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威尔历险记-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来,坐在我的身边,威尔,”他说。“我们的会议刚刚开始。”

我很自豪地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山洞里已经挤满了人。在他们等候朱利叶斯开始发言之前他们中间就在彼此兴奋地谈论着什么。然而,朱利叶斯一开始讲话,所有的人就全都鸦雀无声了。

朱利叶斯的第一句活,就反映出我头脑中盘旋着的思想。“你们当中的许多人已经失去耐性了,”他说。“你们想要采取行动——你们是完全正确的!我们的生命正处在严重的危险之中;我们大家全都了解这一点。问题是非常紧迫的;这我们也了解。不必要的迟延,是不能原谅的。每一天,每一小时和每一分钟都是重要的。”

“但是,小心谨慎的计划也是同样重要的,犯错误,我们是担待不起的。因此,在整个计划能够摊给你们之前,你们的委员会就需要进行长时间的、苦心焦虑的认真讨沦。现在,我要把大体的情节告诉你们啦!在这些计划中,每一个人承担的那一部分任务,以后再个别向他解释。”

他的话停顿了下来。人群中有个男子站了起来。朱利叶斯说:

“你想要发言吗?彼埃尔?你知道,以后是有机会讲的。”

当我们初次来到白色群山的时候,彼埃尔就是委员会的成员。他是个无知的反对派。几乎没有人跟朱利叶斯争吵,但是他却要这样干。

他是不同意我们到那座城市去旅行的。他并不希望要我们的人离开白色的群山。结果他脱离了委员会,或者是,其他的委员会委员们把他赶了出去?我不能完全肯定。他是个来自山区的法国人,他家乡的那些山刚好形成了法国和西班牙之间的边界。

“我有一些重要的话要说,朱利叶斯。必须现在就说,而不是等到以后。”

朱利叶斯点了点头:“那么,就说吧!”

“你说,委员会要把它的计划摊给我们。你还说,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接到委员会的命令。我必须提醒你,朱利叶斯,我们可不是戴上了机器帽子的人。你是在对自由的人讲话!不是要你给我们下命令,而是应该由你请求我们来出主意。”彼埃尔环顾四周,但是没有人做出任何赞同的表示。“除了你和你的委员会,其他的人也有计划。其他人的聪明才智并不亚于你。所有的自由人都是平等的。你必须平等地对待我们。正义和常识都要求这样做。”

他停下来不说话了,不过他仍旧站在那儿不动。其他所有的人都在地上坐着。

在回答之前,朱利叶斯停了一会儿:

“自由的人可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管理他们自己。当他们在一起生活和工作的时候,他们必须放弃他们的某些自由。不过,为了更加美好的理由,他们是乐于放弃某些自由的。他们不是奴隶,不是象戴上机器帽子的人那样。而且还有另一个不同之处。那就是,自由的人总是能够把他们所放弃的自由再拿回来。没有他们自己的同意,是没有人能去支配他们的。”

“同意?”彼埃尔说。“谁允许你来支配我们的?委员会允许的。又是谁任命了委员会呢?是你!那是在你的控制之下的。在那里面到底哪儿还有自由可言呢?”

“总有一天,”朱利叶斯回答,“我们会讨论我们要怎样进行管理的。当我们摧毁了三脚机器人的时候,那一天会到来的。不到那时候,我们是没有争论和吵架的余地的。”

彼埃尔开口还要说些什么,但是朱利叶斯制止了他。“我们这里既没有怀疑的余地,也没有不服从命令的余地,如果自由的人不信任他们自己的管理机构,他们是可以这样说出来的。”他提高了他的声音,向四周打量了一下。“你们的委员会相信,它进行的管理是获得你们允许和同意的。是这样吗?如果有谁不同意,那么,就让他站出来吧!”

山洞里鸦雀无声,一片寂静。我们等待着,观察着。会有谁站起来吗?没有,一个也没有!

过了相当长时间,朱利叶斯说:“你没有支持者啊,彼埃尔!”

“今天,我是没有支持者。明天可能就不同了。”

朱利叶斯点了点头。“那倒是真的。因此,我要问另一个问题。我们这个委员会可以不可以继续执政,直到把那些怪物统治者完全打败为止呢?”他停顿了一下,“要是你们同意,就请站起来吧!”

这一次,人全站起来了。

接着,有个名叫马尔科的意大利人说道:“如果彼埃尔不支持人民那就应该把他从这个大会上撵出去。”

朱利叶斯摇了摇他的头。“不。没有人应该被赶出去。我们需要每一个人的帮助。我知道,彼埃尔会忠实于干好他的工作的。听着,我要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你们大家。不过,我想先让威尔给你们谈一谈。他曾经亲自在我们敌人的城市里呆过。他会把那是个什么样子讲给你们听。说吧,威尔!”

第二章 朱利叶斯作了一次发言

当朱利叶斯叫我向大家谈的时候,我起初感到有点发慌。但是,每个人都在凝神静听,我思想上也就很快地鼓起了勇气。我把我们在那座城市里的全部冒险故事告诉了大家。回忆使我感到伤痛,特别是回忆起弗里茨的时候更是如此。我的思绪又回到了我离开他的那种痛苦和悲惨的时刻。

“请你们自己设想一下,”我说,“设想你们自己处在弗里茨的地位。那种稠密的绿色空气是那样的热,以致你们几乎无法进行呼吸。你们会感到自己的身体重得连走也走不动。你们戴着防护面罩,就会觉得在里面象被关在牢里的囚犯一样难受。怪物主人用鞭子狠命地抽打你们,为的是要听你们的痛苦的叫声来取乐。你们病弱得那样厉害,连活儿也干不动了——可是,如果你们不去干活,那么你们就得去死。怎么个死法呢?你们还得拖着疲惫不堪的躯体,前往‘幸福死亡场’。或者是,你可以把防护面罩脱下来,让那种绿颜色的空气把自己毒死。”

于是,我坐了下来,这时山洞里一片肃静,一点声音都没有。我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他们的心。

朱利叶斯说:“我要你们听威尔讲这些话,有好几个理由。首先一个理由是,我希望你们了解事实真相。你们已经听到他说的话了。所以,你们理解我指的是什么。”

“其次一个理由是,我想要鼓起你们的勇气。那些怪物统治者有着可怕的力量。他们是穿越宇宙空间,从另一个遥远的世界来的。它们的生命要比我们的生命长得多。”朱利叶斯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并且带着微笑看了我一眼。

接着,他又继续说了下去:“但是,威尔在这儿。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他长得比较瘦小,也并不十分聪明。然而,他却对那些怪物中的一个进行了打击,而且亲眼看到它死了。当然,他是幸运的。他发现了它们的弱点。不过,他总算干掉了它们一个,而这就必定能给我们很大的鼓舞。如果说,威尔是靠幸运赢得了他的战斗,那么,我们就可能依靠周密的计划来取得我们的胜利。”

“现在我来讲我的最后一个理由。我要让你们看到威尔是怎么会败露的。”他看到我的脸刷地红了起来。不过,他继续镇静地说了下去:

“威尔把那些怪物统治者的秘密记录了下来。他把这些记录留在他的栖息所里。他的怪物主人发现了那些记录,因而怀疑到威尔的机器帽子。那是怪威尔自己不好。他犯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错误。他想:‘怪物主人是不会走进我的房间的。它不戴防护面罩是不能进来的。’然而就是那个怪物主人,在以前就曾经为早先的奴隶在那儿安排了额外舒服一点的地方。如果它再这样做一次,那么它就会发现那些笔记。威尔是应该理解这种危险的。”

当我倾听朱利叶斯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就更感到羞愧。然而,我无可争辩。我必须继续倾听下去。

“在弗里茨的帮助之下,威尔才得以掩盖了这个错误。他从那座城市里逃了出来,给我们带来了可以拯救我们生命的报告。但是,他本来是可以做得更多一点的。”他又扫了我一眼。“如果那次逃亡不是这样紧迫的话,弗里茨原来是可以也一道同他回来的。弗里茨把他所了解到的秘密全都告诉了威尔。然而,我们更希望听到弗里茨本人把那些刺探到的秘密说出来。”

于是,朱利叶斯这时就把他的委员会的计划告诉了我们。

“首先,我们必须获得更多没有戴上机器帽子的孩子们的支持。一批或两批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几十个、几百个和几千个没戴上机器帽子的人给予支持。因此,我们必须派出象奥斯曼迪亚斯这样的人,到世界各地去。”

“那些孩子们不需要到我们这儿来。我们必须在他们自己家乡组成一些秘密社团。特别是要在另外那两座怪物城市周围,把这种工作做好。一处在远东,另一处穿过大洋,在遥远的西部。然而,我们有地图,可以帮助我们的朋友们。语言隔阂问题我们是能够解决的。另一个问题看上去就比较困难了,但是我们要解决它,因为我们必须加以解决。”

“当然,有危险。那些怪物统治者可能会了解到有关我们那些未戴机器帽子的人的组织。然后,它们就可能立即向我们发起进攻,而不等它们的宇宙飞船到达,就干起来。因此,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我们必须有不止一处的自由人基地,而且必须在世界上的不同地点有许许多多基地。每一个基地都必须有他自己的一套行动计划,而不一定非要依赖我们这儿不可。我们的委员会成员将巡视各地,并且到每一个基地去。”

这就是计划的一个部分。计划的另一部分,也许甚至是更加重要的部分。我们不得不找出怎样才能摧毁那些怪物的办法来。我们的科学家会努力地研究这个问题。他们会进行各种各样必要的试验。他们需要有一处任何外人都不知道的特殊基地。否则就可能被那些怪物发现。我们是不能冒这个险的。”

“嘿!”朱利叶斯说,“我已经尽可能多地把我所能讲的都告诉你们了。以后,会向每一个人交代他所应该去干的工作。还有什么问题吗,或者是还有什么建议没有?”

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就连彼埃尔也没说什么。

朱利叶斯说道:“那么,会议就到这儿结束了。不到我们战胜了敌人,我们不会再开这样的会议。我们的任务是危险而又艰巨的。但是,我们不会被危险和艰难所吓倒。如果我们所有的人都尽了自己的本分,那么我们就能够干好,能够获得成功。现在去吧!上帝将与你们同在!”

第三章 一位意想不到的伙伴

朱利叶斯本人亲自给我下达了命令。

“你必须到东南方去运动,”他说。“骑上一匹马,带上东西去卖。把你自己装扮成一个货郎。要找到那些象你自己一样,愿意参加我们的斗争的孩子。要去传播和扩大自由的思想。然后,你再回来,向本基地作出报告。你全都明白了吗,威尔?你准备去作一个货郎吗?”

“是,准备好去当一个货郎,先生。”

“看着我,威尔!”

我抬起了自己的眼睛。他说:“你还在生我的气呢,威尔,因为我在会议上说了那些话。”

“您说的话是真实的,先生。现在我懂了。”

“然而你仍旧在感到羞愧。你描述了技能和勇气。而接着,我使你的那些惊险行动听上去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没有答腔。

“听着,威尔。我不得不用你的故事作为例子。我不得不让大家看到,一个人的疏忽大意可能会把我们大家全都毁掉。犯任何错误,我们都是担当不起的。但是,我也说过,你的报告可能拯救了我们所有人的生命。”

我说:“弗里茨比我干得多得多。而弗里茨却没有回来。”

他点了点头:“不过,不管报告是谁带回来的,那个报告是重要的。你失掉了一个朋友。你必须勇于忍受那种损失所带来的痛苦。对弗里茨的怀念一定会使你将来甚至更加艰苦地去干。”他把一只手放到我的肩膀上。“我理解你,威尔。因此,我可以说,你干得好。你会记住我给你的勉励,但是你要更清醒地记住我的批评。那不是更可靠吗?”

“是的,先生,”我说。“我认为那是非常正确的。”

我离开了朱利叶斯,走去找亨利和江波儿。他们俩正在我们通常会面的一个特别的地方等着我。那是在远处的一个山洞里,从来没有别人会走到那儿去。在岩石上有条裂缝,天光就从裂缝里射进山洞里来。所以,我们不用灯也能彼此看得很清楚。这使我们时时会想到山洞外面的世界,我们只是在站岗值勤的时候才看到山洞外面的情况。在山洞里面,是一片黑暗和寂静。不过,洞外边却是亮光、风和各种天气变化。

亨利说:“我必须横渡大洋到西方去。我和六个别的人一起走。科蒂斯船长会用奥利安号带我们走。科蒂斯将会把船驶往法国西南部的一个港口,我们就在那儿同他会合。我们打算到一个叫做‘美洲’的大陆去。那儿的人用英语说话。威尔,你要去干些什么呢?”

我告诉了他们。亨利点了点头。很清楚,他认为,他自己那种工作要来得有趣得多。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我并不十分介意。

后来,亨利问道:“那你呢?江波儿?你要到哪儿去呢?”

“我不知道。”

“然而,可以肯定,他们已经给了你一些工作去干吧?”

江波儿点了点头。“我将要呆在科学家们的基地上。”

我已经料到这一点了。我们的科学家们要去发明一些我们可以用来攻打敌人的东西。江波儿是个出色的发明家,因此他是能够对他们有所帮助的。

我们三个人不能再一起工作了。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十分重要。我的心情思绪都在弗里茨身上。朱利叶斯是完全正确的。我记住了他的批评。想起这件事情,仍然会使我感到羞愧。如果我们有充裕的时间去准备一套计划,那么弗里茨和我两个人本来是能够一道逃出来的。但是,由于我的疏忽大意,才使得我在匆忙中逃跑。因此,弗里茨才被留在了后面。想到这个我就感到非常痛苦。

亨利和江波儿正在一起谈话。我却什么话也没说。最后,他们终于注意到了这一点。亨利就说道:

“你变得闷声不响了,威尔。出了什么事啦?”

“没有。”

“自你从那座城市回来之后,你始终是非常沉默的,总是一声不吭。”

江波儿打断了他的话:“你就要到美洲去了吗,亨利?我有一次读过一本谈那儿人民的书。他们的皮肤是红颜色的,身上穿戴着羽毛。当他们出去打仗的时候,就带上一些小斧头。而当他们想要传递消息的时候,他们就使用烟作为信号。”

江波儿通常对人种并不感兴趣。但是,很清楚,他注意到我很不开心,而且他已经猜到那是为什么原因。因此,他努力要使我摆脱亨利所提的那些问题。他还想努力把我的思想引到别的事情上去。对于他那种用心,我是十分感激的。

在我能够动身踏上旅程之前,有许多事情要去干。我不得不去学习货郎的行业和习惯。我也不得不去学会我可能去的那些国家的某种语言。我也得去学会奥斯曼迪亚斯的所有诀窍和本领。

因此,我是很忙的。我下决心,不再犯错误。但是,我的不愉快情绪始终萦绕在心间。

亨利在我出发之前走了。他的情绪高昂。他的伙伴里面,包括经常跟我练拳击的托尼奥在内。他们全都非常愉快。

除了我一人之外,山洞里的每一个人好象都是欢欣鼓舞的。江波儿努力试着要让我愉快起来,却毫无成效。后来,朱利叶斯把我叫到了他那里。

“你不必为弗里茨的命运而责难你自己,”他说。“过去的种种错误,能教会我们将来去避免许多麻烦。除此之外,那些事都应该把它忘掉。”

我倾听着,而且有礼貌地表示了赞同。然而,我的精神还是振作不起来。

朱利叶斯说:“威尔,你一定不能让你那种烦恼消磨掉你的勇气。你不喜欢被非难,特别是当这种非难来自你的心灵时,更是如此。但是,痛苦的思想负担,无助于你去很好地完成任务。”

“会完成任务的,先生。我向您保证做到。”

他摇了摇头。“你的保证并不能使我感到满意。如果你是弗里茨,那就会不一样子。弗里茨的本性是伤感的。但是,他从不让他性格上的伤感左右他的生活。你可不象他。你的痛苦和伤感,可能会把你的所有良好的意愿破坏殆尽。”

“我会尽我的一切努力去干。”我说。

“我知道。然而,你尽到了最大的努力吗?”他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瞅着。“你的旅行本该在三天时间之内就开始。我们必须把它推迟了。”

“不过,先生——”

“没有什么‘不过’,威尔。这是我的决定。”

在那一会儿,我真有些“恨”朱利叶斯。我思想上的苦闷甚至变得比以前更严重了。我光看着别人动身启程了,由于我的行期推迟,我就更觉得恼怒。我努力忍着,不让这种情绪流露出来。然而,我自己高兴不起来也怨不得任何人。最后,朱利叶斯终于又派人来叫我了。

“我已经把你的事考虑好了,威尔,”他说。“我找到了解决你的问题的办法啦!”

“我可以走了吗,先生?”

“等一等,等一等!正如你所知道的,有些货郎是结伴同行的。那也比较容易保护好他们的货物免遭偷窃。如果我给你派上一个伙伴,那可能是个好主意。”

他笑了。我却恼怒地说:“我能够自己照管好的,先生!”

“不过,你现在只有一种抉择。你可以跟一个伙伴一起走,或者是,你也可以留在这儿不走。你选择哪一个呢?”这么说,他是不信任我单独出行了。这伤了我的心。不过,我只可能有一个回答:

“必须由您来决定,先生。而我,是会服从的。”

“那就好了,威尔。我已经为你选定了一个伙伴。你现在愿意不愿意跟他会面呢?”

他又一次微笑起来。我生硬地说:“我想,就见一见吧,先生。”

“很好。”他把目光转向了山洞后面的暗影中。接着就听他招呼着:“现在你可以朝前面走过来了。”

一个人影走近了,是个熟悉的身影。那灯光肯定不会骗我吗?那不可能是真的,因为死去的人只能是在梦里走来的。

然而,那却是弗里茨!

第四章 货郎

后来,弗里茨把所有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了我。

他一直看着我潜入那条流向城墙下边的河水。接着,他就回到他自己的金字塔形建筑里去了。他决心要把我逃跑这件事掩盖起来。因此,他就在其他奴隶中间散布了一个编造的故事。

“我说,你发现你的主人死了,漂浮在自己的池塘里。所以,你就直接到‘幸福死亡场’去了。当你的主人死了的时候,你自然不会想再活下去。”

弗里茨的故事被接受了,于是他就准备紧跟在我后面逃出那座城市。但是,我们寻找那条河的时候,已经使他筋疲力竭了。以前,曾经有一次,他病得那样厉害,以致他晕倒在大街上。他就躺在街上,虚弱得爬也爬不起来。别的奴隶好心地把他送进了奴隶的医院。如今这种情况再一次发生了。

我们曾经一致约定我会等他三天。但是他病了一个星期。那看来好象是太迟了。

事实上,江波儿和我在那座墟市外边等了十二天。直到落雪之前,我们并没有失望。后来,我们就不得不急忙离开了。不过,弗里茨并不了解这一点。

“既然我不能期望找到你,我就搞了新的计划,”他说。“我猜想,那条河必定在城墙下边很深的地方流过。以我这样虚弱的身体条件,不大可能活着跑得出去。我需要调养得健壮一点。而那所医院刚好为此提供了最好的机会。如果我能在那儿休息,我就能逃避鞭打。”

想起了他那个残忍的怪物主人,弗里茨苦笑了起来。接着他又继续说了下去:“我使我的病况又持续了两个多星期。我装做每天越来越虚弱的样子。最后,我声言,我实在太虚弱了,完全不能再去服侍我的主人。因此我决定去死。那天傍晚,我就拖着缓慢的脚步,朝‘幸福死亡场’走去。直到黑夜降临之前,我一直在一个地方藏着。后来,我就走到了那条秘密的河那儿。”

“起初,一切都很好。我想起来,你戴着防护面具十分困难。你一直不能自己把那个气孔关上。因此我就发明了另一种方法。当我从水里冒出来,到了露天空气中时,天是漆黑一片的。我凫水游到岸上,并且休息了一会儿。接着我就朝南边走。”

“但是,我又冷又饿,以致很快又生起病来了。幸而我找到了一个农场。我浑身发烧,躺在那儿有好几天,差一点死掉。不过,那个农民的妻子待我很好。她自己的亲生儿子,在戴上机器帽子之后,变成了一个到处流浪的人。她非常强烈地怀念着他。所以她待我就象待她的亲儿子一样。事实上,是她救了我的命。”

“当我恢复得足够健壮的时候,我就继续走我的路了。白色的群山周围,雪下得很深。我几乎走不到坑道了。然而,朱利叶斯为我派了个人留在那儿。于是那个人就把我带到了这个地方。”

我从弗里茨那儿听到的所有这一切,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但是,当时朱刊叶斯正在盯着我的脸看。

“我希望,你和你的伙伴在一道会是幸福的,”他说。“你在想什么呢,威尔?”

我惊愕得太厉害了,以致连话也说不出来。不过,我的笑容替我作了回答。

弗里茨和我是朝东南方向走的。起初,我们遇到了翻越崇山峻岭的艰难旅程。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从山上下来以后就进了意大利,冰雪也就留在我们的背后了。有好几天时间,我们穿过了富饶的农田。最后,我们终于来到了海边。

海潮并不是每天涨、落两次,正象英国沿岸的海潮规律一样。大海的深蓝色的波浪,拍击着平滑的岩石,拍击着小海港的防波堤。

因为我们是卖货郎,所以我们几乎到处都受到欢迎。人们喜欢我们的货物。他们也乐于见到一些新的面孔。我们有一些鲜艳的布匹,还有从“黑森林”里来的木制大钟。我们的人在那条大河上的一艘驳船上把所有这些东西全偷来了。我们把那些东西卖了出去。不过,我们并不需要更多的钱财。所以,我们就买了当地的一些商品,那些商品我们可以在别的地方再把它卖出去。

当然,生意是好的;然而那却不是我们的真正的工作。在大多数地方,人们都让我们免费住宿。而我们却以巧妙地窃取他们孩子的心来报答他们的好意!

这件事总是叫我觉得不安。看起来,那样做好象不够光明磊落。然而,弗里茨却并不为此而有什么不安。“我们有自己的任务,”他说。“我们必须这样干。我们是在把这些人从怪物统治者为他们安排的命运中拯救出来。”

弗里茨是这样一个沉默寡言和严肃的人,以致我不得不自己去结交朋友。他说意大利语要比我说得好。但是他很少跟人谈话。我谈得多,也笑得多。有时候,我在一个村子里交的朋友是那么多,以致我都觉得舍不得离开那儿。

他们是信任我们的。我由于我们不得不对他们耍些花招而感到羞耻。

当然,我们的注意力是放在那些即将准备戴上机器帽子的孩子们身上的。我们送给他们一些小小的礼品,于是他们就聚在我们周围了。就象奥齐曼迪亚斯那样,我们也小心地提出一些问题来。

经验很快就向我们显示出来,那些孩子已经在询问三脚机器人的行为了。提出的那些问题,比我所料想的还要多。差不多所有的孩子都好象有着怀疑。当然,他们从来也不在一起讨论这类问题。那是不能允许的。但是,我们所谈的有关“自由”的话,却异常地使他们激动起来。我们看上去仿佛是戴上了机器帽子的人,不过我们行事却不象他们的父母那样。我们对待三脚机器人,并不是把它当作一种禁止谈论的话题,相反,我们鼓励孩子们去谈论。而且我们还倾听他们的各种意见和看法。

在我们离开每一个村子之前,我们就选出一个或者两个孩子做他们的领导人。我们把他们叫到一边,把事实真相讲给他们听。

然后,我们就说:“你们必须把自己村子里其他勇敢的孩子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小组。在下一次要给人戴机器帽子之前,你们必须策划好一次逃亡。你们需要有一个基地,在那儿你们可以秘密地生活下去。以后,我们的委员会将会派人来帮助你们,并给你们提供忠告,给你们出主意。”

当然,我们必须能够找到他们的秘密基地。因此,我们就安排了一些通讯地点,在那儿可以安全地把联络信息留下。我们还教给他们一些秘密信号:一种鸟的叫声;一些特殊的问候话;在一种特别的帽子上系上一条缎带,等等。

起初,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些三脚机器人。当我们继续朝前走下去的时候,我们就不那么经常看到三脚机器人了。在希腊,人们一年之内只有很少几次能看到三脚机器人。在那儿的孩子们,不得不走很远的路,到加冠仪式的中心去,让三脚机器人给戴上机器帽子。

这使我们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了。大多数人,对于他们很少见到的东西,是不大害怕,也不大仇恨的。在一个偏远的乡村,他们甚至崇拜三脚机器人。他们用黄金做成一些小的三脚机器人模型,而且在这些模型前面唱歌、祈祷,顶礼膜拜。

在这个乡村对面远处,我们来到了沙漠的边缘地带。在那儿很难为我们自己和我们的马匹找到水源。我们是完全要依靠我们那几匹马的。因此,当弗里茨的马生病死掉的时候,那给我们的打击就太大了。

如今,我那匹马不得不驮上我们所有的包裹了。而弗里茨和我只得步行上路。

大而又凶恶的一些鸟,一直在我们的头顶上空兜着圈子盘旋着。当我们把那匹死马丢下的时候,那些鸟就飞了下来。没多久,那些鸟的又坚硬又弯曲的嘴,就把那可怜的畜牲皮肉啄成一片片的,只剩骨头架子了。

那天一整天和第二天整个上午,我们一直在走。最后,我们到达了一处周围有墙的几个石头房子的地方。那儿有水,但是没有马匹。在我们到达一个真正的村庄之前,我们不得不又步行了三天多路程。

在这儿,有一些动物。我们所有的钱倒也够买上一头这种动物。然而,在那儿的国家里,马匹是从来也不驮货物的,那些马只供高贵阶层的人骑乘。如果我们用一匹马驮我们的包裹,那儿的人就会恼怒。

在那地方,他们代替马用来驮东西的牲口,我们以前是从未见过的。那种牲口身上长着淡棕色的毛。那种牲口比马长得高大,背上隆起一块大的肉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