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xz201389233430--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埽⒚妹牵∫宦纷吆谩

学着我的动作,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上前给土坟捧了一把泥土,默哀一分钟,然后鞠躬……泪水在每一个人的眼上流淌,在场的人,每一个都走到这个简单堆起的坟墓前,表达了自己的心意,莫月、苏茗蕊、曹日奔、余雷、郭威、风狸、包子、景正泰、张雪、夏夏、侯明昭、余思昆、吴玉娟……每一个人!就连被变异海蟹夹断腿的队员也在别人的搀扶下流着热泪鞠躬送行。

“不要哭了!大家要振作起来!”看着陷入了沉痛中的队员们,我强忍住涌上鼻子的酸意,沉声说道:“这里血腥味太浓重了,难免不会引来其他的变异生物,我们抓紧收拾收拾离开这!”

众人收拾起心情,跟随着我回到了海村中,很快就把帐篷等物品收拾妥当。

看着满地的变异海蟹的断爪和被捣烂的海蟹尸体,曹日奔问道:“队长!这些怎么办?”

我叹了口气,拣起一支被砸断的变异海蟹的巨爪,这支巨爪一米多长,分四截,最粗的部分有碗口粗细,沉吟了半响说道:“把这些蟹爪都带走,这些都是高蛋白的肉类,我们现在缺少食物,正是给我们送上来的一道好菜!”

“对!虽然牺牲了几个队员,但是我们要把这些该死的螃蟹统统吃掉!”苏茗蕊接过话说道:“海蟹是食中珍味,在我们那里素有“一盘蟹,顶桌菜”的说法,好像现在海蟹是产卵期吧?大家可以找腹部呈圆形的雌蟹,把它们的蟹黄挖出来带走!”

我赞许的看了苏茗蕊一眼,虽然这些变异海蟹杀死了我们很多队员,但是懂得利用一切资源正是这个末世所需要的,有的人甚至都吃死尸,吃这些变异海蟹还怕什么?听到我和苏茗蕊的话,众人纷纷醒悟过来,急忙在地上捡拾变异海蟹的巨爪,张雪带着女人们去寻找雌海蟹挖蟹黄。

对于海蟹这种大型的甲壳动物来说,秋风送爽,蟹肥菊香,眼下正是螃蟹肥美的最佳季节。会吃蟹的人都晓得,只要有一把头部分叉的蟹腿钳,吃蟹腿也可以很享受,咬掉蟹腿两端硬壳,再用蟹腿钳从底部一顶,往里捅几下,肥嫩的蟹腿肉就自个出来了。这些变异海蟹体型巨大,一支蟹爪就够好几个人吃的了!虽然是变异海蟹但是不会让人感染X病毒,对于这样的美味怎么能浪费呢?

鲁迅曾经说过——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这样的变异海蟹我敢说很少有人能有机会品尝,因为就连余思昆和侯明昭他们在海岛居住也从没有和这种变异海蟹正面接触过。

“能吃吗?”莫月一脸惊奇的看着我手里的蟹爪,对我和苏茗蕊的话有些疑惑。

我点了点头,说道:“海蟹是一种高蛋白的补品,尤其是蟹爪,味道鲜美,营养价值十分的丰富……”我看了一眼受伤的几个队员,对他们说道:“海蟹还富含多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和优质的蛋白质,对身体有很好的滋补作用。你们几个受了伤正需要好好的补一补!”

正说着,突然张雪急冲冲的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道:“扬哥!扬哥!看我发现了这个……”

第79章 孤身上路

张雪急匆匆的跑到我跟前,把脏兮兮的小手递到我面前:“扬哥,你看这是什么?”

因为挖蟹黄,她白嫩的手上弄得脏兮兮的,沾满了变异海蟹的粘液和黄色的蟹膏,我疑惑的看着张雪的手,看到了她手掌心的东西,猛地睁大了眼睛:“这!这是从哪里挖出来的?”

我一把握住了张雪的手,欣喜若狂的看着张雪掌心处一颗椭圆状物体,葡萄般大小,通体呈墨绿色的,宛如一颗晶体般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

张雪被我抓住了我,脸色羞红起来,瞟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讷讷的说道:“在变异海蟹的腹部发现的……”

这是变异海蟹的晶核吗?我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把抓过张雪手心里的墨绿色晶核,兴冲冲的跑到这些变异海蟹的尸体旁察看,仔细一观察我这时候才注意到这些变异海蟹眼睛的颜色竟然也有区分,有的绿色、有的白色,但大多数都是白色的眼睛,绿色眼睛的变异海蟹只有三只!

难道说?这些海洋变异生物也是和丧尸生物一样有着等级区分的吗?这种绿色的晶体很显然是变异海蟹的结晶,里面蕴含的力量会不会为我所用呢?

带着兴奋和满腔的疑问,我兴冲冲的用手挖开了一只绿色眼睛变异海蟹的腹部,这只是呈尖头肚脐的雄性变异海蟹。果然!在肚脐处的位置,我挖出了一颗墨绿色的晶核!

“太好了!真是好神奇啊!”拿着手里挖到的这颗绿色晶核,我陷入了狂喜之中,猜测果然是正确的!

“真的是很神奇啊!”众人都好奇的凑了过来,余雷感慨道:“看来,以后我们的研究要朝着多元化发展了,谁想到这样的海洋甲壳类生物也会滋生这种晶核呢?”

我点了点头,在我的催促下,众人纷纷行动了起来,很快从一只只死去的变异海蟹的腹部挖出了晶核。双手捧着大家交给我的或白色、或绿色的晶核,我心里乐开了花,这些晶核外形和丧尸生物的脑核相差无几,是不是就证明它们蕴含的力量一样对我有效呢?

来不及验证了,为了防止现场的血腥气扩散出去吸引来更多的变异生物,我们不得不退避三舍,众人纷纷上了卡车,带着我们的必备品和食物——堆积的小山似的蟹爪,离开了这个废弃的海村。

折腾了半宿,此时启明星已经出现在了东方,海天一线间露出了鱼肚白,海是雾蒙蒙的灰色,天也是灰的,海天一色,仿佛一个巨大的灰色幕布笼罩着陆地,当我们车队到达那个渔港码头的时候,微明的晨光,已经踏着青白的波涛由远而近。

“看!日出!”莫月指着东方,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我循声望去,在海洋尽头的地平线上,太阳像负着什么重担似的,慢慢儿,一纵一纵地,使劲儿向上升,很快绽放出了属于它的光辉!看到从光辉灿烂中升起的太阳,有潮涌波涛相伴,如同一幅水彩画,队员们不禁看痴了。

“茫然走在海边看那潮来潮去……”有人哼唱起了我教给他们的这首《大海》,此情此景让疲惫了一夜的我们都是心头阴霾尽去。我轻声附和着大家的歌声,心里不禁有几分感慨,眼前的大海虽然变成了变异生物的繁殖地,但是这个大海还是有着壮观的景色,还是有着宝贵的资源,叫人能不向往吗?

清晨的海边空气极为清新,让人感觉心情振奋了许多,但是我的心头却是有些沉重,因为今天要送队员们出海,而我将孑身一人回返,去寻找夏鸢和楚瑛。

早餐可以说极为奢侈和震撼!搞到的海蟹爪我们用大铁桶整整煮了五大锅,煮熟后的蟹爪变成了红彤彤的颜色,散发着阵阵蟹香,奢侈的是我们早餐就享用如此珍贵的海蟹,震撼的是,一百几十号人每人抱着一根蟹爪啃里面的蟹肉,这场面如果在以前的时代被拍摄之后传到网络上,保准红透全地球!

变异海蟹的味道依旧,好像还更好吃了!肉色洁白,肉质细嫩,膏似凝脂,味道鲜美,真是上品的海鲜!不要小看这一截蟹爪,很多胃口小的人吃了一半就饱了,留下的就都煮了拿到船上去吃,这也足够他们两天航行食用了。

吃完了这顿丰盛的早餐,曹日奔他们就把卡车里的油料全都抽了出来,加到了码头边停靠的一艘破旧游轮上,游轮被余思昆他们修修补补的五彩斑斓,透过脱落的装饰物的斑痕和残破的船体,依稀可以看得出当年豪华的气势,但是,却无法辨认那些装饰的色彩与形状了。 一百二十多个人上了船后,海水都超过了游轮的吃水线,莫月是最后一个上船的,临上船之前深情的抱住了我久久不想撒手:“早点回来!”

“嗯!”我一脸微笑的点了点头,轻吻了一下她的红唇:“好好照顾自己!上船吧!” “队长!一路小心……”“再见扬哥!”在队员们的一声声道别的喧嚣声中,游轮上那个巨大的烟囱冒出浓烟,混杂着雪白的蒸气,在空中舞出色调分明的轨迹,围在船舷边的人们,深情地对着我挥舞着手臂。

看着逐渐离开码头的游轮,我心中无限感慨和不舍,就这么定定的站在码头上,看着游轮逐渐远去,游轮行驶中翻开的白色浪花像是破开大海这张蓝宝石镜面所带出的粉沫,翻飞的海鸥为这条游轮的启航伴舞,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我在心底默默的为他们祝福,祝福我的兄弟,祝福我的姊妹……

在码头上目送着游轮远去,直到消失在海天一线间我这才吐出一口气,准备踏上寻找夏鸢和楚瑛的征程。

三辆卡车和轻型装甲车还有一些物品都被曹日奔他们找了一个废墟掩藏了起来,而我只留了那辆改装摩托车,摩托车后面驮着两个小型油桶,以备不时只需。

身体的伤势恢复了七八分,但是昨天和变异章鱼的搏斗,又被它喷出的体液腐蚀了胸前的皮肤,经过一夜的恢复看起来不再那么渗人了,只是还是火辣辣的疼。

想要快速的恢复伤势,只有吞噬脑核!码头这里人际罕见,我决定在这里吞噬一些晶核。没错!就是变异海蟹体内取出的晶核!

这个皮袋子还是莫琳她们以前用来装脑核的,被我一直带在身上,如果这个摩挲的老旧的皮袋子鼓鼓囊囊的,里面盛满了变异海蟹的晶核。把晶核全都倒了出来,里面除了三颗墨绿色的晶核外其他都是白色的,犹如一颗颗葡萄粒般晶莹剔透。

“这玩意怎么就这么神奇呢?”我自言自语了一句,拿起了一颗墨绿色的晶核,我仰起头把它放在眼前看太阳,透过太阳的照耀下晶核宛如一颗墨绿色的水晶,甚至都能看到里面的丝丝脉络。

这些晶核是变异海蟹的力量结晶,我只吃过丧尸、丧兽的脑核,对吞噬这样的晶核心里还是有一丝顾忌的,为了保险起见,我拿起一颗白色的晶核放到了嘴里,决定先一步步的尝试。 晶核被我硬生生的吞到了肚子里,我就坐在地上静静地等待着变化,一边用心的体会。过不多久,这颗白色晶核所蕴含的力量就开始在肚子里化解,一丝丝麻痒的感觉瞬间流通四肢百骸令我精神不由一振。

有感觉!我心中一喜,没想到这种晶核竟然和脑核的作用是一样的,这颗白色晶核所蕴含的力量虽然不如丧尸生物的力量精纯,但是聊胜于无,皮带里不是还有三颗绿色晶核不是?

验证了这种晶核的作用,我便不再有顾虑,白色晶核糖豆一般往嘴里扔去。吃完之后就闭目养神,等待消化的差不多了再吃,这种晶核只是力量的结晶,一被化解之后就迅速溶解,没用半个小时这几十颗白色晶核就已经完全消化掉了。

最后的三颗墨绿色晶核我准备吃掉两个,留着一个以备战斗时服用,这玩意就像弹药,身体就像枪,打没了子弹还得靠它来补!

在吞噬白色晶核的时候,胸前的皮肤不知不觉间就已经生长了出来,白嫩的仿佛新生婴儿,和周围的皮肤相比显得极为怪异,就像起了一大片白斑。而我吞掉了第一颗绿色晶核之后,蕴含的巨大力量竟然让我的胸前被拔掉的骨甲短时间内生长出来十几片。

这个发现让我心中大喜,骨甲能否恢复始终是我所担心的事情,吃了几颗脑核之后拔去的骨甲再生非常缓慢,想不到这种海洋变异生物的晶核还有这种妙用!竟然可以快速的恢复骨甲!

我大喜之下,忍不住把剩下的两颗绿色晶核全都一一吞下,催出骨甲一看,胸前部位再次覆上了一层灰白色的骨甲,已经恢复如初,用手敲了敲,全身的骨甲比起以前更加的坚硬。我想这应该是吞噬了变异海蟹的晶核的原因,它们拥有一身的硬甲,俗话说吃什么补什么这话还真是不假!

仔细感觉了一下,身体消化了晶核所蕴含的力量更加的有爆发力,身体更胜从前,清晰的感觉到手掌心发射出来的骨刺比起以往更加的犀利。这么说吧,以前是突击步枪,现在是重机枪,射击物体的力道大了,我就越有信心挑战更厉害的丧尸生物。

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吞噬晶核,我骑着摩托车离开了渔港码头。夏鸢和楚瑛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生怕二人有什么意外,我一路上油门加到了底,摩托车跑的飞快。

这辆改装过的摩托车提速极快,排量大耗油也就多,这要是在从前,交通发达走高速或者公路的话,四百多公里一天也就到了,可是现在路途艰辛又充满危险,光是两地之间的距离就曲折了很多,这样我就不得不为摩托车的油料考虑了。

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骑着摩托车很舒服,我选择了曾经的国道行驶,通过前面锈蚀的道路指示牌可以看出我是往HZ市方向行驶的,另一条路可以近很多,但是却被堵死。驾驶着摩托车往前面的一个加油站靠拢过去,一听到发动机“突突”的声响,加油站里就冒出几个丧尸的身影,见到骑在车上的我,纷纷兴奋的低吼着就扑过来。

第80章 再遇林可欣

“嗖嗖……”心念一动间,左手心的骨刺就疾射出去,几只丧尸的脑门处顿时多出了一个血洞,身体扑然倒地。看都没再看一眼,我就把摩托车开到了加油站里,这一路上用骨刺杀死的丧尸和丧兽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了,我把这次征程也当做对自己的历练,作为唯一攻击方式的骨刺当然要好好的练,行走了这短短的七八十公里,已经让我的射击水平大大提高!

从加油站里寻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一滴油,心里不由十分的失望,摩托车油箱里还有一半油料,如果算上后面的两只备用油桶的话,还够跑一百五十公里。人常说未雨绸缪,我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

这种废弃公路旁的小加油站我找了很多了,里面的油料不是经历了多年的岁月挥发干净就是被别人取走了,愤愤的骂了句再次发动了摩托车,刚骑上去准备继续上路,却听到远处传来的枪声。

枪声由远及近还有发动机的轰鸣声,听到动静后我立马推着摩托车到了加油站的一堵破墙后藏好并把车子熄了火。

我从残垣断壁间悄悄的探出头来,从前方的公路上飞快的驶来一辆两辆车,前面的是一辆绿色的敞篷越野车,破旧的车体外遍布灰尘,上面坐着三个惊慌失措的男人,一个人负责驾车,另外两个用两杆自制猎枪向后面追击的一辆四轮山地摩托车射击。

看清了后面山地摩托车上的人我不禁一怔,不会这么巧吧?又遇到了老熟人!骑着那辆山地摩托车的那个女人正是前几天遇到的兄弟会成员之一林可欣!

林可欣右手握着油门,左手攥着一把轻机枪,后背依然背着她的那把巴雷特狙击枪,上身的迷彩服外背着一大串子弹,整个一彪悍的侠女风范!一手驾车躲避射来的子弹另只手朝着前面的越野车开枪射击。

“怎么又碰到了她?”我惊讶的嘀咕了一句,前面越野车上的三个人又是什么人?我皱了皱眉头,既然林可欣和他们交火,那么肯定是她的敌人了,兄弟会的行事做派我很欣赏,可以说很对我的脾气,既然再次遇到当然要搭把手了![WWW。Zei8。COM贼吧电子书]

想到这里我从破墙后一跃而起,看到越野车驶近我迎了上去。开车的男子见到我拦在路上不禁大惊失色,待看清我手无寸铁之后油门踩到底对准我撞来。

此时越野车的速度怕不低于九十迈,我一个侧身闪避到一旁,越野车堪堪擦着我的身体冲了过去,我不屑的哼了一声,张开手掌射出一枚骨刺,正中越野车的轮胎。骨刺飞射而出,而被射中轮胎的车子在高速下猛的打滑,驾车的男子大惊之下连踩刹车,但却控制不住的在三人的惊叫声中冲出了公路,撞到了一棵大树上。

“张扬?张队长?”山地摩托车停在了我身旁,林可欣一脸惊喜的从摩托车上下来,一番追逐让她显得有些疲惫,跟我打了个招呼后急冲冲的朝着越野车跑了过去。

我跟了过去,只见越野车的车头撞击在树干上瘪进去了一大块,驾车的男子身体被方向盘卡在了座位上,额头鲜血汩汩流出伏在方向盘上生死不明。而后面的两个男子被撞得七荤八素的从车上下来,待看清林可欣后急忙举起枪。

“砰砰……”没等二人反应过来,林可欣开枪正中二人持枪的手臂。

“再乱动打爆你们的脑袋!”林可欣叱喝一声,手里的枪口对准了两个人:“说,孩子在哪?”两个人惊恐的互视一眼,一齐摇了摇头。

林可欣冷笑一声,“砰”的一枪正中左侧的男子,他脑门上多了个枪眼,鲜血汩汩的从血洞里流出,瞪着眼睛直挺挺地倒下了,直到死脸上始终保持着一副呆滞的神情。另外一名男子骇的大叫一声瘫软在地上,身旁的伙伴冷不丁被一枪毙命,这样的心理压力一般人还真承受不住。

就连我也是很意外,没想到林可欣杀伐决断,说杀就杀了。

当林可欣再次把枪口对准他的时候,瘫软在地的男子终于忍不住哭嚎了起来:“别杀我!别杀我!我说……我说!孩子……孩子被李晓聪带走了……”

“李晓聪是什么人?”林可欣思索了一会,问道:“三个孩子都在他那里吗?你们都是什么时候碰面,在哪里碰面?”

男子猛点了点头,用衣袖一擦脸鼻涕眼泪搞得脸上到处都是,老实的回答道:“每次都是李晓聪来我们部落领人然后给钱,每个月一次碰面,昨天刚被他带走那三个孩子……我该说的都说了,大姐……啊,不!姑奶奶,你饶了我吧!”

林可欣点了点头,一脸厌恶的看了一眼瘫软在地的男子,冷声说道:“我可不是你姑奶奶,滚!”

男子如蒙大赦,一骨碌爬起来就飞快的往来路跑,待到他跑出了七八米,林可欣抬起枪扣动了扳机,一梭子子弹全打在了他身上,惨叫一声扑到在地。

“他都说了,你为什么还杀他?”我皱起了眉头,对林可欣的血腥手段有些抵触。

林可欣冷冷的瞥了一眼男子的尸体,一脸憎恶的说道:“对这种人渣杀了他还算便宜了他们……”

我疑惑起来,问道:“为什么?他们是什么人,你所说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林可欣走到撞瘪的越野车前,看了看驾驶位上的男子,确定他死亡后这才走到我跟前解释道:“他们都是狩猎者!上次我们遇到的时候我们小分队就是在追踪他们,没想到遇到了你,这次又让张队长帮了大忙,否则又得让他们跑了……”说完林可欣从山地摩托车上拿出一个背包,从包里掏出一根绷带缠在了自己的腿上,我这才注意到她腿部受了伤,鲜血殷透了裤子紧贴在身体上。

看着她把绷带一层层的缠在腿上眉头都不皱一下,我禁不住暗自钦佩,一个女孩能够有这样的忍耐力很不容易。没想到这三个家伙是狩猎者,专靠贩卖人口为生的家伙死不足惜。

林可欣包扎好了伤口,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说道:“这些家伙我和寒大哥他们追了半个月了,他们不是普通的狩猎者……”

“哦?这话怎么讲?”我纳闷的看着林可欣。

“这群家伙组织严密,装备精良,专门掳掠自由民部落的婴儿,你说该不该死!”谈起这些狩猎者,林可欣一脸的愤怒。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林可欣杀起他们眼睛都不眨,原来这些狩猎者专门掳掠婴儿,的确是该死!

我思索了一会,道出了自己的疑惑:“他们掳掠婴儿干什么?贩卖吗?”我有些纳闷了,在这个末世下,拥有强壮身体的奴隶很值钱,其次就是年轻女人了,老人和孩子都是弃之如敝履的,这些狩猎者掳掠婴儿干什么?

林可欣仿佛知道我会这么问,解释道:“这件事情有些离奇,一个月前,我们接到消息,说有些小部落经常受到一伙狩猎者的侵扰,部落的自由民们苦不堪言这才打听到了我们兄弟会,让人给我们带了话!”

“就是这些家伙吗?”我指了指地上男子的尸体。

林可欣点了点头,说:“是的!我们小分队负责处理此事,可是这些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害的寒队长带着我们追了好久才摸清了他们的行踪。最后一次也就是在七天前,我们在他们侵扰一个部落的时候和他们展开了冲突,他们虽然有二十多个人可是怎么能扛得住我们的火力?被射杀了几个人后终于被他们狼狈逃窜……也就是上次,我们在那个加油站相遇的时候,我们小队正在追他们呢!”

我点了点头,后面的事情我就明白了,他们发现了被丧尸群围困的苏茗蕊和余雷,就用调虎离山计引开了丧尸,就是在那天林可欣差点命丧敏丧尸的手中被我救了下来。

“原来如此!”我问道:“对了,寒队长和李少龙大哥他们呢?”

“这些家伙被我们追得紧,这三个人掉队交给了我,寒大哥带着他们追着其他的狩猎者去了。”林可欣说道:“我们说好了集合的地点和时间,到时候一起汇合!对了,张队长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把夏鸢和楚瑛被成旭掳走的事情跟林可欣说了,并托她回去跟兄弟会的人说说注意一下两人的行踪。

“这么巧!张队长要去的方向也经过我们汇合的地点,不如张队长一起去跟寒大哥他们见个面吧!”林可欣惊喜的说道:“见到张队长寒大哥他们一定会很高兴呢!”

我沉吟了半响,点了点头,说道:“那敢情好,和寒队长他们很投脾气,正好多交流交流……”

林可欣撸起袖子看了看手腕上的一块手表,说道:“嗯,现在都两点了,咱们走吧!”

“唉?你从哪里弄到的这块手表?”我惊奇的看着林可欣手腕上的一块不锈钢手表,这可是一款标准的军用手表,全不锈钢的表壳表带。

“怎么了?这块手表我们每人一块,很稀罕吧!”林可欣把手表凑到了我脸前,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这块军用手表是太阳能的电子机械表,以前在部队里非常实用,还有指南针等其他功能,林可欣带的这块看起来比较新,绝不像是从废都里寻找到的“陈货”!

林可欣看出了我的疑惑,笑着说道:“这可是我们兄弟会的秘密哦,实在是不方便透露给你,抱歉啊张队长!”

竟然每人一块这样的军用手表?我看着林可欣心思极为复杂,她所穿的军用迷彩服,手腕上戴的军用手表,还有送给我的那把三棱军刺,包括她们的武器,特别是那把巴雷特狙击枪!

这样的巨大杀器很少有人能拿得出手,我越想心底越疑惑,兄弟会该不会是抢劫了军事基地吧?

看着我无语的样子林可欣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人家既然说了这是他们的秘密,我虽然满腹疑问但是却不好再问了,发动了我的摩托车跟着林可欣继续向前。

第81章 黑夜暗杀

林可欣和寒风他们碰头的地点就在六十多公里外,是一个废弃的农场,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太阳都要下山了,晨烟暮霭,春煦秋阴,远远看去,暮霭笼罩下的农场一片秋风萧瑟的景象。

还没走近我就嗅到了随风吹来的一股血腥气,我暗暗皱起了眉头,情况有些不妙啊!果然,当我和林可欣骑着摩托车靠近农场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农场里零零散散的几具尸体。

“寒大哥?少龙哥……你们在哪?”看到地上的几具尸体,林可欣脸色顿时煞白,撇下我就跑了过去,一边大声呼喊几人的名字。

我暗叫一声糟糕,急忙跟了过去,林可欣已经趴在地上的两具尸体旁呜呜的哭了起来,我细看了一下两具尸体的面容,正是寒风小分队的两个成员,那对双胞胎兄弟秦阳秦磊!

“怎么会这样?”我暗叹一声,急忙蹲下查探两人的死因。两个人都是被利器贯穿了胸口,心脏位置处一个血洞,流出的血液殷透了迷彩服,早就凝固成了一大块,看来死去多时了。

顾不上安慰林可欣,我急忙查探了其他几具尸体,也都是被利器插入了心脏一击毙命。

“别哭了,快来看看这几个人是谁?”这里没有发现寒风和李少龙的尸体,让我略松了一口气,但是也不排除二人遇险的可能,我急忙让林可欣过来认尸,这个时候伤心是没用的。

林可欣抽泣着站起来,眼睛一会就哭得通红了,强自压抑着自己的悲痛查看了一下其他的几具尸体,说道:“他们都是那个狩猎者队伍的,肯定是寒大哥他们抓到了人!究竟是谁杀了他们……”林可欣六神无主的看着我,脸色一片茫然。

我思索了半天,劝慰道:“寒大哥和李少龙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我推测对方实力应该很强,看现场搏斗的迹象,秦阳秦磊兄弟俩死前也经历了一番挣扎,但是却被一击毙命,你想一想会是什么人干的?”

林可欣思索了半天,最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想不出来什么人能够在我们的火力下毫无伤亡的杀掉他们,这些伤口很明显是冷兵器所伤!”

“唉,人死为大入土为安,抓紧把这兄弟俩埋了吧!”我叹了口气,林可欣在我的安慰下情绪收敛了许多,见惯了生死她的自制力很强了。

“算了,天色也晚了,我们就在这里等一晚上吧!或许明天寒大哥他们就会回来的……”安葬了秦阳秦磊兄弟俩已经是天色大暗了,听到我的建议林可欣点了点头,两个人就草草吃了点自带的食物,等待着度过这漫漫长夜。

在夜晚我能够清晰视物,但是一来为了林可欣,二来为了取暖我还是找了一些柴火升起了一堆篝火。因为死去了两个情同手足的伙伴,林可欣情绪很低落,低着头看着火堆默然不语,显然是在思索寒风和李少龙的事情。

“别想了,睡一会吧!”看着林可欣压抑的样子,我不禁说道:“前半夜我来守夜,你要是不睡我们可都休息不好……”

“其实我在想,这件事情应该是跟贩卖婴儿有关!”林可欣抬起了头,目光炯炯的看着我说:“以前抓到的几个狩猎者都没有逼问出有用的线索,表面上是那个叫李晓聪的家伙出面收购婴儿,但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是的,我也这么考虑!究竟是何人所为,等遇到寒大哥他们自然就知道了!”我点了点头,催促道:“睡吧!我守到三点,不休息明天都没有精神赶路!”

林可欣点了点头,靠近火堆和衣而卧。

没过多久,心思重重的林可欣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听到她睡着我也就放下了心来,往火堆里扔了几根木头,让火堆燃烧的更旺了一些。

秋天的夜晚有些冷,虽然素质增强后的身体不惧寒冷,但是还是忍不住隐隐的从心底袭来一阵落寞。前面一道黑影从远处走来,又是一只普通丧尸,还没等到它走到跟前我就发射出一枚骨刺射穿了它的脑门。这已经是第十八只丧尸生物了,夜晚是它们的天下,这里的死尸虽然被我搬走掩埋但是血腥气仍旧是像黑夜里的一盏探照灯一般吸引着它们,要不是为了等待寒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