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约词故鞘裁刺炫惨馈

    那村长直接无视村民们的呼声,大喊着要人把李安乐他们抓去生祭。

    沈耀一下发怒了,大喊着说:“残害天女,天理难容,种此恶果,整个村里面的人都会断子绝孙,村长,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这一下把那村长问得哑口无言。

    沈耀凑到村长的面前说:“而且天子已经知道天女到你这地方了,如果她突然消失了,你想皇帝会不会觉得你们意图谋反,危害晋国,到时候株连九族……”

    这下把村长吓瘫在地上,还连退了好几步。

    李安乐暗暗一笑,没有想到沈耀平时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说起话来还是字字精辟,让人信服,而且——他忽悠人的能力不错。

    那空道大师拍了拍村长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下来。

    现在他们的身份是不是真的又不能确定,万一是假的呢?那不是更容易能把他们除掉?

    那空道大师双手合十,一脸平静地说:“贫僧愿意比试。”

    沈耀点头说好,完了在李安乐的耳边柔声地说:“接下来就靠你了,乐儿!”

    李安乐顿时花容失色。

    她以为沈耀必是有十足的把握才会说这些话,哪里能想到原来是要靠她自己!

    如果她能有预知天意的能力,也不会被人抓住了。

    虽然金灵儿说过李安乐是桃花仙子,但是现在到底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他们还真是走不出这村子了!

    看着李安乐咄咄不安的样子,沈耀偷笑起来。

    没有想到她居然也会有害怕的一面。

    沈耀知道不可逗她太过,安慰地说“别担心,我和林云笙会帮你的!”

    李安乐看着在身旁的林云笙,他和沈耀一样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想来,应该没有问题吧?

    在林云笙的要求之下,那村长不请不愿地给他们松了绑,被吓得不轻的吉祥马上跑到了李安乐的身边,察看她是否受伤,

    李安乐笑着说没事,这这次的抓捕中,就只有林云笙在反抗的时候收了一点的伤。

    虽然林云笙嘴上说着没事,李安乐的还是一阵心疼,自她认识林云笙以来,从来没有见他受过什么上,他原本贵为一国的太傅,地位尊贵,自然没人敢动他一根汗毛,况且他身上还有点功夫,用来自保通常绰绰有余。

    李安乐知道他受伤都是因为自己,不禁难过之色表露与形。

    “乐儿,我没事。”林云笙轻握了一下李安乐在给他上药的手。

    李安乐知道林云笙的用意,低声应了一个“嗯”,继续把手上从瑶迹那里买来的药用水化开,小心地给林云笙涂抹上。

 第八十五章怎么猜测?

    林云笙的药刚上完,那村长就开始催促着比试。李安乐接过吉祥递过来的手帕擦了一下手,神色高傲尊贵,在场的人无一不惊叹起来。

    这样的气势,即使不是什么天女,也必定不是一个普通人。

    李安乐在林云笙他们的陪同之下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迟迟都不见那空道大师现身。

    刚刚答应比试的是他,怎么一转眼又不见了人?

    沈耀皱着眉头,对在前面正指手画脚的村长说:“不是说比试吗?你们的人呢?”

    那村长冷冷一笑,说:“虽然大师答应了你们去比试,但是我可不相信你们,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那些招摇撞骗的骗子,想要盗取天机?”

    李安乐无语,这样说来,是那村长还有道空大师反悔了?

    林云笙的目光慢慢变得危险起来,从来都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耍把戏,而且他们都是些身份尊贵之人,又哪里轮到那几个不知名姓的人说他们在这里招摇撞骗?

    看着林云笙冷起来的眸子,那村长之前的气焰还是很盛,但还是不觉倒吸

    了一口冷气,讪讪的说:“你们不用着急,如果你们能证明出你们的天女确有神力,大师会和你们比试的。”

    林云笙看了那村长一眼。比试这种事情,他原本就没有兴趣,如果不是李安乐有心想要帮助这里的村民,现在的他早就已经联合白溪杀出一条血路了。

    李安乐微微向前一步,问:“要怎么证明?”

    不一会,空地上摆上了一张木桌,桌上一墨砚一毛笔一白纸。

    因为村里的人都传说空道大师能“只过去,算未来”,所以村长说李安乐他们必须要达到这种能力才能见到大师。

    李安乐看了看在场的人,乌泱泱的有几百人,而且全部人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她还是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这么大的压力。

    而且压力的原因之一是,她根本就没有什么余芷未来,知道过去的能力。

    李安乐看了眼沈耀和林云笙,他们两人都正定自若,虽然她的心里没有底,但是只要在他们两人的身边,她觉得自己并不像是平时手足无措地那么紧张,相反,她知道自己会赢过那个空道大师。

    村长见李安乐已经在桌前坐好,便抱着胸,首先发话:“先来个村民问问题。”

    他知道避嫌,所以他也不说自己要刁难李安乐他们。

    村长的话刚落音,人群里马上钻出一个瘦小的男人,挥着手说:“让我来。”

    村长面露悦色,刚想答应,站在人群后面的铁儿说话了,“怎么是二愣子,谁不知道他是村长的跟屁虫,村长让他向东他不敢向西的。”

    村民们一想也是,谁不知道二愣子和村长的一众跟屁虫都暗地里收了村长的好处,所以事事都维护着村长,如果选他出题,难免他是一早就和村长串通一气的。

    如果是有意刁难,那么即使真有神力也救不了他们。

    “换个人吧!”不知道是哪一个村民先说了出口,接着,换人的呼声越来越高。

    面对民情激扬,虽然说村长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但是他也不担心什么。

    村里面虽然说有很多人都看不惯他和空道大师的做法,但是在神意之下,他们也不得不去服从。

    有很多人都会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他们打倒,但是村民们更担心违背天意。所以除非李安乐他们真的有能力,不然村民们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我来吧。”人群中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微微举起了一下手。

    李安乐嫣然一笑,走到老人的面前,微微行了一个礼说:“老人家,那就麻烦你了。”

    那老人虽然年纪已经有了八十多岁,但是依旧身体强壮,眼睛和腿脚都没有什么毛病,只是年纪大了,出行的时候要拄着拐杖。

    那老人点点头。

    村民们顿时炸开了锅,要知道,李安乐请的那个老人可是村里年纪最大的张爷爷,虽然他现在是孤家寡人,但是他年轻的时候还未村里打跑过强盗,所以村里有一条村训就是要尊敬张爷爷,即使他百年之后无子送终,村里的年轻人都要向前对他叩头,因为这村里人所有人的性命都是他当年救下的,如果没有他,就不可能有现在年轻一辈的人。

    所以,即使村长在村里面横行霸道,他也绝不敢招惹这个张爷爷,一直敬而远之。

    虽然说张爷爷对于村长还有那空道大师的行为嗤之以鼻,但是他觉得这是村民们自己要做的决定,所以也不太干预他们,如果不是今天听见说他干孙子铁儿家的客人,他这个热闹连凑都不想凑。

    他只是想来看看这些人渣又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到时候找机会再给他们一棍子罢了。

    所以,选了村里面最德高望重的张爷爷,村民们知道这肯定是最公平的一次比试。

    李安乐伸出手小心地扶着张爷爷。虽然说他的身体还算好,不像那些跟他同年龄的人那样老是腰酸背痛的,但是年纪大了,手脚总是会有一点不利索。

    李安乐这个贴心的行为在村民们的心里留下了好印象,既然是天女,那她必定是为百姓着想,现在看着李安乐的举动,他们已经有了四五分的相信。

    扶着张爷爷的李安乐偷瞄了林云笙一眼,看见他眼带笑意,就知道了自己的选择是正确了。

    刚才的她心里也没有什么主意,村民她也都不认识,虽然村长给了她随便选人的权利,但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哪些是和村长有关联的,到时候如果这一步走错了,他们就真的输了。

    因为顾及到张爷爷的身份,在场的人马上为了准备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正中间。

    张爷爷看着在他面前的李安乐,一副温柔乖巧的模样。虽然他不知道李安乐他们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是张爷爷想他们的心思应该不是坏的。

    那村长和那和尚虽然是他不喜欢的,但是碍于那和尚的能力,张爷爷一直都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因为他知道只要人们相信那和尚的能力,他说得再多也只是白费。

    而那小姑娘的一行人,就面相来说,几人都是有福之相,哪里用的着做偷蒙拐骗的事情。

    但是,那和尚到底是有点本事,不然他这个村里的长辈也不会除不走那和尚,现在他只能望上天保佑那小丫头的一行人,吉人自有天相,不然以那村长的性格还有那和尚的手段,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张爷爷,请出题。”李安乐在座位上恭敬地说道。

    张爷爷微微一颔首,说:“就说一下六十年前村里面发生过的大事。”

    六十年前,张爷爷二十岁正值壮年,而这村里现在六十岁的人都很少了,更不用说记得这村子里面发生过什么事情。

    那村长冷冷一笑,这村子的所有历史他一早已经都告诉了大师,所以这件事根本不算什么难事,而对于那外来的几个人来说,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别说是六十年前的事,就算是前年发生的事情他们也不一定能清楚地知道。

    村长自知胜券在握,更加得意了起来,心中已经盘算起要怎么对付他们几个。

    李安乐握着毛笔的手静里在纸上,直到墨水滴落化成了一朵黑色的墨花化开,她才醒了过来。

    这村子里面的事她根本就不知道,更别说是那个久之前的事,如果没有人相告,李安乐想就算林云笙和沈耀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算得出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女,让在下为你代笔吧。”沈耀在李安乐的耳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着。

    李安乐点点头,如果不是又沈耀来写,她根本连要写什么都没有一个概念。

    “天女,你只要做出在冥想的样子,然后在纸上涂涂画画就可以了。”林云笙带着笑意,用沈耀创造出来的称呼叫李安乐。

    这句话是林云笙在李安乐给沈耀让位的时候说的,说的又轻又快,只有她一个人能够听到。

    李安乐虽有不安,但是按照面前的状况她也只能乖乖听话。她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做出了在思考的样子,不一会,她在纸上画起了话,几处山峰处树木,李安乐的轻轻几笔,就把她记忆中的乘风村画了下来。

    她带着笑意俯在沈耀的耳边说了一阵子的话,和他并排坐着。

    沈耀装作把马上记录了下来,脸上满满是赞许之情。

    围观的村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结果,有的甚至伸长了脖子,想要对他们写的事情现一睹为快。

    眼看着两边的人都已经停下了笔,张爷爷招着手说:“都交上来吧。”

    张爷爷拿着李安乐交上的纸看了一眼,心中更觉不可思议,这事情,以他们的年龄阶段是不可能知道的才对。

    六十年前,这村里的河流曾经断流过一次,一天后又恢复了。

    一是这事情村里的历史并没有记载,就连这里年纪轻一点的人,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答案准确无误。”张爷爷满脸的笑意。这证明,救村子的人真的是出现了!

 第八十六章料事如神

    第一次的试验成功,村民当中已经开始议论起来。

    张爷爷在村中的威信很高,自然不会帮外人作假,而李安乐他们中间的几个人,不过都十几二十岁,别说二十年前他们还没出生,就算是他们的父母,年纪小一点的也还没出生呢,加上他们又是外人,怎么可能知晓村里面这些往事。

    所以,这一切只能用他们的天女有预知能力来解释。

    村民之间开始骚动起来,有的人已经开始倒戈指责村长之前的种种行为。

    村长不是个傻子,自然知道如果让事情再这样下去必然对自己不利。

    他使了个眼色给身边的几个人,那几个人跟在村长的身边有好一段时间了,当然知道他的意思。

    其中一人先嚷嚷了起来,说“这有什么的,说不定是那黄老太说给她听的!”

    原本颤抖着的黄老太,经过刚才铁儿的安慰一番已经没事了,牛儿虽然还躲在她的身后,但是目光如炬,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怯弱。

    因为刚才铁儿说,他们很快就能揭穿了那个伪大师的真面目了。

    所以黄老太的底气足了,反驳道“我没说过!谁会知道问什么问题,而且这件事我也没听说过!”

    另外一个跟屁虫嚷嚷起来“说不定是你跟那老头商量好的呢!”

    一块石头准确无误的打在了刚才说话的那个人的头上,顿时头破血流。

    那跟屁虫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知道自己说完那句话以后头感觉被人猛烈地敲了一下,马上就感觉到有液体流了下来,他一摸,满手是血,顿时哇哇大叫起来。

    只见那张爷爷的单手抛着两块小石头,一脸的严肃危险,“你以为你是谁,你老子还穿着开裆裤的时候掉进水里还是我救的,不信你问他去去,这里哪里还轮到你说话!”

    那人听了,虽然心里愤愤然,但是张爷爷说的都是事实,他无可辩驳,只能噤了声。

    张爷爷虽然做人做事问心无愧,但是他知道那村长一向狡诈,即使李安乐他们真的有本事把事情都说出来,村长那一伙人还是不会相信的,到后面还是要找茬。

    张爷爷叹了一口气,走到李安乐的面前问:“小姑娘,接下来的让他们问可以吗?”

    如果不能让他们心服口服,这件事永远也完结不了。

    李安乐看了身边那两人一眼,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好值得担心的了,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但是有条件。”身旁的林云笙突然开了口。“如果是有福之人,和我们的天女面对面也唔无大碍,但是……”他看向村长那一伙人,接着说:“免得伤了我们天女的仙气,你们要准备一个帐子,免得我天女受扰。”

    村长虽然对于林云笙的装模作样很厌烦,但是想到等一下便能解决掉他们,想着也没事,他倒是要看看他们还能使出点什么手段,给了一个帐子难不成还能让他们飞了不成?

    不过这里的村长的确是想错的,林云笙这样的要求只是为了方便沈耀帮助李安乐答话,而不让他们那伙人故意挑刺罢了。

    现在已经夜深,在过几个时辰,天就要亮了,远处还能听到鸡鸣的声音。

    李安乐抑制着自己的困意,但是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她一直的作息时间都是很规律的,不过在出宫以后,她几乎没有几天是能好好睡觉的。

    这段旅程才刚开始了几天,但是几乎每一天都是过得不安宁的。

    “乐儿,困了吗?”林云笙轻轻地摸了一下李安乐的头。

    顿时,李安乐的困意消了一半。虽然她知道这是林云笙“长辈对小辈的疼爱”的表现之一,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的举动还是能让人想歪。

    她微微偏过了头,说:“不要紧的。”

    林云笙略为僵硬地收回了手,想到之前李安乐和他说过的话,才发觉自己又下意识地做出了这些暧昧的举动。

    他苦笑起来,没想到几年的光景,他们之间已经到了要处处小心的地步上。但是为了李安乐的名誉,林云笙知道自己真的是要避免这些动作了。

    村子里的人,很快就找来了一个帐子。虽然说是帐子,其实也只是从村民的房间里拆下的蚊帐杆子还有蚊帐,因为他们聚集的地方还是块泥地,所以竹子一下子就插进去了,看起来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一切都准备好了,李安乐还有沈耀林云笙三个都进入到了帐子当中,在火把的照应之下,外面的人只能看见他们三人的影子。

    “提问吧。”李安乐的声音从帐子里面传了出来,不过声量很小,后面沈耀又大声地把她的话重复了一遍,外面的人才听到了。

    “说一下我几年几月几日几时几分生。”村长一来就抛出了这样的问题,人的出生时辰除了父母接生婆以外无人可知,如果李安乐他们知道了,村长相信自己会马上倒戈,因为能神通广大到这种地步上,不是神人也不会是普通人。

    答案李安乐他们当然是不知道的,如果他们能猜测事情到这种地步上,那他们还真是已经无所不能了。

    帐子里的三人面面相觑,这结果根本没有办法说。

    看见他们三人没有动静,村长知道他已经把他们难倒了,心里美滋滋地得意起来,早不知道就先不派人去行动,他还想着陪他们多玩一会。

    “天女说,这种事情根本没有运用神力的必要,不如她花费一点时间给你算一下命更好。”沈耀幽幽地说道。

    算命在村民们看来可是比算什么时辰八字有意思多了,哪里会有人对别人的时辰有兴趣呢,又不是要他的时辰来算命。不过如果算命算得准,那在村民的心目中他们的地位一下子就能提升起来。

    李安乐小声地询问着刚刚“口出狂言”的沈耀,“算命你会吗?”

    沈耀理所当然地摇头。

    李安乐无语,向林云笙求救,林云笙也摇摇头。

    虽然他学识渊博,但是算命的事一直都是慧觉大师那种得道高僧才做的事,他之忍没有那个能力。

    “那怎么办啊?”李安乐无语,难道这是沈耀一时兴起说的?

    沈耀看着李安乐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不禁愉悦起来,手搭在了她的肩头上,说:“放心,虽然我没有什么神力,但是我忽悠人的本领很好。”

    怎么说他在二十一世纪也是大公司的总裁,虽然说是富二代,但是如果没有一点谈判和猜测人心的能力,他也不能稳坐那个位置那么久。

    李安乐的顿时来了精神,问道:“真的吗!”如果是这样她就不用担心了。

    不过那时的李安乐没有注意到林云笙那微微挑起的眉毛和凌厉的目光。因为但是她的心思都放在了怎么“算命”上面,根本没有时间注意哪些。

    林云笙只是心里不爽,他的触碰乐儿会敬而远之,但是对于沈耀的这种行为,她却毫无反应。

    虽然沈耀是一个有才之人,林云笙也有意以后要提拔他,但是当他面对沈耀的时候,林云笙也察觉到自己对他有莫名的敌意。

    “算啊!”村长大声嚷嚷起来,把帐子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村长还真不信这个邪了。空岛大师虽然说是假冒的人,但是到底还是有些本领,不然他身为堂堂的村长也不会和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串通起来。

    眼前的这些人,村长是不信他们说的话的,如果还真有这个本事,他们就应该知道不插手这里的事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村长已经答应了,李安乐小声地问:“那现在要怎么办?”

    沈耀微微一笑,说:“跟刚才一样就好了。”

    李安乐只好照做,双手合十假装思考了一会,然后凑到沈耀的耳边说着话,当然她都是乱说着“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办,沈耀你有把握吗?”这些话语。

    完毕之后,沈耀对李安乐眨了一下眼睛,满脸的自信。

    “村长,你小时候在后山的山坡上摔断过手,现在长年累月还会风湿骨痛,你命中无子,有两任的妻子。”沈耀一个字也没有停顿地把话说了出来,就像是把李安乐说的话复述了一遍那样。

    “哇,说得真准!”村民们议论纷纷,一个外来的旅客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你怎么知道的?”李安乐看向了他。

    很明显这个动作被人看到了。

    “看,天女又说了什么!”在议论着的村民马上都安静了下来,等待着李安乐说的下一句话。

    李安乐暗叫不好,没想到这样一个动作也能被人抓住,到底是她太大意了。

    沈耀不以为然,本来他就还有杀手锏没有出,继续说:“天女算出,村长在村里有相好,而且那人还是有夫之妇。”

    这个消息足够劲爆,村民一阵哗然。

    “胡说!绝对是胡说八道!”村长慌乱地辩解。

    “这不会是真的吧!”

    “谁知道呢,不过前面的事都是真的啊!”

    正所谓人言可畏,这件事一出,果然所有的矛头都开始指向村长,甚至一些他的陈年旧事都被翻了出来。

    当然,那些都是他当年做的坏事。

 第八十七章狗急跳墙

    “胡说!胡说!你们简直是在妖言惑众!”村长吵的面红耳赤,不过村名们都不买他的帐了,更有人开始说要把村长和他的相好一起拉去“浸猪笼”。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李安乐这次识相地没有动脑袋,这样在外面看起来她就像是什么话也没说一样。

    沈耀摸了摸鼻子,笑道:“这是我的秘笈,以后有机会的时候我教你吧。”

    李安乐笑着答应,如果她有着本领,她想她就能知道林云笙的脑子里面想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了,也不用像现在这样烦恼了。

    林云笙听着他们两人的你一言我一语的欢乐氛围,心里却越发郁闷起来,甚至还有一点的烦躁。

    “这些都是天女算出来的,你有何不满?”林云笙低沉的声音把外面在吵闹的村民还有村长吓了一跳,当然还包括那在说着话的两人。

    “你们这是在造谣,毁我的名誉!”村长言之凿凿。

    “哦?”林云笙的疑问语气一直都能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不如再选一个人?”

    李安乐呆了,这——不是在自找麻烦?!要猜出村长的事情已经算是挺不容易的了,如果现在再要随便选择一个人,恐怕沈耀猜不出来。

    李安乐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挖个坑给自己跳”这句话的意思,不过这坑是被喻为进过第一才子的林云笙挖的,她也无可奈何。

    “这……”李安乐看着在生着闷气了林云笙,不过他一直看着前方,对于他们两人不理不睬的。

    “没关系。”沈耀不在意这些。

    大不了就是猜错了,到时候再找办法逃跑就好了,如果猜中了,这件事应该也就能到此结束了。

    这下村长来劲了,直接把一个村里的傻子推了出去。

    那傻子的父母已经双亡,而那傻子平时疯疯癫癫的,连和别人说话也说不清楚,平时疯起来就脱了鞋子满山地跑,饿了就到田里面偷挖别人的番薯萝卜吃。

    这样的傻子,那村长倒是要看看李安乐他们怎么算。

    因为之前没有在意那个傻子,所以李安乐说要他进帐子里面给她看看,其实是给沈耀看。

    沈耀的猜都是靠别人的外貌还有一些特征来判断的,如果没有见到人,他还真猜不出来。

    刚才村长的事,他一半靠观察,一半靠猜,没想到都对了,现在就只能再碰碰运气了。

    众人推着那傻子进帐子里面,那傻子起初的时候不情不愿的,说着现在还没到睡觉的时间,直到别人说里面有仙女下凡的时候,他才马上钻了进去。

    看到里面的三人,他也不惊,只是好奇地打量着这三个人。

    李安乐下意识有点害怕,她虽然知道世界上有疯子,但是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和他们接触。

    那傻子一身都是脏兮兮的,头发也没有梳起来,乱糟糟的,嘴里也含糊不清地说着话,但是没有一个字是他们能听懂的。

    大概是因为他几天没有洗澡,身上还有一阵酸臭的味道。

    李安乐皱了皱眉头,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傻子笑嘻嘻地不说话,自顾自地打量着在他面前的李安乐。

    沈耀打量了那傻子一下,看起来他没有什么特别的,说:“他可能不会说话。”

    听到沈耀这样说,那傻子忽然大叫起来说:“我不是傻子!”

    李安乐被他的突然举动吓到,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那傻子真的是不傻。

    “云笙哥哥,你觉得怎么样?”李安乐向林云笙征求意见。

    没想到他一言不发,冷眼一瞥,说:“这样有挑战性的交给沈耀就好了。”

    李安乐咂舌,云笙哥哥的这语气感觉就像是一个在闹别扭的人啊!但是她很快就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毕竟像他那样既傲娇又是高高在上的太傅,怎么会在这种时候闹别扭呢!

    那傻子也不理睬他们三个的一举一动,自己在身上抓着蚤子吃。

    李安乐看了心里一阵反胃,想着自己身上还有吉祥给她在集市买的几块当做零食吃的姜糖,她从袖子里面的暗袋拿出用手帕抱着的那几块糖,递到了那傻子的面前。

    那傻子一看,一下子抢了过来,接着自己掀开了门帘跑了出去。

    留着那三人在帐子里面无语起来。

    眼见那傻子已经出来,村长的声音马上就响了起来,问:“算好了吗?”

    李安乐扭紧了手帕,村长的声音在外面一次又一次地想起来,沈耀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凑到了李安乐的面前,然后像是专心听着她在说话的样子,时不时地点着头,然后站直身子说:“天女算出,这傻子的父母有表亲关系,而且他虽然傻,但是他的算术能力或者是画画的能力很好。”

    沈耀的话说完,村民们没有像刚才那样议论纷纷,而是都沉默了起来。

    李安乐暗叫不好,难道是沈耀猜错了吗?

    那时,躲在角落里吃完姜糖的傻子忽然跑到了村民的面前,大喊着:“天女下凡,天女下凡!”说着还大拜大叩了起来。

    李安乐不明所以,刚想起来,就看见了帐子外面的村民居然也学着那傻子跪了下来,跟着他说:“天女下凡,真是天女下凡!”

    这说明,沈耀猜那傻子的身世也没有错。

    沈耀一脸的自信,虽然都是靠猜的,但是刚才的那些话他还是有点依据的。古代盛行表亲成婚,后代容易夭折或者有智力不正常的,不过即使智力不好,但是他们往往有算术或者绘画一方面的天赋非常地好,这在二十一世纪是小学生都知道的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