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豪门暖婚之霸少追妻-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圈,贝骏极力劝说其父母,让他们带着贝雪,免得她成天无所事事,七想八想。
  其实小翔心里明白,贝骏是怕贝雪嫉恨刚回国不久的自己,因爱生恨的人是最可怕的,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再加上她本身就是心胸狭隘的人,真是难为贝骏了,连这点都为她考虑。
  “ 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小翔波澜不惊地问。
  “ 明天下午的机票,”她抬头痴痴望着启斌;“我马上就要去离开了,启斌你能去送送我吗?”
  “ 哎呀,真是不巧,”小翔一只小手伸出紧紧扣住启斌摆在膝盖上的大手,“ 启斌明天要陪我回娘家看看,这不刚刚从商场添置了些回家用品。”
  “ 启斌你说是吗?”小翔斜睨了他一眼,那眼眉间暗藏波涛汹涌,如利剑般扫向他。
  摆放在膝盖上的大手一个翻转把她的小手反握住,他正视着贝雪,语气平稳;“ 是啊,小翔毕竟离家三年,现在回国了,看望自己父母也是理所应当的,而我这个做丈夫的更应该利用这个时间去孝敬一下岳父岳母。”
  贝雪眼帘垂下,暗淡无光。
  刁瑞丽一看形式不对,赶紧将话题错开,“ 贝贝,眼看这时间也快到中午了,我让厨房多烧几个菜,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贝雪微微点了点头。
  小翔四周巡逻一圈没发现华从容和小佳佳的身影,忍不住开口问道;“ 妈,爸和小佳佳去哪里啦?”
  刁瑞丽嘴边噙着抹笑说;“ 你爸一位挚友老林今天约他下棋,他呀非要抱着小佳佳去得瑟一回。”说完后还笑着摇头。
  小翔和启斌也相视一笑,还真是应了那句古话,老小孩老小孩,有时候老人倔强起来和小孩子是一样的,就连心性都一样。
  看着对面含情脉脉相对的两人,贝雪只感觉如利剑般刺目,她秀眉轻蹙了下,两只小手逐渐握紧,骨节泛白,盯着小翔的瞳孔中有缕尖锐地恨意。
------题外话------
  

        
第110章:老公爱惨了你
  祖孙俩直到天黑才回来,华从容红光满面地抱着小佳佳走进客厅,小翔逛了一天的街也有些累了,就返回楼上休息了,剩下的事情交给启斌去处理。
  她洗了个澡,换好睡衣躺在床上,却始终闭不牢眼睛,心里纠结的很,不知道启斌跟他父母商量妥当了没有?
  足足等了有半个小时。
  ——嘎吱——,门被人推开,小翔赶紧闭眼装睡。
  身旁的床垫上有凹陷,某人坐到床边上,低头亲了亲她的脸,“ 媳妇?”
  床上装睡的人浑身打了一冷颤,她扭头看他;“ 商量的怎么样?他们同意吗?”
  “ 你猜?”启斌卖乖道。
  “ 快说,”小翔对他怒目而视。
  “ 老公办事你放心,”他低头再次亲了亲她脸蛋,抬眸,“ 搞定了。”
  “ 真的?”小翔欢呼雀跃地双手攀上他的脖颈,“ 老公,爱死你了。”
  他黑曜般的眸子灼灼发光,埋头在她耳边,嗓音放低,“ 老公爱惨了你才是真的。”
  竖日早餐,刁瑞丽和华从容两人貌似都不开心,而且还时不时嘱咐小翔带着小佳佳要谨言慎行,不能喝酒误事,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正往嘴里扒饭的小翔,放下碗筷连连应下,内心很是不服,自从回到B市后,几乎每天都是他们陪在孩子身边,自己这个做妈妈的和孩子之间的关系似乎越来越生疏了。
  再说有什么好担心的,自己独立带着孩子在国外生活了三年都没事,难道回个家就有事了?
  临行前从刁瑞丽手中接过小佳佳,“ 小佳佳,咱们要回家去看外公,外婆了开心不开心呀?”
  “ 开——心,”小佳佳拉长了童音,清脆悦耳。
  “ 来,给爷爷,奶奶再见;”小翔晃悠着她的小胳膊笑着说。
  小佳佳伸展了双臂,如殷桃般的小嘴嗲嗲地;“ 爷爷,奶奶再见,小佳佳…想…你们…”
  刁瑞丽眼眶立即红了,她走了过来轻柔地圈过小佳佳,绵柔地拍着她的被,鼻音很浓重;“ 奶奶也会想你的。”
  华从容皱着眉,双手插兜,走过来,对小翔沉稳地说;“ 你们早去早回。”
  小翔被面前这两位举动给惊得不知该做什么反应了,只好愣愣地点头;直至他们夫妻两人抱着孩子启程后,她仍在回忆着刚才的一幕。
  雷凌车速超快,像飞射而出的箭,偌大的B市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已经在光亮乌黑的高速上了,车窗两旁的风景从高楼大厦逐步变为狂野。
  小佳佳也从原来的兴奋欢呼到沉沉入眠,过了高架,下了平滑公路,启斌将车子开到路旁,两人分别下车,小翔把怀里已然睡熟的小佳佳轻柔放到已经铺好棉毛毯的后车座,帮她拉高毯子,掖好,才重新返回副驾驶位置。
  启斌亲了亲小佳佳粉嫩的小脸蛋也重新返回驾驶座位,他抬手按了按眉心。
  “ 要不换我来吧,你歇歇;”小翔提议,看他很疲倦的样子。
  “ 没事,”他看她眼;“再说你抱了小佳佳三个多小时,胳膊也很累。”
  “ 你有没有觉得自我们娘俩回来后,你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她目光平和地问、
  “ 说得什么傻话,照顾妻女本就是男人的责任,”他抬高手臂手指在她鼻翼上轻点两下,“ 感谢老天赐给我这么好的媳妇,为我排忧解难,为我生儿育女。”
  两人笑了笑,车子再次发动,一直持续到下午才回到小翔的家乡。
  小佳佳中途也清醒过来了,车子停稳后,小翔抱起小佳佳,启斌拎着所有的礼盒包装,一家三口走进了一间100多平方的批发铺子。
  “ 请问…”小翔的妈妈忙碌时听到有脚步声走进,转身回头时怔愣原地。
  “ 妈,我回来了…”小翔嗓音哽咽。
  “ 小翔?”小翔妈妈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小翔眼泪簌簌落下,呜咽着说不出话来,只是狠劲地点头。
  启斌大跨步走上前,把礼盒袋全部都摆放到铺子柜台上,对上小翔妈妈疑惑的眼神,他坚定有力道;“ 妈,我是小斌,您还记得吗?”
  小翔妈妈微微眯了眯老花眼,手臂缓缓抬高;“ 喔,我想起来了,你是小斌。”忽然她似乎又一愣,“ 你刚才喊我什么?”
  启斌大步上前握住她的手,“ 妈,我的身份已经转正了,现在是您的准女婿。”
  什么叫转正了,小翔斜睨了他一眼,然后踹了他一脚。
  没想到小翔妈妈倒是坦然接受,笑脸吟吟地看着他;“ 转正了,那真是可喜可贺呀。”
  “ 同喜同喜…”启斌笑道。
  小翔:“……”
  小翔妈妈一直看着小佳佳的脸,疑惑地问;“ 这莫非是我们的亲外孙?”
  小翔忙搂着小佳佳安哄着她认亲;“ 小佳佳,来,这是你外婆。”
  小佳佳卡哇伊的双臂习惯性地一展,“ 外婆好。”
  直把老人的眼泪都给叫了出来,望着她低泣嘶哑着说;“ 乖,乖,都这么大了,多漂亮的孩子。”
  “ 老伴儿,有客人来吗?”小翔爸爸从另一道门进入,绕过来问。
  “ 爸;”小翔眼眶再次浮上一层水雾。
  晚餐时分,一家人围拢圆桌吃饭,小翔和小翔妈妈帮小佳佳挑拣着她爱吃的菜,而启斌和小翔的爸爸则频频举杯。
  小翔爸爸看了启斌一眼,眉眼一蹙,嘴角紧抿着点了点;“ 当时我就看出来了,你小子有毅力,若不是当年你去订婚宴搅局,小翔现在可是你的长辈,你每次见到她都得喊声嫂子才行。”
  “ 咳咳——,”小翔脸唰就红了,瞪着她爸,“爸,您说什么呢,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 那,思涛现在怎么样了,成家了吗?”小翔爸爸问。
  “ 还没呢,”小翔悻悻道。
  “ 那是,像我家闺女这样标致的姑娘不好找哇…”小翔爸爸噙着抹笑调侃道。
  “ 爸,您越说越离谱了;”小翔脸瞬间涨红。
  启斌眼珠子一转,正式地望着小翔爸爸恳求,要两位老人把小翔的户口簿取出来,等他们回B市后,好去民镇局登记。

        
第111章:无照驾驶还超载
  两位老人颤巍巍对望一眼,“ 你是说,你们还没领证?”小翔妈妈不可思议地问。
  小夫妻两人惭愧地低下了头。
  “ 你们无照驾驶也就算了,”小翔爸爸讶异地指了指小佳佳;“ 居然还超载?”
  启斌;“……”
  小翔;“……”
  晚上一过,第二天好多亲朋好友来找小翔聚一聚,毕竟好久没见过面了,难得一聚,她扭头看了眼启斌,他正在帮老爸往小库房倒腾货物,于是她抱过小佳佳抬腿就出了门。
  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个泪汪汪是太夸张了点,但大吐心声,胡吹猛砍是在所难免的,往朋友家墙上挂着的钟表上瞅了眼,临近中午,该回家吃饭了。
  抱起小佳佳和大家挥了挥手,抬脚往外走。
  刚走到半路,天边陡然一道雷声传来,把小佳佳吓坏了,她趴在小翔怀里蹬着小腿嚎啕大哭,小翔也没预料到小佳佳反应会这么激烈,赶紧蹲下身来把她揽在怀里抚着她的小背不停安哄。
  咔嚓——一道猛雷砸了下来,小佳佳哭的越发凶猛,高空汇聚了无数乌云,小翔抬头望望天,如果再赶不回去就要大雨倾盆了,于是咬咬牙,抱起小佳佳拔腿小跑。
  就差二十几米就能到家了,骗就天公不作美,雨势陡然而下,小翔焦急坏了,手掌按在小佳佳头上,却丝毫起不到任何遮风挡雨的作用,豆大的雨珠顺着母女两人头顶顺流而下。
  她抬手猛擦了把脸上的雨水,接着冒雨前进。
  忽然前面一个高大的身影打伞跑了过来,一脸忧心,启斌将雨伞罩在母女俩头上,他把雨伞交到小翔手中,即刻脱下外套,披在小佳佳头上,低头亲亲大哭不止的小佳佳。
  有力的臂膀将母女两人圈揽在怀,醇厚的嗓音不断安哄小佳佳,“ 乖,不哭,爸爸来接你们了,不怕,不怕…”
  果然父爱的力量是伟大的,启斌安哄了一会儿,小佳佳哭泣声止住了,风雨毫无停歇的征兆。
  启斌大掌帮母女两撑着雨伞,而自己则淋着雨,冒雨前行了一段时间,才到家,小翔爸爸和妈妈一直站立门口张望,远远看到两人走近地身影,悬在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回到家小夫妻两人连忙打热水帮小佳佳洗澡,捂热她小小的身子,小佳佳一路上又惊又吓,再加上淋了雨水,小翔帮她沏了瓶牛奶,喝过后就沉沉入睡了,两人帮她掖好被角,才返回餐桌上吃饭。
  夜半时分,深睡入梦的小翔被人推醒,她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睛,一脸迷茫地望着启斌忧心忡忡地脸。
  “ 怎么了?”小翔有些不明所以。
  “ 小佳佳好像高烧;”启斌焦急如焚地说。
  小翔困顿的双眼一下子打开,贴身靠近中间小小的身子,低下头贴上她的小额头,滚烫的温度着实吓人。
  “ 走,收拾一下,去医院;”启斌已经翻身下床在穿衣服了,小翔掀开被子下床,跌跌撞撞跑向柜子,翻出读大学时穿的运动服套在身上,柜身暗格里翻出双白色运动鞋蹬在脚上,冲进卫生间凉水冲了把脸,头发随意束与脑后。
  没办法带来的衣服全是启斌给新买的裙装,高跟鞋,只好翻旧时的衣服穿了。
  一切收拾稳妥,拿了几件小佳佳的衣服塞进包里,把她小小的身子往毛毯里一裹,抱起就走。
  乘夜赶路,驱车半个多小时赶到县级人民医院,此时已接近临明时分,医院值班医生帮小佳佳做了全面检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着凉导致高热。
  温度计取出查看时把两人都吓了一跳,39度,辛亏来得及时,由于条件限制帮小佳佳安排了间不算太高档的病房,在医生的指导下首先选择物理降温。
  “ 给孩子喂葡萄糖水,少量频服,补充能量,帮助利尿,和输液作用类似;”医生温和的语气交代着两人。
  到第二天中午,小佳佳精神很不好,且高烧不退,没办法,只好打针降温了。
  正在这时启斌手机响了,他一看是家里的电话,就拿到病房外去接起。
  “ 小斌呀,我是妈咪,小佳佳怎么样了,能适应那边的环境吗?想听听她的声音;”刁瑞丽不停息地问道。
  “ 那个,妈咪,小佳佳现在还睡着呢;”启斌抬高两根手指按了按眉心。
  病房里,医生正在给小佳佳注射退烧溶剂,给小孩子打针,往往哭声嘹亮,小佳佳也不例外,哇,地一声大哭出来。
  电话那头,也听到了这哭声的嘹亮,刁瑞丽和华从容在别墅里坐立不安,忙追问小佳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启斌被迫无奈将小佳佳淋雨导致感冒发烧的事兜了出来。
  刁瑞丽和华从容两人坐不住了,放下电话就商量着要开车去探望小佳佳的病情。
  小佳佳食欲不是太好,喂了些牛奶就阖上了双眼,两人也跟着折腾了一天,小翔现在只感觉到浑身酸痛,一下子坐到身后的木椅上不想再动,一瓶矿泉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抬眼看了眼,神色同样疲倦的启斌一眼,伸手接过,“ 谢谢。”
  一抹淡淡地温和地笑容沿他嘴角向上弯起;“ 夫妻之间何须客气?”他欠身在她额际间落下一吻,看了眼她的装束;“大学时的衣服?”
  “ 是啊,都毕业五六年了,现在想想还是上学时好,无忧无虑的;”她眼神飘渺。
  “ 好嫉妒你同学,当你还是一个小丫头时她们就能和你朝夕相对了,”他高大的身躯半蹲下,凝望着她;“ 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选择更早些认识你,最好能和你做同学,和你做同桌。”
  小翔剜他一眼,“ 老牛吃嫩草,想得倒美。”
  “ 不,”他难得正经地看着她;“ 当你不再稚嫩,逐步老去的那一天,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
  ……
  傍晚时分,小翔的父母拎着一大堆补品打车赶到了医院。
  间隔不长,华从容和刁瑞丽也驱车赶来了,两人慌慌张张的上了医院楼层的电梯。
  启斌手机响起,他蹙眉接起,“ 小斌,我和你爹地在病房走廊,你们在哪一间?”
  六个大人分别守护在小佳佳的病床两侧,启斌父母的眉毛几乎没展过,满是对小佳佳的担心和对小翔的不满。
  尽管启斌在他父母那里说尽了好话,他们也不搭理小翔。
  气氛有些僵持,晚上小佳佳的爷爷、奶奶坚持要守夜照顾他们亲孙女,小夫妻两人和小佳佳外公、外婆只好退出了病房。
  竖日,小佳佳痊愈了,在病床上活蹦乱跳的,一会儿吵吵着爷爷抱,一会儿吵吵着奶奶抱,把两位老人高兴的合不拢嘴。
  此时此景,看在小翔眼里颇有些讽刺的意味,她怎么感觉启斌父母不是接纳自己,而是看在亲孙女的面子上才捎带着把她也给收了。
  启斌长臂一伸揽过她肩膀,握住她肩头的手掌轻轻捏了两下,似在安慰她。
  四位老人相见,抱着小佳佳中午简单到附近酒店吃了个饭,由于小佳佳身体状况恢复了,所以气氛也有所好转。
  饭后小佳佳爷爷、奶奶坚持要把孙女带走,这次小翔没再挽留。
  在家里待了四五天后准备返回B市。
  ……
  责深总部,小翔在刁瑞丽的安排下见到了陶凯,指导自己酒店管理业务知识的老师,一个时尚靓丽,才华横溢的漂亮女人,据刁瑞丽介绍说,除去贝氏,和华氏合作资格最老的就是陶氏了,而眼前这位陶凯正是刚从国外进修回国的陶氏长女。
  “ 陶老师,你好;”小翔落落大方地伸出了手。
  “ 任小姐,不必客气;”陶凯也伸出手与她友好相握。
  陶老师交给小翔两本书,《酒店的精细化管理》和《市场营销策略》,循序渐进地辅导她。
  “ 好,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见;”陶凯将办公桌上的文件收拾了一下,抱在胸前,挺直了背向门口走去。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启斌探头探脑地走进来,看到面前站立的陶凯后先是怔愣一下,随后才恍然大悟地伸手与她相握,“ 老同学,好久不见。”
  “ 华启斌?”陶凯似乎也豁然大悟般地抬眼看他。
  “ 是我,”两人礼貌握手后,启斌眉毛蹙了蹙,“ 你怎么会在责深?”
  “ 喔,是刁总监请我过来指导任小姐有关酒店管理的业务;”陶凯一双杏目微眯了一下,还记得大学时代启斌还只是一个阳光小帅哥,而如今眼前的老同学,棱角分明,仪态不凡,言谈间有股从容不迫的气势。
  或者,更准确来说,他有一张沉稳英俊的脸型,和一股成熟男人潇洒从容的气场,对于女人来说这种男人是致命的诱惑。
  她神色缓缓收回,浅笑道;“ 你现在不是责深的华总吗,怎么有时间往酒店预定部门跑?”

        
第112章:老总工资卡做聘礼
  两人的一番寒颤,令小翔讶异,她没想到尽然有这样的巧合,于是将办公桌上的文件简单收拾一下,拎起小包向门口走去。
  启斌温和地望着走近身边的小翔,长臂一伸将她捞进怀里,看着怔愣的陶凯介绍道;“ 陶凯,你的新学生任小翔她也是我的妻子。”而后又侧脸对小翔说;“ 小翔,你的老师是我的大学校友。”
  “ 真的好巧,”小翔笑吟吟地看着陶凯;“ 没想到陶老师你竟然和我老公是同学,很荣幸认识你。”
  “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巧,是很荣幸;”陶凯和两人简单聊了会后就匆匆告辞了。
  不知不觉一周过去了,学习的日子总是枯燥而乏味的,这让她不禁回忆起刚进责深,那时候启斌还是自己的代教老师,他对她要求很严格,而她却总是偷奸耍滑,经常会把他气得面红耳赤。
  想到此,唇便不由自主扬起一抹弧度。
  正在开车的启斌发现了小翔甜蜜的笑容,忙追问她无辜傻笑的原因。
  小翔撇了他眼,“ 还记得我刚进责深你给我做代教那段时间吗?”
  他一边开车一边摇头,“ 怎么会不记得,那个时候的你很顽皮,平时不学无术,考试投机取巧,真让老公我头疼。”
  小翔扭头斜睨他,“ 有时候我很奇怪,当初给你做学生时几乎处处针对我,那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启斌吁口气,眉毛蹙了蹙;“ 年代太久了,还真有点记不起来了。”
  听到这话,小翔的脸唰就阴了下来,转头看向车窗外,不再说话。
  启斌撇了撇她,哑然失笑,“ 如果我说一见钟情,你一定不信,具体什么时候对你动心的,我也说不上来,只记得那段时间很想见到你,只要看到你从我眼前晃过,心跳的频率就会增加。”
  盯向车窗外的脑袋慢慢收回,“ 陶凯真的是你大学同学?”
  正在开车的某人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 一周接触下来,发现她不仅人漂亮,而且有独立的见解和思维,”她沉思一会,“ 用句通俗的话来讲,她简直就是女中豪杰。”
  听闻此,他哈哈大笑出声,“ 小丫头真是偏心,同样是老师,为什么对陶凯就大家赞赏,而对我就敬而远之?”
  “ 因为你对我有非分之想,”她不屑道;“ 难道你还想狡辩?”
  “ 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女人有非分之想再正常不过的事,我为什么要狡辩?”他深沉道;“ 小丫头明天周末,我们去把证领了。”
  “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还想多活两年呢,以后再说吧;”她脸颊微红找了一蹩脚理由。
  ——咯吱——,车子停靠在路边,“ 你敢不敢再说一遍,几天不教育你,胆子越来越肥了,”他一脸阴鸷。
  “ 聘礼都没收到,就想把人拐走啊,没门儿;”她挑高了下巴说。
  启斌长臂一伸从后车座取过自己的公文包,翻出皮夹将一张白金卡交到她手中,“ 老总工资卡做聘礼行吗?”
  “ 我可以选择拒绝吗?”她诺诺地问。
  “ 有胆你试试?”他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日复一日,转眼半年,小翔的酒店管理课业总算是完成了,自两人领证之后,启斌每次见到她,都笑容满面的,温柔地能掐出水来那种笑。
  再有几天就到责深成立八周年的纪念日了,这几天都在忙着给所有员工颁发纪念品。
  开完会刚回到总经理办公室入座,就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门被推开,一个身穿雪纺长袖衬衣,气质高贵的女人走了进来,“ 启斌,听说几天后就是责深成立八周年纪念日对吗?”陶凯轻吟走到办公桌对面的客椅上坐下。
  启斌礼貌性地点了点头,“ 是啊,所以这段时间才会因为会场的事忙前忙后的。”
  “ 哦,怎么说?”陶凯双眼幽深地望着他。
  “ 本来是打算选贝氏酒店的,但有位他国政要人物在贝氏做了预定,所以计划临时取消,”他身子向后倚向靠垫,两根手指伸出捏了捏眉心,“ 其他酒店的布局要么面积太小,要么环境不适合,这一拖就拖到现在…”
  “ 那依你看来,陶氏旗下的酒店适合吗?”陶凯挑着眉问。
  “ 什么意思?”启斌皱眉反问。
  陶凯很娇媚地笑道;“ 我在几个月前听刁总监提过这件事,所以私下里做过调查,反馈数据表明,此事会让你为难,所以我提前召集陶氏高层管理者开了会。”
  她深深凝望他一眼道;“ 至于会议内容嘛,就是本月内不准接待任何政要或明星团体的承包业务,如果你觉得陶氏酒店适合的话…”
  “ 合适,当然合适;”启斌喜上眉梢,“ 都说商家唯利是图,依我看来也不尽然,不过现代社会像老同学这样热心的人倒是不了。”
  “ 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既然我帮你解决了一个棘手的难题,那么你准备拿什么作为回报?”陶凯语调忽转柔滑。
  “ 这样吧,合作经费我跟财务打声招呼,多加百分之十的利息怎么样?”启斌赤诚地说。
  “ 可本小姐不在乎这区区百分之十的利息,”她对上他不解的眼神,轻笑道;“ 跟你开玩笑的,这样,等事成之后单独请我吃顿饭,作为回报应该不算过分吧?”
  启斌眉毛轻蹙了蹙,点了下头。
  隆重浩大的会场布置的美轮美奂,豪华整洁的桌椅,摆放的整齐划一,璀璨绚烂的水晶吊灯,红色的地毯一望无际,当然除去好吃的好喝的之外,还准备了各种游戏和娱乐项目。 
  华从容和刁瑞丽属于公司高层董事会领导,公司成立纪念日这样的大型活动势必一定要参加,华从容套了一身红色唐装以示喜庆,刁瑞丽则穿了一身紫色裱花旗袍。
  小翔手拉着穿着公主裙的小佳佳围绕刁瑞丽转了一圈,连连赞叹她年轻了十岁,把她乐的合不拢嘴。
  抬头向楼上望去,楼道静悄悄的,这肆不会又倒床上补觉吧?
  她一把抱起小佳佳,脚步轻抬,上了楼,推开门后发现,这厮居然穿好衬衣了,但是没系领带,呆呆坐在床沿边上,不知在沉思什么?
  她把小佳佳放到地上,牵着她的小手,一步步走近他身旁,“ 怎么了,神经兮兮地?”
  他抬眼与她对望,长臂一捞将她带进怀里,隔着衣服层侧脸颊紧紧贴在她腹部上,沉默不语。
  “ 哇——爸爸…羞羞…”小佳佳嗷叫了一嗓子,就往门外顷蹬顷蹬走去,“ 奶奶?”
  “ 乖孙女,奶奶上来了;”刁瑞丽疾步往楼上走,然后走到两人卧室门口抱起小佳佳。
  小翔听到刁瑞丽上楼的脚步声,推搡着想和他分开,这姿势让人看到多不好?可却怎么都推不开,这厮一脸执拗劲。
  “ 奶奶,爸爸…羞羞…”门外传来小佳佳告状声。
  刁瑞丽有些疑惑,伸头望里看了一眼,一目了然地对上小翔的满脸涨红,然后噙着笑抱着小佳佳下了楼。
  “ 华启斌,你到底想干嘛?”她有些恼羞成怒了。
------题外话------
  中秋良辰,瞬时相思,靥婵入梦。
  一缕乡韵谱诗曲,
  斟杯邀月赏君舞。
  亲们,小吾预祝大家工作顺利,万事兴和。

        
第113章:好久不见过得好吗
  一双有力的手臂像钢筋铁骨般稳箍于腰际间,一再收紧,小翔胸腔有些缺氧。
  “ 华启斌,你快放开我,”她呼吸越来越困难,头晕脑胀的厉害,小手下意识按住他肩膀。
  “ 抱抱我,”他声音低沉几经哀求。
  她有些莫名其妙地蹙了蹙眉毛,不过细长的手臂还是伸出慢慢地环抱在他头部。
  “ 责深之所以能顺利度过金融危机,晏思涛有过半功劳,”他停顿一下,长叹口气,“ 所以纪念日,爹地提前通知过他,我怕…”
  听闻此,脸上浮现过一丝了然。
  “ 我是你的妻子;”她轻抚他的头说。
  他仰头看她,黑曜般的眸子里有温和有感动,嗓音有些沙哑;“ 对,小丫头是我华启斌的妻子。”
  小翔帮他系好领带,小夫妻两人相携下楼。
  ……
  华从容和抱着小佳佳的刁瑞丽走在前面,小翔唇瓣上扬自然地挽着启斌紧随其后,一家五口沿着红毯一直向会场中心方向走去。
  红毯两旁满是手执酒杯,衣装革覆的商界精英,翘首弄姿,珠光宝气的名门闺秀,怀揣激动,溢满笑容的责深员工。
  欢呼声高涨,鼓舞音雷动,场面甚是鼓舞人心。
  华从容作为责深的最高董事,沉稳有力的步伐,一步步向会场舞台走去,站立在中央话筒面前,意气风发的脸上一抹淡淡的笑容,他两只手臂平抬高举,示意大家安静。
  “ 今天是责深成立八周年纪念日,数据表明八年来,我司项目拓展广泛,业务上涨频繁,这就促使公司的整体水平在同行业领域成直线趋势上升,”话筒将他庄重的陈词扩散。
  他朝台下鞠躬45度,抬起;“ 这些伟大的成绩,离不开大家矜矜业业地工作,离不开大家勤勉奋发地努力,所以责深与日俱增的今天是大家夜以继日奋发的结果,我代表责深感谢大家的辛苦付出…”
  雷鸣般的掌声在舞台下方哗哗响彻。
  小翔和启斌深情对望一眼,内心深处同样激动万分,为台上那个被聚光灯打亮全身,在商业圈摸爬滚打经年的男人,无疑他是优秀的,然而在聚光灯无法照亮的灵魂深处,为寻找挚爱前妻历经千辛万苦,为重获家团梦圆寻遍大江南北,无疑他也是最凄苦的。
  掌声落幕时分,酒店门前,一袭洁白名贵西装,冷峻高傲的身影款款走进。
  众人摒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