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公主快跑,太傅追来了-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还有太多的不解和悔恨,但是都来不及问出口,最后,漫天的挑花还有那个人冷漠的双眼,成了李安乐在那个世上最后的一眼。

    李安乐蹲子着那块土地,前世的她的余温似乎还能传达到指尖上,泪水无意滑落,李安乐一时间连要擦去的意思都没有,一人独自伤怀。

    砰—砰—

    瓷器瓶子有节奏地敲击在桃花树枝上。

    发现有人,李安乐马上拭去了脸上的泪水,杏眼瞪圆地皱着眉头看向那个打扰了她的人。

    那个人却不以为然,依旧有节奏地敲击着桃花树枝。

    李安乐细细打量了起来,那人一身白衣,仰躺在一根比较粗壮的桃花枝上,垂下的左手拿着一个白瓷酒瓶在树上敲击着,面目不过是二十几岁罢了。

    李安乐可以断定这人必是有武功在身,不然区区的一枝桃花再怎么结实也撑不住一个成年男子的身体。

    她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而且金灵儿走之前也说了万事要以低调为上,即使有什么事情也要等她回来再说。

    这人有武功在身,她又为一介女子,还是不招惹为上。

    李安乐看那人依旧在树上躺着,没有起身的意思,自己便提起裙摆站了起来,准备安静地离开这地方。

    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住了敲打,嘴里吟唱出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声音在李安乐的背后响起,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这是崔护的诗。

    李安乐是知道的,她感觉这个人在裸地她。

    原来是个浪子!

    不教训一下他,李安乐这个长公主还真吞不下这口气。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李安乐也学着白衣男子那样若无其事地把这句诗吟唱了出来。

    这种隐喻,她知道那个人会听明白的。

    她就是要他知道,她这位晋国公主还不是他这种登徒浪子“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即使看得到,也摸不着。

    “呵呵。”白衣男子从桃花树上一跃而下,轻巧地落在了李安乐的面前。

    李安乐慌张得往后退了一步。

    她没有想到这个男子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居然站在了她的面前。

    而且现在他们的位置也有点尴尬——那名浪子居然站在了离李安乐不足几寸的位置!

    也就是说,那个男人的气息几乎都能喷她的脸上。

    李安乐从来没有和其他的男人有过这么近的距离,除了皇兄李昊泽之外,也只有林云笙在教书的时候和她有过这么近的距离。

    那时候,李安乐还脸红心跳了很久。

    “你干什么!”李安乐慌乱地转过身去。

    白衣男子倒是有了兴致,随着李安乐的身子转了过去,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尖牙利爪的小姑娘还能做出点什么事情。

    他还以为她会是一个不拘小节的女汉子,但是原来她也会害羞的,他倒是觉得很有趣。

    “没有,只是如诗句所说,多看伊人两眼。”白溪发出爽朗的笑声。

    身为京城四大家之一的白家的长子,他的性格并没有学得像那些纨绔子弟一样,相反,他还算是比较内敛的人。

 第二十七章白溪

    今天的相遇,一是他有点好奇这个身穿华服的女子怎么会一人出现在这穷乡僻壤的小地方。

    二是他突然真的有点兴趣想知道是怎么样的回忆让这个面若桃花的女子哭得如此绝望伤心。

    所以他才做出了这一系列的举动。

    感觉到不一样的自己,他的兴味更深。

    听到男子的口无遮拦,李安乐气冲冲地回一句“休得无理!我可是堂堂——”晋国长公主。

    李安乐生生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她可不能暴露身份,先不说在村民面前解释不了,就是她的这个身份,说不定还会招来杀生之祸。

    “京城大户人家的小姐!”李安乐把后半句接了上去,但愿白溪没有感觉到她的吞吐。

    白溪看了李安乐一眼,笑意更深。

    大户人家的小姐?这个有趣,想来如果要查到这个姑娘的身份看来也不会是什么难事。

    “在下白溪。”白溪双手并拢一鞠躬,给李安乐行了一个礼。

    李安乐柳眉一挑,把刚才的尴尬不安一扫而空,她知道这白溪这个人,而且是从沈耀的嘴里。

    之前她听花大婶聊家常的时候听说过,原来现在这个灵魂的沈耀一直都对秦思思有青梅足马之情。

    可惜沈耀的多次表情,秦思思也只是不理不睬,最后才知道原来是看上了新来的白家少爷。

    李安乐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是上次在秦思思请求沈耀带她去京城的时候,不管沈耀怎样掩饰,到底还是有一丝的情意在里面。

    有次沈耀去了邻村喝喜酒,多喝了两杯,李安乐见势多问了一句沈耀对秦思思的心意。

    沈耀只是红着脸,摆着手说“我早就不想了,从思思心里日夜牵挂那个白溪的时候我就放弃了。”

    李安乐只剩惋惜。

    所以她现在放心了,富贵人家的公子,即使怎么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些无礼的事情,虽然这里偏僻,但是偶尔还是会有一些路过的村民,只要大叫起来,众目睽睽之下量他也不敢做什么事情。

    李安乐哦了一声,转身就走,不过是个纨绔子弟,她没有和他纠缠的兴趣,而且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度过这几天。

    不料,白色的身影依旧挡在李安乐的面前。

    “敢问小姐芳名?”白溪依旧作揖。

    李安乐最怕这种不依不饶,四处看了一眼,随口一说“桃花。”

    说罢提步要走,白溪依旧挡在她的面前再问“尊姓?”

    “乐!”李安乐有点生气,她还真没见过这个难缠的人!

    不过细想也是,她见过的男人除了皇兄就是林云笙,再有就是侍卫了,哪个不噤声摒气,她哪里经受过别人这样的纠缠!

    以前的她天天跟在林云笙的后面,即使有母后皇兄给她介绍多少的青年才俊也入不了她的眼里。

    现在在别人的步步紧逼追求之下,李安乐才幡然醒悟自己的身家相貌是举世无双的,当然别人对自己普趋之若鹜也是正常。

    被林云笙的多次拒绝,李安乐心里的自卑也在日夜积累,差点忘记了自己本是个天之娇女!

    问得了全名白溪自然给李安乐让出了路,不过他也知道乐桃花肯定不是李安乐的真名。

    既然她已经有了抗拒心理,他多作纠缠也只是无趣。

    看到白溪让出了路,李安乐马上提起裙子就往更深处的桃花林里走,大路都被白溪占着,她可没有兴趣再跟他见上一面,即使是擦肩而过也不想。

    白溪淡然一笑,抽出自己插在腰间的扇子,踱步往自己宅子的方向走去,今天遇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人,他心里很满意。

    原本的他,就是因为他的父亲大人要给他娶妻他才躲到了这里他们家用来修养的小地方,不过没想到的是,或许是因为他家世的暴露,村野的姑娘即使对他素未谋面,仍然对他趋之若鹜。

    他最烦这种麻烦事,不知不觉间原本光明正大的他,却落到了要东躲的地步上,今天难得使开了随从,独自一人来到这花林里喝酒,没想到还遇到了趣事,足已!

    看来原本想要搬回京城老家的事,可以缓一缓了。

    而在那一边的李安乐,紧着步子走出了好远,才敢拍着胸脯,靠着树干上喘气。

    平时有侍卫护着,没人能靠近她一步,在这里有灵儿护着,没有人能伤她一分。

    李安乐现在才切身体会到自己如果除去了晋国长公主的这个头衔,或者是失去了所有人的庇护,那么真的是人为刀俎,她为鱼肉。

    前世的遭遇,与她自己也有一定的干系,如果她能会一点武功,如果她能看清那个人……

    “啊——”李安乐的手腕突然被人握紧,刚刚的事情她还惊魂未定,现在突如其来的一只手让她顿时把所有公主礼仪都忘了个精光,直接大叫了起来。

    “乐儿,是我!”林云笙微微收紧了握着李安乐的手,对自己的无礼之举有点后悔。

    李安乐定下神来一看,原来是林云笙,马上松下了一口气。

    她还以为白溪又追了上来。

    “怎么了?”林云笙柔声问道。

    刚才的所有一切他早已经都看在了眼里。

    李安乐的擅自离开宫里,而且身边还没有带任何一个侍卫侍婢,这件事就已经足以让他怒火中烧,没想到千方百计地搜寻出人敢来的时候,她居然在和一个陌生男子纠缠!

    然而他并不能做出任何的举动,因为他对事情不完全了解,贸然出现也只会对乐儿无益,所以林云笙忍住了。

    直到只剩下李安乐一个人,他才出现在她的面前,或许是因为他的愤怒而对李安乐作出了鲁莽的举动,或许是因为刚才她遭遇了什么事情,所以她才惊慌失措,林云笙早就把一直以来积累的怒气化消了。

    他只是想像往常一样溺宠地摸一下乐儿的头,轻声地安慰着她不安的心情。

    然而,李安乐却别过了脸,躲过了林云笙放下的手。

    她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的纠葛。

    林云笙这才真切地感觉到,眼前这个人陌生到了极点,或许她真的不是他的乐儿!只是披着她的躯壳!

    “没什么事情,谢太傅关心!”

    依旧是那冰冷的语气。

    林云笙收回悬在半空中的手,僵直地无所适从。

    他淡淡地吸了一口气,问道“公主怎么会来到这偏僻之地,你可知道宫廷之外,处处危险暗藏吗!”

    既然李安乐对他敬而远之,他觉得也没必要再说什么了,直接拿出帝师的身份责问。

    “本公主是因为有要事要处理,太傅不用操心!”李安乐回了一句,但是她不会去看林云笙的眼睛。

    她心底里是惧怕他的,但是遇到林云笙,她更想质问他为什么非要取她性命不可!难道就是因为她毁坏了他的名声吗!

    四年后,她在林中起舞,他在林中拉起了弓。

    四年前的今天,他拉着她的手,告诫着这是一个危险之地。

    实在是可笑至极!

    “何事!”

    暗卫的回复李安乐这些天都只是在这里住着,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当然和她在一起的还有那个可疑的金灵儿。

    她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能做的,林云笙觉得可笑。

    “太傅不必过问,本宫自有主张。”李安乐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是在颤抖着的。

    在宫殿的时候,她明明可以伪装得很好,但是面对这个之地,忧伤之情油然而生。

    林云笙英眉一敛,正色道“在公,臣是皇上公主的帝师太傅,在私,我是公主的姑父长辈,为何不能管!”

    林云笙的一句句问得李安乐哑口无言,他的句句在理。李安乐也知道自己的言语实在无礼,但是她无法控制自己。

    谁能面对最爱之人泪流满面?谁能面对最恨之人笑逐颜开?

    看见李安乐不再言语,林云笙直接拂下袖子,说“臣会把这件事禀告给皇上。”

    既然李安乐要和他谈君臣,他便一谈到底!

    “慢着!”李安乐连忙喊住了要离开的林云笙,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不能离开!

    “我实在是有重要的事情,再给我几天的时间,我必定会乖乖回宫的。”

    这是这么久以来李安乐的第一次服软,她不想功亏一篑,其实更重要的是,听着林云笙同样冷漠的语气,她的心居然还会感觉到刺痛。

    林云笙对上了李安乐的眼睛,那双天真可爱的双眼,少了点天真清澈,多了点坚定成熟。

    难道是因为乐儿长大了?林云笙开始怀疑起自己之前的猜疑。

    他一直都认为是乐儿误会了他什么才导致了她的冷漠,现在看来,或许只是因为那小小天真可爱的人儿,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姑娘了,心思自然也会多了起来。

    那么一切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三天之内,把事情办完,到时候我自然会派人来接你。”

    林云笙丢下这一句,直接消失在花林之中,丝毫不给予李安乐讨价还价的余地。

    李安乐张着嘴,但是早已看不见林云笙的人影,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林云笙对她太过于熟悉,他知道如果他还留下来,必定也经不住李安乐的软磨硬泡,楚楚可怜,多给她宽恕几天。

    帝王血脉流露在外本来就很危险,三天已经是极限,一刻也不能多。

    如果不是因为暗卫传来皇上要召见他,林云笙必定会暗中保护李安乐这三天,但是君命不可违,他也没有办法。

    而且宫里人还不知道李安乐出逃的事情,他更不能宣扬出去。

    所以林云笙只好留下了自己的暗卫在暗中保护李安乐才肯放心离开。

    李安乐回想起抬头看见林云笙的那眼,深渊似的眼睛似乎含着情意和严厉,她之前就是被这双眼睛骗了!

    她喃喃自语“若待我有情,又何必待我无情!若待我无情,又何必句句关心!”

    慢慢的,李安乐也消失在着粉色的桃林之中,只有她的话语,还在花间颤动。

 第二十八章沈耀的希望

    李安乐回到沈耀的家里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花林里面绕了多久,只是心中的苦闷让她一时之间迷失了方向,还好,最后还是顺利走了出来。

    沈耀已经罢好了饭桌,他是一个细致的人。

    虽然他是一个猎户,讲究的是块准狠,但是李安乐在和他接触之后发现,他其实也是个心细的人。

    仔细一想,他还真没有像村野男子那样的五大三粗,为人也十分仗义。

    到底是同一个人的轮回,也不会差得太远也就是了。

    “乐儿,怎么这么晚?”沈耀看着刚到家门口的李安乐问道。

    乐儿这个名字还是李安乐叫沈耀叫的,因为她不好说自己的真名,而两人又是表亲,她直接就让沈耀叫她乐儿了。

    沈耀开始的时候虽然还有点不请不愿,不好意思,但是叫开了之后还是很快就接受了。

    他从前就幻想着希望能有一个妹妹,如今也算得偿所愿。

    李安乐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低头绞着手帕,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很烦,但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她的眼睛还有点哭过的痕迹,红肿着。

    沈耀一看,心中有种怒气升气,难道是有人欺负她了?!

    看着李安乐还有金灵儿许久都还没回来,沈耀打算摆好碗筷就去找她们两个。

    虽然说村里没有什么坏人,但是现在是桃花开的时候,有很多外地的诗人文人会过来讨个新鲜,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有些心怀不轨的外来人会趁机劫财劫色。

    原本还想着天刚擦黑,两个姑娘最起码有个照应,没想到却是李安乐一个人回来了。

    “乐儿!可是有人欺负你了?”沈耀拉开椅子让李安乐坐下,又给她倒了一杯茶,又问道“灵儿姑娘呢?”

    李安乐摇了摇头,说“无人欺负我,只不过半路迷路了心慌而已。”

    沈耀放下心来。

    看到沈耀疑心没有了,李安乐又跟他说了灵儿又是回去了一趟,要些时日再回来。

    听见并无什么大事,沈耀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招呼着把菜从锅里端出来。

    看着沈耀忙里忙外的样子,李安乐怎么能不心疼?前一世,他救了她的命,这一世,他待她如自己的亲妹妹一般,这样的好人,最后应该有一个好报!

    沈耀笑着把菜摆上了桌,土豆炖鸡,红烧兔肉,还有一个豆腐汤,他柔和地说“乐儿,吃吧,尝尝我的手艺。”

    这桌很丰盛,是以前没有过的。

    李安乐知道沈耀虽然是一个猎户,但是为了生计他打到的猎物大都拿到镇上去卖,方便换点柴米油盐。

    自从李安乐来了之后,沈耀即使手头拮据,还是会想办法弄一个荤菜,或是野兔腿,或是河鱼。这种情况她还是很少见。

    虽然来住的时候李安乐再三塞了些银子给沈耀,但是他一直都推说不要。

    自己的表妹过来住,哪里要给钱呢!

    他是这样回答的。

    今天肯定是有点事的。

    李安乐没有夹菜,反而放下了筷子,问道“表哥,平常你不是都把打到了野味都卖去酒楼的吗?”

    沈耀抓抓头讪笑,别说这猎物他舍不得自己吃,这几年上山的人越来越多,有时候几天都打不到打不到一只兔子,更别说这又鸡又兔的了。

    这是他给别人做了几天农活,又同时帮几家人挑水砍柴才换来的,这些他自然不会告诉李安乐。

    她到底是一个大小姐,先不说来到这穷乡僻壤来找他又多辛苦,再者这里的粗茶淡饭她肯定也是吃不惯的,所以沈耀琢磨了些日子,终于搞来了这丰盛的一顿。

    他的愧疚才少了些,他的表妹没受过什么苦,所以来到他的身边他自然还是要她吃好喝好的。

    只是他不知道,李安乐最苦的时候遭受的东西,可比沈耀想象中艰苦很多。

    “现在的酒家都把价钱压得很低,我想了想,还不如咱们连同灵儿姑娘一起吃了算,不过她今天可没有口福咯!”

    李安乐笑了笑,没有追问下去。

    既然他要对她好,她全意接受便是了。

    “说起酒家,我倒想起今天遇见了一个人,白家公子白溪。”说着,李安乐盛了一碗汤送到了沈耀的面前。

    一是她实在觉得白溪这个人奇怪,想和在这里久居的沈耀打探一下消息,二是李安乐想和沈耀像个寻常人家一样聊一下家常。

    沈耀爽朗一笑,拿起汤大喝了一口,带着笑意说“那你运气可不错哦!”

    李安乐无语了一下,遇到这样一个浪子算什么运气不错!

    沈耀解释说,白家公子相貌俊美,而且家世浑厚,秦思思的大胆追求也不算什么,还有一些更疯狂的事别人还不知道的。

    长相俊不俊美李安乐倒是没有注意,因为她那时候正因为白溪的无礼而生气,无礼的人,就算长得跟天仙似的也没有用,而且,京城第一美男人尽皆知,是……

    李安乐强行打住了自己不让自己想下去,她想和那个人撇得一干二净,但是没有想到,越是这样,越是微小的事情都能让李安乐想起他。

    “表哥,你放心,我们家的家世比他还要好,你可也是京城官宦人家的公子,并不比他差。”

    李安乐得意地笑笑,没有人比得上皇亲国戚的家世和地位!

    沈耀也跟着笑起来,这些天总是看见李安乐眉头紧皱的样子,他也担心了很久,看到她这甜甜的笑容,沈耀觉得身体的疲惫也可以释然了。

    李安乐说过,等时机成熟的时候会带他回京城认主归宗,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些沈耀都不在意,他欣喜的是他终于可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还有一个温柔可爱的表妹,还有家人。

    这些,才是他想要的。

    当初,在他知道自己是被沈家领养的时候,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冥冥之中,他似乎一早知道了这一切。

    颠簸的马车,还有慌乱的人。

    这些场景有时候会出现在他的梦里,他想看清楚一个个陌生的人,他想看清那个抱着她的女人的样貌,可惜,一直以来都是模糊不清。

    他恨他的亲生父母将他抛弃,即使再苦再累为什么不能带上他呢?他可是他们的亲儿子啊!

    听到京城来人找他,他心里第一反应是欣喜的,随后才是抗拒的。

    抛弃了十几年才来找他,怕是骗子或者不怀好意。

    但是在见到李安乐的第一眼,他知道,这个姑娘必定和他有血缘关系,不然怎么第一次的相见会像久别重逢一样?

    沈耀也想看看,属于他的那个家,是怎么样的。

    沈耀是一个没有心计的人,他的一思一想全都表露在脸上,李安乐善于观察,当然也发现了。

    但是她没有开口,她和这个表哥的缘分只剩下几天,以后将是另外的一个人,她也有考虑过要把他的身世告诉他,但是,灭门之灾,他还能释然么?

    “乐儿,我的父母还健在吗?”这是沈耀问出的第一句话。

    不出所料,李安乐摇了摇头,“很早就都去世了。”

    沈耀早就预想到,天底下没有父母任意抛弃自己的子女。

    沈耀心头一紧,果然父母不是有意为之,而是无可奈何。

    而他,一直以来怨恨着抛弃自己的父母。

    现在显得多么地无知!

    “他们长什么样子呢?”沈耀的语气越来越柔和。

    “眉眼像姑姑,身材像姑父。”李安乐当然没有亲眼见过,这些都是从她母后那里听来的。

    李安乐唯一还能看到的,也就只有在公主像中见过姑姑君华公主,沈耀的相貌和她十分相似。

    “啊,原来是这样阿!”沈耀叹了一口气,空着的心像是被填满了。

    “感觉现在能死而无憾了。”沈耀带着笑意突然冒出的这一句,让李安乐猝不及防。

    她定定地看着沈耀,他对事情一无所知,那当真只是他的一句感慨。

    却又预示了他的未来。

    看着李安乐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沈耀倒是有一点不好意思了。

    一顿饭吃得也算欢乐,收拾碗筷的时候,沈耀才想起了一个问题,原本李安乐和金灵儿是住在另一间房子里的,他是在外屋住着,这也没有什么好说。

    不过现在金灵儿外出了,整间屋子里面只有他和李安乐两人,虽然他们是表兄妹,而且光明磊落,但是李安乐一个女孩子家的,怕被人说风言风语。

    沈耀想了一下,还是回屋子里面收拾了席被,把铺盖放到了外面水槽的茅檐下,现在天气还不算冷,在外面将就一晚也不算什么,最重要是不能伤了乐儿的名声。

    李安乐把沈耀的举动都看在了眼里,但是她并没有说话。

    沈耀是一个固执的人,即使她说了没关系,他还是会这样做,所以说于不说也都一样。

    李安乐洗刷完碗筷以后,拿起了放在桌子底下的熏蚊草,又拿起了一个火盆,在厨房点了火苗,径直走到沈耀放被席的地方,熏了起来。

    这里本来多花又草,而且有处于小山坡上,蛇虫鼠蚁很多,不熏不行。

    在挂着他那破旧蚊帐子的沈耀看着李安乐的举动,打从心里笑了。

    自从养父母去世以后,沈耀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着,现在有个人陪伴着他,让他感觉到十分满足。

    或许以后,他会娶得一个女人,然后有一双儿女,他们成了一个家,安居乐业。

    那样的生活或许很美好!

    突然,沈耀的脑袋隐隐作痛,感觉像是有人在抓挠他的每一根神经,身体很重,但是他却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地想要飞上空中。

 第二十九章睚眦必报

    沈耀定了定神,还是觉得眩晕不已,他扶着木柱静靠了一阵,才觉得缓过起来。

    “表哥!”李安乐的双眼不知道为何觉得肿胀刺痛。

    沈耀微微一笑,表示并无大碍。随后便继续收拾着东西。

    这这一个月以来,他经常会感觉到这种眩晕感,有时又觉得自己并不是沈耀,是另外的一个人。

    他早就不在意这些了。

    只有李安乐知道她自己为什么想哭,那一瞬间,她居然看见了类似沈耀魂魄的东西慢慢地抽离了出来,那副面孔茫然,空洞,如同沈耀已经死去了一般。

    然后不到一刻的时间,仿佛一切都又没有发生过一样。

    果真如灵儿所说,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危险可能在靠近,但是李安乐又能做什么?只能看着眼前无所适从而已。

    夜已深,山里的夜晚并不宁静,远处有蛙鸣,近处有蝈蝈的叫声,或者是小动物穿梭在草丛的声音。

    之前一直有金灵儿陪着,李安乐当然没有擦觉到害怕。

    但是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沈耀的呼噜声已经传来,破旧的木门还能透过一丝的桃花香味,李安乐很想睡着,但是她有很多的事情还没有思考完,难以入睡。

    她第一次感觉到,最冷清的不是宫里的冷宫,那里最起码那时候她还有哥哥还有母亲,现在才是最冷清的境地,身边无人陪伴,心中也没有可以寄托的爱人。

    李安乐只能祈求灵儿能快点回来。

    御书房里,对峙着的两人一盘棋从日中下到了日落。

    黑子落下,白子已经毫无反抗之力。

    桌面上的人淡然一笑,说“云笙,果然还是会输给你。”

    李昊泽挥手让人撤下了棋盘,侍女从帘后端来了两盏茶,然后默默退出。

    林云笙没有任何的表情,或者说,从他知道要被传召回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没好过,但是他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

    更何况伴君如伴虎,即使他是天子的老师,或者说是护国功臣,只要天子一声令下,他还是要死。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李昊泽没有说什么的时候,他可以当作是朋友一般跟他一起逗乐开玩笑,李昊泽也不会生气。

    但是只要有稍微的不对劲,林云笙还是会马上做回自己臣子的本分。

    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而且,由他教导出来的人,林云笙对他的脾性也有一定的了解,所有人的性格都不会仅浮在表面上。

    李昊泽能登上王位,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他林云笙的帮助!

    “听闻好像你的一批暗卫不知所向了。”李昊泽没有了白天是的平易近人,相反有点冷冽。

    他的手一下下地敲打着自己的膝盖。

    他需要一个解释。

    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有一个过分聪敏的人,他怎么能吊以轻心!所以他的一举一动他都要知道,即使是只调动了一个人。

    “皇上不用担心,臣只是想起一些往事,派人去办了。”林云笙的眼中不起波澜,猜不出他的任何情绪。

    李昊泽“哦”了一声,没了下文。

    他既相信林云笙的话也不相信他的话。

    先王的治国有林云笙的一份功劳,即使是先王驾鹤西去之前,也把李昊泽还有李安乐两兄妹交给了他。

    林云笙的地位可以说比天子还高。

    但是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