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夜枫瞄了她一眼,拿起她摆在自己面前的筷子,夹了一块小菜放进嘴里。

    “直到伤好了为止。”

    这下李安月憋不住了她‘啪’的一声,将手放在了桌上面。“你要是在这里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还有就算你有能力不让别人发现,但是晚上你睡我的床,那我呢。”

    李安月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能在夜枫面前表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身体很本能的信赖他。要是他对自己有什么不轨,按照他的功夫,要想杀了自己或则是想要干什么,有谁拦得住她啊。

    “你就跟我睡。”

    夜枫说得理所应当,自顾自的吃着眼前的食物。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你不是有手下吗,叫他们来接你。”

    李安月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面,她耷拉着脑袋。气鼓鼓的看着吃得正香的夜枫,看他的样子就觉得气,看来自己是不用吃饭了。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

    “他们有事情做,没空理我。”

    这话让李安月笑了,什么鬼东西。还没空理会他,他不是领头人吗,作为手下怎么会敢不理会他。这个说辞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的,还想骗她。

    李安月坐着,知道夜枫肯定是不会走了,因为他吃完了就躺在了她的床上,盖着被子闭上了眼睛。丝毫没有在乎自己的感受,难道她真的要跟夜枫睡在同一张床上面吗。

    她恶狠狠的看了夜枫一眼,然后认命的开始收拾桌子。这时候闭着眼睛的夜枫睁开了眼睛,眼角带着笑意看着收拾东西的李安月。

    她跟自己的妹妹真的很像很像,就连现在生气的样子都如出一辙。要是这小野猫真的是自己的妹妹就好了,他每次都能在李安月的身上看到自己妹妹的影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李安月就是他去世已久的妹妹,尽管她们是连个模样,但是给他的感觉确实一样的。

    夜枫想的那个妹妹并不是亲身的妹妹,只是小时候在一起的玩伴。后来他就没在见过那个妹妹了,听别人说那个妹妹已经被人掳走了,他自己就认为那个妹妹去世了。

    等李安月收拾好了之后,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扭头看着夜枫。正好她扭头的瞬间夜枫没来得及收回自己的视线,两个人的视线就重合到了一起。

    李安月很快的捕捉到了夜枫还有么完全收回的笑容,这个笑容很温暖。不似以前的那种笑,然后再看的时候夜枫已经收起了笑容,他白了一眼李安月闭上了眼睛。

 第一百八十三章我们好像见过

    嘿,他变脸怎么比翻书还要快。自己好像没有干什么不好的事情吧,嘿这家伙。李安月将东西收拾好就拿到了门外,自然会有人来收的。

    她今天已经吩咐过下人了,说她今天要好好的完成太后交给她的任务,让所有人都不要打扰她。

    “喂,起来了。擦药快点。”

    夜枫对李安月这样的脸色,她自然也不会用很好的态度对她。

    “你个小野猫就不能淑女一点吗,怎么粗鲁,以后林云笙会要你啊。”

    夜枫做起身体,刚刚抱怨一下就发现李安月有点不对劲,她不说话,扭头去了一边,将她的首饰盒拿了出来。然后认真的将夜枫要用到的药品一一挑拣出来,这个过程李安月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并不知道李安月和林云笙具体的事情,只是知道她喜欢林云笙,以前她还挺在乎林云笙的吗。

    “我是说错什么了?”

    李安月用眼神瞥了她一眼,然后轻声的说道:“我和林云笙没关系。”

    夜枫一听就像是两个人吵架了,一样。他是真心吧李安月当做妹妹来看待,每个人都有一个好奇的心,他现在就想知道一下李安月心里是怎么想的。

    他刚想问问,看到李安月脸色不是很好,就将自己的快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算了以后他在问吧,现在看她心情不太好,应该也是不愿意跟他说的。

    “行了,就当我说错了好吧。”

    李安月还是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将里面的伤药一点一点的倒出来,有去给夜枫倒了一杯水。夜枫以为李安月不会理会他,就自己将纱布拆下来,将那白色的药膏抹在自己的伤口上。

    刚抹上的时候冰冰凉凉的,一点灼痛感都没有,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药膏。这宫里的药还真是不错啊,比他们杀手阁用的药要好太多了。

    夜枫涂完了前面的伤口,可是后面的自己却涂抹不到。没办法,他只能将药膏拿给李安月。李安月拿着药膏给夜枫涂抹,突然,夜枫的头顶出来了一个声音。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为什么我觉得你好熟悉。”

    夜枫一愣,他们有见多吗?他刚见到李安月的时候也觉得很熟悉。只是他就是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既然李安月自己都说曾经在哪里见过他,那就是说,他们以前真的就在什么地方见过面。

    “算了,当我没有问,我就是觉得有点熟悉。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吧。”

    李安月帮着他将后面的伤口抹上了沈耀的药膏,“你后面的伤口有渐好的迹象,在过个几天就应该会好了。只是你全面的剑伤比较严重,怕是要养个半个多月的样子。”

    夜枫点点头,脑海里还在想刚才的事情。

    “你们太医院的太医挺厉害的,竟然能研究出这样的药,可是我们杀家的药要好太多了,你送我两瓶算了。”

    李安月拿着药放在了首饰盒里面,关上盒子,然后就拿到了梳妆的地方,好好的放在那里。夜枫以为是李安月不想给他,就因为刚才他说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情。

    “这药不是太医院的,是我表哥自己做出来的,药就剩下得不多了,还得去找他要。”

    夜枫一愣,他没想到沈耀那个书呆子模样的人,竟然会医术,而且还能这么好。他见过沈耀的功夫,很不错,至于文采什么的他就不清楚了,他就一个粗人,看不懂他们这些文人墨客的东西。

    不过这沈耀倒是真的令他刮目相看了,有前途。可惜了,要是经过他的手,训练几个月,那保准很厉害。只是他是林云笙的人,都参加国考了,应该与自己这条路距离太远了。

    李安月转头看了一眼夜枫,他愣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像傻了一样。她现在不能在这里一直坐着,身边还有很多人在注意她的动静,要是一不留神就会让人家怀疑。

    现在沈耀给的药也快没有了,吉祥又刚刚离开,她得找什么人去宫外,让他跟吉祥说,叫她顺便去一趟白府,看看沈耀的伤势如何了,再要一点药回来。

    “你好好休息,我要出去一趟,中午我会带吃的回来。”

    李安月走的时候,夜枫没有回复她的话,她朝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就离开了房间,留下他一个人在房间里面。

    夜枫可不是一个待得住的人,他见李安月一走,穿上衣服从窗口就离开了,他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昨天发生的事情,他得好好的调查一番。

    还有就是李安月以前的事情,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他心里大概有一个普,只是在等待着去解开心里的那个疙瘩而已。

    宫外的吉祥快马加鞭的跑到林府,放好了马就走了进去。林云笙没有见她,因为他就没有在府里面,他一大早就离开了林府,至于去了那里。林大也说不清楚,本来吉祥出来就不是为了见林云笙的。

    她一看到林云笙就很不自在,听说林云笙不在府里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还好林云笙没在,不然她又要提心吊胆了。

    林大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跟吉祥说了一遍,吉祥心里了解后,就准备离开。结果林大告诉她,林云笙交代他说,要是吉祥或者李安月出来了,让她们去一趟收养院。

    “原来林太傅早就料到我会出来啊,问什么他就这么肯定我或者公主会出来。”

    吉祥也就是能对着林大说出这样的话,要是对着林云笙,她怕是大气都不敢出吧。不过还好,林大这个人挺好的,又不会向林云笙告状。

    林大挠挠头说道:“我今天去调查了昨晚的事情,就没来得及向你们报信。公子就知道,安月公主在宫里一定会等得不耐烦的,她要是得不到消息,肯定会出宫来找我们的。要不然就是派你来了解情况。”

    吉祥一脸了解的样子,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能猜到自己回到这林家。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收养院看看。”

    就在林大和吉祥要去收养院的时候,他听到下人给他传了一个消息。是宫里的李安月派人送的一封书信,信上面让吉祥去一趟白府,顺便再带一些伤药回来。

    吉祥就想不明白了,那公主不是还有伤药吗,这么现在又要她带药。不过李安月还是了解吉祥的,就她的想法最多。所以她在信的后面给她作了解释,说的是,她的首饰盒被宫女不小心打掉在地上了。

    有不少的药都掉在了地上,还有药膏什么的都不能用了。他就想着让吉祥再带点药回来,一方不时之需。吉祥也就没再多想什么,先跟着林大去了收养院,最后在收养院耽搁和很长的时间。

    她在收养院里面简单的吃了一个午饭,还呆了一个时辰的样子,才动身去了白府。刚到白府的时候,沈耀还没有回来,听下人说沈耀是跟白竹一起去外面散步去了。

    白竹的说法就是,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就拉着沈耀不知道去了哪里,因为这几天沈耀几乎都是和白竹在一起,两人带着一两个侍卫去散步。

    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们也都见怪不怪了,没了白竹的捣乱,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还乐得自在呢。

    “请问沈公子还有多久才能回来。”

    吉祥已经是问了那下人第十遍了,从一来这里没过多久就开始问,几乎就是隔着十几分钟就问一次,十几分钟就问一次。都快将那下人给问烦了,那下人有不敢不回答她的话,因为吉祥的身边就站着林大。

    林大他们府里的人都认识,林云笙身边的人嘛,和自家少爷认识。他们也不敢惹他,只好耐着性子一遍又一遍的回答说:“快了,快了。”

    吉祥很想快点回到宫里面,她怕李安月在宫里等得不耐烦。早上的时候就在催促她快些出宫打探消息,现在都过了这么久她应该等得不耐烦了吧。

    她做也坐不住,过一会儿就站起来走一走,要么就是在门口望一望。就是在她又准备问那个人的时候,他听到了白竹的声音,她笑嘻嘻的说着什么。

    吉祥也没听清楚,她站在门口,看着白竹拉着沈耀的手臂,一脸的喜悦难以遮掩。白竹余光瞥到了站在门口的吉祥,这人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好熟悉的样子。

    “吉祥,你怎么出来了。”

    吉祥看见这一幕心里并不是很高兴,她觉得沈耀这样不太好,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拉拉扯扯的。而且最主要的是吉祥将沈耀看作是李安月的良人,所以嘛,看到这个场景心里自然会有点不太舒服。

    “小姐让我来看看你,伤好得怎么样了。”

    吉祥的态度随着心情的变化而变化这,她的态度不是很好。

 第一百八十四章拿药

    沈耀不知道吉祥的态度为什么这样,女生就是这样善变的?

    吉祥的眼睛从白竹的身上转到了沈耀的身上,他身上穿的衣服已经将他的伤口挡住了。所有她看不到沈耀伤好得怎么样了,不过看他的起色不错,这一点挺好的,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

    “先进去把,天有点冷。”

    沈耀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先进去,白溪白了他一眼。自己率先走了进去,瞎客气什么鬼,都这么熟了还搞这一套,真的不累吗。

    白竹对白溪这个动作无语到了极限,他怎么能这样呢,有客人在他就先进去了。他这个做主人的还能这样做啊。

    白溪才不管他们这些人怎么想的呢,看着吉祥来,他大概是猜到应该是李安月有什么事情要说吧。

    大概也没他什么事情,刚走了这么就,他都累了。这几天他都没休息过,白竹要拉着沈耀出外面走走,结果她要走就走嘛,偏偏要拉上他一起。

    以前这个时候他都是躺在被窝里面睡大觉的,现在就不一样了,还得保护着两个人,真是麻烦。瞧这话白竹的眼神,白溪只能坐着等吉祥他们说事情。

    “吉祥姑娘你是来找沈耀的吧。”

    吉祥点点头说道:“小姐让我来看看沈公子,顺便来拿一点药。”

    “你回去告诉你家小姐,沈耀在我家被照顾得很好,伤什么的也都七七八八。”白溪翘着二郎腿,看着吉祥。

    整个屋子的人就他一个坐着,白竹看不下去了。她走到白溪的身边,将他从椅子上面拉了起来。白溪很不情愿的站在椅子边,没有看白竹的脸。

    “明天就该国考了,沈公子的伤可以吗。”

    白溪嘀嘀咕咕的说道:“他伤得是手,又不脑子,能能有什么问题。”

    虽然他说的声音很小,但是吉祥等人还是听进了耳朵里面。她有些窘迫,不知道这个时候该不该说话。

    白竹悄悄的挪到白溪的身边,伸手放在他的后面。狠狠的掐着白溪的腰。白溪皱着眉头,扭头忍着痛楚看向假笑的白竹。

    “你干什么很痛的。”

    沈耀已经对这个场面不感冒了,他们两兄妹只要在一起就是这样,房间里的下人什么的都已经习惯了。他们两个要是有一天不吵了,那才奇怪。

    “我的伤没什么大碍,其他地方比较浅的伤都已经好了,就是这手臂。伤得有点严重,现在还不能用力。”

    吉祥心一急,明天就要国考文试了,他的手要是不能用力的话明天该怎么办。那皇上可是不会偏袒谁的,尤其他们还是在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考试。

    就是皇上有意偏袒他,那林太傅的死对头也不会让他如愿的。在说了苏丞相的侄子谢玉成还在里面,他要想让谢玉成取得较好的赏识,必定会给沈耀使绊子。

    “那你的手”

    沈耀看着看自己放在身侧的手臂,他能感觉到上边包裹着的纱布,很厚。而且每天都要换药什么的,很麻烦。不过值得庆幸的就是,手臂已经有了愈合的现象,已经开始结痂了。至于那一个月之后能怎么样,他自己也不敢保证。

    “我的手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用力的时候会抖,手抬起来的时间不能太长。不然就会痛,这不影响我写字的,你放心。”

    他一句话就解决了吉祥心里的顾虑,本来她也是担心。沈耀能否进入这前两名就看这场文试,晋国虽然说很在乎这武考,但是偏重的还是文考。

    所以这个文考还是比较重要的,他要是因为文考没有过前二的话,公主是会失望了吧。还有他自己,都这么努力,却因为别人的暗算止步,这个感受一定不好。

    “对了,刚你才说什么药。”

    吉祥才想起李安月派人送信的事情,沈耀要是没有提醒她,大概她自己进了宫才回想起来,怕她到时候还要出来一趟才行了。

    “是公主让我来拿一点伤药,今天下人在打扫的时候,将那药给打倒在地了。公主说那药不能用了,就让我来拿一点。”

    沈耀点点头,他还以为是李安月受伤了,要药来治病来的。

    “乐儿可有说过她要什么样的药,我好给她找。”

    他这里是有很多药,因为最近比较闲,所以就自己弄了很多药出来,还有一些新的药。不过这些新的药都是白溪拜托他制造出来的,就为了针对白竹那些整人的药。

    白溪说这样他以后就不用再怕白竹了,这段时间,白竹老实了很多。也没怎么对他用药,白溪有一个好的妙招,就是沈耀。只要他叫了沈耀的名字,或者是自己中了她白竹什么稀奇古怪的药,他就找沈耀。

    因为沈耀可以管住白竹,还有能抑制白竹药的解药。

    “小姐说她要,白玉断续膏。还有其他的一点什么药。”吉祥想了一下,然后说了这样一句。她望了之前看的那封信上面的内容。

    唯一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把白玉断续膏,可能是因为内好听的原因吧,她记得最清楚。

    沈耀找药的手顿了一下,白玉断续膏不是专门治疗锐器所伤的吗,怎么她要这样的药,难道她受伤了还是这么了。

    “这个药膏不是治疗剑伤什么吗,乐儿要这个干什么。”

    李安月事先就料到了沈耀会对她拿的这个药有疑问,她就专门说了。

    “小姐说邓小姐前些日子手被刀给伤了,就将那药膏送了人情。所以她就想多拿几瓶,以防自己要用。”

    沈耀不知道吉祥口中的邓小姐是何许人也,既然李安月都说了。想多要两瓶,那他就多拿两瓶吧。

    他将药箱里面仅有的两瓶拿给了吉祥,其实里面还有一瓶,他是留给自己的。他的伤口限制号不能用这个药膏,但是在过个几天大概就要用到了。

    这个药膏的制作非常繁琐,他也就做了五瓶,其中的两瓶给了李安月。另外的三瓶就在自己这里,如今将这两瓶给了李安月,那就只有一瓶了。

    这所谓的一瓶其实就是一个小盒子,是用玉做的,大概就五六厘米的样子,一个圆盒。不大,装的药膏不是很多,所以也就显得很珍贵。

    沈耀有拿了几瓶换季的药,这些都是预防过敏的,还有就是感冒发烧什么的这些药。看着就这么一点,事实上却装了一盒。

    “好了,你拿去吧。”

    吉祥结果沈耀手递过来的盒子,她还是用两只手来拿的,一只手还真的拿不了。有点重,挺沉的。

    林大顺手就接过吉祥手里的药盒,拿在自己的手上。吉祥感激的朝他笑了笑,林大却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窃喜的。

    “既然沈公子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小姐应该也等急了。”

    沈耀点点头,没说话,他没有去送吉祥,就在大厅看着她和林大离去的背影。这时候白竹站了上来,她轻声的问道:“这个人我是不是见过啊,好眼熟啊。”

    沈耀看着她,白竹也扭头看着沈耀。

    “上次她来看过我,就是我受伤那次,给我看病的大夫就是她家小姐带了的。”

    吉祥焕然大悟,想起来了。

    “就是那两个男子对吗,站在林云笙身边那个就是她家小姐?”

    白溪叹了口气,说道:“你自己扮了这么多次的男子,结果你都没看出人家是女的,也是服了你。”

    白竹不想跟他说话,本来那天她就不在状态,哪里有看的那样仔细啊,真是的。

    “我先回房了,我这手还要得动一动,不然么明天有点难过。”

    沈耀看着斗嘴的两兄妹,摆摆手就要回房,白竹才不想跟白溪在一起呢,还不如跟着沈耀一起练字呢。

    “我跟你一起去,沈哥哥。”

    白竹一走,白溪还乐得自在呢,没了她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日子好过不少。

    吉祥回了皇宫,将手里的药箱拿给了李安月,顺便给她说了沈耀的情况。他的伤口愈合得很好,就是拿笔有点不稳等情况。

    李安月知道沈耀的身体恢复得很好也就放心多了,她并不在乎他能不能进入前二,主要是身体好就行了。毕竟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她打开吉祥带回来的药箱,看了一下。里面多了不少的新药,她拿起了一瓶药来看。发现里面大多是感冒药什么的,其他就没了。

    李安月挺喜欢沈耀做的药丸的,就是治疗感冒这一类的。他的药不会是汤药,而是一颗一颗的药丸,也不苦,反倒有一丝丝的甜味,像糖似的。

    她盖上盖子,找了一个理由让吉祥下去休息了,她倒不是体谅吉祥,而是说她想将这些药拿到房间里面放好。中午的时候她发现,那药膏已经被夜枫给收刮干净了。

    就是只剩下她的首饰什么的,里面的药已经不在了,一瓶都没有了。

    罪魁祸首还在床上躺着,理都不理她,他的样子十分嚣张。问他东西在哪里,他也不说。这些药如果不是他拿了,难道还是自己长脚跑了吗。

    结果中午的时候夜枫就就没有换药,因为没有药可以换啊。

 第一百八十五章考试开始

    这一天过的跟往常有不一样,这个不一样别人倒是没什么,但是李安月就不一样了。她过得提心吊胆的,就怕有什么人突然闯进自己的房间里。

    最后到了晚上,李安月是接受不了跟一个男人睡在一起的,她就找了一个理由,说是想太后了,想到她哪里睡觉。

    太后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她欢迎李安月。其中缘由她不知道,就会觉得李安月是想自己了,才来她这里的。

    事实上她就是为了自己。

    晚上,李安月躺在床上,望着她母后的背影。心里很感慨啊。这两天她还能以这个理由来她这里睡觉,那以后呢。

    夜枫的伤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好的,他起码要待个十天半个月的才会好。那她以后要到哪里睡觉啊,真是想想就脑仁儿疼。

    李安月想着想着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天她醒的时候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她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身边躺着的人不见了踪影,她看了看外面,天已经亮了,外面的天空还有点红。应该是个好天气,她起床穿了一件有衣服就到了外面。

    狠狠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闭着眼睛享受着。

    “公主你起来了。”

    李安月睁开眼睛,扭头看着一个宫女,她是太后身边的人。突然换了一个声音叫她,还有点不太适应啊,她往后面看了一眼那宫女的后面,并没有吉祥的身影。

    她很好奇,以往吉祥都会等着她起来的,这会儿人去哪里了。

    “我的丫头呢,就是吉祥。”

    李安月怕她没有理解清楚,毕竟以前她身边带的就是吉祥还有如意。万一她听成了如意,那就不好了,说清楚点比较省事,免得再麻烦。

    “公主先洗漱吧,那个小丫头现在正在服侍太后呢,等会儿就可以见到她了。”

    李安月点点头,看来吉祥是被拉下去训话了。对于吉祥,李安月还是挺放心的,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而且她也不是第一次被拉着问话,当然她不会将他们在宫外的事情说出来。

    她扭动着脖子,跟着那个宫女就进了一个房间,简单洗漱一番之后她被那宫女按在梳妆台上面,说实话,李安月挺不习惯这样子被别人伺候的。可能是因为以前在桃花村的那段日子吧,总感觉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做,亲力亲为比较好。

    在自己宫里的时候,她都是自己做这些事情,梳头什么的都是自己干。到了这里就不太一样,要被伺候着,刚起床就被人伺候着穿衣洗漱,过了还要被梳头打整一身的行头。麻烦,实在麻烦。

    过了一会儿,李安月就被那个宫女打整好了,她顶着很重的首饰在头上,只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快扭断了。还是自己梳的头好,没什么重量,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头被压扁。

    以前她的发髻也是这样的,可是后来她就没有这样了,她自己已经习惯了一身素雅的衣服,现在套在身上的衣服实在太花哨了,不愧是她母后喜欢的。

    “母后。”

    李安月走到偏殿,正好看到服侍太后的吉祥,她正在给太后布菜。她们前面还放着一个碗,里面已经装满了她喜欢的食物。

    太后和吉祥愣了一下,太后笑着让李安月做到他的身边。李安月瞥了吉祥一眼,然后笑着坐到了太后的身边。

    吉祥不好了菜就退到了一边,老老实实的站在李安月的身后,就是为了方便给李安月夹菜。太后的宫里可不想李安月住的寝宫,这里一言一行都得照着规矩来,不然就是罚。哪里会像在自己的宫里,自由自在又没什么人管。

    当然了前提是没有犯事,自己的事情都做完了,李安月会允许他们偷一会儿懒。再开个小差什么的,她就是看到了也不会说什么。

    “还是这样子比较好看一点,你啊。这个年纪就应该穿得花一点。你看你以前那个衣服,实在是有点太素了,看看,这衣服穿在你身上是真的好看。”

    太后拉着李安月的衣服,让她在自己面前转了一圈才算好,她身边的那个宫女朝着太后笑了,她很赞同太后的说法。

    李安月没说什么,太后认为好就是好吧,她没话说。

    “母后又同吉祥问了什么,是不是在大厅乐儿什么坏话。”

    李安月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豆腐放进太后的碗里,太后笑骂道:“怎么就不能让母后关心关心你吗。”她用手戳着李安月的头,笑着说着。

    “哪有,我这不是害怕吉祥说我什么坏话嘛,到时候你又可以有理由说我了。”

    李安月也笑了。

    “我哪里舍得教训你啊。”

    李安月立马求饶,她可不想将自己的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她还是快些吃完,好去看沈耀他们比试。这可比听太后唠叨得好,不过这个时候应该已经上早朝了吧,看外面初露的太阳,时间剩下不多了。

    其实沈耀他们一大早就到了宫门外面,就等着黄山宣他们进去。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们都是先上了早朝才会开始文试。

    他们在大典外面等了很久,大概是沈耀他们来得太早了吧。刚到大殿外面的时候还没什么人,而那些早到的大人都已经进了大典里面。

    沈耀在外面的时候就看见他主考周将军,他似乎很高兴,跟他寒暄了几句就进去了。可能是看他的伤好得差不多的原因吧,最后很奇怪的是,有一个大人也很欣慰的看了他一眼,最后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他并不知道这人是谁,也不能不理会他吧,这样很没有礼貌。

    这次白溪也跟着他来了,他好像认识那个人,这可是自己很迷茫啊。

    “沈耀真有你的,居然这么快就将这个冷面阎王给收服了,厉害啊。”

    沈耀很迷惘,他知道白溪说的冷面阎王应该就是刚才那个人,不然也不可能是周将军啊。因为他刚你才看周将军的眼神就不一样,是恭维的傻笑。而面对那个大人的时候确是一脸的敬畏。

    态度就不相同。

    “你说的是那个过来的大人?”

    白溪点点头,开始给他科普。

    “这个冷阎王叫做闫廉,出了名的清正廉明,而且他连皇上的话也敢反驳。听说这次苏锦州抬高棉衣的价格也是他写的奏书,可见他是有多胆了。”

    沈耀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