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林云笙的地位可以说比天子还高。

    但是这样城府计谋远远超过别人的人,如果不能处于一个可掌控的范围内,那么很可能国家一下子就要换代了。

    可惜,李昊泽看不透林云笙的这个人,太深,却不露表迹。

    这样的人能不让他担心?

    李昊泽不说话,林云笙也没有那个兴致。两个人沉默了一段时间,还是李昊泽开了口。

    “最近国库新进了几副名家的字画,太傅留下几天观赏吧,而且朕还想和姑父您多下下棋。”

    一字一句都在提醒着林云笙。

    有时候林云笙自己也觉得好笑,当初见到那两兄妹的时候,他们还是那么地柔弱无足,至今,他们早已长大成人,考虑着越来越远的事情。

    某段时间以后,他该是要放手了,但是最起码不是现在。

    他跪下领命。

    他可以自由进出皇城,但是皇帝的一句话,他该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有时候林云笙也厌倦了朝廷的尔虞我诈,他多希望以后能归隐在一个小山村里,平凡地度过一生。

    李昊泽满意了,挥手让林云笙退下。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是这样,平时可以一齐相互打趣,如果遇上了关于国家的问题,李昊泽绝对不会允许一丝的闪失。

    他知道林云笙会理解他,当然在这些事上面,林云笙还是很听从他的指令。

    可惜查不到那些暗卫的行踪,林云笙的实力可以和国家媲美,只要他不想让人知道,必定能做得滴水不漏。

    所以李昊泽费尽千辛万苦也只调查出了林云笙调动过他自己的暗卫,其他一无所知。

    既然这样,李昊泽想到的办法就是把林云笙多留下几天,他不肯说出来,他有的是办法把他留下来。

    宫人把别院已经收拾干净,林云笙和李昊泽辞别以后便在屋中静坐,他不需要跟他的暗卫打招呼,因为他们一直都是训练有素的,知道各个情况的解决办法。

    现在联系,只会暴露了李安乐的处境。

    贵为一国的公主,居然私自逃离出宫,即使天子再怎么宠爱她,碍于国法李昊泽还是会给她点惩罚。

    林云笙不想,他不想看见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带着委屈和撒娇,所以他现在只能静观其变。

    不过林云笙有一点想不通,李安乐不在宫中,虽然有两位贴身宫女隐瞒,但是难道其余的宫人连同皇上太后也没有发觉。

    林云笙觉得这里很异常,他也没办法说得通,简直就像一场掩眼法。

    而这一切原因,林云笙觉得都是在金灵儿来了以后,那人无地可查,如同凭空出现了一般。

    以后还是要多加小心,林云笙握住了拳头,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东西。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沈耀已经起来梳洗完毕,带着猎刀还有小弓上山去打猎。

    虽然别人都认为沈耀是要回京城当公子,不差这么点钱,而且以后身娇肉贵的,村民们也觉得他没必要再去遭那个罪。

    谁不知道山上猎物多,但是危机也多,有多少个人在虎口里面丧身,沈耀还是知道的。

    但是他觉得生活该怎么过还是该怎么过,也不在意。

    所以李安乐醒来的时候,屋子里面又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昨晚的思绪太多,她直到了三更天也没有睡着,最后也只是在天快要亮的时候小睡了一会,精神很差。

    她看着远处的桃花林,她今天并不想到那里去,因为谁又能知道有谁在那里等着。

    李安乐想了想,从屋子里翻出了沈耀和她的棉被,她吃力地往架起的竹子上挂去,一段折腾之后,她终于如愿以偿,她擦擦额头上的汗,感觉到不可思议。

    之前她还是堂堂晋国公主,十指不沾阳春水,可是到了沈耀这里,任何事情都亲力亲为,她觉得也没有什么问题。

    人要懂得知足,她知道这一点,所以她才能活到了如今。

    所以她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柔弱,相反,她是一个坚毅的人。

    从她小时候捅向梅妃的时候,她知道了自己的内心。

    她想要去保护别人,也想要有保护别人的能力。

    从那以后,有了兄长的陪伴,还有母后的温柔,李安乐就感到满足了,可是她又爱上了林云笙。

    那个如同是深渊一般的男人。

    有时李安乐会想,是否是因为自己的贪心,才导致了后来的结果?

    她有显赫的家世,疼爱她的兄长还有母亲,但是她还想要一个林云笙。

    京城女子都暮寐以求的男人,但是,这个男人她最后还是得不到。

    或许就像是她母后当年在冷宫对她说的话,人能得到些什么,失去些什么,这些早以注定,任何人都改变不了。

    以前李安乐不懂,但是她现在懂了,以后的生活,她要过得更加精彩。

    因为她失去的东西已经够多的了,她觉得现在就是上天要回报她的时候。

    以后的日子,她会让别人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而且她还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第三十章惊险

    远处的桃花树枝在摇曳,一群小孩拿着一支细小的长竹子,上头系了一条细线带着鱼钩。

    村里的小孩可以玩的东西不多,大多都是去抓一下蝴蝶蚂蚱,或者是小溪边里抓一下鱼,并没有什么其他娱乐了。

    李安乐笑了,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倒也很安适,与世无争,说不定这里就是桃花源的起源。

    孩童们在快要路过沈耀家门前的时候,小孩堆里窜出了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沿着石子路跑来,李安乐一看,原来是小虎。

    “姐姐!”小虎兴冲冲地跑到了李安乐的面前,把他的一群小伙伴都抛到了身后。

    李安乐伸手摸了摸小虎红扑扑的脸蛋,看来他们应该在外面也玩耍了一段时间。

    “小虎,去玩吗?”李安乐笑意满满。

    “灵儿姐姐呢?”小虎压低了声音,抬起袖子擦了擦汗。

    原来为的是这个!

    之前因为一时拗不过他,李安乐让金灵儿带了小虎飞了一会,没想到这小家伙倒是经常惦记着要继续去飞。

    后面又缠了几次,为了安全起见,李安乐让金灵儿不要再带小虎去玩了。

    万一被人看见可不得了了。

    小虎当然不肯,金灵儿只能推说要等小虎长大以后才能去飞,这件事也算就此告一段落。

    没想到消停了几天,小虎又惦记起来了。

    “灵儿姐姐有事出去了一趟,最近都不在。”李安乐蹲下来和小虎说。

    “哦——”小虎顿时没有了精神。

    后面的小孩慢慢地也赶了上来,围成一个圈好奇地打量着李安乐,她刹时间脸红了起来。

    这一双双天真无邪的眼睛,专注地注视着她。

    在皇宫里,有谁敢直直地盯着公主的脸看,她没感觉才怪!

    后面长的壮一点的那个小孩大概是等得不耐烦了,向前推着那几个小孩要走,把小虎落在原地。

    “小虎!快走!”

    壮一点的那个小孩看见小虎还在原地又喊了一声。

    看着小虎泪眼汪汪的样子,李安乐也不知道该去怎样安慰。

    “姐姐,那灵儿姐姐回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她,我找过她!”小虎一脸地认真。

    李安乐点点头。

    小虎得到肯定之后马上向那群小孩跑去,融入了他们之中,欢声笑语,嘻哈了一路。

    李安乐多想也能像他们一样无忧无虑,但是今世的她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以后的每一步,她都不能走错,她只能步步为营,以后想要无忧无虑还真是难。

    原本她以后灵儿的事很快就可以办完,但是没有想到足足去了一天,灵儿连一点口信也没有带回来。

    李安乐的心里郁闷得可以。

    这一切,感觉就像是一个梦境一样虚幻。

    什么废为庶民,什么一箭穿心,什么百花仙子,桃花仙子,都像是一个梦。

    重生,是一个她从来没有想过的词。

    有时候她心里也会闪过一丝的疑问,如果——灵儿是骗她的呢?

    但是她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一心一意为她的灵儿,又怎么可能会害她呢!

    李安乐被自己寂寞过度的胡思乱想吓到了,这样再想下去,说不定自己还会以后林云笙当初杀了她是迫不得已呢。

    李安乐甩甩头,免得自己再想下去,或许是因为在家中太或许无聊,才会想那么多,转念一想,她决定到附近的镇子上面走走。

    她早就换下了拿着华美的衣服,她当时也没有想到,当初她是从宫里挑了几件最平常不过的衣裳,收拾好了包袱和灵儿来到了这里,怎么想到却因这身衣服,引来了个浪子!

    还好以前因为担心姐姐衣服不够替换的金灵儿,想办法给李安乐收罗了点干净朴素的衣服过来,现在她才可以遮掩过去。

    虽然这里远离了皇城,但是谁也不能确定在小镇之中会不会遇上一些“识货”的人。

    她以前听林云笙说过,民间有能力的人很多,有时候他们对衣服看一眼,就能知道用的是什么丝,是官用还是上用,李安乐现在可冒不起这个险。

    她又找了块手帕当作是面纱围在了脸上,虽然没有人会知道她是公主。但是想到昨天的白溪,她还是心有余悸,镇子里可能那种人会更多,她不防不行。

    虽然她担心遇到危险,但是她又好奇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十五岁的她,除了去林云笙的府上,她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她想看看百姓是怎么生活的。

    最近的镇子离村子也不远,不过是要走一段小路。

    李安乐刚走了一段,刚好遇上了拉着牛车的老大叔去镇子里办事,看着李安乐身子薄弱,又可怜见的,大叔请了她上车上坐着。

    这种车李安乐从来都没有坐过,路上有点摇晃,所以车有点晃动,不过老大叔给李安乐堆了些秸秆,也没有很颠簸。

    路上大叔还从秸秆里抽了个梨子给了李安乐,她虽然不想要,毕竟大叔是靠这个生计,但是他热情得很,李安乐就收下了。

    一口咬下来,满嘴都是香甜的汁液,果肉香脆可口,十分解渴。

    看见李安乐吃得高兴,老大叔也笑了,哼起了小歌,随后又问了一下李安乐的情况,镇子就到了。

    李安乐和大叔拜别,看着镇子上人来人往,她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好了。

    这么繁饶的地方,李安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从哪里逛起。

    街道的两边有各种各样的小摊子,有的在卖一些手工做的糕点,有些在卖一些给小孩玩的小玩意,有一些是卖一些竹子编成的小篓,有些在卖包子云吞。

    李安乐在一个卖发簪的小摊上停住了,里面的发簪虽然良莠不齐,但是她一眼就看到了那支桃花簪。

    宫里的贡品大多会把好意头的花做成衣服发簪的图样,桃花样式真的很少。

    那发簪上头缀满了做成桃花样子的粉色石头,她知道这是一种类似于五彩石的石头,样子好看,不过比不上玉值钱。

    后面用银丝拉了几朵儿镂空的桃花,整支簪子,有了桃花的各种形态,或全开,或半开,或者只有个花骨朵,几条银压成片的流苏垂了下来。

    虽然看样子值不了几个钱,但是手工却十分地好。

    李安乐看得入迷。

    知道有个路过的人轻擦过她的身边,她才如梦初醒。

    “借过。”那个人冒了一句,急匆匆地走了,李安乐连样子都没有看到。

    “姑娘,要买吗?”小贩是个中年的男人,正搓着手。

    见李安乐没有回答,目光依旧看在桃花簪上,他又继续说“姑娘好眼光,这些货都是我从当铺里收回来的,这桃花簪还是从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那收来的,她可是……”

    “多少钱?”李安乐没有听小贩的话,她只觉得这簪子眼熟,也喜欢。

    看到李安乐问得干脆,小贩知道有戏了,眼睛一转,伸出一只手指,说“一两银子,姑娘,最低也要这个价。”

    “好!我要了!”李安乐拍板,她身上带了几十两银子,够用。

    可是当她一摸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钱袋子不见了,明明从大叔的车下来的时候还在,她刚刚才摸过!

    她想起了刚刚擦身而过的那个人!原来是个伲±畎怖执尤巳豪锟慈ィ睦锘鼓芸吹接白印

    小贩迟迟没看到钱,笑容慢慢地变僵,问道“姑娘,要吗?”

    李安乐只能如实回答“我的钱袋被人偷了。”

    她以为小贩会告诉她该去哪里报官。

    没想到小贩的脸马上拉黑了下来,抬着手说“去去去,没有钱买什么簪子!别妨碍我做生意!”

    李安乐心里怒然而起,她堂堂一国公主,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但是去过和他争辩,也拿不回钱袋。

    李安乐既委屈又生气,她没有想到第一天出来就这么倒霉,而且还要被那个小贩看不起,看着四周的陌生人,她突然有点害怕。

    可能人群里面还会有偃嘶蛘呤且馔疾还斓娜税。

 第三十一章倔强的小牛

    李安乐加快的脚步,却不想撞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他拉住了李安乐,免得她跌倒在地方。

    李安乐慌乱地说了声对不起,正要往回家去,那男人拉住了她。

    李安乐看了一眼,那男人装扮的比较光鲜,看样子比较文雅。

    “姑娘,你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那男人一身的书生气息。

    “遇到小偷,被偷了钱袋。”李安乐老实回答,她现在的不安无人诉说。

    她想,这个男人可能不会打什么坏主义。

    “原来如此,姑娘不是本地人吧,在下带你去报官。”

    李安乐没有回答,在这里她不会再透露自己的信息,如果说了不是本地人,那她情况会更糟。

    “不用了,我自己去了可以,我家就在不愿意处。”

    李安乐侧身要走。

    “姑娘,官府可不在那边。”

    李安乐停了下来,顿时有点尴尬。

    男人的笑得意味深长,说“这边吧,姑娘!”说着走到了前面去。

    李安乐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等官府抓到那个小偷,她必定要种种地治他的罪!

    走了一段路,李安乐察觉出了不对劲,刚刚他们还在闹市当中,怎么现在走的地方越来越偏僻了呢?

    李安乐没有再走下去,那男人也感觉到了,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还哪里有之前的书生气息,他现在的样子笑得狰狞可怕。

    “小丫头,察觉了么?”那男人开始宽衣解带。

    刚刚李安乐说家在附近的时候他还以为没戏了,没想到随口一试居然还真入套了,虽然没看到整个样子。但是他可以断定,李安乐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他用这种手法都不知道骗过多少的姑娘,但是碍于名誉那些被他玷污过的女子没有一个敢去报官,即使有,又有谁能证明是他,他认为这是天衣无缝的。

    “开,让爷好好疼爱你!”男子慢慢逼近李安乐,她想逃,但是他的速度比她更快,即使跑出去,很快也会被他抓回来。

    正当李安乐犹豫之际,忽然天上跳下几个黑衣人,几下便把那个淫贼抓住,拐走,不知所踪。

    李安乐惊魂未定,她才发觉,箱子尽头居然站着一个人。

    他看到了什么?黑衣人,或者说是那个淫贼打算对她图谋不轨那?

    李安乐想。应该是后者,因为他那幅从来都波澜不惊的脸上难得有了点怒色。

    李安乐转身要走,她不想面对这个人,也不想和他说话。

    他说过千百遍他不喜欢她,只是对她有一种作为长辈对小辈的宠爱,但是绝对不是爱。

    李安乐也不知道,林云笙到底是在四年以后才萌生了要她命的念头,还是说这念头从陪伴那天就开始了。

    她不会去问,也不想知道。

    她不想在那些仅有的欢乐回忆中,还要仔细推敲林云笙到底有没有想害她的意思,那时候她会比现在更加难受一万倍。

    “还不认错吗!”

    这是林云笙愠怒的声音,而李安乐知道现在,还是会因为他的声音而心动。

    李安乐反问一句“乐儿何错之有?”

    逃离出宫,任意妄为,看人不实,差点惨遭毒手……这些种种,林云笙都绝对可怕,而她,却不觉得有错。

    “为何一人出来。”林云笙慢慢地走近。

    李安乐想逃离,却移动不了步子,林云笙的威严,让她不敢再作一丝的反驳。

    林云笙从小到大都十分宠爱她,但是对她也十分地严格,只要他生气了,李安乐除了乖乖听话没有别的选择。

    林云笙注视着她。

    刚刚那个犯人自然已经被暗卫解决了,没有送官府的必要,这人的人渣没有存在的必要。

    在安排了所有事情之后,林云笙总算是可以脱身,当然,李昊泽不会轻易放他走,他只不过是找了个替身易容代替他一时半会,让李安乐独自一人就在村里,他还是绝得不安。

    等来到的时候又得知她一人去了镇上,以她单纯的个性,林云笙恐怕她会遭遇危险,所以又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当然也看到了那小偷。

    但是她不出言制止,也不当场揭发,事后他已经安排了人手下去,那些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但是他就是要等到最后一刻才去救李安乐,这样她才会记忆深刻。

    这些地方,不是她一个公主可以来的,人心,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简单。

    可惜,这头倔强的小牛却还不绝得自己错了。

    他开始意识到是自己之前太惯着她了。

    “跟我回宫!”林云笙直接拉起了李安乐的手腕。

    像是触电一般,李安乐甩开了林云笙的手。

    “姑父,乐儿说过,我还有事情要办。”李安乐同样冷着脸。

    “你知不知……”林云笙想要说出事情的严重性。

    最起码让李安乐知道什么是危险,但是她冷漠的眼神,却让他一时之间,找不到话语。

    他可是全国最有学识谋略的人,顿时却说不出一句话。

    原来那个会跑到他府上,嘻嘻哈哈,欢声笑语,在他耳边一直喊着姑父的女孩,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

    最终,林云笙还是没有责备李安乐,他想知道他们现在的隔阂是什么,他也不想像一个仇人一样相处。

    “罢了,难道来一次,姑父带你去走一走吧。”

    林云笙先服软了下来,他知道李安乐向来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对着来,她只会越来越倔。

    李安乐这次没有反抗,乖乖地跟在了林云笙的身后,因为她知道快到林云笙的极限了,那时候如果再惹他生气,那么她就别想再就在桃花村了,当然,她知道林云笙也知道了一些事。

    毕竟,她也察觉到了他安排在她身边的暗卫,虽然他们不会明目张胆地向村民们打探事情,但是肯定可能知道个五六分。

    林云笙走在前面,李安乐跟在了后面,他们依旧走回了那条繁荣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原本分开了一段距离的人靠得原来越近,随后两人几乎是靠肩而走。

    李安乐又看到那个卖发簪的摊子,可惜她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到那支桃花簪,可能是已经被人买走了,李安乐的失望表露在脸上。

    当然,这些林云笙都看在了眼里。

    “乐儿。”林云笙的声音浑厚低沉。

    李安乐抬起头,看到的是林云笙的笑意。

    他的虽然林云笙比她年长差不多十岁,但是他的笑容从来都不让他感到有距离感,那样一个如同春日阳光般温和的笑容,李安乐知道自己就是因此而沉沦的。

    忽然间,她的脸微微有点发红,她甚至忘了要在林云笙的面前装备自己,要和他隔一段距离。

    低头,李安乐的手中已经多了那支桃花簪,他一向知道她的心思,如此明显他又怎么会不知晓。

    明明她犯下了许多错误,他还是为她买下了那支簪子给她。

    这样的温柔,李安乐知道已经沉迷的原因。

    她多想林云笙不是她的姑父,只是一个简单的有学之士,那么当他对她好的时候,他再也没有办法说对她好,只是她是他林云笙的侄女。

    看着手中的簪子,多么可悲,又多么温暖,李安乐的脸上还是抑制不住地展露了笑意。

    她只想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因为眼前的事快乐而快乐啊!

    李安乐把簪子收了起来,林云笙手上已经拿着一支冰糖葫芦,这玩意李安乐还没有吃过,之前她只在林云笙那的厨子大婶那听说过。

    原来是这样的样子,这跟李安乐心中的幻想还是有点差距。

    林云笙把它送到李安乐的手上,她拿着咬了一口,冰糖的甜还有山楂的酸揉和在一起,既不甜腻又开胃。

    随后林云笙还带着李安乐尝了许多的小吃,肉馅包子,云吞,豆腐脑,糖糕……一圈下来,李安乐吃得饱饱的。

    李安乐早就忘了要和林云笙保持距离,吃得不亦乐乎,一时之间还牵起过林云笙的手,到此,林云笙才可以肯定,这人还是他的乐儿。

    出来的时间也久了,马车已经在巷子里等着,林云笙直接把李安乐带到了车上。

    “我现在还不能回宫里!”李安乐如梦初醒,才想到自己差点被林云笙带回宫中。

    “是带你回村里。”林云笙踏上车把李安乐拉了上去。

    他知道她的性子倔,只要她说不回,就算强行带了她回去她也回还继续想办法出来,他还不如静观其变。

    而且他已经调查过,李安乐出宫的那天门卫没有见过任何疑似李安乐的人,而且她还是和金灵儿一起的,两个人的出宫怎么会没有一个人看见呢?

    如果可以,林云笙也想知道她们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有臂膀飞吗?或者说像他那样有顶级的易容高手在手边。

    如果是这样,林云笙反绝对金灵儿还真是一个危险人物。

    以后更加要多加注意才行。

    一路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也没有再说话,冷静下来以后,李安乐为自己的失态有点懊恼,不过是一支发簪,一支糖葫芦,她居然都抛开了林云笙是她仇人的这件事。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毕竟那个是自己深爱着的人,即使知道他是毒药,她也有可能会去喝下,可是下场会死!

    那又怎么样?

    已经又了白发的母后,还有那被杀死的沈耀和毁掉的桃花林在李安乐的脑中闪过,她自己可以不顾,但是她的重生可以为了让其他人也活下来的阿!

    她矛盾着,却又痛苦,进退为难。

    林云笙在村子边上找了块僻静的地方让李安乐下车,她想低调,他会满足她,而且不过还有两天的时间,到时候就算李安乐不肯,他也会让人把她带回宫里。

    “两天后,我回来接你。”林云笙的声音从帘子后传来,马夫鞭打着马驱使它向前走。

    李安乐看着远去的马车,还有手中的簪子,有时候她真想有个人能替她做决定,那样,她就知道该恨还是爱了。

    忽然,天上传来一阵乌鸦的叫鸣声,吓得李安乐差点抖落手中的发簪。

    在这里的几天,她从来没有见过有乌鸦,怕是有不祥之兆,李安乐不敢停留,快步回到沈耀的家中。

    没想到,一个雷从空中劈打下来……

 第三十二章遇险(1)

    李安乐心中一惊,虽然已经进到了屋子里面,但是她还是感觉到那个雷就打在了她的身后不远之处。

    可想,如果她刚刚慢一步,那么必定会被打中。

    李安乐缓了缓气息,刚刚那震耳欲聋的雷声还在她的耳边回响。

    今天既没有阴云密布,也没有下雨的气息,这个旱天雷打得有点奇怪。

    李安乐还没来得及继续想下去,天上的轰鸣之声继续传来,像足了有人在天上滚落了大堆的石头球子,像是在敲击,又像是在碰撞。

    李安乐抬头看去,沈耀家的房子是简单的土瓦房,虽然已经比较旧了,但是看起来还是很结实的,这或许只是一个普通的旱天雷罢了。

    忽然,李安乐觉得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景物被白光笼罩,那光慢慢变强,最后李安乐觉得连眼睛也睁不开的,疼得刺眼。

    她感到全身的皮肤都像是在灼烧一样,耳边响起巨大的轰鸣声,之后万声俱寂,她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

    等她有知觉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在一片花海中穿行。

    这一条路,她回头看不见后路,抬头看不清前路。

    两边簇拥着各种各样的鲜花,先不说那些李安乐认得出的荷花、牡丹、梨花、桃花,那些她看都没看过,更叫不出名字的花儿更多。

    但是她没有看那些花儿一眼,只是径直地往前方走去,那些景色,似乎是“她”平时所见的寻常之物。

    李安乐用“她”来形容自己,因为她觉得自己就在那个人的身上,但是却不能控制“她”。

    她只是像个外人一样在看着这些像是回忆的场景。

    不知何时而起,路前云雾缠绕的地方显出块牌匾写着“桃花殿”。那人也没有停留,像是回到了熟悉的地方,踱步地走了进去。

    李安乐看到了一个粉色的宫殿,但是里面连一个侍女都没有,宽广的场地每根柱子之间都上了一层粉色的纱帘,两边垂着几串珊瑚珠子连成的珠帘,珠光闪闪。

    那个“她”拨开了珠帘,俯身进了南面的一处小房,那里面整齐地摆满了白瓷坛子,盖子上方是一朵桃花样式的提耳,那人提起坛盖,随手拿起挂在坛子边上的长耳勺。

    盖子刚开,李安乐就感觉到了酒香扑鼻,虽然她知道这可能只是个梦境,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了那酒的香甜味。

    那人从桃红色的酒中舀起一勺,送入口中。

    那酒香流入脑中,虽然是酒,但是却没有半点的辣味,相反还有点甜味,酒清且纯,李安乐觉得神清气爽了起来。

    “还差点时日。”那个她开口了。

    李安乐听到的是自己的声音。

    明明感觉是同一个人,但是她却觉得不是同一个人,那种感觉既熟悉也陌生,她知道她还有还多的东西还没有弄清楚,不然此时的她不会感觉到有异样的感觉。

    乐儿!

    乐儿!

    一声声的呼唤从远处传到李安乐的耳边。

    那个她似乎也感觉到了,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看着那耀眼的白光,李安乐觉得头晕目眩了起来。

    “乐儿!”是沈耀的声音。

    在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