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过即使智力不好,但是他们往往有算术或者绘画一方面的天赋非常地好,这在二十一世纪是小学生都知道的事情,没想到他党首一猜还真给他歪打正着了。

    “那傻子上次外面来人手麦子的时候,算的数比用算盘还要快!”

    “可不是嘛!他爹娘就是表兄妹,是表亲呢!”

    村民的话正好都对上了沈耀的猜想。

    “你以后一定要教一下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李安乐不知不觉用了有点撒娇的语气。

    “好啊。”沈耀一口答应下来。

    在帐子中唯一格格不入的就只剩下了林云笙,不过他总算是服了。因为第一次还能说沈耀是猜的,但是第二次又该怎么解释呢?原本想着灭一下沈耀的气焰,没想到倒让李安乐崇拜起了他了。

    这次林云笙算是失策了,他的心情现在算是不满到了极点。

    他撩开了帐子,看着在外面已经被气得脸色铁青的村长,问道:“这下你可心服口服了吧。”

    村长咬牙切齿。

    林云笙可是没有了再和他们玩下去的耐心,如果再让沈耀在李安乐的面前表现下去,他也知道到后面事情都变成什么地步。

    那村长激动起来,看着身边的那些跟屁虫也开始相信了李安乐的能力,他气得一脚踢在他们得到屁股上面,他不会服的。

    好不容易他才找到一个好机会让村民们都乖乖上交香油钱,让他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起来,他怎么可能让他的好生活破灭呢!所以,即使是想尽一切办法他也要把面前碍着他的人除掉。

    刚才因为觉察出李安乐他们来者不善,所以他已经安排了那些从外面招来的手下还有那空道大师去制造一次“天灾”,然后把责任都推到李安乐他们这些外来人的身上。

    看时间,现在应该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那村长也不顾村民们对天女的呼声越来越高,直接叫那些手下把李安乐他们都围了起来。

    村民们惊呼了起来。村长这样做是要得罪天女的,但是碍于村长那些凶神恶煞的手下,村民虽然不满,但是也不敢有所行动。

    村长对于村里面那些想哈巴狗一样跟着他的人早就不屑一顾了,所以上半年开始的时候,他就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几个大汉,美其名誉是保护村子里面的人,但是村民们都知道那些人只是村长的保镖,防止有人因为村长做的那些缺德事而报复罢了,说白了,那些人就是打手。

    村民们辛辛苦苦的来的钱,大部分都被村长拿去养那些人罢了。

    林云笙看着那些人团团把他们围住了,心里倒不慌忙。他知道村长现在这样做只不过是在自取灭亡罢了。

    吉祥见状马上拉起李安乐躲在了林云笙还有沈耀的身后,她就知道这些人迟早会动手的。

    林云笙快速地计算了他们胜算有多少。好在他们现在已经获得了村民的信任,最起码他们不会和村长狼狈为奸,这样已经有了一半的胜算,接下来就是要看白溪了。

    “哟哟哟,狗急跳墙了吗?”声音从李安乐的背后传来。

    李安乐回头一看,白溪还有铁儿两人从远处走来,而且他们手上还拿着几条绳子,那空道大师还有几个村长的打手被捆成粽子一样被白溪他们拉着过来。

    白溪笑意满满地把那几个人拉到村长的面前甩下了身子,杀了那村长一个措手不及。

    白溪一副痞子的模样,抖着他那逗人的八字胡问林云笙:“我没错过什么事吧?”

    林云笙微微一笑,回答:“没,好戏刚刚要上场。”

 第八十八章一个不留

    村长看着被打得青鼻肿脸的手下还有大师,气得一口气提不上来,直直地指着白溪还有铁儿骂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对我的人!”

    白溪嘴角一挑,把手中拿着的东西直接扔到了村长的面前。那是一个熄灭的了火把还有一个牛皮水袋,里面装的都是油。

    白溪抱着胸,说:“村长大人,刚才你的人可是准备到村里放火哦!”

    如果不是刚刚看见那大师的神色有点不对,白溪和铁儿悄悄得跟在他们的身后,后面发现了他们准备在村里放火,想来现在可能火已经烧起来了。

    因为这里处于风坡,一旦起火,火势很快就会上来,到时后想要救灭都很难。就连铁儿也没想到,同样都是村子里面的人,村长已经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上,竟然为了一己私欲而想要毁了整个村子!

    到了此时此刻,村长已经知道自己没有活路了,他干脆一不做而不休,让手下把在场的人全部杀掉!

    原本为了钱,他大可以不必这样做,但是这几年,因为贪欲的膨胀,他打着空道大师的名号搜刮了村民大量的钱财,光是这一点,明清乡约的村民已经不会放过他,更不要说他借着驱逐外人的名号,把那些路过的女子占为己有,把男子身上的钱财抢去之后杀人灭口,这一条条都是死罪。

    村长自己也没想到,三年前来的人,会改变他一生的命运。

    那时候所谓的“空道大师”还只是个海难之后被冲上附近海滩的大难不死的渔民罢了。

    乘风村一向民风淳朴,虽然村长为人势利,但还是收留了这个渔民。说来也是天意,那渔民对于天象精通,何时有雨,何时有风,他都能算得一点都不误。

    原本渔民的这项技能村长也只当做一项技能罢了,没想到那渔民最后给他提出了一个致富的计划,作出点装神弄鬼的事情,让村民们把他们供奉起来,当做神一样去拜。

    开始的时候村长只当做是一个笑话,并没有在意,而且他觉得这是不可行的。这里的村民很团结,而且对于鬼神之说也不太相信,重要的是这里还有个被村民敬佩的张爷爷,他为人精明又仗义,只要有什么事情他必会第一时间出面,这点小心思恐怕第一时间就会被他识破,到时候只能落个吃力不讨好的境地上。

    所以村长不答应。

    那渔夫也没生气,只是笑笑而过,没过几天,他就想着法子让村长带他去附近的城里去,村长有时候顺路有事情办就带他一程,不过那渔夫到了那也不是办事,专门去赌场和青楼,一来二去的,村长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他掺起了一脚。

    后来在不知不觉之中,村长去青楼和赌场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候甚至是他拉着那渔夫一起去的,等村长意识到了时候,他在赌场已经欠下了一笔他一辈子都还不上的债了,而那温柔乡,他也忘不了,老是想着要去。

    无奈之下,村长答应了那渔夫的计划,那时候他正好说山中飞禽走兽异常,按照他家中留下的手记肯定是有天灾要发生,没想到在他们导演出那场和尚进村之后,天灾果然刚好发生了。

    而那个渔夫,也成功伪造出一个“空道大师”的身份。

    原本村长想着还完债就收手,但是他却一发不可收拾,钱来得太容易了,她的需求变更多了,慢慢地,他越来越难以满足,在那空道大师的挑唆之下,他认识了那些市井泼皮,村民们越来越不敢反抗他,他就越嚣张,直到到了现在的这种局面。

    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一个活口都别留下!”

    那村长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

    他只想着如果让李安乐他们逃走了,后面必然会报官带人来抓他,那时候就真的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村民他还能放过,可是李安乐他们一行人,村长必须要他们死。

    村长的几个打手也不是什么善类,大都是在外犯了事,又没有地方可去,才搭上那假和尚做了村长的手下,他们自己身上都犯了不少的事,这里的事情一旦被揭发,他们也无路可逃,他们正有杀人灭口的意思。

    村长的手下足足有五个人,都是些彪壮的大汉,他们听了村长的话,齐刷刷地抽出腰间的大刀,慢慢地围成一个圆逼近李安乐他们。

    李安乐看着那几个人的模样,知道他们已经有了必杀之心。

    原本战战兢兢的吉祥,却第一时间把李安乐挡在了身后,林云笙,沈耀,铁儿还有白溪,围成一个小圆把她们俩护在了里面。

    林云笙受伤,沈耀不会武功,铁儿可能有点底子,白溪武功最强。

    虽然现在算是五个人对四个人的局面,但是李安乐知道如果要赢还是有点难度。

    刚才那在围观的村民在听到村长的话以后已经四散逃开。

    一时之间,喊叫声,脚步声,奔跑声不绝于耳。

    人影当中,还有两个偎倚在一起的身影,一高一矮,在奔跑的人群中显得那么地突兀。

    这边虽然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但是李安乐还是能感觉到有一人的心情在漂浮不定。

    “铁儿大哥。”李安乐轻轻叫了声,“你回到他们的身边去吧!”

    李安乐指的是黄老太还有牛儿。

    铁儿握着斧头的手紧了紧,看向在一旁的林云笙还有白溪。

    他们两人会心一笑,坚定地点了点头。

    铁儿没有多想,快速到穿越人群跑到黄老太的身边。

    果不出其然,那时候村长正想趁着打手分散李安乐他们注意力的时候,自己悄悄走到黄老太的身边,把祖孙俩挟持住,以此来要挟李安乐他们。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被赶过来的铁儿抓了一个正着,铁儿在他背后狠狠地敲了一下,村长应声而倒。

    铁儿没有时间去处理他,马上带着黄老太还有牛儿去安全的地方去了。

    “云笙,你能解决几个?”白溪仔细地观察这对面那班人的一举一动,嘴里的话语去依旧带着戏谑。

    林云笙目测了一下那些打手的能力,回答道“一个。”

    他虽然只是收了一点伤,但是他的武功本来就没有学精,相比无比他高大的那些壮汉身材力量上相差太多。

    这个评估值还算是中肯的。

    “沈耀,你呢?”

    沈耀无辜地看着在问话的白溪,扬起刚刚白溪扔给他的小刀,回答说“半个。”

    在二十一世纪科技发达,别说是壮汉,就算是雇佣兵都敌不过高科技的厉害。

    沈耀精通枪械,即使你给他随意一款的枪,他都能马上将它的型号大小马上说出来,并且知道最正确的使用方式。

    但是如果给他一把小刀,那他还真是无可奈何。

    肉搏的事情,向来不是他擅长的,半个敌人,可能还真是他的极限。

    白溪扶额,“所以说,我要对付四个半的人咯?”

    “三个半。”林云笙一本正经的纠正。

    白溪把刚才自己的失误当作没有发生过一样,握着手中的玄武大刀,准备大干一场。

    不想,林云笙忽然从他口中塞了一药丸,白溪还没来得及将它吐出来,便咕咚一下吞了进去。

    转眼看去,其余的四人都在“服药”。

    “你们在干什么?”

    各人都理所当然,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白溪的话语刚落,他看见面前那些大汉纷纷倒下,不省人事。

    “这是……”白溪无语。

    “行走江湖,你不知道也是要用脑子的吗?”林云笙把刚才白溪对他眼神上的鄙视完全还给了他。

    他们也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就用上了在瑶迹那里买的药。

    虽然价钱昂贵,但是效果显著。

    吃下解药之后,他们的确没有闻到一丝迷魂丹的香味,而且还真像瑶迹说的“神清气爽,精神百倍”,这药买的值。

    这下林云笙总算是放心用瑶迹的药,虽然他曾经有怀疑过她会卖假药,但是就这次的结果看来,瑶迹的药下料很足。

    不然那几个大汉也不会在药投进火堆里的那一小会的时间就被迷晕了。

    看到这样的效果,李安乐都有点后悔当时没有多买一点了。

    看着地上七倒八歪的人,林云笙给白溪相视了一眼,想到刚刚林云笙的嘲讽,白溪拒绝和他说话,自己走到前去看那些人是否真的昏睡了过去。

    沈耀看着那些人,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林云笙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有计算了一下这里到城里的距离,摸着下巴说“先都捆起来,然后明天一早派人去报官。”

    沈耀点头,这样的处理最合适。

    后面铁儿在安顿还家里人之后便带了几个人一起来帮忙,当他们看见那些晕倒的壮汉的时候,都震惊不已,不过想到李安乐是天女,这可能是她法力的缘故,他们也没有多问。

    后面他们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地上的人都捆了起来,集中到一个他们存放粮食的仓库里面,派了几个人看着,等着第二天官府派人来处理。

    沈耀看着那些没有醒来的人,还有那个被铁儿打晕又中了药的村长,他开口提示“那假和尚不见了。”

 第八十九章全靠猜

    众人忽然醒悟过来,果然,那些晕倒的人里面根本没有那个空道大师,想来是乘着村民逃跑的时候,自己挣脱了绳子跑了。

    这样的恶人被他逃走了,是最大的失误。

    “他以后会回来寻仇吗?”李安乐有点担忧,他们走了就走了,她担心那假和尚会回来村民的麻烦。

    林云笙和沈耀同时摇头。

    “这里他已经败露,而且村民们对认得他,他不会傻到还回来这里的。”林云笙解释。

    “而且,看他样子肯定在外面也犯了事,现在东窗事发,他只能找另外的落脚点。”沈耀补充。

    虽然林云笙对沈耀有点敌意,但是他知道沈耀的思想不逊色于自己,也算是一个才思敏捷的人。

    所以他一直对沈耀都像君子之交淡如水,只是有时候难以控制住心里的嫉妒。

    “啊,那就好了。”李安乐放松地笑着,轻轻地拍着自己胸脯。

    听到他们两个的话,她总算是可以放下心来。

    虽然说事情要等到天亮才办,但是在村里耗费的那点时间之后,天已经蒙蒙亮了,铁儿以免夜长梦多,和村里的一个兄弟赶着路上了城里报官,有因为事情的严重性,城里很快就派了很多的官兵来。

    李安乐他们一行人出宫的事情并没有其他的外人知道,所以林云笙想着在这件事上面也不变出面,找了个理由就让铁儿去应付那些官差去了。

    那些村长的手下,眼见官府来人了,自知没有活路,想着拼死一搏好歹还有可能有条活路可走,但是迷魂丹的效力还没有完全退去,别说突破官兵的把守,他们现在就算是要站起来也站不稳,更别说其他的了。

    后面李安乐他们也是听铁儿说起才知道,那官府的人说,那几个打手里面,大多数都是做过一些杀人放火的事情,一早就被官府通缉着,所以他们才会跑到这偏远的小山村躲避追查,现在正被抓个正着。

    这下子,乘风村里面的村民们都算是立了大功。

    后面官府里面的人又去搜查了村长的房子还有那个新建的山神庙,里面堆积了大量的钱财,都是从村民们的身上压榨来的,还有在山神庙的地下室中,他们还解救出了那些被那个假和尚掳去的外地姑娘,她们原本想着只有死路一条,没有想到居然还能有重见天日的一天,虽然她们都经受了难以言喻的痛苦,但是最起码还留了一条命下来。

    李安乐看着那些从地下室被救上来的姑娘,若有所思地叹了一口气。

    身边的吉祥疑惑,问道:“小姐,你为何叹息?”

    姑娘们获救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况且官府还把村长搜刮村民的钱财给他们各自分还下去,这结果还算是好的吧!吉祥是这样想的。

    李安乐摇头,说:“吉祥,你又不是不知,那些未出阁的姑娘,因为如今的事名分受到了沾污,以后她们的生活就艰难了。”

    即使她们今天的事情不被别人知道,但是她们的心里永远会有一个阴影,别说她们自己接受不了,首先接受不了的就是她们的父母,谁能忍受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受到别人这样的糟蹋。

    那些女孩儿走出地下室的时候的大声哭泣,李安乐觉得不仅仅是因为获救的喜悦,还有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恐惧迷茫。

    “即使这样,她们还是活着。”林云笙看着李安乐的看的方向,那些纤细的身影远走远远。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李安乐不语,看了看身边的吉祥说:“吉祥,你帮我去收拾一下东西准备上路吧。”

    吉祥行礼,慢慢地退了下去。

    林云笙打量着李安乐,他知道李安乐使开了吉祥必然是因为有话想和他说。

    果然,在吉祥走远之后,李安乐神情变得冷漠,开口问道:“生命很重要吗?”

    出乎林云笙的意料,他没有想到李安乐居然又要开始问这些奇怪的问题,每次在涉及这些道理的层面上,他们总是很容易就吵起来。

    他现在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他的这个国家太傅,第一次觉得为难起来。

    “云笙,快来帮忙!”白溪的声音在远处传来,他正往马车上装着村民们送给他们的东西。

    虽然林云笙吩咐过村民不要把他们的事说出去,以免遭到别人的跟踪,但是村民们还是很热情地把李安乐称为“天女”,毕竟这个“天女”下凡,救了他们的村子,虽然这件事村民们没有张扬,但是知道李安乐他们要走,他们都翻出各自家里的好东西送给了他们,李安乐他们推说着不要,但是到底是村民们的一片心意,李安乐让白溪挑些用得上的,其他还是留给村民们自己用。

    虽然是这样说,白溪最后还是挑了很多下来,这不,这马车都快装不下了,他只能呼叫林云笙帮忙。

    林云笙定了定,等着李安乐的答复。

    李安乐看着远处的马车,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说:“你去帮忙吧。”

    林云笙点头,走去了白溪那。不过在他自己看来,他简直就像是逃跑的,因为他实在是太海派李安乐问出的问题。

    虽然说,这些问题林云笙总觉得是和什么事情有关,但是每一次说到这些事上面,李安乐都会伤心一番,即使他怎么追问,她也不会再多说出一个字,林云笙知道自己快要被这些问题逼疯,但是他不敢去质问李安乐原因,他总觉得事出必有因,她不会无缘无故变得如此多愁善感,林云笙不敢问,那是因为他恐惧他会得到了一个他不愿意得到的答案。

    既然如此,他什么也不想知道。

    林云笙走后,李安乐觉得心空出了一块,以前她早已经决定不再追问林云笙关于一些上辈子的事情的看法,但是每次她总是会情不自禁。

    她想,只要一天没有知道林云笙当初为什么杀了自己,她依旧会一直穷追不舍下去。

    她拿出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突然冒了一句:“就算你一直看着我,我脸上也不会长花。”

    闻言,在李安乐身后的树上跳下一个人影,李安乐不用看也知道,那人是沈耀。

    “你怎么知道的?”沈耀自认为自己隐藏得很好,毕竟是他先在树上睡觉在先,只是李安乐他们自己到了这树下谈话罢了。

    李安乐微微眯眼一笑,抱着胸说:“你先告诉我听你为什么能知道村长家的那些私事,我就告诉你听。”

    李安乐一直还惦记着沈耀的这项特殊能力。

    沈耀沉默了一下,要告诉李安乐听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要她这个古代人理解是什么原因,他想应该比较困难。

    既然如此,沈耀先问了一句:“你知道什么是读心?”

    李安乐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读出那个人心里面所想的?”

    沈耀点头,继续说:“在我们那,有一种能力叫做读心术,能猜透别人心里所想的,就正如对付村长的那时候。”

    这下李安乐不解,这关村长心里想的有什么关系,沈耀知道的可是村长的往事,这些读心读不出来吧。

    看职责李安乐不理解的样子,沈耀继续解释:“读心术分很多种,一种是看面部表情,一种是看动作,一种是听话语,结合三者,读出他人的内心想法不是什么难事。”

    李安乐继续摇头,这也难怪,从前的她根本没有接触过这些。

    沈耀知道如此,直接举了一个例子,说:“还记得我说村长小时候摔断过手吗?”

    李安乐马上点头。

    沈耀解释:“首先,我先看出他的右手有点不自然,有点接骨过的迹象,所以先想到他摔断过手这一点,然后,山里的小孩通常都是往山里跑,所以事发点多在山上,还有,我说出出在村长这件事的时候,村长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右手的关节处,这是很明显心虚的迹象。”

    沈耀说了一同,李安乐算是明白了一点,转念一想,她又觉得不可思议,问:“那就是说,很多时候,你都是靠猜的?”

    沈耀理所当然地点头。

    李安乐无语,如果沈耀的猜想出了一点点的偏差,可能现在他们连这村的门口都出不了了,还哪里能让村民们把他们当中神一样在拜。

    “简直是太冒险了。”李安乐惊叹。

    “其实这样都是要大猜想,小心求证的。”沈耀说得一本正经。“不过……”他卖了一个关子。

    “怎么?”李安乐好奇起来,有什么事能让他神神秘秘的?

    “说那村长和有妇之夫相好,是我猜的。”

    李安乐长大了嘴,没想到沈耀敢开这样的玩笑,之前看村长狡辩的样子,李安乐认为这件事还一定是真的呢!

    沈耀也是真够大胆的。

    “这样乱猜也能猜中,我也是服了你的。”李安乐给沈耀伸出一只大拇指。

    沈耀并没有笑,严肃地说:“并没有猜中,而且根据我对那村长表情的观察,他可能的确没有做那种事。”

    沈耀认栽。

    谁让电视上都总有夫之妇不守妇道,潘金莲武大郎这些故事的传闻,他只是对好入座。

    李安乐无语,但是她还是觉得沈耀的能力很神奇,要他在有空的时候多教她一点关于二十一世纪的东西,沈耀当然答应。

 第九十章真正目的

    东西收拾妥当以后,李安乐他们挥别了乘风村的村民,继续出发。

    虽然在这路上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但是按照正常的路程,他们明天中午就能到十里村附近的瓷镇。

    按照原定的计划,李安乐、吉祥、沈耀还有林云笙先在瓷镇里呆着,白溪武功比较好,所以他提出自己先去那里打听一下郑伯的消息。

    不过经过这些事以后,林云笙觉得这样的安排并不好,虽然找出郑伯是他们此次出行的目的,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保护李安乐的安全,所以他改变了决定,改为他自己和沈耀去打探消息,剩余的人在瓷镇等待消息。

    林云笙提出的计划,自然都是想得最周全的。沈耀虽然有一定的才能,但是却连自保也做不到,更别说要他保护李安乐,但时候只会让白溪多操一份心。

    沈耀自己也明白了这一点,听到了林云笙的计划之后便欣然答应。

    路途上遇到了这么多的事情,李安乐都差点忘了这旅途的真正目的,只是在这路上她见过了太多的人情世故,懂得了许多的百姓疾苦,她觉得怎么说,也算是不不枉此行。

    随热按她一心想要快点找到郑伯,但是考虑到大家这几天来的日夜辛苦,她觉得还是要在路上休息一下,白溪和林云笙自然不用说,昨天晚上他们都没有睡过,而剩下的沈耀、吉祥还有她自己,只睡了一下小会。

    李安乐是想着走过山路的时候就建议大家在附近的客栈里面休息一会,没想到疲惫起来,她自己就现在颠簸的山路中睡着了。

    等林云笙拿着水壶和干粮进到帐子里的时候,李安乐正趴在吉祥的大腿上睡了个正香。

    再看吉祥,她也是一副要睡的样子,迷迷糊糊的,沈耀更不用说,抱着臂靠在旁边闭目养神,听见林云笙进来的声音,他也只是微微张开了一下眼睛,又重新闭上了。

    林云笙没有打扰他们的睡意,弯着身子又重新出来了。

    车上的白溪正咬着半凉的包子,看见林云笙把拿进去的东西又拿了出来,奇怪地问:“怎么,不是拿给他们吃么?”

    林云笙笑着摇头说:“全部在里面睡着了。”

    白溪眼睛微微一瞪大,随后又点点头说:“想来也是,都是些身娇肉贵的,怎么能忍受得了这样的路程,哪里像我们这些粗汉子。”

    林云笙无语,但是又觉得白溪说的没有错,原本这里的事情与他们毫无干系,但是因为乐儿的一个想法,这身边上的事都不得不掺上了一脚。

    虽然说扬善除恶是一件好事,但是林云笙觉得并不应该选在现在这种时候做,而且他们的身份也不应该去做这些。

    “其实,我知道你们有事瞒着我。”白溪啃完包子之后又开始啃馒头。不知怎么的,他就知有这样的直觉。

    林云笙知道,虽然白溪一副读书不精的样子,但是对于某些事情他还是有很敏感的直觉。

    林云笙不急,反问:“为何?”

    既然同在一行人当中,林云笙知道有很多的秘密都会藏不住,而且白溪算得上是一个可靠的人,就算是让他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林云笙也不想直说,除非是白溪自己猜出来。

    白溪就知道林云笙喜欢这样反问,不过今天他没有心思和林云笙打哑谜,直接说:“直觉,直觉而已。”

    后面看着林云笙疑惑的表情,他摊摊手说:“你不觉得我们这样的配置很奇怪吗?”

    一个贵族小姐,一个朝中太傅,一个武学世家的公子,一个丫鬟还有一个不明身份的文弱书生,这怎么看也觉得很奇怪吧。

    虽然李安乐一直在他的面前说是为了调查事情,但是带上这样一伙人能调查点啥事情,老实说,带太多的人也只是累赘。

    这些道理林云笙都懂,但是他也无可奈何,沈耀是乐儿指定要带的,调查的事情也和他有关,其他人更加不用说,缺一不可。

    “我想,你们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白溪故作神秘地说。

    林云笙一掌拍在他的头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白溪顿时哇哇大叫起来,质问林云笙在干什么。林云笙没有说话,谁让他说他们在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虽然这词不贬不褒,但是他林云笙听起来就是不舒服,所以他小小惩罚了白溪一下。

    白溪又怎么会想到,武功远远不如他的林云笙出手居然能这么重,论咬文嚼字,白溪自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