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狐狸,你是我的劫-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杰森侧头看我,一个顿也没打,直接就道:“我只想和你两个人去。”

我望了一会儿他的蓝眼珠子,老外的“只想两个人”没什么特别意思吧?轻轻扭头淡道:“人多不是热闹点吗?两个人有什么意思?”

杰森没再多说话,径直走去敲沐剑声的门。门开了,帅哥微笑看着我俩。杰森道:“三三要你和我们一起去外面。”我呆!这孩子一点都不会说话,肠子也是直的吧!连个弯都不拐。

小沐望望他身后的我,我搓搓鼻子,抿抿嘴,眼睛不敢直视他。听得他轻笑一声道:“好,一起去。”我心里一松,脸上止不住就笑开了。小沐还是比较平易近人的,吃完饭老憋坐着有什么意思,多参加参加集体活动对身心健康都有好处。

假惺惺的又让小沐去请摇头老狮子,不出所料,老狮子不愿意身体健康,就愿意吃完饭躺着,于是我们三个人踏上了香河县的大街。

散步的人不少哇!天边一抹暗红晚霞映着香河城,城内不减白日热闹,仍有许多百姓三三两两的闲逛,路边零贩还未打烊,两侧店铺却已掌了灯,这香河县城虽不大,该有的东西却一样不少,例如……妓院!

杰森的异国外貌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这天子脚边的宠儿县城恐怕已来过外国友人了,对这个长相明显异于东方人的高个子老外没有投来太多惊讶的目光,大多数人都是扫他一眼,眉毛一挑,嘻笑几句便干自己的事情去了,这也让我对自己国家的人民更为敬佩,接受能力多么的强。相反,高个子老外倒如看见天文奇景般不住嘴的疙瘩声。看见卖手工活的小摊子他要疙瘩,看见做针线织补的他要疙瘩,看见吹糖人滴龙描凤的他要疙瘩,看见涂脂抹粉的妖娆姑娘他也要疙瘩!一边疙瘩一边回退到我身边,指着那个门庭若市的地方道:“三三,我们进去看一看?”

我一直与小沐走在后面,也没说话,就并肩那么走着。小沐脸色很好,看着杰森在前面跑来跑去时不时的就轻笑几声。我的心情犹如被四月阳光照射着般的温暖舒服,听杰森问我,忙瞄了一眼,脸立刻发了热,嗔到:“扬州那里不是也住了一夜,有什么好看的。”

杰森道:“不一样,我没有见到过真正的,我想去看看。”

我不看他,只道:“你想进去做什么?那里是消费的地方。”

杰森笑道:“那我们只坐一坐,坐一坐就走,不要女孩子。”

他说不要女孩子……我心里闷笑不语,从腰间扒了一张银票给他:“那你去吧,我不去。”

杰森不接,低头望我:“三三,你不愿意去?”

我抬头尴尬的看他:“我……我去……我女的我去……做什么?”

小沐听我都结巴了,以为我生气,忙对着杰森打圆场:“若是你想去,我带你进去好了。”

我一听真气了,杰森自己不学好就算了,小沐同学干吗也下水,有没有搞错,我给他当导游都当到古代来了,妓院也要游,一点都让人不省心。

我扭头:“随便你们吧,我反正不去,我回去了。”刚想走,被人一把拉了手,回头一看,是杰森。他满脸的郁闷之色,口中叫道:“三三……”

我叹气,跟一个纯抱了游玩之心的老外我致什么气呀,他比我还背,好歹这里还是中国,我多少熟悉一些,他整个一狗屁不通,跑到扬州来旅游,倒霉的碰见我谢三毛,一个被王母指定了命运的人,直接被甩进古代,比甩鼻涕还容易。若说一开始我还很想回去,见了……小沐之后我又想多呆一阵了,穿越是我的梦想之一,目的就是为了看见美男,现在看见了,求神仙再让我回去是不是有点儿浪费梦想了?可杰森是为了什么呢?他也是有目的的,他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在这个夏天好好玩一趟,不管在哪儿,有的玩,他就舒服了。没回到现代,没结团,他就还是我的客人,我得有点职业道德才行。

我皱眉挣开他的手道:“算了,你们去吧,我在门口等你们。”

杰森耸耸肩:“不去了,你不高兴的。”

我听他说不去,心里又多生了一分内疚,肠子虽然直了些,人还是个好人。口气便软了下来:“我没有不高兴,你想去就去吧,我就在附近走走,等着你们。”

小沐道:“其实这里也并无有趣之处,不过是吃花酒的地方。”

杰森奇道:“沐先生经常来吗?”

我忙竖起耳朵,我也想知道。

小沐微微一笑:“是的,很多江湖上的朋友谈些事情,都会选择这样的地方,方便又不会引起注意。”

我点点头,这倒是对的,妓院里人来人往,搞些暗地里的小动作,掩人耳目也容易些。

只听杰森又问:“那你一定见过很多女孩子,她们漂亮吗?”

我晕,这问题问的有水平……漂亮吗?小沐会怎么回答?

小沐笑道:“没有注意。”

嗯……更有水平。

三人正站在妓院的大门口讨论着姑娘的漂亮与否,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一声鬼嚎:“嗷!”凄厉至极!

我们同时抬头往那处望去,只见一道小小的白色身影迅速朝我冲来,速度之快,让我根本来不及躲开,眼看那白影就要撞上我的腿,小沐只在我眼前晃了一晃,手上便多了一物,我定睛一看,疙瘩还没喊出口,杰森已叫起来:“Dog!”

不错,小沐手上抓了一只狗,一只呃……灰白色的小狗。乌溜溜的大眼睛,扁扁的鼻子,身上脏的没了狗样,卷毛全都结成了一团,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一大汉喘着粗气追上来,“还……还给我!我的……我的狗!”

我瞟见那人左手里拎着一把刀,右手拿着削尖了顶端的细木棍,心里揪了一揪,这人不会是要将狗宰了吧。见小沐手要伸出,我忙扯了下他的袖子,他转头望我,我冲他摇摇头。杰森已将狗接了过去,也不管那狗多么污脏,直接抱在怀里,口中喜道:“Q特。白的。”

小沐对那人道:“你的狗?”

那人眼一睁:“当然是我的,我养了许久的。”

我心中不屑,养了许久还让它脏成这样,看它那瘪瘪的肚子不知道有多久没吃过饱饭了。

小沐指指我道:“可是这位姑娘说是她的狗。”

我没说话,那大汉怒了:“胡说八道!明明就是我的,我从家中一路追过来的,你们敢抢我的东西?”

杰森上前一步,嘻嘻笑着:“没有抢,就是我们的。”

那大汉气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举着刀就冲向杰森,嘴中大喊:“黄毛鬼快还我的狗!”

小沐又上前了,我还是没看清他是如何动作的,轻飘飘晃了一晃,那大汉手里的刀就到了他手里。脸上依然带着微笑。我暗叹:帅呆了!

大汉愣了,看看空手,看看小沐,明白遇到了不好对付的主,扭曲着脸道:“好,你们欺负人,仗着有武功居然当街抢狗!”

我眼睛不看他,口道:“你说是你的狗有证据么?”

那大汉气哼哼的:“什么证据,老子从小养大的,就是老子的。”

我看着妓院的大门:“既然是你从小养大的,你一定能唤得回它,为何还要追着它跑?”

大汉呆了一呆又吼:“不是老子的难道是你的?我就不信你能唤得回它!”

我终于看向他,坚定道:“我能。”

小狗被放在了四人中间,不住的瞅瞅这个看看那个,四肢俯地,哆嗦成一团。

大汉先喊:“过来,你个小畜生!”

没动静,狗不但不往他那方去,反而还向着杰森挪了挪。

大汉急了:“哎你个畜生,你找死是吧!”

我笑了,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狗唤回去了,走到中间拂了拂小狗背上的卷毛,后退几步,嘴里唤道:“小白!过来!”

那狗看看我,我一脸无害微笑,只一秒种,狗“蹭”地就朝我窜来,直窜到我脚边继续俯下。我得意的摸摸狗毛,低头不看大汉:“如何?是不是我的狗啊?”

大汉无声半晌,冲地上猛吐了口口水,一言未发掉头而去。

杰森哈哈大笑:“三三,你好厉害。”

我抱起小狗:“不是我厉害,狗是通人性的,当然知道哪边有危险哪边有善意了。”

小沐也伸手摸摸小狗,笑道:“你准备把它带回去?”

我点头:“放在街上流浪早迟还得被杀掉,不如带回去养着了。”

杰森开心:“好的,我们养着它,我的家里也养了好几条狗,三三,你叫它什么名字?”

我晃晃狗爪子:“刚才不是叫过了?小白啊。”

花瓜的初恋

回了客栈我与杰森有事做了。我忙着给狗洗澡,杰森忙着给狗做窝。待我擦干小白抱回房间的时候,床边已放了一块正方形的木板,木板上放着一件眼熟的衣服,白T恤。杰森端着一盘肉站在一边笑眯眯的。

我道:“你把自己的衣服给它做窝了?”

杰森耸肩:“没关系,找不到衣服,就用这个,我不穿了。”

我将洗白白的小白放在床上道:“你看它漂亮吧?”

为了把小白洗干净,我可谓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杰森贡献了他的梳子,毛被梳掉了一整层,连拉带扯,好不容易才将打结的毛团全弄了开来,身上的跳蚤……就不提了,忒多。那大汉还说是他的狗,小白之前一定是在外面流浪的。现在的小白,毛发蓬松,眼睛乌溜,小机灵的模样一览无遗。

杰森点头:“很好看,和我的北京长的一样。”

“哦?”我抚着小白的背毛,它的眼睛望着杰森手里的肉,不住的呜呜。“原来你的狗叫北京,好名字。”

杰森将盘子放在地上,小白嗖地跳了下去,饿虎扑食般扑到盘边,呼呼噜噜吃了起来。

我看它狼吞虎咽的样子又心酸又开心,问杰森:“小白是男的女的?”

杰森翻翻小白的肚皮,小白鼻子里立刻发出呼呼的声音,这就护上食了。

“公的。”

啊?长的这么柔弱水灵居然是条男狗?我皱皱鼻子,望着小白,低声道:“那,还是让它跟你睡一起吧。”

杰森哈哈大笑:“三三……它是只狗啊……”

我不语。

拾掇完毕,夜已深了,杰森去睡觉,小白还是跟我呆在一起。吃饱了肚子,安心的蜷缩在杰森的白T恤上睡着了。

我没有睡意,轻手轻脚推开门,下楼到了客栈的后院。

院子里静悄悄的,店家和客人们都睡觉了。只有一个马圈里圈了几匹马,在黑暗中嚼着草料,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四下看看没人,我立即双手合十对着天空念叨:“神仙大人,神仙大人,求你现身,我有急事寻你。”

半晌无声。

“神仙大人,我不去给王母烧香,只求你现身一见,我真有急事要问你。”

还是没动静。

“神仙大人,我知道你没睡觉,我不麻烦你动用神力,解我几个疑惑便可。”

耳边传来吭哧吭哧声,我放下手左右细瞧,夜太黑,眼镜又没戴,模模糊糊看不清楚,隐约见到马圈南面的墙头上趴着个东西,黑漆马呜的,|Qī|shu|ωang|我动也不敢动,直盯着那处。

一会儿功夫,果然那东西又开始吭哧吭哧,翻了一阵才翻下来,是个人。

我就站在原地等他走近,庞大的身躯立在我面前,我才惊喜起来,不错,就是那个老头,今天貌似换了件衣服,身上挂的金属物啼里啕通的响成一片。

“你好烦人哪,亏了我今天没去看演唱会,不然我绝不理你。”

老头声如洪钟,一开嗓子震的马棚顶都乱抖,我吓的又想捂他嘴,又想逃跑。

“何事啊?”

我哆嗦,一见他就哆嗦:“您好,打扰您了,我想问几个问题。”

老头一摆手:“我根本不该来和你再见,要王母知道了定要怪我。”

“可……可是,您可知道,您多送了一个人来,不是光我一人穿了。”

“我知道,那又怎么样,算那西方小子运气好,沾了你的光。”

我无奈,这叫什么运气好啊。

“可是,您怎么把我们送到书里来了,我想去太平盛世啊。”

“你告诉我你想去哪儿了吗?凑合着穿越就行了,难道这不是穿越?”

这个神仙在天庭不知道担任了什么职务,到现在没被开除实在是个奇迹。

“好好,随便吧,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个……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

神仙老头又冷哼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个东西,闪着红光,他东按西按了几下道:“最近我事情很多,你们暂时回不去了。”

“啊?”我大惊!“这怎么行?我是现代人,我不能在书里生活一辈子!”

老头抖抖肩膀:“我觉得我真是太善心了,王母叫我许你一愿,我许了你三愿。”

我不解:“哪里有三愿?”

老头道:“你成天想着变漂亮,想着穿越,想着嫁个美男子对不对。”

我的脸绝对红了,还好天黑看不出来。太恐怖了,神仙都在天上窥探人间呢,连想法都知道,千万不能干坏事啊,千万不能YY啊。

“这一趟啊,你三个愿望齐了。”

我忙问:“啊?我嫁人了?嫁谁了?”

“美男子。”

“不是娶了七个老婆的那个吧?”

“那小子是美男子吗?”

对,韦小宝离美男子差了一条青藏铁路的距离。

“那我到底嫁谁了?”

“这是天机,不可泄露,我告诉你这么多已经触犯天律了,你小丫头想我被罚奖金?”

我忙摇头,“好的,您别告诉我了,不过我到底还能不能回去?”

老头一扭头走了,口中道:“你要实在不愿意呆了,我们也绝不强人所难,若是你嫁了人,可就真的回不去了。不过我警告你啊,你别再喊我了,我们是有规矩的,不能再与你交流。好好呆着吧。”说完又爬墙了。

我盯着那肥大的身影在墙头上挪动,非常不理解,神仙不应该是会飞的吗?

爬上二楼的木梯,我脑中不断转着老头的话,嫁个美男子!嫁个美男子!

难道……或许……莫非……是他?

一时大脑停顿,是他!俊俏的沐小王爷?妈呀!我可只认识他一个美男子,难道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穿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遇见他?

双手忙紧紧捂住脸,眩晕的似站不住般,这个穿越值了!我早就知道这个定律,穿越必遇美男,美男必爱女主,我应该耐心点的,这么早知道了谜底,这……让人见面多不好意思。我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没想到,我们居然还会有进一步的发展,我谢三毛的骨灰级纯情年代就要在这里结束了?

一夜辗转未眠,心里揣着忐忑,揣着兴奋,揣着害羞下楼吃早饭。

杰森,小沐和吴狮子已经坐定。小沐他……今天比昨天还帅,挺直的脊背,眼神淡定,唇边不变的微笑一缕,玉袍换了紫袍,贵族气质尽现。知道了我俩的红线命运,此刻我的脸变的滚热,想必红的像煮熟的大虾,扭捏着蹭到桌边,僵硬的坐下,眼睛不敢看任何人。

杰森弯下腰去给小白弄吃的,小沐的眼睛看着我,我知道他在看我。我虽不敢直视别人,但余光却灵敏的很。只听他开口道:“谢姑娘身体有恙?”

啊?有恙?我抬头望他,摇摇头。他又道:“是否发热?你的脸……”

我赶紧摸摸脸颊,娘哟,热的烫手。杰森直起腰,歪头打量我:“三三,你生病了?你的脸很红啊。”我再摇头,垂眼道:“没事,我好的很。”

杰森居然一把攥住我的手,急道:“不是啊,你的脸真的很红,你一定又没有盖被子,你要去看医生。”

我惊的使劲抽手,死老外,竟当着我未来男友的面拉我的手,我在心里活剐了你!

一惊一急,脸更红了,杰森突然站起来,双手扶了我的肩:“我们去找医生,你发烧了。”

我恨的用胳膊猛撞他一下,吼道:“我没事啊,你别碰我!”

杰森被我推的倒退一步,站在那处不动了,碧蓝的眼睛望着我,又闪出委屈的光。我瞪他一眼,转头坐下,好心情立刻没了。带着个拖油瓶怎么靠近美男啊,真讨厌。

没滋没味的吃完一顿饭,无人再说一句话,许是看我沉着个脸,大家都觉得尴尬吧。我不想坏人胃口,赶紧扒了几口就冲上楼去,小白也不吃了,迅速跟上,小东西还是挺有良心的。

趴在床上,我心思乱成了一团麻,花痴症状再现。自老头告诉了我那事之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对小沐的好感呈潮水势头上升,一潮高过一潮,二十七年了,我没谈过恋爱,谁能知道我的苦?我想谈的,没机会罢了,单位这二年举办舞会,我从头坐到尾,没有一个男同志来邀请我,几年前也是有过的,一个新来的小导游,不了解情况,贸然请我跳舞,众同事都纷纷对他投去佩服的目光。结果那晚,我直觉得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根木头,生生将人家的新皮鞋踩出了一个洞来,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那男生一瘸一拐的回家去了,老弟说,谢三毛你就自觉点吧,有人约你直接回绝,免得丢了自己的脸又害了别人。

人家说二八少女情窦初开,我这奔三少女情窦也刚开了,情愫阵阵热浪滚滚,烫的我心尖发疼,对小沐称得上是一见钟情了,看一眼就能电我几个时辰,这感觉太奇妙了,还从没有哪个男生能让我一见钟情过呢,他,对我有没有一点点好感?

胡思乱想着,门响了,我理理头发去开门,是杰森。翻他一眼,走回床边坐下,摩挲着小白的头,不说话。

杰森跟到床边,低头道:“三三,你好吗?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我舒服的很。”我头也不抬。

“我能不能坐下?”

这人到底想干什么呀?杰森真让我头疼,他个子太高,存在感太强,想忽略也忽略不掉。我微点头:“坐吧,什么事?”

杰森似有些紧张般的,坐在我身边,双手对插着扭来扭去,我不看他,只顾逗着小白。

“三三”他开口了,“你能不能看着我?”

唔?我转头望他,柔软的褐发垂在额前,眼睛清澈的如大海一般,一时口吃:“呃……看……看了,干什么?”

“你和上帝通话,带我们回去好吗?”杰森突然冒出这一句。

我一惊,“为……为什么?你……你不是想在这里玩的吗?”

“嗯,”他手扭的更起劲了,“这里不认识,你不喜欢到处跑,不如回去,我想约你。”

我愣了,嗫嚅道:“约……我?我们……我们不是在一起吗?”

“三三,”杰森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我的脸,“你愿意给我机会吗?”

疙瘩!老外果然直接,对不起,我不喜欢外国人,我喜欢中国传统男性!

“什么机会?”我又垂下头装傻,“回去的机会?我回去一定会带你的,不过现在我还不想回去。”

“是约会的机会,三三,我……”杰森直白到一点后路不给自己留,那也莫怪我无情了。

我腾地站起身来,指着大门:“你出去吧,我要换衣服。”

杰森走了,我心乱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能那么快就喜欢上一个人?我与他才认识几天啊!老外就爱速食,感情这种事是要培养的不懂吗?我一中国女性跟你没共同语言。

诽了杰森一气才突然想起,貌似我喜欢上小沐也挺快的……不过那不一样,我们都是中国人,而且人神仙都说了,小沐是我命定天子,老外跑来插什么杠子的,我长的难道就那么难看?老外眼里的中国美女好象都是我们本国人认为贼丑的那一类。倒霉的谢三毛,情路未行就先杀出个拦路虎来。

“咚咚”门又响了,我起身开门,双儿站在门外,笑意盈盈道:“谢姑娘,小宝已办完了事情,来接你们回京。”我见她眉目尽展,心知庄家定是大仇已报了,这时回京,将会看见许多大人物,但是危险也接踵而至,可不去那儿又能去哪儿?况且,小沐貌似也参与了韦小宝的逃亡行动,我不能离开他。于是点头道:“好的,那我去叫我朋友。”

双儿道:“没看见那位杰森,去他房中,他也不在。”

我心里一惊,这小子窜到哪儿去了?连忙跑去杰森房中,果然无人,可那大包还放在床上,糟了,不会生气出走了吧?我拎起大包往楼下跑去,韦小宝和小沐正站在柜台前说话,一见我急冲冲下来,小沐忙问:“谢姑娘何事惊慌?”

我结巴:“那个……我……我朋友不见了。我……我要去找他。”

韦小宝叹道:“黄毛鬼子事儿真多,我们这就要走了,他又不见了。”

我不理他,直向店外跑去,被小沐扯了一把道:“我同你一起去寻他。”又回头对韦小宝道:“你们先回去,我们随后就到。”说着和我一同出了门,韦小宝在身后大叫:“铜帽子胡同,别迟了,我师傅也在哪!”

我与小沐急走在香河大街上,手搭凉棚四处寻找,就是不见杰森的影子,那大包太沉,压得我肩膀都歪了下去。

小沐忽然道:“把包袱给我吧。”

我转头望他,他微笑伸出手:“我来背。”

心头一热,真是好男人,知道照顾女性。不好意思的将包递给他,他甩在了肩上,继续四处张望。

一直寻到了城外,还是没见杰森。我又累又气又急,老外不是承受能力挺强的吗?我又没直接说难听话,干吗搞的跟受了天大打击似的。

站在外城的河边,我闷不吭声,小沐道:“歇一会儿再找,想想他可能去哪里?”

我点点头,席地坐下。小沐也坐在我身边。

他不说话,我更没话说,看着他脑门上有汗意,心里隐有愧疚,这男人多好,刚认识不久的朋友也这么热心帮助,其实根本没他的事。我从腰间掏出手绢递给他。

小沐一愣,我指指他额头。他又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接过手绢抹了抹额头道:“谢谢。”我心说,不用谢,手绢本来就是你的。

小沐开口道:“谢姑娘,你与那位杰森……”

我不敢正视他,慌忙接口:“我与他不是两口子,只是朋友。”

小沐呵呵笑了,道:“我知道,我只是想问你们是从何处而来的。”

我又红了脸,妈呀,忙着解释什么呀,人家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嗫嚅道:“呃……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从……那个……瑞士。”

“哦?”小沐开始好奇,“听杰森说了瑞士,是一个国家的名字?”

我点头:“嗯,那里很美,有很多山脉和温泉,特产是钟……怀表。”

小沐若有所思:“唔,怀表,我知道。不过确是第一次听说瑞士这个名字,山外有山啊。我们的眼界还是太窄了,若有一日能走出中土,也许会学到更多不同的东西。”

听他这样说,心里更是高兴,这个男人已经认识到井底之蛙的局限,在这样固步自封的年代,这无疑是个巨大的思想突破。

他突然掉转目光看我:“谢姑娘,若有一日你们要回去,我可否与你们同行?”

我呆!同行?我还想着和你在一起长期生活下去呢,你要和我回去?

他又道:“我只想着有一日能报了父仇便了了心愿,出去多走些地方,开阔眼界。”

我相信自己此刻的眼光定是满带欣赏之意:“好的,若……若你放下包袱……我……我可以陪你的。”话一出口,脸又烧了起来,这句话会不会说的太露骨了?

小沐望着我笑容绽开,俊颜愈发绝美,黑亮的双眸迷人心神,直看的我眼睛也忘了眨。他站起身来道:“我想起一个地方,不知那处能否找到杰森。”

炮轰的前戏

站在一幢建筑物前,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哪里?竟是……一个教堂?

尖顶圆柱的造型,硕大的十字架就立在最高处,挂着遮羞布的耶稣老大依然侧着头在承受万年不变的痛苦。我早知明末清初时,西洋教会就已遍地开花,几个大城市都被传教士传了一通,没想到这小小香河居然也有教堂,可见传销势力是多么的无孔不入。

教堂门前无人,小沐领着我径直而入,一进门,便是一间长阔的礼拜堂,放了许多长椅,看来平日生意还是不错的。正前方墙上仍然钉着耶老大,两侧摆了些鲜花,气氛倒也庄严肃穆。我奇问:“沐公子你如何得知这处有教堂?”

小沐笑道:“这处地点原是我沐王府的产业,京城管事的说过一次卖给了洋人开教堂,我倒也是第一次来。”

我叹,沐王府挺有钱的啊,产业从云南延伸到京城来了。

教堂内无人,自然也没看见杰森的影子,我们继续往里走,走到了尽头的一处侧门,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我将门开了一条小缝往外窥视。果然,杰森就站在门外院子里,手舞足蹈的在与人说着鸟语。我猛推开门叫道:“杰森!”

杰森回头望见我,一脸惊喜:“嗨,三三,你怎么来了,快来,我给你介绍朋友!”

我怒气冲冲:“找了你一上午了,你乱跑也不跟我说一声,都要去京城了,你还在这里聊天?”

杰森耸耸肩:“哦,我不知道,我只是来看看教堂,认识一位新朋友。”

我这才注意到杰森身边站了一位黑袍子白胡子外国老头,笑眯眯的看着我,生硬的使用汉语道:“你好!我是托马士。”他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定是这里的神甫了。

我赶紧对他打个招呼:“您好,我是谢三三,这位是沐剑声,我们……有急事要走了,改日再来拜访。”

老头怀抱圣经,优雅的点头:“好的,我的朋友,希望和你再见面。”

小沐礼貌的向神甫施了一礼,我口道:“再见!”拽着杰森就走,杰森还不住回头大叫:“那一死土米特有,拜!”

杰森兴奋不已:“oh my god!我遇到了我的朋友。”

我瞪他小声道:“差几百岁,乱认什么朋友!”

杰森乍乍手:“神永远与我同在,神父就是我的朋友。”这小子,原来是个基督徒。

小沐道:“我们现在赶去京城与他们会合。”

我脚步一顿,心中暗叫不好,这要去,小沐与天地会的那帮人全部都会被困在小宝的伯爵府里,晚上十几门大炮对着府邸就要炸开了。一个不小心,小命休矣。书上说他们是全逃出来了,可是没说我跟杰森能不能逃得出来,人家都有武功,我和老外怎么办?

小沐见我停了脚步,疑惑问到:“谢姑娘有何顾虑?”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赶去京城,不是光为了看看你妹妹吧?”

小沐眯起眼睛:“怎讲?”

我眼睛扫向杰森:“呃……天地会的人不是也去吗?我……我猜,你们还有别的事情。”

小沐笑了:“谢姑娘你既然已是我朋友,我也无需瞒你,不错,我们沐王府与天地会有三掌之誓,天地会要借刀杀鞑子皇帝,沐王府也绝不可退缩,这就是前去与他们商议此事。”

“杀不成的。”我低道。

小沐一震:“你说什么?”

“我说杀不成的,”眼睛瞄住自己的球鞋,“皇宫那么大,地形那么复杂,又有那么多侍卫,贸然派人去行刺,是成不了事的。”

小沐不语,我又道:“不明白你们怎么想的,皇帝正在剿吴三桂,这时派人去杀皇帝,成不了事也就罢了,万一真得手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