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狐狸,你是我的劫-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眼睛里看到受伤的痕迹。我就这样默念着,杰森是最喜欢我的,杰森是最适合我的,睁着眼睛看着他,看着他靠近,看着他英俊的脸在我鼻尖十厘米处停住,看着他没有丝毫异状的微笑着道:“我去跟赶车的那位先生说我们回去!”

呆呆看着他掀了车帘子出去,翻涌不定的心潮竟忽然平静了下来。

不出所料,车子很快停了,云风气急败坏的冲进车厢来叫道:“嫂子,黄毛怎么回事?”

我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轻道:“我们去见王辅臣,你得帮帮我们。”

云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你们疯了?好不容易逃出来又要回去?”

“你说王辅臣会不会相信华楠?”

云风不作声了,脸色黯淡,颓然道:“以大人心思的缜密,也许很快就会怀疑,不过花姐会把他带走的。”

“他伤这么重,一时半刻走不了,你把我们交给王辅臣,华楠就不会再被怀疑了。”

云风疑惑道:“你们到底在想什么?楠哥费了这么大力气才……”

杰森接口道:“有办法,我们不会死的,快带我们回去吧。”

云风还在犹豫,我抬脚跺了跺厢地急道:“我真的有办法,你相信我!迟则有变!”

云风与我们并不相熟,他挂心的自然是他的楠哥,听我说的自信,竟也不再多说,出厢掉马去了。

^^^^^^^^^^^^^^^^^^^^^^^^^^^^^^^^^^力洛克的分割线^^^^^^^^^^^^^^^^^^^^^^^^^^^^^^^^

一夜奔离近百里,车子再重新驶入大同城时,天已微亮了,我与杰森靠在车厢壁上都闭着眼睛闷不吭声,连着两夜未休息好,身体极度疲累,脑子却分外清醒,杰森似乎在小憩,我在想着一阵看到王辅臣该说些什么,贸然去见定会惹他怀疑,只有折个中绕个弯了。

掀了帘子站上车架,先被凉意激出了一个冷战。长街清冷,空荡荡没有人影,寒风卷过地面,几片落叶被吹得打着滚儿向前翻着,马蹄得得声显得特别清晰响亮,云风陪着我们折腾了一夜,鞭子甩得也有气无力。

我坐到他身边,道:“你莫回华楠的小园,直接将我们交给王大人。”

云风扭头奇怪的看我:“嫂子……”

“就说是被你抓到的。”

云风摇头道:“黄毛尚可这么解释,王大人见过你好生呆在楠哥家中,又怎会被我抓到?”

“我一个人去。”杰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一回头,见他正弓腰掀着帘子站在门口,忙道:“不行!很多事情你不了解,一个人去会说不清楚。”

杰森晃悠着走出来,耸耸肩道:“我什么也不需要说,我只要按照他的话去做就可以了。”

我对着脑门猛拍了两下,急对云风道:“那个朱三太子早已将我和杰森熟稔之事说出来了,我在园中说的话,王辅臣他定是一句也不信!你可说我与杰森碰头欲逃时被你抓了个正着!至于华楠……”我顿了顿,“且说我一直骗了他好了。”

“你可以不用去,我带黄毛去就行了。”

“不行,他是异国人,怎能对付的了王辅臣?我必须要和他一起。”

云风郁闷的看着我:“可是这样说,理由很牵强。”

“管不了那么多,如果我们不出现,我怕王辅臣很快就要派人去小园找华楠了!”

云风甩了一鞭感慨道:“嫂子,你与楠哥彼此真是情深义重!”

我舔舔干裂的嘴唇,没有说话,回头望去,帘子已放下,杰森隐回了车里。

一路急驰,小半个时辰后,车子停在一处宽大宅府门前,天还未亮全,透过车窗观望,那府门足有三米之宽,门口蹲了两头石狮,前廊更是长近十米,挂着黑漆大牌,上书:太仆卿府!

离府门还很远处,杰森出去与云风说了会话,云风又进来劝说我下车躲躲,直说我的出现太没必要,我也知若王辅臣看见我,仍会怀疑到狐狸身上,但还是坚持要与杰森一道,我弄丢了他两次,这次决不让他独身涉险。

云风摸出一截短绳将杰森双手绑起,我要他也绑住我,他却不肯。我嘱咐他千万莫露出马脚,他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是了,他是专业的,我们应该担心自己的演技过不过关才对。

待云风抓住我俩一下车,门口两人立刻冲出几步,举着刀大喝道:“什么人?”

云风高叫:“影堂云风,快禀报大人,我已将他要的人抓来了!”

那二人似对云风十分熟悉,打量了我们几眼,其中一人向府内跑去,另一人道上前斜眼睨了睨我道:“这一大清早的,云兄又立功了?”

云风与他打着哈哈,将我与杰森推着向里走去。

杰森低着头,一副沮丧的表情,我临下车前挠了挠头发,几缕发丝凌乱的垂在眼前,脚步踉跄,落魄感更甚,这外形,应该不会让王辅臣起疑吧?

天,暗蒙蒙的,踏过大院儿,到了正厅阶下,云风对那人道:“大人是否还未起身?”

那人看看天色,摇头道:“这个时辰怕是已经打好一套拳了,大人日日起的都早。”

云风未再作声,瞥了我俩一眼,手仍抓着杰森的后背。

等了约五分钟,初始那人又跑了回来,叫道:“大人让你把人带去后院。”说着便上前推了推我,奇道:“怎么还多了个女的?”

云风未答他话,径直推着杰森向侧方走去,我忙紧紧跟住,不愿被人拎着前行。

走了不远,便进了一处园子,花草种了不少,厢房隐在其间,中间一块开阔平地,云风扯着我二人立住不动,看那平地中有两人呼喝来去正过着招,

光线虽不明亮,我也认出了那其中一人便是王辅臣,只见他矮状的身体不停上腾下跃,竟状极轻盈,拳头又快又准,与另一人拆了不过十招,便连击中对方三拳,一肘将那人拐翻在地。那人爬起来向他行了个礼,他一挥手命人退了。边上候着一婢女,立刻送上手巾,王辅臣擦了擦脸,缓缓转身看向了我们。

云风抱拳道:“大人,您要找的异国黄毛已擒到,送来请大人发落!”

王辅臣踱步走近,到杰森跟前站定,上下打量了两眼,嗤笑一声,却未说话,将脑袋扭向了我,嘴中发出似惊似诧的“咦”声。

不知情的人听这咦声,定会觉得此人见了不曾想到的人发出惊讶之声,可只有我听得出来,那咦声带了些做作,带了些不屑,还带了些了然的味道。

“这……不是阿楠的娘子谢姑娘吗?”他开了口,做作口吻更明显。

我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云风答:“正是。”

王辅臣歪着脑袋笑道:“她不应该是在阿楠的小院儿吗?怎么会与这不熟悉的黄毛一同出现?”这句话不但做作,暗讽的意味也流露了出来。

是我骗了你骗了华楠,我其实与黄毛熟悉的很,为了遮掩他的去向才说了谎,这就是我早已想好的说辞,刚欲张口,忽听云风道:“嫂子昨晚出门给楠哥买东西,被这黄毛抓走了,楠哥一直在找她。我找到黄毛时,他还拿嫂子要挟了我一阵,想着先将黄毛交于大人,再将嫂子送回楠哥那处。”

我心里一颤,余光迅速瞟向杰森,他对这话一点反应也没有,眼皮也没动一下。我突然明白了云风为什么不愿给我绑手,原来他还是想着要把我撇出去。

王辅臣默了一阵,又道:“哦?你在哪儿抓到他的?”

云风镇定自若道:“李家巷后方古庙中。”

王辅臣轻笑一声,踱到我面前:“谢姑娘,你是被他抓走了?”

我能说什么呢?这时候辩白无异于此地无银三百两,云风既然已说了话,我自然不能再改口,便迅速施了一礼道:“见过大人,民女吓……吓坏了。”

王辅臣哼了一声,对杰森道:“你与谢姑娘熟悉么?”

杰森道:“熟悉。”我看了一眼云风,云风表情怪异的瞪着杰森。

王辅臣哈哈大笑:“那谢姑娘怎么说她与你不熟悉呢?”

我轻轻一颤,他记了我的话,果然还是对我有疑。

杰森突然转身向我,嘶声叫道:“三三,你不喜欢我不要紧,但我会一直喜欢你的,即使你嫁给了华楠,我还是一样爱你!”

他边叫边扭挣着手腕上的绳子,似要向我扑来,却被身后一人死死扣住了双臂。

我“啊”了一声,惊的倒退了两步,双眼眨也不眨的望住杰森。云风立刻上前喝道:“闭嘴!你这黄毛竟敢对我嫂子起歹心!我定要宰了你!”说着做势举手,王辅臣立刻叫道:“住手!不能伤他!”

云风怒哼一声,状似气愤的后撤一步。

王辅臣绕着杰森转了两圈笑道:“这还真是让人开了眼界!哈哈哈哈!西洋人不同凡响啊!”虚伪的笑了一气又道:“既是他一厢情愿,那谢姑娘想必是受了惊吓了,云风将谢姑娘送回阿楠那处吧。黄毛就留在我这儿了。”

我气息难平,眼中惊色未定,这反应在云风看来正是迎合了整场戏,完全没有漏洞,可只有我看得出来,杰森在向着我做戏大叫的刹那,眼中流露了真实的情绪!我,伤了他么?

转身刹那,千忍万忍还是瞄了杰森一眼,他轻轻的眨了眨眼,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微笑。

镇定的拜别王辅臣,出了府门上了马车,驶出半里后,我冲出车厢,对着云风叫道:“你为何要带走我,我不能丢下他!”

云风呵呵笑着,似心情很好:“若要将你留在那里,楠哥定会杀了我!”

我怒极叫道:“杀了你也不能扔下他一个人面对王辅臣!”

云风见我真的怒了,便也正了颜色道:“是黄毛自己要求我这样做的,他要我把你安全送回楠哥身边,他说,你已想好了办法解决此事!”

我扶住车框,只觉得浑身无力,脑袋一阵眩晕,剧情不该是这样发展的,即使知道王辅臣暂时不会对杰森不利,可我在外,他在里,我是狐狸的娘子,他是假冒的使臣,我还怎么与他一同去见康熙?

云风见我不语,又叹道:“绕了这一大圈,黄毛还是落到大人手里,楠哥的伤算是白受了。”

听得这话,我恨得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绕回了原点没错,但狐狸若不去救杰森,我满脑纷乱担心,又哪里能想出办法对抗王辅臣?急对云风道:“快回小园。”

我要快些见到那受伤的人,我要告诉他所有我知道的事情。

我一定要去兰州!

伪装的本领

与外宅的扫地老人擦肩而过,我向他施了一礼,他仍像上次般没有反应,持着扫把不紧不慢的扫着院子,白须微微飘动,面色平静无波。

推开门,小园内静悄悄,树、花、池、桌依然安稳的呆在原处,走了几步,听见偶尔几声清脆的鸟叫叽喳在树梢,不过离开了一夜而已,再回小园,我的心竟咚咚跳个不停,似悲似喜,五味杂陈,他醒了吗?也许,他还不知道我离开过……

穿过拱门,一眼便瞧见了花叶,她在廊下的躺椅上蜷缩成一团,身上披了件薄衣,蹙着眉在冷风中浅眠,云风张嘴欲叫,我忙拉住了他,花大姐定是看护了狐狸一夜,倦极了。

轻轻踏上台阶,我路过狐狸的房间,门是关着的,他恐怕还在睡着。进了隔壁捞了床棉毯子出来,替花叶覆上,掖好毯角,手想抽回,被人一把握住。我低头微笑着看她,她坐直了身子,满眼惊色。

“三……三毛?你怎么……?”花大姐一向伶俐的口齿竟也有些结巴了。

我点点头:“嗯,我不走了。”

花叶腾地站起身来,毯子滑落到地上:“你……你为什么不走?云风?”说着诧异地看向云风。

云风挑挑眉毛:“不关我事,她自己要回来的。”

我看看狐狸的房间,轻道:“我惹出来的事,怎能一走了之。”

花叶顺着我的眼光一扫,诧色褪去,脸上便绽开了笑,道:“原来妹妹还是挂念着阿楠啊……真是个好娘子。”

我不顾她调侃,急道:“华楠醒过吗?”

“醒过。”

“有……有问过我吗?”

花叶摇摇头,“没有问,他知道你已经走了。”顿了顿,又道:“但他很不开心。”

我垂下脑袋,心里有些酸楚,花叶摸摸我的头发道:“一个傻小子一个傻丫头,倒真是配得合适。去吧,去看看他。”

推开狐狸的房门,光线昏暗,一股药味儿扑鼻而来,桌上摆满了药瓶瓷碗纱布,凳子上放了一个水盆,那人,还静静躺在床上。

轻手轻脚靠近床边扫了一眼,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帐子的阴影笼罩了他的脸,听着呼吸很是平稳,这一夜想是没有起热。我坐下来叹了口气,无意识的将被边掖了又掖。往暗处倾了身子仔细看他,脸上突然一烧,吭哧道:“我……我回来了。”

狐狸不知何时醒了,正眯着眼睛望我,窗户闭着,帐子遮光,我居然没发现。

他不说话,一动不动的看我,睫毛眨也不眨,无语对看了半晌,我有些架不住他直接的目光,将头偏到一边,小声道:“昨夜感觉怎么样?伤口疼么?”

他不作声,仍盯着我。等不到他的回答,我只好又道:“想喝点什么?我去给你熬点粥?”

他还是不理,我有些尴尬,站起身来道:“要不你再睡一会儿,我一阵再来看你。”说罢转身欲走。

“去把窗户打开。” 他哑声轻道。

我回头无奈的瞪了他一眼,这人一醒就开始矫情了。走去窗边推开窗户,清新的空气透了进来,屋子里的药味立刻淡了不少。我深深吸了口气,回到床边道:“只能开一会儿,不然你会着凉的。”

有了光线,狐狸的表情明晰了许多,他不再眯眼,看向我的一双凤目里闪出了些欣喜之色,只是脸颊看起来愈发消瘦,下巴上竟生出了许多青须须的胡茬子。看他这憔悴虚弱的样子,我不知为何竟忍不住抿嘴轻笑了下,现在的他,完全没了平常的妖媚动人,很像一只年老色衰泛人问津的病狐狸精。

“你笑什么?”狐狸似有点不高兴,眉毛皱了起来。

“没笑啊,”我道,“想吃东西吗?”

他闭了闭眼睛,声音极低道:“你走了还回来做什么?”

我坐下来,继续来回按着被边:“我不认识去云南的路。”

“切!”他轻嗤了一声,对我的话表示了不相信。又道:“黄毛呢?”

我没作声,他眼中起了疑惑:“黄毛怎么了?”

我想对他说杰森的事情,想说服他离开王辅臣,想把我知道的“天机”告诉他,想听听他的主意,可是看到他这病恹恹的样子,我却一句也说不出口。过几日再说吧,杰森暂时不会有危险,勉强笑道:“没事,他挺好的。”

狐狸眼中锐光一动,道:“是不是叫大人捉去了?”

我摇摇头:“不是捉,是送。我们自动送上门的。”

他几乎未加思考,立即眨眨眼道:“你们想了什么坏主意?”

我掩饰的抬手蹭了蹭额头,把笑容隐到小臂处,狐狸好聪明,几个字就听出了端倪。

“坏主意都是你想的,我们哪里想得出来?”我说着话,手指滑来滑去,将被边刮成平平的一道。

默了一会儿,他的手从被下游出,抓住我的手腕,摩挲着游到我的手掌,攥住。眯起眼睛道:“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走的,以后我就没有可能再放你走了,明白没?”

我见他那生着病还要装狠的模样着实好笑,假意挣了挣手道:“又要困我?那我现在走。”

手劲蓦然一紧,狐狸吃痛的哼了一声,我忙轻拍了拍被子道:“好了好了,等你好些了我们再说。”

他眼睛瞪了起来,嘶声道:“还说什么?我说过的话你总是记不住!”

看着他激动,我紧张极了,连连安抚道:“你不要大声说话,挣裂了伤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记住了,哪也不去,就陪着你好不好?”

他颈子一松,鼻中又嗤了一声,唇边却浮出一丝得意的笑,像一个奸计得逞的孩子。

他的食指轻挠着我的手背,道:“黄毛没死就行,你若想救他,我还能把他救出来。”

我不语,无奈的看着他洋洋自得的表情,自己都瘫在床上了,还敢放大话。

“不过,再救一次,我的价码可就真的要兑现了。”他语气又松快起来,看起来心情很好。

我摇头道:“你养好你的伤即可,他的事情你暂时别管。”

狐狸盯着我,突然猛地“呃”了一声,脸上现了极痛苦的表情,手也松开了,想抬起胳膊抚上胸口,却抖的厉害。我一惊,伤口又裂了?赶紧起身欲掀开被子查看,听得他痛的喃喃自语,急问道:“怎么了?”他张着口:“我……我……”尾音已听不真切,我忙俯下耳朵:“你说什么?”

温热的舌尖迅速卷上我的耳垂,含进嘴里,我一震欲逃,却被他一口死死咬住,耳边扯痛得我闷叫一声,皱着鼻子叫道:“快放开我!”

他牙齿咬住耳垂,唔哝道:“就不放!”

慌乱之时手已举起,对准他的胸口紧攥着拳头,他又含糊道:“你打啊。”

扬了又扬,终还是轻砸在了他的胳膊上。歪着脑袋一手扶住他的枕头,一手去掰他的下巴,力气还不敢用大,掰了又掰,他始终紧紧咬住不松口,我气道:“你简直比水蛭还可怕!”

他用牙齿拽着我的耳垂向下,我向反方向使力,疼的直觉耳朵快分家了,又叫:“你想把我耳朵咬掉啊?快放开,疼死了!”

口齿不清的家伙继续无赖的唔哝:“不放不放不放……”

我无语了,骂了不顶用,打又不能打,面对这个水蛭般的耳垂控,我一点主意也没有,只好顺了他的力气,继续侧脑袋让他咬着。

牙齿不放,嘴唇轻轻抿了两下,见我不再挣扎,略略松了劲,舌头再次缠上,吮吸撩动,我歪着脖子撑在他上方,电击般颤抖不已,那感觉……我真的招架不住。

“三毛。”他边吮边嘟囔。

“嗯?”

“你昨夜……走的时候……我知道……”

心尖微颤,却又觉得是意料之中,他是狐狸,狡猾的,会伪装的狐狸,装睡当然有可能。

“你说……”他湿润温柔的舌来回拨弄着我的耳垂,酥麻感已向全身蔓延,“你不怪我了……可是真的?”

“嗯。”

“你说……待我伤好了……你还会来找我……可是真的?”

“嗯。”

“今天……你就回来了……你……是不是喜欢我?”他的声音低柔含混,带着男人特有的气息,带着一丝魅惑,几近喘息般地钻入我耳中,不知几时,我已放松了手臂,趴在他床边,侧脸几乎贴住了他的鼻息,身子软软的,头脑昏昏的,顺着他的话答道:“嗯。”

耳垂猛然剧痛,水蛭长出了大獠牙,狠狠咬了我一口,痛得我捂住耳朵,一跳起身,张大了嘴看神经病似的看着床上那家伙,他又眯起了眼睛,不过不是算计的眯眼,而是开心的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我疼的直揉耳朵:“你那么使劲咬我做什么?”

他柔笑似水:“我想把你吃掉。”

我又惊又怒叫道:“你是不是有病?”

他立刻苦起脸,耷拉着眉毛道:“是啊,你看我都动不了了,不是有病是什么呀?”

说不过无赖,我气极掉脸就跑,拉门一冲,正撞上送饭进来的花叶,她敏捷的换手端盘,侧身一躲,还是被我莽力撞上了右肩,啧啧叹道:“急什么呀,差点儿把我汤撞洒了。”

我满脸通红,憋哧半晌没说出话来。

花叶瞅瞅我,又瞅瞅狐狸,嘻笑道:“小两口怎么一见面就吵架?”进屋放了盘子,又过来扯我:“你别跑,饭你得给他喂了,吃完饭给他擦擦身,再把他胡子刮刮,瞧我多俊的弟弟,一宿被你折磨成什么样儿了。”

我又张大了嘴,拿看神经病的眼光看着花叶,被我折磨的?这姐俩儿都什么人哪!

我吭哧道:“我……我给他擦……不合适。”

花叶弯月眼一瞪:“怎么不合适?你是他娘子,你不给他擦谁给他擦?”

回眼望望狐狸,他面无表情,眼睛里却让我看到了奸诈笑意。

花叶跑去柜子处翻了一阵,翻出一把小刮刀,往我手里一塞:“喏,就用这个刮胡子。我守了他一夜了,现在要去睡觉,谁来吵我我就剥了谁的皮!”说完朝着狐狸一扬下巴,挤眉弄眼的出去了。

我呵了两口气,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二人,脑中天雷巨响:回来是个错误的选择!

^^^^^^^^^^^^^^^^^^^^^^^^^^^^^^^伪装的分割线^^^^^^^^^^^^^^^^^^^^^^^^^^^^^^^^^^^^

饭一勺一勺的喂了,狐狸不能起身,只好将头下加了个薄垫,勉强撑起脑袋吃了些流食。若说刚刚我还满心气愤,这会儿看他吃饭,心又酸起来,他与我斗嘴掐话倒是挺带劲,食欲却不太好,吃一口咽一口眉毛总要皱几下,看着我担心的脸,便笑说花叶的手艺退步了,饭做的好难吃。我心里明白,他是伤口疼痛食难下咽,可是不吃饭,伤又怎会好的快?无视他表情痛苦,我还是坚持将一碗粥喂完了。

吃完饭替他刮了胡子,下巴用热手巾敷了一阵,我捏起刮刀俯下身,小心翼翼的从他右颊刮起,他始终定定的看着我,任我将他下巴晃来晃去,第一次给男人刮胡子,看着手巾湮出的热气,看着他的面颊一点点清朗干净,心里突然升腾起一阵奇妙的感觉,想起了上学时最爱听赵咏华的一首歌《早餐》里的一句歌词:轻手轻脚,不敢太响,看他蜷着身体睡得正香。

上学时最爱做的事就是幻想自己未来的家庭生活,我的老公是个帅哥,我为他做好早餐,送他出门去上班,献上拜拜吻,为他买好剃须刀,看他穿上绣了小熊图案的睡衣睡觉,幸福的靠在他肩头数钱。那些憧憬的日子仿佛又飘到了我的眼前,心神瞬间恍惚了起来,手下没了准头,狐狸突然“嗯”的哼出声来。我吓的一抖,将刮刀扔到一边,再看狐狸的下巴,一道血丝缓缓蜿蜒。

慌得拿了手巾去擦他下巴,嘴里连道:“对不起对不起。”

狐狸嗔怪道:“你拿刀对着我也不专心,心思又飘到哪去了?”

我摇摇头:“没有,是我不小心,我重新给你刮。”

狐狸一扭头:“不要了,再刮我怕你把我嘴唇都割了!”

我尴尬的站在那儿搓着手,非我刮不好,确实是走神了,不过我不明白,自己看着狐狸这张狡诈的脸,怎么能想起“家庭生活”这么温馨的画面来,真真是糊涂了。

狐狸埋怨了一气,见我不回嘴,哼道:“我背上的伤口痒,你给我挠挠。”

“啊?”我惊,忙摆手道:“绝对不能挠,痒了就是在生长新皮肉,你忍忍吧。”

“那擦身吧。”

“啊啊?”我愈发尴尬,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弄的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见我不动,狐狸又道:“算了,让我痒死得了。”

我顿了会儿,没再作声,磨蹭着端了盆出去,磨蹭着烧了一壶水,站在炉边想了半天心思,待沸了倒好热水,再磨蹭回来,狐狸眼睛都闭上了,等睡着了。

呆呆看着他刮了一半的胡子,双眉平展,唇角带笑,睡颜安稳极了。他放心了是么?因为我回来了。看了半晌,我叹口气,扭了把热巾,掀开了被子。

从脸擦起,我擦的极轻极慢,生怕会把他惊醒,天知道他一睁眼看我时我是多么的慌张,落重手擦裂他的伤口也是有可能的。细细擦过脖颈,解开他的亵衣,绷带上还渗了些微血迹,我小心的沿着纱布边角轻轻擦拭。拭到那两抹红珠,我的手又颤了起来,那晚他受伤我就看过了一次,可那时注意力全在伤口上,只知他失血过多,皮肤上下惨白一片,今日再看,血气恢复后的双珠颜色温润,更像两颗粉色珍珠,一时间,我心跳息乱,突然脑中冒出了荒谬的念头,很想知道摸一摸会是什么感觉。眼睛撇开红珠,持巾的手继续往下擦去,空着的那手却鬼使神差的挪上去轻蹭了一下,软软柔柔的……豆豆。

迅速看向狐狸,他真睡着了,睫毛一动不动,我捂了嘴,拼命抑住了笑,我好无聊啊,谢三毛今天也当了次吃豆腐的色狼。

心情忽然好起来,擦身擦的顺手多了,他睡着了没法翻,只好沿着肋骨处来回挠了几下,正擦着,忽听门响,云风在外道:“嫂子,开门,有事情告诉你。”

我忙盖好狐狸的被子,走去给云风开了门。

他一进来先看了看狐狸,轻道:“睡着了?”

我点点头,急问:“何事?是不是杰森那边有什么消息?”

他颔首道:“没错!刚我回去府里,听大人道皇帝已准备赶去兰州亲征,大人要带着黄毛十日后动身。”

我一愣:“十天?怎么这么快?华楠他……没个把月也好不了啊。”挠了挠脑袋,我无奈对云风道:“好吧,十天后我也走,跟在你们后面,你偷偷给我留个路标就成。”

话音未落,狐狸的声音已响起:“没经过我的允许,你敢去哪儿!”

我大惊,回头望去,狐狸他目光炯炯正盯着我。我哭笑不得,他……居然又玩装睡游戏?

云风道:“楠哥你还是安心把伤养好,待你好了再来兰州寻我们。我带着嫂子你可以放心。”

狐狸略抬了脑袋,眼睛一眯道:“不用担心我的伤,十日后我必可与谢三毛一同上路!”

卑鄙的试情

对于一个身中两大刀,由胸至腹,由肩至背皮肉尽绽,又被掏了一老拳,伤口炸裂的人来说,十天,能恢复成什么样儿?

别说你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超人。超人,不一定是在天上飞来飞去抓飞机挡火车的,以我这种普通小虾米的角度来理解,身体某方面构造机能异同常人的,又或者意志力强于常人的,都能算得上超人了,例如眼前这位。

只又在床上躺了一天,第三天便自己坐起来吃饭,第五天他强行要拆线,我与花叶又忙乎了一通,将一根根结线剪断抽掉,两边留了些密密的小孔,粉红色的一道疤痕看起来挺新鲜,敷了些创药继续用纱布裹住。薄薄的皮肤是生长到了一起,可里面的肉有没有接合很让人担心。他下床时,腿似乎有些打软,不过很快就站直了,撑着我的肩膀在屋里走了几个来回,晃晃脖子道:“好极了!”

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爸爸开刀之后,医生要他做的一套康复操,其中一个动作就是抱着球从头顶向后甩开,据说可以促进血液循环,有利新肉生长。便对狐狸说了做法,狐狸很听话,拉着我一道站在拱门通道上甩石头,甩了二天,院墙下百十来个花盆碎的差不多了。

我其实不能相信身受重伤的人可以在十天里恢复到生龙活虎的状态,可看了狐狸又由不得我不信,他行走自如,面色红润,胃口良好,斗嘴有劲,每天给他换药的时候,看那伤口确实长的挺好,没有再裂开的迹象。我想,他也许真的和一般人不一样,意志力特别的强罢。

当然,此人不只伤口愈合能力强,占有欲也特别的强。自我离开又回来,他就认定了我是喜欢他的,我说过喜欢他吗?我不过是在晕了头的情况下随便嗯了一声,他已经将我视作私有物品,不允许我离开他的视线,吃饭要坐在一起,睡觉要我看着,出恭时也要我等在门外,我稍露出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