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豪门暖婚之霸少追妻-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地。
  一个手中夹着烟的甸肚男人狠狠掐灭了烟头,歪着脖子一步一步走近她。
  Andrea 吓坏了,想爬起身跑向贝骏车子方向,可爬起身就被周身的其他男人给五花大绑地按在了地上。
  那个甸肚男人脚面落在她贴着地面的头面前,从裤兜后翻出一支注射器,她的眼面前掉落下两只细小药瓶。
  “ ——啊——,”Andrea 惨叫声传出。
  “ 开车,”听到Andrea 发车惨叫声后,贝骏缓缓收起已经录制好声音的手机,抬手将一副墨边眼镜戴上。
  “ 是。”李特助忍不住打了一寒颤。
  贝骏漆黑的墨镜上划过无数倒退向后的斑驳光束,小翔原谅我,一切都因爱你太深。小翔的日子就这样东躲西藏了一个月后,一天,她刚下班,一如既往地选择了后门,然后打了的士,方向自然是那家酒店。
  下了电梯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前,掏出钥匙转动门锁打开,迈进一条腿,腰际被人从身后紧箍紧,推挪着她进入,她紧贴上一个健硕的胸膛,她知道是谁,他的味道不会变,所以她更加害怕,浑身颤抖。
  感觉到怀中人儿不住颤栗地身体,他将她的身体轻轻扳正面向他。
  小翔咬紧牙关不敢抬眼看他,一张彩色报纸出现在她眼帘前,仔细一看标题;Andrea 涉嫌吸毒被夫家嫌弃推离豪门,空手而归。
  晏思涛抬高一根手指伸出勾起她的下巴,双眸如星光点点,嗓音暗哑;“ 小翔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那个样子的。”
  “ 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小翔双手捂住耳朵,拼命的摇头。
  晏思涛把她圈揽在怀中贴着自己的胸膛,“ 是贝骏他陷害我,让你误会我,怨恨我直至离开我,我好害怕这样一天,所以在得到可以洗涮自己清白的证据后,我发誓一定要找到你告诉你,我们还恢复到以前好不好?”
  小翔殷殷凄凄地嘶哭出声,眼泪不止,在他名贵西装的胸襟前打湿了一片,“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 为什么?难道你还是不相信我?”
  “ 我已经不完整了,你走吧,去找属于你的幸福吧;”
  抖动的双肩猛地被人扣住,力道加重,他伸出两根手指攫住她的两颊,吼道;“ 告诉我他是谁?”
  “ 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自由了,今后我不会在管你的行踪了,”小翔吸着鼻子说。
  他双目一凛,将她推靠向身后的墙壁,“ 你说的简单,我早已种了你下的毒,就在快要毒发身亡时你居然告诉我,我自由了?”
  小翔眼泪早已泛滥成灾,视线模糊不清,语句吞吞吐吐;“ 不管你怎么说,打我也好,骂我也好,事实已经发生了,你就放过我吧。”
  “ 你?”晏思涛挥起手掌霎那间就要落向她的脸,就在快要距离她脸颊处还有1毫米时,硬生生收住,“ 我放过你,那谁又会放过我?”
  ——啪——,晏思涛愤怒地甩门而去。

        
第87章:不能没有你
  贴靠在墙面上的小翔身体缓缓下滑,蹲靠着墙角抱紧了膝盖,将头深深埋入其中,眼泪汹涌而出…
  平淡的上班生涯,小翔经常失神,婷婷曾劝她如果身体不舒服就请假休息一段时间,被她婉拒了,下班返回酒店,疲惫的她扑倒在床上浅寐。
  手机震动,小翔沉重的眼皮张开,神色有些疲惫,也不知为什么最近总是无缘无故的发困,她神色恹恹地接过。
  “ 小丫头,我最近正在加班处理业务,等处理完之后就过去找你;”启斌一口气把话说完。
  “ 不用,我很好,今年金融危机这么厉害,你还是安心处理工作吧;”小翔出言阻止。
  “ 那怎么行,工作重要不假,但维系夫妻感情更重要,就这样说定了,我会尽快过去的。”
  “ 我真的没事,你…”小翔刚想出口的话被打断。
  “ 乖,我这边来邮件了,听话,等我;”言毕就落了电话。
  小翔身子倒向身后,手臂拽过一个抱枕蒙在脸上。
  金融危机日益加重,庞大如责深也备受摧残,近期已有一部分职员深受其害,总部董事会议一致推举减少人流开支,一轮新的裁员风暴中,分司无疑成为了最先开刀下菜的首选。
  过半一线职员,甚至有三分之二都是伴随责深共同成长的老员工也在行列内,有多数员工含泪离开,那种大面积的人流涌出,让小翔内心深处凄凉不已,眼看着喧嚣闹腾的办公楼逐步萧条,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可以比拟的。
  下班独自行走在寒风萧萧落叶纷飞的街道上,披肩的秀发随风起舞,划过脸,遮住眼,即使没有方向感,她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
  保时捷在她身后缓缓跟进,“ 上车,”一个沉着磁性的嗓音传来。
  呆滞的她慢慢扭转过身,面无表情地望着车内那个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的冷酷俊逸的面容。
  晏思涛修长感性的手指打开调频音乐,“ 文唇医学百科帮你解忧,亲爱的听众们你还在为嘴唇干燥和老化形成的纹路而感慨吗? 通过纹唇可以改变不满意的唇形,可将小唇变大、大唇变小、厚唇变薄、薄唇变厚;…”
  调频忽然播放了这么一段广告词,小翔莫名地感觉自己最近总是口干,总想喝水,她轻抬手指拂过有些泛白的唇瓣。
  ——嘎吱——,车轮与地面急速摩擦后停靠在路边。
  腰间被一只有力的长臂勾住,她有些仓惶地扭过头,一张轮廓分明的俊美面容靠近,菱角分明的薄唇贴上了她的红唇,他紧闭双眼饥渴难耐肆意索取,一个冗长得激吻使得分开后两人都气吁微喘。
  晏思涛温柔地捧起她的脸,拇指微微摩挲过她的唇,仔细看了半晌,揶揄道:“ 饱满,风韵,有弹性,果然比先前的漂亮。”
  小翔脸颊倏地红了,眼帘撇开不看他。
  他却不依,手掌轻轻划过她卷翘地睫毛,逼迫她正视他,“ 有老公在身边根本不需要文唇,就可以让唇瞬间变美,多好?”
  她倏地睁大眼,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在乎她已经没有贞洁了吗?
  “ 我已经联系好了摄影组,今天我们去拍婚纱照;”执起她的手牵向他的薄唇边忘情地亲吻着,顺便说了这么一句。
  “ 可是我…”
  他抬高手指堵在她唇边,幽深似海的眸子凝视着她;“过去的不要再提,我们重新开始,反思好久后发现我的身边真的不能没有你…”
  小翔滚烫的眼皮微微动容,眼内冒出晶莹,“思涛,我爱你…”
  晏思涛激荡一下,他赤诚地看着她,“ 我同样爱你,今后的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不可以再隐瞒我什么知道吗?”
  对上她疑惑的眼神,他有些痛心疾首,“ 我在C国领奖期间,你曾发生过车祸是吗?险些我就要永远失去你了…”
  “ 没那么严重,”她调皮地笑道。
  他揽她在胸膛前襟,她亦伸手环住他健硕温暖的腰身。
  婚纱摄影店里,小翔在专业化妆大师的妙手描绘之下,跃然倾国佳丽,婚纱有仿古系的红色旗袍,有现代流行的抹胸拖地镶钻泡沫群,各种样式变幻多番。
  而晏思涛维持老样子,一袭白色名贵西装,冷酷儒雅的他真的像那高贵的骑士王者,像那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
  小翔陶醉地与他相拥,忘我地与他调笑,两张笑靥绵绵地面容笑容灿烂,笑声飞扬,深深感染了摄影组的其他工作人员,大家都无比真诚地祝福着眼前男骏女俏的一对璧人。
  “ 来,笑一笑。”摄影机前的工作人员沉稳而欢快的指引两人。
  小翔眼珠子飞快一转,小脑袋突然凑向晏思涛含笑地侧脸,吧唧一口快速离开,红红的口红印大大咧咧地躺在他脸颊上,——喀嚓——,快门按下,一张新人照片新鲜出炉。
  晏思涛宠溺地看着她不断在空地旋转的身影,她那么美,那么俏,好像天空飞过的翡翠仙子,他不禁有些痴迷,长而密的眼睫毛呼扇呼扇。
  一股恶心之意泛上心口,小翔赶紧向后台卫生间冲去,恶心的酸水吐了好久,打开水龙头冲了呕吐物,随即捧水漱过口才起身出了卫生间,脸上煞白地她不禁让等在外面的晏思涛焦急不安。
  “ 怎么样,我们去医院吧?”晏思涛上前扶住小翔急切问道。
  “ 你媳妇这是怀孕了,”一名女清洁工阿姨正好在打扫卫生,她笑容慈祥地看着两人说;“ 哎,你们年轻人呢就是积极,这婚纱照还没拍好妊娠反应已经这么强烈了。”说完后摇头晃脑地缓步走远了。
  晏思涛眼神暗淡了下去,小翔本就泛白的脸色更加惨白,她奋力推了一把身边的晏思涛,拔腿就冲出了婚纱摄影店铺的大门。
  繁华的高楼大厦下,交错的公路街道边,诧异的人流涌动间。
  一个身披羽翼婚纱的曼妙女子不住地迎着寒风奔跑着,流下的眼泪珠儿,被风掠向身后,一直跑,一直跑。
  听到车鸣声她猛然止步,扭头一看保时捷正在向她奔跑的方向开来,狠狠抬起手背擦拭掉眼泪,招手急速钻入一辆的士内。
  “ 师傅,快走甩掉后面那辆保时捷…”小翔大口喘着气。
  车子立即发动向前开去,“ 哎,现在的年轻人呢,一点委屈也不能受,磕磕绊绊的事谁家都有,动不动就离家出走可不是长久之计…” 
  

        
第88章:我必须娶她
  出租车兜了好几圈,再加上司机师傅是个老驾龄,躲到一个偏僻的巷尾里,硬生生甩掉了身后跟随的保时捷。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再次发动,小翔快速回到酒店房间,简单收拾一下,穿上运动鞋换好休闲服,冲到楼下,司机师傅又把她载到医院。
  付过钱后下了车。
  正在口腔科忙碌的彩英看到杵在门口的小翔,让其先进来坐会,她再忙一会就好。
  半个小时后,小翔把整个事发经过都告诉了彩英。
  “ 天哪?怎么会这样?”彩英单手捂在嘴边眼睛瞪大,有些不可思议,“可孩子是无辜的,你真的想好了?”
  小翔神色恹恹,“ 我没有选择,唯有把它打掉。”
  “ 这倒是,”彩英眉宇纠结地点着头,“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意替别人养孩子的。”
  彩英陪着小翔在医院做了一系列身体检查项目准备在妇科接受人流手术。
  “ 你子宫内膜较薄,一般情况,正常月经周期子宫内膜厚度随激素周期性变化;但子宫内膜过薄,出现内分泌失调,影响排卵等,都可造成不孕的发生。”妇产科医生神色凝重地看着小翔说。
  “ 您的意思是…”小翔嘴唇发白。
  “ 如果这次受孕你选择人流,那么有可能终身不孕;”医生所说的每一个字都犹如击鼓般震荡在她心上。
  “ 小翔,我劝你好好考虑一下,”彩英扶着她的肩膀规劝道;“ 一个女人的一生如果没有孩子,那她的人生将是不完整的。”
  小翔神情恍惚地出了医院找了偏僻的一间酒店住下,泪眼婆娑地想了一宿。
  竖日,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到楼下打了一计程车直达机场。  
  B市责深总部,天色已近黄昏,25楼办公场地几乎所有的领导层都已经下班了,启斌一个人嚼着牛肉干喝着咖啡独自在加班。
  ——笃笃——,听到有人敲门,启斌有些奇怪,都这个时候了?
  “ 进来。”
  小翔推门而入。
  启斌倏地从座位上起身,快步走近她,长臂一勾将她带进怀里,“ 小丫头,谢谢你知道我想你。”
  启斌坐在舒软的办公椅上,而小翔被他强行按坐在他的腿上,一只手敲击着面前的键盘,一只手圈揽着小翔的腰际,感性的薄唇上扬起一抹弧度。
  “ OK,大功告成,”键盘在啪啪几下后,启斌神采飞扬地宣布。
  他扭过头看向她,温柔问道;“ 想吃点什么?”
  “ 我不饿,但我好渴;”她伸出小舌尖舔舐了一下干涩地唇瓣。
  眼前小人儿无意的一个举动,把某只看得鼻息滚烫,气吁起伏,就连喉间地吞咽也变得无比艰难。
  “ 你等着,”他抱着她起身后转了半个圈将她放回到转椅上。
  一会儿后他从办公室摆放的保鲜箱里取来了一瓶水,将水递向她,小翔伸手接过时蹙了下眉头。
  这个小表情自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怎么了?”
  “ 太凉了,”她说,如果平时也就算了,可现在肚子里那个。
  他挑了挑眉,将水瓶盖打开仰头往嘴里送了一口,然后弯腰脸凑向她,嘴贴着她的,她刚想躲开,他双手伸出捧起她的脸。
  晶莹透明的水从他的嘴里过度给她,摇摆挣扎时有水沿她唇侧边流向脖颈。
  炙热的薄唇追随着她唇侧边淌出的水,滚烫的舌尖灼点着她的脸颊,她的脖颈。
  ——撕拉——,一声过后她的休闲服被某人撕开,她忽然清醒过来,伸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反握住,铺展开她的小手与她十指交握,推向身后两侧。
  她抬眼看他,那双幽黑的眸子里,满是委屈,满是埋怨,“ 这都多长时间了,好想你;”他沙哑道。
  她如临大敌,结结巴巴道;“ 启斌,你别,别这样,这里是办公室。”
  “ 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他站起身扯下领带,将她那双不安分的手捆绑在胸前,眸底深处有怨气滋生,这才几秒钟的事,那双不老实的小手就把他撕开的衣服拉链给恢复原状了,着实可恶。
  启斌对她的劝阻和祈求置若罔闻,快速褪下自己的衣服,她看到眼前的男人肌理分明,眼睛一闭,“ 你,你快把衣服穿起来。”
  他有些好笑,一边褪解她的衣服一边理所当然地说:“ 夫妻之间本就应该开诚布公,坦诚相待。”
  她只感觉身体肌肤上有空气流淌过,有些凉,身体倏地被人腾空抱起放到宽大的办公桌上,她惊诧一下睁开眼。
  “ 别怕,一切有我;”他两只有力长臂支撑在她身体两侧。
  就是因为有你所以更加可怕,她狠狠瞪了一眼,无语地想到。
  把她碍事的双手举过头顶,由于他动作幅度过大,办公桌面上的文件唰唰掉落下地,就连那瓶只喝过一口的水瓶都没能幸免。
  哗啦一声翻滚歪倒在桌面上,水流通过瓶口潺潺流淌而出,地板上一直都有滴滴答答的声音。
  整洁的办公室被两人间的互动弄的乱七八糟。
  深夜将至启斌直接在附近酒店预定了一间客房,小翔简单用过晚饭,洗漱过后就沉沉睡了过去。
  启斌侧身躺在床上,一只手臂支撑着头,另一只手臂落向她腰间,他眸光闪动,柔情似水地盯着圈揽入怀的人。
  竖日清晨,启斌叫来了早餐,在熟睡的脸颊上印上一吻,为她安顿好一切后才拎起公文包离开的。
  豪华别墅内,刁瑞丽从沙发上站立起身,惊讶地盯着启斌的脸;“ 什么?你要娶小翔那个贱丫头,不行,我不同意。”
  “ 我只是通知您一下,无论您同不同意我都会娶她过门,”原来启斌并没有到公司而是直接返回了家里。
  “ 都给我安静下来,”华从容现在和刁瑞丽闹分居,是接到启斌电话后才回来的,没想到尽然听到这么一则消息。
  当家的发话了,两人只好又坐回了沙发上。
  华从容面容严肃地望着启斌,呵道;“ 小斌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小翔她是你嫂子。”
  “ 爹地,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启斌波澜不惊地说。
  “ 什么意思?”华从容和刁瑞丽两个人同时站立起身,有些不可思议。
  启斌斜睨了两人一眼,哼道;“ 字面上的意思,所以我必须要娶她。”
------题外话------
  

        
第89章:我在你眼里算什么
  等父子两人都离开后,刁瑞丽在偌大的客厅里焦急地来回踱步,她眼角忽然挑了挑,拿过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
  听到客厅外有车辆刹闸声,她焦虑地向门外走去,与正举步往里走的贝骏撞了个正着。
  “ 伯母,您有事找我?”贝骏看到刁瑞丽眉间紧皱不由出口问道。
  “ 一言难尽,来小骏坐下来慢慢说…”刁瑞丽将启斌和小翔的事简单跟贝骏描述了一下,“ 小骏你说这该怎么办才好?”
  刁瑞丽单肘撑在沙发舒软的扶把上,摇头叹气,并没有看到贝骏此刻那双狭长而阴冷的眼眸。
  在客房里用过了早餐实际上也相当于午餐,因为她醒来时都已经上午十点钟了,简单洗漱收拾了一下,然后就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她都已经怀孕了,跟思涛是绝对不可能了,因此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他。
  ——笃笃——敲门声传来,她有些莫名,启斌这个时间应该在公司吧?
  想归想,带着疑惑她还是去开了门。
  一张邪魅俊逸的脸映入眼底,“ 贝骏?”她有些讶异。
  狭长幽黑的眸子深深地攫住她,菱茭有致的眉毛紧蹙在一起,削薄的唇纹抿成一条线,他沉静地看着她小巧秀气的脸,有不甘,有懊悔,还有心疼。
  “ 很意外吗?”口气有些生冷。
  “ 怎么会,先进来吧;”小翔笑了笑道。
  “ 一个人关在这样一个封闭的房间里不寂寞吗?”贝骏径直走进客房,发现房间里只有一张双人床,垂在裤沿两侧的手紧握成拳。
  “ 还好,就是有些无聊。”小翔关上门讪讪道。
  狭长幽黑的双眸深不见底,扭过头看她,“ 有没有兴趣和我去个地方?”
  贝骏开车载她去了B市最大的公园,树繁、林静、人稀,两人选了一个高点的凉亭坐下,本就是深秋,再加上高处的风似乎流动面积更大,小翔忽然有些怕冷,她双臂相互交错抱了抱肩肘。
  贝骏解开自己身上的外套起身为她披在身上,“ 如果觉得冷,就回去吧。”
  小翔浅笑着摇了摇头。
  两人随意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她伸手捂在唇角边疲乏地打着哈哈,最近似乎越来越慵懒了,一天到晚总想睡觉。
  “ 如果觉得困,就回去吧;”贝骏视线落向她,温柔地说。
  小翔神色恹恹地点了点头,站起身准备抬脚向台阶下走去,身子却被人腾空抱起,她吓了一跳,“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
  “ 在我面前还用逞强吗?”贝骏抱着她一步一步沿着台阶和假山走了下去,直到将她放入副驾驶内。
  开车返回途中,小翔因眼皮太过沉重想先闭上缓缓神的,没想到居然睡了过去。
  正在开车的贝骏发现她已经睡熟了,将车子停靠在路边把副驾驶的座椅靠垫向后调节了一下,这样半躺着她会舒服些。
  近距离看着那张如瓷娃娃般的恬静容颜,有一种叫做怜爱的词在他心间融化开,眼帘微垂薄唇微微贴上了她的红唇,温软柔嫩的感觉击的他心头一震,他忽然想要更多,手掌伸出掌心贴着她的脸颊摩挲。
  当开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后,汉兰达在一家星级酒店门前停了下来,一个门童立即迎了上来,他打开车门将车钥匙交到那名门童手里,绕过车头来到副驾驶门前,将门打开,把沉睡中的人儿轻轻揽抱入怀,然后径自向着豪华的大厅里走去。
  推开房间的门,将怀里的人儿轻放到床上,身子落到床上,她就很自来熟的翻了身,脑袋在软羽枕上蹭了蹭,换了个舒服的睡姿。
  贝骏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轻笑出声,长腿挨着床边坐下,手指落向她的脸颊帮她把细碎地发捋向耳后。
  一觉醒来,天色都已经暗了,她倏地坐起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在,这才长吁了口气。
  忽然一双手掌从身后握住她的肩膀,“ 饿了吗?”
  她本能转过头,看到贝骏穿着黑色的衬衣眸光柔柔地看她,“ 贝骏,我们这是在哪里?我该回去了,不然启斌一定会着急的。”
  狭长而幽深的眸子顿时变的犀利,将她身子扳正面向他,“还记得你曾经许给我的承诺吗?你说会等我到有独自担当的那一刻,可现在呢,你把心给了晏思涛而身体却给了华启斌。”
  说道这里他双目已经变得猩红,伸手用力扣住她的肩,怒吼道;“ 我在你眼里算什么?我对你那么好,为什么不给我留一席之地?”
  从认识贝骏那天起他一直以桀骜不羁的形象出现在她的面前,从未生过这么大的气,此时此刻她被眼前这个愤怒咆哮的身影吓坏了。
  “ 贝骏你先冷静一下,”小翔有些胆怯地说。
  ——砰——,小翔被那个愤怒中烧的人狠狠向床上推去,她只觉得晕头转向,不知所云。
  “ 本少一直以花花公子自居,自认为潇洒放荡,风流不羁,终身不会被情爱二字所牵绊,谁知中途会遇到你,你这个小女人长相一般,做事迷糊,还经常使小性,半丝优点都找不到,”贝骏一根手指指向床上的小女人,愤愤不平道。
  “ 本少所接触的女人圈里有大家闺秀的,温婉贤淑的,冰冷如玉的,就是没有你这种冥顽不灵的,”贝骏满脸忧伤地说,“ 本少是不是犯贱才会喜欢你这种一无是处的小女人。”
  小翔的火嗖地窜了上来,她弹坐起身,挑高下巴反驳回去;“ 你有完没完了,冥顽不灵也好,一无是处也好,都跟你没关系,现在,立刻,马上本姑娘迅速从你眼前消失,免得受你侮辱…”
  说着两条腿脚已经落到床下,穿好鞋后,黑着一张脸向门口冲去。
  “ 你给我回来,”贝骏长腿一迈长臂一伸,将她腰际稳稳圈揽入怀,背紧贴上身后结识的胸膛,随着他不断起伏的气吁,一种似有似无的清新香水味飘过。
  她用力推开他,跑进洗手间呕吐不止。
  回过神的贝骏赶紧跟进去,帮她拍背。
  小翔倔强的挥出手臂推开他,不让他靠近。
  贝骏抿了抿嘴自觉理亏也不敢再靠近,从保鲜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走近递给她。
  好一会儿,小翔才停止了呕吐,接过贝骏递过的水漱了漱口,擦了把眼泪才缓缓走出了洗手间。
  “ 哪里不舒服?”贝骏着急的把掌心贴向她的背,上下抚摸着。
  “ 你滚开,不要你管;”小翔再次抬高手肘推开他,拿红红的兔眼瞪他。
  看到她这副调皮的模样,贝骏顿时觉得心里暖暖地,想笑又极力忍耐着不敢笑,没错她就是这种人,不过他又很疑惑为什么她越是对自己生气,他反而会越开心呢,难道他真的犯贱?
  “ 你用得什么牌子香水,呛死人了,有没有品位啊?”小翔喋喋不休地批判道。
  “ 好的,我明天就换,你希望我换什么牌子的?”
  “ 卡文克莱香水吧,这种牌子香水味道不会太浓,”小翔挑高下巴给出建议。
  “ 其实我…”他很想说其实自己用的就是这种香水,但又害怕薄了她的面子,万一再来个恼羞成怒…他打了一寒颤,还是决定不说。

        
第90章:若爱她就别见她
  启斌下班返回酒店没有见到小翔的身影,心头一紧,匆匆回到家,旁敲侧击询问他妈咪小翔的去处,而刁瑞丽却始终保持三缄其口,闭口不提有关小翔的一切,启斌愤愤之余只能另想它法。
  “ 好,那我今天把话撩下,一天找不到她我就一天不回这个家,”言毕长腿倒向身后退了出去。
  等启斌走了之后,一脸纠结的刁瑞丽拿过手机,拨打了一组号码。
  贝骏看小翔生气了,正在费尽心思逗她开心时,手机铃声响起,他安慰了小翔两句拿着手机退出了客房。
  在走廊的另一端贝骏见四下无人接按下接听键,“ 伯母这么晚了您有事?”
  刁瑞丽有些焦急地将启斌回家质问的一系对话全部都告诉了贝骏,想和他商量下一步的对策,狭长的眼睛一眯笑了笑,告诉她这件事由他出面就可以了,让她不必再过担心。
  在电话另一端的刁瑞丽听到这样的答复才算是放下了心。
  “ 是不是启斌打来的?”贝骏返回客房后小翔这样问他。
  贝骏无奈地坐靠到单人沙发上,抬眼看她,沉默良久后才言语赤诚地告诉她,其实把她留在这里尚属权宜之计,因为她的关系启斌和家里已经闹僵了,并且正在逐步恶化,所以…
  小翔眼帘下垂,微微点了点头,她早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 能借我你的手机打一个电话吗?”出了这种事,她自认没脸再和晏思涛相见了,为了逃避她早已停用手机,但总该告诉婷婷和彩英一声,免得她们担心。
  贝骏温柔地对她眨了眨眼,邪魅的唇角向上扬起一抹魅惑地弧度,霎时好看。
  她内心搅腹,世界太没天理了,为何一个个男人都长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撇了撇唇瓣接过手机,走到窗前给婷婷打了过去。
  从电话里她得知,晏思涛发了疯般地找寻她,却杳无音讯,还有婷婷马上就要结婚了,打算定在下个月初,她和小佟两人决定赶时下最流行的结婚旅行,而目的地则是山高水长,风景秀丽的知名景点V城。
  直到挂上电话,眼眶红红的她依然不能接受短时间内发生的诸多变化,一切都变了,有些事情一旦发生,是没有办法挽回的。
  一双修长的腿走近她,宽慰而心疼的缆住她的肩膀,“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竖日,风和日丽,贝骏独自坐在贝氏总经理办公室,唇角似有似无地挂着一丝浅笑,眼神涣散迷茫,不知在想什么很是入神。
  办公桌上电话铃声突兀响起,他按下免提,“ 贝总,是华少来了,他脸色不太好,说是来找您的。”
  “ 知道了。”免提被重新按下。
  办公室门口传来李特助向华少问好的声音。
  “ 走开,”启斌越过李特助径自推门进入。
  贝骏面向窗台地座椅慢慢转回,“ 真是稀客,什么风把老同学你给吹来了?”
  “ 贝骏你少装蒜,你说你把小翔藏在什么地方?”启斌脸色阴霾,大步跨入办公室来到贝骏办公桌前双臂支撑在桌面上,气势威严地说。
  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既又缓缓打开,抬眼看他,“何必这么激动呢,有话坐下来说。”
  贝骏双肘搁在桌面上,身子向前倾了倾,正好对上启斌那双幽深似海的眸子,他不紧不慢地说出刁伯母打电话找自己帮忙的事。
  成功看到启斌纠结的脸色,随即又补充道,刁伯母和小翔两人之间的仇恨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化解的,如果自己不帮这个忙那么她一定会想其它的办法对付小翔。
  “ 不必说了,我都明白,”启斌一肚子的怒火总算是略微收敛了一些,“ 能安排我和她见一面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