏的民警同时出击,“ 别动,趴下。”
  一听风声不对,他拔腿就跑,民警们一路狂追,总算是把他给制服了,“ 咔咔,”两声过后,那名歹徒被拷上手铐,然后被两位民警拎架到附近的警车上。
  ……
  废弃厂房里。
  天气微微显亮后,视觉明显好了很多倍,她视线首先落向窗户框下边,有很多绿油油闪光的劣质玻璃碎片,再瞄一眼门口,那些歹徒横七竖八的躺在几张铺平的凉席上,一闪破旧不堪的门在风的作用下,咯吱、咯吱晃悠着。
  她屁股已经坐的麻木,悄悄蹲坐起身,一点一点向窗户口靠过去,五分钟,总算到达目的地了,轻吁了口气,捆绑在背后的手悄悄在地板上摸索了一块大小适中的玻璃握在手心里。
  然后向门口瞅了眼,还好还有呼噜声;她又一点一点挪了回去。
  坐回原位后,右手将玻璃片锋利的棱角架在麻绳上,开始了费力的自救生涯。
  “ 嗨。嗨…快起来,”有个女人的声音传入小翔耳朵,还有她用高跟鞋踢醒了躺在地板上的歹徒们。
  “ 人呢?”那女人问。
  “ 钱呢?”一个迷糊的男音响起。
  ——啪——,一个什么东西扔到地板上的声音。
  “ 人被关在里面;”男音拿起地板上的信封掂了掂,兀自说道。
  “ 你们可以滚了;”那个女人很冷的声音,但越听越熟悉,小翔加急了自救的速度。
  接着是踢踢踏踏下楼的声音,看样子那些歹徒拿着钱离开了。
  咯吱作响的门板——砰——地踢了脚,然后一个穿着白色高跟鞋,连衣包臂套装的女人一步一步走进了,阴冷地看向地面上的小翔。
  “ 果然是你;”小翔的声音听上去很冷静。
  “ 怎么,似乎你早有预料?”贝雪说话间已经来到她身边,斜睨着她。
  “ 绑架是犯法的你知道吗?”小翔心平气和地问。
  “ 用不着你提醒我,”贝雪语气顿时挑高,单手捏过她的下巴,“ 任小翔你知道吗,我和启斌自小就认识,两小无猜,亲梅竹马,本来陪伴在他身边的女人应该是我,因为你的出现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贝雪狠狠捏住小翔下巴,“ 我从未像现在一样痛恨过一个人,我恨不得将你剥皮抽筋,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可是你不能这么做,”小翔与她直视;“ 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如花般的年纪,你完全可以找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美满的过完这一生。”
  

        
第122章:争分夺秒
  警车上,那个被制服的歹徒经过民警们的一番教育和督导,他决定一定配合警方戴罪立功。
  当他手机响起时,在民警的监督下接过电话,“ 喂,大哥,钱我已经拿到了,你快来接我呀。”
  远远看到一辆破旧的别克车,“ 就是那辆,”车上的歹徒指认道。
  一位民警对讲机拿在嘴前;“ 各小组注意,各小组注意,目标是一辆灰黑色破旧别克,正在向枯树方向驶来,提高警惕。”
  当那辆别克车快到达枯树方向时,没看到接应的人,他们心头一紧,赶紧掉转方向撤离。
  铺天盖地的警鸣声响起,紧追而去,在经过一段宽阔路段时,警车从四面八方将那辆破旧别克围在中间,“咔咔咔咔…”警车打开车门的声音迅速,手中握有枪支,疾步将别克包抄。
  一民警跨步站立驾驶室旁,双手紧握枪支指向里面的人,吼道;“ 出来,快点。”
  车门缓缓打开,车上下来四个人,在民警的示威下都抱头蹲在地上,等待着手铐加身。
  一辆白色的雷凌开近,启斌打开车门下车,大步向着已经戴好手铐的歹徒方向,他眉间紧拧大力拎起一个歹徒吼道;“ 我老婆呢,你们把我老婆怎么样了?”
  “ 没怎么样,我们只是收钱而已,并没有虐待她,”歹徒弱弱地回答。
  “ 带我去找她,”启斌满脸焦急地嘶吼道。
  民警上前将情绪激动的启斌劝慰道;“ 您先别激动,当务之急是赶紧解救人质,不然多浪费一分钟就会多一分危险。”
  一辆大型警车后门打开,四个歹徒分别被推了进去,然后警车在原来那名歹徒的指应下向着案犯地点开去,启斌开着雷凌紧随其后。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小翔这边还在跟贝雪周旋,背后的手还在不断用力拉锯着绑在手上的麻绳,看到对方越发阴冷的嘴脸,她心已悬到嗓子眼。
  ——砰——,在小翔低头瞬间,贝雪已将那扇破旧的门板关上,从里面反锁住。
  “ 任小翔,你怕了吗?”贝雪目光猩红地看着她,手缓慢地伸向小包内。
  “ 贝雪,就此停手吧,你大好的年华难道真想和我同归于尽吗?”小翔额间已经渗出冷汗,视线落向贝雪从包内取出的水果刀。
  “ 啊哈哈哈哈…”贝雪仰头发疯般地狂笑,“ 蠢货,谁会和你同归于尽,我只是想刮花你的小脸而已,看他到时还会不会要你?”
  “ 贝雪,你这又是何必呢,感情是不可以强求的,你醒醒吧;”小翔心口起伏的厉害,她看到贝雪握着那把水果刀径直向自己走过来。
  ——就在这时警鸣声传来,小翔目露欣喜跌宕着站立起身向窗户跑去。
  不想却被贝雪从身后扣住一只手臂又重新带回墙角,明晃晃的刀面发着渗人的寒光直接贴在她的脸颊上,“ 你以为可以逃出生天吗?做梦。”
  警察一辆一辆将整个废旧工厂包围,民警们急速下车,民警队长拿着喇叭对上面喊话;“ 上面的人听着,这里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赶快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威严沉着嗓音响起的同时,已经有几路伸手矫健地警察持枪向楼上冲去,他们动作迅速而又极其小心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