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豪门暖婚之霸少追妻-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好了,小朋友们中午时间到了,该去吃饭了;”她拍着巴掌喊道。
  “ 哦,吃饭去喽…”小朋友一听说开饭了都争先恐后,一溜烟全跑了。
  那名中年女人走近他,慈祥地说;“ 贝总,真是不好意思,这帮小调皮又耽搁您时间了。”
  邪魅的脸上扬起一抹弧度,“ 不要紧,小孩子嘛,”然后他眉眼一潋,“洪院长,我下午让李特助送笔费用过来,您帮孩子们建个玩耍乐园吧。”
  那名中年女人一听,赶紧挥手;“ 这怎么可以,您上次才刚送过来一笔费用。”
  “ 没关系,我很喜欢小孩子,喜欢听到他们的笑声,”贝骏说完后跟眼前的院长告个别,径直走向车旁发动引擎驾车离去。
  狭长的眼眸有些闪动的光,双手娴熟地打这方向盘,长吁口气,不知道她在国外有没有顺利生产,宝宝现在该有多淘气。
  自小翔离开后,很多事情又恢复到了原来的轨迹上,比如贝氏和华氏两家人已经和好如初,生意继续合作,两家人之间也经常走动。
  这天,贝雪穿一身休闲服饰出了门,她去的方向自然是华家的别墅。
  “ 伯母,我来了;”贝雪甜甜地喊了一嗓子走了进去。
  “ 唉吆,是贝贝来了,快进来;”刁瑞丽笑着起身忙走了过去。
  贝雪扶着刁瑞丽坐到沙发上,说了些家长里短的事,“ 对了,伯母,启斌什么时候回来?”贝雪忽然问。
  刁瑞丽眉头一锁,“ 估计是要等我过生日那天了;”原来自小翔离开后,启斌一直都住在酒店客房里,或许是因为对自己妈咪把小翔赶走这件事情无法释怀,或许是因为这个房间里有太多他和小翔两人间的甜蜜回忆。
  贝雪神色有些暗淡,她抬头又问:“ 启斌每半年飞一趟国外,还是没找到小翔吗?”
  刁瑞丽叹口气道;“ 何止,几乎每隔两个半月就要飞一趟国外,仔细算算他已经走过八九个国家,三十几座城市,跨越过八万多公里的山纳百川了。”
  贝雪眼帘微微垂了一下,既又抬起头劝她;“ 好了伯母,咱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过几天就是您的生辰了,说说看您想要什么样的礼物?”
  刁瑞丽轻笑出声,“ 我都这把年纪了,该有的都有了,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亲眼看着小斌成家立业,娶妻生子。”
  贝雪浅笑着附和,眼珠子微微转动了一下。
  几日后,晚间。
  一家豪华酒店内,灯光璀璨,宾客成群,言谈欢笑间,祝福语声声。
  “ 伯母,生辰快乐,”一袭炫黑色华贵西装的贝骏噙着笑走近,身后紧紧跟随着贝董夫妻两人和贝雪。
  “ 呀,小斌来了,”刁瑞丽满脸笑容走了过去,猛然瞧见身后紧跟的贝董夫妻两人,抬手在贝骏手臂上拍了一下,埋怨道;“ 这孩子,怎么做事的,把父母掳在后面。”
  贝骏撇了撇嘴侧身让过道。
  “ 好久不见,还真有些想你们了;”刁瑞丽眼角有些酸涩,强打起精神说。
  “ 哎,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两家人离得这么近,随时都可以走动的嘛;”贝骏妈咪含着笑回话道。
  “ 是啊,是啊,怎么不见老华,他人呢?”贝董出声问道。
  “ 喔,他在大厅招呼客人呢,”说着她侧了侧身,扭头对他们说;“ 走,随我来吧。”
  看着三人离开的脚步,贝骏巡视了一圈,总算看到一袭银白西装的启斌身影,打算过去找他。
  刚抬起脚步。
  “ 哥哥,带我一起吧;”贝雪一身休闲服饰的装束对贝骏压低了嗓音说。
  贝骏挑了挑眉,点点头。
  ——啪——,一只手掌落向启斌身后肩头,他扭过头看向手掌的主人。
  “ 话说老同学你经常日理万机的,想见你一面比登天还难呢;”贝骏的手从启斌肩膀上落下,饶行至他面前打趣道。
  “ 最近业务太多,我也是分身乏术啊;”启斌说话间一位Waiter 手撑红酒托盘路过。
  贝骏取过一杯,启斌顺势取下两杯,将其中一杯递到紧跟着贝骏的贝雪手中。
  “ 谢谢,” 接过红酒后贝雪脸颊泛红地看着他说道。
  而启斌回以淡淡地一笑。
  就在几人说话间华尔兹的优美音乐响起,舞池中央也已经有几组搭档转着圈滑了进去。
  “ 不知贝少能否赏个光,当一回我的临时舞伴?”一个身穿金色抹胸装的女子走过来微笑着问。
  “ 乐意之至;”贝骏挑了挑肩膀,将手中的酒杯搁向旁边的桌子上,然后那名女子很自然地挽起他的臂弯向着舞池方向走去。
  只有贝雪和启斌两人站立在原地,为缓解尴尬,启斌轻咳出声;“ 我不太喜欢跳舞,想找个角落坐坐,你呢?”
  贝雪急急道;“ 我也不喜欢跳舞,一起吧。”于是两人相继走到大厅一个空档角落缓缓坐下身来。

        
第99章:你的心真狠
  自古各种宴会都离不开酒水,尤其是豪门显贵,相互之间都有生意往来,酒杯之间丁零当啷清脆的碰撞便可以更深一步地拉近两方的关系。
  三个小时后启斌的头已经有些昏昏沉沉了,一路敬酒过程中贝雪始终紧跟他身后,一些刚刚合作的客户有点误会,还以为两人是恋人关系呢。
  “ 我妻子在国外进修,”每当这个时候启斌都会搬出这句话来做挡箭牌。
  终于在连续敬酒三个半小时后,他脚步有些打飘了,酿跄着向电梯方向走去。
  “ 启斌你没事吧?”贝雪忙上前搀扶起他高大的身影。
  “ 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不用管我;”他推开贝雪独自一人走进电梯里面。
  就这电梯关闭一霎那,另一架电梯的门也打开了,贝雪忙跳进去。
  客房走廊地面上平铺了厚厚的地毯,启斌摇摇晃晃地扶着墙壁向着自己房间走去,从另一架电梯口出来的贝雪悄悄跟在他身后,厚厚的地毯足以将鞋面发出的声音全部吸附掉。
  打开房门后,他褪下外套,撤下领带,一头栽倒在床上。
  贝雪悄悄推开房间的门,再轻轻关上,蹑手蹑脚走了进去,看到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衬衣上方解开两个扣子,尽管醉酒时候的他毫无形象可言,却依旧那么俊美,那么吸引她。
  贝雪轻轻坐到床上,颤抖着十指伸向他的衬衣扣子。
  “ 小翔,是你吗?”忽然被他一把扣住手腕,迷蒙着双眼问道。
  贝雪咬了咬唇瓣点了点头。
  “ 小翔,我有多想你,你知道吗?”启斌说话间,猛地揽腰抱住贝雪将她带进床上。
  “ 我知道…”贝雪眼眶有些酸涩,她恨为什么这个时候他还在想着那个贱人。
  “ 不,你不知道,如果你知道为什么两年来从未和我联系,”启斌的嗓音有些暗哑;“ 你的心真狠。”
  启斌醉眼朦胧地吻上了身下人的唇瓣。
  贝雪浑身颤栗一下,她缓缓闭上眼睛,伸出双臂揽抱住那个伟岸的肩膀。
  “ 不,你不是她,”启斌猛地抬头看她,“ 小雪,怎么会是你?”
  启斌倏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赶紧出去。”语气有些冷凛。
  “ 不,我不出去,”贝雪也从床上趴起来,从身后反抱住他的腰身,低泣道;“ 她已经出国了,而我可以代替她照顾你。”
  “ 我不需要人照顾,而且我生命中的伴侣只能是她;”启斌冷声道,“ 如果你不出去,那么我出去。”
  他强站起身,拎过西装外套,举步向门外跨去。
  在客房走廊中正好碰到,急色匆匆找来的贝骏,两人互相对望一眼,没有言语,不过都已从对方眼中读到了答案,沿着相反方向相交而过。 
  贝骏刚进入客房,就听到从套件内传出的哭声,他眉毛微微皱了一下,走了进去。
  看到贝雪坐在床边上双手捂面,肩膀耸动,他大步走了过去站她身旁,“ 记住这个教训,以后别再做傻事了。”
  “ 我不明白她到底有哪里好了,把你们一个个都给迷惑住了?”贝雪呜咽着问。
  “ 最起码,你所做的这种事她做不出来;”贝骏狭长的眼睛微眯起,意味深长地说。
  哭声顿时止住,贝雪又岂会听不出来,她哥哥话里所包含的鄙夷。
  第二天,启斌拎着公文包老早就到了公司。
  ——笃笃——,“ 华总,您今天来这么早?”半个小时后秘书小李推门进入将咖啡摆放到面前。 
  “ 嗯,有些业务比较棘手,所以就早来一会,”他抬眼看她;“ 小李帮我预定下周去C国的机票。”
  “ 好的,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先出去了;”小李退出办公室轻轻将门带上,摇了摇头,估计又是想媳妇想得没睡好。
  正在文件上笃笃签字的启斌,抬起头看向推门而入的人,又继续将头埋进文件里。
  “ 啧啧,老同学真是劳动楷模一名,众人效仿的榜样,让本少这个闲人顿时觉得无地自容啊;”贝骏邪魅的脸上噙着笑走近客椅上坐下。
  “ 你可以出去了;”启斌头也不抬就直接下了逐客令。
  “ 哎,”贝骏身子向前倾了倾,“都说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得到本少的赞扬,无论如何你也应该学会礼尚往来不是?”
  启斌叹口气,抬眼看他;“ 贝总才思过人,最佳优秀青年奖,最杰出的企业家,最有爱心的慈善家,近两年时间各大报刊媒体都在宣传你的光荣事迹,还差我一个笨嘴拙舌的人吗?”
  贝骏扶额直叹;“ 停,别再说下去了,不然本少真该无地自容了。”
  “ 哎,问你个事?”贝骏两手肘撑着桌面,头向前凑了凑,一脸邪肆,压低了嗓音问,“ 你昨天都醉成那样了,怎么能再最短时间内判断出小雪不是小翔?”
  “ 无聊,”启斌偅谎邸
  “ 说说看,大家老同学怕什么?”贝骏不以为耻地追问。
  启斌抬起头,眼眸收敛,低沉的嗓音说道;“ 她身上的味道有一股很自然地奶香味,而其她女人身上只有粉香味,”他伸出两根手指捏了捏眉心道;“ 还有我们接吻时她的习惯永远是向外推我,而不是抱我。”
  贝骏苦笑一下,空气里瞬间沉默了,两个俊美男人的眼眸深处仿佛都被带入了某种忧伤地回忆。
  直到贝骏离开,启斌仍没能把自己那颗受伤的心从漩涡中拔出来。
  桌面上办公铃声响起,他按下免提键;“ 小斌,你过来一下,”华从容的声音。
  “ 好,这就来,”启斌得到华从容的指示后,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径自走出办公室向着董事长方向走去。
  ——笃笃——,敲门进入后,看了眼董事椅上面容沉重的华从容,提步走近坐到他的对面问;“ 爹地,发生什么事了?”
  沉思良久,“ 听说你预定了下个月飞C国的机票?”华从容问。
  “ 是。”
  “ 造化弄人,我们父子两的命运还真是出奇地相似?”华从容怔怔看着他感慨。
  “ 算是吧,唯一不同点就是您目标明确,知道心爱的女人就在C国,而我却茫然无措,不知那个人到底身在哪国?”启斌不置可否地苦笑。
  “ 为了找寻青青和涛儿的落脚地,我花费了整整30年的人生,”然后他抬眼看着启斌;“ 就这样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消沉,几乎把我打击的支离破碎。”
  “ 而小斌,你还年轻,作为你爹地我绝对不能允许这样残酷的事情同样发生到儿子身上,”他缓了口气后劝道;“ 经过深思熟虑,我觉得你可以尝试着去接纳一下小雪。”

        
第100章:想她一直在等她
  黑曜般的眸子霎时凝聚到一起,瞳孔微微闪动,暗藏波涛汹涌,“ 晏阿姨临走的一幕我还记忆犹新,您当时万念俱灰,晏思涛和您之间的父子情分整整分离了30年,他起初对您几乎冷眼相向。”
  “ 我从您的言行举止中看到了您悔不当初,看到了您愧疚万分,”他站立起身看着华从容;“ 而经营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又有多辛苦,这些您都深有体会。”
  “ 你的意思是不接受爹地的安排对吗?”华从容抬眼望他。
  “ 呵,”启斌轻笑出声;“ 小翔独自一人带着我的孩子,她们孤儿寡母远走他乡,这些伤痛都是我带给她的,做人要讲良心,而寻回她们更是做为男人的我刻不容缓的责任。”
  对上华从容那双毫不动容的眼神,他声音陡然拔高;“ 因为您的失职造就了晏青青一生的悲剧,痛定思痛过后,难道您还想看到这个世界上再出现第二个晏青青吗?”
  ——啪——,言毕后,启斌转身大步离开,并且狠狠甩上了办公室的门板。
  话题回转,转到半年之后,A市,一家星级酒店,一间布局高调典雅的记者发布会现场。
  摆放周到的会议台上,半人多高的话筒直直竖立。
  会议台下,大小摄影仪器,遍地都是,国际国内记者手握形态不一的话筒直指台上。
  这里《翔你的夜》著名影视的发布会现场,该影视曾荣获最佳剧本奖,但令人费解的是,该影视虽已热播,却是一部续集待定的影视,这不禁让人满腹疑问。
  所以今天这个发布会现场,记者们任道重远,使命艰巨,因为这部没有结局影视的编剧,当然也是作家晏思涛,是这里的主角。
  时间也差不多了,冷峻高傲的晏思涛缓缓走到话筒前,聚光灯追溯过来,将他全身打亮
  大家纷纷抬头望着台上那个挺拔健硕,颠倒众人的男人。
  “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对该作品的支持,我想说,我写的不是影视而是一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晏思涛沉稳有力地说。
  台下众人静静地倾听着。
  “ 故事中的女主角,她是我深爱的女人,可她此时身在遥遥他国,已有798个日夜没有见到她了,所以写这个故事的初衷是为了寻找她,希望远在彼岸的她看到我写的故事,看到我对她的思念。”
  晏思涛幽黑的眸子深邃有神,他声音赤诚沙哑;“ 我想借助各位四通八达的媒介,告诉她,我想她,让她回来,想让她知道,其实我一直在等她…”
  会场下已经有人眼眶泛红,有人在轻拭泪花了。
  有一名记者上前一步,她手中紧握的话筒指向他,“ 您好晏老师,我代表XX台栏目,向您冒昧请教几个问题,”看到晏思涛点头。
  “ 故事中,兄弟两人对女主角都有感情,而且因此演变成巨大的矛盾,所以女主在被迫无奈下只身离开,是吗?”
  “ 是的。”
  “ 假如女主归来,兄弟两人是否会再起争执?”
  “ 不会,我会尊重她的选择。”
  “ 这个故事的结局需要等女主回归后才可以完结对吗?”
  “ 对,我会根据她的意愿如实填写结局,给这部作品划上圆满的句号。”
  ……
  A市飞机场,彩英踩着高跟鞋奋力向前跑,身后不远是文质彬彬的龚松龄。
  “ 哎,你倒是快点啊,会误机的;”彩英回头气喘吁吁地抱怨道。
  “ 还有一个半小时呢,误不了,”龚松龄大步跟了上来,长臂一伸揽过彩英的肩膀道;“ 我们是婚后去D国度蜜月的小夫妻,你看看你跟赶着投胎似的。”
  “ 废话少说,赶紧走;”彩英手臂很自然地揽过龚松龄的腰身,两人相视一笑,搭肩勾背地向着机场里面走去。
  半年后
  刚刚开完董事会议的启斌回到办公室,垂头丧气的回忆着小翔的音容笑貌。
  叩叩、敲门声传来,启斌关闭了邮件,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形态,沉声说:“ 进来。”
  小李有些犹豫,踌躇着该怎么说,思考再三,移步到启斌办公桌前把手中的信封递给他说:“ 这个是一位自称是小翔好姐妹的人送来的,您要不要过目下?”
  音未落,信件早已被夺到启斌手里,急切地从信封内掏出信纸翻看里面的内容,然后眼睛越来越亮,——啪——激动地拍了一声桌边,站立起身,吩咐小李;“ 小李你去给我预定今天下午飞D国的机票,越快越好。”
  小李很奇怪信件的内容到底写了些什么,华总好像瞬间变了个人似的,连连点着头退出了总经理办公室。
  小丫头看你这次还能不能躲的过去,启斌自信满满的想着,嘴角扬起一抹漂亮的弧度,迅速的坐在办公桌前按派交接了一下工作,随后又用办公桌上的座机给家里打了电话。
  嘟声过后电话接通:“ 小斌找妈咪有事吗?”俨然一位温柔和蔼地慈祥母亲。
  “ 妈咪我得到可靠消息,小翔她人在D国,我已经预定了下午的飞机,在上飞机前我想恳求您答应我一件事。”启斌长叹口气,低沉认真的说道。
  “ 小斌,妈咪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吧,如果这次你能把她接回来,妈咪以后一定待她如一家人,过去那些不开心的往事就让它过去吧。”
  启斌缓缓动了动嘴唇最终也没能再说什么,挂了电话后,随即拿起桌上摆放的相框深邃的凝视着相片的人,喃喃自语:“ 小翔,三年不见,我们久违了。” 

        
第101章:携女儿归国
  那一片碧蓝的天空下,A市国际机场接机口,婷婷和小佟两人举着大大的牌子,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欢迎小翔回国。”
  挥汗如雨的婷婷,看到前方三个人越来越近的身影,忍不住抬起一只手捂在唇边,眼睛涩涩地,晶莹地水珠簌簌落下。
  “ 嗨,嗨,关键时刻,你可不能掉链子啊,”小佟蹙了蹙眉毛,揽过她的肩膀安慰道;“ 你的死党回来了,该高兴才对,来赶紧擦擦,让人看见多不好。”说着从手中取过湿巾帮她轻轻擦拭起眼泪来。
  “ 我知道,可我就是控制不住嘛,”婷婷抬高手臂向着小佟的胸膛挥了一锤。
  小佟嘴角含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 呀,这是唱得哪一出?孟姜女哭长城?”缓缓走近地彩英视线落向哽咽的婷婷脸上,打趣道。
  “ 滚,”婷婷脖子一扭,狠狠婉了她一眼。
  “ 婷婷,小佟好久不见,你们都好吧?”小翔臂弯间坐着一个粉嫩粉嫩地小女孩儿,“ 来佳佳,叫阿姨,叔叔。”
  “ 阿姨,叔叔好;”一个清脆的童音。
  婷婷更加激动了,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那名漂亮的女娃儿,连声说;“ 佳佳好,给阿姨抱抱好不好?”
  说话间她伸出手臂将孩子揽了过来,“ 佳佳,跟阿姨回家好不好,阿姨家里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婷婷一只胳膊揽着小佳佳,一只手伸出逗弄着她的小手宠溺着问。
  “ 好,——。”
  “ 哎,真乖,走咯——,”婷婷走在前面,小佟跟在她身旁,“ 你能抱的住吗,要不换我来吧?”
  “ 靠边站,不就抱个孩子吗,小意思;”婷婷一脸的不服。
  彩英分别看了龚松龄和小翔一眼,“ 这丫头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然后她扭头看小翔道;“ 倒是你变了不少,在D国刚见到你那会儿愣是没认出来?”
  “ 时过境迁,风水轮流嘛,只要我还是我就好;”小翔唇瓣扬起一抹弧度。
  三人说话间已漫步追上婷婷和小佟的背影,离开原地。
  一家装修颇为雅致的饭店,几人欢声笑语,举杯痛饮,小翔席间夹了几筷子软质的食物喂给小佳佳,然后舀了一碗西米露一勺一勺地喂给她。
  几人同时看向她和小佳佳,内心汹涌,一个女人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地,她是怎么把孩子抚养长大的?
  婷婷看着看着眼眶又红了,“ 小翔,你受苦了。”
  小翔抬头看眼她,又扭回头边喂小佳佳,边说;“ 你们是怎么了,我这不都好好的回来了吗?”
  彩英长吁了声,“ 小翔要不你带着小佳佳到我家去住吧,空房有好几间呢?”
  婷婷一眼瞪了过去,“ 瞧你说的好像我们家没房子似的,小翔带着小佳佳住我们家,我们家房子不比她们家房子差。”
  “ 好啊,改天我们娘俩儿再去做客,”把碗放回到桌上,“ 别担心,我今晚先住酒店,明天再找房子。”
  尽管他们再三相劝,但熬不过小翔一再坚持,最后也只好放弃。
  叮铃铃——,彩英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看了看号码,有些犹豫地看着小翔低声道;“ 是启斌打来的?”
  小翔垂了垂眼帘,“ 你接吧,直说就好。”
  彩英抿抿唇,按下接听键。
  “ 彩英,你们在那座城市看到她了?”启斌在电话那头焦急地问。
  “ 什么意思?”彩英有些莫名。
  “ 我人刚到D国X城,已经出机场了;”启斌言语间有些起伏。
  “ 呃——,启斌,”彩英看了眼小翔有些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啊,我们已经带小翔回国了。”
  “ 什么——?”启斌在电话那头咆哮。
  彩英忙将手机远离耳朵,闭上双眼,等电话中没有任何声音时才诺诺的重新放耳朵边;“ 你放心吧,她们娘俩都很好,我们正在一起吃饭呢。”
  “ 把电话给她;”启斌似乎有些激动。
  彩英视线落向小翔,把手机递了过去,“ 他让你接电话。”
  小翔伸手接过手机,“ 启斌。”
  电话那边的启斌似乎抑制不住内心的欣喜,“ 小丫头,真的是你,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小翔把手机放到小佳佳粉嫩的小嘴边,告诉她叫爸爸,“ 爸爸;”小佳佳清脆的童声喊道。
  “ 哎,乖,”电话那头沉默几秒后,嗓音有些沙哑,“ 宝宝,爸爸对不起你和妈妈,等爸爸回来接你们回家好不好?”
  小翔将手机拿在手里,“ 你刚下飞机也很累,先去找家酒店休息一晚吧,有什么事等回来再说吧。”说完她掐断了电话。
  晚间,小翔带着小佳佳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开了间客房,婷婷和彩英看着小翔开好房间后才离开,小翔把小佳佳放床上,帮她沏了牛奶,将小奶瓶轻轻放到她小手里,小佳佳乖乖地拿起奶瓶喝奶。
  时间不是很长,小佳佳就犯困了,小翔为她盖好被子躺到床上轻拍着她入眠,正当她睡得迷迷糊糊时忽然听到有敲门声。
  她合衣起来去开门。
  一袭名贵的洁白西装,气质儒雅,面容冷峻的晏思涛出现在门外。
  “ 小翔,你好吗?”他幽黑深邃的眸子里潺潺承载着她的倒影,嗓音有些暗哑。
  “ 进来坐吧;”小翔眼睑收潋,客气地说道。
  两人坐在单人沙发上,中间隔着矮几,晏思涛仔细地端详着眼前的小女人,她穿一身浅蓝色的连衣裙,给人一种和谐的美感,头发及肩微微卷翘,做了三年的单身母亲并没有使她憔悴不堪。
  相反地,她给人一种成熟女人的娇媚和神韵,晏思涛手掌伸出将她洁白的小手握紧。
  “ 这三年你受苦了,”晏思涛视线落向床上睡得正香地小佳佳身上,问道;“宝宝她乖吗?”
  小翔微微点了点头,抬眼看他;“ 你呢,你过得好吗?”
  晏思涛双肘支撑在矮几上,上身微微向她靠近,将她的手握起紧贴在他脸颊上,暗自忧伤,“ 没有你陪伴的日子,度日如年。”
  倏地小翔抽回了自己的手,视线落向一边,“ 别这样,往事终究是往事,我现在都已经是当妈妈的人了。”
  晏思涛面色沉痛,“ 小翔,我们之间有回忆,有故事,曾彼此深爱过对方,给我一次弥补过失的机会,重新回到我身边,让我照顾你们母女俩好不好?”
  小翔深吸了口气,“ 不可能,有些事一旦发生,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她扭头看他;“ 思涛,忘了我开始你的新生活吧。”
  晏思涛眉间紧拧,他一个转身从绕过矮几双膝跪在她面前,长臂一伸将她紧紧圈住,脸颊贴向她腹部,悲痛欲绝,“ 忘不了,我怎么可能会把你忘掉,求你接受我,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小翔奋力挣扎,眼眶也有些酸涩,“ 你这是干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赶紧起来。”
  他的臂弯犹如铜墙铁壁,令她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不要丢下我,如果你不要我了,我心会很痛,痛得快要死掉。”
  “ ——哇——,”小佳佳的哭声传来,小翔急忙推搡开他,跑到床边把床上的小佳佳轻抱在怀里安哄。
  晏思涛看着那个一脸慈祥面容正在安哄宝宝入眠的娇媚身影,他微微摇头,眼神有些飘忽迷离。

        
第102章:你是来看我的吗
  近来天气不太好,连番狂风暴雨,来往于诸国的航班连番延误,取消,启斌因此而受到影响,不得不在D国多待两天。
  当然由于天气原因小翔也没顾得上去找房子,就继续住在酒店里。
  ——笃笃——,听到敲门声,小翔抱着小佳佳去开门。
  “ 小翔,好久不见;”来人居然是老黄,这让小翔有点匪夷所思。
  “ 老黄,哎呀真是稀客,快进来坐吧;”小翔礼貌地说。
  “ 哦,不,不,我是有事想求你帮忙;”老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小翔秀眉蹙了蹙,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老黄支支吾吾了半天,原来是晏思涛的事,这厮自那晚回去后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三天时间不吃也不喝,可把他们整个团体的人都急坏了。
  在老黄的恳求下,小翔抱着小佳佳出了客房的门,老黄开车载着她们来到了长堤别墅区。
  走进别墅内,她仔细环顾了一圈,布局都没有变,和离开的时候一样,眼神有些微微动容。
  抬脚走到楼上,似乎有人在讲话。
  “ 思涛,这些都是我亲自做的,无论如何你先尝尝合不合口味?”一个女人的声音。
  “ 我不饿,谢谢,你拿回去吧;”晏思涛冷冷婉拒。
  听到这里小翔不禁撇了撇嘴,都是什么脾气。
  她一步一步往上走去,正好碰到一个女孩子拎着精致的保暖盒下楼,她看了眼小翔,眼眶有些微红。
  小翔也看了眼她,长得蛮清秀的一个女孩子,不再理会,直接抱着小佳佳推开他紧闭的房门。
  “ 不是说过我不饿吗,怎么又回来了?”晏思涛语气有些不耐。
  “ 喔,不好意思,是我多管闲事了,这就走;”小翔眼皮向上一翻,忽然想逗逗他。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晏思涛猛然顿住,急速转身,当他看到小翔母女俩时,眼眸深处波光流转,思绪万千。
  疾步迎了上去,“ 小翔,你是来看我的吗?”
  “ 可不,听说某人不吃不喝成天闭门修仙,这不赶紧过来蹭点仙气嘛;”小翔饶过他,径直走到床铺旁把小佳佳轻放到床上。
  “ ……”
  “ 哎呀,”小翔站立原地手捂着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