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xz201389233430--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下,这里的死尸虽然被我搬走掩埋但是血腥气仍旧是像黑夜里的一盏探照灯一般吸引着它们,要不是为了等待寒风和李少龙,我才不会选择在这里过夜。

月亮透过云尘,散发出皎洁的柔光,远远望去,就像一盏明灯。看着这弯月亮我想起了莫月,禁不住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他们航行到了哪里,这一路是否顺利呢?正思索着,突然心头一颤,一股熟悉的危机感从心底泛起,脑后生风,一枚物体呼啸而至。

身体表面的骨甲随心而生,紧急之下一偏身体,这物体擦着我的脸急速射过,脸上瞬间被擦破了一条血痕,惊出了我一身冷汗,这一下要是射到后脑,就他妈玩完了!那枚物体我看的分明,赫然是一枚骨刺!

我一骨碌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四周,除了秋风吹拂青草枝叶发出的“沙沙”的声响,看不出一丝异常。

“裘成枫?”我眯起了眼睛,能发射骨刺的除了丧尸生物目前已知的也就是只有我和他了,而四周看不到一个人影我立刻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也就只有他那变态的模拟颜色的盔甲才能让自己隐蔽起来。

这家伙肯定是一路追踪着我,怪不得今天总是有些怪怪的感觉呢!想到这里我不由的谨慎起来,既然裘成枫发现了我,那很难说辰罪会不会得到我的消息。

我朝着骨刺射来的方向缓缓走去,那里是一片片的灌木丛,在夜晚下更显朦胧,我凝神看去,在灌木丛中一个身影若有若无的趴在那里,赫然便是裘成枫!

我无声的笑了,夜晚对我来说如同白昼,这家伙肯定以为我不会发现他,撅着屁股趴在灌木丛里紧张的偷瞄着我。我装作四处寻找的样子,逐步向灌木丛靠近。

“张队长,怎么了?”一番声响惊醒了林可欣,身后传来她讶异的声音。

“不知道,刚才好象有丧尸生物袭击我们,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故意用愤愤的语气说,一边偷偷的翻开了手掌,对准裘成枫就猛地发射了一枚骨刺。

骨刺发出破空声,电光石火般射在了裘成枫的后背,我暗叫一声可惜,本来这一下是对准他的脸发射的。骨刺射中了他,却很可惜的被他的生物盔甲挡住了,堪堪射进了一半。裘成枫吃痛下知道自己行踪败露了,再也顾不得隐蔽,从灌木丛中跳了起来,一边冲着我连射来几枚骨刺。

680。 对裘成枫射来的骨刺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身体的骨甲在吞噬了变异海蟹的晶核之后强度增加了不少,就连我的骨刺攻击也是更加犀利了!记得上次第一次和裘成枫他们交手,我的骨刺还钻不过他身上的黄色生物盔甲呢!

几枚骨刺击在我的身上,都被骨甲挡住,我毫不客气的反射过去几枚,顿时扎在了裘成枫的黄甲上,痛的他又是一声痛呼。

“不要过来!”瞥见林可欣慌乱间拿起武器要过来,我急忙喝止,和裘成枫之间的战斗可不是她能搀和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把她伤了。

“桀桀……张扬!你小子死定了!”裘成枫一边狼狈的后退着抵挡我的攻击,一边嚣张至极的说道:“辰老大已经带着人往这边来了!”

“是吗?那我先弄死你!”我浑然不在意的笑着,既然这家伙单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欺到裘成枫跟前,一脚就踹到了他的肚子上,登时把他踹的飞了出去,我这一脚用足了全力,就是钢板也能踹弯,更别说是裘成枫了。

裘成枫依靠的无非是隐身变色和骨刺攻击,也许这对其他人来说是非常恐怖的事,但是我有一身坚硬的骨甲,遇到我可就没招了!他有骨刺?我也有!我有骨甲,他没有!这就给了我痛扁他的理由。

681。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也是徒然!没等裘成枫爬起来,我再次上去对准了就是一脚,“喀”!这一脚踢在裘成枫身上,反震的我都感觉有些腿麻,裘成枫更是惨叫一声,手臂顿时骨折。

“来呀!来呀!你不是很牛逼么?”看着裘成枫狼狈的样子我心里快意之极,当初胸前的骨甲被一片片的拔光,可是托了这个家伙的福,要不是他出了这个狠毒的主意给辰罪,我会受那个罪?

裘成枫捂着曲折的手臂,不住的后退着,身上还扎着七八支骨刺,每根骨刺处都汩汩的留着血,裘成枫此时脸上的表情既惶恐又充满了怨毒:“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哼!”听到裘成枫的话我笑了,这个家伙留不得,一旦被他逃脱那我时刻就要谨慎被他盯上,刚才要不是危机临头前的那个感觉预警,恐怕此时笑的人会是他吧!

“嗬嗬嗬……”裘成枫诡异的笑了起来,只不过此时的笑容极为惨淡,眼神里闪烁着怨毒盯着我。

“你他妈笑什么!”看到裘成枫诡异的笑容,我就打心眼里感觉到不舒服,不由骂了一句:“死到临头你还有什么花招使出来么?”

“嗬嗬嗬……你杀不了我的,下次我会百倍千倍的报复回来!我要报复你!”裘成枫嚣张狂妄的阴笑着,突然间摆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嘭”地一声,从他脚下冒起了白烟。

“不好!”我见势不妙立马冲着白烟疾射出十几枚骨刺,骨刺穿过了袅娜的烟雾都射在了远处的空地上,等烟雾散尽哪还有裘成枫的身影?

第82章 怒杀成旭

“他!他竟然就这么消失了?”看到裘成枫诡异的随着烟雾消失,林可欣也是目瞪口呆的走了过来。

我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四周,寻找着裘成枫的身影,周围一片寂静,很显然被他逃了!

他竟然还有这一招?我盯着黑茫茫的原野陷入了深思,他这诡异的逃脱方法,像极了RB忍者的逃脱术!我回想起了以前看过的忍者电影里的一幕,心中惊骇至极,裘成枫为什么会这一招?难道这也是他进化得到的技能吗?

我回想着关于忍者的一切,黑衣素裹、包头蒙面,好像RB的忍者起源于镰仓时代,他们主要是为自己的主人进行间谍活动或是暗杀工作,因此必须身轻如燕,在RB各地有各种流派和组织,其中被称作“伊贺”、“甲贺”的流派很有名,这两个地方也被称为忍者的故乡。

但是,这些和裘成枫会有什么联系呢?这家伙没有一点忍者的感觉,身轻如燕身手矫捷更是谈不上,除了会发射骨刺隐身变色这家伙就是一个四级进化战士里的垃圾,力量比起我远远不如!但是就是这样还是让他逃了,一时间我不由郁闷起来。

“他是什么人?好厉害……”林可欣惊惧的望着四周,一副紧张的样子,唯恐裘成枫冷不丁的又跳了出来。

这家伙被我踢断了手臂,身上又被多处刺伤,恐怕不敢留在这里了,我回答道:“应该是血兰教的人,一个四级黄甲进化战士。不说了,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怕我那个大仇家很快就会找到这里,真是抱歉,没想到拖累了你……”说完我歉意的看了林可欣一眼,本来要和她在这里等寒风和李少龙,却被裘成枫的出现打乱了计划。

“没事的张队长,寒大哥他们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既然这样那我们抓紧离开吧!”林可欣说道。

我点了点头,带着林可欣再次发动了摩托车,两辆车一前一后离开了这个废弃的农场。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的三点,外面漆黑一片,只有摩托车的一束灯光照耀着前行的道路。因为照顾到林可欣我驾驶着摩托车在前面开路,遇到有被吸引来的丧尸生物就用骨刺杀死,所幸没有遇到成群的丧尸生物的袭击,就这样,一路磕磕绊绊的走到了天明。

685。 走出了几十公里已经是天色大亮了,到了大路口林可欣停了下来,这一夜没睡又一番奔波让她看起来脸上有一丝倦意。

“怎么了?怎么不走了?”我也停了下来,从摩托车上下来活动了一番筋骨,长途跋涉真不是一般的累,特别是精神要高度的紧张。

“张队长,再往前就是往张氏部落去的方向了,我想我们也要分开了。”林可欣一脸遗憾的看着我,说道:“我要把事情汇报给首领,贩卖婴儿的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一定不能让秦阳秦磊兄弟俩白白牺牲的!”

“嗯,我一路上一定会留意寒大哥和李少龙的情况!”我点了点头,说:“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联系?”

林可欣把地址告诉了我,说道:“我们一般都会待在那里,张队长去了就能够找到我们。” “好吧!”我哈哈一笑,冲着林可欣伸出了手:“那就在此分开了,一路上一定要小心呐!”

林可欣伸手跟我握了握,含笑点了点头,再次跨上四轮山地摩托车,一加油门远去了。686。 清晨的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漏到我身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看着林可欣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我默默的为她祝福,看似柔弱的女人,却往往在关键时刻最坚毅而有韧性,一个单身女子敢在这样的末世中闯荡很不容易,过程会很辛苦很辛酸,让我佩服!

一路上走走停停,到了张氏部落所在的那片原野已经是两天后了,这已经算是很快的速度了,一路上我都是避开了危险地带,除了遇到三三两两的低等级丧尸生物,再也没遇到什么事情。

想到夏鸢和楚瑛有可能就在这里,我心中不由有些期待和担忧,期待两人就在这里,担忧的是不知道二人有没有受到成旭的伤害。我咬紧了牙关,如果成旭敢动夏鸢一指头我非扒了他的皮不成!

当初有五六十个自由民留在了张氏部落,如果成旭回来的话一定会收拢这些人,见到我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营地门口,有两个守卫立马慌慌张张的跑了进去,肯定是去汇报去了。

“张扬?果然是你?”营地里走出一群持枪的自由民,当头一个中年人,正是成旭,见到我出现他显然很吃惊,接着便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说道:“想不到你竟然还能从鹰城活着回来?回来找死吗?”

这个家伙把我的行踪出卖给了鹰城后就消失,以后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只知道我从鹰城逃了出来后带着队伍离开了。

我盯着成旭那张可憎的脸,皱了皱眉头,冷声说道:“成旭,你把夏鸢和楚瑛带到哪里去了?”

“什么夏鸢和楚瑛?”成旭一愣,继而恍然说道:“哦,你说的是那两个小妞吧!部落里的人和物资都他妈被你带走了,我当然要用她们换一点物资,卖了!”说着成旭一脸得意的狞笑起来。

“什么?”我脸色阴沉的骇人,得到了这个消息后我止不住的杀意涌上头脑,成旭的笑声就像一把利剑穿刺着我的耳朵,我嘶哑着嗓子说道:“你把她们卖给谁了?说……”

被我声音里冰冷的杀意一激,成旭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悦的说道:“我他妈想卖给谁卖给谁!你还有胆子敢回来,还想抢我的首领位置吗?再向前一步小心我崩了你!”成旭说完挥了挥手,身后的自由民纷纷把枪口对准了我。

这些拿枪瞄准我的人,大多都是之前选择留下的人,我盯着他们禁不住狂笑了起来:“挡我者!死!”

看到我一步步的向他们走来,成旭终于变了变脸色,凶狠的看着我说道:“杀!给我崩了他!”

成旭一声令下之后,持枪的自由民们纷纷开火。我催出骨甲,用手臂遮挡住了头部,右手掌对准成旭身边的人张开,掌心间的骨刺像机枪里喷射的子弹一般宣泄而出,随着一声声惨叫,一个个自由民被骨刺射中了身体委顿在地。

“啊!丧尸!”“救命啊……”骨刺连续发射了近百枚,十几个持枪的自由民顿时被我射杀,子弹打在我身上就像挠痒痒一般都被骨甲弹开,看到我凶悍的表现和实力,成旭和余下的自由民们纷纷惊骇的叫了起来,有几个胆小的甚至已经瘫软在地。

我走到了面如土色的成旭面前,俯视着他,就像看待一只随时都能碾死的蚂蚁,张开了手掌对准了他的脑门:“说,你把她们卖给了谁?”

“噗通!”成旭浑身如筛糠一般瑟瑟发抖着跪在了我面前,一把抱住了我的腿,惊恐的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她们……她们前几天刚被我卖给了南山部落的人……”

“南山部落?”我皱起了眉头,问道:“是不是叫马彪……”

“对对对!”成旭猛点了点头,说道:“就是……就是他……张队长,我都说了,你就饶了我吧……我他妈不是人!我……我对不起你……”

看着成旭磕头如捣蒜一般跪在我脚前求饶,我忍不住心底的憎恶,要不是他去告密,我们又怎么会吃那么多的苦!要不是他,夏鸢和楚瑛又怎么会被狩猎者带走!想到这里我怒火攻心,一脚踢在了成旭的胸口,顿时把他踢飞了十几米远。

“喀拉拉……”这一脚踢断了成旭的十几根胸肋骨,顿时让他失去了行动能力,死狗一般仰躺在地上嘴里咳出了大量的血沫,惊恐的圆睁着一双眼睛看着我慢慢的走近。

“我没有任何饶恕你的理由!”我冷冷的说了一句,摊开手掌对准了地上成旭的脑袋,十几枚骨刺连续射出,顿时将他的脑袋射成了筛子,成旭闷哼一声顿时毙命。

“快跑啊!”见到成旭被杀,其余的自由民们发一声喊四散奔逃,我只是瞥了一眼就不再去管,正主已经被我杀死,这些人根本就不被我放在心上,知道了夏鸢和楚瑛的下落就好办了!

我盯着南山部落的方向,眯起了眼睛,呢喃自语道:“马彪,没想到你还敢做这样的事情,竟然还动到了我的头上!看来上次我给的教训实在是太小了……”

知道了夏鸢和楚瑛的下落,我再也不敢耽搁,成旭不是说几天前两人被带走的吗?到了他们那些狩猎者的手里我可是非常不放心,万一…… 想到最坏的可能,我再也无法等待一分一秒,急冲冲的跑到营地里,把成旭他们寻找到的油料全都加进了摩托车油箱,这才发动了车子疾驰而去。

一路上我心急如焚,摩托车被我骑得飞一般快,没用两个小时,就到了臭名昭著的南山部落。

南山部落都是干的都是贩卖自由民的买卖,里面当然没有一个好人了!一路行来,心底积攒的杀意滔天,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血洗南山部落,特别是马彪!方能消我心头怒火……

摩托车电掣般驶到营地门口,我毫无顾忌的大喝道:“马彪!你他妈给我滚出来!”

因为担心部落里的人射击,骨甲早就被我催出体外,我这一声如雷般的暴喝传到了很远处,等待了半天却没见回应,甚至石头堆砌的围墙后也没有像往常一样伸出黑洞洞的枪口,让我心底不禁疑惑起来。

“啊……”正当我纳闷的时候,一声惨叫从营地里传了出来。

“出事了?”我脸色一变,撇下摩托车就冲了过去,一脚踹开了营地的铁门。

第83章 蛮横女孩

“咣当!”铁门被我一脚踹开,看清了眼前的一幕我禁不住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营地中间跪着几十个人,竟然都是南山部落的狩猎者们,我看到马彪和他老子赫然在列。站在这群人面前的是一男一女,一个穿着黑衣一脸阴鸷表情的男人和穿着红色衣服的年轻女孩,惨叫声就是从黑衣男子面前的人发出的,那个家伙的一只手臂被黑衣男子硬生生的撕扯了下来,痛得他晕了过去,周围跪在地上的狩猎者们一个个惊恐的看着黑衣男子。

这是什么情况?我怔住了,皱着眉头看着那一男一女,这两个是什么人?看他们手无寸铁的样子,这些穷凶极恶的狩猎者竟然会跪在他们面前?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硬生生按捺住心中的冲动,站在原地观察事态的发展。

那个女孩只是瞄了我一眼就再次挪开了眼睛,我的出现仿佛被她当做了空气般忽略,而那个黑衣男子一脸阴沉的拧断了那个狩猎者的喉骨后鹰隼般的眼睛直盯着我。

我打量了黑衣男子又看了看红衣女孩,女孩穿着一身紧身的红衣,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的极为引人瞩目,皮肤白皙细嫩的吹弹可破,薄薄的嘴唇,精致的脸部线条,此时一脸骄横的指着面前跪倒了一大片的狩猎者们,用悦耳的声音说道:“你们这些家伙得罪了我就都要死,这个家伙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他那只手碰过我就要废掉……”

红衣女孩得意的瞟了一眼狩猎者们,嘴角绽起一丝狡猾的笑容:“接下来我们做个小游戏……”

听到红衣女孩这么一说,狩猎者们面面相觑,有一个胆子大的硬着头皮问道:“什么小游戏?”

“呵呵,游戏很简单……”红衣女孩小恶魔一般的娇笑起来:“你们这些人要分成两组,每个人找一个对手,然后不能用手只能用牙齿互相咬对方,谁先咬死对方谁就是胜利者,那么我就绕了谁!”

听到红衣女孩的话,狩猎者们纷纷脸色大变,惊骇的互相看了看,就连我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个女孩看起来貌美可爱,怎么心地竟然如此狠毒?这些狩猎者虽然可恶,但是用这种方法委实太不人道了!

从女孩的话里,我推断出马彪他们肯定是招惹了她,只不过没想到招惹了一个小恶魔,但是马彪他们为什么怕他们呢?难道是那个黑衣男子,我不由再次打量了他一下。

见到我看他,黑衣男子狠狠的盯了我一眼,鼻子里微不可闻的冷哼一声,扭过了头去,很显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他们不去管我我也就没打算和他们架梁子,这时又听到红衣女孩说道:“好了,先从你开始……就是你!”说着小手伸出,指了指人群里的马彪父子。

狩猎者们一个个噤若寒蝉,见到红衣女孩指着马彪的头皮一个个都低下了头,马彪一屁股瘫软在地上,爷俩惊骇的对视了一眼。

“快点过来啊……”红衣女孩腻声说着,冲着两人勾了勾手指,看到她一脸灿烂的笑容,不明情的人还以为她是在呼唤她的宠物。

在黑衣男子严厉的眼神下,马彪父子终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其他狩猎者纷纷给两人闪开了一片空地。

我皱起了眉头,这些人死不足惜,但是夏鸢和楚瑛可是被马彪他们掳来的,他们要是死了我去问谁去,想到这里我往前走了几步,朗声说道:“等一等!”

听到我发话,红衣女孩和黑衣男子终于再次把目光凝聚到我身上,看着红衣女孩疑惑的眼神,我手指着马彪说道:“这位姑娘,这个人可不可以让给我?”

“让给你?”红衣女孩如墨的眼睛骨碌一转,腻声说道:“你是什么人?这个人又凭什么让给你?别打扰了姑奶奶办事,否则戳瞎你的眼睛!”

我心头火起,这个女孩真的是太蛮横了,这要是放在普通人的身上,我相信她会说到做到的,如此草菅人命,真的是对不起她这副皮囊了!

“这个人带走了我的两个朋友,我要找他问个明白,问清楚了我自然会把人还给你!”我沉声说道,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情绪,毕竟红衣女孩占据了主动,而且我也不想对一个女孩子发火。

“你的朋友被带走关我什么事?”红衣女孩对我翻了翻白眼,讥笑着说道:“他们是我的人了,你懂不懂规矩?不要碍我的眼,否则让你一起参加游戏!喂,你们俩怎么还不开始……”

“呵呵……”听到红衣女孩的话我怒极反笑,她竟然还想让我参加她的这种残酷游戏,她以为她是老几?对这种以人命相残的游戏我真是骨子里反感,红衣女孩的游戏规则和联邦城里的竞技场有什么区别呢?

“不……不要……”马彪父子瑟瑟发抖的靠在一起,毕竟是父子,面临这样的父子相残两个人还是选择了挣扎。

“马彪,我问你!你把夏鸢和楚瑛带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怒视着马彪,夏鸢对于我来说已经不亚于亲生妹妹,我已经没有耐心再等待下去了。

“谁?”马彪还能认出我,但是很明显对我的问题没有反应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不许说!”红衣女孩瞪了马彪一眼,气势汹汹的握起了小拳头威胁着比划了比划。

“哼……”真是太霸道了!我气恼的说道:“就是你从张氏部落带走的那两个女孩子,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像个洋娃娃的女孩……”一想起夏鸢我就忍不住鼻头发酸,我这个大哥哥真是没有尽到我的责任,我不由回想起了第一眼见到夏鸢时的样子,头发杂乱不堪,宛如洋娃娃般水汪汪的眼睛淡淡散发出一种一尘不染的纯净,以及唇边勾起的一泓清泉如水的笑容。

“喂!有我可爱吗?”红衣女孩好奇的瞅着我,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她?比你可爱多了……”我冷笑一声,心想如果你没有这么蛮横残忍的话,兴许也算得上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了,可是如今她的行为,可真不敢让人恭维啊!

听到我的话,红衣女孩的脸登时变了,气恼的指着我说道:“肖韦廷,我不想在看到他!你给我杀了他!”

红衣女孩话一说完,身旁的黑衣男子就应了一声,向我缓缓走了过来:“我要干掉你!”

“干掉我?呵呵……”我不由笑了,是骡子是马还要拉出来溜溜呢,我收起了笑容,骨甲催出体外,喝到:“命就在这,有本事过来拿!”

“找死!”黑衣男子眼神里闪过一丝狰狞,身形动若脱兔,一拳就向我的面部砸来。

黑衣男子这一拳势如破竹,竟然发出破空声,我不敢硬接,心底骇然!从哪里跑出来这么一个实力惊人的家伙?身子急速后仰,黑衣男子的拳头堪堪从鼻尖划过,拳风刮得我皮肤生疼,这一拳的威力可见如斯!

“有点门道!”黑衣男子讶然的看着我,脸色逐渐凝重起来,再次一拳对准我的腹部掏来。

“你也不差!”我这一下准备和他硬拼,想试试对方究竟有几分实力,右拳硬对过去,“砰”的一声和黑衣男子双拳相击,二人同时身子一震,竟然都向后倒退了几步。

我惊骇的看着黑衣男子,这一拳的力道自己可是很清楚的,而且拳头上有这骨甲防护,这就好比带了一个硬质的拳套,没想到这都还仅仅是和他打了个平手,而且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分明是没有尽全力!

“你是进化战士?不对啊……”黑衣男子也被我的力量所震惊,诧异的打量着我说道:“你的生物盔甲呢?穿上你的盔甲好好的跟我打一架吧!很久没有遇到相当的对手了呢!”

黑衣男子一脸战意的看着我,眼睛里逐渐的闪烁起兴奋的色彩,我骇然看到,从他的颈部黑衣下逐渐向头部蔓延起红色的生物战甲,这家伙竟然是……竟然是五级红甲进化战士!

原来他一直把红色盔甲隐蔽在黑衣下,这一下对我重视起来,才催动生物盔甲护住了头部。我心底不由一阵苦笑,怪不得这群狩猎者这么老实的被蹂躏呢,原来面对了一个强大的红甲战士啊!

辰罪不也仅仅是一个红甲战士么?想到刚才和他相对的一拳,我心里也升起了一丝自信,我的力量在吞噬了变异海蟹的晶核之后竟然再次有提升吗?竟然可以和红甲战士对拳,哪怕他没有出尽全力,这也已经很让我欣慰了!

我的实力递增是无法按照等级划分的,只有一点点的积攒,一点点的提升,看来以后要多多寻找一些脑核或者晶核了!

“我没有生物战甲!要打就打,别那么多废话,来吧!”我暴喝一声,抢先朝他扑去,既然知道了对方五级红甲的实力,就由不得我不慎重对待,这一战已经是无可避免了,只是我心底纳闷的是,这样的一个五级红甲进化战士,放在任何一个联邦城里都是位高权重掌握生杀大权的人物,他竟然对一个女孩子俯首听命,那……那这个女孩又是什么人呢?

第84章 变异貂

黑衣男子肖韦廷见我抢先出拳,再次跟我对了一拳,趁着两人身子一震的功夫朝我撩起了腿,这一下兔起鹘落动作极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脚踢到了腿弯上,登时把我踢的一个趔趄身子向后倒去。

我匆忙间后退着化解这一脚之力,肖韦廷却再次不依不饶的跟了上来,又是一脚踹到了我的肚子上,登时把我踢飞了出去。

“噗通!”我一跤跌倒在地,这一下狼狈之极,惹得一旁观战的红衣女孩兴奋的拍起了手掌,娇声呼道:“肖韦廷,打他!打他!”

我刚直起身子,肖韦廷再次冲我来了一招,我打起精神硬生生的化解了他这一招,和他乒乒乓乓的打在了一起。

我干特种兵时学到的擒拿术此时派上了用场,擒拿术就是从国术技击中演变而来,采用各种徒手格斗的手法,利用人体关节、穴道和要害部位的弱点,使对方身体局部产生剧痛而束手就擒。在擒拿术上我可是下过苦功,没想到使出来面对肖韦廷竟然还是处于下风,这家伙的格斗技巧也是十分干脆利落,拳似流星眼是电、伸手擒拿快打慢,简直可以说是招招精辟到家!

肖韦廷越打越是兴奋,招招狠辣,我却心里暗道苦也,这么打下去,十有八九我会被他撂倒。

那边红衣女孩看到我和肖韦廷战在了一起,对着马彪父子喝斥道:“你们两个!快点开始!否则我就放貂儿咬你们!”

在红衣女孩的催促下,面如土色的马彪父子两人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噗通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的求饶起来。

“哼!既然你们这么不听话,那就只好让貂儿咬你们了……”红衣女孩脸上闪过一丝诡笑,解开了挂在腰间的红色布袋的口。

“唰!”一道黑色的影子闪电般从布袋口蹿出,跳跃到马彪父亲的脸上就咬了一口,在马彪父亲的惨叫声中,黑色影子又跃回红衣女孩的肩头,小小的身子蜷缩着,浑身乌黑色的皮毛散发着油亮的光泽,只有头顶上一撮白色的毛,灰白色的小鼻头一抽一抽的,一双墨绿色的小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盯着马彪满是凶色。

竟然是一只貂!看样子,还是一只三级绿睛的变异貂!我心底一震,这只变异貂除了一双眼睛有着丧尸生物的特点之外,其他的地方和普通貂没什么两样,想不到这个红衣女孩竟然有这样一只变异宠物!而且,看那只变异貂的样子,很明显十分听她的话!

“爸!爸你没事吧……”马彪惊骇的抱着父亲的身体,他脸上被变异貂咬了一口,皮肉都被撕掉了,露出了骇人的森森白骨,脸上淌了很多血,不敢用手碰只能颤抖着身体依靠在儿子身上发出一声声惨嚎。

“太狠了!”我一瞥间看到了这一幕,对红衣女孩的评价更恶一分,这一分神间,被肖韦廷一拳轰在了肋骨上,将我砸飞了出去。

“看到了没有!哼哼……你们都给我听话,否则我这小貂儿每人给你们咬上一口让你们都变成丧尸!”红衣女孩此时就像一个放出鹰犬咬人的恶少一般,得意的抚摸了一下肩头变异貂的脑袋,变异貂温顺的伏在女孩的肩头,任凭抚摸。

一听女孩的话,跪在地上的狩猎者们纷纷脸色大变,看着变异貂的眼光也更加恐惧起来。我皱起了眉头,肖韦廷这一拳砸的我直冒冷汗,听到红衣女孩的话我又忍不住直吸着冷气,马彪不能死!否则我怎么从他口里得知夏鸢和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