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和反派离婚之后[穿书]-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饿了……
  原本打的宵夜,已经洒在了家门前,刚刚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没有感觉到饥饿,但现在一放松,饥饿感也就回来了。
  越想越饿,就越想吃东西。
  忍了半个小时,实在是忍不下去了,齐悦想,要不就出去,到沈穆深的冰箱拿点吃的,明天再给他买回来?
  想了想,齐悦还是付诸行动。
  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间的门,怕沈穆深已经睡了,打扰到他,也就没有开灯,用手机的亮屏来看路。
  她经常来沈穆深的的公寓,虽然没有都没有乱动任何东西,但还是知道冰箱在哪的。
  轻手轻脚的摸到了冰箱的前,原本满心期待,但在打开了冰箱之后,满心期待变成了灰烬。
  冰箱里面除了包装上全是英文的矿泉水之外,一点能吃的都没有,齐悦失望至极,就在她准备把冰箱门关上的时候,客厅的灯“啪”的一声,亮了。
  齐悦蓦地站了起来,转身,只见光着脚站在客厅中,穿着黑色睡袍的沈穆深双手抱胸的倚靠在墙上,挑着眉看齐悦。
  “我还在想今晚的事情会不会给你造成心理阴影,但显然是我想多了。”
  齐悦如同小孩偷糖吃被逮到了,心虚的垂下头。
  安静了片刻,这个时候齐悦的肚子忽然又“咕噜”了声。
  齐悦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窘迫得想要找个缝钻进去,有点丢脸。
  沈穆深看了眼她的肚子,语带调侃,“肚子饿就直说,你偷偷摸摸的,我还以为你要把我家的冰箱给偷走。”
  ……
  “我能叫一个外卖吗?”毕竟是人家的地盘,齐悦觉得还是要问一下主人的。
  沈穆深放下了双手,拿起了放在茶几上面的手机,看了眼齐悦,问:“想吃什么?砂锅粥?”
  说到砂锅粥,齐悦就想起今晚的事情,所以立马摇了摇头。
  “饺子馄饨和面都可以。”
  “好。”
  然后沈穆深在看了会手机,输入了什么,齐悦也没看到,一会后,沈穆深放下了手机,说:“外卖半个小时后送到。”
  “那我回房先等着了。”齐悦说完这话后,立马遁回了沈穆深的房间,躺回了那张舒适的大床上。
  二十九分钟之后,门铃一响,齐悦就从床上起来,快速的走了出去,不是因为饿的,完全是不敢劳烦沈穆深这位大爷。
  出了客厅,看到正要穿鞋子的去开门的沈穆深,齐悦做出了一个停的手势。
  “我去开就好了。”
  沈穆深也没有动,继续躺回了沙发上刷手机。
  齐悦打开了门,正想要拿过外卖,却在看到门外的人愣了。
  而门外的人看到齐悦的时候,也愣了。
  两个表情呆滞的人相互看了半响,然后门外的人捂住了自己因为吃惊而合不拢的嘴巴,后退了几步,抬头看了眼房号,再低回视线看向齐悦。
  表情震惊,难以置信。
  “齐小姐……你和副总同居了?!”语气和表情何止一个惊字能概括得出来的。
  ……
  齐悦闻言,闷咳了好几声,连连摇了摇头,随后问:“宋秘书,怎么会是你?”
  送外卖来的人不是外卖小哥,而是沈穆深那个二十四小时服务的宋秘书。
  看了眼宋秘书手上提着的外面,继而问:“你转行送外卖了?”
  宋秘书闻言,微微侧身,从齐悦的身侧看进客厅,看到了沙发上了躺了个人,就压低了声音说:“我上司从来不会用外卖软件定外卖,他说谁能确保外卖经过第二个陌生人还能保持干净安全,所以每个月给我翻倍的工资,让我二十四小时服务,就是因为这个。”
  ……原来是沈穆深专属的外卖小哥。。。
  外卖小哥兼职保姆和秘书,宋秘书简直是全能的人才。
  宋秘书把外卖拿了进来,拿出餐桌的时候,齐悦有些傻眼了,她只是说饺子馄饨面条这三样中选一样就好了,结果沈穆深都让宋秘书打包了过来。
  齐悦看向躺在沙发上刷手机,看着国内外财经最新新闻,如同大爷一样的沈穆深,问:“你要吃吗?”
  沈穆深看着手机,答:“不饿。”
  不饿你还点那么多!
  浪费!
  再次像是看穿齐悦的想法,沈穆深淡淡的说,“你给了三个选项,而我是从来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面。”
  齐悦和宋秘书相视了一样。
  嗯,很沈穆深。
  倨傲的沈穆深。
  “宋秘书你要不要也吃点,这么多,我一个人吃不完会浪费的。”
  宋秘书摇了摇头:“不……”
  “吃完顺便把垃圾带走,别把垃圾留在我家里。”沈穆深有轻微洁癖。
  得到上司的批准,宋秘书刚刚摇头摇得有多快,现在就坐得有多快。
  齐悦:……
  宋秘书压住了心中的好奇,什么都没问,默默的把宵夜吃完了。
  齐悦想他大概是怕被分配到印度分公司,所以才忍住了什么都没问。
  把东西都收拾完,送走宋秘书,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了。
  吃饱后齐悦就开始犯困了,打了个哈欠,对沙发上还在刷手机看新闻的沈穆深说了“晚安”之后就回了房间。
  齐悦躺回了床上,因为经过了今晚的事情,让她对沈穆深有了稍微的改观。
  海澜说过是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才怕沈穆深的,她何尝又不是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觉得沈穆深不是个好人,虽然现在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好人,但她也因为这个而一直都对沈穆深抱有敌意,更有惧意。
  坏人嘛,总是会让人产生畏惧之意,沈穆深也不例外。
  不过以后,她应该不会再对他抱有那么大的成见了。
  ………………
  大概床舒服,客厅外还有沈穆深坐镇,所以也不用担心小偷会摸到这里来,齐悦睡了个非常安心的觉。
  睡得正沉,手机铃声忽然响了。
  睡意沉沉的拿起手机,没有看来电视显示,直接接听了。
  一接通就立马传来了海澜焦急而担心的声音,“齐悦!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睡觉……”齐悦还没有睡醒,一切都有点迷迷糊糊的。
  “我今天早上本来想去找你喝早茶的,结果看到你家楼下停了警车,听到民众讨论说有人入室盗窃,一打听才知道是你家,担心死我了,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被伤到?有没有被吓到?孩子怎么样了?”
  齐悦意识有稍许回笼。
  “我没事了,昨天晚上我不在家。”齐悦没有和海澜说她差点就进家门了,而当时那个小偷还在家里面。
  闻言,海澜松了一口气,问:“那你现在在哪里?”
  齐悦看了眼手机,通话界面中的右上角显示的时间是八点四十五,而她一会还要在这里等沈母过来,要是不让海澜过来看她一眼,海澜肯定会很担心的。
  她想,现在这个时候沈穆深应该也已经上班了,让海澜过来看她一眼,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所以齐悦也就把地址说了出来。
  当然,齐悦没有告诉海澜,她现在是住在谁的家里,要是真告诉她了,她没来到之前肯定会脑补出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来。
  挂电话之前,齐悦让海澜顺便给她送洗漱用品和一套衣服过来,她的裤子还没洗呢……洗了之后,一会肯定不会干,她可不想穿着这么一条睡裤出现在沈母的面前。
  挂了电话之后,大概是因为昨晚睡得太晚了,又太过闹心了,所以睡意很快又袭来,齐悦决定继续睡,睡到海澜过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门铃响了,齐悦睡眼惺忪的起了床,穿上拖鞋走出客厅去开门。
  门一开,海澜见到齐悦,立马就抱住了她。
  “吓死我了,辛亏你没事,你一定被吓到了,下次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先告诉我,知不知道?!”
  海澜活似拿了男主角的剧本一样,连台词都所差无几。
  齐悦也反抱了海澜,拍了拍她的背,安慰:“我没啥事,不用担心。”
  大概是刚刚醒过来,声音有点柔柔糯糯的。
  海澜呼出了一口浊气,正要松开齐悦,却在看到阳台外站着的那个人之后,目瞪口呆,手中的包包和袋子都因为震惊而直接手一松,掉到了地上。
  “齐悦,我貌似出现了幻觉。”
  “嗯?”
  “不然我怎么会在这里看到你那位不近人情的前夫此时此刻正站在阳台外,沐浴在阳光之中,隔着一层玻璃看着我们?”
  闻言,齐悦推开了海澜,转身看出阳台外,果然看到了双手抱胸看着她们抱在一起的沈穆深。
  目带兴味。
  那丝兴味,齐悦看得分明,好像在说,原来这就是你要离婚的理由,为了个女人。
  呸!
  龌蹉的思想!
  齐悦安抚性的顺了顺海澜的背,“这个话题说来话长。”
  海澜目光怔怔转头的看向齐悦:“那就长话短说。”
  齐悦默,海澜和宋秘书一样,看见她不合时宜的出现在沈穆深的公寓里,都像是活见了鬼一样,被吓傻了。
  沈穆深从阳台外走进来,齐悦问:“今天不用上班吗?”
  沈穆深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一周七天,总要休息一天。”
  齐悦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今天已经是周日了。
  沈穆深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扫了一眼,冷淡地说:“我去书房看资料,你们聊。”
  ……敢情是在家里加班。
  沈穆深一离开了海澜的视线之内,海澜立即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新鲜气。
  “妥妥的空气降压机。”念叨了一句后瞬速的转过头,看齐悦的眼神从刚才的担忧变为了凶狠。
  海澜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对齐悦说:“你这个女人,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海澜你真的是拿错剧本了……
  最终齐悦把海澜带到了阳台外,为了减小音量,把阳台的门给关上了。
  “齐悦,虽然你前夫是一棵好看的草,但难嚼呀,牛都不啃,你居然还跑回来吃回头草了!?”
  海澜的震惊,丝毫不亚于当初知道自己穿书之后。
  “我没有吃回头草,和你说的那样,沈穆深这棵草我嚼不动,我在这里是有原因的。”
  海澜狐疑的看着齐悦,“说说看你的原因,最好能让我信服。”
  齐悦来沈穆深家里演戏给沈母看,对于这件事情她并没有告诉海澜,就怕海澜胡思乱想,但现在不告诉都不行了,齐悦也就只能把这个星期来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她。
  听完齐悦所说的,海澜捂住了嘴巴猛笑,就怕自己笑出了猪声,然后被沈穆深给听到。
  “我的天呀,想不到沈穆深也有人能收拾他,母子俩斗智斗勇的戏码,我还真是很少看到,忒想围观围观。”
  齐悦白了她一眼。
  “别笑,我也被牵连到其中了!”
  海澜轻咳了两声,敛下了笑意,但嘴角还是控制不住的往上扬。
  海澜是典型的没心没肺,只要看到男主,反派,女主,女配们过得不好,她就高兴。
  “你前婆婆实在是太有才了,居然把你们塞去减压辅导中心,你怕是压力不但没减成,还增加了压力吧。”
  谁都看的出来,事实确实也是这样的。
  “你们在减压中心到底都做了什么?”
  “就是玩一玩积木,听一下课,然后就是夫妻……”忽然一顿,想起来了昨晚两人拥抱的画面,有点不自在。
  “然后夫妻怎么了?”海澜非常的八卦。
  齐悦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闪躲,“为了煽情而煽情,那辅导老师让丈夫从身后抱住自己的妻子。”
  “咳咳咳!”海澜猛咳了数声,随后用力的捏住了齐悦的肩膀:“朋友,你可要坚定自己的立场,千万别被美色给诱。惑了!”
  “……我不是那种人。”
  “呵呵,你是。”海澜面无表情,非常的笃定。
  齐悦只能无奈的看着她。
  “不过,就昨天晚上的事情来说,你前夫做得还算挺厚道的,没有直接丢下你不管不问,而是你接到了家里来。”
  这一点海澜倒是没有怀疑沈穆深有无不良目的。
  “你住的那个地方实在是太不安全了,还是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齐悦摇了摇头:“首先,我签了半年的合同,其次我还要和沈穆深维持表面的关系,住你那里,人多眼杂。”
  “可是你那个地方,我不放心,别管那个押金了,小偷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抓到,万一手头又紧了,继续入室盗窃怎么办?我还是给你重新找过一个安全系数高一点的地方,押金我给,你房租我也先垫着,是朋友就别和我见外。”
  “海澜……”
  “什么都别说,说了就不是朋友,你也不想让我担心是不是?”
  齐悦挺感动的,她和海澜是初中的时候认识的,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了,这期间海澜帮了她许多,却从来不和她计较。
  “谁让我们现在是最亲近的人,同时又彼此相依为命呢,在找房子的这几天你就别回去了,先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在这个不真实的世界,她们确实是彼此相依。
  “嗯。”齐悦点了点头,她其实也是后怕的。
  聊了一会租房的要求,海澜看了眼客厅,没有看到沈穆深的身影,就把声音压得更加的低,问:“你前夫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公布你们离婚的消息?”
  齐悦叹了口气:“短时间内肯定是不会公布的,怎么样都要等到老爷子的身体好转了之后才说,不过我也想要知道个准确的时间,这两天我会去问他的,可现在沈家的人都表现出对这个孩子非常重视的样子,我最担心到时候很难撇开。”
  海澜皱眉。
  “你前夫应该会说话算话吧,但要是万一到时候他反悔怎么办?不行,你还是提议和他签订一个协议吧。”
  齐悦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她也觉得要和沈穆深讲清楚,白纸黑字的写出来才好。
  ……………………
  毕竟是沈穆深的家,海澜除了对男主硬气得起来外,对上反派家族,整的就一怂包,所以海澜没待多久,很快就溜了,离开之前让齐悦要走的时候给她打个电话,她好过来接她。
  海澜走了之后,沈穆深也出去了,说了一会就回来,而齐悦回到了沈穆深的房间,把床收拾干净,洗漱之后,换上了海澜送过来的衣服。
  把昨晚穿的裤子还有睡裤叠在了一起,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起带走,她并不觉得沈穆深还会要她穿过的裤子。
  收拾完了之后,齐悦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沈穆深已经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了。
  牛奶,吐司面包,火腿肠,西式早餐,而且还是双份的。
  齐悦左右看了眼,没有看到宋秘书的身影,忍不住好奇的问:“你买的?”
  沈穆深看了她一眼。
  “不是。”收回目光,优雅的吃了一口面包,“当然是从天下掉下来的。”
  ……当她没问过。
  齐悦很自觉的坐了下来,看向自己那份早餐,虽然觉得可能问的是废话,但还是问:“这是我的早餐?”
  沈穆深看向她,眉眼微挑。
  齐悦感觉自己似乎又看明白了,他在表达——为什么你一早上会问这么多废话?
  她现在是要往宋秘书的方向靠拢了吗?为什么不用沈大爷开口说话,仅靠一个眼神都能明白他的意思了。
  “难道你觉得我一早上会吃两份一模一样的早餐?”
  齐悦抿了抿嘴唇,觉得不能再和沈穆深做交流了,她说不过他。
  两个人安静无声的吃着早餐。
  沈穆深率先吃完了,擦了擦嘴角,看向齐悦,顿时让齐悦生出了压迫感,让她不得不放下吐司,吞咽了口中那口面包,随后和他对视。
  “看手机了吗?”
  “怎么?”
  “看一眼。”
  齐悦有些不明所以,还是拿出口袋中的手机,解开了密码,却发现有一条银行发过来的信息。
  点开一看,有些傻眼。
  “我账户上面的五万块钱你转过来的?”
  “你以为?”
  齐悦皱眉:“把你账号告诉我,我转回去。”
  沈穆深认真的看了半响齐悦。
  “我不是嫌少,是无功不受禄。”
  沈穆深抱胸靠到椅背上,想了想,“这算是封口费。”
  “咳咳,封口费?”
  “对,封口费,作为这段时间,保密离婚事情的封口费。”
  齐悦看了眼沈穆深,又看了眼手机短信上面显示的余额,最后看回他,实在是好奇,不问出来不舒服。
  “我不是嫌弃钱少,纯属是好奇,别的富豪给封口费,都是百万起步,这五万,你不觉得有点少?”
  “呵,女人。”
  ……
  “我真的是好奇!”
  沈穆深瞥了眼齐悦的手机屏幕,勾了勾嘴角:“我答应过你,让你带着孩子生活,这个帐又怎么算?”
  商人本奸诈。
  “折合下来,要我给你算算,到底是我给你钱,还是你给我钱吗?”
  齐悦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即摇头,“不用了那么麻烦,钱我收下。”
  这样算下去,百分百是让她倒贴钱进去,沈穆深是做什么的,她又是做什么的?
  她一个拿画笔的怎么可能比得过他一个拿计算机的公司副总?所以她是算不过沈穆深的。
  “周一的时候,你到我公司一趟。”
  “到你公司做什么?”
  “算孩子的赡养费。”
  见齐悦愣愣的表情,沈穆深解释:“沈家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的子孙过得差的,你要是让孩子过得不好,沈家绝对会从你手上把孩子抢回去抚养。”
  齐悦微微皱眉,沈穆深讲得确实是真的。
  “当然我这也是在帮你,你要是觉得自己有骨气,自然也是可以拒绝的。”
  “我没说要拒绝。”齐悦的声音有点小,但沈穆深还是能听得见的。
  “除了赡养费之外,还会签订协议,关于孩子抚养的协议。”
  听到沈穆深的话,齐悦都怀疑他刚刚是不是偷听她和海澜说的话了,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凑巧。
  齐悦不知道,还真的就是这么的凑巧。
  “另外,你还打算回你住的地方?”
  齐悦摇了摇头,“海澜说要帮我找房子,这几天让我先去她哪里住。”
  “你一个孕妇,去齐家住,你觉得合适?”
  “……不合适,那算了,我就再回去住几天好了。”
  沈穆深挑眉,冷冷地问:“你不怕死?”
  “怕。”这点齐悦倒是没有迟疑。
  “怕死你还赶着回去?”
  齐悦搞不明白沈穆深想让她怎么样,最后干脆说:“那我住酒店总行了吧?”
  “先在我这里住一个月,然后我会给你找个地方。”沈穆深说得很干脆。
  然而齐悦却是脸色一僵,住一个月……
  一起住!
  沈穆深这是疯了?!
  而且这听起来还怪怪的,就好像……她是被沈穆深包。养的情。妇一样。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我不是想拒绝,只是我住这里,会给你带来不便的,所以还是不要了。”
  沈穆深微微眯眼,“你刚刚,也说了不是嫌五万少,只是好奇,但你还是收下了,所以你这是在口是心非?”
  ……什么逻辑!
  好吧,她确实是想要拒绝,和沈穆深同一个屋檐下,沈穆深疯了,她还没疯。
  沈穆深不疾不徐的继续说,“何医生和我说,你前面三个月是危险期,不宜奔波,不宜情绪过大,不宜劳累,前面两个你都占了,我冷漠,也不至于冷漠到虐待一个孕妇这个地步。”
  齐悦默,非常想问一句:你真的确定?但还是忍住了。
  “可是你这里只有一间房,总不能我睡你房间,你睡客厅吧?”
  沈穆深微微蹙眉。
  “这是个问题。”
  “所以我就在这附近找一个酒店住下就好了,只需要走个十几分钟就到的酒店。”
  沈穆深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盯着齐悦看了半响,嗤笑了一声:“你是觉得我会禽。兽到对你一个孕妇出手?”
  ……她没有这么想过!
  “还是你觉得你会把持不住?”
  更没有!
  沈穆深站了起来,嗓音清冷而倨傲:“就这么决定,下午我会载你去警局备案,我现在要工作,不要吵我。”
  说完后,在齐悦无法接受的目光之下,走进了书房。
  刚刚还说她睡房间,他睡客厅是个问题,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总不能一起睡同一个房间吧?!
  齐悦在餐桌旁做了很久很久,一直在想,该怎么才能拒绝沈穆深的这个提议,不,已经不是提议了,他现在是已经完全定案了。
  如果把沈穆深比作狮子,而狮子有着非常强烈的领域意识,那她就不明白了,沈穆深之前一直那么反感她,为什么就能接受她进入到他的领域来。
  齐悦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怎么去拒绝沈穆深。
  ……………………
  或许是减压辅导中心的老师把齐悦和沈穆深昨晚的表现告诉了沈母,沈母想看看成效,所以今天来得特别的早。
  平时都是十一点到,但今天却是十点多就来了。
  自从说过沈穆深会经常换密码之后,沈母也没有问他们要密码,每次来都是按门铃。
  大概是太过沉溺在如何拒绝沈穆深的世界中,没有听到门铃响了,最后沈穆深从书房中出来,看了眼呆呆傻傻的齐悦。
  薄唇微勾,心情似乎有些好。
  心情好?
  有了这个认知,沈穆深微微蹙眉。
  但不可否认,他的心情确实不差。
  沈穆深开的门,沈母露出了些许的诧异。
  “今天怎么没有出去见客户?”
  沈穆深答:“有些文件需要处理,就在家里做了。”
  齐悦回过神来,站了起来,听了刚才沈穆深的话之后,很难露出笑意,也没有勉强自己,只是表情淡淡的朝着沈母喊了一声“妈”
  沈母进到了玄关,把门关上了之后,看了眼沈穆深又看了眼齐悦,目光最后落在餐桌上面剩下来的早餐,面色温和,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要是知道穆深你也在,我就不带齐悦的午餐过来了,不过,没关系,中午我留下来一起吃饭。”
  齐悦看向沈穆深,沈穆深淡淡的说:“那出去吃。”
  沈母看了眼沈穆深那半点油烟都没沾过的厨房,微微的笑了笑:“齐悦怀孕了,少出去吃。”
  一听这个,沈穆深皱起了眉:“不需要请阿姨来做饭。”
  沈母瞥了眼沈穆深,冷冷的说:“不然你做?”
  齐悦一愣,……这还是亲儿子吗?
  “无油烟厨房,齐悦可以自己做饭。”说着沈穆深看向齐悦。
  齐悦一接收到沈穆深传达过来的信息,立马点头:“是的,不会有太大影响的。”
  要是真的请人过来做饭了,那就不仅仅是住一个月的问题了。
  沈母想了想之后,和齐悦说:“那这样好了,到你什么时候不想做的时候,告诉我,我让人过来。”
  齐悦连连点了三次头。
  最终还是没有一起出去吃饭,沈母说买菜回来做。
  沈母没有出嫁的时候是名媛,但也并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名媛,以前沈穆深还住在老宅的时候,她还会偶尔的下厨,只是自从沈穆深留学之后,就再也没有下过厨了。
  三个人一起出门,打算步行到附近的超市买菜,沈母故意的让沈穆深和齐悦两个人并肩走在前面,自己走在身后。
  齐悦从来没和沈穆深散过步,一时之间有些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超市离公寓不远,大概也就只是走了十分钟左右。
  “已经不记得上一次逛超市是什么时候,你们去买菜,我就到处逛逛,买了东西之后再给我打电话。”沈母说完,就真的不顾沈穆深和齐悦了,一个人走进了大超市。
  最后剩下尴尬的齐悦,尴尬的也只能是齐悦了,能让沈穆深尴尬的事情,目前为止,齐悦还真的没有发现。
 

  第17章 孩子

  可能是周末的关系; 早上的超市人很多; 人声沸腾,站在人群中的沈穆深依旧扎眼,一眼看去; 就能看清他在哪里。
  齐悦用一块钱硬币推了一个推车; 推到了沈穆深的身旁,略微拘谨。
  “太复杂的菜式我不怎么会做。”
  因自家母亲的安排而被破坏了心情,沈穆深面无表情,嗓音略沉:“随便做点应付过去就好了。”
  所谓的随便应付; 好像只会更难。
  走到生鲜区; 齐悦松开推车,微微弯腰在冰柜前挑选肉类; 沈穆深看了眼在他身边的推车; 想了想,还是推着车走在齐悦的身后。
  “鸡肉吃吗?”齐悦看了眼鸡肉,再问身后的沈穆深。
  沈穆深瞥了眼; 没多大感觉。
  “不挑。”
  “玉米排骨汤呢?”
  “随便。”
  “牛肉呢?”
  “随便。”
  ……
  在沈穆深敷衍的回答了第三次之后,齐悦放弃了和他继续交流; 她觉得她就是问遍这个超市的所有菜; 他都会给她回两个字——随便。
  最后齐悦决定做鸡肉炒西蓝花; 牛肉炒香菇; 玉米排骨汤; 还有一个炒蔬菜。
  拿了蔬菜准备放进推车中的时候; 转身却发现沈穆深并没有在身后; 在超市扫了一圈,最后在零食区的货架下看到了沈穆深。
  抿着唇,手抵着下巴,做思考状,看着面前的零食,略微沉思,像是在在思考挑选哪一种。
  沈穆深也吃零食?
  齐悦有点不太敢确信,如果他真的会是买零食的人,那么他家就不会干净的除了矿泉水之外,一点吃的都没有。
  齐悦从远处看了眼,发现沈穆深看的是糖果,猜不透沈大爷的想法,齐悦也没有打算继续猜下去,视线转移,却不经意注意到沈穆深身上的穿着。
  大概是距离远了,齐悦才能把沈穆深看全了,直到现在她才注意到沈穆深今天没有穿西装,一身休闲的穿着,白色毛衣,浅灰色裤子的家居服。
  这还是齐悦认识沈穆深一年来,第一次见到沈穆深除了西装外穿别的衣服,以往西装笔挺,多了精英感,少了人情味,冷漠疏淡拒人千里之外。
  好吧,就算现在的休闲打扮少了强迫感,但依旧是倨傲清冷,冷漠疏淡。
  正要走过去,却发现沈穆深的周围围了一群女孩子,实则是在挑选零食,但目光总是时不时的偷看沈穆深,就沈穆深的长相和身高来说,确实挺受欢迎的。
  要不是他散发出来的冷空气实在是太过强烈了,大概早就有人上来搭讪了。
  ……算了,这个时候她还是暂时不要过去拉仇恨了。
  拿着蔬菜,齐悦在超市中随意逛了一下,今天周日,有不少的家长是带着孩子出来逛超市,吵吵闹闹,却也温馨。
  齐悦顿足在超市中,看着一对夫妻推着推车中的一个卷发小女孩,小女孩大概四岁的样子,头发是微棕色的天然小卷毛,绑成了两条小辫子,小脸肉肉的,五官却很精致,好看的双眼一眨一眨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