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和反派离婚之后[穿书]-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齐悦顿足在超市中,看着一对夫妻推着推车中的一个卷发小女孩,小女孩大概四岁的样子,头发是微棕色的天然小卷毛,绑成了两条小辫子,小脸肉肉的,五官却很精致,好看的双眼一眨一眨的,东张西望,似乎对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很感兴趣一样,像个小天使。
  好可爱。
  齐悦的嘴角微弯,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小孩这种生物,也就看起来像天使一样,实则是恶魔。”
  “那也是可爱的小恶……”齐悦反应过来,话语一停,看向忽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沈穆深。
  低头看了眼他推着的推车,发现推车中多了一盒英文包装的柠檬味的糖果,有些诧异。
  刚刚他思考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挑这个柠檬糖?
  他不是说他不会把时间去思考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面吗?
  呵,男人。
  沈穆深看到了齐悦的视线,但他向来都不会向别人解释他的想要做什么,买糖这一举动更加不会浪费时间去解释。
  “东西买齐了?”
  齐悦看了眼推车里面的菜,抬起目光,问他:“你家里有油米酱醋吗?”
  问了这个问题之后,齐悦从沈穆深眼神中看到了三个字——你说呢?
  齐悦瞬间得到了答案,肯定没有。
  难怪沈穆深厨房里面所有的厨具都看起来像崭新的一样,不是看起来,而是,那根本就全都是新的!
  做一顿饭,却把所有的材料都买齐了,最后几乎装满了推车,收获颇丰。
  周末早上十点到十一点的时候,超市还是很多人的,五个收银台都排满了人。
  排到了一条队伍的后面,准备排到齐悦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一下,齐悦拿出手机看消息,而此时前面一个家长带着两个男孩子,原本只是小打小闹,不知道怎么就急眼了,一个小男孩把另一个小男孩推向了齐悦的推车,齐悦一时没有防备,推车被一撞,齐悦瞳孔一缩,推车把手的地方眼看就要撞到她的腹部,忽然一只手从齐悦的身侧穿过,稳健的握住了推车的把手。
  “现在你还觉得孩子可爱吗?”沈穆深凉凉的嗓音在齐悦耳边响起。
  那两个小男孩似乎不知道自己差点闯了祸,还在继续打闹,沈穆深喊了一声:“喂。”
  两个小男孩似乎也知道在喊自己,纷纷停下了打闹,向沈穆深看去,不看不打紧,一看,两个小男孩顿时不敢动了。
  好像是被瞪了一样,但齐悦知道沈穆深不会瞪人,也不用瞪人,都能让人产生惧意。微微眯眼,他那双眼睛就像是能飞出无数把小刀一样,让人心慌害怕。
  齐悦深受过其害。
  “你们刚刚做撞到了阿姨的推车了,道歉。”嗓音清冷。
  齐悦:……阿姨?
  好吧,对于两个四五岁的熊孩子来说,她确实已经是阿姨了,而不是姐姐了。
  估计上至百岁岁下一岁老人和小孩都会对沈穆深的威压产生一定的惧意,所以这两个熊孩子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阿姨,对不起。”声音带着颤抖,说对不起的时候还被沈穆深吓得直接鞠了个躬。
  ……
  齐悦觉得沈穆深不去当老师,真的是屈才了。
  孩子的妈妈大概听到了孩子的道歉,转过身来,看了眼齐悦和沈穆深,再看了眼自家的孩子。
  有那么一瞬间,齐悦以为会发生误会的,但没有,那孩子的妈妈蹲了下来,问自家的小孩:“怎么了?”
  其中年纪比较小孩子因为心虚,所以低着头小小声的,奶声奶气的说:“我和哥哥打架,撞到阿姨的推车了。”
  “你们以后不许这样了,知道吗?”
  教训了自家孩子之后,孩子的妈妈对齐悦带着抱歉了笑了笑,“不好意思,孩子小也不懂事,太能闹腾了。”
  是个明是非的家长。
  所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讲道理的。
  “孩子小,就能……”沈穆深似乎想要说什么,齐悦大概猜得出来他要说什么,所以立马用手肘顶了顶他的腹部,让他闭嘴。
  沈穆深低头看了眼被齐悦撞了撞的腹部,微微蹙眉,看向齐悦。
  齐悦对孩子的妈妈微微的笑了笑:“没事,只是我刚怀孕不久,我先生可能着急了。”
  听到齐悦怀孕了,孩子妈妈表情微变,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即再次道歉:“真对不起,我会好好管家两个孩子的。”
  有时候语言上的冲突,不但不能解决事情,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的严重,在没有语言冲突的情况之下,好言提醒对方事情的严重性,也未尝不可。
  带着两个孩子的妈妈买单后,向齐悦又道了一次谦才离开。
  沈穆深在齐悦的身后冷笑了一声,“你脾气倒是挺好的。”
  “刚刚谢谢你。”齐悦对沈穆深笑了一笑。
  在这个时候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千万不要和沈穆深讲道理,因为你的道理永远没有他的多,逻辑也永远没有他的清晰,最重要的一点,就算你道理比他多,逻辑比他清晰,你也不一定能说得过他。
  结完账后,沈穆深提了整整两大袋,袋子里面几乎都是油盐酱醋,还有做饭的材料。
  出了超市之后,齐悦说:“我先打电话给你妈。”
  才拿出手机,沈穆深就淡淡的说:“不用了。”
  “嗯?”
  “人就在你前面的星巴克。”
  齐悦抬眼向超市前的星巴克看去,只见原本说要去逛超市的沈母正坐在星巴克外的椅子上悠然自适,端庄优雅的喝着咖啡。
  看那悠闲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刚从超市里面出来的……她就说像沈母这种豪门阔太怎么可能有兴趣逛超市,还是人挤人,人声沸腾的超市。
  沈母肯定就是只进了超市的门,等她和沈穆深进了超市之后,就出来了。
  齐悦和沈穆深走到了沈母的面前,沈母看了眼沈穆深手上提着的东西,随后看向他们,微微一笑,“东西都买好了?”
  从容的笑容中,不见丝毫心虚。
  沈穆深板着脸答,“买好了。”
  能治得了沈穆深的,大概也只有生他的人了。
  …………
  回到了公寓,作为十指不沾阳春水,君子远庖厨……想恰了,沈穆深和君子这两个字是挂不上钩的。
  沈穆深在书房继续回邮件,厨房就剩下齐悦和沈母两个人。
  沈母在切齐悦买回来的西蓝花,刀工感人,切了三分钟,一棵西蓝花都还没有切完,但齐悦不敢说。
  齐悦从沈母身上懂得了一个道理,下厨房和下厨,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
  沈母会做的菜,大概都是精致类型的,是齐悦不擅长的,她就擅长做些家常小菜。
  等沈母终于把西蓝花给切完了,齐悦深呼吸了一口气,变脸似的变出了一抹微笑。
  走到了沈母的身边,声音轻柔:“妈,还是我来吧,厨房有点小,两个人不好操作。”
  沈穆深客厅中的无烟厨房只是用来摆设用的,地方确实不大。
  “你一个人能行?”沈母略微怀疑。
  “能行。”总好过一直都等不到工具切菜的好。
  沈母点了点头,取下围裙。
  那双好看的手,完全没有沾到半点油光。
  沈母一离开,齐悦的动作也利落了起来,沈母在一旁看了一会齐悦做饭,嘴角的微微勾起。
  或许,穆深娶了齐悦是对的,如果娶了一个和她一样,脾气不好,性格冷漠的千金大小姐的话……
  沈母的脸上的笑意瞬间全无,呼吸了一口气,没有继续看齐悦,而后走出了阳台外。
  看着海湾的景色,略微沉闷。
  齐悦用了四十多分钟就把菜全都端上了桌,香气扑鼻。
  齐悦喊了声沈母,说可以吃饭了,而沈母也让齐悦去喊沈穆深齐悦。
  走到沈穆深书房前,齐悦脚步一顿,后知后觉。
  ……怎么有种现在就像和沈穆深已经过上了同居生活的错觉?!
  猛的摇了摇头,把这种荒唐而又荒谬的错觉驱逐出脑海中,轻敲了敲书房的门。
  “进。”
  ……真把家当成公司了?
  齐悦站在门口,轻推开了门,就见沈穆深带着一副无框的眼镜,坐在书桌前,专注而认真的看着笔记本的屏幕,那双好看的手更是像在键盘上跳跃一样,没有半点的停歇。
  精明而干练。
  大概是句子收尾了,沈穆深才抬起头看了齐悦一眼。
  “有事?”随即目光又看向笔记本,一目十行,像是在检阅一样。
  见过傲慢冷漠的沈穆深,齐悦还真的一时间不习惯认真工作的沈穆深,虽然这才是他的老本行。
  “吃饭了。”
  沈穆深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后发送了邮件,把笔记本盖了下来,取下了眼镜站了起来。
  三个人落座,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违和感。
  齐悦还是单独和沈穆深母子俩一起吃饭,两台空气降压机搁在一起,空气中根本不可能存活活跃因子的。
  这是齐悦吃得最无言的一顿饭,全程都在吃饭,真的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沈母吃完饭后,还是和齐悦一起收拾了。
  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齐悦和沈穆深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沈母在临走前和沈穆深说:“明天下午老爷子要出院了,你和齐悦去接一下,他最想见到的是你们。”
  沈穆深点头,“知道了。”
  沈母走了之后,沈穆深对齐悦说:“休息二十分钟,送你先回出租屋,再去警局。”
  齐悦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在沙发坐了一会,二十分钟后,时间观念超强的沈穆深从书房中出来了。
  齐悦看向沈穆深,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换好了一身利落而修身的黑西装。
  “走吧。”
  齐悦穿上了外套和包包同沈穆深一起出了门,到了出租屋,齐悦才知道沈穆深是和警员说好了这个点会过来配合,配合检查一下少了什么东西。
  齐悦进了屋子后才发现自己的东西都被翻得乱糟糟的,即便是过了一个晚上,都还是心惊胆颤的,平复不了那股后怕之意。
  跟在齐悦身后,沈穆深也进来了,进到卧室的时候,齐悦看到了放在柜子中的衣服全部被翻了出来,而内衣也被翻到了地上。
  几件带着蕾丝,浅色系的内衣凌乱的散在地上,在一推杂物中,显眼而又扎眼。
  齐悦直接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她猜,自己的脸已经完全的红透了。
  非常的窘迫。
  “你完全没有必要觉得羞愧,只有你觉得显眼而已。”
  齐悦把脸捂得更实。
  “你的举动让它们变的显眼了起来。”
  齐悦闻言,把手给拿开了,但脸色依旧像熟了一样。
  沈穆深环视了一圈齐悦的卧室,翻得比客厅还要乱,每一个柜子和抽屉都被打开了。
  “看看丢了什么东西,和警员报备一下,之后把你的房东叫过来。”
  “叫房东过来?”
  “退房,搬家。”沈穆深言简意赅。
 

  第18章 答应

  小偷很猖狂; 猖狂到把整间屋子翻了一遍; 完全不怕在翻找值钱东西的同时,齐悦会突然回来。
  其后去而复返,就好像是故意的一样; 原先以为他是回来找什么东西; 但现在感觉却好像是特意在等屋子的主人回来一样。
  齐悦心情沉重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物品,检查后发现丢了一台笔记本和在生日的时候海澜送给她的名牌包包。
  价值加起来总共三万块多。
  齐悦其实也挺心痛的,电脑才买了半年不到,而海澜送她的包; 也一直没舍得背; 收藏到现在却被偷了。
  虽然心痛,但破财消灾这个道理齐悦还是懂的; 钱财是身外物; 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给房东打了电话,房东十来分钟后来到,房东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在门口看了一眼凌乱房子,叹了一口气。
  看到齐悦从房间中出来; 看了眼她身后的沈穆深; 问:“男朋友?”
  是前夫这三个字齐悦不敢说; 也不好说是普通朋友; 只好点头默认。
  小偷光顾的事情也让房东头大; 所以也没深究两人的关系; 而是再次看了一眼房子; 与齐悦说,“你或许也不敢继续住下去了,如果你想退房的话,我可以把两个月的押金退给你,最重要的是人没事。”
  齐悦的房东是个很好说话的阿姨,当初也因为房东是个好说话的,齐悦才会选择租这房子的。
  “我还是会把这个月租满的,到月底再退租。”
  房东有些诧异:“为什么?”
  齐悦笑了笑:“房子还没有找好,先把东西放在这里,”就算她去沈穆深那里住,也要一个月之后才能搬走,更何况海澜那边也还没有替她找到房子。
  房东点了点头,让齐悦搬走的时候联系她,她顺便把合同和押金拿过来给齐悦。
  齐悦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把所有被扔出来的衣服都放到了一个袋子中,她打算拿下去扔了,说她是浪费也好,娇气也好,衣服经过了一个陌生人的手之后,她心里膈应,穿不下去了。
  属于比较重要的东西不多,因为有一部分已经在沈穆深的家里了,所以也就是装了个行李箱,其他物品就留在这里了,搬家的时候再一起搬走。
  三点多的时候到了附近的警察局,警局的人说小偷还没有抓到,但是却知道是谁了。
  警员给齐悦和沈穆深倒了两杯热水,坐到了电脑前,看了眼电脑上资料,然后说:
  “这小偷确实是之前的租客,我们查了下他的资料,发现他不仅有偷盗的前科,还曾因为入室强。奸坐了两年的牢。”
  “强。奸。罪?”沈穆深心下一凛,瞥了眼齐悦,她的脸色因为警员的话而变得苍白。
  警员点头。
  “我们查看了最近一个星期的监控录像,发现这个嫌疑人在本星期内出入了三次楼栋,每次都会经过五楼,有几次都是从你太太的家门前经过,在路口的监控录像我们也看过了,发现他经常在路口的早餐档口一坐就回坐几个小时,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在观察你太太。”
  沈穆深眸色一敛。
  而齐悦呼吸有一刹那的停滞,脸色发白,她没有想过自己才自己一个人住才一个月就被人盯上了,还是有过案底的人。
  “他知道你太太是一个人居住,应该是在盗窃走了之后,突然心生歹意,所以才会返回去的。”
  返回去的目的,清晰明了。
  沈穆深的脸色阴沉沉的,虽然已经和齐悦离了婚,但好歹也做过夫妻,自己前妻被人这么惦记,心情糟糕极了。
  沈穆深眸色凉飕飕的,嗓音暗沉:“尽快把人抓到,抓到之后,麻烦通知我,我会让他牢底坐穿。”
  沈穆深确实有这个能力,他的财富,能迅速的把小偷做过的每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调查得清清楚楚,再加上沈氏背后的律师团,个个都是精英,不说牢底坐穿,十年八年总是会有的。
  似乎还不知道沈穆深大概的身份,而且也有不少的人放下过狠话,最后也没见怎么着,所以警员也没有太在意。
  “既然你们两位是夫妻,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分居,但是现在嫌疑人还没有抓到,很难保证他会不会不甘心再回来,所以两位还是早日和好,住一起,也有个照应。”
  昨天另外一个警员就把两人是夫妻却分居的八卦和一起调查的警员说了一遍,所以现在和他们分析情况的警员也是知道的。
  沈穆深看了齐悦一眼,随后点头。
  最后警员给他们看了嫌疑人的相片,让他们多留意周围的人,有情况就立刻报警,而警局也会继续缉拿这个嫌疑人犯,抓到人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
  从警局出来,也快五点了,今天的天气预报说会在晚上降温,所以到了这个点,天黑蒙蒙的,也比上午要冷了许多。
  齐悦脸色很差,大概是没有想过这入室盗窃会变得这么复杂,而自己也被人盯上了。
  “在担心?”
  沈穆深略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齐悦点了点头,担心害怕与否,也不需要特意的隐瞒。
  “完全不需要担心。”
  齐悦抬头看向他,目带疑惑。
  沈穆深双手插进了西裤口袋中,眼神冷傲:“沈氏还是和康城警厅厅长有些交情的,不怕他出来,就怕他不出来。”
  齐悦笑了笑,沈穆深或许倨傲,也从不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此时此刻却也让人心安。
  “现在先去吃饭。”沈穆深说。
  折腾了一天,齐悦确实也饿了。
  ………………
  海澜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齐悦正在和沈穆深在中餐厅吃着晚饭。
  “齐悦你怎么都没给我电话,你现在哪里了?可以走了吗?我一会就可以过来接你了。”听海澜的语气,显然她等齐悦的电话已经等了大半天。
  齐悦偷偷看了一眼沈穆深,小声说:“我在吃饭。”
  “在吃饭……可你的声音小得让我以为你在做什么见不到人的事情。”
  ……
  “有什么事情,吃完饭我在和你说,挂了。”
  没等海澜继续追问,齐悦就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才发现沈穆深在看着她。
  目光颇为兴味。
  “难以理解你们女人之间的感情,感情好的时候不分彼此,但也可以因为一件小事而闹僵,不相往来。”
  “我和海澜不会。”
  “哦……”沈穆深挑眉:“那你们的关系好到什么地步?”
  齐悦皱着眉头想了想,摇头:“无法用言语说明。”
  沈穆深点了点头,用耐人寻味的语气说:“我听说在你和我离婚之前,海小姐就和凌越在闹解除婚约,二者之间,真的没有什么联系。”
  “联系……?”齐悦有些不明所以,但随即就反应过来。
  “没有,纯洁的友谊!”
  沈穆深不咸不淡的“哦”了一声,显然已经没了兴趣,也不想继续探讨这个话题。
  态度真的是……够够的!
  “这个月搬到公寓来,就不要节外生枝了,在警局听到的事情,也不要和任何人说,包括你的好闺蜜海澜在内。”
  齐悦点了点头,但随即又很快的摇了头:“我真的不想麻烦你。”
  沈穆深端起水,喝了一口水,抬眸看向齐悦,不紧不慢的说:“你确实是个麻烦,但我觉得一个月,我还是可以忍受的。”
  ……沈穆深到底是从哪来的自信,是从娘胎里面带出来的吗?
  他怎么就不问问她能不能忍受?!
  “你要真的去酒店住了,亦或者到了海澜的家里,我们离婚的事情容易节外生枝,你得考虑清楚,你是选择承认已经离婚了留下孩子离开,还是带着孩子离开之后承认离婚了。”
  两者虽然只是换了一个顺序,但却是天差地别。
  “为什么非要这样?”齐悦皱眉。
  沈穆深微微眯眼,轻笑了一声:“你在沈家这么久,难道你不知道在沈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沈家……上至老爷子,下至沈家小叔,确实没有那个是蠢货。
  沈家之所以被称为反派家族,那完全是因为每个人都干着反派的勾当。
  “为了自己的利益,谁还会顾及老爷子的身体?当他们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他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公布,哪怕老爷子会因这个消息而受到刺激。”沈穆深表情冷淡的把其中厉害关系指了出来。
  齐悦默,不管是沈穆深的父亲也好,还是沈老夫人也好,他们一个连儿子都不关心的人,一个时时想要把沈穆深和沈穆深父亲推下台,让自己儿子上位的人,这两个人,会在意沈老爷子?
  想想都觉得悬。
  沈老爷子身体情况齐悦清楚,近期真的不能再受第二次刺激。
  除非她也像别人一样,自私得谁都不管不顾。
  齐悦为难了,她突然有点被说服了怎么办?
  在回沈穆深公寓的路上,齐悦暗暗的想,下次但凡沈穆深提议的事情,一口回绝就算了,要是和他再讨论多一点,他总能轻而易举的把你说服。
  回到公寓,齐悦总觉得有点说不出的不一样了,经过沈穆深书房的时候,齐悦才知道哪里不一样了。
  她在沈穆深的书房中看到了一张单人床,材质似乎和沈穆深房间那张床是一样的。
  忽然想起今天早上沈穆深说——她睡房间,他睡客厅确实是个问题的意思了……
  她不过是刚刚才答应他的,他却在这之前就把床给安好了!
  沈穆深站在齐悦身后看了眼书房中单人床,点了点头,颇为欣慰,“宋秘书还是挺有效率的。”
  大哥,明明是你比较有效率吧……
 

  第19章 甲方乙方

  齐悦以为沈穆深在书房安排的小床; 是给她准备的; 结果他却说他书房重要文件比较多,晚上还要经常回邮件,所以就她睡卧室; 他睡书房; 对此,齐悦也没有太大的间,能单独一个房间,总好过两个人一间房
  分配好住处后; 齐悦关上了房门后; 联系了海澜,说避免沈家发现端倪; 先暂时在沈穆深这里住一个月。
  “我怎么感觉你这离婚离得像结婚一样; 而之前的结婚跟闹了离婚一样,你确定你去的民政局的时候看清楚字了?可别是把离婚部门看成了结婚部门。”
  ……
  “谢谢海小姐你的提醒,证件上写着“离婚证”三个字; 我不瞎。”
  “但你现在过的日子,像是离婚后的日子吗?没离婚前你们分居; 离了婚反倒住在一起; 你和你前夫没毛病吧?你们难道都不担心再有意外发生; 例如一个月之前雷电交加的那个晚上。”
  “闭上你的嘴; 我们还是朋友。”齐悦有些无奈; 海澜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嘴巴闭上之前; 劝你一下; 住一起就算了,可千万不要产生什么不该有的感情。”
  “别开玩笑了。”和沈穆深产生感情?她又没有受虐倾向。
  “但愿吧齐小姐,下周六海天画廊要举办格列弗的画展了,你要去吗?”
  “当然。”
  “那我周五再联系你。”
  和海澜结束了通话,齐悦附耳到门上,仔细听着门外的声响。
  也许沈穆深还在书房忙他的生意大计,所以门外什么声响都没有。
  在沈穆深公寓住的第二个晚上,算是平安无事的度过了。
  第二天一早,齐悦起床做早餐,但很快就发现有点不现实,昨天去超市买的东西,除了米之外,全部都只够昨天一餐的。
  沈穆深穿戴整齐出现,瞥了眼站在厨房之中的齐悦,淡淡的说:“厨房随你使用,但现在你得和我去一趟公司,而宋秘书会把早餐准备好。”
  厨房也没有什么东西,齐悦也歇了做营养早餐的念头,和沈穆深一起出了门。
  齐悦是第一次去沈穆深的公司,从进入大厦开始,齐悦就感觉到了从四面八方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大概都在好奇他们的上司身边为什么会跟着一个女人。
  齐悦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穿着,米色的毛衣,针织半身裙,穿得一点也不像上班族,她想,如果把这一身休闲的衣服换成职业装,再把头发扎起来,或许就不会这么的引人注目。
  即便有众多好奇的目光投来,但对沈穆深没有半分的影响,目不斜视的从大堂走过,面对其他人的弯腰问好,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俨然是一个高冷的主管。
  坐电梯到了十八楼,而这层楼的氛围就比一楼大堂严谨了许多,每个在工作岗位上的人在看到了沈穆深进来的时候,全部都站了起来,齐刷刷的喊了声:“沈总早上好。”
  有那么一瞬间,齐悦还以为是满朝文武在向沈穆深这独裁的昏君请安。
  显然这都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员工,在喊了口号之后,也都齐刷刷的坐了下来,一眼都没有多看突然出现在沈穆深身边的齐悦,就好像沈穆深身边没齐悦这个扎眼的人一样。
  进了小会议室,才刚刚坐下,宋秘书端着早餐进来,先是把吐司面包和牛奶放到了沈穆深的桌面上,其后,在齐悦面前放下一碗小米粥。
  “齐小姐,这是小米粥,很营养的,副总吩咐准备你的早餐,我就立马准备了,现在还热着,趁热喝。”宋秘书面带笑容,这笑容和之前的职业笑容不一样,嗯……比之前的更加的职业了。
  这么明晃晃的谄媚,很难让人忽视。
  沈穆深敲了敲桌面,似乎是在提醒谄媚过度的宋秘书。
  “宋秘书,你是不是很闲?”
  宋秘书立即站直了身体,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比翻书还快,谄媚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现在就让陈律师做好准备,十五分钟后让他到会议室。”
  ……宋秘书不去当演员还真的可惜了他的瞬息万变的好演技了。
  吃了早餐之后,一个多月前代替沈穆深和齐悦办离婚手续的陈律师拿着文件进入了会议室。
  陈律师朝着沈穆深和齐悦略微的点了点头,“沈先生,齐小姐。”
  齐悦也礼貌的点了点头。
  彼此都坐了下来,陈律师在把文件袋中的文件拿出来之前,认真的问:“沈先生,齐小姐,因为你们现在的情况特殊,所以在商量之前,我问一下你们,你们以后还会有复婚的可能性吗?”
  “没有。”齐悦完全是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了。
  如同抢答一样,齐悦回答得非常的果断,果断得让沈穆深不得不侧目的看了她一眼。
  略微的皱眉。
  他难道就这么的差?
  仔细想想,沈穆深觉得自身没有任何问题,有问题的是齐悦,费尽心思要结婚的人是她,现在回答得果断,变化之大让人匪夷所思。
  “沈先生呢?”陈律师看向沈穆深。
  沈穆深摇了摇头:“也没有。”
  “好,那请两位先看文件,如果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可以提出来。”陈律师把两份文件拿出到桌面,同时推到了齐悦和沈穆深的面前。
  齐悦拿起文件,大概看了一遍下来,除了其他的存在着一点点小问题之外,最大的问题每年赡养费的这个数字。
  那个数字让空有豪门阔太的称号却没有过上豪门生活的齐悦来说,有那么点惊人,再加上因为昨天沈穆深小气到只给五万块钱的封口费上,反差有点大,突然大方到不像沈穆深的为人。
  “两百万……会不会有点多了?”
  齐悦的话一出来,沈穆深和陈律师纷纷的看向她。
  而齐悦却是看向沈穆深。
  那瞬间,沈穆深似乎从齐悦的眼神中看到了她对自己的怀疑。
  齐悦在怀疑他一个这么小气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大方,大手一挥就是一年两百万。
  沈穆深轻佻眉头。
  “陈律师,麻烦告诉一下齐小姐,沈孟景和洁西卡离婚之后,洁西卡每年能拿到多少赡养费。”
  陈秘书轻咳了一声,淡淡的说:“虽然不太清楚具体数目,但听言他们在没有平分夫妻共同财产的情况下,沈孟景先生每年会给洁西卡小姐千万以上的赡养费,期限是十年”
  齐悦惊讶得微微张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