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威尔历险记-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琳拿欧欤游颐巧肀吡锍鋈チ恕

门缝越开越大。最后,我们都朝下边乡村看了出去,只见脚下是田野、河流和远处一座古城的废墟。突然涌进来的日光,亮得使我们的眼睛也吃不消了。

弗里茨说道:“甚至是怪物统治者,有时候也会犯错误。如果它们一不小心,同时打开了两边的门,这座城市里的绿色空气就会跑光了。我们那种空气就会流进来,使它们中毒。这也就是我们现在打算要干的。但是,怪物们不能允许冒这种风险。因此,它们就非常谨慎地为它们自己安装了这种机械门。这两扇门,除非有一扇门关上,另一边的那扇门是不会开开的。”

卡洛斯说:“我们必须用力把另一扇打开,否则我们的计划就要失败了。”

弗里茨朝那扇开着的门瞧着。“那可不是容易办到的,”他说。“它们是用坚固的金子制造的,就象那座城墙一样。”

但是,卡洛斯正在检查着门和城墙衔接的地方。有六只可以回旋转动的小铰链装在那里。小铰链上有油,湿润润的。

“我们不可能把这扇门打破,”他说。“然而,当门开着的时候,我们却能够把大部分铰链上的螺丝旋松,拆下来。那边架子上就有一些工具。我们只要留下几颗松松的螺丝,让那扇门能关上就成了。接下去,我们把里边那扇门打开。然后,我们就能够把最后的几只松下来的铰链从门上取掉,从而把门打开。”

“不错,”弗里茨说。“这个主意能行。让我们试一下吧!”

他们把铰链螺丝拧松,又把门关上了。于是他们就去把里边的那扇门打开了。

“喂,”弗里茨说,“我们必须用钢棒把那些松下来的铰链打掉才成。”

他和卡洛斯用尽浑身力气敲击着那扇门。接着,其余的人也轮流替换着干。时间流逝过去,黄昏已经来临。那扇门还是一动也不动。我不知道下边街上那些怪物苏醒过来没有。

弗里茨和卡洛斯又试着干的时候,我听到了一种声音。铰链开始断裂了。

“再加把劲!”弗里茨喊道。

突然间,铰链折断了。那扇门朝外面倒了过去。刹那间,我就看到了开阔的天空。接着,那扇门就跌落下去,一阵疾风穿过小房间刮了起来。怪物统治者的空气溜走啦!

只听见有个人喊了一声:“卧倒!”

我一下子就趴在地板上。躺在地上比较好一点。疾风就在我的头上呼啸着。那种风的力量仿佛要把我背上的衣服扯掉一样。我能看到其余的人在我旁边,也躺在地上。

这时,疾风的呼啸声被另一种声音淹没了。那是一种更可怕、更响的声音,就好象天崩地裂了一样。

过了一会儿,风止息了。我们摇摇晃晃地爬起来,立脚不稳,接着就朝里边那个门口走去。我们默默无语地从那儿看出去。我们真的吓坏了,以致连话也说不出来。那个庞大无比的玻璃顶篷已经落下来了。整座城市地上落满了破碎的玻璃片。

我转过身来寻找弗里茨。只见他独自一人站在外边那扇门旁边。

我说:“结束了。现在没有怪物可能活下来啦。”

弗里茨没有答腔。他眼睛里满含着泪水。也许是高兴得哭了起来?不是,他脸上一点愉快的神色也没有。

我问道:“怎么回事,弗里茨?”

“卡洛斯——”他用手朝那开着的门口挥了一下。

由于突然感到恐怖,我惊叫了起来:“不!”

“疾风把他刮走了。我想拉住他,但是没能抓住。”

我们一道朝外边看着。在下边远处,那扇金子制成的门,在阳光下闪烁着。在门附近的地上,有个小小的黑颜色的东西躺在那儿。那就是卡洛斯。

第二十章 我们控制了那座城市

我们把防护面具脱了下来,终于能够呼吸正常的空气了。怪物统治者那种闷热的绿色空气已经飘散开,钻进了广阔的天空,消失了。

我们从城墙上走下来,进了城市。天正在黑下来,我们不得不十分小心地走路。到处都是尖锐的碎玻璃。

没有门能打开。不过我们在几处仓库里找到了一些可吃的供应品。那些仓库的门始终是开着的。而且,我们也能从一些喷泉里喝到一些水。

那些怪物的尸体仍旧分散地躺在街道上。有几堆戴着机器帽子的奴隶正站在广场上。他们又慌张又害怕。有些人被碎玻璃划伤了。我们替他们包扎伤口,鼓励他们镇静下来。

那天夜里,我们大家全都睡在露天里。当然,冷得叫人很不舒服。但是,对这些我们一点也不在乎。繁星象钻石一样地在我们上面闪烁着,我们是自由的。

第二天早晨,弗里茨和我讨论了几种计划。我们还无法从城门走出去。我们当中很少有人健壮得足以从河水里跑出城去。

我说:“我们可以把什么东西系起来,连结在一起,做成一根绳索。然后我们就从城墙上面攀绳坠下去。

“我们得有一根特别长的绳子,”弗里茨说。“那可能比这条河还要危险得多。不过,我很想知道——”

“什么?”

“所有的怪物都死了。要是我们把那个池塘里的火再重新点燃起来——”

“怎么去点燃呢?”我问。“记得奥拉夫吗?”

“我记得。那种电力把他烧死了。然而那个把手柄是打算让人使用的。”

“也许是给一只触角用的,”我说。“那些怪物的肉体是跟我们人类不一样的。可能电力不会从它们的身体里通过。我们要不要把一只触角割下来,用那只触角把手柄推上去呢?”

“是个好主意,”弗里茨回答。“不过我并不那样想。当奥拉夫碰到那个把手柄的时候,那种火焰就闪亮起来。可熄灭却是缓慢的。如果火焰也是慢慢地开始燃烧的话,最初是不会有动力的。你理解不理解?在火焰燃烧起来之前,可能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慢吞吞地说:“你可能是正确的。我来干吧。”

“不,”弗里茨用一种坚决的声音说。“我来干。”

我们朝那个大洞口走下去。洞里一片漆黑,我们不得不猜测着走路。里面有一股象烂树叶子的那种臭味。当我的一只脚踩上了一个怪物尸体的时候,我知道是为什么了。那些怪物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

过了一会儿,我们走到了曾经燃烧过熊熊烈火的那个坑边。弗里茨说:

“威尔,你就呆在这儿。不要再朝前走了。”

我说:“别说蠢话了。当然我要跟你一块儿去。”

“不行。”弗里茨的语调是坚决的。“你自己才蠢呢!如果我出了什么事,那么你就来负责。你还得找出一条从城里出去的安全之路。”

我无话可说。弗里茨是对的,我不能跟他争论。我听到他小心谨慎地沿坑边兜着圈子走着。最后他说:

“我已经走到那根金属标杆前面了。我正在寻找那个把手柄,已经找到了。我把它推上去啦!”

“你一切都好吧?趁危险到来之前,赶快离开那个火坑。”

“我已经搞好了。但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连火焰的影子也没有。”

我凝神向暗处注视着。说不定还有什么事需要做。当弗里茨说“我走回来了”的时候,我听得出他的话音里满含着失望。

我伸出一只手,同情地握住了他的一只胳膊。他说:“我们不得不使用绳索或者是那条河了。真是麻烦事。我还希望我们能控制这座城市呢!”

难道是我的眼睛在捉弄我吗?我看到了一个亮点,就好象有时候一个人在一片漆黑中点亮什么一样。于是我就说:“等一等!”接着又说:“快看!”

弗里茨转过身来,我们两个人都惊愕得楞住了。

在那个坑的底部,有个发红的亮点显露出来了。接着又出现了一个亮点,之后又出现了另一个。那些亮点越来越亮,越来越大,并且连成了一片,扩散开来了。开始发出了一种奇异的咝咝声。很快,整个坑里由于液态的“火焰”而活跃起来。

那些怪物全死了,可是它们的城市又重新活了起来。我们身上又感到了那种铅一样的重量。对这个我们已经不在意了。那些机器运转了起来,绿颜色的灯光在大地窖里闪亮了。

我们找到了一辆车子,就钻了进去。接着,我们就把车子开到广场上。我们的朋友都呆在那儿呢!他们全都惊讶地看着我们。

这时,我们大家就全都回到城门旁边的大楼那儿。这一次,揿了键钮开关,就把门打开了。在那儿工作的戴机器帽子的奴隶,还在大楼里面。他们知道怎样去打开城墙上的大门。

奴隶中有个人说:“我们从这儿控制那扇城门。怪物统治者的声音,通常是从装在墙上的那个仪器装置传送出来的。当怪物统治者想要开城门的时候,它们就给我们下命令。”

我说:“三脚机器人大厅可能没有损坏。有些怪物统治者可能在三脚机器人里面还活着。为了长途跋涉,它们是带着足够的绿色空气的。它们还可能构成危险。”

弗里茨朝着那几个戴机器帽子的奴隶转过身来。“把门打开,”他说。“然后呆在这儿,到时候我叫你们。明白了吗?”

他说起话来就象一个要人服从的领袖人物。那些奴隶接受了他的命令。他们都以极大的尊敬来对待弗里茨、简和我,因为我们打败了那些怪物统治者。

我们三个人走向三脚机器人大厅。那些绿颜色的灯光还亮着。不过灯光在大门中倾泻进来的阳光中消失了。静止不动的三脚机器人成排成排地挤满了大厅。那些三脚机器人一动也不动。有一个就站在我们和大门之间。

弗里茨说:“要是它攻击我们,就准备好逃开。”

然而,那些触角松弛地拖下来。显然那儿是没有生命的。“如果这儿有任何怪物统治者的话,”我说,“它们一定死了。”

我们把那些戴机器帽子的奴隶叫了进来。他们在三脚机器人的腿中间走动,爬到三脚机器人的大脚上边,高兴地欢呼着。

第二十一章 西边出了乱子

我们把那些奴隶领了出来,走到外面露天里。阳光闪耀着,仿佛在庆贺我们的胜利。在广阔蔚蓝的天空,只有很少几朵闲云在飘游着。大气暖洋洋的,饱含着春天的气息。

我们绕着城墙走着,后来到了河边上我们的山洞里。安德烈在那儿,有几个别的领导人也在。

“干得好!”他说。“我们一直在担心,怕你们可能会陷在那座城市里。”

弗里茨把有关火潭的事告诉了他。安德烈很认真地仔细倾听着。接着他就兴奋地大声说:“那真是好极了!我们的科学家会大为高兴的。现在,那些怪物统治者的一切秘密,对我们全都公开了。”

我说:“现在你们有足够的时间去研究那些东西了。斗争已经结束啦!”

“斗争还没有结束,”安德烈回答。“我们在这儿胜利了。但是我们可能还会遭到袭击。”

“从另外两座城市吗?”弗里茨问着。“你们已经得到消息了吗?”

“是的。我们不敢通过大气层来发送我们的信息。但是我们一直在监听着怪物统治者的无线电对话。两座城市突然变得沉寂了。而第三座城市仍然在发送着信息,不过它从另外两座城市没有得到回答。”

“是在东方的那座城市吗?”我问道。“那些矮小的黄种人失败了吗?”

“不,不是那座城市,”安德烈说。“黄种人看上去好象已经完全成功了。然而,在西方的那些怪物统治者仍然在使用着无线电。”

这么说,亨利他们的进攻失败了。他可能已经牺牲了。我思念他,也思念奥拉夫和卡洛斯。晴朗、明亮的天好象一下子突然昏暗起来,就仿佛乌云遮住了太阳。不幸的哀伤破坏了我们胜利的喜悦。我们回到城堡,等候着消息。音信全无,我只得放弃再次见到亨利的希望了。

然而,亨利还活着。三个月之后,他来到了城堡。他把他的种种经历告诉了我们——弗里茨、江波儿和我。

从一开头起,事情就出了纰漏。他那一组人中,有两个生了重病。另外两个没有受过很好训练的人,不得不代替了他们的职务。

“其中有一个人没有能够凫水游过隧道,”他说。“他的防护面具出了毛病。我们不得不退回来。第二天夜里我们又试着去干了。我们全都游了过去。但是我们已经失去了整整一天时间。”

“在那座城市里面,我们遇到了更多的问题,耽误了更多的时间。我们没有能够找到制造酒精的合用的材料,因而不得不使用另一种东西来代替。后来,我们的酵母中有一些又没有充分地起作用。而且,在靠近供水系统的地方,我们也找不到一个空着不用的建筑物。”

“我们不顾这些麻烦,终于制成了酒精。酒精是及时准备好了。把酒精投入供水系统应该是非常容易办到的。你们不得不在白天发动攻击。我们却必须在凌晨,赶在那些怪物统治者开始工作之前,把这事办好。”

“但是,我们很不走运。我们不得不穿过自来水厂外边的一个花园池塘。那儿有两个怪物统治者泡在水池里。它们在水里面翻来滚去地彼此打斗着。”

弗里茨和我过去曾经见过同这一样的举动。我们不能理解是怎么一回事。甚至我们那些科学家也不能对这种不可思议的谜作出解释。

“我们希望,”亨利继续说,“它们很快就会感到疲劳而走开。然而,它们并没有象我们期望的那样走掉。时间流逝着,天逐渐亮了起来。我们还得走许多路呢!每一分钟都是宝贵的。最后,我们不得不冒一次险了。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们沿着花园围墙,从高高的植物中间爬行过去。侥幸得很,我们没有被发觉。我们有三个人安全通过了。第四个却被发观了。那两个怪物统治者迅速地从水池里爬了出来,朝我们追了过来。我们干掉了一个怪物。要是另一个留下来的话,我们本来是能够也把它干掉的。然而它却转过身去,逃跑了。而且,它发出了可怕的吼叫声。”

“很清楚,它将会很快地带着其他怪物一起回来。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往水里下毒了。我们手中那些容器里的酒精,完成任务是不够的。如果它们看到了那些容器,它们就会向另外两个城市发出警告。因此,我们把酒精倒在花园里,并且藏好了容器。接着我们就跑了。”

“我告诉我的那一组人,让大家分散开来跑。如果逃不掉,那就必须隐藏起来。至奇%^書*(网!&*收集整理少,在十二小时之内,一定不要被抓住。那样另两座城市的进攻就可能完成了。”

“我跑回到那条河的地方,逃出来了。与我同伙的另外两个也逃出来了。而另外两个一定已经被俘虏了。不管怎样说,他们没有能逃出来。三脚机器人到处搜捕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在山洞里躲藏了足有一个星期。最后,我们设法逃到了海边。我们的船正在那儿等着,于是就把我们带回到这儿来子。”

他看上去既沮丧又惭愧,这时他又加上一句说:“就这样,我们失败了。”

“你的运气真不好,”我说。“我们大家全都需要好运道。而你却不走运。”

“你也不是真的完全失败了,”弗里茨说。“没有警报发到另两座城市。”

江波儿说:“消息传来的时候,我正跟朱利叶斯在一起。如果我们只拿下来一座城市,那么他已经会觉得满意了。他从来也没期望要占领两座城市。”

然而,我们的这些话并没有能给亨利多少安慰。“那些怪物统治者仍然控制着美洲,”他说。“这样,我们现在能干些什么呢?我们不能打进那座城市了。它们再也不会信任它们的奴隶了。”

“它们还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我说。“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它们甚至也没有试图去搞清楚另外两座城市出了什么事。”

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现在,那些怪物统治者已经不能控制戴上机器帽子的人了。我们还不能把那种真的机器帽子搞掉,但是,我们的科学家已经知道怎样使那些机器帽子不起作用。我们自己人再也不必去戴那些伪装的帽子了。这大大地解脱了痛苦。因为那些帽子总是让人觉得又紧又不舒服。

弗里茨说:“那些怪物统治者可能不会来攻击我们。它们不能把已经摧毁的那两座城市修复。因此,它们将会加紧自己的防守,直到那艘大的宇宙飞船到来。那艘大宇宙飞船一年半之内就会飞到这儿。只要它们掌握着美洲,它们就能从那儿毒化全世界的大气。”

亨利焦虑不安地说:“一年半,那不是一段多么长的时间。我们正在安排什么样的计划呢,江波儿?你知道吗?”

江波儿点了点头。“那计划我知道一点。”

“但是我想,你是不能告诉我们的,是吗?”

他笑了。“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明天夜里要举行宴会,来庆祝我们的胜利。我认为,那时候朱利叶斯就会告诉我们了。”

第二十二章 谁当我们的飞行员

由于天气晴朗,宴会就在城堡花园里举行。饭菜美味极了,酒也好。自从竞技会最后一天晚上以来,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呢!

宴会特别显得愉快,因为我们自己不必被迫去为此预作准备。现在,有人来为我们服务了。服务人员就是戴过机器帽子的那些人。所有戴过机器帽子的人,都对我们怀着极大的尊敬。我们感到这有点尴尬,不过我们并未在意。法国和意大利那些训练有素的厨师,是能烹调出味道绝妙的食品来的。

朱利叶斯就我们取得的成功作了发言。他绝没有过于赞扬,但是他使我感到了自豪。他对弗里茨特别感到满意。这是完全对的。弗里茨的稳重镇静和出色的判断力,差不多为我们解决了大部分问题。

他继续说了下去:“你们一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已经摧毁了两座城市。还剩下一座城市。而那座城市把我们所有的人推进了危险之中。在怪物那艘宇宙飞船到来之前,我们必须摧毁那座城市。”

“一次猛烈而又考虑周密的攻击,能够给我们带来胜利。我们为这一行动所作的计划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了。在我们最初的袭击中,我们使那些怪物统治者失去了知觉。我们把它们的机器停了下来。但是,在城市顶篷被打破之前,它们还没有被打败。后来,它们的那种空气溜掉了,我们的空气流了进去,它们才无法呼吸。这样看来,如果想要摧毁它们的第三座城市,我们就必须捣毁那个顶篷。”

“我们不能从城里面去捣毁顶篷。怪物统治者再也不信任它们的奴隶了。它们没有把任何新奴隶搞到那座城市里面去。那些旧有的奴隶出了什么事呢?它们可能已经被杀掉了,也可能已经给送到‘幸福死亡场’去了。我们不知道。”

“因此,我们必须从外面发起进攻。我们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在古时候,人们有威力惊人的炸弹。他们能够穿过大气把一个炸弹发射到世界的另一边,去摧毁一座城市。我们能够重新发展这种武器,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

“它们也有一些枪炮,可以摧毁近距离的目标,但是这些武器并不十分厉害。那些怪物统治者正在守卫着它们城市周围的陆地。我们不能朝那儿靠得足够近,从而朝那座城市射击。我们需要有另外一种东西。我相信,我们已经有了。”

“我们的古代人建造过绝妙的飞行机器。怪物统治者却从来也没有建造过象那样的东西。它们有宇宙飞船,不过这种宇宙飞船只能在不同的世界之间飞行。怪物统治者没有那种能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的飞行器。”朱利叶斯停顿了一下,朝四周看了看。“但是,我们已经建造出一些能够进攻的飞行器——”

朱利叶斯的话,被一阵热烈的鼓掌欢呼声淹没了。

他举起了一只手,叫大家肃静。不过,当他继续说下去的时侯,笑容满面:

“我们的飞行器,并不是古代人用来乘坐旅行的那种飞行器。古代人的飞行器,经常可以携带几百人,在几小时之内,就能横渡大洋。我们还没有发展任何象那样大的飞行器。我们有的是一种小型、简单的机器。不过这种机器可以飞行。一个人能在飞行器里边带上几个小型炸弹。而且,那种炸弹应该是能够把那座城市上面的顶篷捣毁的。”

朱利叶斯对那个计划又作了更详细的说明。然而,他并没有说,哪些人将会是我们那种飞行器的驾驶员。那天黄昏晚些时候,我遇到了他,就问道:

“先生,我们要多久才去学习乘那种机器飞行呢?我们将在这儿受训呢,还是在美洲受训?”

他看着我,微微一笑。“威尔,”他说,“会餐时你吃得这么多,你连走也走不动了。眼下你肯定不能穿过天空飞行的。你吃得这么多,可怎么呆在那么小的飞行器里呢?”

“我不知道,先生。不过,这些飞行机器——真的已经建造好了吗?”

“造好了。”

“这么说,我们很快能够乘着它们学习飞行啰?”

“有些人已经在学习飞行了。事实上,他们已经学会了。现在,他们只需要再作一些练习就成了。”

“不过——”

“不过你也想要当个飞行员,对吗?”他打断了我的话。“听着,威尔。其他的人也要在战斗中分担他们的一部分责任。你和弗里茨,还有简,已经干得很好。你们应该有所休整。”

“先生,”我大声说。“我们休息了好几个月了。什么事也不干,我们觉得厌倦。我们宁愿开始学习飞行。”

“我担保你们有机会的。不过,不等计划的第一部分结束,我们就为计划的第二部分作准备了。当那座城市还存在的时候,我们不能试验我们的飞行器。但是我们把飞行器造好了。我们挑选了飞行员。我们的飞行员已经学习和钻研了有关飞行的书籍。那座城市的顶篷一被爆破,他们就会乘着飞行器升入天空。”

“但是,您说过,我长得个儿矮小呀,”我争辩说。“如果我不比别人重,那么我要——”

他摇了摇头。“重量并不是主要的,”他打断我的话头。“而且我们有许多飞行员。他们当飞行员,也可能比你当飞行员更好一些。”

他的决定是不可动摇的,我不得不接受。后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弗里茨。我仍旧觉得懊恼。但是弗里茨只是说:

“朱利叶斯是正确的。你和我被派去,从里面去袭击那座城市,是因为我们曾经在那座城市里面呆过。我们拥有比较有利的条件。然而,有关飞行器我们却什么也不知道,因此,现在我们并不具有有利条件。”

“我们非得呆在这儿,什么事也不干吗?在美洲,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我们了吗?”

“不需要。看上去,他们好象是不需要我们了。既然我们没有别的可以选择,就让我们以此为满足吧!”

不过我是不满意的。在这次最后的袭击中,弗里茨和我谅必一定应该承担一分任务吧?也许朱利叶斯会改变他的想法吧?在我看到朱利叶斯离开城堡以前,我并没有放弃希望。

当我看见他骑着马离开的时候,我在城堡的城墙上。江波儿也到那儿来,跟我在一起。

“你没事可干吗,威尔?”他问道。

“我有许多事要干,”我痛苦地回答道。“我可以游泳,可以躺着晒太阳,我还可以捉苍蝇,可以——”

“你可以帮助我干别的,”他打断了我的话。“朱利叶斯已经答应我,同意让我进行一次试验。”

“那是什么呢?”我问。

“当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我曾经告诉你,我要作一种实验。我想要在戴机器帽子之前从家里逃跑。我打算搞一只气球。我计划用热气填充到气球里面,为的是使气球上升到天空里去。那么风就会把气球带到国外。而我也就跟着气球一道走了。你还记得吗?”

“是的。我记得。”

“那种设想并没有奏效。空气又冷却下来,于是气球也就落下来了。然而,近来我们一直在钻研气体问题。当你们凫水游进那座城市的时候,你们就配备了特制气体的容器。”

我点了点头。那是非常有帮助的。没有那种东西,我们就不可能游得那么远。

“目前,我们已经发现了另外一种气体。那种气体比空气轻一些。如果你用这种气休填充到一只气球里去,那么它是应该能够停留在天空中的。我们的古代人民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在他们建造出带翅膀的飞行器之前,他们就使用气球。”

这并不象我想要干的工作那样叫人兴奋。我有气无力地说:“这听上去挺有趣。你叫我干些什么呢?”

“我已经建造了几个气球。我说服了朱利叶斯,使他让我试验一下。我们将在某一处地方建立我们自己的基地。而且我们要试着乘在气球里飞行。”他紧紧地盯着我看。“亨利、弗里茨和简热切地要来。你也愿意来吗?”

在别的任何时候,我可能会非常高兴。而这时,我心里充满了痛苦的失望情绪。我迟疑了一会儿。说不定,这会比什么事也不干要好一点吧?是了,也许会好一点。因此,我小声回答说:

“我也是这样想的。”

第二十三章 气球

我们搞的气球的工作,是非常有趣的。这有助于我把自己的苦闷忘掉。我们用车子把气球带进山里。江波儿想要了解怎样去使用不同的气流。山里提供了大量不同的气流。那是一片崎岖的开阔地,没有人在那儿居住。

每一个气球的大袋子,全部用丝绳制的一张网套住。有一只篮子就系在丝绳网的下边。而我们就乘在那只篮子里,驾驶气球飞行。每个气球可以载乘四个人,但是通常它只乘两个人。

当我们准备起飞的时候,我们就把那只篮子系到装在地上的钩子上。接着我们把气体填充到那只大袋子里去。气球就缓慢地向上升起,直到把气球网的那些丝绳拉得很紧为止。然后,我们松掉钩子上的丝绳,气球就平稳地飘进天空。

要下来很简单。我们只要拉一根丝绳,那根丝绳就会把气袋打开一点,放掉一些气体。这样做并不困难,不过需要十分小心。如果气体放得太多,那么我们向下降落的速度就会太快。

这样可能有危险。不过,我们在篮子里带着一些沙袋。把沙袋扔出去,气球就会停止降落。

冒险并没有破坏我们的乐趣。我第一次乘气球航行,在我的生活中,是一次最叫人激动的时刻。当然,我曾经被三脚机器人抓到空中,但是那只叫我感到恐怖。在这儿.一切都是平静的,我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江波儿和我打算一起上天。江波儿松开了最后一根绳子,我们就开始上升了。我们迅速地向上飘,不过是平平稳稳地升高。这是一个平静无风的下午,晴空万里。我们下边的树林变得越来越小,我们对一片地区的视野却越来越宽阔了。

我简直觉得自己象个神仙。我在想:“我不想再回到地上。我宁愿余生就在天空里飘游,宁愿饥食阳光,渴饮雨露!”

逐渐地,我们学会了怎样操纵我们的气球。这比我料想的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