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6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给我上。”

    那夜枫他是带不回去了,不过这林大嘛,他要将他拿回去好交差。

    林大看着将他们团团围住的黑衣人,变了一个脸。

    “苏管家这是做什么,我好好的想要请你吃一顿饭,好缓和一下你嫩苏家和我们林家的关系,你就是这样对朋友的。”

    “少废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来干什么的,说的那么好听。”

    黑衣人已经开始朝着林大他们进攻,大概过了两招,觉得那人应该跑远了。他就给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他们瞬间明白了。

    他们四个几乎同时跳上了房顶,“既然苏管家这么不给面子,那就算了。今日的事情我大人有大量不与你这等小人计较。”

    地面上的管家快要气炸了,明明就是他林大碍了他的事情,现在他却能将这些事情推到自己的头上,不愧是他林云笙的手下,真不是一半的讨厌。

    林大走了,夜枫夜跟丢了,这下他回去该向苏锦州怎么交代这件事情。

    另一边的夜枫看到眼前这熟悉的大字,没想到自己迷迷糊糊的就到了这皇宫里。看来老天都要让他找这个小野猫啊。

    他轻车熟路的走到了李安月的寝宫里面,打开了她的窗户溜了进去。李安月被里面的动静吓醒了,她睁开眼睛,随手就拿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

    小心翼翼的拿着一个烛台在手上,突然一个人捂住她的嘴巴。李安月正想着大叫,突然听头顶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

    “虚,被喊,是我。”

    李安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也就放松了下来。感觉到怀里的人放松了,夜枫就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眼前就一黑,不省人事的昏了过去。夜枫倒在地上发出闷闷的冬冬声,惊动了外面守夜的太监。

    “公主你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李安月蹲下身子,探了探夜枫的气息。开口说道:“我没事,即使不小心撞到了头,没事的你不用进来。”

    她用双臂夹着夜枫的咯吱窝,将他拖到了床上。又跑到外面问太监要了一根蜡烛,她只说是,自己暂时睡不着,想要站起来走走,又怕太黑摔倒了。就要了一根蜡烛。

 第一百八十章照顾夜枫

    李安月借着微弱的灯光大概看了一眼夜枫的伤势,只有一盏灯的情况下她看得很模糊,只知道他大概伤到了哪里。

    具体严不严重她看不出来,而且他湿哒哒的,要是将这打湿的衣服一直穿在身上,他身上的伤口感染的。

    李安月现在很纠结,因为她自己知道这样夜枫的伤口会感染,但是毕竟男女有别不是。不可能她现在就出去外面叫那个守夜的太监吧,那这样不就相当于告诉被人,公主房间里面有个男人嘛。

    要是让他知道,他皇兄也就会知道,皇兄都知道了那母后也一定会知道。母后的脾气她了解啊,不把夜枫杀了才怪了,到时候闹得沸沸扬扬的。

    李安月的小脸都快呀皱在一起了,她现在左右为难。一方面就像她想的那样,,男女有别,另一方面就是,夜枫再怎么也帮助过自己几次。在自己入了心魔的时候还能将她拉回来,所以怎么着也不能让他死在自己宫里吧。

    她狠了狠心做了决定,这衣服还是有她自己脱吧,反正她闭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李安月一副上阵杀敌的样子,将夜枫的上衣给脱掉了。剩下的就只有他的裤子,应该不用将他的裤子也扒个精光吧。

    算了还是留一条亵裤吧,这样也好点。夜枫这个人看着是很瘦但是他非常的重李安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夜枫身上的衣服给他脱下来,然后还要将他拖到自己的床上。不过还好,她刚才是把夜枫拖到了床边上,离床上还有一点点的距离。

    李安月用了吃奶的劲儿将他抱到了床上,现在他的头上有一点烫,应该会发烧的。她在行动的过程中将那仅有一丝光亮的蜡烛给弄熄灭了,现在屋子里全是黑黑的,伸手不见屋子。没办法,李安月只好再次出去。

    看来她以后要准备一个火折子在里面了,好方便自己用。李安月摸黑走到了门口,过程中还差点撞上了架子。反正都是有惊无险,好不容易走到门口,她还得问人家要火折子。她不好意思开口。

    因为刚开门的时候,她看到那个守门的小太监依靠着柱子上打瞌睡。也难为他了,在这么冷的天还要站在门口守夜,而且下了雨的天更冷。

    李安月自己才打开门站了一会儿,就觉得一股寒意袭遍了全身。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门外打瞌睡的太监,一下就清醒了,他睁着眼睛看着李安月,见她抱着手站在站在门口。

    他吓了一跳,以为李安月会惩罚他,守夜不好好守着,还在那边打瞌睡。太监以为自己死到临头了,一下子就跪在李安月的脚边。

    李安月一脸茫然啊,这是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干啊。

    “你你这是干什么,你起来。”她向后一退,差点就撞门上了。

    “公主饶命,奴才不是有意要打瞌睡的,公主饶命。”

    李安月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自己看到他打瞌睡了。她松了口气,叫他赶紧起来。

    那太监应该是新来的,不然也不会因为自己一个细微的动作,就紧张得要死要活的。动不动就是跪下说饶命这种话,他不知道自己很好说话吗。

    “行了,你讲你手上的火折子给我,然后你就回去吧,我这里没什么事情。你就不用在这里守夜了,今天晚上下雨,很冷的。你还是回去睡觉吧。”

    太监一愣,公主这么好吗,竟然体恤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恨不能留下眼泪。

    李安月看他愣着,手上动作一点都没有,就催促着说:“把火折子给我,你快些走吧。”

    小太监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手木那的在怀里掏了半天,才将那火折子拿出来。李安月嫌弃他太慢了,就一手抢过了他手上的火折子,叮嘱他快些离开。

    他转身就离开了,脑子空空的。

    李安月看着小太监离开了才放心,她退了一步脚跨进房间里面。然后左右看了看,像做贼一样,最后确定没人了才将门给关上。

    其实这么冷的天,哪会有什么人出来看这些事情。他们能躺在被窝里面老老实实舒舒服服的睡觉,比什么都好。什么人会为了去查探消息半夜不睡觉,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李安月回到房间里面,点燃了里面的几根蜡烛,因为现在不是所有人都睡着了。现在还不是半夜,要是她的寝宫里面灯火通明,势必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有了三根蜡烛的光亮,总好过一根蜡烛的光吧,李安月借着蜡烛的光,看清楚了夜枫的脸。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血气,胸口上面还有伤。

    其中最严重的的就应该是他胸口上面的那一剑了吧,伤口很深,还在往外冒着血。看着十分渗人,她快步跑到梳妆的地方,在盒子的夹层里面,拿了很多药。

    这些要粉药丸都是沈耀给她的,说是以备不时之需。正好这一切东西动现在都有用处了,可以用在夜枫的身上。当初李安月是不想要的,因为她在宫里面能遇上什么危险,就是遇上了危险她也有太医啊。

    最后没办法,经不住沈耀关心念叨,她最终还是带回了宫里面。

    要知道沈耀的药是最好的,宫里太医的药都不见得有他的好,这是她亲眼见证过的。那次一个意外,自己的膝盖擦伤,她用了沈耀给他的药粉,涂了一下,再用他给的药膏。没个一两天她的伤口就愈合了,还没有伤疤。

    李安月找了找里面的药,她记得沈耀之前有给她一个治疗剑伤刀伤的药膏来着。因为沈耀给他的这样药,那样药实在是太多了,她有点记不清自己放在哪里。

    看着开在冒血的伤口,李安月只能先给他止血了,她怕要再不给他止血夜枫会流血而亡的。她拿了一瓶止血的药粉,洒在了夜枫的伤口上,过了大概几秒钟之后,夜枫的伤口不再流血了。

    李安月也快速的翻动着首饰盒里面的伤药,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到。突然她想了,这个药她就放在床头的啊,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狠狠的骂了自己笨。

    这点小事都能忘记,还真的就像吉祥说的那样,自己很容易将东西弄掉,然后就找不到了。

    李安月将找到的药膏用一个竹签弄上,将它擦拭在夜枫的伤口上。她仔细的数了伤口的多少,竟然发现这上面有十五道伤口,大大小小的。

    后背上也有,看着怪吓人啊。她拿出纱布给夜枫包着,李安月很小心的翻动着夜枫的身体,费了久的时间才将那纱布给他弄好。

    就在她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她准备为夜枫盖上被子,却发现他的亵裤上边,靠近大腿内侧的地方,有血迹。

    床上面垫的垫子都已经被他的血给侵湿了,她之前没有看清楚。李安月是很想知道,他大腿内侧的伤是怎么来的。按照以往的逻辑,不是应该伤的是大腿吗,怎么回到了内侧。

    她现在也没心思想这些问题,关键是她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处理好他的伤口。李安月狠了狠心,直接就上手撕掉了了他的裤子。将它变成了一条短裤,林安月这才发现,这大腿上的伤也不轻啊。

    她赶忙用刚才的办法,为他上药。

    关于这个伤口的来历,其实就是,临风其中一个手下用的武器不一样。用的是钩锁,这个东西很厉害,可以像绳子一样柔软,也可以像爪子那样锋利。总而言之他的伤口就是被那爪子给抓伤的。

    李安月缠完了纱布,为夜枫盖好被子,她累得瘫倒在地。她从来没有觉得照顾一个人能这么累,以前她觉得当个太医挺轻松的,平时就开开药就好了。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偏见啊。李安月松了松了一口气,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认命的爬了起来。她发现夜枫的脸真的很白很白,是那种失血过多那种白,像个瓷娃娃一样。

    少了以往的邪魅,现在他能这样安静的躺在床上,是她没有想到的。只有这个时候李安月才能安静的打量着他,夜枫的容貌是很美,比她见过的很多美女都要美上几分。

    他的睫毛很长很长,就羽毛一样,李安月忍不住动手去摸了摸他的睫毛,真的跟他想象中的样子一样。软软的,很舒服。

    李安月似乎并不满足这样子看他,仿佛夜枫就有一种魔力一样,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但是这又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感觉,就像,就像是亲人的感觉一样,很熟悉。

    她眨巴这眼睛盯着沉睡的夜枫,脸上几乎看不见毛孔的脸,不知道他是这么保养得,一个大男人皮肤竟然比一个女人的还要好。

    李安月撇撇嘴,心里很郁闷啊。她想要去掐夜枫的脸,然而她也付出了行动,直接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脸上。她吓了一跳,手立刻就缩了回来。

 第一百八十一章醒来

    夜枫的额头为什么会这么烫啊,李安月傻了,她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先前帮他上药的时候就发现夜枫的身体很烫,就已经有点发烧的征兆了。

    结果自己为了看夜枫,竟然将他还在发烧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她刚才是在那什么啊。哎呦我的天啊,李安月现在手忙脚乱的,她站起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

    现在她这里又没有药,这可愁坏了李安月,她怎么也也没想到,万事俱备什么都弄好了,现在发烧这点小事却解决不了,想想就头疼。

    怎么以前她没没有想到这一点呢,沈耀给没给她什么个治疗头疼脑热的要。反而伤痛的药品一大堆,现在怎么办。

    再等夜枫这样发烧烧下去,会出的吧。以前她听别人说过,这人要是一直高烧不退,人很容易就被烧成了一个傻子。那对夜枫多残忍啊,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被一个小病给烧糊涂了。

    难道她现在要去太医院在药吗,不可能啊。

    在李安月着急的时候,她想起了一个事情,之前她好像挺沈耀说过,可以用酒精给他擦拭身体,这样可以减降他的体温。其实热水也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在哪里可以找到热水啊,没办法嘛。

    酒精降温这件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这样做的,因为沈耀告诉她,酒精擦拭身体一点点还好,要是打量的酒精擦拭,可能会导致酒精中毒的。

    虽然她没有听懂沈耀说的是什么,但是从他的语气中可以知道,反正就是迫不得已不能用酒精降温就对了。一大堆学术名词,李安月听着就跟念经一样,而且这些什么词语,她都没有听过。

    也不理解这些词语是什么意思,总体感觉,沈耀生活的时代太麻烦了。创造的词语她都听不懂,每次听他讲一大串名词,她都是装作认真在听,事实上他说了什么,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不过每次沈耀讲完之后,他对自己笑。这时候李安月就很心虚,因为她总是感觉沈耀知道自己没有听一样。可是还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让她实在是受之有愧。

    李安月摇摇脑袋,将脑海里面的东西都抛外脑外,现在她想这些东西干什么。有用吗,还是想想怎么弄到酒把。

    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这一走还真的让她想到了她需要的酒在哪里。前些天她很郁闷,因为林云笙的事情。就想着以前她皇兄跟他说的话。

    说这酒是个好东西,能一醉解千愁,于是她就想试试。她以前是没有沾过酒的,所以说她就让吉祥去给她找酒。

    吉祥给她找了两壶酒,那酒是好酒,但是从来没有喝过就李安月就不会喝。只是闻到很浓的酒精味道,她以为这酒是甜的,慢慢的喝了一口。

    到嘴里的一瞬间,舌头接触到酒的味道,她直接给吐了出来。嘴里啊一股火辣辣的感觉,李安月自己眼里的泪花瞬间就飘了出来,她后悔了。这是什么味道啊,抱怨的声音一直在吉祥的耳边萦绕。

    最后李安月就直接不喝了,将那酒放在了床下面。

    李安月趴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蜡烛,往床下面照了照,还真就发现了那还剩下的两瓶酒。她高兴极了,自己慢悠悠的爬了进去,将那酒拿了出来。

    一打开那个塞子,一股浓浓的酒精味儿就进了李安月的鼻子,她想起了那时候自己刚喝的时候,那个味道。

    她吧唧着嘴巴,很馋的样子。这个就其实并不是那时候吉祥给她拿来的酒。这是她自己偷偷去御膳房里面偷拿的酒,刚和的时候的确就像之前的那样,火辣辣的。

    后来细细品味倒是举得她皇兄说得没错,酒入口没有了刚开始的辣味,反倒有点其他说不出的滋味。让多喝了几口的李安月一下子就爱上了这种味道,她晚上想事情的时候会喝上那么一两口。

    这件事情,吉祥并不知道。她都是偷偷摸摸的喝酒,这藏酒的地方还是她想了很久才想到的。不然她自己怎么会忘了,还想了这么久。

    李安月拿出自己的手帕,将它侵湿。往夜枫的皮肤上面擦,本来她是想要在身上给他擦拭的,但是掀开被子后,他发现,夜枫已经被她包成了一个粽子。

    身上都是纱布,这要怎么擦啊。

    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擦拭他的额头颈部,这些地方他没有受伤。也不会刺激到他的伤口,还能很好的降温。

    李安月不敢一次性的给夜枫擦太多的酒精,就怕他会像沈耀说的那样。都是擦拭过后,等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才给他擦拭第二次。

    她一直蹲在床边照顾夜枫,李安月就想不明白了,你说这个夜枫武功这么高,为什么他会受这么重的伤。还能在意识快要失去的时候跑道她的宫里,看来他已经对自己这里了如指掌了。

    不然他怎么会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躲过城门上面的侍卫,还有皇宫里面巡逻的侍卫。也真厉害。

    话说回来,夜枫有仇家她不意外,但是能将他伤成这样实在令人费解。按照夜枫的功夫,他就是来上一批训练有素的暗卫,杀手什么的。都能全部杀死的人呢啊,这就被别人伤成了这样。

    他也不是很厉害嘛,见到她就是那个样子,高傲得很。活该他被人弄成这副鬼样子。

    李安月心里是这样想的,手上的功夫可没有听过,她还是很认真的在给夜枫降温。等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用手去试探了夜枫的体温,发现他的体温果然是降了不少。对比自己的温度的,他的只是比自己高了那么一点点。

    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李安月甩了甩没有什么劲儿的手臂,刚太认真的给他擦拭,现在弄完了才发现,自己的手臂麻得要死。

    算了,她现在不与这个病号计较,等他醒了之后再找他算账。

    李安月在首饰盒里面找到了一个瓷瓶,上面贴着一个小字条。上面写着退烧药,看字迹就知道这是沈耀写的。

    当她看到这个字的时候,就感觉有一道惊雷劈中了她的脑袋。她凑近了瓶子,上面写的的确是退烧药。

    那她刚才费了老大的劲儿是在干什么,明明有现成的药,她偏偏没看到。这不是眼瞎是什么,李安月哭笑不得的将瓷瓶里面的药倒出来一颗,然后去到桌上面给夜枫倒了一杯水回来。

    她掰开夜枫的嘴巴,将那颗药灌进了他的嘴巴里面,然后李安月将手里的茶杯对准了他的嘴巴,将水也喂了进去。可能是她心太急,一下就喂多了。多余的水顺着夜枫的嘴巴流了出来,她也不知道夜枫有没有将那颗药吞下去。

    只能捂着他的鼻子,看到他的喉咙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之后,李安月放心了,松开了捂着他鼻子的手。

    李安月累瘫了,自己找了一件比较厚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后缩在床脚边上。就这样看着熟睡的夜枫,心里想着,他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夜枫对她挺好的,但是这种好又不是关乎男女的。他帮自己做事也是会要报酬,可是这个报酬却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基本上就是些小东西,比如他看中了我这里的一把梳子,一盒胭脂什么的。要么就是来要她的血,他也不是一两次来她这里,有事她自己睡觉的时候,会举得手指有点痛,睁开眼见看都的就是夜枫。

    他在放血,至于她要自己的血干什么她不知道,经过几次之后,她也就习惯了。等她习惯了之后,夜枫也没看他再来过。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李安月很好奇。

    她眼睛看着看着就感觉到眼皮很累,很累,想要睡觉。

    之后她眼睛一闭,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床上的夜枫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照顾他,可是他的眼皮就像沾上了一样,就是睁不开。只能任由别人在自己身上摸索着,后来就没了知觉。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昏倒之前他隐约记得自己是到了李安月这里。果然他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趴在床边的李安月。她身上就披了一件比较厚的衣服,乌黑的头发将她的脸给遮住了,看不清她的样子。

    难道就是她照顾了自己一整晚?夜枫动手摸了摸自己胸口上隐隐作痛的伤口,他摸到了自己身上缠着的纱布,很厚。起码有一竹简那样厚的一层,将他整个上半身都包裹着。

    夜枫半眯着眼睛看着还在睡觉的李安月,心里不知道在想想些什么东西,

    睡梦中的李安月吸了吸鼻子,虽然她是闭着眼睛的。但是她总是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让她感觉怪怪的。她睁开了眼睛,抬起头将两边的头发撇在耳后然后就对上了夜枫的眼睛。

 第一百八十二章赖着不走

    “你醒了。”李安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夜枫的眼睛。瞧着他没说话,也就站起了身。因为蹲久了的原因,李安月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了。

    还好夜枫手疾眼快,伸出了一只手将她拉住。不然摔倒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夜枫看着李安月的眼神有点‘你很蠢’的感觉。

    李安月有点尴尬啊,她稳住了身子,收起了自己脸上傻呵呵的笑容。

    “你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夜枫将手伸回了被窝里面,然和眯着眼睛,就是不想说话的样子。李安月很无语啊,这是怎么回事,他不应该回答她吗。

    这时候李安月正好想说夜枫,但是夜枫的后脑勺就像有眼睛一样,还没有等她开口说,脑袋就转到里面去了,还将被子往上提了提。

    “我说你”

    “公主你醒了吗,公主。”

    门外传来了吉祥的声音,李安月脑子一片空白,糟了。夜枫一个大活人在她的房间里,那要是被人看见了怎么办啊,现在吉祥就在门外。

    她随时都有可能进来,现在怎么办。李安月无奈的望了望背对着她的夜枫,他现在是受了伤,总是不能将他赶出去吧。

    算了,反正他都要洗漱的。

    “喂,你在里面好好待着,我去去就回来,顺便给你带一点吃的。”

    夜枫没有理会她,一动不动的保持着那个姿势,李安月知道他没有睡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大清早的就不说话。

    昨天晚上照顾他一宿,早上醒了一声谢谢都没有,算了,不跟他计较。

    李安月走到门口,刚打开门就看见吉祥要开门进来,她前一脚就伸进了门外,后面的手就顺便把门个关了。

    “走吧我们去洗漱,我饿了。”

    吉祥朝门口望了望,公主今天是这么了,往日不都是在这宫里洗漱的吗。她水都端出来了,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李安月推着吉祥往前走,吉祥端着水盆,时不时的往后看。

    “公主我们这是要去干什么啊,你”

    “好了,就在这里洗漱吧。”

    李安月推着吉祥到了一个花丛边,吉祥将手上的盆子放在石头上。

    “公主,我们今日为何要来这里洗漱啊。”

    她怎么可能将她房间里面住了一个男人的事情告诉吉祥,他那个大嘴巴,肯定会变被她传到林云笙哪里的。她是不会将这件事告诉林云笙,但是她会告诉林大啊。那林大不会告诉林云笙才怪。

    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自己都不知道,而自己的秘密也不知道她告诉了林大多少。现在她啊得防着吉祥一点,不能什么事情都告诉她。

    “没觉得今天的天气很好吗,我就是突发奇想的要到这里来洗漱。”

    吉祥闷闷的‘嗯’了一声,心里却是不太相信。

    李安月洗漱完了之后,她就拉着吉祥到了一个房间里,等候着宫女们将饭菜送过来。御膳房上菜的时间很短,就一会儿功夫,早膳就送到了李安月的桌子上面。

    她现在还在想,怎么样才能将吉祥给支开呢。

    “公主,你今天早上为什么吃这么多啊。”

    吉祥很疑惑,面前的桌上上面摆了有六七样吃的,她怎么不记得公主这么能吃啊。这可是三个人的量啊,她今天很奇怪啊。

    “哦,我我就是想一样尝一点,以前我就想吃了,但是”

    “但是什么。”

    李安月眼睛一转,脱口就说道:“吉祥,你今天很奇怪啊,为什么我吃东西还要问我为什么啊。不能吃吗。”

    吉祥对李安月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一跳,她竟然真的就以为是自己今天管得有点太多了,想得有点太多了。

    “奴婢没有,没有。”

    李安月松了一口气,见吉祥没有再问就放心了。吉祥这人啊,老实,可是心思细腻。

    “公主你今天要出宫吗。”

    李安月拿着筷子夹了一个包子,然后一愣。“为什么要这样说啊。”

    “公主不是昨天让林太傅注意外边吗,林大没有来送信,就说明可能有事咯。”

    吉祥拉着袖子为李安月布菜,这时候李安月想到了一个法子,能将吉祥调出去。她放下手中的筷子,正色看着吉祥。吉祥被她看得有点不知所措,这是要干啥。

    “我是出不去的,你也知道,母后交给我的那些任务我都还没完成,怎么可能会放我出宫啊。要不这样吧,吉祥。你就代替我出宫,看看外面的情况如何,这些事情我交给你放心,你就去吧。”

    吉祥尽管还是觉得李安月有点不对劲,但是也没有细细的去想为什么。她今天是还有刺绣的任务没有完成,说不定太后还回来,一定是走不了的。

    “好,等公主用过早膳吉祥就去。”

    李安月大手一挥。“不用了,你现在就去吧。我很想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总感觉会是一件大事。”

    吉祥被催促着赶紧出宫,临走前李安月还给了她几两银子,让她在外面买些东西吃。等吉祥一走,李安月左右看了看,让屋里面的下人都走了。剩下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她将宫女拿给她的食盒放在桌子上。

    将饭菜放进了饭盒里,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走进去就看见坐在桌上面喝水的夜枫,他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这件衣服还很眼熟,很像是她的那件。不过仔细看来,这件衣服好像就是给他准备的一样,很合适。

    他穿起来也不会显得很阴柔,总得说起来很合适,很合适。

    夜枫抬头看着李安月一眼,摆着手,一脸的高傲之气从里散发出来。

    李安月也不想说什么,他就是那样一个人,比她还大小姐脾气,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坏事,现在还要像个老妈子一样,照顾夜枫。他也是接受得心安理得,李安月无奈的摇摇头。

    “吃饭了。”

    她将饭盒里面的饭菜挨个挨个的拿出来放在桌子上面,夜枫只是看了一眼,然后扭头望着自己手中的茶杯,又喝了一口。

    “我想在这里多住两天。”

    夜枫也开口就让李安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夜枫,跟看怪物一样,盯着他不放。

    “你你说什么?”

    夜枫对着她的眼睛又重复的说了一次:“我要住在这里。”

    他本来是想要趁着李安月出门的时候离开这里的,但是突然一想,还是决定留在这里。看着小野猫发火的样子就觉得有趣,而且他还可以随时随地的在她身上取血,做实验。

    李安月本来是要发火的,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她忍了。

    “你想住几天。”李安月憋着心中的不快,想夜枫妥协了。

    夜枫瞄了她一眼,拿起她摆在自己面前的筷子,夹了一块小菜放进嘴里。

    “直到伤好了为止。”

    这下李安月憋不住了她‘啪’的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