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狐狸,你是我的劫-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手了,那吴三桂岂不就得逞了?”

当时看书的时候我就对这段特别不理解,两虎相争之时,其余的小动物们应该躲着看热闹,待一死一伤后再蜂拥而上整治活着的,这打的半拉拉的,刺什么皇帝啊,陈近南脑子莫不是也进水了?

小沐沉思半晌道:“姑娘说的话在下早已想过,但沐王府绝不可失信于人,即使此次不能成功,我们的人也要到场,不能让江湖上看扁了去。”

杰森在一边听了个一知半解,只知道要杀皇帝了,叫道:“我们快去吧,表演要开始了。”

我心知他们江湖人是最要个面子的了,无论如何剧情不会因我改变,反正小沐也没死不是?算了,就由着他吧。

我抬头望他:“呃……我不是不愿去……只是……我……我有点怕……我怕……”

小沐微笑:“不需惊慌,若有事我会尽力保你。”

很像耶大爷的微笑,有这句话就行了,刀山火海我就去淌淌又如何?难得一次奇妙旅途,人不疯狂枉少年!(你步入中年了。)不就是炮轰吗?跟着高手跟着滑头,死不了的。心一定,立刻加快了脚步:“那走吧,莫耽误了。”

回到客栈收拾了东西,抱起小白下楼,小沐早备好了马车,杰森早早的坐了进去,东摸西摸,感兴趣的不得了,我见他神色开朗,想着他也许忘了早上发生的事情,心也渐渐松了下来,老外比我心胸宽大。

一路未做停顿,太阳下山方赶到了京城铜帽子胡同,小沐恐是来过,路熟的很。

忠勇伯府几个大字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确实惊了一惊,这韦小宝不知捞了多少银子,不知贿赂了多少高官,府邸宽大不说,那府匾上的几个字黄灿灿的又粗又圆,看起来竟像是金子做的。

我抬眼扫过四周,没发现有神武大炮的影子,门前也没有卫兵把守,但我确信皇帝已经埋伏了人,不过不想被反清小组发现罢了。

马车停稳,我们三个下了车向府里走去,正撞上迎面而出的二人,我定睛一瞧,一个是双儿,另一个是位高瘦短须的男人,一双小眼睛精光闪闪,正惊异的望住我们。双儿一见我,忙迎上来:“沐小公爷,谢姑娘,杰森公子,你们来了,快进去吧。”我问:“双儿你要去哪?”

双儿道:“小宝进宫一日未回,恐有不妥,我与风大哥去寻他。”

我一愣,这人竟是风际中,妈呀,双儿你惨了,你得好久见不着你的相公了。但我什么也没说,只点点头:“那你快去吧。”俯到她耳边小声一句:“时刻警惕着。”

双儿莫名:“谢姑娘……”

我忙拉杰森,冲她挥手:“好,我们进去了,你小心啊。”

一边前往大厅,心里一边叹息着,韦小宝这幢漂亮气势的府邸很快就要尘飞烟灭了,可惜啊可惜,若是给我住该多好。

进入厅内,果然坐满了江湖好汉。所有人见我们一来,都起了身,吴狮子率先迎上来:“小公爷,你到了。”

小沐不停举手抱拳,对着一中年男子行礼道:“陈总舵主。”

我一听这个名字,眼睛立刻关注了上去,那男子中等身高, 皮肤黝黑,浓眉凹眼,一条长辫绕在颈上,怎么看也不像书中那温文尔雅的儒生高手陈近南!可他偏偏就是。只见他回抱一拳道:“在下在此已候小公爷多时了,来了我便放心了。”说着眼光扫向我与杰森,道:“这二位……”

小沐忙道:“这二位是韦大人的朋友,亦是在下朋友,来自异国瑞士的杰森与谢三三。”

我将小白放下,上前施礼:“见过陈总舵主。”

杰森还傻站在一边,见我行礼,用胳膊蹭了我一下,我歪过头低声道:“这就是你偶像陈近南。”

杰森双眼立刻放出光芒,一如当时初见摇头狮子时一般模样,一步上前握住陈近南的手,大声道:“陈先生,你好,你的武功很厉害!”

厅内众人看见杰森傻样都哈哈大笑起来,陈近南也微笑道:“过奖了,不过是江湖上的朋友给些面子罢了。”

杰森握住他的手不肯放开,激动到:“不不,很厉害,我看过一些描写你的文章,你会气功的。”

我对着杰森的脚猛踩下去,这愣小子又说什么混话呢。杰森被我踩的噢了一声,转头看我:“三三,我说错话了吗?”

我忙对陈近南抱拳:“对……对不起,我朋友他……他外国人什么也不懂。就喜欢功夫。若有说错之处,还……还请总舵主原谅。”

陈近南仰头笑开了:“无事,中土难得见到异国人,身为异国人也喜欢功夫,确是一件好事。”

众人又跟着他一起哈哈笑了起来。

好不容易落了座,他们又开始探讨起行刺的事情,杰森神情专注的竖着耳朵听,估计他什么也听不懂。我开始打量起厅内众人。

除了小沐,陈近南,吴立身以及徐天川是我认识的外,厅里两侧还坐了许多陌生面孔,从穿着打扮来看……那身穿道士服装,绑着道士髻的应该是天地会的玄贞道长,那肥胖彪悍一脸横肉,腰里还插把大菜刀的,恐怕是钱老本。那长须及胸,面目和善,不时点头的想必就是关夫子了。天地会青木堂到了一个整齐。

厅内还有几人,脸面不太熟悉,年纪都在四十上下,坐在小沐的两侧,我想那定是沐王府的人。皇帝是何等精明,加上有了内鬼的通风报信,早做好了工作,预备将天地会和沐王府一网打尽赶尽杀绝呢!这些一生都在反清复明的斗士们,究竟又图了个啥,反了清也不一定就能过上好日子,就拿陈近南来说,他若能将清庭反了,便是郑克爽当皇帝,郑克爽恨他恨到骨头里,当了皇帝必会杀了他,我就不信他自己心里没数。

而小沐,很明显是被拖下水的,他只想杀吴三桂替他老头子报仇,一时昏了头才与天地会立了三掌之誓,现在天地会无论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都要算上沐王府一份,连送死都要抱着小沐,可见这陈近南……唉,也不是个善茬子。

他们说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无非是些杀了皇帝后怎么怎么办,没杀成怎么怎么办,到现在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以为让归家三人去刺皇帝与自己就没关系了,殊不知一帮人早就在天罗地网里。小宝这个没出息的,估计此时已竹筒倒豆子把事情全说给皇帝听了,我现在只盼他赶紧回来,赶紧逃跑。要不是挂着小沐,我早拉着杰森逛别处了,何必在这里担惊受怕。

越听越烦,我轻轻起身,从座位下捞出小白,悄悄溜出门外,杰森张个嘴听的正有劲,我也不去管他,还是瞄瞄四周大炮有没有架起来的好。

刚在门外站定,身边就多了一人,转头一看,是小沐。我吭哧:“呃……你……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谈事情呢吗?”

小沐没看我,望着前府大门道:“你是否觉得这些事情很无趣?”

我没说话。

他又道:“我也觉得很无趣,但是……”

我也将眼睛挪向大门:“你其实不想参与这些,但是为了誓言又不得不参与对不对?”

小沐点点头,看向我:“不错,只盼早点结束,我可以回云南去,早日知晓吴三桂的败息,我便能放下心了。”

我与他对视,这男子,眼神是那样的柔和,气质是那样的沉静,或许他只想过平淡日子,可他的身份却不允许他平淡下去,背负着父仇,不听到吴三桂的死讯,他一辈子也不会安心。

我轻叹一声:“若……结束了,那个……我可不可以……嗯,同你一起去云南?”

小沐笑了:“你不是不愿去的么?”

我将眼光挪开,府门上方黑呼呼的,那处可能已经架好了大炮,张口道:“我现在又愿意了……你带……”

话未说完,只见一顶轿子急冲进府来,后面跑了许多士兵,前方走着一个将领模样的男子,身后紧跟了一个宫娥。

小沐将我往后一扯,隐在黑暗处。我低声急道:“要出事了,我们快走。”

小沐道:“何事?”

我见那轿子已到了厅前,心里着急:“皇上派人包围了这里,很快就要炮轰伯爵府,我们得尽快离开。”

小沐一震:“你如何得知?”

轿子已进了厅内,士兵也跟了进去,我扯扯小沐的袖子:“你别进去了,他们会将人制住的,我去叫着杰森,我们快走吧。”

小沐摇头:“不可,我沐王府有人在里面,我不能丢下他们。”说完一闪身进了厅中,我溜着边,趴在侧门上,看见杰森站在那处,正瞪大了眼睛看那数位高手疾风点穴的一幕。

基本上阿济赤的人都被制服了,我忙冲进去拽住杰森,将小白往他手中一塞,急道:“快走,快走!”

杰森被我拽的一个踉跄,未及说话,韦小宝已从那轿子中下来了,冲众人道:“师傅我们快走,皇上要用大炮轰我的府啦!”

陈近南一惊,正欲询问,韦小宝又叫:“双儿呢?双儿怎么不在?”

钱老本答:“双儿与风兄弟去寻你了。”

韦小宝气的乱蹦:“哎呀,乱跑什么,千万别被皇上擒住了。不管了,我们快走,来不及了。”

说着领着众人就向外跑去,我拉着不明所以的杰森也随着大部队跑,小沐几步窜到我身边,一把拽起我的袖子道:“你与我一起。”我心头一热,关键时候,英雄就出来救美了。

小沐拽着我,我拽着杰森,杰森一手被我拉着,一手还抱着小白,我们三人跑的飞快,到了伯爵府的马厩,陈近南正在分马,基本上一人一匹,到了我们仨,就剩两匹马了。小宝叫道:“快走,我坐轿子,你们快往城外跑,师傅拿着我的令牌。”将一物件丢给陈近南,自己钻进轿子里去了。

我看着那高头大马,娘哟,我上不去啊!杰森将小白往包里一塞道:“三三,我带你坐,我会骑马。”小沐摇头:“不可,你路不熟,万不能跑散,我带谢姑娘一匹,你跟着我的马。”我眼皮一跳,小沐这理由也挺烂的,我与杰森一匹不也一样?莫非他……嘿嘿。

来不及多想了,小沐翻身上马,将手递给我,我抓着他的手,被他一用劲带到了身后,口道:“抓紧!驾!”十数匹马由后门冲出府外。

我抓着小沐的衣服,左摇右晃,还不望回头看看杰森,他正跟在我们后面,我冲他摆手,要他跟紧一点,跑出没有一里路,就听身后“轰!轰”的炮声响起,天空立时腾起滚滚黑烟,神武大炮果然神武!擦了一把冷汗,幸好没人丧生,这还真悬哪!

怪侠的黑锅

一干人跑了许久才停住马。其实并不想停,而是马开始不断的出现伸舌头喘粗气外带拉稀的情况,越跑越没劲。我与小沐两人同乘一马,压力更重,不多会儿,那马就开始脚步迟缓,摇头摆尾的不想跑了。依稀仿佛记得书中情节,是有人给韦小宝的马全下了药了,想当初小宝给吴应熊下了巴豆,今日就遭了报应,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

停在一处小树林,小沐跳下马,又将我搀了下来,杰森一溜小跑到我跟前:“三三。你好吗?”我点头:“我没事,你呢?”杰森摸摸屁股皱着眉道:“有点疼。”我扑哧笑了,命保住了,屁股疼点算什么。杰森眼睛又亮起来:“GOD!太刺激了!这太刺激了!”无奈,他总是有自娱精神。

前面的人也停了下来,我们朝他们走过去,只见小宝从轿子里钻出来,后面跟了一个宫装女子,天太黑,看不清面貌。只听他们说了几句话,那女子扬手给小宝一巴掌,“啪”的一声,清脆极了,接着那女子就开始大哭:“混蛋!混蛋小桂子!”我笑了,这就是那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号称清朝第一泼妇的建宁公主了。

陈近南走近我们,对着小沐抱拳道:“追兵即刻就到,大家不可一路同行,还是各自分散,小公爷先行离去,我等日后见面再议。”小沐也回了一拳道:“就听陈总舵主的。”

韦小宝哭丧着脸也磨蹭过来,看着我道:“谢三三,完了,皇帝要杀我,我也不能带你去见他了。”

我安慰道:“不用不用,我不想见皇上,你们平安就好。”

他又转向杰森:“结石,你的香烟再给我一包,我抽完了。”

我倒!他还有空想着这事呢。

杰森从包里又拿出一包烟道:“这是最后一包了,送给你了。”

小宝接过来,从胸前摸出一沓银票塞到杰森手里:“我自身难保,不能带你们玩了,自己小心吧。”

我点点头:“快走吧,嗯……韦大……小宝!”喊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已转身,听我叫他,又回头来:“何事?”

我很想告诉他别躲到农舍里去,会被神龙教抓去打一顿。不过说了他就会与洪夫人擦肩,罪是一定要受了,不受罪哪能抱得美人归呢?想想还是算了,支吾道:“那个……你……你不要抛弃你老婆。”

小宝苦笑:“老婆多了也烦人啊,瞧,那边还有一个难缠的呢,我算是栽在女人手里了。”

陈近南道:“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日后相见机会甚多,现在还是摆脱追兵为上。”

两下抱拳告辞,杰森对陈近南依依不舍,老想跟着他,被我一把扯住褂子拽往了相反方向。

沐王府的几人都快速跟了上来,小沐走在我身边,问道:“谢姑娘有何打算?”

我看着前路黑茫茫的一片,叹道:“不知道。”

杰森在一边道:“我们去云南,听人说那里风景很美的。”

我没作声,听着小沐的动静。

果然,他开口道:“好,不如你们就跟我一起回云南。”

我转头看杰森:“你不想回家了吗?”

杰森也看着我:“你回家我就回家。三三,你要不要回去?”

身边小沐脚步一顿,口中迟疑道:“谢姑娘你……你要回家?”

回家!我……我自然不想回去,这才刚处出一点苗头不是吗?日久能生情,恋爱宝典上也说,多在一起聊聊天吃吃饭感情才能更进一步。小沐是个好同志,我不能放弃他。

冲他一笑,天色太黑,估计他也没看清,低道:“不回家,去云南!”

小沐轻笑一声,未再多言。

车行二十日,离云南还有好长的路程,我已疲惫不堪。小沐行车速度并不算快,逢城必休,他始终观察着我们的动静,发现我与杰森脸上现了痛苦神色,立刻就会停下车,带我们走上一段路。但是连着几日坐马车,我仍是腰酸背痛。杰森的精神也不太好,他本来很喜欢马车,可一米八几的大个子长时间的窝在狭小空间里,对他的耐力体力都是个巨大挑战。不过他还坚持与我说话,见我苦着个脸,便说些从中国朋友那里学来的笑话逗我,有的我听过,有的没听过。见他自己身体不舒服还费力逗我开心,我便次次都给面子的大笑几声,枯燥旅途也不算很难打发。

快到西安府,车子停了,我和杰森都迫不及待地跳下了车。跑下官道,惊喜的看见眼前竟有如此美妙的景色。蓝天白云之下,野花遍地,幽鸟啼枝,远处得见野水一泓架着消夏荷亭。杰森一见亭子,立刻高兴起来,手已伸向我,我忙道:“你先去看看吧,我一会儿就去。”他没说话,皱了皱小雀斑,随即向那亭子奔去,小白汪汪叫着紧跟他身后。

看见自然美景,心里畅快起来,觉得这许多天的腰背酸疼仿佛也好了不少。

小沐见我脸色愉快,笑道:“谢姑娘若喜欢这西安府,我们可多住几日,待我去拜访几位朋友再走。”

我忙道:“我们只是游玩而已,到哪里都一样,不能耽误你的事情。”

小沐摇头:“我无要事,早一日迟一日回去都可,既带了你们,当以你们为重。”

我低头盯住鞋尖:“沐公子……嗯……你人真好,谢谢你。”

小沐又笑:“朋友之间何需此言。”

“咳咳!”身后传来重重的咳嗽声,我回头看看老狮子那几人,全都看着我俩,见我回头,狮子将眼睛瞪的滴溜圆,眼中精光闪闪,吓的赶紧转过头来,那眼光也太凌厉了,仿佛我干了什么坏事一般。

那边杰森已招起手:“三三,快来,有好多鱼啊!”

我转头看小沐:“一起去?”

小沐点点头,与我并肩走向那荷亭。

亭子正巧遮了阳光,小河上风一吹过,凉爽无比。杰森又将DV拿出,拍夏荷美景,我凑近他小声道:“电还没用完?”

杰森头也不回:“没有,我还有一块电池。”果然是旅游达人,备得那叫一个齐全。

我和小沐坐在亭中,小白在我们脚边绕来绕去,我头发不长,刚刚过肩,一直没有扎起来,就那么披着,风一吹过,发丝便贴到我的脸上,我不停的将头发向后拨,后悔没有装根皮筋儿在口袋里。

小沐没有说话,我也没说话,这样静静的坐着,仿佛人入景中,也不觉得气氛很尴尬,。

杰森一只脚踩在亭栏上,半个身子倾斜出去拍荷花,拍着拍着忽然叫起来:“三三……你……你来看!这是什么?”

我听他叫的声音异样,忙跑过去,探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蓬蓬荷花荷叶下,隐着灰白色的漂浮物,我瞅了半晌也没看出那是个什么东西,莫名看看杰森:“是什么?”杰森道:“好象是人。”

啊?人?我骇得往后一蹦,小沐听得“人”字立刻冲了上来,双手扒住栏杆细瞧,点头道:“是死人。”

杰森奇道:“荷花下面怎么会有死人?”边说边又举起DV对着那灰白拍了起来,我眼睛也不敢瞄一下,一时只觉得死人的出现让这美丽景色蓦然变的阴森恐怖起来,慌忙对杰森道:“别拍了,我们走吧。”

杰森回头见我脸色难看,赶紧收了DV过来揽住我的肩:“三三,不要怕,是死的不是活的。”

我扭开他的手臂,皱眉看他:“杰森,我跟你说过……”

杰森马上双手合十,念道:“记住了,记住了,你不喜欢的。”

这小子学会堵人的话了,刚觉好笑,忽听小沐道:“此人我认识!”

杰森又窜到栏边,我不敢再靠近还远远的站着。小沐眼睛仍盯着那团灰白道:“是我在西安府的朋友,外号苍木三鹰的老三,余祁冉!”我暗叹,脸朝下你也能认得出来,看来关系很铁。他的脸色不善,转向我道:“谢姑娘,恐怕我们必得进一趟西安府了。”

我们是随团旅游,自己不认识路,无论领队的说什么,我们都只有跟着。杰森表示无所谓,早迟对他来说不过都是个玩字,我看出他甚至还有着丝丝兴奋情绪,他和我在面对未知时候的表现截然不同,我胆怯,他积极,我瞻前顾后,他勇往直前,与其说这是勇敢,倒不如说是莽撞来的更贴切些。

西安府便是过去的长安,现代的西安,我去过两次,随大流的参观了全世界人民来西安都会参观的两件宝贝,大雁塔和兵马俑。印象并不是很深刻,唯一记得住的就是西安到处都能找到卖凉皮的大店小店大摊小摊,全民吃凉皮,西安凉皮终于闻名了全国,味道自是仁者见仁,我个人还是觉得羊肉泡馍更好吃些。

小沐带我们来到一处宅子,嘱我们在车上等他,自己带着吴狮子进去了,不多会儿吴狮子出来,对我们道:“得住一晚,小公爷有事,我带你们去客栈。”

狮子带我们去的那家客栈很大,名曰醉香楼,一进大门,菜香味儿入鼻,我忍不住就咽了口水,正是午饭时间,很多人都在厅里吃饭,小二穿梭往来,口里喊着号子“来喽!您的酒菜!”二楼处还有女声在弹唱小曲儿,店堂内人声喧闹,一派红火景象。

杰森抱着小白,道:“三三,你饿不饿,我们吃饭。”

我点点头,确实饿了。

待吴狮子从柜台处要好房间过来,杰森冲他道:“吴先生,我们一起吃饭?”

吴狮子道:“不了,我要赶去寻仵作,小公爷吩咐,你们只管吃好住好,稍晚他会来的。”

吴狮子走了,我与杰森上楼放了包,再下楼来吃饭,看准一张靠边的桌子正欲坐下,突然发现我们周围三尺没了人迹,店内声音也小了许多,小二畏缩着不敢上前,别桌的客人一直在对我们指指点点。杰森已经习惯了这目光,面色坦然。我却做不到在众目睽睽之下吃饭,小声道:“不如我们要了饭菜回房间吃?”杰森道:“在这里吃吧,这里人多。”我汗了一把,我怕人多,他偏喜欢人多。大庭广众我不好发飙,只好坐下来,冲小二招招手。小二也不吆喝了,磨蹭半晌才走过来:“二位客官吃点什么?”眼睛不住的偷瞄杰森与我,看我时尤其怪异,似有畏惧之色。我道:“炒两个菜,上两碗米饭就可以了。”小二眼神慌乱,急忙点头退下。那恐慌的模样让我觉得好笑,这西安府里大约是还未见过外国人。

菜上来了,杰森笑眯眯的吃饭,时不时的看看我,心情很好的样子。我看他开心,也感觉轻松。我是个很容易被周围人的情绪影响的人,别人若生气或难受,我会感觉自己跟做错了事般,大气也不敢出。和杰森在一起就没有这样的感觉,他开朗直率,除了偶尔口出混话外,倒不会带给我太大压力,这一趟穿越之旅,我总算交了一个异性朋友。

正吃着,门口突然一阵骚动,我停下筷子,抬眼朝门口望去,只见小二领着四个头戴黑帽身穿红衫罩蓝衣貌似官服的人走了进来,方向……是我们这边。

小二一边走一边说:“就在那里,您瞧,和令纸上的一模一样。”

官差果然走到我们这桌,其中一人手拿一张黄纸,对着杰森打量起来,我心惊,这是……在抓罪犯么?忙绕过桌子护在杰森身前道:“请问有什么事?”

那官差将目光又放在我身上,低头看黄纸,再看看我,大叫一声:“没错,就是他,抓起来!”唰唰!四把大刀就抽出来了,我惊慌叫道:“何事?他没有犯法,他是我朋友!”小白在桌下汪汪大叫起来,杰森还不明所以,喃喃道:“抓我的?”

那官差手一抬,大刀居然架上了我的脖子,他嘿嘿一笑:“不是抓他,是抓你!一枝梅,我看你还往哪儿跑!”

啊?一、枝、梅?怪侠一枝梅?

杰森用手去拨那人的刀,口道:“不要乱抓人,我们是好人。”

官差将他胳膊一别:“好人?你个黄毛鬼子也是她同党吧?杀了那么多人居然还敢回西安府,你们胆子倒是挺大。”

我兀自呆在那处,完全云山雾海罩满头,怎么……是抓我的?

官差喝道:“把他们给我带走!”那三个人直接上来将我俩手反背在后,推住就要前行,杰森大叫:“我要告你们,不分好人坏人就乱抓,我要告你们!”我突然反应过来,忙道:“大人,大人!你抓错人了,我们是从异国来游玩的,不是什么一枝梅啊。”

那官差将黄纸往我眼前一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你行事隐蔽,殊不知还有活口记下了你的样貌吧!”

我心知定是那被通缉之人与我长相相仿,倒霉的谢三毛替人背黑锅了,满腹委屈往那纸上一瞧!惊的差点晕死过去。这……这是什么呀?

只见确实是一个人头画像,可仅仅能看出是个人头而已,眉毛两团乌黑,眼睛大圈套小圈,鼻子画的像大蒜,嘴巴倒是画的像个嘴巴,可那厚嘴唇……!我的妈呀,这哪里能看出是我呀?

我挣扎起来:“大人,你……你从何处看出这人与我长的一样?一点都不同啊。”

那官差一把拽住我头发,将我头又按下来看那画纸,喝道:“不像?你看看你们的头发,难道不是一样?我处女子绝无二人这样散发,还想抵赖,来呀,全部带回去!”

头发?没错,那画像上的人脸与我长的大相径庭,可头发竟真的是一模一样,都是直直披在两边的。天哪,因为头发造型相仿,就把我当成杀人犯了?怪不得那小二看我的眼神如此怪异,原来不是看西洋镜,是看杀人犯啊。

杰森还在扭着胳膊叫着要告他们,我对那官差道:“如果你不相信我,那可以先把我抓回去,但你得放了我朋友,他又没被通缉。”

官差狞笑:“你杀了那么多人,行了那么多苟且之事,想不到还寻着一个黄毛鬼子,这人放不放我做不了主,回去听大人判了再说。走!”

我与杰森无奈,只得被那几人押着推出店门,行过店中,只听众人议论纷纷:

“大姑娘居然做出这种事情,太不知羞耻。”

“是啊,下手如此狠毒,听说还切了人家的……”

“这样的女子应该烧死她,叫她永不能再作恶。”

“抓到她就好了,我们晚上能出门了。”

越听越害怕,这一枝梅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竟让百姓憎恶到如此地步?

公堂的闹剧

再不给我们任何分辨的机会,四人押着我俩直接送进了西安府衙,领头那人进去通报,我们就站在公堂之上,中间正大光明的牌匾高悬,下方一长方蓝面的判台,公堂两侧放着斧樾刀枪的暗红兵器架子,却没见着“威武”的捕快或士兵。被揪着双臂可不是件舒服的事,站在这公堂之上,我只盼着知府还是巡抚的赶紧出来审我,说清楚事情也就行了。杰森不住的嘟囔,非常不满官差的粗鲁行为,没人理他,我想安慰他,可自己也正被粗鲁着。

没一会儿,那领头官差出来了,口道:“太守大人不在,先将他二人关进大牢!”

杰森一听急了:“你们不能随便关人,我们没有犯罪,我们是有人身自由的!

官差上去推了他一把:“叫什么叫!不关你们还放了你们啊,给我老实呆着去吧。”

杰森碧蓝的眼睛都充了血,气道:“我们是瑞士人,不是犯人,你没有权力这么做,我要向你们的皇帝告你!”后面揪他的人猛一使劲,杰森脸都白了。

那官差盯了杰森一阵,眯起眼道:“黄毛鬼子还挺能耐,你知不知道京城早就有异国黄毛唆教鬼神之论,迷惑百姓人心被抓起来的?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作奸犯科跑到我们大清国来了,告去吧,如果你还有命走出这个地方的话!”

我全身都抖了起来,杰森说了也白说,他是决计不会放我们的。

我与杰森被下了大牢,黑呼呼脏兮兮的大牢,一人一间,好在是相邻的。杰森一被放开立刻冲到牢柱前:“三三,你还好吗?手疼不疼?”

我眼圈发热:“不疼,那人扭你胳膊了,你疼吧?”

杰森摇摇头:“我不疼,我身体很好的。三三,小白不见了。”

我苦道:“一定是在外面,它进不来。”

“我们怎么办?”

“我想,他们不审完不会放我们。”

“什么时间审我们?”

“不知道,大官不在,也许要等到明天。”

杰森沉默了,双手搓搓脸,褐色的头发乱糟糟的。

我道:“先呆着吧,明天说清楚事情就好了,”

杰森道:“这里没有对外条例的吗?外国人他们不能随便关的。”

我无奈摇头:“这个年代,外国人来中国的还很少,哪里会有什么法律保护呢?”

杰森叹气:“我没有想到的,还是会有危险,那时候应该回去。”

我听到这话突然想起了老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