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芙蓉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和反派离婚之后[穿书]-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天色渐明,沈穆深先醒了,醒过来的那前十秒钟,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似乎是给自己一个过程来清醒。
  只是眼神逐渐诧异了起来。
  这是他的房间,是在齐悦搬过来之前的房间,齐悦搬来之后,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她的房间。
  齐悦的房间……
  沈穆深略有僵硬的转过头,果然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齐悦。
  齐悦似乎睡得非常的安稳,向他的方向侧卧着,脸上的皮肤细腻而白皙,五官小巧,睫毛浓迷微翘,而略带栗色的长发披散在枕头上,显得齐悦分外的柔和的同时更是衬托出她的清灵秀气。
  很美。
  沈穆深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美的认知。
  心律跳动的节奏似乎在慢慢的加快,而呼吸也变得浊重了起来。
  沈穆深蹙眉,这并不是什么好现象。
  一分钟之后,齐悦似乎有所感觉一样,眼皮子动了一动。
  沈穆深瞬间回神,立马下了床,穿上了鞋子,仅仅用了五秒钟,就已经站到了衣柜前。
  “沈穆深……?”
  齐悦睁开了双眼,似乎还不够清醒,眼神中还带着些许的迷茫,但过了两秒之后,蓦地瞪大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抱住了身上的被子,震惊无比的看向站在衣柜前,正要打开衣柜的沈穆深。
  “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面?!”
  沈穆深镇定的转回头看了一眼齐悦,说“我还没禽兽到对你这个孕妇产生什么非分之想,我进来不过想找东西。”
  说着,打开了衣柜,而这个衣柜,是齐悦没有占用的,沈穆深的一些衣服还整整齐齐的挂在里面,随手拨弄的一排挂着的衣服,想是在寻找一样,一会后拿出了一件黑色的衬衣。
  齐悦看着沈穆深拿出衬衣,恼怒的说“沈先生,你进门之前就不能先敲门吗?”
  沈穆深略微敛眸,随即淡淡的说“你睡得沉,我敲了三次了,你没听见,我一会还要急着出去,如果打扰到你了,抱歉。”
  说着沈穆深拿着衣服走出了房门,同时还替齐悦关上了门。
  站在门外的沈穆深微呼了一口气,随即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昨晚似乎是自己深夜闯进齐悦的房间的,他刚刚就应该直接了当的解释的,而不是如同做贼一样出来。
  这根本不是他的作风。
 

  第31章 早晨

  看着关上的门; 齐悦愣是盯了半分钟;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是实在无法理解沈穆深的逻辑,他敲了门; 她没有回应; 然后他就可以进来?
  完全没有礼貌,没有素养的表现!
  齐悦气不过,穿上了外套追了出来,在房门外停了一下,左右看了眼; 听到衣帽间传来的微微的响动声; 立马快步走过去。
  “沈穆深; 你解释清楚为什么……”
  齐悦一进来就看到光着上身; 穿衣只穿了一只袖子的沈穆深。
  沈穆深的身材,穿衣显瘦; 脱衣有肉,齐悦实在想不明白这么一个整天坐在办公室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身材,但现在这个并不是关键的问题。
  齐悦双眼瞪大; 随即立马用手捂住了眼睛,脸色通红的转过身; 背向他。
  “你换衣服为什么就不能关一下门!”
  沈穆深忽的哼笑了一声; 声音轻快的说“这是我的换衣服间; 你刚才似乎没有敲门就进来了; 你也没有指责我的立场了。”
  齐悦咬了牙,怒赧“这根本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我敲了门,你没听见,但你就不一样了,门都没有敲,就直接闯进来了,要是你换衣服,我突然闯进来了呢?”
  无商不奸,商人,向来不知道羞愧是什么东西,扯起谎来,也跟真的一样。
  齐悦说不过他,懊恼的退出了他的衣帽间。
  几分钟之后,沈穆深换了衣服出来,穿着从衣柜中黑色衬衫,没有绑领带,扣子扣到了立领上,和白色衬衫截然相反的气质。
  白色衬衫,满是精英的气息,黑色衬衫……像混黑的。
  坐在沙发上的齐悦,视线在沈穆深的身上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即抱胸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气。
  沈穆深扣着手腕的纽扣,淡淡的说“或许我做得确实过分了,我为我的行为道歉。”
  齐悦深呼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怒气沉下去,不要让沈穆深影响到自己的情绪,但成效不佳。
  沈穆深算是非常厉害的了,这才多久,才过几天就又一次成功激怒了她。
  可真够厉害的。
  这回道歉也没用!
  齐悦冷哼了一声,看向另一边,“沈先生的道歉我受不起。”
  沈穆深默,道歉竟然也不起作用了。
  “我还有事,先出去了。”尽管如此,沈穆深也没有打算解释什么。
  穿上西装外套,再在西装外套外加上了一件大衣,在镜子前照了一下,眉头紧蹙。
  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刚刚会拿了一件准备丢掉的黑色衬衫。
  再出客厅的时候,齐悦好像已经回房了,扫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略微沉默片刻,还是转身出了门。
  ………………
  宋秘书无法理解周日一大早,还不到七点钟就给他打电话的上司,副总说让他半个小时内到他公寓附近的咖啡厅,还特意说了一句——你要是给齐悦发任何求救信息,印度分公司等着你。
  ……原来他求助齐小姐的的小伎俩全部让自己的上司知道了!
  宋秘书匆忙的赶过来,只见坐在角落中的沈穆深双腿交叠,面前的桌面上一杯咖啡,休闲的看着手上的珠宝杂志……
  珠宝杂志?
  副总看的杂志可一直都是金融方面的财经杂志,从来不会浪费时间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面。
  这真是稀奇了。
  宋秘书走到了沈穆深身前,喊了一声副总,沈穆深视线未抬,只是淡淡的说“坐,喝什么自己点。”
  宋秘书怀着复杂的心情坐了下来,服务员过来,只点了一杯咖啡。
  “副总,齐小姐呢?”
  提起齐悦,沈穆深的视线才从杂志中抬起,看向宋秘书。
  “宋秘书,你对我有意见?”
  不知道为什么上司会问自己这种问题,尽管意见大了去了,宋秘书还是露出让人如沐春风般真诚的笑意。
  “没有,我对副总一片赤诚之心。”
  沈穆深冷哼了一声,显然不相信。
  放下了杂志,手指轻轻的点着桌面,微微眯眼,嗓音渐冷“昨晚,为什么没有把我扶到书房中,而是放到了沙发上,我记得我和宋秘书你说过,我喝醉之后,把我放到房间上,把门关上,锁上阳台的门,可似乎宋秘书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喝醉酒的沈穆深,脑子会不清醒,半夜会醒过来,都会愣愣的在房子中走一圈,然后回房,这一点,沈穆深自己也知道,同时第二天醒过来之后也知道自己在深夜醒过来的时候做过什么。
  沈穆深去看过医生,医生说是睡行症的一种表现,只不过他的睡行症是在喝了酒之后。
  一般的睡行症患者醒过来的时候不会碰到或摔伤,有时还能做如倒水,喝水,扫地等较复杂的事情,行动几分钟至半小时后又回到床上入睡。
  按理说患者一般时候是不能回忆自己睡着时所发生的一切,但是沈穆深却是能记得清醒过来之后能记得自己做过什么的那一个。
  宋秘书微微低头,在好奇昨晚自己的上司到底睡哪了的同时回答道“走之前,我把阳台的门锁上了,而齐小姐说会照顾副总的。”
  闻言,沈穆深双手抱胸,向椅背后靠去,交叠着腿,黑色西装与黑色衬衫,眼神冷冽,气势比平时还要强,气势逼人。
  “所以,客厅到书房这几米的地方,宋秘书已经体弱到扶不动我的地部了吗?”
  ……
  “但体弱的宋秘书竟然还能扛着身体的不适去谈恋爱。”沈穆深轻点头,“嗯,精神可嘉,看来我真需要做一个体恤下属的好上司了,我打算结束宋秘书这么辛苦的职业生涯,让宋秘书有时间去专心的谈恋爱,不需要再受到我的劳役。”
  说到最后,沈穆深露出了微微一笑。
  笑意让人肝胆同时在瑟瑟颤抖。
  “副总,我错了!”宋秘书低头认错。
  有一种八卦最瞧不得,那就是老板的八卦。
  但,宋秘书还是好奇,自己的上司昨晚到底睡书房了,还是……睡卧室了,看这大清早就带着怒气到咖啡厅喝咖啡,怕不是……
  睡卧室了?
  沈穆深冷哼了一声,把桌面上的杂志拿起,扔到了宋秘书的面前。
  “挑一个,能让孕妇平息怒火的珠宝。”
  宋秘书先是愣了几秒,随即猛的抬头,目光震惊的看向自己的上司。
  “副总,你昨晚真的……”
  在接收到一记冷冽的眼神,宋秘书瞬间闭了嘴。
  “齐悦不知道,你最好闭上你的嘴,不然……”沈穆深眼神一眯,似乎有冷飕飕的冷风蹿了出来一样“后果参照我刚说的倒数第三句话。”
  宋秘书点头,同时也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永远不要招惹一个暴君。
  宋秘书翻了几页珠宝的杂志,指了一款项链,祖母绿的圆形吊坠,旁边还有小碎钻作为点缀。
  沈穆深联想了一下气质温婉的齐悦戴上这吊坠,瞬间摇头“太俗。”
  ……
  随后宋秘书又点了一款一克拉的钻石吊坠,许多碎钻点缀,非常的精美。
  沈穆深只是扫了一眼,略带讽刺的说“我说的是废话?找一款你自己也看得上的。”
  宋秘书嘴角略微的抽了抽,不敢说刚刚那两款他都看得上,如果不是旁边的标价太高,他都想买一款送给自己的女朋友。
  宋秘书把杂志阖了起来,语重心长的说“副总,你送齐小姐珠宝,齐小姐可能不仅不会消气,还会生气。”
  沈穆深挑眉,问“何以见得,女人难道不都喜欢包包,衣服,珠宝?”
  宋秘书点头“确实会喜欢,但在某些事情上,有的女人还是很有原则的,错就是错,不会因为你送她贵重的礼物而消除成见,这只会让你觉得不尊重她,会让她觉得你只把她当成了一个肤浅的女人。”
  “宋秘书似乎很有经验。”
  “谢谢副总的夸奖,这是我和女朋友相处得来的经验。”
  “既然宋秘书这么有经验,那你说,怎么能让一个孕妇消气。”
  宋秘书略微沉默了片刻,小心翼翼的说“这个得在知道是在什么事情上面生气,如果方便,还请副总提示一下。”
  两秒过去,宋秘书觉得自己坐在了冷空气聚集的中心,“如果不方便,副总可以……”
  “齐悦早上醒过来看到我站在衣柜前,以为我是未经同意闯进来的。”
  ……
  宋秘书瞬间联想到了自家副总一早醒过来,发现躺在自己曾经那张床上,而床上还躺了另外一个人之后慌乱下床的景象。
  噢,这突然很想笑怎么办?!
  宋秘书努力的压下了想笑的冲动,清了清嗓子,说“这个时候,副总你要服下软,不能说出任何挑衅的话语,这样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沈穆深扬眉,在衣帽间说的那些算是挑衅的话?
  “看副总你的表情……似乎已经说过了。”宋秘书觉得不能对自己的上司抱有任何的希望,他会以最硬核的方式让你感觉到绝望。
  如果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他上司,而上司也没有和他前妻离婚,宋秘书觉得自己会提议他回去跪键盘的。
  “要不这样,副总你定一个餐厅,吃一顿饭先赔罪再说。”
  沈穆深略微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有什么难的,吃饭赔罪,是他通长用在生意场上的手段。
  “你看一下这附近什么餐厅好,中午十二点之前发给我,要是我满意,你也可以带着你的女友在哪里约会一次,当做福利,公司报销。”
  宋秘书重重的点头,非常郑重的说“我一定会努力的去找!”
 

  第32章 心跳

  沈穆深提出吃饭的邀请; 直接被齐悦“不去”两字给冷漠拒绝而告结。
  沈穆深是个倨傲的人; 低头一次,就不会在短时间内再莽撞低头第二次,他会去计算什么时候才是最佳解决问题的时候; 然后一举出击; 全盘解决。
  周四的早上八点钟,齐悦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说是之前入室盗窃的嫌疑犯已经抓到了。
  齐悦问是怎么抓到的,警局的人说,是早上五点多的时候; 嫌疑人是被人从一辆面包车上人扔下的; 然后一直嚷着自己被人非法囚禁了很多天; 还不给食物吃; 除了崩溃的精神状态之外,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 而且看上去也不像被饿得体力不支的样子,所以他们一致觉得他只是夸张了事实,想要减轻刑罚。
  警局的人认为嫌疑人确实有可能是被人囚禁了,但或许只是在把他抓来送往警察局的这段时间才被囚禁。
  嫌疑人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加上也送来了警察局,最后认定不算是非法囚禁。
  在听到这里的时候; 齐悦觉得有那么点奇怪。
  最后警局的人说根据齐悦的想法; 可以对嫌疑人起诉; 当然也可以不起诉; 但警局的人建议最好是起诉,毕竟已经不是一起盗窃案那么简单了。
  齐悦对于几个星期之前的事情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要是她反应没有那么快,就很有可能遭人贼手了,所以齐悦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说会起诉。
  不起诉,那只给犯罪的人继续逍遥法外的机会。
  挂了电话之后,齐悦越想越不对。
  是谁把嫌疑人扔到警局门口的?
  如果嫌疑人没有说谎,那又是谁把他囚禁了?
  如果真的被囚禁了,谁又能把一个盗窃和强奸的惯犯逼得精神崩溃?同时又没有露出端倪让警察的人去彻查?
  这个人应该是近期受到过嫌疑人迫害的人,而且同时有着严谨的思维逻辑,知道怎么避开法律的责任,能查得到嫌疑在哪里,同时能把人抓到,那么就能说明不是个普普通通的人。
  分析到这里,答案也呼之欲出。
  齐悦想了想,还是决定发微信给沈穆深。
  之前说请我吃饭的事情还做不做数了?
  沈穆深或许在开会,也或者在忙,左等又等齐悦都没有收到他的回复。
  在等待的过程中又和海澜聊了起来,主要是告诉海澜,让她放心,说之前入室盗窃的嫌疑人已经被抓到了,
  一听嫌疑人已经抓到了,海澜说了句祝贺的话之后就开始了红包雨,一个,两个,三个……
  齐悦按照顺序点下来,每一个红包都是6666,寓意以后一切都六六六。
  领了六个之后,正打算给海澜发个表情包忽然手机响了,显示的是个陌生号码,齐悦犹豫了两秒还是接了。
  “诶,陈姐你上个月在里湖花园看的房子还要买吗?”
  齐悦嘴角微抽,现在的推销电话都这么的自来熟吗?
  齐悦用温柔的声音说“不好意思,我刚刚买了两套,不想买了。”
  那边一听,声音顿时活跃了起来“要不再考虑买多一套?现在买还有很多优惠!”
  齐悦笑了笑,决定不逗推销员了。
  “不考虑了,谢谢。”随后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电话之后,洗手间的洗好了衣服的洗衣机洗好了之后发出了滴滴滴的声音,心想着要去晾衣服的同时点开了微信,看着海澜的头像点开了,然后也没有看上面的信息,直接点开表情包中心,发了一张萌萌的蜜桃猫表情图片过去。
  一只小灰猫舔着小白猫的动图,发过去之后,齐悦也就把手机放下,然后去晾衣服了。
  与此同时,沈穆深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看,表情多变。
  一会拧眉,一会皱眉,一会又沉思。
  沈穆深开完会之后,看到了齐悦发来的消息,打电话过去,显示正在通话中,挂了电话,正在编辑信息的时候,齐悦又发来了一张动图。
  两只卡通小奶猫,一只灰色的,一只白色的,小白猫趴在地上,小灰猫坐在一旁舔着小白猫的头,添一下,小白猫的尾巴就摇晃一下。
  看着那只乖巧的小白猫,沈穆深莫名的带入到了齐悦。
  默默的,长按了那张动图,弹出一个设置框之后,选择了保存表情。
  沈穆深保存了人生中第一张表情包。
  沈穆深一向对表情包和网络用语不太感冒,但第一次觉得这表情包略萌,萌这个字,也是沈穆深第一次用来形容一样事物。
  看了动图上反复的动作,伸出手戳了戳那只白色的小奶猫。
  宋秘书漏拿了文件,返回会议室拿文件的时候发现沈穆深还在会议室中,就问“副总你在看什么?”
  好像从散会之后,副总就一直盯着手机看。
  沈穆深没有抬眼,直接疑惑的问“宋秘书,你说一个女人在什么情况之下会给一个男人发暧昧的表情?”
  宋秘书皱眉思考了几秒,不确定的说“撩你的时候?”
  闻言,沈穆深略微怀疑的说:“这么说,齐悦在撩我?”
  宋秘书才拿起文件夹,在听到自家副总这么一句话,文件夹顿时掉到了桌面上,发出“啪”的一声。
  沈穆深抬眼看了眼他,手机震了一震,目光快速的回到了屏幕上,脸色顿时一黑。
  对于自家上司表情变化代表着什么了如指掌的宋秘书,在看到了上司瞬间变化的表情,拿起了文件夹,一步,两步,三步,小心翼翼的退出了会议室。
  沈穆深几乎把手机屏幕看出来一个窟窿来。
  前一秒,他说齐悦在撩他,后一秒,齐悦就发来了满框的感叹号。
  这表情不是发给你的,我是打算发给海澜的!!!!!!!!!!!!!!!!!!
  看到那一排的感叹号,可以想象得出来齐悦究竟有多么震惊。
  事实上,当齐悦意识到发错了人之后,齐悦惊得手机都差点掉了,然后慌慌的戳着图片,想要把图片撤回来,但已经超过了三分钟,根本撤不回来。
  这发错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沈穆深,同时还是让人误会的表情图,这就非常让人惊慌了。
  齐悦焦急的等着沈穆深的回复,想着或许他还没看到她发过去的信息,犹豫着要不要发一堆无关紧要的符号过去来掩盖那张表情图片的时候,沈穆深回了她。
  作数,过十分钟后会告诉你餐厅位置和具体时间。
  齐悦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提起让人尴尬的表情图片。
  手指微微颤抖的输入了一个好字。
  一会之后,齐悦双眼瞪大,只见沈穆深把她刚刚发给他的动图又发回来给了她,还附上了文字这种无聊的图片还给你,你可以发给你的海澜了。
  ……
  沈穆深一如既往的仅用三言两语就把天给聊死了。
  真正的话题终结者。
  …………
  晚上七点,齐悦打车到了沈穆深说的餐厅,刚刚下车,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就在餐厅外的碰到了刚下车的沈穆深,也就一起进了餐厅。
  或许是知道要来的是高级餐厅,在进了餐厅,光线亮堂之后,沈穆深才发现齐悦今天有特意的打扮过。
  到了指定的餐桌前,齐悦把身上厚实的羽绒服拖了下来,而里面穿了一套纯白色的小洋裙子,微卷的头发披在肩上,左边的头发撩到了耳朵后,露出了小巧的耳朵。
  耳朵上带着珍珠耳钉,显得齐悦更加的柔和,而她皮肤白皙细腻根本不需要上任何的妆。
  温婉的气质让人舒心,同时也赏心悦目。
  就坐后,服务员走了过来。
  “二位想点些什么?”
  沈穆深看了眼齐悦,齐悦明白,随即说“有什么好的推荐?”
  “本店的慢烤小牛排还不错,二位可以试一试。”
  沈穆深略微皱眉。
  “不了,我要一份意大利面。”随后看向对面的沈穆深。
  “你呢?”
  “就刚才她推荐的。”
  “那需不需要要来一份甜品,今天的推荐的樱桃小蛋糕还不错,酸酸甜甜的,很受女士的喜爱。”
  齐悦眼神微动,正要回应,对面的沈穆深先她一步“来一份。”
  点了餐,服务员离开了之后,沈穆深看向齐悦,黑眸微沉,如同看穿了齐悦一般。
  “你不会无缘无故突然说起来吃饭的,说,你有什么事情。”
  四天没有任何交流,沈穆深并不认为是因为齐悦气消了才会答应他的邀请。
  根据这近一个月的观察,齐悦并不是这种人。
  “之前入室盗窃的嫌疑人,是你让人找的,然后丢到警局门口的?”
  沈穆深双手抱胸,挑眉看着齐悦。
  “然后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我听警局的人说,嫌疑似乎被人非法囚禁了。”
  沈穆深轻笑了一声“所以你来问我,是不是我做的,然后指责我手段见不得光?”
  齐悦摇了摇头,对着沈穆深露出了一抹笑容。
  笑容浅浅的,但同时也是最真诚的,真诚的笑容向来最能打动人心。
  沈穆深凝视了半刻齐悦的笑容,黑眸微敛,忽略掉自己加快的心跳。
  “莫名其妙的笑什么?”
  “谢谢你这么的靠谱。”
  齐悦不想站在善恶的道德上来指点沈穆深这样做到底是对的,还是不对的,毕竟,跳开了法律和道德来看,他的做法,是在给那个嫌疑人一个教训,没有伤及生命的教训。
  那个人即便被抓了,被判刑了,但终将有出狱的一天,很难确保他究竟会选择弃恶从良,还是继续行恶,但给了他一个教训,让他产生惧意,或许以后他会因为害怕继续被害,从而被约束着,不敢太放肆。
 

  第33章 关注

  晚餐过后; 齐悦和沈穆深也起身离开。
  西餐厅虽然在三楼,但也是坐电梯上下; 齐悦和沈穆深刚进电梯的时候只有几个人; 可正准备关上电梯门的时候,一只手伸进了已经关上一半的电梯门中间。
  “等等!”
  电梯门是感应的,被手挡住之后; 向两边打开了。
  随后进来了一大家子,小孩大人加起来差不多有五六个人,还有一辆婴儿车,本来就不是非常大的电梯瞬间被填满。
  因为拥挤,齐悦往后退了许多,碰到身后的人才停了下来; 不用回头; 闻到属于沈穆深清冷的气息,齐悦就知道身后的人是谁了。
  齐悦的贴近; 熟悉的香味缭绕在鼻息之间; 沈穆深黑眸顿时幽深如水。
  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 齐悦往电梯外走; 香味虽然有遗留; 但是已经非常的淡,慢慢的消失。
  沈穆深凝视齐悦的背影;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的升起。
  他非常的清楚; 太过关注一个人; 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呼了一口气; 随之也走出了电梯。
  ………………
  深夜,书房中的单人床上,翻来覆去的沈穆深,失眠了。
  齐悦的笑容在脑海里面一闪而过,说不清的感觉,想不明白,所以失眠了。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深呼吸了一口气,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睡眠不足,容易产生暴躁的情绪,沈穆深也不例外。
  直接坐了起来,下床,走出了书房,经过齐悦卧室的时候,脚步微微停顿,看了眼房门。
  视线仅是停留了两秒就移开了,走到了客厅的厨房中,正打算从冰箱中拿一瓶冰水冷静冷静一下,但打开冰箱之后才发现,全是瓜果蔬菜,他的冰水,早已经不知所踪。
  在冰箱前站了将近半分钟,才把冰箱关上。
  环视了一眼厨房,之后是客厅,他发现,齐悦存在的气息似乎沾满了他整个生活的空间。
  尽管这个生活的空间,一周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这几周的不正常作息之外,他这个空间待的时间,平均每天绝对不会超过八个小时。
  关上冰箱,退而求其次的只喝了凉开水。
  …………
  自从不用刻意的避开沈穆深之后,齐悦起床也随意了起来,有时候晚一点,有时候早一点。
  今天起早了,就出来准备早餐,正专心致志的尝试着小米粥的味道,味道清甜,刚刚好,转身打算拿碗盛粥的时候,看到厨房矮墙外的人,瞬间一惊。
  “吓了我一跳。”齐悦捂着自己的胸口,略带惊吓的看着悄声无息的出现在身后的沈穆深。
  也不知道他在哪里站了多久,只见他眼睛微眯,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概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眼底下还有淡淡的黑眼圈,但半点也没有影响到沈穆深的外貌,依旧是一朵让人只敢远观的高岭之花。
  “你在这站了多久?”
  沈穆深收回探究的目光,表情淡淡的,语气平静“没多久,也就是两分钟而已。”
  ……两分钟对于争分夺秒的沈总你来说,已经是非常久了好么!
  “那请问一下沈先生你站在这做什么?”
  “就是在纳闷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纳闷就不能到他公司再纳闷吗,偏要站在她身后吓唬人么?
  “纳闷什么?”齐悦还是见沈穆深第一次想事情想得这么的入迷,但是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真的很吓人!
  沈穆深抬眸看了眼齐悦,略微扬眉“私事。”
  说就转身出了门,留下一脸懵的齐悦。
  沈穆深还真的是每天都非常的莫名其妙。
  中午沈母送汤过来,齐悦礼貌的留了她一起吃饭,沈母每次过来,基本上都是送了汤就走,也就只留过一次吃午饭,但这一次竟然也留了下来。
  就现在的关系来看,齐悦和沈母还算是婆媳关系,婆媳单独两个人用餐,气氛略显尴尬。
  “我听减压辅导中心的老师说,你和穆深之间的关系很融洽,实话和我说,是演戏还是真的。”沈母淡淡的问。
  沈母的怀疑,有根有据,毕竟之前这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是冷漠疏离,虽然有可能是因为齐悦怀孕了,关系才会缓和,但沈母还是有怀疑。
  大概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关系,沈穆深能一本正经的说着不要脸的话,齐悦多多少少都学到了一点的精髓。
  对着前婆婆淡淡一笑。
  “妈,是不是演戏,你难道看不出来?”把问题丢回去给沈母,聪明人一般都不怎么会怀疑自己所看到的,齐悦觉得沈母就是属于聪明人的那一类。
  沈母从齐悦的表情上收回视线,似乎没有看到端倪,也就没有深入探究。
  “是真的就好,家和万事兴。”
  齐悦笑了笑,同时也在心底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补汤的话,是孕早期喝的,都快喝了一个月了,再多喝几天,我就不送过来了,”
  听到不用再和补汤,齐悦在心底略微松了一口气,日子终于快熬到头了。
  送走了沈母,齐悦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她在沈穆深这里住了也已经有二十几天了,还有六七天就该到期搬走了,依沈穆深毒舌有余,耐心不足的性子,她要是多待一天,又该出言讽刺了。
  ………………
  周日,沈氏忽然接到了来自英国海关的信息,说他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