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豪门暖婚之霸少追妻-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第106章:这是我太太
  小佳佳被刁瑞丽抱到楼下吃饭去了,虽然隔了一层,却依然能听到刁瑞丽,华从容和小佳佳三个人的欢喜声,是那么地委婉动听。
  小翔去了趟洗手间冲了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没想到身子刚躺回床上,又疲乏得厉害,浅浅眯上了眼。
  启斌轻轻带上门,折身返回床边,床面有凹陷,他坐在床边上,大掌温柔地抚过她的脸。
  小翔暗自咬牙忍耐,果不其然,才一会儿时间,某人不老实的大掌已经从裙摆下方钻入,沿着修长的腿一路往上,直至伏上那只柔软。
  忍无可忍,她睁开眼瞪他。
  他头缓缓低下,薄唇贴在她耳际,“ 我们该吃早餐了。”
  对上他宠宠欲动地双眸,她如临大敌,下意识揉了揉自己酸胀的腰身,假装听不懂道;“ 喔,我不饿,你先下去用早餐吧。”
  “ 可我,”伏在柔软上的手轻轻摸了一把,沙哑道;“ 不喜欢吃独食。”
  她赶紧伸手去拽他的胳膊,却没他反应快,一个用力蹬掉了脚上的拖鞋,反身压在她身上,薄唇准确对上她的红唇,恣意发泄着身体里的欲。望。
  事毕,两人都气喘吁吁,启斌额间有细微的汗珠不断渗出,他头转向她,“ 我抱你去洗澡。”
  她浑身酸痛难耐,外加无力,狠狠道;“ 华启斌,你混蛋。”
  他哈哈大笑出声,抬手亲昵地点了点她的唇瓣,“ 只有面对你时我才会犯浑。”
  客厅里刁瑞丽和华从容有小佳佳陪伴着,两位长辈脸上自始自终洋溢着笑容,红光满面,不得不说骨血至亲这个东西很奇妙。
  “ 老华,眼看这午餐时间也快到了,我要不要上去喊他们一下?”刁瑞丽抱下佳佳在膝盖上转头问身旁的华从容。
  “ 小斌这孩子吃了整整三年的素,左盼右盼总算是把小翔给盼回来了,就好比是满腔热血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源泉,”华从容拧起了眉劝着;“ 你这个时候去不是遭人恨吗?真是老糊涂。”
  “ 对,对,是我考虑不周,”经过华从容一番训斥,刁瑞丽立即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然而楼上两人刚好往楼下走,小翔一只手还在不停揉捏着她的小腰,楼下两位长辈之间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全部吸入耳朵,她一个咧跌差点滚下楼。
  身旁的启斌赶紧出手扶住她,当然他同样也听到了,神色有些揶揄,撇了眼小翔脸上那红白变幻的脸色,他有些想笑,却极力忍耐。
  转过身抬眼看向身后的启斌,对上他似笑非笑地脸,她抬起手肘狠狠戳了他一下。
  两人相携下楼,向楼下两位长辈问了声好,然后一家人和和睦睦地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期间小佳佳最是调皮,一会儿嚷嚷着让爸爸抱,一会儿又嚷嚷着让爷爷抱,总之挨个抱了一个轮回。
  直把两位老人逗得合不拢嘴。
  启斌和小翔相互对望眼,两人很默契地低头吃自己的饭。
  “ 什么?”小翔看着刁瑞丽瞪大了眼,“ 我去接任酒店项目总监的岗位?”
  “ 我和爹早就商量过,等你一回来责深就交给你们打理,我们风雨兼程地奋斗了半辈子,如今也该是歇脚放手的时候了;”刁瑞丽诚挚地说。
  “ 是啊,大风大浪的也都过去了,现在也该是你们接手的时候了,”华从容边说边把小佳佳抱到腿上,“你们小夫妻两个从今往后就可以同进同出的工作了,而我们两位老人呢,就在家里帮你们照顾孩子。”
  “ 可是,您也知道自我进责深开始都在学习航线知识,从未接触过酒店这块的业务,一下子就把我放那么高的位置,低下一定会有人不服给我使绊子的;”小翔托着下巴分析。
  “ 这倒也是,”刁瑞丽皱眉,“是我疏忽了。”
  四个大人陷入沉思状态。
  “ 要不这样,您指派一位在酒店业务方面很娴熟地师傅教导我一段时间;”小翔开口提议。
  其他三个人都点了点头,一致通过。
  华从容摆了摆手道:“这事不急,你们夫妻二人分离了三年,难得相聚,想必有很多心理话要说,”他抬眼视线落向启斌;“ 小斌先去趟公司把工作交接一下,然后好好陪小翔闲置几天再说。”
  “ 好的,爹地;”启斌重重点了下头。
  饭后启斌拎起公文包走到小佳佳身边亲了亲她的小脸蛋,然后走到小翔身边牵起她的手,往屋外带。
  小翔感觉有些莫名奇妙拿眼看他。
  他牵过她的手温热的拇指摩挲着光滑的手背,“陪我一道。”
  她脸瞬间涨红,癫怒地看向他,这厮说话做事之前难道都不分场合的吗?老人孩子都在跟前呢?
  “ 哦,小翔也有好长时间没到公司看过了,顺道去看看熟悉下环境也好;”刁瑞里连忙出声打圆场。
  她轻咳出声缓解尴尬,甩开他的手,折身返回亲了亲小佳佳的脸蛋儿,给刁瑞丽简单说了一下小佳佳的喝奶时间和作息时间后才随启斌向院落处走去。
  两人来到雷凌面前,启斌带着小翔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车门前,他大手一伸把车门拉开,幽默地对她挑挑眉;“ 媳妇请。”  
  她轻哼声钻了进去。
  启斌这才重新绕过车头,返回驾驶座上发动引擎,向后倒退,转过圆形花园,然后打正方向盘猝然向前飞速而去。
  车窗外风景暖意袭人,小翔却无暇欣赏,扁着一张嘴闷闷不乐。
  启斌左手紧握方向盘,右手伸出将她摆放在膝盖上的两只小手浅握住,温热掌心的余温透过皮肤渗入她心腹,怒气顿时烟消云散,扭头望着他线条分明,刚毅俊美的侧面。
  他嘴角扯开向上扬起,一抹洋洋自得浮上心头,大手忍不住抓捏了两下掌心下的小手,“是不是发现老公很帅?”
  “ 切——,”她将他的手掌兀自甩开,“ 老孔雀开屏自作多情。”
  “ 呵,”他浅笑出声,“ 到底老不老,我是不知道,不过谁用谁知道。” 
  她咬咬唇瓣,将视线别向窗外;看着眼前匆匆向后划过的人物,景物,眼眶处有薄雾浮出,在国外生活的三年里受尽各种委屈,她连做梦都想回来。
  启斌似乎能感觉到她的忧伤,大掌包裹住她的小手紧紧握住。
  ——嘎吱——,在穿梭过门厅的岗检后,车子缓慢开进地下停车库。
  打开车门下来,一种熟悉感扑面而来,就好像从未曾离开。
  拎过公文包,牵起她的小手,向电梯口方向走去,电梯内的数字键不断跳动,直到25楼停住,——叮——声打开了门,某人气宇轩昂,神色昂然地牵着她的手穿梭在走廊间。
  期间有好多同事在向他点头问好的同时,都不可思议地打量着小翔,更有甚者,张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只鸡蛋,某人总会和颜悦色,不厌其烦地向大家介绍,“ 这是我太太。”
  小翔将大家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全数纳下,回以淡淡一笑,以示礼貌。
  咔嚓一声,拧开办公室的门进入,随手将门带上,牵着她向总经理的位置走去。
  小翔掰开他的手,把搁在办公桌面上的公文包拎过走到门后面的文件柜跟前放了进去,扭过身,他已经开启电脑了。
  百无聊赖的她从书架上抽了本营销书籍,独自坐到沙发上翻看起了手中的书。
  门再次被人推开,是启斌的助理小李,手端精致的托盘进入,上面放了两杯咖啡,将其中一杯摆到大办公桌上,“华总早。”
  “ 早。”
  又折回身将另外一杯摆放到小翔面前的矮几上,甜甜一笑,“ 华总夫人早。”
  这个称呼倒是有些新奇,她抬头微笑出声;“ 谢谢,你也早。”
  小李含笑着点了点头退出了门外。

        
第107章:你是我的初恋
  书籍刚翻过两页,一双锃亮的皮鞋就出现在视线下方,她抬眼望他,有些莫名奇妙。
  “ 你不是需要安排工作吗,赶紧去忙啊;”她疑惑地挑眉。
  “ 这本破书比我好看吗?”他弯下腰把她手中的书取走,随意翻开了两下,合上,醋味熏天地说。
  “ ……”
  他把书放回到原位,走到沙发跟前,弯腰牵起她,无视她不解的目光,直接走到豪华的转椅上坐下,长臂一带,将她整个带到怀里,让她坐到自己腿上。
  天哪,这可是办公室啊,随时都会有人进来的,望着对方那张镇静自若的脸,她焦急万分,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 别乱动,”他拍拍她的臀部,“很容易擦枪走火的。”
  听闻此,她果然一动不动了。
  他头转向显示屏,两只长臂将她圈揽在怀内,而修长有力的十指则噼噼啪啪活跃在键盘上,不断跳跃地荧光屏为他英俊的脸庞打上一层亮色,眼睫毛齐刷刷一排,浓而密,随着荧屏上滚动的文字而上下颤动着。
  此时的他给人一副威严肃穆的气场,工作时的他很认真,不得不承认最起码这个时候,她的小心脏有些不受控地砰砰乱跳。
  不知不觉脸颊又红了,而且喘息也有些加重,她贝齿啮咬下唇瓣,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犯花痴的,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于是她嘀咕道;“ 渴了,我要去矮几那里喝咖啡。”
  他扭头看她,“ 何必舍近求远,你面前不就有咖啡吗?”
  “ 不行,这是你的咖啡,我的咖啡在矮几那里;”她坚持己见。
  他黑曜般的眸子眯了眯,“ 是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跟他玩这招,这个淘气的小女人在想什么呢?
  计划失败,她眼帘微垂,乖乖端起桌上的咖啡啜饮一口,将杯子又摆放回原位。
  “ 我也渴了;”某人面无表情地说。
  小翔嘴角抽搐一下,岂有此理,她不渴时也没听他提到渴这个字,刚想站起的身子又被他按住。
  “ 这杯我喝过了,我去给你取矮几上那杯过来;”她秀眉紧蹙地看着他的脸。
  “ 我们口水相交,深吻无数,还在乎共饮一杯咖啡吗?”他促狭地说。
  她就知道,她早就应该想到,从他嘴里怎么能蹦出好词来,小手伸出把桌上的咖啡端起送到他嘴边,“给。”
  “ 你帮我喝一口试试温度;”他轻柔地说。
  她无语,长叹一口气,咖啡杯送向自己唇边,再次啜饮一口,还没咽下去,手中的咖啡杯已被人夺走摆放回桌上, 她怔愣地望着那张越来越近,不断放大的俊脸。
  滚烫的舌尖撬开她的唇瓣,吸取着里面流淌的咖啡,略带苦涩的咖啡硬是被他榨出甘甜的滋味来。
  “ 唔——,”她下意识去推他,却被他两只牢笼般的长臂圈揽的更紧,背后一只不安分的大掌透过衣摆钻入,抚过她光滑的背脊。
  她眼睛陡然睁大,他装没看见继续作案,炙热的碎吻一路向下,吻痕滚过纤细的脖颈…
  “ 华启斌,快停下;”她着急坏了,两只手掌不停推打他;某人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
  她脸颊早已涨红,贝齿紧紧咬合住唇瓣才不至于失声;身体因不知名的酥麻感而颤栗着…
  良久良久后,他才缓缓抬头看向她的脸,棠梨叶落胭脂色,荞麦花开白雪香;大掌抬高指背抚过那抹玉颜妖娆红粉色,嗓音沙哑;“ 我的小丫头,你好美。”
  窘迫不已的小脸蛋深深埋入他的胸膛,粉嫩的小卷头被他一只大掌包裹住按在他强而有力的心脏上。
  “ 感觉到了吗?”他下巴摩挲在她额间,“ 这颗心脏因为你的存在而欢呼雀跃,因为你的陪伴而欣喜鼓舞。”
  “ 油嘴滑舌,”她仰头看他;“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肚子里藏了这么多甜言蜜语,老实交代到底骗过多少女孩子?”
  “ 你是我的初恋,”他用两根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柔情似水地看着她;“ 而我弥足珍贵的第一次同样给了你,你说呢?”
  “ 噗——,”她手捂在胸前咳出声,他也好意思开口,还弥足珍贵?第一次?如果不是他可恶的第一次她能受这么多委屈吗?
  ——笃笃——,办公室外有敲门声传来,两人都愣了一下。
  小翔赶紧整理衣衫从他怀里拔了出来,坐回到沙发上。
  “ 进来,”启斌清了清嗓子。
  ——嘎吱——,一袭炫黑色名贵西装的贝骏推门而入,狭长的双眸讶异地攫住她,乌黑闪亮的眸子微微动容,好似跨过岁月匆匆,越过千山万水,将她的身影深深摄入其中,牢牢锁住。
  小翔唇瓣很自然地上扬起一抹弧度,“ 怎么,不认识了?”
  那张邪魅的脸上绽放出难以自持地欣喜之色,嗓音沙哑而微颤;“ 小——翔?真的是你?”
  她豪迈地拍了拍自己胸口,笑道;“ 如假包换。”
  启斌站起身从豪华的转椅上起身,抬步走了过来,在小翔身旁坐下,长臂揽过她的肩膀,对小翔说了好多贝骏近三年的变化,直把小翔听得眼睛瞪大,羡慕不已。
  “ 看不出来啊,”小翔视线落向倚靠在斜对面沙发上的贝骏;“ 大企业家,优秀青年,慈善家?哇塞,你是怎么做到的?”
  贝骏苦笑一下迷蒙地视线落向她;“ 因为本少曾应承过一位姑娘,想要获得她的认可就必须要取得事业上的成功。”
  “ ——咳咳咳咳——,”小翔手捂住胸口狂咳不止。
  “ 怎么好端端地忽然咳上了?”启斌拧起双眉,心疼不已,伸出手掌帮她抚向背脊。
  尴尬不已的小翔端过矮几上的咖啡啜饮一口,眼帘微微垂落,后拿眼看他轻声劝道;“ 漫长的一生,值得珍藏的记忆有很多,同样,值得删除的记忆也有很多,倘若某段记忆能够带给你快乐,那么请珍藏它,反之则删除它。” 
  启斌轻柔地在她额间敲了一记,“ 我们家小丫头什么时候讲话也这么富含深意了?”然后他撇了眼贝骏;“如果记忆可以人控,他早就清盘了,有何必在这里自讨苦吃?”
  “ 即使,记忆可以人控,”贝骏深深看着小翔的脸,“本少也会选择将那段忧伤的记忆珍藏起来。”
  “ 为什么?”她诧异。
  “ 因为心跳声曾为深爱的女人而悸动过,因为生命里曾为思念的女人而精彩过,”贝骏叹了口气感伤地说;“ 讲直白点,由于本少曾不顾一切去爱过她,所以原本孤寂地人生里增添了许多绚烂色彩。” 
  小翔轻咳出声,缓解尴尬,她视线落向贝骏;“ 贝骏我们三个好久没在一起聚过了吧,我今天出门看过风水,属于破财消灾日,怎么样给个面子,我请客。”

        
第108章:醉酒
  一家很温馨的中式饭店,三人举杯痛饮,席间频频碰杯。
  “ 你这个女人脾气又臭又倔,独自一个人挺着肚子跑到国外,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知不知道?”褪去了外套的贝骏,只穿一件黑衬衣,那张邪魅的脸上露出与其不相称地忧伤来。
  “ 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不过我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吗?”小翔挑挑眉毛大肆嚷嚷道。
  一记温柔地弹指落在她的额间,启斌双眉拧紧,“ 一无是处的你到底怎么把小佳佳给平安生出来的?要知道万一途中稍有差池,那后果…”
  她纤细的手指圈着酒液半满的高脚杯,晃了晃,红唇轻启:“ 我们今天之所以来这里是为了寻求快乐,而不是缅怀过去…”
  启斌和贝骏似乎能感觉到她心中的苦,低头品抿一口红酒,不再多说什么。
  “ 下一步有什么打算?”贝骏突然问。
  小翔扭头看眼启斌,“ 我想回家看看,”离开三年,虽然中途也给父母去过电话,但毕竟三年没见过面了,她很担心两位老人的身体情况。
  “ 我陪你;”启斌含情脉脉地望着她。
  透过一层被红酒氤氲过的玻璃看着对面,一男一女相视而笑,神态旖旎,眼波流转,两人之间似乎有一种默契的存在,这算不算心有灵犀一点通?狭长眸子有些暗淡,有些伤感,是否一开始就注定了他的失败,还是说她从没过自己开始的机会?
  钝痛突如其来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袭击了四肢百骸,他微抖的手将一杯自酿的苦酒缓缓送入口中。
  酒品本就不好,还总爱贪杯,外加今天高兴,举杯啜饮间便没了计量,一杯一杯深红的液体倒入口中,胃热,心暖,脸红,口齿不清,眼神微眯间,一副轻颦浅笑的醉美人画卷演绎地活色生香。
  两个男人望着眼前娇媚妖娆的小女人,止不住的喉干舌燥,心潮起伏,忽然想到一句古诗: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连番奋战两个小时,透明的高脚杯举国头顶,滴答,最后一滴顺利落入那抹诱人的红唇里,身体软绵绵醉倒在了桌面上。
  “ 还真是一滴也不剩啊?”启斌扶额摇头,宠溺地看着她。
  他站立起身走到她身边,弯下腰将她右臂搭向自己肩头,两只有力的长臂,一只揽向腰际一只揽向膝盖,一个用力站起身,和贝骏告了别,抱着酒醉不省人事的小女人出了包厢。
  拉开车门把她轻柔地放到副驾驶座位上,然后又将靠垫向后调下,成半躺姿势,再帮她系好安全带,伸手帮她捋开小脸前的碎发,弯腰头伸了进去,在她垂涎欲滴地红唇上烙下一吻。
  这才探出头,关好车门绕过车头,返回到驾驶室的位置上去发动引擎出发。
  别墅楼上主卧里的刁瑞丽刚把小佳佳哄入睡下楼,就听到客厅门外有停车的声音,她缓步走下台阶去张望。
  只见启斌抱着紧闭双眼的小翔往里进。
  “ 小翔这是怎么了?”刁瑞里紧皱双眉问道。
  “ 没事,喝高了;”启斌笑了笑然后抱着她径自上了楼。
  刁瑞丽站在原地望着启斌上楼的背影,不禁嘀咕;“ 幸好回来了,不然一个人在国外,喝高了谁照顾小佳佳?”
  推门进入卧室,他把怀里的小女人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为她拉上被子,推开洗手间的门,来到洗手盆旁站地,伸手取了一条白色毛巾,放水打湿拧干,然后退回到床前,帮她轻柔擦拭着红烫的脸颊。
  同样的方法帮她擦拭了几次,脸颊很明显没有刚才那么红了,他这才褪下外套,折身望楼下走去。
  华从容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刁瑞丽从厨房端着一精致果盘走了出来。
  启斌瞅了两人一眼,移步到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我想和你们商量件事。”
  华从容把手中的报刊收好放到一边,而刁瑞丽则抬眼看他,似乎是在等待下文。
  他搭起条腿,一只手肘撑着舒软的扶手弹垫上,身体微微向后倚了下,“ 小翔想回趟老家看望她父母,工作我也交接过了,准备最近几天出发。”
  对面的两位互相看了一眼,刁瑞丽眼角挑了挑,“ 能不能把她双亲接过来住段时日?”
  华从容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老花镜,沉稳地说;“ 长途跋涉,你们身强力竭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只是担心小佳佳身体会吃不消,毕竟孩子还小,而且才刚从国外回来,水土质量不一,温差也悬殊较大。”
  刁瑞丽视线落向启斌,忧虑地点了点头。
  启斌抬起两根手指按了按眉心,他倒是把这一点给忘记了,头疼啊,怎么跟她开口呢?
  “ 要不这样,这趟你们两人先回去,顺便带上几张小佳佳的照片和影像,等小佳佳个子长高些,你们再带她回去看望两位长辈怎么样?”刁瑞丽和启斌打着商量。
  启斌两条眉毛拧的更紧了,关键是怎么跟那个倔强的小女人商量呢?不让她带孩子回去,以她的脾气又要和自己冷战了,最终受苦的人还是他。
  刁瑞丽看到儿子愁眉不展,似乎也料想到了这点,抬眼看他;“ 你要是觉得开不了口,那要不妈咪去跟她商量?”
  想也不想,启斌直接挥手拒绝,还是自己跟她说好一点。
  漆黑的布遮掩了霞光,宇宙中有双无形的手,在上面镶嵌了点点星光,最后再挂上一轮弯月,夜幕临至,万巷寂空。
  启斌帮小翔更换好睡衣,洗过澡后也躺到了床上,他保持侧卧的姿势,单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掌落向她的腰际。
  听着她匀称地呼吸声,看着她恬静地睡颜,他满足了,曾一度以为她就是那天际划过的一道流星,美丽乍现,稍众即逝,让他可遇而不可求,现在她就躺在他的身边。
  想抱她伸伸手臂就可以,想亲她低一下头就可以,她是他的妻子,此生都视她如珍宝,深爱埋心间的女人。
  幸福地浪潮突然迎面向他扑来,他义无反顾伸展双臂含笑接纳,思及此,落向她腰间的手不由紧了紧。
  “ 唔——,”小翔皱眉,稀松睁开双眼,谁这么没公德心,人家都睡熟了,还把人家给掐醒。
  “ 小丫头,你醒了?”一双黑曜般的眸子,被床头湖光流彩的海景鱼缸给映衬得生动逼人,潺潺闪光。
  最起码把某个贪杯醉酒半睁眼的人给迷得颊面红粉,心跳雀跃。
  “ 小丫头,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启斌薄唇贴近她耳际,嗓音沙哑,温湿地气息吹拂在她洁白的颈间,她忍不住打一颤栗。
  “ 我在想到底是聂小倩勾引了宁采臣?还是宁采臣迷惑了聂小倩?”小翔一脸严肃地问了这么一句。
  “……”
  “ 小佳佳呢?”小翔看了看床上没有孩子的影子,出口问道。
  “ 你满身的酒气,妈咪怕小佳佳酒精过敏,所以今晚小佳佳睡主卧;”启斌赤诚地说。
  “ 呃——,”好吧,知道自己理亏。
  启斌犹豫再三,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打算鼓足勇气说出来,“ 小丫头想和你商量件事。”
  对上她不解的目光,他将白天和两位长辈的对话内容简述了一遍,寻问她的意思。
  

        
第109章:有老公真好
  “ 不同意,”小翔翻了个身和他面对面分析,自己的父母是小佳佳的亲外公、外婆,无论如何孩子是一定要带回去的,她坚定地看着他。
  某人被她看的有些心虚,实际上早会料想到她是这种反应,可问题是两位长辈也是为了孩子着想,他的头又开始疼了。
  小翔眼睛微微眯了眯,一根纤细优美的手指戳向他胸膛,“ 你说爱我是真的吗?”
  某人被她这么娇滴滴地一句话击得心神荡漾,毫不犹豫地抬手握紧她的小手按在胸口,“比真金还真,要不要把心抛开给你看?”
  “ 那就证明给我看;”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 好,我试试;”他实在不忍驳了她的意思。
  她红唇挽起一抹娇媚地笑容,随即小脸向他凑近,在他薄唇边啵了一下。
  她欲要离开的腰身被他圈紧,使劲按压进那具结实的胸膛,气息有些紊乱,口舌间干痒难耐的某人,抬高一只手掌扣在她脑后,直接凑上去吻她,狂肆纠缠…
  竖日,白云万里,绚阳罩顶,小翔挨着腰酸背疼起了个大早。
  洗漱过后,发现他双眼还处于紧闭状态,她重新躺回床上,打过唇膏的红唇在他紧致的眼皮上落下一吻。
  某人唇角浅弯起,长臂一伸勾住她的小蛮腰拉向自己,犹如刷子般卷长的眼睫毛颤了颤,缓缓打开,乌亮的瞳孔中是她俏丽小脸的影像。
  “ 我想去商场帮我爸妈选几身衣服;”她红唇轻启。
  “ 我陪你;”他深情地望着她。
  用过早饭小两口你浓我浓,无视旁人,退出家门,直奔商场。
  滨大商场是B市最大的购物商场,集首饰服装为一体,各类山奇珍贝,各种国外进口,可以说应有尽有,对于爱好购物的人来说,无疑这里就是天堂。
  手臂很自然地挽在启斌的臂弯间,挑选了一个小时帮自己父母分别挑选了休闲的尚顿男装、美妮辰女装;然后帮小佳佳的爷爷和奶奶选了萨金特和千如成的品牌居家服装。
  小翔开心坏了,拎着包包蹦蹦跳跳,有时会在光洁的地板上打个圈,有时会折回身来扑向那个健硕的胸膛,顺便在他脸上偷个香,然后乘他不备在一溜烟跑掉。
  黑曜般的眸子潺潺绽放出暖色,仿佛和煦微风吹拂过一江春水,温柔之意绵延流淌…
  棱角分明的脸型,颠倒众生的气场,都格外夺人眼球,频频吸引着诸多女性驻足停留,回头顾盼。
  只顾着贪玩享乐的小女人后知后觉地发觉了这一现象,蓦然转身折回他身边,水蛇般的手臂一伸牢牢挽向他的臂弯,眼眉飞扬,狠狠警告着周围抛媚羡眼的同性们。
  启斌看着她犀利的眼眸扫射四方,唇角荡漾起一抹弧度,这个小女人难道是在吃醋吗?
  小翔抬头与他四目相望,小手抬高捏住他一侧脸颊,“ 魅惑众生的妖。孽男,今后不许对别的女人笑。”
  “ 好;”他没脾气地说。
  听及此,原本阴鸷地小脸上才微微缓和了不少,拽着他的胳膊去逛了精品男士服装,颜色依然是他钟爱的银白色,一套剪裁合体的CERRUTI 穿在他的身上,严谨中透着自然,流畅的线条,给人一种很舒适的视觉感。
  她并没有打算为自己买衣服,因为她将这个使命交给了某人,而某人也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为媳妇挑选最漂亮的衣服,等准备回老家那天穿。
  半天时间,毫不歇息地小翔已经精疲力竭,眼看再走十几米就到停车位了,脚步愣是打飘。
  他看了眼她,将手中的服装袋子交到她手中,她脚下忽然一空,身子被他横空抱起,大步向着车位走去。
  走近雷凌,把她放下来,直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进去吧。”
  她突然伸出双臂搂过他健壮的腰身,脸颊紧紧贴着他的胸膛,咕哝道;“ 有老公真好。”
  他浑身颤栗一下,有力的长臂牢牢将他圈住,“ 重新…再讲一遍,我没听清;”他嗓音有些沙哑地说。
  她笑了笑;“ 有老公真好…”
  两只有力的长臂一再收紧,下巴摩挲着她头顶的秀发,“ 小丫头,谢谢你,给了我幸福。”
  开车返回途中,她顺势透过车窗看向路旁的风景,很美,两人相携甜甜蜜蜜回到家中,一进入客厅,发现气氛不对。
  一个穿着休闲装的妖娆女子站立起身,看向两人;“ 启斌,小翔,你们回来了?”
  “ 小雪,你今天怎么会有空过来?”启斌一脸严肃地问。
  “ 哦,贝贝今天是为道别而来的;”刁瑞丽语声清和地笑着。
  小夫妻两人互相看眼,不明所以,启斌带着小翔坐到客厅沙发上。
  贝雪这才娓娓道来,由于逐步强大的贝骏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所以贝董夫妻两人便决定去C国管理分司,顺便利用闲暇时间到著名的景点去旅游一圈,贝骏极力劝说其父母,让他们带着贝雪,免得她成天无所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