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威尔历险记-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沓ぃ蠢粗徊还窃谒侵溆兴鸲选

后来,当我对它们完全习惯了,我才发现了其余的区别。形成那些主人的嘴、耳、鼻的洞孔,并不总是完全一样的,嘴巴,耳朵和鼻子的形状以及部位,可能是不同的。它们之间皮肤的折皱纹路,我是能辨认出来的。

不过,最初那些主人好象没有真正的面孔。当其中一个怪物开口对我说话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种新的恐怖。

“孩子,”它说。“站起来!”

那句话好象是从它嘴里说出来的,可它的嘴仍旧闭着。要么那不是它的嘴?另一个洞孔,在“嘴”上边,倒是开着。“这么说,它们是不能通过嘴来呼吸了,”我思考着。“说不定它们是用嘴吃东西,但是只通过鼻孔来呼吸和说话。”

我站了起来。一只触角朝我伸了过来。那触角起初轻轻地触摸着我。后来,它触摸我的手臂就坚定有力得多了。它擦过我的皮肤,就象一条蛇在上面游动爬行。那触角给人的感觉是又干燥又滑腻,简直就象一条蛇,我差一点吓得浑身发抖。

“走一走看,”它说。那声音是冷淡、单调的,声音不高,但说得非常清楚。“走啊,孩子!”

我开始绕着我的小房间走了起来。我想起了温彻斯特城里的集市,在那儿我曾经看到过人们出售马匹的情景。那些人摸摸马的躯体,然后就观察马匹在场地上兜着圈子走的情况。

主人站在那儿,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接着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我走了。我停住脚步不走了,重新又坐下来。

有几个主人沿着过道走了过去。它们用它们那些又短又肥的腿走起来很快。显然,它们并不象我们那样,感到自己的身体分量象铅块一样沉重。当它们真的想要很快地到什么地方去,它们甚至能够跑。不过那不象我们通常说的那种跑。它们的三条腿轮换着走动,走的时候身躯也扭来扭去的。

另一个主人走过来,看了看我,接着又有一个来看过。但是这两个都继续朝前走开了。

隔壁房间里的一个孩子被选中了,有个主人把他带走了。后来又有更多的主人来过。有些仔细地把我看过,但是没有一个要我跟它走。

“它们好象有点怀疑我,”我想着。“也许是我的举止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吧?如果没有任何一个怪物选中我,那么将会发生什么呢?它们不会把我放出这座城市,这我知道。不过我可不知道它们吃的是什么。”

事实上,凡是没人选中的孩子,都被送去从事公共性的劳役。不过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回事。这时我只知道大部分孩子都被选中了。我看到弗里茨跟着他那个主人从我这里走过去了。他看到了我,但是一点也没有表示,就跟没看见一样。

我坐在地板上,心里觉得很不愉快。我又累又渴,两条腿发痛。我的防护面具上的带子紧紧地捆着我的胸部和双肩,使我觉得很不舒服。我就把背靠到墙上闭起了眼睛。

所以,我没看到下一个主人来到我面前。我只听到他命令我的声音:

“站起来,孩子!”

说这句话的声音,听起来比其它怪物的声音温和一些,甚至可以说差不多是亲切、温暖的。我吃力地站了起来,仔细地看着它。它比它的大部分同类长得矮一点,皮肤颜色也深一些。

当我在自己房间里兜着圈子走给它看的时候,它怪里怪气地看着我。后来它说:

“站住别走了。过来,朝我走近一点!”

当我向它走过去时,它的一只触角裹住了我的左面一只手臂。另一只触角就在我身上轻轻地揉擦着。那只触角还摸了摸我的两条腿。接着,那触角又紧紧地卷住了我的胸部。我简直都透不过气来。一条大章鱼恐怕就象这样能把一个小孩弄死。这个怪物是打算把我弄死吗?最后那只触角终于松开了我,接着就听到那声音说:

“你是个怪孩子。”

它的话证实了我最害怕的想法。我大概是跟其余的孩子有些两样。然而它怎么会知道呢?我是应该更加表现得兴奋吗?我是应该看上去更快活一些,因为我非得为一些象它这样的丑八怪服务吗?我拚命装得看上去快活的样子。后来它又说话了:

“你怎么会在竞技大会上成为获胜者的?你参加的是什么竞技运动项目?”

“拳击,”我回答。又加上一句,“主人。”

“你长得个儿怪小的,”它说。“但是你看上去还算结实。你从这块大陆上哪一部分来的?”

“从南方来的,主人。是从蒂罗尔来的。”

“是山区。山区来的孩子总是挺健壮的。”

它那三只眼睛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最后它说:

“跟我走吧,孩子。”

我总算找到了一个主人。

第十四章 我在城里的“家”

我很幸运,找到了一个好主人。

它把我带到大楼外面它的一辆车上。我们乘上车,它就驾驶着车离开了那儿。它们那儿的车厢,在底部装着许多小轮子,就靠那些小轮子跑。

“驾驶车子将是你的一项任务,”他给我解释着。“驾车并不难。我们这儿不用马匹。车厢是靠来自地下的一种动力行驶的。操纵起来很容易,没有危险。”

我看到,有些怪物主人已经在教它们的新奴隶驾驶车子了。不过我的怪物主人注意到我很疲惫,所以它没来麻烦我。它把车开到它住的地方,那儿是靠近这座城市中心的地带。

一路上,我观察了我周围的情况。有许多各不相同的建筑群,但是好象没什么是特殊设计的。这儿,那儿,到处我都看到了有着水塘的小花园。池塘里面长着各种颜色的怪形怪状的植物——有红色的,有棕色的,还有绿的和蓝的。有些地方,从池塘的水里还往上冒着蒸汽。有时候,可以看见那些所谓的主人们在水里游来游去,有时候,它们就象树那样只是立在水里,一动不动。

我自己那个怪物主人,住在一座大金字塔形的建筑里,旁边有个大花园池塘。到了这座建筑里边,我们上上下下走了一段路,才走进了一个小房间。我已经见到象这样的一种房间。在这种房间里,我感到极其难过。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这一点,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它使我感到的苦恼也就少了一点。

我们从小房间走出来,进了一条走廊。我跟着我的怪物主人沿着走廊向前,来到它家的门口。

最重要的那些怪物主人都住在金字塔形建筑的顶部。我自己的怪物主人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人物。它的家是在靠近底层的地方。

它揿了一个键钮,门就自动开了。那扇门不是朝里开,也不是朝外开的,它是平稳地滑向一边,而且接着又会自动在我们身后关上。

我们到了一个大房间,大约有二十英尺高。这就是我的怪物主人的起居室。它在这儿休息,也在这儿吃饭。在地板当中,有一个水池,就象花园里那种水池一样。从水里正在往上冒着蒸汽。当我的主人想要休息的时候,水池就是它最喜欢的地方。有几扇门通其他房间,不过我主人还没让我看那些房间。

“你疲倦了,”它说。“我带你到你自己的房间去吧!”

怪物主人们的房间都在金字塔形建筑的外部,所以那些房间都有窗子,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色。它们奴隶的房间全都在金字塔形建筑的内部,要穿过走廊才能到那儿。我的怪物主人把我那间屋子的房门指给我看,并且说:

“这就是你的栖身之处,孩子。门里面是一个小房间,在那儿空气是改变了的。第二道门通你自己的房间,你在自己房间里,可以不要戴防护面具自由呼吸。你就在那儿吃、睡。我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可以呆在那儿;或者,你也可以呆在大楼底层仆役们的公共栖息所里。”

它的一只触角握了一会儿我的手臂,它又加上一句话:“现在你可以休息了。以后,有个铃会响的。铃响的时候,你必须再戴上防护面具,到我这儿来。我就在我的水池里。”

它转过身去,穿过走廊走到它自己的房门那儿去了。我在自己房门上揿了一下键钮,门就开了。接着门又在我身后关了起来。我觉得脚脖子一圈有凉飕飕的空气在吹。新鲜空气进来啦。主人们那种空气被抽出去了。

最后,另一扇在对面的门开了。我穿过那扇门,脱下了防护面具。

能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我感到很高兴。防护面具里边热得好象快把我闷死了。不过后来我才知道,我是幸运的。弗里茨在他的怪物主人放他去休息之前,还不得不工作了好几个钟头。

我的怪物主人的好心肠在各方面表现了出来。例如,每个奴隶的房间都是地板很小、墙很高的房间。我的怪物主人在墙上面修建了一间卧室,人可以爬梯子上去。所以我就有了两个房间,而其他奴隶却只有一个房间。

我的房间里有我所需要的全部供应品。我把自己上下洗了一遍,换掉了我的短衣短裤。接着就在一只碗橱里找到了一些吃的东西。有一种带甜味的干面包;还有一些别的东西。那些吃的要用热水混和起来吃。那些东西一点也不好吃,全是这座城里什么地方用机器造出来的。我尝了一口面包,但是我根本没胃口去吃它。

我不再吃东西,就拖着象灌满了铅一样重的两条腿,爬上梯子,到我的卧室去了。床是硬铺,而且一条毯子也没有。不过那毕竟还是一张床。

当然,我的这个栖身之处是没有窗子的。房间里只有一种淡绿的灯光。我揿了一个键钮,灯光就熄灭了。于是我就在一片黑暗中倒身躺下了。

过了一会儿,我就沉沉入睡了。我梦见自己回到了白色的群山。我告诉朱利叶斯,那些三脚机器人是纸做的,而不是金属制造的。人可以用斧头把它们的腿砍下来。当我还在对他讲这桩事的时候,铃响了起来。

我在黑暗中一下子惊醒过来。“我这是在哪儿呀?”我感到有点奇怪。后来我想起来了。我已经是一个奴隶,我是在一间奴仆栖息所里,我的怪物主人正在叫我。

第十五章 球赛

弗里茨和我都热切地盼望着我们能尽快相见。我们还没有为见面搞出个办法来,只能等待机会。但是什么时候机会才能出现呢?

我在想,“这座城市是这样大,以致我们彼此可能永远也遇不到。一定有好几千个所谓的主人。我认为它们全都有自己的奴隶。而且也还有公共的奴隶。我怎样才能从这么多奴隶当中找到弗里茨呢?”

有一点我是想错了。实际上只有地位重要的怪物主人才住在城市的中心区,只有它们才拥有奴隶。而且这些怪物主人中的一些人,宁愿不要奴隶,它们根本不喜欢在城里有奴隶。“如果我们依赖奴隶,”它们说,“那么我们的种族就会很快地逐渐变得衰弱下去。除了我们自己之外,我们不应该依赖任何人。”

因此实际只有大约五百名奴隶。它们一直在从各个国家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挑选奴隶。奴隶并不全是竞技会上的优胜者。

然而,甚至是这五百名奴隶,也不大可能会彼此碰到,除非是他们就住在同一个金字塔形建筑里。我的怪物主人可以从我们那幢大楼里的公共栖息所把我召去。如果它揿铃,在那间栖息所墙上的一只箱子上,就会有它的号码闪亮起来。于是我就必须赶快跑上去。因此我不敢到外边去。当我离开的时候,它可能会叫我去。那可就危险了。没有戴上机器帽子的奴隶才会违背他主人的铃声命令。

如果我们的怪物主人派我们出去送信的话,那么弗里茨和我倒是可能见面的。但是看来那也不大可能。

只有一种真正的机会。有时候,为了它们自己的事情,或者是为了娱乐,怪物主人们会在公共建筑物里面集会。在这种建筑物里面总是有一个它们所带的奴隶的栖息所。我自己那个怪物主人所心爱的地方,是一个有着大水池的建筑。它和它的朋友们经常习惯于躺在那个水池里。而且它们都要听一部机器放送出来的、狂乱的声音。我以为,那在它们听起来一定是一种音乐,而在我们听起来,那简直是可怕的噪音。

它们的语言简直等于怪叫。那种声音使我想起了我叔叔农场里各种动物的那种叫声。

我们经常要到它所喜欢的那个地方去,而我就在奴仆栖息所里等侯着。然而,弗里茨却从来都没有来过。其他怪物主人有着另一处公共场所可以使用。很明显,弗里茨的怪物主人和我的怪物主人所爱好的是不一样的东西。我开始失望了。

不过,有一种娱乐差不多是所有的怪物主人都喜爱的。那就是球赛。球赛在一块红土硬地的特别场地上举行,每月一次。那块场地有三个边。还有七根高高的标杆,每根标杆大约有三十英尺高,竖在场地上。场地每个角上竖着一根,场地每一边的当中竖一根,场地中央竖一根。每根标杆顶上有个大篮子。

有两三千名怪物主人坐在场地周围的座位上观看比赛。我把我的怪物主人送到特别为它准备的座位上之后,我就向自己的栖息所走回去。不过,在我走到奴仆栖息所之前,球赛就开始了。

十二个大约有二十英尺高的小三脚机器人,开始绕着场地跑了起来。有些三脚机器人好象正在追逐着另一些三脚机器人。所有场地上奔跑着的三脚机器人都张开触角一样的手臂,狂乱地挥舞着。

突然,一只大金球从一个三脚机器人手里抛了出来,扔给了另一个三脚机器人。另一个三脚机器人立刻接住了大金球。这时,所有的怪物主人都用一种噪嘈的怪声欢呼起来。很快地,好几只这样的金球都抛了出来,在空中从一个三脚机器人手里传到另一个手里。只见象触角一样的手臂在场地每一边弯曲地伸来伸去。

后来,一只球投进了一根高杆上的篮子里。立刻出现了一种闪光,还发出了一种雷鸣一样的响声。怪物主人们全都兴高彩烈地欢呼着。这使我想起,当我和江波儿以及亨利到达白色群山那一天的情景。两个三脚机器人曾经从十分贴近我们旁边的地方跑过去,但是它们并没有看到我们。现在我终于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原来是它们正在练习球赛,忙着练习,所以就没看见我们。

我离开了球赛场地,走进了奴仆栖息所。弗里茨已经在那儿了。

他看见我,就点了点头。接着他去拿了两杯水来,我们就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我见到他很高兴;但是,看着他好象病得很厉害的样子,我心里非常难过。

闷热,以及我们的两条腿象灌满了铅那样沉重,这使得我们都感到十分虚弱。有些奴隶只不过过了一年,看上去就全然象个老头了。我自己的身体也弱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然而,弗里茨变得比其他任何一个人都厉害。他原来长得个儿很高,是个身体健壮的孩子。可现在,他那瘦弱的身体,已经象那些最老的奴隶一样,弯腰驼背了。

我还在他身上看到一些别的东西,这叫我觉得非常愤怒。在他的背上有许多长长的红颜色伤疤。我知道,凡是那些愚笨的、或者是不小心的奴隶,就可能挨打。不过,弗里茨并不笨,也不粗心呀!

他递给我一杯水,就用一种低低的声音说:“我们必须迅速地搞出个计划来。以后我们可以在哪儿见面呢?我在第四十三号金字塔形建筑里。要是你那个怪物主人容易对付,你就到那儿来见我。”

我说:“那儿是什么地方,怎么走?在这座城市里,我还不认得路呢?”

“那儿是靠近——第……号。告诉我你住在哪儿?”

“在第十五号金字塔形建筑里。”

“我可以找到那地方。听着,我的怪物主人几乎每天要到一个花园池塘里去。它总是中午去,在那儿呆上两个小时。这使我有足够的时间到你们的公共栖息所来看你。你能不能在那儿见我?”

“可以。那很容易。”

“我会假装我的怪物主人正在你们那个金字塔里访问某个人。”

我点了点头。象那样的访问是经常有的。我自己的怪物主人在那种时间就时常到公共池塘去。如果它不去,我还是能设法下来,到我们的栖息所里去。中午从来不是一天里最忙的时候。

我问弗里茨:“你的那个怪物主人很坏吗?”

他点了点头。“坏透了。它用鞭子抽打我取乐。”

“它用打人来寻开心吗?”

“是的。起初我以为,是我犯了什么错误。但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它找到了一些使用鞭子的借口。我痛得大声叫起来,它就觉得开心。我已经学会更加高声呼叫了。后来它抽打我就不那么厉害了。”弗里茨看着我问道:“你的怪物主人不打你吗?你的背上倒是没有伤痕。”

“我的怪物主人是个好的主人,”我回答。于是我就把我那怪物主人的情况告诉了弗里茨。

弗里茨听着,点了点头。“我认为它是很好的一个了。”

他把有关他自己生活的其他一些事情告诉了我。后来他又问我:“关于这座城市,你已经发现了什么没有?我们必须分享我们的秘密,威尔。如果我们当中只有一个人逃出去,那么他就必须尽可能多地知道一些情况。”

我感到十分惭愧。“我几乎什么也还没发现呢!”我说。不过,我尽可能多地把我所知道的情况告诉了他。

他认真仔细地听了。“每一件小事都是有帮助的。不过我发现的多一些。过来,靠近些,让我来告诉你。”

第十六章 弗里茨的秘密

“我发现了那台巨大的机器,那些怪物主人就是靠那台机器生产光和热,”弗里茨用压低的声音说道。“那台机器为它们的车辆提供动力来源,还控制和调节怪物主人的空气。而且那台机器还在我们身上造成铅一样的重压。至少,我认为是那台机器搞的。”

他谨慎小心地朝四周看了看,接着他加上一句:“第九百一十四号小路,通往远离这儿的第十三号街。它在两个花园池塘之间通过,然后就通往地下。那台机器就在地底下的什么地方。我还没能看到那台机器。也许,奴隶们是不准许到下面那儿去的。但是我要试一下。”

“我还发现了河水流进这座城市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在第二十五号街东头。河水就从墙下边流进来。那是在地底下很深的地方。河水流过一台机器,就替怪物主人们把水弄干净了。我曾经看到了那台机器。我还到过一处叫做‘幸福死亡场’的地方。”

“幸福死亡场?”我曾经听到过这个名称。但是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敢问。

“幸福死亡场离这儿不远,”弗里茨说。“在第四号街上。当奴隶们变得太衰弱,以致不能再服侍他们的怪物主人时,他们就被送到那儿去。我曾经跟着一个奴隶到那里面去过,而且看到他死掉了。”

“你看到他死啦!是怎么发生的呢?”我问着。

“他立在一张金属板的一个特殊地位上。亮光一闪,他就倒在地上死了。接着,那张金属板就向墙里边移动,把他的尸体带进了一个洞里,洞里烧着烈火。一会儿工夫,尸体就完全烧光了。”

“在这座城市里,奴隶们通常能活多长时间?”我感到奇怪。

“有些人差不多立刻就死了,”弗里茨说。“其余的人能支持一年,或者两年。我遇到一个奴隶,他一直在这儿呆了五年,但是那是罕见的。他们不是被送到幸福死亡场去,而是自己走去的。他们感到自豪,因为曾经为怪物主人服务过。所以他们是快快活活死掉的。”

我仔细地听完了所有这些话。眼下我实在是感到惭愧了。我的生活仿佛是艰苦的,因此我甚至没有努力试图去发现任何秘密。我一直等着听弗里茨的忠告。

弗里茨的生活始终是更加艰苦得多的,但是他并没有浪费时间。他敢于去探索朱利叶斯所需要的那些秘密。他已经完成了我们的危险任务中他的那部分任务。而我却什么也没干。

我说:“你是怎样才能发现所有这一切的呢?当你的怪物主人泡在池塘里的时候,你是不能这样干的。你不会有足够的时间。”

“它一天有两次要在另一个怪物主人家里消磨时间,”弗里茨回答。“不过,那一个怪物主人不喜欢奴隶。因此,我的怪物主人就不带我跟它一道去。我既然不跟去,就走出去探险。”

“要是它回来得早,你就苦了,”我说。

“我已经预备好一个借口。当然,它用鞭子抽打了我,不过我对挨打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的脸由于羞愧而刷地一下子红起来。我曾经有一次也象弗里茨那样被留在家里。我休息,并且跟我的奴隶同伙们一起聊天。后来我就出去散步。然而很快我就迷了路,所以我就回来了。事实上,我是个胆小鬼。

栖息所里挤满了这么多奴隶,以致我们无法安全地再多谈一点。于是弗里茨就说:

“现在我们已经谈得足够多了。我会到第十五号金字塔形建筑来看你,就在你们的公共栖息所里谈。明天中午,或者再过一天。再见吧,威尔。”

“再见,弗里茨。”

弗里茨离开了,走进了人群。我对自己说:“威尔,你必须不再考虑你自己的安逸,必须作出艰苦的努力,去发现怪物主人的秘密。那时候,你就可以安排你的逃跑计划了。”

我在我自己的怪物主人家里的任务,并不是十分困难的。我必须把那些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必须为它准备好饭食,而且必须在浴池里放满水,并为它叠被铺床。

它吃的东西,跟我吃的东西一样,都装在一些小袋袋里面。每一只小袋就象个气泡,你能够透过袋袋看见里面的东西。但是那种小袋袋不会象气泡一样破掉,袋袋是很结实的。有些食品必须用水冲开,调和起来,有些还必须热吃,但是无论哪一种食品,都用不到烹调。

所有的怪物主人都喜欢尽可能经常地躺在水里。它们常到花园池塘去,也常使用自己家里的小水池。不过它们也进行热水浴。我的怪物主人的浴室就在它卧室的隔壁。一天里面,它要在那儿洗好几次澡。热水是从地板上一个小洞孔里喷出来的。我必须在水里撒上一些油,那些油使得水上泛出稀奇古怪的颜色,发出一种气味来。我的怪物主人就坐在水里,用一把特别的刷子去刷它的身体。

它的床是最叫我觉得麻烦了。床上用一种奇怪的又柔软又潮湿的料子盖着,那玩艺儿我得每天换一次。那种料子看上去很轻,可实际上却很重。

不过,我并不仅仅是我的怪物主人的奴仆。我也是它的一个伙伴。我学会了驾驶它的车子,而且得跟着它到各处去跑。

怪物主人们生活过得很孤独。它们彼此在花园池塘和其他一些公共场所会面,一起看球赛,但是它们很少到朋友家里去拜访。在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它们是在自己的家里度过的。

有些怪物主人仿佛是满足于这种孤独生活的。另外一些怪物主人,比如象我自己的那个主人,看上去就不那么快活。我的怪物主人并不仅仅需要一个会替它在家里操劳的奴隶。它需要的是一个能跟它谈话的对象。它使我想起了我们家乡村子里的那个英戈尔德老太太。她有一只心爱的猫,她就整天跟猫说呀说的。现在我就象是我的怪物主人的一只“猫”。不过,我是一只比她的猫要好一点的“猫”:我能够回答问题。

我的怪物主人问了我许多问题,那些问题都是有关我在外面世界上生活的问题。起初,我有点害怕。“它会不会知道,我是从白色群山里来的?”我感到疑惑。“它是不是想要了解我们的秘密?”

不过,我的恐惧很快就消失了。它问那些问题,并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它只是想要找个什么新鲜话题谈谈罢了。如此而已。

我不能向它吐露真情,所以我就替自己编了一种生活经历。我告诉它说:“我父亲是蒂罗尔的一个农民。他有许多奶牛。他就出售我母亲做的牛奶、奶油,还有干酪。夏天,我经常把牛赶到山里去,在那儿,草长得又短又嫩又新鲜。我整天跟牛呆在那儿。但是在冬天,山上盖满了雪。牲口不能出去,我就用干草喂牛。”

我还编造了兄弟、姊妹、表兄弟和叔叔、婶婶的事。我的怪物主人相信了我告诉它的所有每一件事情。

第十七章 气泡泡

第二天,我把怪物主人提的那些问题告诉了弗里茨。我还是觉得惭愧。“你发现了一些秘密,”我说。“而我却好象在用一些毫无用处的谈话浪费时间。”

然而弗里茨说:“不对。那并不是没有用处的。我就不知道,有任何怪物主人会同它的奴隶谈话。我的那个怪物主人只给我下命令。今天早晨它又打了我,可是它什么也没说。它仅仅是要听我痛苦的叫喊声。如果你能从你的怪物主人那儿了解到秘密,那么你就不需要冒险去发掘秘密了。你必须把它说动,使它把有关这座城市更多的情况告诉你。”

“我不能向它提出问题,”我说。“那会是很危险的。戴上机器帽子的奴隶是从来也不提问题的。”

“你不能直接提出问题来问,”弗里茨说道。“不过你还是能够促使它谈话。你可以称赞怪物主人和它们的城市。那就会使它高兴起来。然后,你就装做不理解它们的风俗习惯。要是你走运,它就会向你解释和说明。有关它的工作,它是不是曾经告诉过你?”

“有时候告诉我。但是,它干的那些事,德语里是没有词语能表达的。因此,它就用它们自己那种词语来代替。我根本就听不懂。有一次,它告诉我,在‘足透布特(zootleboot)’期间,它的‘粗粗粗(tsutsutsu)’跑到‘斯皮味斯(Spiwis)’里面去了。然而,那意思我一点也不懂。”

“如果你听得多了,那么可能会听懂某些东西的。”

“我已经试过了,”我说。“但是毫无希望,”

“别泄气,威尔。继续听下去。要鼓励你的怪物主人说话。它是不是使用气泡啊?”

这种气泡是由一种类似橡皮的软材料制成的。气泡里装着一种特别的油。怪物主人经常拿一个泡泡粘在鼻子下面的皮肤上。当它们用一只触角压挤那个泡泡时,就有一种暗红色的气体散发出来。那种气体在它们头上形成一小圈云雾,悬在那儿,怪物主人就把它吸了进去。它们继续不断地压挤那个泡泡,直到挤光了为止。

我说:“是啊!它每天用一个泡泡,有时候用两个。当它在自己的小水池里的时候,它就用那种泡泡。”

“那很好,”弗里茨说。“你知道烈性饮料会怎样使一个正常人兴奋起来。那种气体也象烈性酒一样会使那些怪物主人兴奋。当我的怪物主人吸进那玩艺儿的时候,它抽打我就更加厉害。说不定,你的那个怪物主人吸过那种气体以后,话会多起来。它泡在水池里的时候,你就多给它一个泡泡。”

“它可能不要。”

“也许不要。不过你可以试试看。”

弗里茨看上去病得很重,而且疲劳过度。他的背上净是血痕。听了他的话,我还有点疑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